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闭着眼睛/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琛站在元帅府大门外面,脑子里一直盘旋着m那清冷又饶有深意的声音——“去找冷奕瑶吧,否则,你活不过这个月。”

他究竟是怎么认识冷奕瑶的,又怎么知道,这场“遇刺”的背后真相?

心底里的不安越来越大,他深深吐了一口气,抬头,却见门口的近卫兵纹丝不动。

哪怕如今全帝国的人都认识他这张脸,但是,在元帅府这里,似乎,只要没有赫默的同意,这群人可以将任何人都拒之门外。

很快,里面响起了脚步声。

他沉下心思,听了一会,随即,略有失望地抬头。

果然,从里面走出来的,并不是冷奕瑶,而是赫默的近卫官——弗雷。

弗雷对于对方显而易见的失望表情,视而不见,相反,脸上的表情微微有点抱歉:“不好意思,让您久等。冷小姐说她要换套衣服,马上过来,让我先带您去前厅。”

陆琛脚下一顿……。

换套衣服……。

弗雷是在暗示他什么?

四周左右的近卫官们,似乎都莫无表情,只是,每个人几乎在陆琛低头的那一刹那,深深地看了弗雷一眼,几乎立即在心底给弗雷点了个赞!这话说的,超有水平啊!

虽然,他们天天都待在元帅府,眼睁睁地看着元帅看得着、吃不着,但“换衣服”这话从弗雷嘴里说出来,简直就像是女主人从卧室里慵懒出来前,临时换上正装的样子。

论说话的艺术,不得不赞一声“大佬”!

“好。”陆琛闭了闭眼,似乎没准备再问一句话,只是点了点头,随即,跟着弗雷身后,往前厅走去。

冷奕瑶换好衣服到前厅的时候,弗雷刚好泡好茶,顺便,帮冷奕瑶热了牛奶。

“你找我?”

冷奕瑶看了一眼捧着茶杯的陆琛,嗯,还挺镇定,不像是慌乱中突然跑过来的样子,所以,这个时候从皇宫中跑出来找她是为了什么?有什么事情,不可以打电话沟通吗?

陆琛抬头,那一瞬,直直地望向冷奕瑶。他想问,她是怎么认识冰域族的,怎么认识m,但到了嘴边,竟然成了另一句话。“你知道了?”你知道一切的真相了?

面对他这牛头不对马嘴的一句话,弗雷忍不住蹙眉,有点莫名其妙。

倒是冷奕瑶,并不需要他把话说完,就明白他这四个字的含义。你知道了?知道凌晨寝宫遇刺的真相?

“嗯,看到你伤口的时候就明白了。”穿甲弹,竟然只是在身上穿了个洞,而不是把他五脏六腑都炸穿,这得是多好的运气。更何况,那子弹的来历太过不同寻常了,谁去谋杀人,还专门遗留这种证据在现场?

陆琛唇角一颤,眼底里像是忽然冷寂了下去。

那是一种被人从头到尾看穿的悲凉,颇为讽刺的是,他以为自己借着这一招逆袭了所有的弱势,可在她的眼底,甚至连质疑一声都没有,便已经清楚了所有的来龙去脉。

所以,他即便成长得再快,在她眼里,也不过是一眼看穿?

m的话,说的那么清楚。是因为他对冷奕瑶足够熟悉,熟悉到,不需要她说任何一个字,m都明白她心里真正的想法。

所以自己呢?自己在她眼里,是不是就和一个白痴一样,分明在故弄玄虚,却还故意不告诉她真相。

“我……”陆琛的双手紧紧握住,有那么一刹那,他感觉到自己这么多年,作为皇室继承人的尊严在分崩离析。那是一种由衷的羞耻感,无论是作为男人,还是作为她的爱慕者,似乎,连开口的勇气都被撤销殆尽。

弗雷忽然有点可怜地看了陆琛一眼,虽然,这人有时候带着皇室的骄傲习性,但从本质上而言,并不坏。怪只怪,他面对的,是非同一般的人物。

除了自家元帅以外,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谁的眼界和城府,能与冷奕瑶相比。

冷奕瑶其实并没有当面拆穿的打算,不过,既然陆琛开口问了,她也不准备掩藏。只是,有点好奇,这人怎么会这么快反应过来她猜到了真相。不过,眼下这些并不重要。

“你既然来了,也省得我专门打电话去提醒你。”她指尖轻轻敲了敲桌面,黑色的长风衣披在背后,越发衬得她那张脸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带着一抹俯瞰终生的冷然。

“什么?”陆琛喃喃回了一句,脑子里一派兵荒马乱。

“还记得当初,我带着你一路从d城回到帝都吗?”其实,算起来,时间并不太久远,不过是一个多月左右的时间。那时候,从加油站的女刺客,到路上的埋伏爆炸,甚至是一路的围追堵截,细细算来,陆琛的随行人员死了大半,能活下来,当真不易。最后,还是靠着他的那位外公安排了专机航班,才如愿抵达帝都,只可惜,他那位靠谱的外公,如今也已经魂归故里,再无声息。

“记得。”陆琛眉头一皱,有点不太明白,冷奕瑶忽然提起这个话题的原因。

“还记得,快到卡尔塔之前,我们兵分两路的情形吗?”冷奕瑶笑了笑。那时,分明陆琛只点了身边最亲信的十来个人尾随,却在路上接连遇到两次埋伏,眼看着就要全部覆灭,她提出,直接分头走,避免目标醒目。

那个时候,她、侍卫长还有另外两个人跟着陆琛,其余四个人分在另外一组。

陆琛目光一深,望向冷奕瑶。那个时候,他们是在马路上拦下一辆旅游大巴车。在公路上,他们沿路就见识了两起“交通事故”,要么是有人超车引起前方车辆躲避不及,导致两车相撞,要么就是拐歪处车子碰撞,接连熄火……。

一路上“意外”就没有停过,就连旅游车上的老人都忍不住低声抱怨:“这些人到底会不会开车啊。”

是啊,会不会开车啊。竟然每每出车祸的,都是车型与他们原来所乘坐的那辆极为相似。如果不是听着冷奕瑶的提议,换乘了旅游大巴,或许,他们早已经被人撞死在车上。

“那个时候,你曾经提醒过,让我留意路上另一队人马。”陆琛声音越来越沉,当时,他们兵分两路,自己这路一共是五个人,另外一队人马是四个人,其中,就有那位父亲信赖的御医!

可是,他的两个随侍一路下来,一左一右地分别坐在大巴车的窗边,各自小心地沿路盯着。

结果却是……。没有发现他们四个人的踪迹!

按理来说,他们五个人是后出发的,那条公路如果有车经过,他们也能发现。可自徒步出发到后来搭上顺风车,那辆旅游大巴车是唯一经过的车辆,那么他们四个人究竟去了哪……

“当时我没有往深处说,是以为你已经记在心上了。”冷奕瑶摇了摇头,虽然,陆琛那一手苦肉计,的确等同于把他两位叔伯放在烤架上烧烤着,但他的思虑显然并不够深。当初,她提示过的,怕是他早已经望到九霄云外了。

“你不如现在再好好想想。”她深深地看他一眼。

当初分成两队走,没有发现其他他们四个人的踪迹,实际上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那先走的四个人里面果然有奸细,有人乘机联系了背后主谋,所以一路上,对方围追堵截,从未断过。

二么……。

就是对方并非一路人马,如果那四个人当中有两种背后势力,那便会形成相互制约的局面。谁也不愿意先漏出马脚,于是,大家相安无事,一路抵达帝都。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两位大公,干什么事情,都像是那位大胡子的陆韫大公出面,但实际上,她可不认为那位年纪更轻一点的陆衝大公是个捡漏的简单角色。

最可能的情况,便是,这位陆衝大公在后背趁机煽风点火、信手拈来,而他那位大哥却一直蒙在鼓里罢了。

“你的意思是,父皇的那位御医,原本就是奸细?”所以,对方才会那么快知道父皇的身体状况,才会在父皇最虚弱的时候,对自己下手?

这么一想,很多看不懂的地方就豁然明朗了。

为什么那晚,他的两位叔伯会一反常态地要求警方调查,那是要彻彻底底地将他们自己摘出去。

他才是和御医同处一室的人,第二天,御医离奇死亡,死亡的地方还是在地宫里,而那一处地宫,只有正统继承人才可能知道。

所以,御医的死,是对方提前安排的好的,目的就是为了栽赃!

冷奕瑶笑了笑,对方还算不是太笨,知道她在说什么:“不管是当时回首都路上的女刺客,还是狙击手,亦或是闹市区准备找我下手的人,应该是都是你的大伯和三叔联手而为。只不过,他们相互之间,也互相提防着。怕是你大伯,在你三叔面前,也不过就是个自以为聪明的傀儡罢了。”连被人当靶子使唤了,都不自知。还以为,这么多事情,都是他安排得当的缘故罢了。实际上呢?明面上出手的都是他,背地里将障碍扫清,甚至不自觉地推波助澜的,都是他那位好三弟。

而死的御医,应该本来就是内鬼,利用价值已毕,皇帝也已经快油尽灯枯,留着何用?

按照她的推测来看,那个御医一开始便是埋在皇帝身边的眼线,只不过,御医心底里也有点小聪明,一直没在皇帝面前露出马脚。

眼看,那晚鲁侍卫长一死,皇帝病重、皇室大乱,便急于脱身,谁曾想,到底还是没有躲过兔死狐悲的结局……。

虽然密道和地宫,原则上来说,应该是只有储君才能知道。但皇帝陛下自己的位子都来路不正,当初,老皇帝应该是把地宫的事情,统统说给了四皇子听。那两位兄长,从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口里套出点消息,并不是难于登天。

利用御医,直接派人把他弄死在地宫,随即嫁祸给陆琛,这种手到擒来的把戏,简直闭着眼睛都能想出来。

陆琛的唇角颤栗,眼底忽然如浓墨一般,漆黑晕开。

这里面藏着的暗算与阴谋,冷奕瑶三言两语便说完,但是,对于生活在那个阴谋里的人来说,是怎样的残酷,却没有人能体会他此刻的心情。

冷奕瑶知道,这是一个最难度过的关口。就像是将自己所有的过去都全盘否定,将自己的灵魂全然打破,然后重组的过程。外人无法帮忙,也插不得手。越是心高气傲的人,这个时候,越是难以接受。

她摇了摇头,眼角却看到弗雷的表情都微微一白,忍不住好笑。

军界消息遍天下,怕是当初她带着陆琛回帝国,一路上经历了什么,弗雷和赫默事后都一清二楚。

弗雷的确是惊到了。倒不是因为觉得皇室内里的刀光血影,而是想到,当初冷奕瑶跟着陆琛大殿下一路从d城来帝都的时候,还曾给他发过短信“求救”过。只不过,当初元帅并没有答应,相反,倒是显得极为冷酷地让冷小姐“自力更生”。

弗雷打了个哆嗦,如今听她将之前的事情,像是讲故事一样讲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他背后一凉。总觉得,冷小姐把当初元帅的态度看的一清二楚,这要是秋后算账……。

想想看,除了那八岁的年龄差,还有这么大的一笔“旧账”横着那,他忽然决定,将同情的对象,从陆琛大皇子身上转移到自己的元帅身上。

哪个女人能容忍自己的男人对自己“见死不救”?

虽然,她并不需要就是了。不过,这是心意问题,心意啊心意!

弗雷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寻思着,是不是要悄悄溜出去,和元帅汇报一声,以造作打算。

就在他缓缓往后撤退的时候,忽然听到冷奕瑶轻笑了一声。

他脚下一僵,还以为冷奕瑶是发现了他的动作,却见对方将手中的牛奶放下,静静地朝着陆琛抬了抬下颚:“御医既然是内奸,以他的心性,估摸着原本应该留了证据来保命,毕竟,待在皇帝身边做内应,不是一般人能干得出来的。你不如去搜搜看他家底,或许,会有意外惊喜。”

人嘛,肯干这种不要命的事情,肯定是有所图谋。不管他是为了什么,主使者肯定是许给了他无法拒绝的好处。顺着这条线来查,那两位大公,就绝不是现在被陆琛放在火架上烤这么简单了……。

陆琛的眼底一亮,忽然怔怔地望向她。

原来,m说的都是真的。她比他想得深远得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