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堂而皇之/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廊的尽头,是一处回字形转折,陆琛站在那里,背对着月光,整个人的倒影被拉得极长极长。

分明m在皇帝的寝宫并没有呆多久,他却觉得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

转身,听到那微不可闻的脚步声,陆琛微微一震,静静地迎上m那双无情无欲的眼睛。

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m淡淡地看了一眼他的四周,良久,发现二王妃早已经消失,忍不住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当初,他的母亲被父亲的女人们当做眼中钉、肉中刺,怕是他的存在,在她们眼里更是孽障的代表!

这一刻,m的目光徐徐地看向陆琛,毕竟,今天晚上的“会面”是他一手促成。偌大的一个宫殿,竟然所有守卫和奴仆全被撤离,看样子,短短时间内,哪怕头顶上有那两位大公压着,他倒是出人意料地迅速掌握了内围权势,整个皇宫内外尽在他掌握。

大抵是眼前的容色太过震撼,陆琛静静地盯着m,良久都没有吭声。

自己竟然除了陆冥之外,还有一个亲兄弟。同样的血缘、同样的父亲,只可惜,这么多年,从未见过。

说来讽刺,这其实是真正意义上,他们的第一次碰面。

“听说你凌晨遇刺?”m笑了笑,没有和他无聊地比沉默,相反,他自己反而是率先开了口。

他的声音,原本是玉石拍在冰雪上的感觉,这一声反问,却像是无形之中多了一抹调侃,微微透出一丝戏谑。

陆琛一愣,记忆中的冰域族人,应该是高傲而冷漠的,但眼前的m却似乎格外有点不同。

他分明能从对方眼底里看出他的性格清冷,慵懒的表情像是看看探望的并不是病重的父亲,只是过去和一个老朋友随意聊了会天一样。可,他那双银白的眼底,却是一片死水微澜,任何的光亮都透不进去。

m知道,如今他遇刺的事情,已经通过媒体的宣传,在整个帝国之内闹得沸沸扬扬。可是,不知道为什么,m说出这句话之后,他第一的反应,便是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观察中,哪怕在他平时根本没有注意到的时候……。

“中了一枪,并不大碍。”陆琛垂头看了一眼自己悬挂起来的左手隔壁,石膏板还固定在上面,勾了勾唇,脸上满是自嘲。

用一枪换的如今全国上下怀疑他两位叔伯的局面,值不值?

值!

至少,父皇现在的皇位稳住了,因为两位大公的“所作所为”实在令人怀疑他们的品性操守。兄弟还在重病,为了皇位,转头就能去谋杀亲侄子!这种事情,放在明面上,没有任何人能看得上。

自然,这样的人说话的真实性就更是大打折扣!

皇帝陛下是杀了自己的亲弟弟,谋权篡位的?有没有证据?空口无凭诬陷人,谁不会!大公就能欺负无依无靠的侄子吗?

他几乎可以想象,如今帝都的大街小巷穿的都是什么样的窃窃私语。

因为这些,都是他让底下的人,传播出去的。

“中了穿甲弹都没死,你的命倒是挺大。”m不冷不热地笑了笑,凉意的眼睛淡淡地落在他的左臂上,意有所指。

陆琛呼吸一静,眼底倏然爬上冷漠:“你什么意思?”

虽然,从血缘上来说,他们是亲兄弟。

但,不过是血缘上罢了,二十来年,不过第一次见面,说到底,照旧是陌生人而已。他的一切,何须这个私生子来点评!今天特意清场,让他像是逛大街一样地出现在皇宫里,不过是为了圆父皇的一个念想。他真当,他有指指点点自己的权利!

这一次,m深深、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像是用那双银色的眼睛,要把他的灵魂都彻底看透,良久,徐徐地摇了摇头:“我还以为,离开d城后,你真的是长进了不少,进步良多,没曾想,还是个白痴。”

“你说什么!”陆琛眼底,犹如一抹鬼火,忽明忽暗地燃起。

他不知道对方到底哪里来的胆量,竟然敢在皇宫,对他这样恣意点评。他不过是个这么多年被父亲隔离开来的可怜虫!竟然也敢这样说他!

“凌晨遇刺,还偏偏是特质弹头?你真以为你的那点小聪明,能瞒天过海?”凉薄的笑意从m唇边一闪而过,他垂眸,看了一眼倏然浑身一僵的陆琛,忍不住微微摇了摇头,“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意外!”

“放肆!”一直隐藏在暗处的陆琛的侍卫长忽然一下子冲了过来,一把弯刀,凛冽而杀气腾腾,竟直接劈向m的命门。

m却像是并不意外,有人会横插一脚、突然出现在他和陆琛的谈话中间。哪怕那柄弯刀已经尽在眼前,他却似乎一点都不慌乱,甚至连眼睛都眨都不眨,半分不曾后退。

“嗙”——地一声脆响,一把寒气逼人的刀忽然挡在了m的面前。离他的眼眸,堪堪还差十公分的位置。

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直接接下了陆琛侍卫长的刀!

下一刻,手中的利器微微一撇,竟是压住了侍卫长的刀面,瞬间,对方一个用力,直接将侍卫长的弯刀撞飞,横插在远处的地面上!

嗡嗡的回音,在整个走廊上回荡开来。

陆琛缓缓地沉下双眼。自己的侍卫长埋伏在侧,是因为担心他的安危,对方能发现,代表他的身手非同一般。但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竟然无知无觉地有人跟了一路,甚至直到和侍卫长动手,他才发现对方的存在,这就不是一般的危险了!

“玩刀?”m冷冷一笑,“我刚刚说的是实话,就你这点城府和手段,也敢在我面前玩刀?你不如去找冷奕瑶,让她教教你,什么才是真正的玩刀。”m随意地摆了摆手,阴影处,一直跟着他的银发男人单膝跪地,轻声唤了一句“少主”。

m接过他手中的弯刀,比陆琛侍卫长刚刚用的那一把要小很多,但是血槽口却极为锋利,落在月色下,站得再远,都能被那冰冷的光泽刺得眼光一痛。

m毫不专心地把玩着手中的弯刀,那样高傲冰冷的眉峰竟微微挑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右手食指与中指微微一并,眨眼间,一抹冰凉贴着陆琛的脸颊划过!

下一刻,陆琛的侍卫长惊骇地发现,主子的脸颊上迅速地列出一道血口!很薄很薄,堪堪切开皮肤肌理!精致到极致的把控度,以及那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几乎惊骇到猝不及防!

等侍卫长脑子里反映出来,m一出手差点直接削掉主子的半边脸,整个人的脸色都气紫了!直接抡起拳头就要往上冲!

陆琛却伸手一拦,直接挡住他!

m饶有兴致地看着陆琛的表情,脸上似笑非笑地抽出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手心,仿佛刚刚沾了什么秽物一般。

面对他这般看似鄙夷的态度,侍卫长的脸都扭曲了,为什么不让他冲上去!“殿下!”他不解地看向陆琛!

“你认识冷奕瑶?”陆琛却没有管他的神色,只是直直地盯着m的一举一动。他刚刚说话的态度,分明和冷奕瑶非常的熟悉,而且,他还知道她用刀?

m只是冷淡地看他一眼,并不回答。他身后的随从,很自然地走到远处,将那把m丢出去的利刃捡回收好,重新回到阴影处,就像是从来未曾出现一般。

陆琛眉头一紧,却依旧定定地看着对方。

m大约觉得有趣,全世界估摸着都在说,大皇子今时不同往日、今非昔比,可为什么,绕到冷奕瑶的话题上的时候,他却偏偏这么转不上脑子。既然这样,他不妨把话说的更明白一点。

他凌冽地看向陆琛,就像在打量一个小丑:“你以为,冷奕瑶和赫默到你寝宫都转了一圈,对你的遇刺会没有任何想法?”

陆琛浑身一颤,下意识地握紧双手。分明,分明她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异常!

他在骗人!

对,冰域族的本质本就是蛊惑人心!

“你不信?”m冷笑地看着陆琛强自镇定的脸,忽然微微一笑:“我给你一个忠告,算是回报你今晚的安排。”他顿了顿,随后才道:“去找冷奕瑶,否则,你活不过这个月。”

这一句话,仿若晴天霹雳,别说是陆琛,就连他身后的侍卫长,也彻底傻了!

什么意思!

为什么,殿下活不过这个月?

两位大公现在处于风口浪尖上,难道还能玩出什么把戏?

m却没有再解释一个字的心情,漠然向前,与陆琛擦肩而过。

冷奕瑶用刀,绝对是高手,只不过,她现在已经离刀越来越远,相反,倒是离重剑越来越近,都是因为那个男人吗?——赫默……。

m眼底掠过一丝深意,目光落在远处的天边上,似乎在回忆不久前,与赫默在宴会厅二楼的一面之缘。

那个男人,很强!

而陆琛,呆呆地定在原地,良久,漠然不动。

侍卫长知道,但凡涉及到冷奕瑶的事情,殿下都会有点失去理智,可现在,听到精心安排的一切,在某人的嘴里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就连他都忍不住怀疑,难道,冷奕瑶早已猜到了事情真相?

“殿下……”他迟疑地抬头看了一眼,却见陆琛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去。

第二天,整个皇宫内院都疯了!

大皇子竟然突然消失无踪!

冷奕瑶这几天自己给自己放了假,懒得去学校。

如今,整个帝都因为皇室这场倾轧,简直处于沸沸扬扬的状态,就像是一锅即将沸腾的开水。当初,她刚到圣德高中上学,陆琛毫不避讳地出现在那里,几乎惹得全校皆知。这个时候,自己回圣德高中,简直是自己把自己置于八卦中心,她何必自己找罪受。

倒是,赫默最近的行为越来越诡异,越来越坦荡的接近,弄得她一回别墅,还没多久,这人就出现在那里,与其在别墅,她一个人要准备两个人的饭菜,还不如直接呆在元帅府享受胖大厨的手艺。于是,顺理成章、又不知不觉地,她的私人物品,出现在元帅府的几率越来越高,甚至,这几天,干脆她就直接住在这里了。

毕竟,外面的八卦新闻再厉害,媒体记者再牛掰,谁还敢翻元帅府家的墙头来找她啊。

她正乐悠悠地插着一块水果,悠然自得地喂入口中,忽然,门口出现一个身影,动作自若,只是,神态略微有点不太对劲。

冷奕瑶望着弗雷直直地朝她走来,慢条斯理地将手中的书籍推开:“怎么了?”

“大皇子来了,就在门外。”弗雷觉得,这人脑子是不是被枪伤弄傻了。那可是穿甲弹啊,现在可是在感染期,他竟然还敢顶着伤口跑出来吹风受凉,这可是快要入冬的时节啊。

“嗯?赫默不是就在府里吗?”冷奕瑶第一反应就是,你有宾客,找主人啊。她也不过就是暂住的客人,皇室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找上门来,弗雷不禀告他主子,找她干嘛?

弗雷一怔,顿时,用一种哭笑不得的眼神望着她:“大皇子说,他是来找你的。”

找人找到了元帅府,关键还是情敌啊情敌……。

弗雷已经不想评论这三人之间的关系了。

虽然,在他看来,自家主子,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可个陆琛大皇子,对冷奕瑶也绝对够痴情不悔的了。

所以说啊,情字一路,坎坷坚信,令人生畏!

冷奕瑶不知道为什么弗雷忽然这么感性地望着自己。她只觉得,如今的整个皇宫,守卫这么松懈吗?受了伤的皇子,堂而皇之地跑到元帅府,就没有人来管管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