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同不同意/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在加长轿车上,冷奕瑶侧头,微微看了一眼金斯?坎普。他已经换下军服,穿了一身黑色的休闲装。与平常相比,多了几分随意,但更多的是平常被掩藏在军装之下的冰冷和邪性。

他在学校很少抽烟,可如今的姿势却让人一看就知道是老烟枪。

帝*火库,能被用这个词形容的家族,本身就代表了他背后的颜色——深沉到底!

既然是嫡系接班人,金斯?坎普脚下踩着的路,显然与别人并不相同。

“这么迟和我一起出门,元帅不会生气吗?”大约是冷奕瑶的眼神太过奇特,金斯?坎普忍不住回头看她一眼,下意识地问出这么一句话,脱口而出之后,自己也愣住了。这话怎么问得这么别扭?

“我想去哪,在我自己,谁能管得着。”冷奕瑶轻笑一声,挪开视线。果然,当身份不对等的时候,所有人下意识都会把她当做赫默的附庸。哪怕赫默本人在与她相处时,一言一行都透出绝对的尊重,但是在帝国,在外人眼中,不可避免的,她只是赫默身后微不足道的附属品而已。只不过,她现在正“受宠”罢了。

金斯?坎普说完其实就后悔了,想想他们几次遇到的场景。不管是陆琛的舞会邀请,她月下一个人漫步花灯节,还是她在皇室的所作所为,赫默从来不曾干预。这是一种信任,更是一种笃定,笃定无论她做什么,都不会脱离他的身侧。他有足够的信心,给予冷奕瑶充分的自由。

而这样的女子,的确值得。

两人忽然没有人再说一句话,前面的司机抿了抿嘴唇,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发现,竟然有人坐在少爷的身边,非但没有被少爷的气势压倒,这小小的一个人儿,威压之势浑然天成,哪怕只是撑着下颚,随意地看着窗外……

车子很平稳地疾驰着,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只见眼前的道路越来越偏,路上行人几乎没有一个。

冷奕瑶看了一眼时间,正待说话,金斯?坎普忽然勾唇,“到了。”

车子,缓缓停在一处空旷的停车场上,显然并不准备直接驶入主宅。

冷奕瑶正觉得奇怪,当车门打开,看清楚眼前的建筑的时候,饶是她见多识广,都不免愣了一下。

“欢迎……。光临。”他欠身,朝着冷奕瑶微微一笑,漆黑的夜色中,那高耸挺立的古堡像是被一团迷雾包裹住一般,从里到外散发出无言的神秘感。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帝都里有这样奇特的建筑。”冷奕瑶打量了好几眼,才缓缓平静下来。

光是看墙垣便知,这里的建筑并非近些年兴起的土木,怕是这古堡至少已经在这屹立了一个世纪以上。可它和皇宫那种传承了这么多年的历史浓重感又不同,后者是金碧辉煌、锦上添花,可前者偏偏感觉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带出一份肃杀和凌冽之意。

“呱——呱——”头顶忽然掠过一只黑色的阴影,快到连眼睛还来不及眨,它已经重新隐入树梢。

空气中,一支黑色的羽毛飘飘然地忽然滑落,最后,落到了她的手心。

她静静地盯着那羽翼,良久,奇怪地看金斯?坎普一眼:“乌鸦?”

这种动物,她还真的没在沙漠国度中见识过。

“嗯,我父亲养的。”金斯?坎普睨了一眼,倒是没有任何反应。这黑毛畜生最喜欢欺生,倒是没想到,冷奕瑶的胆子这么大。

冷奕瑶脑门上忍不住有点黑线,圈养乌鸦?

无论古今中外,因为乌鸦喜食腐肉,从来都是凶兆,他爸这么前卫,养个宠物都这么不走寻常路?

“咳咳——”冷奕瑶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弄得金斯?坎普有点尴尬,他假意咳嗽了一声,随即肃容,朝她轻轻颔首:“里面请。”

冷奕瑶随着他,终于踏入了传说中仅次于军界武器库的地方。

厚重的大门打开,里面是长长的走道,草坪因为到了冬天的缘故,并不是很茂密了,不过,湿润的气息还是比外面来得清晰。

一棵巨树立在院子正中央,几乎把所有的月色都遮得密密实实。

“这树,长得挺好。”冷奕瑶寻思了一下,怕是四个人手拉手站在一起,也才堪堪能抱住这棵古树,这得花了多少心思。

金斯?坎普顺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落在那树上的时候,目光忽明忽暗,最后,缓缓一沉,一片漆黑。

乌鸦似乎听到了什么声响,朝冷奕瑶这边望来。她才发现,不知不觉,这只乌鸦竟然也落在了这棵树上。

四周,静得诡异。和普通大宅不同,这里竟然没有一个下人或佣人来回走动。

除了金斯?坎普和她,整个大门口,竟然没有任何其他人的声音。再转头,刚刚开车的司机,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到这一刻,冷奕瑶终于确定,这个“家”处处透着古怪。

怎么办,忽然感觉有点小刺激!

望着冷奕瑶脸上跃跃欲试的表情,金斯?坎普忍不住皱了皱眉,“你……不觉得哪里不对劲吗?”

在外面赫赫有名,甚至连各国都听过大名的金斯家族,竟然住在这么阴森森、破旧的建筑里……这种事,不管放在哪儿,怕都会引起动荡。

“这么有意思的地方,难得见识,我高兴都来不及。”冷奕瑶诡异地看他一眼,再不停留,大步朝前,如果有不知情的人看到,怕还是以为她才是这里的主人。

金斯?坎普快走几步,终于领先于她,“我先带你去看看地下室。”

地下室?

应该是弹药库所在,也就是整个金斯家族最核心的地方。

冷奕瑶不知道他为什么执意要将家族机密泄露给她,不过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让她回头,是绝无可能的。

两个人于是一前一后,顺着过道,走到古堡北边的位置。

金斯?坎普伸出右手,在墙壁的边缘轻轻一按,瞬间,一块电子屏幕出现在旁边。他回头朝她轻轻点了点头,随即目光对准某个位置,视网膜数据迅速地被读取,只听“啪——”的一声巨响,地下四块砖面轰然巨响,随即,附近的石砖像是有了自主意识一般,疯狂地折叠起来,很快,一条看不见尽头的石道出现在她眼前,直通地下,漆黑诡谲。

“跟紧我。”金斯?坎普回头叮嘱了一声,随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轻轻按了一串数字,只见,当他踏上石道的那一刻起,两边的火把瞬间燃起,每个火把的间距差不多是十米,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当他们走过了这段距离之后,身后刚刚才经过的火把立刻又都全部灭了。

所以,哪怕是顺着这条地下室的入口走了许久,始终只有他们眼前的那一段是明亮透彻的,再一回头,背后已然是漆黑一片。

直到,“咯噔——”一声脆响,冷奕瑶眼睁睁地看着挡在面前的一面巨型石板墙忽然开启。

当这扇门打开之后,里面的光芒,几乎将整个地下室照得目不暇接!

哪怕是在军校的装备库里,冷奕瑶也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联排子弹,火把下,闪耀着独特的光泽,那颜色,竟然和黄金的颜色一模一样,一眼望去,只觉得眼睛都被晃得难受。

可关键并不在此,除了子弹、步枪、狙击枪、甚至连炮台、武装飞机,这里都应有尽有。

只是一个地下室,竟然藏着这么惊人储存量!

冷奕瑶顺着主干道,一直走,一直走,几乎用了小半个小时,还没有到尽头。

“这里放着的,尚不及金斯集团库存的万分之一。”从进了地下室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的金斯?坎普忽然开了口。

冷奕瑶抬头,望着她,有点诧异,他这么直截了当,当真不怕她说出去?

富人和军火商都是一个道理。当你有钱有势,只是分一杯羹的时候,并不会让人眼红,但如果你做得太成功、太过火,反而会成为别人的眼中钉,掌中刺,这也往往意味着,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眼看着就要盛极而衰了。

她回头,看向目光忽冷忽热的金斯?坎普,忽然有点明白,他找她来是什么意思了。

“如你所见,金斯集团看上去名声显赫,但骨子里,我们却一直兢兢业业。就像是走在钢丝绳上,一个不小心,便是万劫不复。”他的指尖划过那些武器弹药,就像是在和心爱的人密切互动一般,只是,他眼底的光越来越深。没有凭仗、没有靠山的集团,不会永远都这么持续下去,所有人都被这层阴影笼罩着,哪怕是他,也知道,如今的局势越发不稳。

就在这个时候,冷奕瑶插手了皇家的事,像是给他开了一扇窗!

他豁然看到了光源!

是了,除了全然投靠军界之外,他们还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他可以和冷奕瑶谈一场双赢的交易!

“你那样帮陆琛扭转劣势,应该不全然是因为私人原因吧。他许了你什么诺言?”金斯?坎普往前一步,几乎直接将冷奕瑶按到身后的装甲车上。

冰冷的触感,让两个人都浑身一震,随即,冷奕瑶抬头,看向目光灼灼的金斯?坎普,“三个许诺,只要我想,他随时要答应我三个条件。”她毫不迟疑地说出答案,眼底的兴趣越来越浓。

“才三个?”金斯?坎普嗤笑一声:“陆琛这人,果然不大气。”

“所以,你是想怎么样?”冷奕瑶定定地看着这人,说话的声音微微一轻。

“换做是我,我用整个家族的分红来换!只要金斯家族能够继续繁荣下去,你无论何时想要什么,都没有任何限制!”他一句话,掷地有声,像是早已蓄谋已久。

无论何时想要什么,都没有任何限制?

她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如果,她直接开口要整个金斯集团呢?偌大的一个帝*火库,连赫默都不曾染指,会什么偏偏会自己找上她?

“我相信,你的实力远不止现在的这些。”似乎是看清楚她眼底的含义,金斯?坎普没有任何迟疑,直接说出这一句话。“再说,说句难听话,冷家如今是看在元帅的面子上,不敢动你,但,身为女继承人,你一天没有成年,那些股权都不是你真正所有。”即便是昭告了全世界又有什么用,冷家那样的商人,如果正要动手脚,找人开车撞得冷奕瑶毫无自理能力,到时候,代理权还不就是真正的实权。她名下有再多的财产又如何,她到时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一切被人剥夺。

冷奕瑶听到他的话,徐徐地沉下眼睛。知道,他所说的每个字都不假。

“你为什么甘愿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冷奕瑶听到他这么说,第一反应并不是自傲,相反,她的眼睛微微一凉,问出的话,越发犀利。

“刚刚在院子里,那棵树你看到没?你不是刚刚问我为什么长得那么好吗?

那是因为,我们家族所有死去的人,都埋在那下面,成为了它的养料。”

冷奕瑶一颤,随即眼底难掩震惊地看向金斯?坎普。难怪乌鸦盘旋不肯离去,难怪整个古堡阴气森森……。

这个在外人看来繁荣昌盛的家族,竟是用累累白骨换来的眼前一切。而如今,未免大厦将倾,临时抓她入伙,她到底是该同意还是…。不同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