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非比寻常/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是一个身材窈窕纤细的姑娘,脸上泛白,在天色将黑未黑的时候,越发显得整个人的气色有点诡异。她的眼睛却比气色更奇怪,里面像是烧着一把鬼火似的,整个人的眼睛泛着绿油油的光,就这么死死地盯着冷奕瑶。

冷奕瑶第一反应是微微一愣,觉得这人有点眼熟,却想不清在哪里见过。

下一刻,只见晨芝梵不着痕迹的上前一步,自然而然地挡在她前面。

“贱人,贱人……。”那小姑娘低着头,神经质地一直在念叨着这两个字,似乎对于晨芝梵的样子,丝毫不在乎,就这么冰凉地盯着冷奕瑶的脸。

听到她说话的声音,冷奕瑶才彻底反应过来这是谁。

这不是沃克的那个侄女吗?好像是叫芳菲然来着。

不过,自从上次她自食恶果,弄成个内脏破裂之后,已经很久没见过了,怎么今天又出现在这?

圣德高中的门卫是真的可以下岗了吧。

“你有什么好?他们把我绑起来,不让我来找你!”芳菲然神经质地咯咯直笑,随即冷冷地瞥了一眼晨芝梵:“你看,你身边这么多男的。上次我看到你和金斯?坎普在一起,后来又和陆琛殿下搅合在皇室舞会上,现在又和这个人勾勾搭搭,你凭什么喜欢奥斯顿,凭什么家里的人因为你非要把我囚禁起来!不就是因为你长了一张漂亮的脸吗!我倒要看看,你没有了这张脸,还能用什么去勾引人!”

她一边说,一边从身上抽出一把裁纸刀。刀尖锋利,显然是开过刃的。

右手拿着那刀身,一点颤抖都没有,只嘴角挂着一幅诡异的笑,脸上丝毫没有表情。

冷奕瑶和晨芝梵看了两眼,终于确定,这小姑娘,怕是精神有点不太对了。按照她说话的意思,应该是自上次被弄回芳家之后,家里上下就严加管控、把她当个犯人一样地控制起来,所以她把所有的错误都归咎到冷奕瑶这里。

芳菲然阴冷地望着冷奕瑶——

要不是因为她,奥斯顿不会对自己视而不见!

要不是因为她,最疼爱自己的沃克不会袖手旁观!

要不是因为她,她不会被家里的人现在强制要嫁给不喜欢的人!

都是这个狐狸精!都是这个贱人!

冷奕瑶其实对小姑娘家随随便便掏出一把刀,就要威胁她让她毁容这件事情,觉得好笑程度远大于惊愕程度,但当看到她手中竟然还揣着一杯浓硫酸的时候,表情就有点不好看了。这东西,沾上一点,都是麻烦。

她上次放过她,是因为看在沃克的面子上。再怎么着,让班级负责人欠自己一个人情只有好处,但现在看着他这份侄女又跑过来撒泼,她就没有那么好的性子了。

在她这里,从来没有什么“事不过三”的说法,一件错事,做错第二次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冷奕瑶握紧手指,脸色一冷,正准备动作,却被他身前的晨芝梵挡住。

“我来。”他面色漠然地看着芳菲然,表情已不似平时的那般温和润雅,相反,眸中闪过的厌恶让冷奕瑶都忍不住挑了挑眉梢。

“滚开!”芳菲然见晨芝梵执意挡在冷奕瑶面前,脸上一阵青紫,见他丝毫不动,直接拧开杯子的盖子!

课外活动课的时间,其实并不算太晚,冷奕瑶他们是恰好碰着一起去场馆,自然还有其他的过路学生从这经过……。

祁俊站在离他们三人不足三百米处,惊愕地看着有一个女人拧开一瓶浓硫酸似的东西,作势就要往别人身上泼,那种疯子般狂笑的表情,分明让人不寒而栗,可他此刻的所有目光却直直地盯着另一个人。

看着远处的那个背景,祁俊脑中忽然闪过这个念头——真是个一身勾魂的美人!

应该是来训练的缘故,上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运动服,下半身却是一条长长的迷彩裤,纤细的四肢远远看去就有一种脆弱的美感,偏那头柔软的头发在风中飞舞的样子却凌然不可侵犯。

能够只一个背面就让人留下这样深刻印象的女孩,祁俊承认,这么多年全世界溜了几圈,也从未见识过这么*的背影了。

就不知道,那张脸到底会是长成什么模样?会在学校惹到别人跑到这里来泼硫酸……。

幽深的眸子里暗色一闪,随即,淡淡一笑。

什么时候自己也会这么八卦了?不过是一年没回国,至于看个小妞的背影就开始胡思乱想吗?

转瞬,想起昨晚一铁哥们在电话里的火急火燎,“祁子,在哪个城市浪着啊?”声音里,不乏调笑和乐呵。

他当时看着面前的美貌泳装男女,声音慵懒至极。“沙滩,海边。”

“别啊,玩物丧志,赶紧的,来帝都瞅瞅,这里的天都要变了。”发小说的一脸意犹未尽。

“变天?”他当即想了想,整个帝国,跟钢筋水泥土似的,能从哪里变天?军界?绝对不可能!就赫默那位元帅的震慑力,谁敢挑战?

难道是政界?那就更不是了。双党执政,最近还上了电视,说是执政党要下台换对方来当当了,全世界都知道的新闻,他发小不可能这么无聊来找他。

所以,余下来的,就只能是皇室了?

皇室吧…。

祁俊砸吧砸吧了下嘴巴,他小时候,的确和皇室的某些人杠过,听到这么个大快人心的新闻,怎么着也得回来,凑个热闹。于是,买了张机票,连家里都没打招呼,直接飞回帝都,顺便,刚下飞机,就直接来圣德高中报到!

其实,他和那发小都是南方一个省会城市出来的。只不过,他从小就有叛逆心,向来跟匹野马似的,横得不可一世。当初打群架,他是挑唆怂恿最厉害的那个,又是动手最狠的一个,事情一度上了各路媒体的头条,结果帝都嘛,风水毕竟不一样,理所当然,吃了处分,索性干脆留级。他就直接打包行礼,干脆周游世界。一晃,竟然一年这么快也就过去了。

发小的电话是昨天打的,他今天刚下飞机就来直接来了圣德高中,原本是准备和发小出去好好聚聚,谁知道迎面就碰到这等好戏。

最关键的是,目前,两女一男的情况下,两个女人他都不认识,可那个男的他认识啊——晨芝梵!从小到大,都带着一副尔雅不凡的气度,俗称别人家的孩子。他分明能直接制服对方,只不过,迅速动手的结果,很有可能是那杯浓硫酸直接倒在那疯婆子自己脸上。

也不知道是投鼠忌器,还是正人君子气性作祟,他眼睁睁地看着这哥们一直按耐着没动。

于是,忍不住“啧”了一声。

谁知道,后面紧跟着,竟然又来了几个人,似乎也是来练习击剑的。一看眼前这情势,表情都惊呆了!

一脸傻乎乎地看着冷奕瑶那边,从来都温润和气的晨芝梵竟然有一天会沉着脸?那个沃克的侄女儿上次丢脸竟然还不够,还敢跑过来撒野?

那手上,手上拿着的是浓硫酸吧……

几个人表情微妙至极。

暂不提冷奕瑶第一天到教室就把整个特级班的人给震慑住了,光是晨芝梵一人,从小也是接收正统贵族教育长大的,再加上男女天生的体力悬殊……。

原本阴冷冷笑着的芳菲然很快发现,哪怕她把瓶盖打开,作势要泼硫酸,这个碍眼的男人也丝毫不肯退让。眼看冷奕瑶都歇了心思,一脸懒散地睨着眼看过来,芳菲然顿时气性全部上来了。手一抖,这一次毫不犹豫,直接将硫酸泼过去。

这种容器,杯口本来就大,一个用劲,里面的硫酸尽数倒出,晨芝梵身手自不必说,冷奕瑶压根直接往旁边闪了一瞬,便侧身躲开了,连一丝衣袖都没沾上。

于是,哪里还用迟疑,晨芝梵右手一撑,直接将芳菲然双手反扣。

“啊!”凄厉的喊叫声几乎立刻划过众人耳膜,可惜,没有一个人同情她。

晨芝梵冷冷地看着双手被反制,双脚微微有点离地的芳菲然,侧着头,冷眼看着她,“如果你不是沃克的侄女,信不信,刚才那杯硫酸我直接倒进你的嘴里!”

祁俊忍不住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

从来贵公子性格的晨芝梵竟然也会暴脾气,天要下红雨了?真特么的难得。

旁边慢慢凑起来的围观群众,终于反应过来,这里还站着另外一个显眼的人!

许多认识他的人都怀疑自己眼睛有毛病!

这小霸王怎么突然来了!

如果说晨芝梵是尔雅少年、温润公子,那么这位简直是截然相反的典型。一头漂染的蓝色头发,简直晃眼至极。时隔一年,性子还是张狂至此。

祁俊没想到自己人缘这么差,这么多人走过去,竟然没一个上来找他打招呼。是因为他临走时干了那一架,把八个人直接送到了医院?

摸了摸脸,祁俊觉得自己可能今天真的是有些没事找事,竟然搭乘飞机跑到学校里来,只为了和发小叙个旧,打个篮球。

几个同伴上前,帮着晨芝梵把芳菲然送到警卫室去,路过祁俊的时候,目不斜视。

当然,这因为都是同性。

至于唯一的一个异性——冷奕瑶,她现在心心念念的都是要看看这个芳菲然要怎么处置,哪来的心思去看那个一头绚烂的路人甲……。

不过,那张脸……。大抵也只有冷奕瑶这样见惯大风大浪的人,可以直接这样无视。

大概按现在的行话来说,这完全是个被学校耽误的“演艺界的巨星”。

不用说话,不用动作,只要他站在那里,就像是巨幕电影屏上的一幅完美画面!

可眼下,完全可以跨界演艺圈立马成颜值担当的祁俊,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冷奕瑶那渐行渐远的身影,隐约似乎听到有人在远处叫他的名字,他这才朝着篮球场的位置走去。

只是,没走两步,他就发现现在的情况基本上是寸步难行。

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身边早已经是围了一圈又一圈的女学生。而且各个眼中都是闪着桃花,恨不得一脸迷蒙地群群围住他。

学校里其实长得好的男生不少,但谁都不能像祁俊一样风流中充满着丝丝邪气,最关键的是,身材够棒啊!

他甚至听到有女生在小声讨论:“你看,那腰,真性感,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那腹部,多精壮,一点赘肉都没有。再看那腿,简直长的没有天理了。啊!真的是要喷鼻血了!”

大约是妹子们yy得太大声,祁俊忍不住环视一周,嗯,看了一圈,没有一个眼熟的,估计是今年刚入学校的新生妹子。

被人yy不是第一次,但被小自己的学妹用怎么赤果果的目光逡巡……。祁俊挑眉一笑,有些轻蔑地叹息:虽然这座学校是出了名的顶级高中,可现在看来,如今这里女生的花痴程度和外面也没什么两样!

此刻,走在校园主干道的蓼思洁正抱着书,心想今天是星期三,晚上冷奕瑶课外活动结束后,搞不好能约一顿烧烤。最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超级想吃这一口。结果一抬头,呵,校园操场旁边的小道是怎么了?被堵得水泄不通!

定眼一看,被小姑娘们层层叠叠围住的那个人,似乎有点眼熟啊。等祁俊一个转身的时候,蓼思洁差点吓得倒吸一口冷气。这混世魔王怎么突然回来了?那群小姑娘,估摸着都是从外面考进圣德高中的,所以才会一脸迷妹的模样,对着祁俊发花痴。那副模样实在有够不矜持,一点也和平日的大方得体搭不上边。可是,不得不服气,作为一个颜控,当年不知道这厮的本性的时候,她也曾经迷过那张脸啊。简直是老天爷赏脸吃饭,偏心到极致了!

不过,因为她原本就在圣德集团附属的中学就读,在升入高中之前,就完全见识了这人的真面貌。后来,还一度怀疑自己瞎了眼,怎么会为这种人着迷。

还没叹息完,眼尖地看到祁俊刚刚眼睛不时地往一个方向望去,她忍不住好奇,这人竟然也有在意的事情,全天底下最潇洒的人不就是他吗?结果,这一看,表情立马僵住,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果然,一眼望去,不远处,林荫道下,一身运动装的冷奕瑶映入眼帘。似乎是没有听到她们这边的喧哗,她一个人静静地放缓脚步,超前走着,晨芝梵和其他几个男生似乎架着一个人,也在朝着警卫室的方向去。

不得不说,冷奕瑶随时随地都散发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明明是脚步缓慢,可远处看去,却另有味道。

秋季已经过去大半,深秋都快走到底了,学校的树叶都已经枯黄,整个校园都是一片金灿灿的模样,唯有她的身影似闲庭散步,如同就在自家花园一般。那一身的淡定从容,眨眼看去,只觉得周遭似乎迎来春暖花开。

分明同样都是还未满十八岁的少女,可连她这个女生看着这背景都有些神不守舍了,若是个男生,那还得了?好在,冷奕瑶的大名在学校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应该没人会不长眼去地惹她。蓼思洁摇了摇头,一边笑自己瞎操心,一边朝着草地方向走去,特级班的教室,离篮球场其实并不远。

忽然背后,传来一道男声。

“喂,小矮子,知道那人是谁吗?”不知道什么时候,祁俊竟然走到了蓼思洁身边。

蓼思洁下意识一僵,转身,看清对方的长相,只觉得脑子里都要炸开了!

祁俊对蓼思洁笑了笑,蓼家的独生女嘛,他当初上课的时候,还曾在老师的办公室见过。只可惜比他低一个年级,他走的时候,她还没有正式升入高中。

“那人看着眼生,你到底认不认识?”他又问了一遍。

实在是没有见过哪个女生会有这么勾人的背面了。不急不慢的样子就像是一只优雅的银狐,散漫的很,却是浑身透着股魔力,让人移不开眼。

看那模样应该是个新生,毕竟他不认识,但迎面所有遇上她的学生,似乎都不自觉地让开主干道,一脸和气恭敬的样子。据他所知,他离开的时候,就连特级班都没有这么一号人物啊。圣德高中什么时候多了这样的一个角色了?

忽然,灵光一闪,他皱了皱眉,难道是转校生?

“什么来历?”祁俊看着渐渐消失在远处的声音,低头,又看了蓼思洁一眼。

蓼思洁被他这邪气四溢的一眼,看得有点哆嗦,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但,还是没吭声。尾随而来的一票迷妹们,眼看是自己刷存在感的最好时机,忍不住叽叽喳喳地表现:

“那个,那个,我知道。我妈就是学校的校董之一,那位是冷小姐,陆琛大皇子和元帅她都认识,她档案夹都是直接被保管起来,连老师都不允许随意翻看!”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小心翼翼地看向祁俊。她,她从来不知道,圣德高中竟然会有长得这么帅的男生。是学长吗?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

“果然,有点意思!”略显慵懒的声音轻轻地在蓼思洁头上响起,吓得她脸色都变了。

她抬头,就看到对方唇角微微上扬,眼中闪过一丝幽光。

那疏离中带着兴味的声音让周围所有人不觉浑身一震,不约而同地一道回头,然后,很没形象地,一道呆住……

的确,祁俊不愧是当年特级班的“班草”,近看之下,更是摄人心魂。竣挺的鼻梁宛如雕刻出来的一般让人心醉,像是大海的双眸只是静静地盯着你,就能让人目眩神迷。

嘴边一道若有似无的弧度深浅刚刚好,让人既不敢随便亲近,又不甘清冷离开。

此刻,他淡然清爽的神情中不掩邪肆,仿佛是嗅到猎物的黑豹,隐隐中散发出一种狩猎的气息。

“哥们,球赛快要开始了,你怎么还在这里?”突然,一道和气氛完全不符的声音插了进来。

“在欣赏美女啊。”他回头,看向发小,桀骜不驯的声音如同主人一般,性格得一塌糊涂。“刚刚听说,我走之后来了个奇怪的转校生,你认不认识?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学校还怎么出现过转校生啊。”近乎呢喃的声音从他的嘴边缓缓吐出,仿佛是极地的寒风,让人不禁浑身犯冷。

诡异的墨色在那双深沉的眸子里翻滚,却又慢慢消失。一头淡淡的带有蓝色的头发在晚霞下格外的耀眼。比一般人要白皙的皮肤丝毫不显女气,反是增添了一抹贵族式的高傲。这便是混血儿的好处,相貌上永远要比一般人来得耀眼的多。

虽然,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男生。

无论是从那健硕的体格,完美到极致的面容,还心底的阴暗,没有人比他更能称得上是危险了。

有那么一句话,“如果是一个小偷进了监狱,那么他出来之后,立马就成了个全才。”也不知道他家老头子怎么想的,觉得留级查看太丢脸,直接把他丢到国外,索性,任他爱干嘛干嘛。如今,国外的黑手党也不过只是他无聊时消遣的对象,而此刻,那微蓝色的光芒在眼底一闪,渐渐消逝了去,取而代之的却是久违的邪气,撩拨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于是,所有的女生就这样,心头一颤,瞬间失去了定力,沉醉在那近乎邪魅的气氛中,忘乎所以,而他那位发小,饶有兴致地看了一眼冷奕瑶渐渐远去的背影,有点颇为不怀好意地笑笑。这人本质就是蔫坏蔫坏的,否则,也不可能和祁俊成了死党,不过,他忽然想看看,好友在不知道对方背景的情况下,能玩出什么花样,毕竟,最近学校实在太无聊了……

“蓼思洁,别跑!”蓼思洁正想趁着那两个人叙旧的时候,不知不觉地溜掉,谁曾想自己的衣服领子被他一拎,整个人差点被提起来。

“你干嘛,放开我!”蓼思洁气得脸色通红。

“那人看样子你很熟啊,约出来,我挺感兴趣的。”祁俊低头,轻轻一笑。

“做梦!”蓼思洁挥舞着双手,一脸小辣椒的模样,天知道,她心都提起来。这人,这人没底线的!

祁俊看她脸涨得通红,忍不住低低一笑,还真没见过这团子似的小姑娘炸毛的样子。

“算了。”他手一轻,直接松了对蓼思洁的桎梏,蓼思洁眼疾手快,捞上书包直接就跑了。

“你真对那个冷奕瑶感兴趣?”他发小也是个唯恐不乱的,此刻有点不怀好意地看向他。讲真,大家都是天之骄子,不过,这人的皮相实在太过讨巧,从来犯了事,都不会影响他丝毫。就拿这次留级的事情来说,这人也是无关痛痒,还好好地挣了一年的旅游时间,简直在外面都快狼得不知道回来了。不过,对上特级班的这位女大佬……。

嘿嘿嘿,他勾了勾唇角,朝祁俊坏笑:“不如,晚上守在门口等她放学?”

等人放学?这么掉价的事情,祁俊嗤笑一声,他还从来没干过。

“干嘛等她放学,现在就跟过去瞧热闹!”

他发小谁啊,唯恐天下不乱!立马点头同意:“走着!”

于是,真的顺着冷奕瑶她们刚刚的原路,一起往警卫室去了。

蓼思洁站在不远处,其实没跑远,看到这人又开始蔫坏蔫坏的,什么都不想,直接拿起手机就打电话。只可惜,冷奕瑶的手机没有随身携带,蓼思洁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祁俊大步风流,心拔凉拔凉的……。

怎么办?追上去见机行事啊!

等一行人,先后到达警卫室的时候,才发现,怪不得今晚芳菲然能混进来。警卫室的人刚好交接班,结果一个人请假晚来一个小时,一个人刚刚巡逻才回来。

一进门,见到冷奕瑶她懒懒地坐在椅子上,旁边几个人架着一个小姑娘,顿时,表情都惊了。

还没说话,就见那个被双手扣住的小姑娘,骂骂咧咧道:“冷奕瑶,你个贱人!自己不敢和我动手,偏让这群人帮你!你就是个没男人就没法活的贱货!”

“咯噔——”警卫不说话了。

能对冷奕瑶说话这种话的人,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神经病。他在这所圣德高中干了这么多年,这点道理还是明白的。

果然,冷奕瑶听了芳菲然这句话,终于从椅子上走过来了。

晨芝梵是想不通,以芳家的家教,怎么会养出这样的女孩,更何况,沃克那样的人,一生气质如华,他侄女这样,他就一点也不管管?还是平时相处太少,这小姑娘惯会在旁人面前装乖乖女?

就这样子,要是奥斯顿能看上,那才真的叫有眼无珠!

晨芝梵脑子里想着这些的时候,冷奕瑶已经一步一步走到芳菲然的身侧。

对方仰着脸,一脸挑衅鄙夷地看着她:“你也就只有躲在男人身后的本事!有本事,你……”

“啪——”冷奕瑶莫无表情看着她,右手一挥,只听偌大的一声,耳刮子实实地落在芳菲然的脸上。

只一巴掌,整个脸都红肿起来,五根手指的掌纹清晰可见。

“贱……”

“啪——”又是一声,这一声简直比上一个耳刮子声音更大!用的是左手,把她打偏掉的那张脸竟然又重新反向抽回来!

“啪——”不待芳菲然再说一个字,第三个巴掌,接踵而至!

这个警卫室里的人,直愣愣地看着冷奕瑶一气呵成地左右开弓,抽歪了芳菲然的左脸就换她的右脸,抽得她鼻涕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得一脸都是,就直接换了个尺板子。

还别说,警卫室里,常常有这种老师丢三落四落下的东西。

“唔唔——唔唔唔——”

芳菲然再想说话,可惜脸已经彻底被唰肿了,连个清晰的字节都吐不出来。

那神经兮兮、疯疯癫癫的模样已经全数褪去,剩下的,满满的都是恐慌!

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打人的时候,脸色还会这么淡漠,那样子,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人有时候,一旦被吓破胆,什么意识,什么尊严,统统都成了狗屁。明明握着浓硫酸跑到圣德高中的时候,芳菲然一脸嚣张狂傲,可现在,被冷奕瑶这样抽着,明明身边人都吓得直接松开了她的双手。她却像是一点都没有反应过来一样,直挺挺地站在原地,任冷奕瑶这样左右开弓。

那种感觉,不仅仅是被人剥夺了底线,简直像是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被瞬间打碎,颠覆了她这么多年的世界观。

可她害怕,她一丝一毫都不敢反抗。

她不知道,如果这个一脸看着死人表情的冷奕瑶,真正的动怒了,她是不是连挨打的份都没有了。她下意识地感觉到,冷奕瑶没有真正使出手腕,否则,远不是现在在这里打她的脸。

她这一刻,才深刻的明白了一个词的含义——生不如死……

窗户外面,站着的三个人,蓼思洁是下意识捂着自己的脸。光是看着,都觉得脸疼啊。可谁让那个芳菲然自己嘴贱!什么叫没有男人就没法活!分明也是豪门长大的千金小姐,说话这个样子,简直和喷粪没有区别。这碰上的是冷奕瑶,如果碰到别的性子软绵点的人,还不被她活活气死!

活该!谁让她自作自受!

作为冷奕瑶座下走猫,蓼思洁除了觉得这个巴掌声听得实在有点瘆人之外,丝毫不觉得,冷奕瑶有一丁点错。

而另外一边,祁俊和他的发小,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美得如梦似幻的小姑娘一秒都不停歇,直接把对方的脸抽成猪头,终于明白,什么叫“凶残”二字!

“惹不起,惹不起。”祁俊那个发小,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识这位名满圣德高中的“冷小姐”发飙的样子。太他妈的吊炸天了!帅到能掰弯全校师生!

他正准备问身后的祁俊,观后感之后,后知后觉地发现,咦,这人怎么这么久,没点反应?连个声响都没有是几个意思,好歹发出点声音啊。

他忍不住好奇,抵了抵他的胸口,结果一转头,看到祁俊那张脸。

完蛋!

这人来真的!

他发小对祁俊这表情简直是再熟悉不过。这厮完全是一副准备狩猎的模样!

嘴边清浅的弧度,明明满含深意却让人丝毫起不了厌烦的心思,摆明了就是那种在深山修炼了千年,专门来祸患人间的妖魔。

灯影在远处闪烁,印着他那头蓝色的头发,越发显得魔魅。那双细看之下,微微透着异域风情的眼睛,此刻,直直地盯着冷奕瑶的一举一动,眼睛眨都不眨。

“你,你不要胡来。”来看热闹可以,但关系到日后发小的身家性命,他忍不住发抖,好心提醒祁俊:“陪你看看,过个眼瘾就算了。这人,你碰不得。”他现在简直恨不得吃一肚子后悔药,刚刚为什么要顺着这人的意思,跑过来围观!现在简直哭都没地方哭!

“为什么?”祁俊垂眉,看他一眼,满眼的妖气横生。

他发小被他这一眼看得,连头发丝都开始冒寒气了。“你傻啊!我找你回来的时候,说是帝都的天都变了,你以为是因为谁?”

“哦?”祁俊这次终于忍不住带些惊讶的表情,看他一眼。一个圣德高中的转校生,竟然可以左右整个帝都的局势?

他发小眼下只觉得气得心肝肺都疼!

他这个反应是什么鬼!一脸兴趣更佳的样子!

全帝都,只要身份够格的人,现在大抵都知道,陆琛殿下在皇室最盛大的舞会上邀请的开场舞舞伴,就是警卫室里面这一位了。

关键是,她不仅没当回事,还顺顺当当地把陆琛殿下的两位根深蒂固的叔伯直接摁在地上,随意搓揉,弄得一个抹了脖子,一个退避万里、困居属地,反手直接送陆琛上王座。

就这,竟然连一个月的时间都不要,别人想上课就来上课,想放假就玩失踪。圣德高中这样的门槛,更是爱来不来,来去自如,集团执行董事藴莱还一脸理所当然。

呵呵,更夸张的是,她身后还站着帝*界第一人。赫赫元帅大人,从来拒人于千里之外,如今偏偏对她一副珍之重之的样子。甚至亲自来校门口接人。

这样的女人,你敢去撩?

还要不要命!

“听你这么说,就更有意思了。”祁俊舔了舔唇尖,双眼微微一眯,眸色深邃,神色却越发邪性。

他发小简直觉得这人中邪了!两人正在你来我往,正争论得厉害!忽然,一道视线直直地落在他们这边。恍若有形,那视线透过窗户,直接落到他们俩的眉心之间!

无论是祁俊还是他发小,从小就接受过非同寻常的训练,警戒性自然高于常人,下意识地顺着那视线望去,却在下一刻,对上了一双闪着别样光泽的双眸。

——那是他们从未在别人身上看到过的眼,五分清冷的淡然,三分难断的幽冥,一分清醒的冷酷,最后,还有一分至极的凌厉。

原来,他们在窗外窥视已久的转校生,竟有着这么一双夺魂的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