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心心念念/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卧床几天,皇帝陛下的头发却已斑白了不少,双眼凹陷,此刻,紧紧地攥住陆琛的右手,像是整个人都要从床上微微坐起。那眼中的希冀化为光泽,几乎是他脸上唯一闪出光亮的地方。

陆琛就这么深深地看着他。

这么多年,他从来都是仰视自己的父亲。

他纵容着自己狂傲自大、纵容着自己为所欲为,哪怕民众们一个个都对着他弟弟高声称颂,他父皇也从来也没有转变态度。

这多些年,许多许多人都觉得,他身上有哪点好,竟然让皇帝陛下放着那么好的钻石不要,非就着他这颗烂石头。

可他们都不是他,他们永远不知道,这么多年来,他心底藏着的那个秘密。

“我要见见他!”粗喘的声音将他从记忆中唤醒,陆琛眼睁睁地看着他父亲,帝国一代君王,和一个普通无依无靠的老人一模一样,脸上泛着空洞和无助,像是唯有攥紧手心,才能护住这唯一的可能。

陆琛的眼睛,忽然沉得像是一片死水,波澜不惊地,就这么望着他。

曾经的崇仰、惊疑、仰望像是全部褪去,没有了温度,冰冷冰冷。

如果,他这样的目光被外面任何一个人看到,怕是都会怀疑,自己以前认定的头脑简单的大殿下,是不是自己凭空幻想出来的人影。怎么会,一念之间,整个人都像是变了一样。

“你放心,这么多年了,我也想好好见见他。”他唇边含着一抹冰冷,慢慢握住他父皇的手。只可惜,他的手心毫无温度,皇帝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了一样,怔怔地盯着他:“你,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他刚刚是一时情不自禁,将近一个星期的反复高烧,已经将他心底里所有的镇定自若烧得灰飞烟灭。没有人会比自己更意识到,油尽灯枯的可能。那是一种眼看着自己的的身体一步步衰败的感觉,那种越发萎靡的预感,让他惊觉自己怕是撑不了多久了。可是,怎么办?他还有愿望未了,他心心念念等了这么多年,如今,陆琛终于长大成人,他以为自己终于有望,却还是迟了。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陆琛低头,将他的手心放回到床垫下,微微一笑,眼底却并无笑意。“我十岁生日的那天,就知道了。”

那个时候,他还是个上蹿下跳的孩子,陆冥更小、还在哇哇学语,没有人成天把他和弟弟拿来对比,而父皇也还没有坐上王位,和他现在一样,还只是个皇子,拥有自己的府邸。

可父亲从来看到他都不开心,总是一个人待在自己的寝殿,一个人独来独往。

无论是母亲还是大王妃,非他召见,不可擅自出现在他寝殿。

那个时候,自己只是觉得奇怪。

直到十岁生日的那天,所有人都在他的生日宴会上大肆庆祝,父皇面对来宾,雍容大气,脸上的笑容却并不明显,他于是偷偷溜到父亲的寝殿,心心念念想要发现父亲总是待在寝殿不出来的秘密。

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父皇对寝殿这么留恋,向来不允许他们随意进出。

后来,他终于在床头柜找到了那个东西。

一张照片!

氤氲的灯光下,他眼睁睁地看着那张照片,上面一个银发银眸的女人抱着一个同样发色、肤色的男孩,似乎朝着来人微微一笑,唇角甜蜜地勾起,美到无法描述!

照片上,那个女人,美得像是流光,眼睛银白透亮,如同北地的雪景,夺人心魄。而坐在她膝头的男孩,那么小、那么俊,简直比自己那个被人夸到天上去的弟弟陆冥还要让人挪不开眼。

照片显然经常被人抚摸,边角已经微微有点蜷曲,却一直夹在那里,紧紧地贴在床头的位置,似乎,没有什么距离,能比这个更近。

银发银眸……

那一刻,他忽然记起小时候,他其实见过这个照片上的女人。

怎么可能忘得掉呢。

哪怕他是个孩子,可美成那样,几乎可以倾国的女人,他绝不可能忘记。更何况,她是导致自己母亲大病一场,差点患上抑郁症的元凶!哦,不,是父亲所有的女人,都因为这个银发银眸的女子,差点疯了!

她随父亲住在后宫里的时间并不长,可四周的人似乎都很怕她,人人绕道而行,后院女子的神色越发憔悴。那个时候,父亲却一次都没来看望过后院其他的女人,而是终日和那个银发女子待在一起。

只不过,时间并不是特别久,就像是一场风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很快,那个女人忽然消失!

就像是平白无故地销声匿迹,从此无影无踪。

那个时候,父皇像是完全疯了一样,性情大变,曾经暴虐到直接屠了无数奴隶。

一直过了好久好久,才平息下来。

只不过,后来服侍过那个女人的宫人们都一个接着一个地死了。死相奇惨,令人心寒。

死了,就再也没有人开口了。

等他有一天听到爷爷驾崩的消息,父亲忽然变成了“父皇”的时候,一切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女人出现之前的光影。

就像是早晨在枝头上出现的露珠一样,在太阳升起后,就再也不曾出现。从此,那个女人成了所有后院女子记忆中的缺失。

没有人愿意提起,也没有人愿意记得。

整个皇宫内,大约连母亲都不知道,当初,那个神秘出现,又突然失踪的银发女人,竟然和父皇生了个儿子!

他父亲这么多年都藏着的照片上,才是他心尖上最记挂的人。

如今,身体再不复当初,眼看皇室内斗如火如荼,所有的顾忌反而都放开了,是吧。

这么多年,父皇心心念念着那个人,到底,还是藏不下去了。

皇帝有那么一瞬间,竟然不敢对上陆琛的眼睛。那里面,藏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他一时之间,竟然无法承受。

陆琛却已经不想多留,站起身,用没有受伤的右手,将床上的被褥帮他盖好:“你放心,这么多年,我都帮你藏着这个秘密呢。现在是白天,人多口杂,今晚十点,我一定如你所愿。”

寝宫里的空调温度开得有点高,大约是怕皇帝陛下身体受不了一丝一毫的冰寒,但此刻,皇帝看着陆琛,转过身去,左手绑着绷带,固定在肩膀吊带上,分明并不是特别冷冽的姿态,却让他的心微微一沉。

他想问,他究竟是怎么知道对方的存在。却发现,这一刻,还有什么好计较。

微微垂下眼帘,他又陷入了昏迷。这一次,在晕眩中,他似乎回到了年轻的时候,看到了她,和他们的儿子……。

只是,他眼角的泪水不知不觉地滑落。他分明知道,这一切都是梦。因为她早已死了,死了的人,又怎么会这般笑靥如花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就如同这么多年以来,他只能在梦里,才能好好地看一看她,以及他们的儿子……

赫默出了寝宫,招来自己的侍卫长,低头只是说了几句话。

大约是从小就服侍陆琛,侍卫长几乎无法相信,眼前这一脸平静地的主子,话里的内容是多么的惊世骇俗!

只是,他很快地掩饰下来脸上的惊愕,低头,快步往外行走,按照赫默的交代,去了皇帝陛下当年还是皇子时的旧府邸。

天色已经不早,这里却是空荡荡的。除了必要的佣人和奴仆,似乎整座宅子都是没有任何活力。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字条,深吸一口气,一步一步走到门口,按下门铃。

“谁?”守卫的声音从里面响起,似乎并不认得他这个顺位继承人的侍卫长。

他下意识皱了皱眉,却没有多话,只是将手中的字条递到对方眼前:“大殿下让我转交给你家主子。”

对方脸上闪过一抹惊愕。皇帝登基后,这座宅子便因为位置一般,彻底闲置了下来。多年来,只留下一些老奴仆打扫,在帝都毫不起眼。竟然有一天,会有人上门来说,转交字条给他家主子。

守卫收了字条,却没多看。对方一身皇家侍卫的打扮已经很明显地道明来历。守卫无声无息地关了门,转身,握紧字条迅速跑向宅子的大厅……。

这一天,陆琛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没吃任何东西,就静静地看着天色,从晚霞,到漆黑,一分一分地过去,一秒一秒地滑过,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御医定点九点钟过来换药的时候,见他房间里竟然没开灯,整个人沐浴在月色中,就那么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有那么一刻,只觉得寒气从脚底爬上去,浑身一冷,竟是瘆得慌!

左臂的伤口因为穿甲弹拥有特殊铅质的缘故,伤口感染得厉害,哪怕是用最好的伤药,也无法避免伤口的溃烂。

每次换药,都会将一盆水染红,光是看着,都觉得抓心挠肺地疼。

二王妃原本是听说,陆琛今天一直没出卧室,觉得奇怪,又听说,今晚竟然什么都没吃,于是,自己亲手做了点夜宵,送过来。结果,一进门,看到御医手上那一盆血红,惊得脸色都白了。

冲到陆琛面前,刚要开口说话,却见对方的神色漠然。

“这是怎么了?”她胆战心惊地看着儿子用右手将外套披在身上,不声不响地靠在窗边,似乎在打量什么。

“没什么。”陆琛平静地回答,不愿意自己的母亲被牵扯进来。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何必让她再痛。这个时候,他忽然格外地羡慕冷奕瑶的性格。哪怕冷家上下对她那么漠然,做出那些伤害,她也可以毫不在乎,甚至转身,直接将那群人踩在脚底。帝国上下,都说女人应该恭顺贤良的好,他却恨不得自己的母亲能多像冷奕瑶一样,最起码,无论发生任何事,都想笑看一切,镇定自若!

“我听底下人说,你晚上什么都没吃。这怎么行。身体本来就受伤了,再不吃东西,怎么修养的好。”二王妃笑笑,觉得大约是最近皇室的事情太费神,儿子的心情不好。所幸将自己亲手做好的东西往他面前送了送。“这是母亲亲手做的,好歹尝一点。”

陆琛待在窗口,刚准备说话,忽然,目光一顿,落在远处长廊的位置。

二王妃只觉得奇怪,下意识凑近了往前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下一刻,她忽然全身僵硬,表情疯狂!

“那个头发的颜色!”她忽然浑身一颤,手指发抖地捧着的夜宵,就这么“啪”地落在地上。

整个安静到诡异的长廊内,忽然回荡出刺耳的噪音。

那一身白裘,如银白雪色的人,忽然脚下一顿。

良久,转头,朝这边望来。

那一刻,陆琛倏然攥紧了窗沿!二王妃只觉得天都要塌了!

竟然是真的!那个人的头发,那个人的眼睛!不会错的!不会错的!

是那个狐狸精的孽种!

是当初那个狐狸精的孽种!

怎么会,皇宫里怎么会平白无故地没有了侍卫?

人呢!都死了吗?

没看到有人竟然闯入宫闱!

“贱人!贱人!竟然怀了孩子!”二王妃濒临崩溃的声音越发颤栗,她像是疯了一样,眼看着就要扑过去,却被身后的陆琛一把拦住。

“母亲!”他低头,右手紧紧地拦住她的肩!

“是那个人对不对!是那个狐狸精的孽种,对不对!”为什么,明明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那个贱人还是不肯放过她!她不是早已经死了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和她长着同样的眼睛,同样的头发,出现在这里!“来人!抓住他!抓住他!”她忽然放生尖叫,瞳孔放大,那一瞬,头发倏然落下,脸上只留下狰狞的泪光。

只是,分明她叫的这么大声,四周,竟然没有一丁点声响。

整个皇宫,像是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静。没有侍卫,没有奴仆,没有回应!

“魔鬼,魔鬼!”二王妃的表情越来越疯狂,声音尖利,像是陷入了重重魔障。

m站在走廊处,任月光洒在他身上。

那一刻,纯白的银狐裘衣,映衬着他那张恍若天人的脸,竟让人觉得高不可攀。

望着窗口处,那一对母子的神态。

他淡然一笑,眼底一片峥嵘……。

这一瞬,陆琛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轻嘲的笑容,只觉得浑身都被人在疯狂的撕扯。

原来的陆冥算什么,和这位比起来,怕是,连嫉妒的心情都掀不起波澜……

“又是个蛊惑人心的贱人!为什么,为什么又要缠上来!当年不是死了吗?不是死了吗!”二王妃已经彻底陷入了自己回忆,嘴里默默念着,像是整个人的神智都已经开始不清楚。

陆琛深深吸了一口气,眼底满是晦暗,良久,将母亲的头,缓缓地按入自己的肩上:“不要看,母亲,不要看。”

那些过往,那些回忆,都不要看。

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如今,不过是个父亲心心念念的私生子,见不得光,没有身份,没有地位,可怜虫一样的存在。

就和他一样,顶着皇位顺位继承人的名头,风光了这么多年,到最后,才发现,自己亦不过是父皇手心的一颗棋子,眼前这个人,才是他父皇真正心心念念的儿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