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理所当然/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是赫默亲自送冷奕瑶去的军校。反正,当着全校的面,光明正大地和冷奕瑶在学校里都绕过弯了,送个上学什么的,冷奕瑶觉得,完全无所谓。而且,就算她拒绝,有用吗?这人最近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简直像是吃了催化剂一样,撩起人来,眨个眼都能上分。她深怕赫默面对她的拒绝,直接用怀疑的嘴脸说她是“欲拒还迎”,所以,干脆,他要开车就开吧。

天气随着时节的变化,是越来越冷了。哪怕是坐落在山涧附近的军校,一路开车过来,许多树木也已经是光秃秃的了。赫默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手转着方向盘,一边随意地聊起:“你们圣德是不是马上要办运动会了。”

这他也知道!

冷奕瑶打了个呵欠,对于这段时间天天睡到自然醒的堕落,毫无悔过之心。一边揉了揉眼角,让自己清醒点,一边朝着赫默的方向瞥了两眼。还别说,认真的男人果然很养眼。开个车,都能这么赏心悦目,难得。“快了,也就一周左右的时间。”

“你准备参加什么项目?”赫默看过她档案,她向来不喜欢参加集体活动,不过按照特级班的人数来看,如果不想开天窗,每个学生头上都至少要分派点任务。

“重剑吧。”冷奕瑶寻思了一下,之前的确没怎么想,现在看看,长跑、短跑什么的都没有什么意思,跑步谁不会。重剑是她课外活动,除了钢琴,也就选了这一门,何必浪费。

“到时候,记得叫我。”赫默听到她说重剑,眼底闪过一抹笑意,侧头,朝她轻轻一笑,眼底流光一闪。

冷奕瑶心说,开个车还不忘记放电,有点过火了啊。随即,大清早稍显迟钝的脑子才反应过来。

靠!该不会是误会了吧。她不是因为他手把手教她的重剑,才选这个项目,而是因为方便,练习起来又不需要另外耽误她休息时间。

不过,眼看着某人那双幽深的眼睛在阳光下映出一份夺人的光泽,她选择,还是吞下这份误会为妙。

堂堂军界第一人,跑到一个高中来参观校级运动会,她怎么想都觉得那画面太奇妙。

就在她脑补一个星期后的画面的时候,车子已经抵达军校门口。作为军事密闭式教育的院校,这里平时都是大门紧闭,赫默随意地按了一下喇叭,“滴滴——”

警卫室的人一脸惊愕,刚想出来呵斥,结果,一见坐在驾驶室的元帅大人,整个人傻了。

赫默皱了皱眉,见那小战士一脸呆滞的模样,忍不住问了一句:“我们迟到了?”

小战士下意识地低头寻找自己的手表,良久,摇了摇头,“没,没……”妈妈,我是不是玄幻了,为什么看到元帅给人当驾驶员……

“那……。”赫默抿了抿唇,估计这小战士的接受能力有点特殊,鉴于身边某位冷小姐笑得一脸祸水样,他强自用最心平气和的声音道:“还不开门吗?”

开!开开开!炸弹在脚边炸开也要开!

小战士一脸充血的表情,像是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给帝国赫赫第一将领吃了个闭门羹,整个人都同手同脚地朝着大门开关处走去。

冷奕瑶摇头叹息地望着那小战士,估计是从来没想过,哪个军校的学生能有殊荣,得到元帅的鞍前马后……。

嗯,鞍前马后,这个词用在这里恰不恰当啊……。

就在她低头,蜜汁沉浸于自己的思绪当中时,额头忽然被人一点。

温暖的触觉让她整个人稍稍回神,她抬头,看向眼前不知不觉,距离拉近,近到可以看到对方那浓密睫毛。“怎么了?”她开口,下意识问道。

“好像有人在等你。”赫默微微抬了抬下颚,向西北角的方向示意。

冷奕瑶狐疑,抬头一看。原来,大门早已打开,一个人直直地立在不远处的位置,就这么盯着她和赫默,似乎若有所思。

嘶——

那神色,和她上次在看花灯节的表情如出一辙!

她有时候,很想剖开这个人的脑袋看看,他的脑回路究竟是这么长的。这人好好的早操不去,直挺挺地杠在车子面前,有事?

“同班同学?”赫默低头,轻轻往前又靠近了一点,这一次,近到两个人的鼻息都交错而过。

冷奕瑶正狐疑,却听到身下“咯噔”一声——

原来,他在帮她解安全带。

“嗯。”她应了一声,鼻音有点懒洋洋。天天在元帅府见面的日子长了,赫默知道,这是她还没有完全清醒时的声音。冷奕瑶有起床气,不过,一般人发现不了。

“好好上学。”他轻轻一笑,感觉整个人像是被小猫用爪子挠了一下。

冷奕瑶晕乎乎的脑子这个时候终于有点清醒过来,心里差点来了句“我擦”!这句“好好上学”的叮嘱,怎么听都像是饱含威胁……。

而从头到尾,金斯?坎普竟然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俩,神色莫名!

接到警卫室通知,急匆匆从教学楼赶过来的教官们,一看这情景,心里简直要爆粗口了!

mlgb!这,这金斯?坎普不会是脑袋被什么给撞了吧,明晃晃地站在门口看人秀恩爱!关键是,他看的是军界大佬的女人啊!

赫默感觉到冲过来的军官越来越多,微微皱了皱眉,到底没有再强留冷奕瑶在车上,亲自下车为她开了门,才回头看了一眼众人。没什么表情,只是静静地看着冷奕瑶朝着金斯?坎普走去。

当着元帅的面,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

一种教官简直感觉,自己的脑子被一万头草泥马横冲直撞!

不不不,这才是大佬,真正的大佬!

冷奕瑶没回头,都能感觉到教官们炯炯有神的眼光,不过,自她认识金斯?坎普以来,这人除了比较直来直往之外,很少会出什么漏子,今天忽然挡在这,应该是找她有事。她随意朝赫默摆了摆手:“你走吧。”

啧!

翻脸无情,用完就走。

赫默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闪过这八个大字。

多看了一直表情凝固的金斯?坎普一眼,微微一笑,上车,发动,直接走人。

冷奕瑶这种人,说句好听,叫桀骜不驯、目光清冷,说句大白话,就叫没心没肺。他天天和她住在一个府邸里,抬头不见低头见,也没见她有什么太大情绪波动,这么个军校的同届生,就更不可能产生什么影响了。再说,帝国的军火库,金斯集团的名声由来,可是有着莫大的渊源……。

赫默唇角的笑意淡淡闪过……

可军校这边一众的教官,就没有赫默这么好的心理承受能力了。

特别是混合班的教官,他张了张嘴,咱不说,自己头一次看到元帅竟然肯为别人亲自开车,光是金斯?坎普和冷奕瑶站在一起,漫步离开的背影,就已经让他够天崩地裂的了!

这,这位大少不会是准备撬元帅的墙角吧!

背后,每个人都在表演着变脸。冷奕瑶和金斯?坎普身为视线关注的焦点,反倒是一点都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皇室那边的事情彻底解决了?”还是金斯?坎普先开的口,问的,却是风马牛不相干的事情。

“算是吧。”除了漏掉了背后真正的主谋,那位陆琛的三皇叔,其他,都挺顺利的。当然,就结果而言,陆琛的皇位已经毫无阻碍,这算是美好结局了。

金斯?坎普低头,应了一声,听不出情绪,倒是脸上一脸游离的表情,似乎在犹豫什么。良久,深深吐出一口气,“我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

“你说。”冷奕瑶心想,这人忽然变得这么礼貌,她还真的有点不适应。

“我想邀请你去我家坐坐。”他一气呵成,竟然真的倒豆子一样的直接说了。

“?”

冷奕瑶差点回他一脸黑人脸问号!

什么鬼?刚从元帅府出来,就要去帝*火库?

“你别误会。”金斯?坎普眨了眨眼,像是反应过来,自己这话听着有点不对劲,赶紧弥补:“我就是想让你看看我家弹药库。”

嗯,身为平民,头顶上顶着“帝*火库”的名字不算,自己家里还真的建了一座“弹药库”!

很好,很强大。

冷奕瑶抬头望天,最近,这一个个的,都在作妖啊。

“我对弹药没兴趣。”她直言不讳。上次和赫默一起试枪,是因为那把狙击枪确实够靓,加上,她当初决定要抱上军界的大腿,才会漏点身手,现在呢?凭什么要去参观别人家的弹药库啊。她可记得,她第一次见面,就把眼前的人直接打进医疗室的。

金斯?坎普像是并不介意她的拒绝,相反,神色很宁静,语调毫无起伏:“你会去的。”

嗯?

这一脸笃定的样子,是什么鬼?

冷奕瑶眼睁睁地看着金斯?坎普落下这句话,就悠悠然地转头走了,留她一个人站在食堂旁边,和大清早特意跑来为她做饭的胖主厨面面相觑。

什么鬼?

冷奕瑶怀疑,一段时间不见,金斯?坎普脑子出了问题,谁知道,越到后面,越离奇。

这人竟然下午训练课上,跑到她身边,和她一起练习!

全军校的人都知道,冷奕瑶不参加集体练习,最开始是早操、晚操,后来,干脆下午的训练课也不服从“集体原则”。不过,鉴于她在军校的彪悍作风,顺带背后站了个不可触及的大神,教官们谁也没傻到非要把她拎到操场上强制集体训练。

好不容易,今天某人出现在操场上,没有单练,却被金斯?坎普粘住,拉到其他角落处,独自训练去了。

这小子,莫不是傻了吧。早上分明眼睁睁地看着元帅亲自开车送冷奕瑶来军校,这主权,宣誓得简直不能再明白透彻了,今天他是非要杠上了?

教官惊愕地看着冷奕瑶和金斯?坎普身上背着负重包裹,离开操场的身影,除了心惊胆战,没有其他感觉。

“你到底想干嘛?”被金斯?坎普拉到人迹罕至的角落,冷奕瑶挑眉,终于问出口。总不会,真的平白无故邀请她到府上坐坐吧。

“皇室假面舞会那天,我也在现场。”金斯?坎普抬头看她一眼,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嗯。所以呢?”她觉得皇室的事情应该和眼前的情况没什么关联吧。

“陆琛能夺下皇位,你应该帮了不少。”明眼人,谁都能看得出,陆琛和他两位叔伯比起来,无论是资历还是在皇室里的人脉都毫无优势,再加上皇帝病种,简直是完全处于弱势。就这样,短短的时间内,却打了这么漂亮的翻身仗,总归是有点非常规的原因。而这个原因,现在就站在他面前。

他面上一片冷凝,良久,抬头,眼底恢复了平日的风平浪静:“我想和你谈一笔交易。”

一笔交易?

冷奕瑶的唇边,微微翘起,慢慢勾出一个葳蕤的笑容。

所以,酝酿了这么久,他其实是有备而来。

“这笔交易和去你家之间,有什么关系?”她并不诧异金斯?坎普能猜出陆琛的事情有她插手。毕竟,对方是亲眼看过陆琛来送她皇室假面舞会请帖的。只是,她没料到,这人竟然会想和她谈交易。

在外人看来,她身为全帝国第一位拥有继承权的女子又如何,不过是商人之女。最最令人关注的,还是她身后站着的那位赫默吧。

可是,今天早上,面对赫默的时候,这人眼睛眨都不眨,只盯着她一个人。

所以,他要谈的交易,完全是冲着她而来?

她将手中的负重包裹掂了掂,差不多二十斤的重量,对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十七岁少女,自然是无法承受之重,但对于已经开始逐渐恢复体能的她来说,这就跟小孩子买糖似的,理所当然。

“你只要来我家,就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了。”金斯?坎普笑了笑,一脸笃定。

面对帝*火界的黄金继承人提出这样的要求,冷奕瑶拍了拍双手,像是拂去莫须有的灰尘,抬头,朝他微微一笑:“强行卖关子,如果结果不让我满意,你可是要付出代价的,知道吗?”

“包你满意。”他垂眼,唇角泛起一抹轻松的笑意。他明白,她这已是默许同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