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要失望/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还早,跑两圈?”见她答应,金斯?坎普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下午的训练课才刚开始,没道理浪费时间。

“行啊。”她懒洋洋地笑了笑,“负重跑,三千米?”

“可以。绕着后山,先来一趟。”整个军校后面的山丘,有专门训练长跑用的道儿,不过,怪石林立,是真正的“障碍”跑道,海拔还忽高忽低,体质差的人,根本坚持不下去。

冷奕瑶背上那二十来斤的背包,唇角微微一挑。知道这人压根是在探她的实力,她却也不恼。

虽然进军校的时间并不算太久,但她的体能训练基本上保持在很稳定的状态,速度虽然并不能和当初比,好歹是一点一点地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虽然还没达到自己的预期,不过,这三千米,她还没看在眼里。

“预备!”他亦和她一样,背起训练用的负重包裹,不过,看体积,应该是比她的还要大上一倍。原本大家都是统一的型号,不过看情形,他今天是有所准备。

她和他一起站在一条线上,微微沉下身子,呼吸慢慢静下去。

他们的姿势,都十分随意,并不是那种长期锻炼下形成的统一姿势,但是,他们眼底,似乎同样含着光!恍若冰原上,那孤狼一样的冷光!

“跑!”金斯?坎普一个字刚刚出口,两个声音同时如离弦的箭一样,残影一闪,人便已经瞬间消失在眼前!

刚起步是绝对的轻松,两个人几乎并排而行。没有其他军官的眼光,没有打量探究的注释,冷风迎面扑来,分明是负重在身,却觉得极其自由。

金斯?坎普眼见冷奕瑶用一种极为轻松匀速的脚步快速向前,当碎石踩在脚下的时候,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她却并没有任何不适。

分明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姐,竟然这么快就适应了军校的一切。

她的头发在空中飘扬,距离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已经长长了不少。他恍惚想起,这个年纪,正好也是长个子的年龄,好像,她也确实高了点。

“一心二用,你确定,你这样下去不会被我抛到天边去?”调侃悠扬的声音堪堪落下,她一个巧妙的快步,直接越过他身前,立刻领先。

金斯?坎普眨了眨眼,心想,自己难道刚刚疯魔了,跑步还能分心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于是,紧闭双唇,脚下加速。

这是一场无声的较量。

与第一天,在混合班的教室里,两人拳拳到肉的那种刺激感不同,这一场跑步,分明要平静得多,跑步、跑步、一直朝着终点、始终前行,没有一丁点花样、招式可言,可是,当诡异的怪石、枯木挡住路线时,跳跃、狂奔、追赶,在静谧中,那种爆发力越发变得令人心惊动魄。

金斯?坎普眼睁睁地看着冷奕瑶在最后一段五百米的时候开始发力。

冲刺!

毫无限制的冲刺!

像是从那瘦弱纤细的骨子里忽然爆发出震人心魄的力量!

她的脚步很稳,却快到离谱。每一次呼吸变得节奏更加的快,快到让人觉得自己根本更不上她的节奏。

那些“障碍物”似乎在她眼底都如履平地一般,分明应该越来越沉重的步伐,却被她用一种堪称闲适的态度打破。

金斯?坎普面色微微一凝,再顾不上其他,飞速地跟着加快脚步,比往常的冲刺时间提早了许多。

那种追赶、那种狂奔、那种大汗淋漓的畅意!

当两人同时抵达重点的时候,谁都没有说话,只是慢走两步,缓缓地卸下背后的负重包裹,笑得一脸轻松。

抬头,是当空的太阳,阳光恣意,洒在身上,暖意洋洋。

三千米负重障碍跑,连十五分钟都没有用上。这在常人看来,简直无法现象。当然,在金斯?坎普的心里,冷奕瑶今天的举动,完全证明了他的想象。

这个女人,很强!

不是那种依仗他人的强!

而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狠厉!

分明在第一次对峙的时候,她的体能完全就是短板缺陷,只能被动选择速战速决。可现在呢?距离她入校才多久,竟然能毫不含糊地直接把负重三千米障碍跑跑出这样的成绩。

她的体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逐渐提升。他甚至,隐约可以感觉到,这还远远不是重点,她的能力,比她表现出来的,要更出人意料。

“以你现在的体能,难怪你今天下午……。”金斯?坎普顿了一下,仰面,晒着太阳,微微一笑,英俊的五官上刻着了然与认同:“难怪你今天肯站在训练上,和所有人一起练习。”

她深深吐出一口气,徐徐抬头,看向那个一脸放松的人,“不是你说的,教官太精明,蒙蔽一时可以,时间太久,迟早穿帮。”

金斯?坎普一愣,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上次两个人偶然在市中心花灯节碰到的时候,自己说的话。

那个时候,自己是好意提醒,不过现在看来,怕是早在那之前,她就已经做好了打算,倒是自己画蛇添足。更何况,她分明没有用尽全力,无时无刻似乎都保留着余力。这才是让他觉得最深不可测的地方。

他摇了摇头,笑得一脸无奈。“说好了,周日到我家做客。”

既然已经确定她的实力根本不会在军校完全展现,索性找个地方,能够让她自由发挥。

“你今天话有点多。”冷奕瑶瞥他一眼,哼笑一声。

金斯?坎普眉头一皱,自出生以来,自己还是第一次被人用这种话评论。不过,想想今天的所作所为,他竟然无法反驳。

“回去吧。”冷奕瑶回忆了一下,今天金斯?坎普约她单独到偏僻处训练的时候,教官们一个个日了狗的表情,她毫不怀疑,如果长时间失踪,整个军校那边都会暴躁起来。啧!所以就说,这个赫默没事来搞什么视察!害得全校上下每个人现在眼睛都要盯在她身上。

金斯?坎普没有吭声,倒是随手将她的背包直接提起来,背在自己身后。冷奕瑶只看了一眼,倒是什么话也没说。

长跑下来,她身上出了点汗,黏黏的,的确不怎么舒服,能不背这包,当然再好不过。

等回到学校操场的时候,一干学员们看到冷奕瑶的脸色还好,一直吊起来的心脏终于微微地放松下来。

讲真,这一男一女,一个身为前校霸,一个身为现校霸,站在一起,容色耀眼,气质出众,怎么看都是配得一塌糊涂!

但,那个前提是在两个人都没有主儿的情况下!

冷奕瑶明摆着是被元帅标记上了,这个时候,金斯?坎普要是鬼迷心窍,光是想想,他们的后背都忽然发凉……

教官是所有人当众面色最平静大气的一个,可天知道,他望着冷奕瑶那明显刚运动完、还红扑扑的脸颊,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害怕知道他们刚刚做了什么“特殊”训练。

“你一个人背着两个大包,当野外行军啊。”同班的同学看了金斯?坎普一眼,实在觉得人帅果然没天理,军校这么死丑死丑的负重包裹,落在这人身上,别说是拉下颜值,简直是男人味爆表!

“随便运动了下。”金斯?坎普哼笑了一下,倒是应了声。只不过,说了就等于没说一样。

教官恨不得赶紧把这人脱到阴暗处去给他上一堂思想品德课!

军界大佬的女人啊!你也敢随随便便拉人去运动!

懂不懂什么叫瓜田李下?

懂不懂什么叫避嫌?

教官刚想开口,却见冷奕瑶忽然一个眼神飘过来,似笑非笑,别有深意。不知道为什么,教官忽然有点怂她。

“还有一个多小时才休息呢,大家不准备继续训练了?”金斯?坎普忽然扫视一圈,一脸理所当然地问了这么一句话。顿时,所有人强忍住两眼翻天的冲动。是谁下午训练课一开始,就拉着别人躲开的,也好意思来提醒他们别偷懒?

好在,如今虽然是冷奕瑶彪悍的性格让人退避三尺,但金斯?坎普前任校霸的印象足够深入人心。

大家虽然在心底挨个吐槽,却没人敢当面反驳。

眼见如此,所有人都恢复正常,开始在训练场上继续,教练自然不会没事找事,于是,这一下午,成了冷奕瑶真正开始集体训练的开端。

这一开始,简直是越发不可收拾!

“我操!我终于知道冷奕瑶为什么老避开人群训练了!这特么不是刺激人吗?她一个半路出家的军校生,竟然门门训练都跟开了挂似的!老天还长不长眼!”刺激人也不带这样暴击的啊。一个下午,所有人见识到冷奕瑶那恐怖的体能。

别的不说,当初她立下马威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她爆发力惊人,可下午可是整整四十分钟的攀高训练啊,仿真石台砌得那么高,她来来回回,竟然比别人的速度快出一倍啊。这可不是单次循环,而是四十分钟总成绩!

这代表了什么?

代表了军校的一众男军官的体力在她面前,完全是幼儿园水准啊!

你知道这有多刺激人!

所有被打击得体无完肤的军官们,一脸绝望地迈着沉重的长腿,当步入食堂,看到那个满脸憨厚的胖主厨时,什么他妈的训练都已经望到九霄云外了!

恨不得一个个抱着大白碗,排排坐地立在门口!

天,果然随着某人的回来,他们的口福也回来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平时的食堂那烧的叫什么玩意儿!

当吃下第一口鱼头豆腐的时候,前排一众南军官,差点激动地留下眼泪。

冷奕瑶简直是他们的福星!

女子班这边自然也高兴,大家和冷奕瑶又和以前一样,坐在一块吃饭,时不时地还会问问最近她的状况。她们出生一般,在帝都也没有什么耳目,自然对皇室的事情关心更少,所以并不知道冷奕瑶最近其实风头正劲。

约好了晚操去练习引体向上,几个人一脸满足地吃着晚餐,恨不得将这时间无限制地延迟下去。

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冷奕瑶这么久消失之后又突然回校,那么刚开始是“平地惊雷”,如今已是“风平浪静”!

这期间的缘由,其实很明显,或多或少来自于一个人——金斯?坎普。

她看了一眼,坐在窗边不远处的金斯?坎普,他和混合班的几个熟人坐在一起,笑得一脸恣意,毫无阴影。

去他家做客吗?

她低头轻轻一笑,说真的,她其实挺好奇,金斯这个家族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毕竟,在军界眼皮子底下,以一介军火商的身份,游移于是非之间,听说,还徜徉于各*火战场上。可以说,这个世界,哪里有战乱,哪里就有他们家族的身影。贩卖军火,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危险。

这一周,周五、周六两天,冷奕瑶都很安生,压根没有一丁点偷懒的意思。该早操就早操,该集体训练就随大流,不过,随着训练项目的范围扩大,所有人惊愕的发现,这人,全才啊!

好像压根不管是远程射击、电子爆破、徒手搏斗还是耐力比拼,就没有什么她不擅长的。

这简直是逼死人的节奏。

所以,当周六晚上她一脸清风明月似的朝寝室众人摆了摆手,所有室友除了笑得一脸僵硬,竟觉得,头顶上的大山忽然被挪开,前所未有的轻松!

金斯?坎普这个时候,已经坐在离学校大门五百米处的轿车上,司机低头,显然随时等候他吩咐。

“啪”——

零星的火苗从他指尖窜起。他点燃一根烟,偏头,微红的火光照亮了他半边的脸,深邃、从容。过了两分钟,他若有所感,忽然定定地看了一眼车窗外。

那个女子,穿着日常的军装,踩着一地月光,脸上带着招牌式悠然慵懒的笑容,一步一步地朝着他的方向走来。每一步,似乎都踩在点子上。

那一瞬,他在心底只恨不得强烈地吼出一句话。

“冷奕瑶,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