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两强对峙/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趁着对方还没察觉出来,我建议你尽快去御医家里搜搜。”冷奕瑶嫌弃地将牛奶放到一边,相比较而言,她其实更喜欢咖啡。歪头看了一眼陆琛,想了想,究竟还是问了一句:“你怎么想起来突然来元帅府找我的?”

离开皇宫的时候,她并没有露出特别的表情,猜他用的是苦肉计,也不曾显露半分。如果他一开始就知道瞒不过她,不会等她离开了之后,才特意跑过来说这些。

陆琛张了张嘴,进元帅府之前的那些念头忽然全部涌上来。告诉她,是m让他来找她的?告诉她,他竟然并不是如今的唯一皇子?告诉她,除了陆冥之外,他其实还有另一个兄弟?

冷奕瑶讶异地看了一眼对方挣扎的表情,自从回到帝都之后,已经很少看到他脸上流露出这样的僵硬神色。

冷奕瑶并不想逼他,于是摆摆手,看了一眼时钟,“你让人隐晦点去搜,大张旗鼓只会引来你那两位叔伯的忌惮,狗急了都会跳墙,更何况,他们等眼下这个机会,等了那么多年。”

能按耐住野心这么多年,这两兄弟,本来就不是常人。加上,比陆琛多吃了那么多年的盐,人生阅历、经历都完全不同。她忍不住还是叮嘱一声。

陆琛垂下眼帘,应了一声。眼下,分明是发现了反击的突破口,可这一瞬,他却并不是特别高兴。就仿佛,无论自己怎么追赶,前面的赫默、冷奕瑶永远走得那么远,遥遥领先,如今,回头一看,却发现,那个被父皇隔离了这么多年的私生子,竟然也远远将他甩在身后。那一种倦怠和疲惫,几乎将他瞬间吞噬。

弗雷皱着眉,眼看陆琛并没有离开离开的意思,相反,对方直接给他的侍卫长打了个电话,将冷奕瑶所说的事情,全部交给了下面。这,这难道是准备赖在元帅府吗?

“现在皇宫那边太多眼线,等天黑了,我再回去。”他抬头,像是知道弗雷在想什么,对他笑笑,“烦请带我去元帅那,我当面和他说。”毕竟,赫默才是元帅府的主人,这点礼仪他还是清清楚楚。

弗雷眼底的光芒一闪而逝,这是准备打可怜牌,无论如何都要尽可能地待在冷小姐的身边?

冷奕瑶大约也没想到,情况会这样变化。说好的情敌见面分外脸红呢?陆琛这是准备破罐子破摔了?

揉了揉太阳穴,她看了一眼桌面,早餐还没上来,她闲着也无聊:“我和你一块过去吧。”

弗雷像是忽然想到什么,微微一笑,脸上一片灿烂:“好的,请随我来。”

元帅府占地极广,除了前后院,还另外设有别院。冷奕瑶上次泡温泉的地方是在后院,但,鉴于她是整个元帅府唯一的女性,她向来很少踏足其他地方,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待在前面自己的房间看看书,偶尔无聊的时候,去个花园转一圈。今天,跟着弗雷,才发现,这一间从外面看不出大小的府邸,竟然内藏乾坤。

“元帅府里竟然有游泳馆?”饶是她早知道赫默这人在生活方面,从来不会苛待,但看到眼前这偌大的一个单独玻璃场馆,也忍不住睁大双眼。

“元帅有时候喜欢早上做点运动,游泳方便舒展四肢。”弗雷笑了笑,看向站在旁边,神色僵硬的陆琛,越发笑得疏离有礼。

早上喜欢做点运动,和游泳有什么必然联系?

这可是沙漠国度啊!

每一次,跟在赫默身后,她总会动不动就忘记自己重生的这个帝国是什么地方!上次的枫叶林就算了,好歹是开飞机过去的,这次的游泳馆……

这可不是随随便便的泳池啊……。

光是一个来回就有四百米的标配,里面的水循环得做到什么样的等级……

冷奕瑶摇了摇头,论奢华,赫默一个人享用的,便比整个皇室还可怕。关键是,这人压根不显山露水。

“叩叩”——

弗雷在玻璃墙上轻轻敲了两下,瞬间,一面电子墙折叠而出。弗雷伸出右手,便于指纹扫描。两秒后,“咯噔”——一声脆响,偌大的玻璃墙迎面打开。

冷奕瑶站在门口,便听到里面的水生。

偌大的游泳馆,因为采用的是透光技术,玻璃面可以积聚太阳光线,所以放眼看去,那唯一的人影实在太过显眼。

他穿着一条泳衣,正在最中间的泳道里劈开水面。

湿漉漉的水流顺着他的后面,一路滚下,重新跌入水面。

冷奕瑶忍不住眯了眯眼,第一次发现,赫默的皮肤,在这样的光线下,几乎荡漾出一片波光。

那是一种比小麦色还要稍稍淡一点的肤色,粼粼的水面,将他整个人修饰得更加颀长……。

他的头发已经全部打湿,在水面上忽隐忽现,并没有带任何泳具,像是随意自由地休闲,就想弗雷说的一样,游泳的确适合他舒展四肢。

站在冷奕瑶身旁的陆琛脚步一顿,几乎有点咬牙切齿地看向弗雷。所以,连通报都不需要,直接带他们过来找元帅,是为了让冷奕瑶看到这一幕?

他承认,赫默的确有傲人的资本,但是,这种全身上下,只有一条泳衣的模样,真的适合让冷奕瑶一个十七岁的女子这样近距离观摩?

“谁?”慵懒的声音忽然传到耳边。显然,向来独占整个游泳馆的赫默已经发现有了访客。正好游完一个来回,此刻,他双手一仰,背后靠在泳池边,懒懒地向这边望来。大约是游的时间有点久,说话间,竟少有的带出一分喘息的味道。

听在耳边……。

啧啧啧……身为神助攻的弗雷不得不叹息,自家主子,怕是有意的吧。

毕竟,这点运动量,在元帅这里,算得上什么。

“你这么冷的天游泳,不怕受凉?”冷奕瑶看了一眼泳池,并不是恒温,怕是和室外温度并无太大差别。这人身体是不是有点好得过度?

赫默听到她的声音,将盖在头上的浴巾微微向后一拉,露出整张五官深邃的脸,朝她轻轻一笑,下一刻,勾了勾手指:“要不要,下来试试?”

冷奕瑶眉间微微一蹙,她见过赫默许多面貌,矜冷高贵的、傲然冷漠的、戏谑霸道的,可眼下这幅慵懒撩拨的模样……。

感觉心跳不自觉的有点加速。

一直待在旁边没有出声的陆琛,忽然上前一步,挡住了冷奕瑶的视线。她还没说话,却见陆琛已经低低笑开:“元帅这么好的体质,怕是咱们帝国的专业运动员都无法匹敌。冷奕瑶还只是高中生,哪里能和你相比。”

这话,说的就很以退为进了。重点不是称赞赫默的身材、体质好,而是点名“冷奕瑶只是个高中生”!

在高中生面前,这样秀身材,连一点道德底线都不顾了吗?

赫默听到他这话,慢慢地扬起眉,飘忽一笑。自家的烂摊子都收拾不了了,竟然还好意思跑到他府邸来叫嚣?谁给他的底气?

“体质好,总归是优点,总比连在自己房间都会被人打穿胳膊来的好。你说,是不是,大皇子?”浴巾往后一掀,赫默的人鱼线在水面那里若影若现,整个人悠然一笑,就有一种难言的魔魅。

弗雷在一旁简直看得是叹为观止!

他还从来没看过元帅这么帅炸的一面!

这般好身材,平时都整整齐齐地扣在戎装之下,眼下,在玻璃房和水光的双重效果下,简直杀伤力爆表!

他下意识地就往冷奕瑶面上去看,简直恨不得立刻就清场,直接拉着这个莫名其妙的大皇子立刻闪人!

冷奕瑶呢?

她盯着赫默那胸痛,视线顺着他的肌肉纹理,一路蜿蜒,最终落在那处人鱼线上,再下面,再下面已经被水面挡住了……。

忽然有点明白,那天他窥视她泡温泉的感觉了。

那是一种,分明被蛊惑的节奏。像是整个人的身心都被对方牵着走。

只是,这大清早的,他在这么冷的池子里呆着,当真一点都不冷?

她往前一步,伸手轻轻碰了碰水面,脸上一愣,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怎么了?”陆琛和赫默同时发现她的反应,几乎异口同声地问出口。

冷奕瑶摇了摇头,心想,虽然看上去很不错,但以她现在的体质下去,估计要不了两分钟,就彻底冻僵了。还是等着夏天天气好的时候再试试……

不过……。“其实,我不是特别喜欢游泳。”她抬头,一脸耿直地看向赫默,满脸诚挚,丝毫没有说谎的迹象。

赫默的脸色,及不可见的微微一黑。陆琛的脸上,却瞬间阳光灿烂。

冷奕瑶却像是一点都没注意到一样,耸了耸肩:“是真的,圣德高中体育课的时候,我最烦的就是游泳。”

嗯,因为,对于游泳,实在存在阴影……。

弗雷愕然地发现,自家元帅今天的好心情,大概从现在这一秒开始就终结了。谁知,冷奕瑶还没说完。

“但是……。”冷奕瑶低头,又看了一眼赫默,白色的浴巾堪堪搭在身后,露出他湿润的头发,和一双越发幽深的双眼,忍不住轻轻一笑:“我可以看着你游。”

面对这般的极致美景,如果她还能无动于衷,那就真的是四大皆空了。

冷奕瑶唇角勾起一道包含深意的弧度,轻轻地睨他一眼。

明明距离有些远,赫默却觉得,这一刻自己浑身一酥。

分明是他准备诱惑她来着,怎么不管短短两句话的功夫,竟然立场对调了?

“咳咳——咳咳咳——”

一边站着的陆琛忽然咳嗽起来,似乎整个人都有点风中凌乱。大抵,他没想过,冷奕瑶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毕竟,在他面前,她向来是高深莫测,性格偏冷。什么时候,她和元帅之间,已经熟悉到这样的程度。还是说,他们的之间,他已经插不进去了?

“是不是伤口疼?”冷奕瑶看了一眼咳嗽得脸色都微微发白的陆琛,忍不住抿了抿唇。毕竟,穿甲弹不是闹着玩的。陆琛这次真的是用命在博一线机遇。如果左臂复原的不好,留下后遗症都有可能。

“咳咳——还,还好。”陆琛喘气得更厉害了,似乎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眼角都微微有点颤抖。

“去那边坐一下吧。”她随手一指,离着泳池不远处,有一排躺椅,显然正适合休息。

陆琛并没有迟疑,微微护住伤口,慢慢朝那走去。

她回身看了一眼弗雷:“有没有热水?帮他倒一杯。”

弗雷心想,这人还装病装上瘾了?子弹都挨了,碰到元帅杠不住了,就用哀兵策略?

“稍等。”他朝着游泳馆的水吧台走去,虽然泳池并不是二十四小时恒温,但这里的吧台却保持着常年热水供应。

冷奕瑶瞥了一眼赫默,刚准备说话,却见对方豁然双手一撑!

“哗啦啦”——

他身上的水珠急速地掉入水面,那极致蛊惑的人鱼线也在下一刻,彻底暴露在空气中,除了一条泳衣,果然什么都不剩。

雪白的瓷砖,映着他的皮肤,耀眼得几乎灼目。

冷奕瑶站在眼底,眼睁睁地看着他就这么一步、一步、缓缓朝自己走来。那一刻,只觉得空气中,都是行走的荷尔蒙!

“我背后有点湿,帮我擦一下?”他像是没有注意到冷奕瑶的表情变化,随手将手里的浴巾递给她。随即,转身,将他背后展露在她面前!

冷奕瑶的呼吸,微微一顿,目光不受控制地顺着他的脊椎一路向下……。

黑色的发丝熨帖在那,水珠顺着他的背后,一串串地滑落。然后,落入他漆黑的泳裤里,消失不见……。

两条腿,修长到逆天,就这么分开站立在那,偏偏还比她高了一个头。

她下意识地捏了捏手中的浴巾,已经微微有点湿透,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总觉得手心的温度被这浴巾染得有点高。

弗雷刚装好一杯水,准备走过来,就看到陆琛大皇子面色铁青地瞪着元帅,下一刻,看到冷奕瑶竟然真的伸手帮他擦了一下后背,惊得整个人的表情都呆了!

元帅!元帅竟然真的色诱成功了!

冷奕瑶的手下力度挺轻,赫默分明感觉到浴巾在自己的背后滑过,一丝丝的水汽被擦干摸净,却不知道为什么,背后随着那轻飘飘的触感,竟是越来越湿滑,总觉得四肢都开始微微发痒。

刚开始还能听到陆琛死命的咳嗽声,到后来,却是一丁点声响都没有了。

他原本还觉得挺不错,可随着冷奕瑶的动作,越到后面,越觉得浑身燥热难耐。

虽然只穿泳裤,的确很显身材,但,这薄薄的一条,也的确遮无可遮。

他低头看了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再这么下去,怕是自己要自食其果。

下一刻,豁然转身,在冷奕瑶挑眉的表情中,接过她手中的浴巾,直接披在身上,顺便盖上了某处位置,一脸风轻云淡:“差不多了。”

再擦下去,就不是他色诱她,而是要轮到他把持不住了……

冷奕瑶哼笑一声,撇过脸,当看出任何异常。

一大清早,被秀了一脸狗粮。

这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弗雷看了一眼陆琛那张堪比阎王的脸,低头,差点没有笑破音。让你自找苦吃!

却听自家元帅,丝毫不肯放松,步步紧逼,一脸男主人的优雅从容,侧头朝着陆琛淡淡一笑:“要不要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个早饭?”

说到“我们”两个字的时候,尤其顿了一秒,意味悠长……

弗雷由衷惊叹:论起“杀人不见血”,自家元帅绝对是一把好手!

墙都不扶,就服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