第三百三十四章 怕是出事/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帝都的上层阶级,绕来绕去,其实就那么一个圈子。

罗德、蓼思洁其实只能算是入门级的豪门阶层,因为他们靠的是家族累世财富及名望,才能进阶名流。脱离了姓氏与家族的光环,他们其实与普通人毫无差别。

而藴莱与金斯?坎普不同,他们的身后,除了有震撼帝国的权势,本人的才能与城府才是他们真正令人心生敬畏的地方。

金斯?坎普的一句话落,罗德、蓼思洁只满脸稀奇地怀疑,他和冷奕瑶在开什么玩笑。这世上难道还真存在食人心魂的妖精?而藴莱却豁然沉下双眼,静静地看了对方一样。

金斯集团的嫡长子,帝国赫赫有名的军火库,这人,敏锐得出人意料。

与之相比,一行人中,表情一直最平静的,倒是晨芝梵。

自他偶遇冷奕瑶的住所,竟然是在那片闹中取静的特殊别墅区之后,他对于她所作的一切,表现得都极为镇定。那是一种,认定对方必定不凡,所以无论在别人看来,她的言行有多么的惊人,在他眼中,却一切都理所当然。他的理念是——永远不要给冷奕瑶设任何框架,她永远会超乎常人的想象!

“你的司机去哪了?可需要和我们一起回市区?”

平静温和的嗓音,一如他的外表。晨芝梵并不是一个光凭外貌都出色的让人无法挪开视线的人。可他却永远能保持一颗冷静的心。无论旁人如何跳脱,他不过轻轻一笑,却很快可以将大家的情绪抚平。

她垂头,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也好。”

只字不提她司机去了哪儿,仿佛就是在路边偶遇,顺路搭个顺风车一般。

金斯?坎普眼睁睁地看着她上了晨芝梵的车子,脑子慢慢地冷静下来。往后一仰,靠在全皮座椅上。前面的司机忍不住侧头,低声询问:“少爷?”可需要请冷小姐上他们这辆车?

他豁然一笑,摇了摇头。

这女人比谁都精,他今晚都能看得出鲁侍卫长死得蹊跷,她难道真的丝毫不知?

离开的时候,分明是和元帅一起,如今却是一个人站在那里。

元帅给她披上的那件黑色的礼服外,又叠加了一层银狐长裘。

食人心魂的妖精吗……。

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大抵,她刚刚真的和某位不可言说的人物在一起,聊了个天,那谈天说地的内容不多不少,恰好能改变整个皇室命运!

“开车。”他淡淡吩咐一声,缓缓闭上双眼。

那些是圣德高中的学生,可她又不是再不来军校。他不急,总归,周五她还是要和自己见面的。

听到金斯?坎普这么说,司机立马神色一整,顺着原路,开回大道,很快,就与后面的几辆车子拉开距离。

罗德、蓼思洁因为今天特意说好了一起出门,没和家里的长辈在一起,干脆乘了一辆车。两人的性格都有点毛毛躁躁的,随意司机索性车速开得稍快。

藴莱的车子极为醒目,开得却是最慢的一辆。

这样一对比,晨芝梵和冷奕瑶乘坐的车,便永远是最中间的一辆。看上去,不急不缓,像是压根并不急着离开。

冷奕瑶发了个短信给翟穆,让他晚上送陆琛回皇宫之后可以直接回去,不用再来接她。随后,直接关了手机,一脸悠闲。

晨芝梵隐约猜到冷奕瑶之所以上他的车,是因为他这个人向来安静,从来不说废话,加上,大约自己是这里唯一一个知道她住址的人,于是一路上保持良好风度,真的只字不提今晚的一切。

车子抵达别墅区门口,警卫守在入口处严格核对的时候,冷奕瑶下了车。低头,忍不住看他一眼,微微一笑:“明天见。”

“明见天。”他点点头,一脸从容淡定,气质出尘。

冷奕瑶看了看天色,皇宫山苑那边,电闪雷鸣,诡谲阴冷,市区这边却是一如往常、月色悠然。

她微微扯了扯那白裘,在警卫恭敬行礼中,一步一步缓缓走向自己的那幢别墅。

这一夜,注定,许多人难以成眠……

与此同时,翟穆接到冷奕瑶短信的时候,刚刚把陆琛送回皇宫。一眨眼的功夫,对方像是风一样冲向皇帝寝宫。

皇家侍卫们一脸惊讶地看着陆琛大殿下脸色惊惶地冲了过去,但,无人敢拦。

等陆琛直接冲进寝宫的时候,却见父皇整个人的嘴唇都已经微微发白,躺在床榻上,毫无起色。

“御医!”他环顾四周,却并没有看到任何人,一时间,脸色极为难看,守在外面的侍卫甚至怀疑,下一刻,大殿下立马就要下令杀人了。

一直在寝宫内殿配药的御医听到熟悉的声音,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大殿下不是已经离开了吗?怎么会去而复返?

他刚拿着手中的药剂出了内殿,一转身,果然看到陆琛面色残酷的模样,一时间,征征发呆,表情极其疑惑:“殿下找我?”

“我父皇究竟怎么了?不说只是受惊吗?会什么脸色这么难看?”眼见对方在配药,陆琛的神色稍稍放缓,只不过,眼底的致意却丝毫不变。

“陛下高温不下,发烧不退,我正在想办法为他舒缓。”这话,刚刚他其实也说过,但当时,看陆琛殿下的脸色,似乎是没有完全听进耳朵里。

陆琛一愣,回头,看向放在床头的冰敷用具,良久,轻轻叹了一口气。

冷奕瑶短短的一席话,几乎将他所有的理智都要击溃。太过紧张之下,竟然忘了,父皇还在发烧。“需不需要请其他御医过来帮忙?”

“不用。”御医坚定不移地摇了摇头:“人多嘴杂,陛下不会喜欢。”他下意识地说了出来,见陆琛的神色不愉,立刻又加了句:“再说,吃药最忌讳药性相克,我之前已经给陛下服了汤药,如果别的御医过来,开了不同的药方,反而容易坏了药效。”

陆琛见对方信誓旦旦,想到当初,父皇亲自让他去d城找自己回来,可见是真的信赖。于是,不再多提,只是坐在寝宫内,一直陪着父亲,直到天明……

第二天,天气竟然相交往常,温度要升高许多。

冷奕瑶换了一身比较随意的常服,扎着头发,照样慢跑去了学校。

圣德高中普通班那边的人,但凡消息灵通点,隐约听到昨晚假面舞会的事情。偏,这次口风传出来,比上次港湾夜宴还要来的隐晦,一时间,所有人只知道冷奕瑶背后有个了不得的背景撑腰,实际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却云里雾里。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她的越发恭敬。

从主路口去班级的路上,一路到底,“冷小姐”的恭敬称呼都没有停下过。仿佛,冷奕瑶走在哪里,大家都会停下自己的步子,安安静静地为她让道。

在这冷奕瑶刚来圣德高中报道的时候,任何一个人都始料不及,终有一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冷奕瑶到班级的时候,基本上全班人都来齐了。沃克正站在讲台上发材料,看到她站在门口,似乎微微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自然:“快点去位子上坐好,马上要发资料。”

冷奕瑶看了一眼,许久没来上课的藴莱,竟然竟然也出现在班级里。

等她坐到位子上,低头一看,桌上的那张资料,才发现,竟然是要办运动会?

“报名表都发到每位同学的桌子上了,大家看一下,历年学校都会在入冬之前办一次全校运动会。因为我们班比其他班人数要少的缘故,大家可能平均报名参加的项目要稍微多一点。”沃克的声音在江天上徐徐道来,大家低着头,看着手里的报名表,心思却都已经飞到九霄云外去。

开玩笑!

昨晚这个特级班有大半的人收到邀请函去了宴会现场,外面普通班的人不知道,他们可清楚的很,十之*,昨晚和冷奕瑶跳舞的那个黑衣人就是元帅本人!

这开真的是惊心动魄了!

所以,那天站在学校门口等她放学并不是巧合?

元帅大人分明是对冷奕瑶有那种意思对吧!

沃克揉了揉眉间,昨晚接到m的短信,知道他竟然提前回来了,还说如果冷奕瑶有事找他,让他从中帮忙,他只觉得从来没见过m对一个人这么上心过。关键是,他看了冷奕瑶那淡漠的表情一眼,想到昨晚皇宫内外的消息,只觉得心头微凉。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底下的学生都在打眼眉官司,显然心都不在运动会上,说了两句,沃克自己都没有兴趣再提,干脆转身走人。

恰好,这个时候,上课铃声响起,是冷奕瑶唯一“认真”听课的外语课,于是,整堂课下来,所有人想要和冷奕瑶对个眼神都难,更何况是提问?

藴莱今天并没有带电脑来,竟然和冷奕瑶一样,神色认真地在听讲。

刚开始还跃跃欲试,准备和冷奕瑶说话的人,到最后的表情都变得面面相觑起来。

这两位大佬的表情一沉,实在是很吓人啊。

冷奕瑶知道,藴莱今天一天都在打量她。以昨晚的情况来说,暂不提在皇宫内发生的事情,光是她后来走的时候,身上披着的那一袭白裘,便足够让他摸出线索。

这人,太精!她不用说话,他都能隐约猜出三分真相。

等这堂课结束之后,跃跃欲试的众人扪心自问,能否在冷奕瑶嘴里套出话来。

事实是,不可能!

综合以往的情况来看,别被她带进坑里面就算是很不错了。

于是,原本还沸沸扬扬的八卦情绪,顿时变得熙熙攘攘。

开玩笑,冷奕瑶身后有元帅震着,身前有陆琛殿下领着,她想怎么风轻云淡都可以,可他们没有那么底气,妄自非议皇家秘辛,若被人拿捏着把柄,以后还能善了?

一时间,人人低头,倒是更多的心思放在那张运动会报名表上了。

冷奕瑶随意看了两眼,时间是在半个月后,项目挺多,从男女组三千米到万米长跑,还有跳高、跳远等,和其他学校没什么区别。一切总分向集体项目倾斜。比如接力赛,分数最高,其次就是长跑。

以全班这少得可怜的人数来看,要想不缺赛,平均摊下来,一个人至少要准备两个项目。

“嗡嗡嗡”——

她正在思考呢,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冷奕瑶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提醒,脸上神色倏然一冷。

陆琛这个时候打电话来,皇室那边,怕是出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