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淡淡一笑/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昨晚,陆琛在自己寝宫被人刺杀了……。”赫默像是在说故事一样,轻描淡写地伏在她耳边说了这么一句。

冷奕瑶眼睛抬高,愣了那么一刹那,随即抬头,看到对方那若有似无的笑意,终于明白,他之前接她的时候,说的那句“看看吧,估计,也就是今晚,皇室那边还会有事发生”指的是什么。

一连两天,皇宫内已经先后死了两个人,这一次竟然是轮到了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陆琛!

她只觉得,这个国家的人,行动能力不一般啊。就算是谋朝篡位,按这速度来说,也非同寻常。

瞥了餐桌一眼,早餐放着各种各样,丰富得堪比五星级宾馆。她随意挑了点牛奶和吐司面包、又吃了些水果。

一整个餐盘,看上去东西挺多,但她动作慢条斯理。吃饭的时候,脑子里已经饶了一个大圈——赫默对陆琛是各种不待见,她完全能理解,但,好歹别人昨天见面的时候还全须全尾,转了个身,不过是她吃了顿龙虾、泡了个温泉、舒服地一觉到天明,陆琛这就被刺了?

“消息是只有你知道,还是现在已经传到人尽皆知?”冷奕瑶沉吟了一瞬,抬头问他。

赫默轻轻勾唇,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伸手取了遥控器,餐厅墙面上嵌入的电视“啪”地一下打开。

帝国新闻频道上,女主播急切的神色霸占了整个屏幕。

“据最新消息,今天凌晨三点左右,皇宫中发生枪击,皇室发言人今天早上已经公布,枪击现场是在陆琛大皇子的寝宫。目前,大皇子伤势不明,皇室已将皇宫四周全部封闭……。”镜头背后,是皇宫入口处,新增皇家侍卫看守来去匆匆的画面。凌冽的东风将树枝刮得细细作响,皇宫内外一片寂静,女主播的表情兢兢战战,忐忑不已。这一切,就像是一出无言的黑白剧,将整个明媚的早上渲染出一片肃杀。

皇室虽然实权不比军界,但从建国以来,向来受民众尊敬,如今,皇帝身体欠佳,第一皇位继承人竟然受到刺杀,这样的情况隐约透出皇室动荡,对于民众而言,简直像是天都塌了一半。

冷奕瑶看了一眼,那位女主播背后,其他闪过的身影。除了帝国新闻频道,怕是各地媒体都已经闻讯而来,纷纷报道此事。

不过是睡了一觉,醒来,竟然帝都的风向都变了。

她缓缓站起来,收起脸上的漫不经心,指尖轻轻点了点桌面,这是她思考时下意识的动作。

“你要去看他?”赫默垂眼,看了一下站起来,也不过刚到自己下巴的冷奕瑶,眼底透出一抹淡雅。

冷奕瑶听到他声音,从自己思绪里抽空顿了两秒,随即,拨冗抬头,扬眉一笑,言简意赅:“你嫉妒?”

看望伤员啊,又不是月下私会。他这语气让人觉得有点不对劲啊。

“……”

赫默发现,自己头一次,竟然无言以对。

承认自己对一个在亲爹怀里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的男娃心生嫉妒?

不好意思,他的自尊不允许自己踏出这一步。

“我送你。”虽然嘴上不承认嫉妒,但他绝不允许两个人单独相处。特别还是在某人受伤脆弱,孤立无援的时候。听说这很容易激发女人的保护欲,谁让她们最容易心肠软……。

嗯,虽然,眼前这个女人,他压根怀疑对方有没有同情心、保护欲之类的情结……。

冷奕瑶啧了一声,看着对方黑色的长袍睡衣,“你准备就这样送我?”

其他不说,光是他那凌乱的衣领处,露出来的一小截锁骨,她敢打包票,只要他这个样子出现在皇宫附近,刚刚一脸焦急悲痛报道皇室刺杀案的小姐姐,能立马鼻血狂喷、心跳爆炸!

赫默顺着她的目光,垂头看了自己一眼。

其实还好,不过是早上穿衣服的时候,随意扯了一下领口。不过,她刚刚话里的意思,是默认让他送她去皇宫了?

“弗雷。”他唤了一声,守在门外的弗雷立马挺直腰杆:“到!”

“去备车。”他转身,朝她轻轻一笑:“穿这么少,脚不冷吗?”

脚冷?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毛茸茸的拖鞋,脚踝露出了一段出来,白嫩嫩的,的确很亮眼。

所以,半斤对八两?她嫌弃他衣着不当,他提醒她拖鞋不宜?

冷奕瑶哼笑一声,也不废话,直接转头回房间去换鞋。

九点五十,弗雷已经将车停在皇宫门口。这个时候,皇室所有的侍卫都已严阵以待,别说是人来人往,就连苍蝇都飞不进去一只。

所有媒体记者已经被全部清场,主入口处,一片宁静,除了侍卫,别无他人。

弗雷想了想,直接先拨了电话给皇宫保卫处。

上次他拜访皇帝陛下的时候,对方就已经将他的身份、联系方式登记输入,所以很快核实。

弗雷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来意,并特意指明,是元帅亲临,如果方便,请“务必”低调。

皇宫里,虽然第一侍卫长死了,但能在保卫处干下来的,都是人精。元帅平时和皇室疏离得很,今天却突然莅临,可见,事出有因,自然不敢慢待。

直接跑到陆琛大殿下的寝宫门口,亲自向陆琛的侍卫长汇报。

对方的眼底划过一抹异色,却很快地压了下来,转头就跑进寝宫去请示。

而此刻,正被四五个御医围在中央处,身上的绑带已经染红了一片的陆琛,脸上的血色明显不足,双眼微微凹陷,神态平静。听到自己的侍卫长禀报这事,微微顿了顿,良久,点了点头。“你替我去迎接一下。”

他现在的伤势,别说是下床,就连说话都十分吃力。

围在旁边的御医,一脑门的汗,只觉得是流年不利。

这昨天还紧紧围在皇帝身边,现在可好,皇帝陛下高烧不退、病情不见好转,大皇子又遇刺杀,差点性命不保,简直是多事之秋!

侍卫长得令,一刻不敢耽误,立刻往皇宫入口处狂奔。

二王妃正好端着汤药从门口进来,两个人差点碰个正着。虽然侍卫长在最后的关头避开了,却依旧让碗里的汤药洒出来不少。

二王妃通红的眼珠子里,满是血丝,一方面是自己的丈夫倒床不起,另一方面是亲生儿子受到枪击,一时间受到双重打击,差点扛不住。好不容易打起全身的劲道,强装坚强,却看到儿子底下的人,这么毛手毛脚、冒冒失失。

“跑什么跑!眼睛长到哪儿去了!”要不是手上还捧着给儿子的汤药,她差点一巴掌直接挥过去。儿子受伤这么重,都是这群狗东西没有保护好!

侍卫长一愣,下意识地定在原地,垂下眼帘。身为大皇子的侍卫长,在皇宫中狂奔,的确有碍观瞻。况且,大皇子受伤,他的确难辞其咎。

“咳咳——咳咳咳——”寝宫内,忽然传来一阵密集的咳嗽声。

听声音,像是嗓子里被血抹堵住了。

二王妃吓得魂飞魄散,哪还有功夫教训下人,端着汤药就急匆匆地奔入寝宫。

侍卫长愣了一瞬,到底没敢多待,直接往外去迎元帅和冷奕瑶。

如今皇帝的第一侍卫长已死,虽然陆琛还未继位,但从职务上而言,若是陆琛登上皇位,他便理所当然是皇宫侍卫首领。所以,他一路恭迎,所有人自然不敢懈怠,待看清赫默的容貌,顿时静若寒蝉!宫门层层打开,侍卫排排后退,赫默和冷奕瑶几乎是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到陆琛的寝宫。

只见,二王妃面无人色地坐在陆琛窗边的软座上,眼睁睁地看着御医帮他换绷带。

带血的绷带已经换下,丢在地上,房间里,带出浓烈的血腥味。

冷奕瑶侧头看了一眼,比想象中的枪伤还要严重。

子弹击穿了他的左手胳膊,就不知道是不是伤到了血管,出血量实在令人侧目。

因为是伤到了胳膊,穿着衣服并不好包扎,御医们索性让陆琛裸着上半身,以便随时换药。

冷奕瑶才来得及看了那么一眼,就已经被赫默直接挡住视线。

……

她忽然有点无奈又好笑。

要不要告诉他,在军校的时候,这种光膀子的男人,她见得多了去了。而且是那种放眼望去,一操场全是小麦色肌肤的汉子!

“你们来了。”察觉到门口的异样,陆琛侧了侧头,朝他们这边看来。第一眼,就看到赫默挡在她面前。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如今的打扮,即便是疼得满头是汗,背后几乎打湿了床单,亦忍不住微微挑起唇角。至少,她这么快就赶来皇宫,还是有点在乎自己的,不是吗。

赫默若是真的不将他放在眼底,为什么要陪着她一起过来?

所以,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毫无胜算对不对?

眼见儿子都已经伤成这样了,竟然还分神去看门口。二王妃扭头看过去,先是看到赫默,整个人微微一震,下意识地就软座上站起来,屈了屈身,行礼致意。待看到冷奕瑶竟然从赫默的身后走了出来,整个人的脸都僵住了。

这,这么个女人,简直就是肆无忌惮!

云英未嫁的大家闺秀,怎么敢这样进出男人的房间?还是在她儿子上半身都裸着的时候!

关键是,元帅竟然也由着她性子来?

二王妃刚想张嘴,便被陆琛轻轻捏住了手心。

对上儿子的目光,她只觉得所有的话都烟消云散。

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女人,喜欢谁不好,非和元帅喜欢上同一个!

一肚子的气,却偏偏没有地方发作。二王妃忍无可忍,只得转过头去,当做什么也没看见!

“不好意思,没办法亲自去迎你们。”陆琛侧脸,强忍着伤口处的疼痛,扯出一抹笑,先是礼貌地看向赫默,随即,目光深深地落在冷奕瑶的身上,像是再也不愿意移开。

“伤得这么重就不要说话了。”冷奕瑶瞥了一眼伤口的位置,左臂上方,离肩膀二十公分的样子,再近一点,打穿了肩关节,怕是再好的医生也回天乏术。即便是能救下一条命,一条胳膊到时候也是废了。

“咳咳——咳咳——不碍事。”他抿了抿唇角,嘴唇却越发的苍白。

二王妃看着心里难受,偏生赫默站在一边不开口,她不敢擅自说话,倒显得局促。

一干御医眼见气氛怪异,小心翼翼地想陆琛看了一眼,见对方示意他们退下,立马毫不迟疑地低头转身,深怕听到什么不该听的内容。

“听说是凌晨,刺客跑到你寝宫来的,可看清对方是谁?”冷奕瑶站在离他床榻两米远的位置,停了下来。

陆琛摇了摇头,脸上一片晦暗:“光线太暗,对方开了一枪立马消失,根本看不清长相。”

开了一枪就走?

冷奕瑶眼底闪过一抹讶异,“你那个时候竟然没睡?”

如果只开一枪,人是睡着的,都射不中,那这刺客也太外行。

陆琛无奈抽了抽嘴角:“我那个时候刚从父皇寝宫回来,换了睡衣躺在床上,毫无睡意。忽然听到窗台那有声响,直接翻下床头,结果,还是慢了一步。”

冷奕瑶听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良久,回头望了一眼那窗台,果然是直接对着他卧榻的,要藏一个人太容易。

“那人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比如左撇子,或者发色奇特?”她沉吟了一会,缓缓开口。目光静静地凝在陆琛的脸上,将他所有的反应全部刻在自己的眼底。

“发色奇特?”陆琛诧异地回忆了一会,良久,摇了摇头:“那个时候,天太黑,我又关着灯,没有看清楚对方的正面。只隐约看到有个人影从窗台那边一闪而过,看样子,应该是个男人。”

“你中枪之后,侍卫们就破门而入了?”

只开一枪,只可能是时间来不及。她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寝宫的入口处。恰好与窗台成九十度夹角的位置。即便冲进来,第一时间也不可能立刻挡住窗台那边的射击角度。

“对。侍卫听到枪响就冲了进来。”陆琛垂了垂头,嗓音越发沙哑,刺客用的并不是随意的普通子弹,而是穿甲弹。

“取出来的子弹在哪?给我看看。”冷奕瑶的眉心皱得越来越厉害,抬头,看了陆琛一眼。

御医们都退出去了,他又下不来床,二王妃忍了忍,见元帅就站在那里,一副冷奕瑶说什么都是他意思的表情,到底是咬牙,自己亲自从床头把取出来的子弹递给冷奕瑶。

盘子里,晃动的子弹,相较于一般普通手枪里的子弹要大上三到四公分,杀伤性及威力显而易见。

“你穿了防弹衣?”冷奕瑶看了一眼,血液还黏在上面的子弹。以这子弹的威力而言,陆琛没死,简直是撞了大运。

“我从小就贴身穿着防弹衣,哪怕是换上睡衣的时候,也会把它穿在里面。”陆琛强忍着伤痛,指了指不远处的衣柜,果然,上面还挂着一件开了个洞的防弹衣。看大小,与眼前的子弹不谋而合。

冷奕瑶眯起眼,望着眼前口径7。7毫米的弹头,指点点在上面:“这个弹头用的是什么材质?”看颜色就和普通的子弹差很多。

陆琛似乎是愣了一下,随即,嗓子处的咳嗽急促而来,他咳得越发离开。

二王妃的眼泪都要逼得掉下来了,她很想唤人直接把眼前的冷奕瑶扔出去,可站在对方身后的元帅,就这么不动如风地看着一切,那种油然而生的震慑,令她浑身僵硬,别说是冲上去拉开冷奕瑶,她连一句话都不敢随口说出来。

门口的侍卫长大抵听到陆琛的咳嗽声太过频繁,小心翼翼地探身进来。

冷奕瑶回头,朝他招了招手,“你主子身体不舒服,你来看看,这子弹的尖头是什么材质?”

侍卫长原本还一脑门雾水,等看清楚子弹的形状及那微小的尖头,顿时,表情凝重,脸上分明风雨欲来的暴怒。

“这种穿甲弹极为罕见,金属外壳没有完全包覆弹头前端,是因为核心用的是铅。铅质核心外露,可以增加弹头速度和效率。”

铅?

冷奕瑶看了一眼陆琛和他侍卫长的表情,脸上露出一抹深思。“铅在帝国属于稀有金属?”否则,为什么看到这细微的弹头,两人的表情这么诡异?

“铅矿在国内非常罕有,目前为止,帝国境内只有两处。”侍卫长的表情越发难看,抬头,望向冷奕瑶时,眼底的黑色密不透风。

冷奕瑶挑眉,慢慢沉下双眼:“那两处?”

“一处是位于帝都西北郊外的铅矿,历来是皇室专属,需要层层手续审核通过,才能开采,而且每年都限制数量。”因为铅是原子量最大的非放射性元素,又是致癌物,所以开采限制极为严苛。

“另一处呢?”冷奕瑶眼底闪过一抹了然,声音拉得又细又长。

“另一处,位于帝国南方的省区,而那,恰好是陆韫大公的属地!”侍卫长面上一片冷凝,一字一句几乎费劲了所有的忍耐!

陆韫大公,皇帝的大哥,那个火爆脾气的胡子大伯?

冷奕瑶迅速垂下眼帘,唇角划过一道讥讽的笑容。

“东西封好,待会你亲自送去警局。”她将盘子递给侍卫长,看到二王妃那张惊恐与愤怒交加的脸,忍不住叹息一声。

陆琛的右手紧紧地攥住床单,似乎在苦苦压抑什么,良久,整间屋子里,只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

冷奕瑶回头看了一眼赫默,两人目光交汇,几乎是瞬间猜透对方的心思。

“陆琛,你先好好养伤,子弹交给警方,剩下的事情,来日方长。”她说完,饶有深意地看他一眼。陆琛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终究垂下眼眸。

“警方那边应该很快会派人过来调查,我和赫默先走,有事打我电话。”她轻轻交代了一声,对于伤员,说话太费心神,眼见陆琛背后已经湿透,她不再停留,转身朝着大门走去。

赫默静静地看了躺在床上,苍白孤寂的身影,良久,淡淡一笑。

回程的路上,弗雷明显感觉到气氛有点怪,可瞥了一眼后座,两个人又不像是面色不虞的样子,一时间,有点云里雾里。

等回到元帅府,冷奕瑶坐在客厅里,随意握着一杯绿茶,良久,垂下眼帘,微微想了片刻,忽然对上赫默的眸子,静静一笑:“你觉得昨晚是什么情况?”

“具体是个什么状况,估计只有陆琛自己知道。”赫默将室内的空调温度调高,看了一眼她的指尖,看上去那么小巧精致,让人忍不住想放在手中把玩。

只有他自己知道……。

冷奕瑶咀嚼着这一句话,眉梢闪过一抹深意。

从皇室目前的局势来看,长公主被排除在权力中心以外,大王妃因为是邻国公主,在本国的筹码有限,作为和亲公主联姻,的确算是身份贵重,但是要想在帝国掌权,显然就有点异想天开了。毕竟两国当初可是交战国。小公主就更不用说,洋娃娃一个,被养得纯良无比,连两位大公说一句重话都吓得瑟瑟发抖。除去这些人,就剩下一些旁支,显然争夺皇位没有什么可能。

这样一划分,局势就很明显了,皇室倾轧,如今讲白了,就是陆琛和他两位叔伯之间的斗争。

皇帝眼下躺在床上,就在再算无遗漏,也不可能安排人做出这么一出“刺杀”的好戏。

她懒懒地往靠椅上一趟,眼带深意地看向赫默:“你是怎么提前猜到昨晚皇室会有事发生?”

这个问题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满身是嘴都说不清,但对于赫默而言,简直是送分题。

赫默眼底闪过一道笑意,随即一手搭在她背后的椅子上,一手将她的座椅挪到自己的面前,瞬间,自上而下,将她整个人都锁在自己的双臂前。

“皇帝御医离奇失踪死亡,现场只有陆琛一人,那两位大公就算再傻,也离猪队友有点距离,这个节骨眼,绝对不会画蛇添足。照局势这么发展下去,陆琛只能眼睁睁地等着被抢皇位。不过,你看,现在他在自己寝宫被人刺杀,而且还留下铅质弹头,这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特别还是穿甲弹,在如今悬案一件接一件的情况下,他竟然被有心人射伤。谁有这个胆子,谁又有这个动机?

冷奕瑶仰头,面前是他的胸膛,再上去一点,是他的喉结,说话时,微微上下滑动,像是专门和她玩猜谜游戏一般,并不点破,但,一字一句已经说得非常明显。“你的意思是……。苦肉计?”

“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一招苦肉计,用的刚刚好,不是吗?”眼前的美人,一点就通。丝毫没有花瓶美人的脑袋空空,相反,只要自己随意点出一句,她立马能顺水推舟,将前因后果完全推测出来。光是这一份心性和能力,就让他笃定,她的眼界与手段绝非常人可比。想到刚刚自己近乎于表扬陆琛的话,他侧头,轻轻一笑,忍不住低声一笑:“陆琛,没他看上去的那么傻。”

至少,在一个多月前,面对自己的视而不见,陆琛除了干巴巴地等在d城总统套房外的走廊里,命人撞门虚张声势之外,显然还没有这份手腕。

这么短的时间内,成长到可以和两位大公玩这种苦肉计的程度,想来背后动力十足啊。

“现在还只是猜测,不是吗?”冷奕瑶支着下巴,笑意盈盈地看着对方。男人啊,果然不管情敌是谁,总是会露出荷尔蒙爆表的一面。赫默虽然没有直截了当的说陆琛任何不好,但,展示出来的眼光与深度,就完全碾压某人了。

他甚至都不用派人去查看,只是听到御医离奇死亡之后,就猜到陆琛会有所动作,从而将她特意在人前接走,摘出泥潭。

“你想怎么验证?”他低头,眼底一片笑意。自己能想明白的地方,她几乎眨眼的功夫就能一清二楚。说实在的,这种心有灵犀的感觉,他以前从未试过。哪怕是跟在身后多年的弗雷,许多问题上,自己点拨了几次,对方也不一定能跟上他的思路,而眼前的人却不同。她像是心随意动,只要他寥寥数语,她甚至想到的东西能比他更快、更多。

怎么办,好想就这么把她锁在自己的怀里,不让任何人看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