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再难忘记/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盯着窗外那吵来吵去的两个人,眉头微微一簇,一脸耐心基本告罄的表情。

芳菲然的脸此刻已经肿得连亲爹妈来了都不认识的程度,呜呜咽咽地在哪里哭,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像是下一刻就要背过气去。冷奕瑶没理她,倒是朝晨芝梵问了一句:“那是谁?”

晨芝梵下意识朝着窗外的位置看过去,结果扫到那一头蓝色的头发,立马眼睛就暗了下来,一脸无语的表情。

“咱们学校原来的霸王,因为犯了事,被留级休学一年。”没想到,今天竟然就回来了。“旁边站着的是他的发小,两人几乎穿一条裤子长大。”

“哪个班的?”冷奕瑶明显注意到那个蓝色头发的人,一脸邪性。长得是挺不错,只可惜,看上去,似邪非正。有些小姑娘倒是喜欢这个调调,只可惜,她从来不好这一口。

看了两眼,就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干脆挪回视线,盯着已经瘫倒在地、吓得瑟瑟发抖的芳菲然。打脸算什么,她现在想的是,该怎么让这小姑娘彻底长点记性。上次,看在沃克的面子上放过她,这次倒是变本加厉了,敢拿浓硫酸来威胁她?

呵呵,她玩药剂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等着投胎呢。

“要不,先打电话给沃克?”晨芝梵皱了皱眉,既然冷奕瑶不去看窗外那两人,他自然也懒得搭理他们。祁俊那发小倒算了,祁俊这个人才是真正难缠。从小到大,身边的女人像是走马观灯一样,来来去去无数。关键是,家里底子够雄厚,本人又有点说不清的门道,虽然一身风流债,可还从来没出过事。对比而言,冷奕瑶刚刚的作所作为,太容易激发起男人的征服欲。他下意识地往窗边靠了靠,遮住冷奕瑶的身形。

祁俊正看得兴起,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辣的妞,那双眼,太他妈的有灵性。视线对上的那一瞬,简直整个人都像是被电了一下。可惜,这个晨芝梵太扫兴,分明是故意挡他视线!

“我说,差不多也就得了。晨芝梵这人,从来都是温温和和的,难得看他这么护一个人,你家不是和他家是老相识吗,别弄得到时候因为个妹子两家人面子上都不好看。”要说,祁俊这人仗着那张老天爷给饭吃的脸,在圣德高中简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晨芝梵简直是低调到了极致。一般人只知道他和蓼思洁、罗德那几个商人子女关系不错,真正是什么背景,却很少有外人知道。

“嗤——”祁俊冷笑一声,他想招惹谁那是他的事,关他晨芝梵什么事。

他发小在一边,简直急得背后都要出冷汗了。

让这张嘴欠!非把这混世魔王勾回来,偏偏还撞上冷奕瑶……他恨不得立刻拿块砖头,把自己的脑子敲一敲,刚刚是怎么想的。冷奕瑶修理人,他们来凑什么热闹。

“有人来了。”他正准备在劝祁俊,后者却忽然眯着眼打量他的后方。

一个人,目光寒冰地疾步走来,眼光在站在门外的他们两个身上定了一瞬,下一刻,冷着一张脸,直接进了警卫室。

“我草!”祁俊的发小下意识暗叫了一声,这不是沃克吗?

沃克一推开门,就见地上一摊烂肉似的,站都站不起来,哭得一脸狼狈绝望,眼见他进来,立刻往他身后扑。这一次,别说是仗势欺人,连说话大小声都不敢,像是恨不得能立刻躲到他身后,就此消失。

沃克忍了忍,嘴唇都要咬开了,可看着侄女那张青紫交错、肿胀难辨的脸,抬起的手,就这么僵在半空中,再也落不下来。

明明好好地把她送走了,为什么还要死犟!当真以为,所有人都理所应当地要护着她一辈子?

再物以稀为贵,芳家也不会为了她得罪冷奕瑶。她难道是个傻的?喜欢奥斯顿不成,就死命来纠缠这个假想敌!

“老师~”冷奕瑶悠悠扬扬地声音从耳边响起,整个警卫室,所有人都是一愣。几个帮忙的男生下意识觉得自己最好立刻闪人,否则听到什么不该听的话,搞不好后面难看的就是他们。只可惜,冷奕瑶并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你就说,现在,该怎么办吧。”

站在门口的祁俊差点笑喷。讲真,你把别人的侄女给打成了猪头,还一脸理所当然地反问对方,“你看,这事该怎么了?”

这般嚣张的态度,简直是厉害到新境界!他都恨不得在这里给她鼓掌了。

沃克咬牙,静静地看着瑟瑟发抖的侄女。芳菲然那张原本称得上伶俐俏皮的脸,如今已经只剩下巴掌印,整个人如同惊弓之鸟,除了低着头往他身后死命的钻,竟然一个字都不敢说。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毕竟是自己亲侄女,难道真的眼看冷奕瑶把她弄到身败名裂?“我会让她彻底在你眼前消失。”

他声音一落,四周忽然一静。

芳菲然以后不能出现在冷奕瑶的视线里,不仅仅意味着,她可能就此与上层社会彻底隔绝,也代表着芳家对冷奕瑶的妥协。芳菲然的下场无外乎两个,一个彻底远嫁,从此杳无音信;一个就是彻底被家族当做弃子,放在暗无天日的地方,终身当个活哑巴。

无论是哪一个,芳菲然的未来也算是毁了。她惊恐地抬头,双手紧紧地攥住沃克的袖子,想要说话,却被对方冷冷的视线吓得魂飞魄散。

她,她从来没有看过沃克露出过这边冰冷无情的脸。仿佛,之前那么多年,一直将她捧在手心的叔叔,不过是她自己幻想出来的而已……。

“按照我性子,这么容易就放过她,你觉得,可能吗?”可就在芳菲然觉得自己的世界已经天崩地裂的时候,冷奕瑶一道略显嘲弄的反问,将整个警卫室的气氛弄得降到零度以下。

沃克下意识地扣紧双手,手腕上的青筋曝起。他来的路上,就已经听到了大致经过。完全是芳菲然自己作死,拿着浓硫酸跑过来想要毁了冷奕瑶的脸。偏偏被逮住之后,还佯装精神疯疯癫癫,故意骂些不三不四的话。以冷奕瑶的性格,能在来圣德高中上课的第一天,就直接洞穿整个不锈钢桌面,给所有人来个下马威。堂堂两位皇室的大公在她手底下,也没有占得一丝上风,分明是锱铢必较的人,哪可能白白受了冤枉气。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要芳家能够做到的,你尽管提,只要……你留她一条命。”

如果对她的调查结果没有错的话,他记得,冷奕瑶刚来帝都的时候,就直接在夜市里弄死了一个人。速度之快,手段之狠,连警局的人在现场都没有找到任何证据。如果不是死者身上有蝎子纹身,芳家在皇宫那边的人隐约透出口风,再对照她的调查记录,怕是谁都无法想象,一个高三的学生,杀人就跟眨眼似的,毫无任何情绪变化。

祁俊站在窗外,即便平日里再吊儿郎当,此刻也忍不住微微沉了脸色。他还从来没见过沃克这个人对别人这般低声下气的时候。

大多数人只知道这人是出身名门,他却明白,当初沃克直接弃了芳家主事者的位子,才来到圣德高中。芳家绝对是名门大族了。能被当做继承人,沃克本人的能力和傲气不言自明,如今,竟然会对着一个少女这般忍让……。

他睨了身边的发小一眼,怕是冷奕瑶不仅仅能让帝都变了天,她的不可预测才是最让沃克忌惮的。

“你是以芳家大家长的身份在和我许诺,还是,用特级班的负责人的身份在说话?”冷奕瑶脸上却并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地看着他,一脸漠然。

这种小姑娘,惹了事情,就知道躲在家里人身后,等风波一过,立马又大摇大摆地固态萌发。她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

这事落在她身上是能轻易躲过,如果是放在一个柔弱无力的小姑娘身上呢?那一大杯浓硫酸,就此能断了她一辈子!

沃克的脸色渐渐僵硬,一方面是因为冷奕瑶的无动于衷,另一方面,作为教师,反而转过头对一个学生低声下气,本来这件事就极其充满着羞耻感。

晨芝梵的目光沉了沉,到底不愿意把气氛弄得太难看,思索了一会,才慢慢道:“惹事的毕竟是芳菲然,既然这样,不如找她父亲来当面谈谈。”

冷奕瑶刚刚那句话虽然扯人脸皮,但话糙理不糙。沃克毕竟早就离开芳家了,不能再代表芳家许诺任何事情。当初,冷奕瑶看在他的面子上,放过芳菲然一面,如今她能拿着浓硫酸过来准备毁人容貌。如果这次再轻易放过,下一次,万一她藏在人群中,故意放冷枪呢?难道冷奕瑶就要为了她这颗定时炸弹,一天二十四小时的防备着。

常言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沃克并不能真正为芳菲然保证什么。

一直低着头,躲在沃克身后的芳菲然,像是忽然发了癔症一样,跳起来就拽着沃克:“不行,不行,不能叫我父亲来,他会打死我的!”

死命摇着头的芳菲然,一张脸上满是惊慌失措。相较于刚刚看到沃克的表情,这一瞬,她才显示出后怕的样子。

什么叫心惊肉跳?什么叫惊慌失措?

打人要盯着别人的软肋打,一棒子戳到最软的地方,打得毫不留情,才能让人真正长个记性。

显然,对于沃克这个从来护着她的叔叔而言,芳菲然的父亲才是她真正惧怕的人。

冷奕瑶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惊惧交加的样子,忍不住侧头回视了晨芝梵一眼,没想到,这人看上去温温润润的,却最知道拿捏人的七寸。

沃克咬牙,眼睁睁地看着芳菲然死命摇晃着自己衣袖,像是拼命抓着最后一根稻草的样子,心如刀割。当初,那小小的一团,被捧在手心里,会朝着他眯着眼、温暖的笑的小姑娘,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这个样。

既然有胆子做,便要有单子承担。

对于冷奕瑶而言,这已经是退了一步。他知道,晨芝梵其实已经给他找了一个不错的台阶,否则,僵持下去,对他、对芳菲然,只会弊大于利。

良久,在芳菲然心越来越沉的时候,沃克闭了闭眼,咬紧牙关,狠狠地吐出一个字:“好。”

“不!”芳菲然一个趔趄,像是整个人都被抽了魂一样,“啪”——地一声跌在地上。

旁边大气都不敢出的那几个男同学和警卫,呆呆地看着这情况,只觉得背后一阵凉风刺骨。

这,这姑娘,以后算是彻底废了。

“芳家那边,你来约,明天我正好有空,下午放学后,我去你办公楼。”冷奕瑶淡淡一笑,目不斜视,直接从芳菲然的身上跨过去。只是,整个警卫室的人全部都鸦雀无声,谁都没有再吐出一个字。

冷奕瑶离开的那一刹那,望着地上凄凄惨惨的芳菲然,嘲讽地勾了勾唇。所以,她完全是仗着沃克的宠爱才一而再、再而三地跑来闹事。也不想想,沃克只是她叔叔,又不是她老子,她凭什么这么破烂事都推到沃克的头上。恃宠而骄也要有自己的底气,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只会眼睁睁地耍大小姐脾气?不好意思,恕不接待。

警卫室因为随时要保持通讯畅通的缘故,隔音效果并不强,刚刚里面发生了什么,站在窗户外的三人是听得一清二楚。

所以,等冷奕瑶一踏出屋子,祁俊的发小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小姐姐,何止是惹不起,完全是霸气全开,恨不得见之绕道。

他拉了祁俊一把,只是这人不知道是不是走火入魔了,竟然不退反进,直接往冷奕瑶的方向走去。

……

怎么办,他好像立刻丢下这小祖宗,逃之夭夭……

“冷奕瑶?”邪肆微挑的声音从祁俊的嘴里吐出,带着一丝丝低哑、一点点深沉,说是低音炮都不足为过。的确,作为原本学校的校草,他的确够资本。

冷奕瑶抬头,望了他一眼,觉得这人真无聊,看八卦看了这么久,竟然还好意思来打招呼,知道“不请自来”这四个字是怎么写的吗?

她就站在那里,也不说话,房间里,沃克在低声和地上的芳菲然说着什么,两个人一点都不在意,只是定定的看着对方的眼睛,良久,冷奕瑶转开视线,一脸无视。

蓼思洁这一刻终于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跑了过来。说实话,她还真怕冷奕瑶刚刚搭理了祁俊,这人,简直是无孔不入的,一旦被缠上,极难脱身。

“冷奕瑶,晚上练完击剑,我们一起去吃夜宵?”她笑嘻嘻地把原来的打算和盘突出,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也故意杵在祁俊的视线前,就是不让他好好地看冷奕瑶。

冷奕瑶低头看了一眼时间,“行吧。”下周就是运动会了,刚刚这么一耽搁,她课外活动的时间大大缩短,她摇了摇头,“我先去会馆,待会校门口见。”

自始至终,全程无视祁俊,连眼尾都没有再扫他一眼。

祁俊那颇含深意的眸子,越发带出一些兴致,往前又走了两步,直接堵住了冷奕瑶的方向。

“冷奕瑶,交个朋友如何?”纨绔的嗓音,眉梢稍挑,浑然是个二世祖的形象,偏偏他那张脸太占分,简直像是将恶棍小公子的形象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变成了个一脸酷炫的坏男人。

冷奕瑶漠然看他一眼,随即,绕过他的阻挡,声音平静,只一个字:“滚!”

祁俊那发小简直一副被雷劈中的表情。

天!

祁俊这人完全就是拧脾气!他家里的人都拿他一丝办法都没有,冷奕瑶这个反应,简直是让祁俊越发不会放手。

果然,下一刻,只见祁俊眼底闪过一丝邪气,快走两步,直接拽向冷奕瑶的手腕。

冷奕瑶脚尖一定,站在原地动都没动。

蓼思洁正觉得惊讶,却见另外一只手,直接出现在冷奕瑶面前,截住了祁俊的那只手。

“怎么,你这是要管闲事?”祁俊冷冷地看着忽然出现的晨芝梵,面色冰凉。

“你刚回来,有些事,还是三思而后行。”晨芝梵慢慢扯了扯唇角,只是,手上的力度丝毫不变。

祁俊眼底闪过一丝玩味,他还从来没见过好好学生似的晨芝梵会这么关心别人的事,忍不住,冷眼睨着他扣在自己手腕的位置:“你以为,你能制得了我?”

“有些事情,试试就知道了。”晨芝梵依旧是不急不缓的样子,只是,熟悉他的人,便能从他的眼底看出他的认真。

怎么,当护花使者当上瘾了?刚刚把冷奕瑶护在身后,挡了芳菲然,该不会以为他和芳菲然是一个档次,随随便便就能被这么打发吧?

祁俊眼底闪过一抹冷峻,毫无预警,左手握拳,直接一个重击,迎面朝晨芝梵脸上砸去!

那一瞬,快到让人连眼睛都更不上。

可看上温和有礼的晨芝梵却反应快到惊人,一个后仰,竟然直接闪了过去。

下一刻,拳拳到肉的声音落在耳边。

蓼思洁惊愕地发现,从来不轻易动手的晨芝梵竟然直接和祁俊动起手来,而且丝毫不落下风。

对方可是在国外把黑手党都玩弄于掌心的人!晨芝梵竟然有这身手,认识这么多年,她竟然不知道!

蓼思洁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切。

冷奕瑶表情倒是忽然来了点兴致。不过不是对祁俊,而是特意注意了一下晨芝梵的动作。

有点类似于自由搏击的味道,脚下的步调非常不错,哪怕祁俊的进攻再雷厉风行,他都能顺利化解,随即以双倍奉还。

和他那张看上去春风拂面的脸比起来,他的身手,当真出人意料的狠厉。

沃克听到声响,打开门,就见到这两个人搏斗在一起。

每一拳击打到对方身上的声音,嗡嗡发沉,如果换一个人在这,怕是早已承受不住。而冷奕瑶,就这么若有所思地站在那里,一脸性质昂扬地围观……

沃克脸色一黑,直接上前:“都给我住手!”

两个人的动作微微一顿,倒是还算给沃克的面子,慢慢收回手。沃克冷冽地看向祁俊:“才回来第一天,就非要来闹事是不是?”

他烦心芳菲然的事情都来不及,结果这个祸头子还在火上浇油,气得他脸色都开始发青。

祁俊整了整衣领,一脸随意至极的样子:“怎么可能,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和晨芝梵是老相识,叙旧而已。”

沃克才不吃他这一套,他们两家大人是老相识不假,从进圣德高中的第一天,这两个人就针锋相对,从来没让他省事过。“你别以为留级一年就万事大吉,再犯一次校规,你就等着被开除学籍吧。”

这人无法无天惯了,简直什么事情都不看在眼里。

以前,在学校里横着走就算了,现在一回来就搞事情,沃克太阳穴突突地开始跳着,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人直接丢出去。

“老师,你心里憋气,不能拿我撒气啊。”祁俊是这么就认怂的人?不可能啊。他意味深长地看向沃克背后不远处,还瑟缩坐在地上的芳菲然,一脸似笑非笑:“你家侄女给你惹了麻烦,总不该我来顶缸受气吧。”

“你!”沃克气得脸色青紫交加,刚想说话,却见他目光又绕到冷奕瑶身上:“美女,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单纯和你交个朋友,很过分吗?”

蓼思洁恨不得龇他一眼!

围绕在他脚边的那些花痴女还不够吗?非要来缠着冷奕瑶?他哪只眼睛看到自己的行为不过分!

冷奕瑶懒懒地看他一瞬,表情飞快,像是再看一眼都是浪费自己的时间:“凭你也配?”

刚刚是一个字“滚”,现在是四个字——凭你也配?

不过,不管是前一句,还是后一句,显然,冷奕瑶都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

祁俊的脸色果然迅速沉下来。

眼见冷奕瑶无视他,直接往会场的位置走去,他手上一个反扣,搭在冷奕瑶的肩膀上。

刚挑起唇角,还未说话,却见眼前人影一闪,如昙花一现,冷奕瑶一个扭身,直接仰面反手一击。

那一拳,重若雷霆,直接敲在他的下颚!

他只听到“咯噔”——一声,似乎是骨裂的声音,可还未来得及惊讶,却见冷奕瑶右腿一踢,恰好撞在他左手的胳膊上。

那一瞬,饶是他久经历练,也被这毫无停滞、完美对接的一拳一腿震得猝不及防。

不是女子防身术的那种,而是刻在骨子里的刚烈与爆发!

他从未从一个女人的身上,感受到这么强的震慑力!

如果说,刚刚冷奕瑶在警卫室里抽芳菲然的脸就和小孩子过家家似的,那么这一刻,落在他身上的重量,足矣让他明白,自己刚刚有多么的天真。

冷奕瑶收回腿,冷冷地看他一眼:“没有下次。”

如果再随意拦住她的去路,她不介意让他好好感受一下,军校体制下的训练与寻常二世祖的差距有多大!

“好,好帅!”蓼思洁顾不得去看祁俊的脸色有多难看,只一个劲地像是个迷妹一样跟着冷奕瑶,竟然一路去了会馆。她好像忘了自己的课外活动并不是击剑来着……。

祁俊站在原地,表情冷冽,良久,却突然弯了弯唇,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玩味地摸着自己的唇,“有意思,真他妈有意思。”

原以为是只小辣椒,却原来是个朝天椒!

好久没见过这么辣的女人了,果然比学校其他的人顺眼。

祁俊他发小简直都快哭出来了。这哥们该不会是被打傻了吧。被人这样下面子,还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

“走吧,别人都去课外活动了,你还傻站在这干嘛。”关键是,旁边还站着个冷眼旁观的沃克和一脸表情难看的晨芝梵。这少爷,简直是上赶着找事……。

祁俊却像是没有听到他声音一样,转过身,咯噔咯噔地转着脖子,刚刚冷奕瑶的两击,如果对象不是他,怕是早跌倒在地上吃瓜皮了。这种身手,竟然是个女孩子,还是个未成年的转校生……

“晨芝梵,”他忽然勾了勾手指:“我们这么久不见,晚上叙叙旧,如何?”

这还没玩没了了!

祁俊发小的脸都快笑僵了。才回来第一天,这人就是不肯安分是吧!

刚刚都打过一轮了,怎么着,现在是准备私了?

沃克冰冷的眸子盯着祁俊,正准备说话,却被晨芝梵拦住:“正好,我也有点事情和你说。走吧。”

说罢,头都不回,直接朝着校门口走去。今晚的击剑训练,看样子,他是不准备继续了。

沃克张了张嘴,到最后,只沉沉叹息一声。

晨芝梵这人,从小早慧,在冷奕瑶出现之前,罗德他们一众人都是以他马首是瞻,养成了他多年来照顾人的习惯。只不过,今天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冷奕瑶真的没有其他原因?

沃克眼看着那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到校门口,转身,消失得无影无踪。眉毛,不知不觉地皱在一起……。

出了圣德高中的大门,往西直走五百米,就有一处巷子,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停在那里。

祁俊随意地抽出一根烟,姿态娴熟地点燃,烟雾缭绕,带着打量的神色看向晨芝梵:“说吧,找我什么事?”

晨芝梵像是丝毫不介意他的吞云吐雾,背后微微往墙上一靠,随意的很:“你回来想干什么都无所谓,只一件,别碰冷奕瑶。”

祁俊抽烟的动作一顿,整个人直直地盯着他:“你在乎冷奕瑶?”

他就说,今天晨芝梵的一举一动不对劲。平时看上去温温和和,实际上完全是个笑面虎。他认识他这么久,就从来没见过他吃过亏。竟然会莫名其妙地为一个女人出头,果然是另有所图!

“我在乎不在乎无所谓,你不妨回家去,找你老子好好问问,冷奕瑶是什么人。”晨芝梵抬头,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眼底隐约透出的睥睨和可怜,几乎瞬间让他暴脾气立马犯出来。

“做事之前,你先动动脑子。我今天不和你打。你如果问完之后,还执意要动她,明天,和你动手的人,绝对不是我。”晨芝梵拍了拍身上莫须有的灰尘,回头,朝他轻轻一笑。只是,眼底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成分。

祁俊捏紧双手,眼底的狠辣一闪而过,只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困惑。

难道说,他发小还没有把所有的事情和他说清楚?

晨芝梵让他问他老子。

他老子接触的可都是灰色地带,这几年也渐渐地开始朝着军火生意转型,他老子会知道一个高中生的事情?

祁俊虽然看不上晨芝梵,但又一点却是明白的。这人从来不说大话,既然敢放出这种话,就肯定有其他原因。

他垂下眼帘,良久,轻轻一笑。看来,一年不在,帝都的人世变了不少。

他转了个方向,直接朝南去,却并非回家的路。而是一间并不对外开放的酒吧。

酒吧的位置有点偏僻,离圣德高中总的算起来,其实路程挺远。不过,祁俊熟门熟路,他推开门之后,里面劲爆的声音果然如期而至。

他发小坐在吧台,正在喝酒。一看到他过来,似乎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你第一天回来就非要和晨芝梵杠上?我就不明白你了,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鸡飞狗跳才高兴?”

祁俊没理他,直接给酒保一个眼神,都是老顾客,酒保自然将收起来的好酒展示出来。祁俊随意点了其中之一,很快,桌面又多了一杯。

“我看冷奕瑶挺傲的啊,晨芝梵那么帮她,也没见她有一点反应。”按理来说,女生对于别人的帮忙,至少也该礼貌点表示感谢,怎么冷奕瑶从头到尾都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该不会是……。

“晨芝梵喜欢冷奕瑶?”思前想后,好像只有这个可能。

“呸呸呸!你想什么呢。”他发小一脸无语地看向他。“你是没见过特级班其他人的表现,简直是一个个都成了冷奕瑶的狂热分子。别的不说,你要是看到罗德,在他面前说一句冷奕瑶的坏话,他能立刻跳起来咬死你。”没看到以前小绵羊一样的蓼思洁也敢为了冷奕瑶朝他们龇牙咧嘴吗。这放以前,可能吗?

“呦,没想到,她男女通吃啊。”祁俊不正经地挑高唇角。

“去你的。”他发小一脸无语。“讲正事啊,你回来到现在还没回去看过你老爸吧。”

“那又怎么样?”祁俊冷冷地看他一眼,脸上忽然没什么表情。

他发小无奈,却不怂他这幅模样,这么多年都见惯了。反正只要一提他爸,祁俊就是这幅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表情。“我最近听说个事,不太确切,你最好回去和你老爷子问一下。”

祁俊觉得今天是怎么了,所有人都让他回去找他老头,感情这些人是约好的。

“你先别气。”他发小知道他脾气眼看着就要上来,立马继续道:“你家不是最近在朝军火这块转型吗?咱帝国最大的军火家族是谁,你知道吧。”

祁俊皱了皱眉,感觉似是而非,“说什么废话,有话直说。”全世界都知道,金斯家族,怕是除了帝*界之外,堪称军火库的存在,他和他兜什么圈子!

“有人看到上周六的时候,冷奕瑶似乎和金斯?坎普去了金斯家族的老宅!”他凑到祁俊耳边,在热闹火辣的音乐声中,慢慢细语。

祁俊豁然抬头,一脸惊疑:“确定?”这种事情,怎么会随随便便传出来?

“*不离十。我估摸着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风声。但金斯家没有一个人出来否认,估计是真的。”金斯家族在帝都也算是个变态般的存在。老宅修建得跟个古堡似的,常年还圈养着乌鸦。往那一站,都浑身发凉。更别提,听说院子里直接埋了所有的族人尸体。不管死在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拉回来葬在树底下当养料,这种家族,想想看,都觉得浑身颤栗。

祁俊突然一下子站起来,头都不回,直接往外走。

怪不得!

晨芝梵刚才在巷子里说了那样的话。

他老子现在正上赶着要和金斯家族谈一笔生意,对方竟然和冷奕瑶关系斐然,究竟是怎么回事?

据他所知,金斯家族继承人——金斯·坎普现在还在军校进修,怎么会和冷奕瑶扯上关系?而有人放出风声,又是为了什么?

冷奕瑶有什么值得金斯家族看重的?

脚步越来越快,他眼前闪过冷奕瑶那双凉薄的眼。烟雾缭绕,似是而非,只堪堪停留在他身上一瞬,转眼便挪开,一点兴致也无。心跳不知道为什么慢慢的加速,他低咒一声!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简直有毒。看一眼,就再难忘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