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一言不合/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室的内斗如今处于风口浪尖上,加上陆琛的可以引导,媒体记者几乎两个眼珠子都盯着这件事上。陆韫大公谋害皇位继承人的证据确凿,加上当初引发皇室机场的火灾,活活烧死陆琛的外公,事情一揭露,基本上立刻引起轩然大波!

那可是身份仅次于皇帝陛下的大公!在皇子继位之前,碰上对方,也要恭敬有礼,偏偏人心不足蛇吞象,竟然晚节不保!

陆琛说的话没错,按照皇室法纪,谋害顺位继承者——死!

对方即便身为大公又如何,皇室倾轧,这本就是最无情的斗争。

警戒自然不可能替皇室行刑,陆韫大公被宗室直接圈禁起来,定于月底行刑!

帝都历史悠久,皇室内部行刑,却甚少公开。一是避免影响皇室形象,另一个嘛,自然是死后的尸身太过难看,不易曝光。

侍卫长将宗室选定的四种刑法送到了陆琛面前,陆琛提了一支笔,冷冷地看着,随即,在“立枷”上划了一个圈。

这种刑罚看起来并不残忍,但实际上却像是钝刀割肉。立枷便是一个立起来的笼子,不仅让人身体直立在木笼子里,而且在木笼子上做一个木枷卡在对方脖子上。人脚下则垫砖,砖头能决定人的脖子部分或全部承担身体的重量,那种痛苦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一丝一丝、慢条斯理地令人感觉到绝望和恐惧。当行刑者抽去砖头,数目达到一定时,人便完全卡死在立枷中。

侍卫长呼吸微微一顿,躬身正准备出去,却听陆琛静静地抬头,看了一眼远方,声音飘忽地传来:“告诉行刑的人,不要在帝都行刑,送去温暖的沙漠,让我大伯好好晒晒太阳。”

侍卫长脚下一僵,随即低头,领命离开。

立枷本就是将人的精神底线踩在脚下,随时可能让人发疯。殿下又这般吩咐,便是要在这基础上,还加上暴晒,沙漠的白天,没有水,怕是等人死的时候,已经成了一具尸干。

刑法,本就是一种震慑,更何况,陆韫大公的子女众多,难免会惹出祸端。只是,这般惨烈的死法,在皇室内部,怕也会引起动荡。他张了张口,原本想说什么,却见陆琛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上面了,仰着头,静静地看着天上。良久,一架飞机掠过,他眼底闪过一抹伤痛,侍卫长到了嘴边的话,倏然便梗住了,因为,他忽然想起殿下在皇家机场看到那火势滔天时的绝望,那撕心裂肺的呼喊似乎还在耳边回荡。

这世上,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如果不是野心害人,怎么会落得如此结果。

陆琛寝宫的门被侍卫长打开又阖上,他知道,哪怕让陆韫大公绳之于法,但殿下并不开心,因为,那位陆衝大公,也就是殿下的三皇叔,这次躲过一劫。

眼看着所有的证据,明面上都指向陆韫大公,陆衝大公最多不过是在皇室假面舞会上,陪着一道指正了皇帝陛下当年有杀害“四皇子”的事实,名声虽然受损,却并没有证据证明他也参与了谋杀。

关键是,陆衝大公比他兄长要精明得太多,他并没有一味地开脱解释,相反,直接自请离开帝都,并严明,非皇帝召见,绝不入京,永生留守属地,以此谢罪。

知道内情的人,其实都明白,如果说陆韫大公是头横冲直撞的野牛,陆衝大公才是真正要人性命的毒蛇!分明已经看到了他在背后搅动风云,却苦于没有证据,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以退为进。

如今,皇帝陛下病情毫无起伏,陆琛在皇室虽然已经站稳脚跟,却没法毫不顾全大局,包括宗室那边也苦苦规劝,这个时候,少动杀机、休养生息才是上上之选。

陆琛漠然地看着皇宫里的金碧辉煌,冷冷一笑。

“啪”——一声脆响,他随手挥倒桌上的玉瓶,站在门口的皇家侍卫背后一凉,却无人敢去打扰。

这一天,截止下午的时候,皇室发言人便已经将发言稿准备完毕。

无数的电视媒体几乎同时现场直播了这一场发布会。

冷奕瑶在元帅府悠闲地吃着水果,看了一眼电视上的热热闹闹。这一出闹剧上了电视,恍若一部精彩的连续剧。分明是一出好戏已经落幕,如今找出各种理由忽悠外人,但眼看皇室发言人一脸刚正不阿,警局的人满脸义正言辞,她忍不住摇了摇头。

唇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淡得很,就像是天边的流云,转瞬即逝。

可坐在她身侧的赫默,却这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将手中的樱桃递到她的唇边,一副投食的模样,一脸理所当然。

冷奕瑶低头看了一眼,抵在自己唇边的手指。这人,如今是越发不肯按耐了。以前倒还肯顾忌点场面,现在呢,但凡没有人的时候,随时随地地亲近,偏还一副理当如此的模样,吃还是不吃,这是个问题。

“怎么?不喜欢?”他看了一眼自己手心的樱桃,从国外刚刚空运过来,立刻就送到元帅府,不曾半点耽搁,怕是比皇宫进贡的樱桃都要大上一圈。

冷奕瑶知道这人是嫌弃她一开电视,看到皇室的新闻就不肯换台,特意逗她,她也懒得计较,一口咬住樱桃梗,直接含在嘴里。

赫默眼神一深,指尖微微一动,趁她还没有后仰,食指轻轻点在她红唇上,几不可见地转了半圈。那温热的湿气黏在他指尖,他眼底的神色微微一暗,见冷奕瑶斜眼睨他,慢慢收拾起脸上的表情,一副庄重严肃的模样,“你刚刚为什么这么笑?”

冷奕瑶和他其实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这个点,还没有开始晚餐,她不过随意吃点水果打发时间,没曾想正好开了电视,放到皇室新闻,便看了两眼,谁曾想,这人倒还挺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相较于最初见面时的高冷,这人如今动不动就想动手的姿态,实在让她有点无奈。她下意识地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简直认识了一个假的元帅。

眼见某人的目光盯着自己的嘴唇,越发的肆无忌惮,她无奈地两眼望天。“我笑,陆琛到底还是不够狠。”

“亲手处置了自己的大伯,还不够狠?”皇家刑法往上数着,几百年都没碰过“立枷”这样的刑法了。更何况,还是光天白日,送去沙漠行刑。陆琛完全就是不想他大伯一下子就死,而是把他吊在死亡的边缘,一点一点地熬干对方的骨血,让人精神崩溃,残酷冷厉。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从来都是一个道理。如果他反应再迟钝点,怕是现在,他的那两位大伯早就送他去见祖宗,连个替他收尸的人都没有。”冷奕瑶冷哼一声,压根不觉得那刑法有什么过分。输了就该落到这般的下场,否则,人人都能窥视王座,陆琛死个八百回都不够。

“那如果换做你呢?你会怎么做?”赫默其实觉得这个问题,她不一定会回答。因为,这个问题本身就很无聊。她不是陆琛,她不会落于那样的下风,被两个叔伯齐齐压到悬崖峭壁间,才能绝地反击。说句难听话,这一次,如果没有她,陆琛也不一定能渡过这一劫。

“换做我?”冷奕瑶悠悠然然地将那颗赫默喂食的樱桃了两下,甜甜的汁水在唇齿间流动,良久,吐出一颗樱桃核,侧头,对着他,微微一笑,眼底却带着明晃晃的笃定与决断:“我不会放虎归山。”

两位大公比较下来,陆衝大公才是真正让人忌惮的一个。如今,退避帝都,不过是因为时局所限,面子上伤了声誉,不得不退避三尺。可谁知道,他那句“非皇帝召见,绝不入京”有效期是多少。她这辈子,早就学会一个道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与其留着一个祸患,适时在背后盯着自己,如坐针毡,不如一掀到底、杀伐决断!

大约是被冷奕瑶眼底的杀气惊了一下,赫默的眼神微微一闪,良久,却是轻轻一笑,“他不是你,更何况,他现在自顾不暇,哪有你的手腕。”

冷奕瑶挑眉,却见他极为自然地接过遥控器,看似随意地直接关了电视。

赫默承认,他不喜欢那个陆琛再占据她的视线。

冷奕瑶知道他想什么,也不多说,只是低头,将最后一颗樱桃也喂入自己口中。

的确,如他所说,现在是皇帝还活着,陆琛的三皇叔没有了强援,四皇子的“故事”没人敢再提,陆琛连皇位都没坐上,哪来的底气对付一介大公?陆衝大公可不像他大哥,证据确凿,别人明面上,最多就是觊觎皇位。这在皇室兄弟之间,不过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历来哪个朝代没有过。

她笑了笑,随手翻了一下茶几上的地图。陆琛大伯的属地,现在被陆琛亲自接手,矿藏丰富不说,关键是实权收到手中。对于他这么一个一直靠着皇帝的亲信喜爱而在皇室中站稳脚跟的储君而言,这是一个真正的开始。只可惜,他这位三皇叔的属地也不赖,哪怕是永不入京,就算是过去属地,当个土皇帝,也绰绰有余。

不出意外,陆琛的这个皇位现在算是保住了。想想当初,那个一脸趾高气扬的小子,如今,竟已经板上钉钉的皇帝,因缘际会,这东西真的说不清。

所以,她是不是可以考虑,找对方讨回三个要求了?嗯,当初只是个没有实权的骄纵皇子,现在却是唯一的储君,两相比较下来,如今的三个要求,分量可是比当初重多了!

她一手扶着下颚,一边听到赫默低低的笑声,像是在故意撩拨她心弦一样:“明天周五,要不要出去转转?”

转转?

冷奕瑶自我反省了一下,最近待在元帅府,吃香喝辣,似乎过得太惬意了,连日子都要忘到脑后去了。这么快,就过了将近两个星期。再不出去活动活动身子骨,前段时间积累下来的体能,怕是很快就要废了。

“出去。”她站起来,一脸意味悠长,垂头,看了赫默一眼,眸内闪过一丝狡猾:“好久没去军校了,也该去露个面了。”

自从某人不打招呼,直接放下架子,跑到军校去“视察”之后,全军校的人怕是都默认她和他存在着某种不可言说的关系。算一算,她当初的计划明明不是这样,这个男人,偏偏要来坏她的事。当初,陆琛“胁迫”她来帝都的时候,她发“求救”短信的时候,不好端端的“见死不救”吗?现在,连看一眼新闻都弄得一屋子的低气压,呵呵……。

又看了一眼对方手指,上面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刚刚沾了樱桃上的水渍,还是扣在她唇边留下的痕迹。总归,这个男人,越来越喜欢犯规。

十七岁的少女,这也下得了手。

她眯了眯眼,决定在某人更“厚颜无耻”之前,还是先恢复自己的正常作息。其他都是假的,自己的身手彻底恢复才是真的。管他什么皇室纷争,还是内忧外乱,总归自己过自己的小日子才是上上之选。

“也好。”赫默像是猜到她在想什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指尖,在她的注视下,竟然直接将食指轻轻抵在自己的唇边。

眼见冷奕瑶的目光定在他指尖,他似乎若有所感,竟然伸出舌尖,轻轻地印了上去。

英俊高傲的容颜,侧首看来的专注目光,似乎他吻的并不是自己的指尖,而是她身上的某一处。

四周的空气都被这人瞬间躁起来,那副模样,哪有本分“禁欲”可言!

分明是撩骚到爆!

冷奕瑶张了张嘴,很想把站在门口,一脸通红的弗雷叫进来。

从来不接近女性,从来和异性保持距离?

到底是哪只鬼在外面瞎吹!

帝国上下,所有人的眼睛都被浆糊黏住了吗!

这人,这人分明是一言不合,就开撩!

------题外话------

甜爆你们,酥炸你们少女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