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来历不凡/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赫默的容色即便在整个帝都里,都找不到第二个人与之相比。以前,金斯?坎普曾无数次的听自己父亲提起这个人,后来,家族中人每每说到军界,也忍不住惊叹,这人大约是不世出的奇才。帝*界是宿世积累了多少的福气,才能拥有这么一位明主。再后来,他在电视上、在网络上也曾见过他,虽然赫默按照义务在履行自己的曝光度,但是,相较于其他位高权重者,他大约是最低调的一位了。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在大众视野中出现,哪怕是官方报道,都统一由最高军事办公室筹谋。唯独的例外,便是他直接来军校,只为冷奕瑶。

想起昨天上午,他亲自开车送冷奕瑶到军校的时候,看到自己等在门口,目光从容淡定的样子,再一想他刚刚说出的那句“事情都谈好了?”,金斯?坎普忍不住低头一笑。这世上,还有什么时候是对方不知道的?难怪当时他并没有拒绝自己和冷奕瑶一起离开。赫默对金斯家族的了解,远胜常人。

“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金斯?坎普低头,微微一笑。既然赫默已经猜到他找冷奕瑶是为了什么。显然,并不准备拒绝。他的态度显示他的默许。他对于冷奕瑶有自己的权势,并不反对。这对于一个男人而言,得拥有多大的胸怀与气量才能做到如此。大多数的人,恨不得将女子绑在那小小的后院里,从此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他不得不惊叹,这个男人的风度,以及对冷奕瑶的用心。

既然今晚已经和冷奕瑶达成协议,该懂的眼色,自己还是要有的。他笑笑,按照军官品级朝赫默行了一个军礼,随即,与冷奕瑶轻轻点了点头,不再待在这里当电灯泡。

冷奕瑶从头到尾,不置一词。赫默知道她今晚会去金斯家族,她毫不诧异,倒是对于这人竟然亲自等在别墅这里,有点出乎意料。“要不要进来喝杯咖啡?”

想起来,她已经有段时间没回别墅住了,如今大多的时候混在元帅府,她掏出钥匙,一脸自然地问他。

“这么晚喝咖啡,睡不着怎么办?”他一手抵在她身后的门框,声音低沉,似乎轻轻一笑。气息擦过她的颈项,竟然有股摩挲的味道。

冷奕瑶差点两眼翻天,她其实就是随意客套一句。不想喝,可以现在就走啊。

“不过,我还真的没怎么喝过你亲手磨的咖啡,看来,今天运气不错。”他没有问她,金斯?坎普之前与她一起谈了什么。聪明人,从不需要说废话。在冷奕瑶展示了操控皇室风云的手段之后,他们很多问题,只需要一个眼神,互相就能明白。只是可惜了,如今对方才十七岁,否则……。

赫默的眼神黯了黯……

不过,很快,当冷奕瑶打开别墅客厅的大灯的时候,他就已经恢复入场。

别墅有家政人员定期来打扫,虽然离开了有点时间,不过还是纤尘不染。冷奕瑶脱下外套,自顾自去了水吧台,准备咖啡去了,赫默随意地开了电视,正好是电影频道,主持人正在介绍这两天刚刚上映的大片。

两个人,一个在摆弄着咖啡机,一个侧首坐在沙发上,一边听着电视里的声音,一边眼睛落在她的背影上,一动不动。

等清香的咖啡味袅袅升起,她转身,恰好撞上赫默那双漆黑的眼睛。

她挑眉,不得不说,这样的美色,这人简直是持美行凶。

“在看什么?”她将咖啡递到他的面前,一边随意地将碎发掠开,一边挪开视线去看电视。没想到啊,堂堂元帅,竟然对这种新闻感兴趣。她还以为他是一开电视,就直接看国际新闻频道之类的呢……。

“想不想去看电影?”

耳边,传来他低沉的笑声。宛若低音炮,落在耳朵里,小臂都忍不住酥麻了一下。

冷奕瑶抬头,看了一眼主持人介绍的那部刚刚引入的外国大片。说的是关于一对情侣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到后来因出国进修而争吵分别,最后又在对方功成名就的时候,破镜重圆的故事。

内容很普通,但抵不住那两位主演的颜值和表现力,主使人正渲染道:“虽然很多人一看电影预告就猜到了结局,但这并不影响这部电影的受关注度。许多人都说,这部电影承载了他们所有年轻时爱恋的美好与憧憬。目前,帝都的排片率也以这部电影为首,简直成了一票难求的景象。”

冷奕瑶简直是匪夷所思地看他一眼,想不到,元帅的口味竟然这么……一言难尽……。

“我倒是对另外一部电影更感兴趣。”冷奕瑶指着主持人紧接着介绍的另外一部动作大片,说的是传奇英雄联盟在一起,齐心协力、攻克难关,拯救世界的故事。虽然十分老套,但是,光是动作场面和特效加持,竟然是每分钟燃烧掉500万的经费,讲真,她都忍不住想去看看,到底是怎么花的,竟然能这么烧钱。

元帅看了冷奕瑶指的那部电影,恰好是一排男主角撕开上半身作战服,统一露出八块腹肌的模样……。

所以,她的少女心与别人的完全不在一个水平层次是不是?

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就这样把她抵在沙发上,直接按着她的手伸入自己的衣服里。他的身材,明显要比这群该死的男明星真材实料的多……。

眼见赫默的眼神越来越黯,冷奕瑶轻轻地吸了一口气。惹不起,惹不起!“你要是实在喜欢那部浪漫电影,我也是可以接受的。”最多到时候,自己歪头睡一觉,很快就能过去。

“不用了。”赫默忽然站起来,将眼前那堪称迷你型号的咖啡杯端起,轻轻品了一口,忍不住叹息:“就按你喜欢的来。明早,我来接你。”他怕他再待下去,今晚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好好清洗清洗她眼前的画面。

明天是星期天,冷奕瑶自然没问题。不过,直到赫默走了之后,她才反应过来——这人是准备和她正大光明的约会?

不过,他那张脸,在帝都上下,里外皆知。他确定,他们两个人能够如愿抵达电影院?该不会直接在路上就引发帝都大混乱吧。

她支着下巴,脑子里思绪乱飞,又抬头看了一眼电视,她刚刚怎么就鬼迷心窍地直接答应了?

可是怎么办?

这人现在简直跟开了挂一样,干什么事情都顺理成章,每次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好像都让他如愿以偿了。她瞥了一眼窗外的月色,忍不住扶了扶额头,实在有点头疼,明天该怎么出门。

好在,即便是喝了咖啡,也丝毫不影响她的水面。

她一早按照生物钟起来,给自己做了简单的起司三明治,随即穿着运动服去了健身房运动了一个小时,洗了澡、换好衣服,正好门铃响起来。

一打开门,果然,赫默就在那站着。

不过,今天他显然不是一身戎装,而是换了一套黑色的连帽休闲装。

微微侧目看过来的样子,简直比电视上的巨星还要让人脸红心跳。他手上挑着一副黑超墨镜,随即地搭着,整个人的气质,竟然一下子从那副高傲冷漠的样子跳到了邪魅狂放的风格。

冷奕瑶张了张嘴,第一反应是,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

这,这人不是明明比她大了八岁吗?这样一穿,简直看不出来他实际年龄!

“准备好了?”在她打量他的时候,赫默也在打量冷奕瑶的穿着。一身随意的连衣裙,绿色恰好映衬得她的皮肤白得耀眼,简单扎起来的头发,略带凌乱的风情,堪堪落在颈项间,像是随时都在撩拨被人的心尖。脂粉不施,可那双纯粹的眼,几乎就已经动人心魄。

他指尖轻轻一痒,下意识地触了上去。软绵一团,和他想象中的一样。

冷奕瑶还没有斥他“动手动脚”的时候,他的手心已经放下,可那副刚刚在他手心把玩的墨镜已经扣在了她的脸上:“走吧。”

她忍不住眨了眨眼,眼睁睁地看着他又从口袋里掏出另一副墨镜戴在他自己的鼻梁上。

那一瞬,他的模样变得与平日里出现在大众面前的样子,截然不同。

冷奕瑶终于明白,某人敢提出和她一起去电影院的原因了。戴上了黑色连衣帽,架上黑超,除非别人眼睛带着透视效果的,否则,谁能认出他来?

不过,他不觉得,他这般的打扮更显眼吗?

一路上,冷奕瑶和他驱车到电影院,哪怕是短暂的红绿灯,也能明晃晃地感知到窗外一票脸红心跳的视线。

啧!这操作……。

等他们到了电影院的时候,冷奕瑶看了一眼人山人海的大厅,只觉得电视上主持人的话一点都不夸张,当真是一票难求。好多人都在排队的时候,赫默已经将两张票递到她的眼前,“走吧。”

冷奕瑶后知后觉地看了一圈赤果果的羡慕目光,忍不住轻笑。她倒忘了,这人怎么可能会买不到票。

香甜的爆米花的味道在空气中飘着,她看了看,觉得手上空空荡荡的,索性自己直接去了柜台那边,买了两杯饮料和一个巨型爆米花。

随即,非常自如地将东西扣在自己手心,朝着影厅入口处走去。

短短半分钟的时间,一票迷妹已经将某人团团围住。

赫默大约明白自己如果摘下眼睛,今天的“约会”算是彻底泡汤,所以一直只是皱着眉,面对所有人火辣辣的目光,保持着高冷的风度,不说、不看、不言、不语。就是这样,也惹得阵阵热议。

“我的妈啊,简直巨帅!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帅的人!我还舔什么屏!直接做迷妹就好!”

“咱们帝都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帅的人了!我可从来没见过!好想去要手机号码!”

“你们注意没?注意没?他好想在等人。天啊,要是能让我和他站在一起,哪怕一秒,我都要昏过去!”

“还看什么电影啊,我现在就想跟着他,不管天涯海角!”

能在刚刚大片首映的时候,出入这里的,显然家里都不缺钱。这两部大片,几乎被炒成了天价。一般少女自然不敢这么胆大妄为地议论纷纷,可这群迷妹显然家境不错,顺带着压根不知道赫默的真正身份,完全把他当成是一个帅哥给粉上了。

冷奕瑶正准备抱臂,呲溜一下子绕过去,谁想赫默倒是眼见。一下子勾住了她衣领。

冷奕瑶下意识地仰头,还没来得及说话。赫默已经一手直接接过她手里的饮料,爆米花照旧留给她,另一手牵住她:“人多,不要走丢了。”

嗯?

就这么大的地方,她难道还能迷路不成?

冷奕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某人简直是技能满分。说话就说话呗,牵手就牵手,五指扣住她的掌心,直接十指交缠,这就很犯规了……

冷奕瑶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后面一阵玻璃心粉碎倒地的声音。

“啊!啊!啊!他竟然真的在等人!怎么办,失恋了!”

“颜值!颜值就是正义!看到那个小姐姐没!这种搭配,我认了!”

“好不容易才看到一个巨帅的帅哥,竟然有主了!”

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有主”的帅哥,唇边挑起一抹满意的弧度……。

冷奕瑶要不是两只手都没有办法腾出来,恨不得立刻就挠挠太阳穴,这,这人简直打通了奇经八脉,朝着撩妹的大道一去不复返……。

话说,他们看的是动作大片啊,一进了影厅,因为已经暗下照明德灯,所以几乎没人能看清楚他们俩的容貌,总归是能脱下墨镜,松一口气。

电影院发的4d眼镜戴在鼻梁上,所有人只当他们是普通情侣。

冷奕瑶抱着那偌大的爆米花捅,忍不住轻轻叹息:“放手。”一只手从门口被他牵着一直到这里,都没有其他人围观了,她还要吃东西呢。

赫默将一杯饮料直接架在她左侧的座位扶手上,那里有一个专门的摆放饮料的位置。随即,又点了点她放在怀里的爆米花,“一只手,足够了。”

“……”

感觉自己以前认识的是一个假元帅……。

冷奕瑶刚想说话,电影的字幕已经亮起。赫默轻笑地睨她一眼,“专心点。”

呵呵!

她低头看一眼自己手心被某人紧紧攥住,让她专心点,他好意思吗?

到底是公众场合,冷奕瑶不和他闹。

十指紧扣就十指紧扣吧,反正她也不会少一块肉。

她抬头,认认真真地开始看电影,倒是真的像是没再注意过自己左手的动向一样。

赫默看了两分钟之后,实在不清楚,每次那些肌肉“英雄们”露出一脸“狠绝”表情时,后面的观众倒吸一口气是什么意思,于是,不可避免地开始开小差。而他唯一开小差的对象,自然是坐在他右手边的冷奕瑶。

阴暗的电影厅里,偶有灯光扫过她的脸,洁白无瑕、恍若玉人。那小小的耳坠,那么精致,看上去好想轻轻咬一下,不知道,到时候她的脸颊上会不会升出一抹朝霞般的红晕。指尖粉嫩,大约是在军校训练的缘故,已经渐渐多了一些握枪的痕迹。但,还是比一般人要来得软绵小巧。

再顺着她的衣领看过去。

她似乎天生就具有天鹅颈,纤长、优雅,哪怕只是靠着椅子随便坐着,都有一种难言的美感……

冷奕瑶被他的视线弄得实在无奈。

这人,是不是有点太有恃无恐了?

指尖微微一个巧劲,赫默观察得太认真,并没有防范,下一刻,眼睁睁地看着她抽出自己的左手,拿了一粒爆米花,递到他嘴边:“老实点!”来电影院是看电影的,一直盯着她是几个意思!

这三个字,分明简简单单,赫默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心口处酥麻一片,待还要牵回她的手心,只见某人似笑非笑地瞥来一眼,顿时,心底一软,无奈地转回视线,盯着屏幕上那几个“英雄们”,一副遵命的模样……

电影完结字幕刚刚打出来的时候,赫默就直接拉着冷奕瑶出了影院。

因为他们的位置靠前,又一直带着眼镜,所以避开高峰期的时候,好算顺利,只是等出了电影院,走到楼下的时候,两个人不免想到一个问题,要不要就近在商场吃个饭?

两人思考了一下可操作性,刚刚冷奕瑶排队买爆米花和饮料的时间不过半分钟,就引来那么多人瞩目,赫默考虑的是,如果这一次换做自己去点餐,冷奕瑶身边又得多了多少目光。

“还是回元帅府吃饭吧。”他提出这么一个意见,明面上是解决中午吃饭的问题,实际上,是为了把她重新拐回去。只是一个晚上不在,他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冷奕瑶不是不清楚他第二个意图,不过想想,好像待在别墅里也没什么区别,这人如果三番两次直接在别墅区门口等她,和她在元帅府住着,有什么区别?

“行吧。”她将爆米花桶、饮料杯等东西丢到垃圾桶里,一脸风轻云淡。

两个人是第一次一起看电影,除了对电影内容,赫默有点意见外,其余来说,简直是太顺利了。

等弗雷看到自家元帅一身酷黑地,和冷奕瑶一前一后地回到元帅府的时候,恨不得竖起两个大拇指。

神速!

这么快就把“离家出走”的未来女主人找回来了,看来,美好的日子离他们不远了!

冷奕瑶假装没有看见弗雷满眼的戏,直接掀开眼镜,越过他,“肚子好饿。”

弗雷垂头,脸上恢复一脸正色:“已经让主厨准备好了,请您稍后。”

说罢,直接冲出去和一干同僚宣布好消息了……。

冷奕瑶抿了抿唇,只觉得这群平时看上去训练有素的高级军官,如今的爱好完全不对劲,这一个个的,眼睛恨不得都挂在她和赫默的身上。

“先去换身衣服?”赫默略带笑意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指了指她的房间:“帮你又准备了一些新衣服,看看喜不喜欢。”

买衣服什么的,他自然不知道她的喜好,不过,皇室有首席设计师,难道他军界就没有?

帝都上下,他一句吩咐下去,自然有高端设计师直接上门,为她量身定做。知道她怕麻烦,直接将她的身高、三围和照片递给对方,很快,整个房间的衣柜已全部挂满。

冷奕瑶不知道,短短的两天,不过是她去军校正常上了回课,等她回来,整个衣帽间简直完全大变样!

居家随意的、调皮轻松的、婉约端庄的、柔媚可人的……。

简直是应有尽有,挑都能挑花眼。

她随意选了一件宽松的衣服,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一桌子的佳肴果然已经摆好。

胖主厨依旧笑得一脸开心,不过,冷奕瑶可以想象,如今的军校上下,怕是都苦兮兮地看着食堂的饭菜,难以下咽。

今天的阳光不错,玩了一个早上,吃完丰盛的午餐,冷奕瑶决定找个阳光正好的地方,看会书。

外文依旧是短板,不过相较于以往,已经进步许多了。哪怕是应付考试,也不成问题。

她随意挑了一处走廊的座椅,晒着太阳,品着花茶,时间过得极为优哉游哉。

赫默则自行处理军界的事情,他陪冷奕瑶的时间几乎都是抽出来的。当初,准备掀起整个军界的武器改装,如今,所有的设备都已经在调试完善阶段,很快就能看到实际成果。他的事情,本就多到常人难以想象。不过,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为了喜欢的人,再难挤出的时间都不是问题。显然,哪怕是一天工作十六个小时,赫默也绝对不会让冷奕瑶从他眼前消失……。

第二天,就是周一。冷奕瑶伸了个懒腰,一脸自然地穿上运动服,准备照常跑步去圣德高中。

赫默看了一眼,并没有阻止。冷奕瑶在军校的训练成果,定期都会形成报告送到他这里来。他有时会翻一翻,有时却不会。知道她并不喜欢被人跟踪监视,不过有些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关心她。所以,早餐的时候,把她在军校的报告放在桌上,让她也能看得到。

“你体能似乎进步得很快。”他喝完一口咖啡,抬头,对她一笑。

“还成。”并不是一日千里,不过是慢慢地再恢复原本的基准水平。只能说这具身体,除了柔软度而言,稍稍能入眼,其他地方简直都是废柴。好在她也不期盼能一蹴而就,从目前的情况来说,总归是比刚重生在这里的时候要强得多。

大约习惯了冷奕瑶的高标准,看着满眼的a+成绩,配上冷奕瑶这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赫默竟然也觉得没毛病,点了点头,亲手将手边的东西递过去:“帮你买了支手表,看看可喜欢?”

他注意到她平时很少戴手表,不过,看时间总去用手机到底不方便,昨天干脆让人定制了一块。

白色的表腕,纤细的女士款,并不张扬,表面却一看便是极品。冷奕瑶端详了一眼,觉得挺不错,干脆拿起来,准备自己戴上。

身边却忽然传来拉开椅子的声音,下一刻,温暖的气息靠在她身边,他俯身,慢条斯理地将手表从盒子里取出,亲自为她戴上。

阳光洒在房间里,竟然多出了一抹蛊惑人心的味道。她仰头,看到他眼底流淌出的那丝情,忍不住轻轻一笑。

“这么喜欢?”他忍不住,一语双关。

她却只笑不语,良久,起身而立:“我走了,你自己随意。”

这话说的,倒反而像是她才是此间的主人。

赫默两手往后一撑,整个人后仰,半靠在桌前,看着她随意扎起来的头发在空中荡起一个弧度,撩得他心神都有点乱了。

小没良心的,笑得那么美,纯粹让他不好过……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裤子,忍不住无奈一笑,是谁告诉过他,大清早的不要乱撩,现在,撩完又不负责……

冷奕瑶跑步去了学校,在特级班专属的淋浴房冲了澡,换了衣服,跨入班级的时候,恰好离上课还有十五分钟。感觉几乎半个世纪都没有见过她的同学们,一下子围了上来。当然,第一关心的事情,就是如今皇室的继位问题。毕竟,谁都知道,当初陆琛可是亲自来学校找她的。

“皇位现在是定了吗?大皇子是不是要继位了?”

冷奕瑶心道,这个怕是要问问那个还在病种的皇帝陛下。他不大行归天,陆琛就是再是“顺位”继承人,怕是也要老老实实地待在他皇储的位子上。

“感觉皇室的水好深,那两位大公看上去劳苦功高的样子,倒是也舍得下脸面,以大欺小。”

和陆琛相比,两位大公见识过的皇室惨烈,简直不能放在同一水平线。加上属地和经验完全不同,这样说,其实没毛病。

冷奕瑶笑笑,倒是一点都没有点评的意思。

说了这么久,冷奕瑶都不表态,大家也都慢慢地品出些味道。当初,冷奕瑶受邀去参加皇室假面舞会,陆琛殿下邀请她跳开场舞是什么意思?分明是想让她做未来王妃。可她后面紧跟着却和另一个同款面具男人跳舞,这就很有点意思了。哪怕别人争先恐后,她却是对成为皇妃没有太大兴致。这般的傲气,也只有落在她身上才心安理得。

这个话题有毒,大家开始跳过,忍不住绕着另外一个热门话题聊起来:“话说,还有一个星期的样子,就要开运动会了,你准备报名参加什么项目啊。”

上次,沃克在班级宣布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这个运动会很重要,但到底还没有完全定下来每个人参加的项目。谁让他们班人少,其他地方还是耍滑头,这个运动会要是不报名的话,整个特级班就要开天窗了。

原本大家能进特级班,体育成绩都还不错,但是,看着你密密麻麻的赛跑项目,女学生这边,愿意去废那个体力的人并不错。特别是其中的三千米。

“现在还有哪些项目没报满?”冷奕瑶觉得这群同学,其实人都还不错。至少,很有眼力劲,很多时候,都比较维护她。所以,她看了一眼别人递过来的报名表,忍不住笑了笑。

蓼思洁一看她笑,就忍不住心情一轻,提醒道:“重剑这个项目,大家都觉得你最适合,留给你,也是觉得你有这个实力。再说,你本来课外活动就选了这一项,不需要另外花费其余时间去联系。”

一举双得,简直没有比这个更完美的了。

再说,击剑本来就是贵族四运动之一,光是想象冷奕瑶到时候穿着击剑服、恣意赛场的样子,蓼思洁就忍不住双眼冒光。

冷奕瑶点点头,这个项目和她想的一样,原本她也准备报名这个。

她又看了一眼其他人的报名情况,奥斯顿一直是那种懒洋洋、晒太阳的范儿,不喜欢太费力的运动,除了他比较擅长的篮球,就只报名了跳远。

罗德因为向往从军,所以直接报名了烧枪和男子三千米,看样子也挺合适。

蓼思洁是女子四百米接力赛和八百米仰泳,前者要求爆发力,后者要求耐力,倒是出乎她意料。

晨芝梵报名的是男子跳高和击剑,倒是有一项和她重叠了。

冷奕瑶支着下巴,忍不住问了句:“大家都报名两项啊?”

所有人眼巴巴地看着她,“不报两项不够啊。”

他们般人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冷奕瑶点点头,眼看中空空荡荡的女子三千米那一栏,随手就勾了上去:“那行,我把最后一个项目填上。”

等整张表格递给副班长奥斯顿的时候,上面所有项目都满了,只见冷奕瑶标记的两个项目——重剑与女子三千米长跑。

所有人下意识地打量着她纤细的四肢,心里一颤,三千米啊,那可不是三百米,这高挑纤细的身体能扛得住吗?

还未有人说话,上课铃已经响起,眼看着老师走进来,所有围在她桌边的人一哄而散。

冷奕瑶侧头看了一眼座位,藴莱还是不在。似乎自从上次离开之后,已经很少再看到这个人露面,最近也没有听到圣德集团有什么大动静,他到底在干嘛?

奥斯顿正好趴在座位上,此刻目光与她在空中一触,两人下一刻同时平静地挪开视线,像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对方侧目。

这一天的课,倒是上得非常平静,没有任何意外。

下午放学后照旧是课外活动的时间,冷奕瑶没有忘记自己那位钢琴老师。拿着乐谱,去了琴房。

老师似乎正在微微出神,看到她来了,整个人表情都是一亮。

“我还以为你最近不会来上课了。”她微笑着,脸上划过一抹慈爱。作为一个终身没有孩子的杰出女性,她对一般人向来都是保持距离。但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受到m委托,又或许是天生她就对冷奕瑶偏爱,每次看到这个人拿着琴谱走来的样子,都让她忍不住心情舒畅。

冷奕瑶听到她这么一句,忍不住轻轻一笑:“您知道m回来了?”所以才会认为她不会来上课。

对方笑了笑,“我也是才知道,昨天收到他给我带来的一件大衣。”

冷奕瑶点点头,没有再试探。m的真正身份,她其实猜到了点,至于后续,陆琛和对方怎么处理,却是他们的事情了。这些事情,没有必要说过这位和气温柔的钢琴老师听,平添她的烦恼罢了。若是沃克当初的话里含义没错的话,当初在圣德高中得知m身份的人,很多都被三缄其口。这位老师顾念师生情谊,是个难得的好人,她不想将那些复杂的事情牵扯到她身上。

大约感觉出来冷奕瑶不欲多说,对方笑笑,没有半点勉强的意思:“今天,我们从第二首狂想曲开始……”

面对推了整个圣德高中的聘请,只单独成为她一个人的教学老师,冷奕瑶自然不会随便应付。钢琴这种东西,锻炼的是手指和反应能力,对她来说,自然还有其他的好处……。

当然,如果天天都是这么顺利,那也就不是名满帝国的圣德高中了。

冷奕瑶从周二开始,明显感觉到各个班级参加运动会的激情。哪怕是课后间隙,也有很多人专门跑到走廊上去练习。甚至有人打探了运动会的参赛人员表,特意到别的班里去观察对手能力。

冷奕瑶觉得匪夷所思,还是罗德忍不住在她这边嘀咕两句,帮她解惑:“运动会单项排名前三名的学生,可以在晋级考试的时候额外加分,到时候,很可能直接升上特级班。”

哦,她倒把这个给忘了。特级班在这个圣德高中里来说,算是独一无二的存在。难怪大家那么认真。

她见罗德几乎用尽了全力在联系,估计他还是没有断掉加入军籍的打算,至于班里的其他人,大约觉得夺冠什么的没太大吸引力,但跌出前八名就显然不是他们风格了,所以,相较于平时上课而言,下课之后,反而大家更认真。

周三,她难得正常地去参加击剑练习,也算是为下周正式比赛临阵磨枪,倒是意外地碰上晨芝梵。

这人,自从两次在她住的别墅区偶遇之后,很少会和她单独相处。想起下周他们参加的是同样的比赛,不过一个是男子组、一个是女子组,两人忍不住微微一笑。

倒是没想到会这么巧……。

正准备打个招呼,忽然一个影子,横冲直撞而来,彻底挡在了她和晨芝梵之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