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出乎意料/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祁俊推开自家大门的时候,就看到自己老子倚在位子上,旁边一个娇滴滴的女人正在拨葡萄皮,喂到他嘴边。

“回来了?”祁俊的父亲,五十岁左右的年纪,身材一般,容貌一般,偏偏心思非常不一般。祁俊能长出这张让人脸红心跳的俊脸,可见他母亲的遗传因素居功至伟。只可惜,人早死了,被这人的花花肠子气得早早升天,其实也是好事。

祁俊看着依偎在他老子身边的女人,怕是才二十岁左右吧,这么嫩的也好意思下嘴。“滚出去!”

娇滴滴的小美人瑟缩地往后一躲,原本还惊愕怎么忽然走进来一个极品帅哥,结果他冷眼扫来,她吓得浑身一冷。等了两秒,却见刚刚还温温柔柔吃她葡萄的男人,一点表示都没有。顿时,心凉。像是个路边随便捡来的小鸡一样,被赶出了房间。

“怎么了?才回来第一天就这么大的火气。”祁俊他老子这么多年对他是已经彻底没辙了。说是叛逆期吧,可谁和他似的,从十三岁开始就拧着来!从来都不好好说话,两父子见面就跟仇人见面似的,份外眼红!

“你认识我们学校那个转学生吗?”祁俊打开窗户,让外面的冷风窜进来。最讨厌的就是那种来路不明的女人身上洒的香水味,简直一秒钟都难忍。他爸有钱,又具有每个男人都有的劣根性。女人一个接着一个,从来就没断过。什么类型的,都下得了口。从小见惯了这样的场景,他实在提不起兴趣问刚刚那个娇滴滴的女人是谁。

谁知道,他话音一落,刚刚还靠在椅子上的中年男人忽然目光一冷,背脊挺直,目光如炬:“你问她干什么?”

全帝都眼明手快的人,怕是现在都知道这么一号人物。冷奕瑶,从d城来的千金小姐,不知道用了什么手腕,竟然获得了冷氏集团的继承权。

之前有传闻,船王霍家一家被人迅速连根拔起,就是因为霍启明当初不长眼地碰了冷奕瑶。

可最关键的并不在这,他前两天才收到消息。如今,除了皇位继承人、军界的元帅,现在就连金斯家族的嫡子金斯?坎普都和她关系匪浅。能受邀去金斯家族的老宅做客,天底下,多少人有这么大脸面!

“今天放学碰上了。”他虽然向来和他老子不和,但对方什么反应,他立马门清。敲他连腰都挺得笔直,怕是的确如他发小所说,冷奕瑶和金斯家族那边,非常寻常。

一听是祁俊放学碰上了,男人的脸色微微一沉,想起传闻中这冷奕瑶容色殊艳,忍不住告诫:“你平时玩小姑娘我不管,但这个人,你绕着走。”

沾都不要沾!

这人,邪性的很。

身边任何事情,不论好坏,似乎都能被她利用起来。关键是,身处旋涡,却永远让人看不明白。分明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姑娘,眼光、手段之老道,让人心惊胆战。

“晚了。”祁俊轻轻一笑,从口袋里抽出烟盒,慢慢点燃烟头,仰面,脸上带出一份狂妄嚣张。“已经动过手了。”

动手?

动手指的是男女的那种,还是搏斗的那种?

可不管是哪种,结果都不是他老子现在想听到的。

他老子只觉得一口气哽在喉咙口,差点堵得连气都出不来!

“你是想气死我吗!”他倏然站起,整个人走到祁俊身边,一把扔掉他叼在嘴边的香烟,冷冷地看着他:“不管你今天干了什么,从今往后,离她远点!越远越好!”

赔礼道歉这种事情,他是想都不想用想。这人野性难驯,哪里会自己送上门道歉。但,这一次,决不能任他任意妄为!

“你要是想把自己以后的家底全都败光,你就明着告诉我,也省得我天天费尽心思地往上搭关系。”他以为,金斯家族的人是那么好联系的,他前前后后忙了三年,才能在军火生意上插一脚。结果,别人奉为座上宾的人,转头就给这臭小子得罪了,他这么久的辛苦白白打水漂不算,以后不被金斯家族针对才算是万幸!

“一个小姑娘而已,你有必要这么怕?”被扔了香烟,祁俊也不恼,就这么直直地盯着他老爹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唯有他自己才知道,此刻,他手心已微微汗湿,整个人的背后都僵着在。

他老子冷笑:“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除了灯红酒绿就是四处撒钱?”他强压下自己动手抽儿子的冲动,缓缓吸了口气。忍者满头的不耐,将冷奕瑶自来到帝都之后的明面上的事情,都一一指出来。

陆琛大皇子几乎是靠着她才打了一场翻身仗,赫默对她几乎处于无限制宠爱,金斯?坎普貌似也与冷奕瑶达成某种协议……。

帝都里,跺跺脚,底下都要抖三抖的人物们竟然一个个都和她有着偌大的关系。

有手腕、有能力、有心计,最关键的是,潇洒如风、来去自如。哪怕是住在元帅府,却拥有绝对的自主权。

这样的人,除非你有能力可以直接收服,否则,越接触下去,越到后来,只会自己越受影响。

祁俊陷入了一片难得的沉寂。

总归只有眼前这么一个儿子,犯了再大的事,他面上骂归骂,底子里还是护着的。眼见他眉梢都一派冷峻,男人拍了拍他肩膀:“能说的我都说的,你自己好好想想。”

他向来知道自己儿子心高气傲,但有些时候,傲气也要用在对的方面。如今正是和金斯家族生意谈到最关键的时候,他真心不希望,这么大了,祁俊还分不清轻重。

祁俊没有吭声,似乎沉静在自己的世界。

男人叹息,良久,却是转身离开。

并不是他看不起自己的儿子,只是,和那位陆琛殿下比起来,倒也算了,连声明赫赫的元帅也参合在里面,他是真的怕自己断子绝孙。

祁俊的发小第二天来到他家门口,和他一起上学,大老远看着祁俊侧着脸,一脸冷淡的样子,忍不住好奇:“大清早的,摆什么臭脸?谁得罪你了?”

他不过就是打趣似的意思意思,谁知道,祁俊竟然还真的回答了:“冷奕瑶。”

“哈?”关那位小姐姐什么事?昨天不是老早就分道扬镳了吗?

“后台这么硬,我就更不想随随便便就放手了。”主要是那个人,只要见过一面,就似乎再也忘不掉一样。昨晚睡觉睡着,梦里竟然全是她。等他醒过来,才发现,一整夜,才睡了两个小时,后面却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卧槽!你脑子是属驴的啊!我昨天那么多话白讲了啊。你老子没告诉你她是什么人吗?”他简直要抓狂,感情昨晚在酒吧说的那些都被他扔到垃圾站了啊!

“说了。讲的很清楚。”祁俊抬头看他一眼,“可我是那么听话的人吗?”

他发小恨不得咬下他一块肉来,好让他清醒清醒,知道自己现在在说什么。

“这事你别管了,走吧,去学校。”祁俊随意地将书包往背后一搭,神色从容地迈开步子。

留他发小咬牙切齿,最后还是只能跟上去:“我跟你说真的,那个冷奕瑶,你只能过过眼瘾,否则以后你会被自己活活作死的。”

“你真啰嗦”……。

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远,很快就要看不到背影。

“老爷。”就在这时,一个灵活的身影凑到祁俊的父亲身边,低声将刚刚在门口少爷所说的话,一句不拉地重复了一遍。

祁俊的父亲脸上连肌肉都纠结在一起,刹那间,失去了往日的镇定。“狗东西!”

不撞南墙不回头!

可这次他是拿着全家的家当,甚至是性命做赌!

“去,派人盯着他!”他森冷地看了身边人一眼,对方低头,立马着手去办。

而另一边,冷奕瑶还是照着老规矩,穿着一身运动服晨跑到了圣德高中,洗澡更衣之后,悠悠然地踏进班级的时候,耳边都快炸了。

“听说,昨天那个芳菲然竟然又来堵你?”

“有人还看到她带了浓硫酸,这人的家教都到哪去了?”

“冷奕瑶,你准备怎么处置她?”

冷奕瑶抬头看了一眼,全家一共就这么点人,几乎都有三分之二围到她面前来了。他们很闲?

“找了芳家的人来谈。”她将微微有点湿漉漉的头发往后一捋,随口答道。

“啧啧啧,沃克摊上这么个侄女,简直是倒了半辈子的霉。按我说,上次都送她离开了,竟然还能被她找回来,芳家那边的态度讲不清啊。”

冷奕瑶挑了挑眉,没有说话。倒是一直喜欢懒洋洋地趴在桌上补眠的奥斯顿今天的表情尤为凝重。

特级班的人原本是为了冷奕瑶打抱不平,后来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得,惹上芳菲然这疯婆娘,追根究底,源头上还是在他们班副班长身上。

要不是那个小姑娘暗恋奥斯顿暗恋到走火入魔的地步,怎么可能将他身边的女性直接当做假想敌。

天地良心,冷奕瑶和奥斯顿说话的频率,甚至还不如她和罗德那些人。

“老师来了。”有人在教室门口提醒,班上人其实从来都不怕那群老师,但这个时候的提醒,显然,对方身份比较特殊。

果然,下一刻,沃克走了进来。

班里倏然一静,所有人直接回了自己的位子。

这事情说出来不光彩,特备还是当着当事人的面。沃克这人吧,当他们班的负责人,向来都尽职尽责、能力非凡,也就是因为芳菲然,他们才知道沃克竟然宁愿放弃当芳家的掌权人,也不愿意回去。如今,自家侄女干了白痴事,倒是让他跟着跌面子。

沃克像是没有注意到在座的那么多学生脸上忽明忽暗的视线,抽出一张表格,心平气和道:“下周一就是学校运动会了,为期两天。这两天,学校会对外开放。可以带着朋友、家长来,都没有关系。周三恢复正常教学。”

底下有人长长地吹了一声口哨。谁会愿意带家长来啊,带女朋友来看自己耍帅还差不多。

沃克睨了吹口哨的人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废话,而是继续运动会这个话题:“因为临近冬天的缘故,室外温度一直在下降,这次的游泳等比赛都放在室内恒温泳池。最后提醒大家一句,比赛归比赛,万一在比赛途中身体出现任何不舒服的症状,一定要及时停止,并汇报老师。”

他说完这句话,下面的气氛果然微微一变。圣德高中之前其实有出过类似的事故。是一个高一的学生,报的是女子长跑,平时其实也都有联系,可到最后,跟着领跑的第一梯队快速冲刺的时候,心脏却受不了,直接倒在了跑道上。从此,再也没有站起来……。

沃克拍了拍手,将大家从低迷的气氛转开,“下面两节外文课,大家集中注意力。”

说罢,朝已经站在门口等着的外文老师点了点头,一脸平静地走了。

原本还准备小声讨论一波的众人,看着外文老师竟然拿了一大摞卷子堆在讲台上,瞬间开始怀疑人生。

上午第一堂课来就随机考试,这是真的吗?

冷奕瑶支着下巴,懒懒地笑了笑。大约是因为最近看书多的缘故,现在上外文课,她再也不是一副神游发呆的模样,试卷发到手里,她指尖的钢笔转了一圈,随即微微挑起唇角,毫不迟疑地开始落笔。

奥斯顿张了张嘴,原本是准备和她说话的,见她这个样子,便不好再打扰。

于是,整个班的人,在运动会之前,迎来了一场随堂考试。

好在后面几堂课的老师,都还比较人道。知道他们最近在加强训练,所以上课的时候,连提问的环节都直接省略了。除了物理老头……。

物理老头盯着冷奕瑶,看了一遍又一遍,从开学到现在,怕是已经都第三百八十次了,他不断地向她释放好意,让她来他的课外活动,可她呢,始终纹丝不动。

这样好的一个苗子,大冷的天,听说还要去跑女子三千米,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这么纤细的小身板能不能扛到最后,想想他都替她犯愁。

冷奕瑶盯着物理老头这样的眼神,毫不在意地出门出了饭,中午去了树屋休息,下午优哉游哉地回来继续上课,倒是觉得,这小日子越发过得舒坦。

直到下课铃响起的时候,她才懒懒地伸了个腰。

其他人都没走,一个个都盯着她,她却像是一点都不在意一样,将东西一收,直接朝着沃克的办公楼走去。

“真的见芳家大家长啊。”围观吃瓜群众一脸不可思议。被请家长这种事情,在圣德高中简直少之又少。毕竟,哪个家长不是忙得不可开交。可这次芳家大家长不仅被请过来了,还不是因为老师开的口,而是因为冷奕瑶的一句话,这就有点……。牛掰了。

“我估摸着,芳家怕是要割肉。”有人摇头叹息,要是冷奕瑶是随随便便好欺负的,芳家估计掌舵人压根都不会现身。就是因为知道些内情,冷奕瑶昨天开了口,今天就立刻乘了飞机赶过来。

所有人议论纷纷间,只见奥斯顿忽然站起来,转瞬跟着冷奕瑶的方向,亦朝着沃克的办公楼走去。

“……你们有没有觉得,今天副班长有点奇怪?”罗德忍不住皱了皱眉,他很少看到奥斯顿管闲事。冷奕瑶约了芳家的人要怎么谈,那是她的事,他去干什么?

“你才发现?”旁边的众人一脸看傻子的表情望着他,良久,摇了摇头。

不管奥斯顿是为了什么原因跟过去,反正,他不愿意在人前提起,他们再好奇也不能跑过去偷听吧。于是,一众人慢慢解散,徒留罗德一脸无语地拽了拽身边的晨芝梵:“诶,你昨天不是也在现场吗?怎么不和冷奕瑶一起去?”泼硫酸的事情,是从警卫室那边流出来的消息,因为冷奕瑶昨天左右开弓的时候,压根没有避讳人,除了当时站在窗外围观的三只,自然还有其他人看到。于是,听了那么一耳朵,流言便这么起来了。

“你觉得,她需要我去帮她谈判?”晨芝梵静静地抬起眼帘看罗德一眼。

“怎么可能!”冷奕瑶多威武霸气啊,把人打成猪头了,还让人家长飞过来给她道歉,这种人会需要别人帮忙暖场?

“那你还问这么多。”晨芝梵亦站起来,淡淡地看了一眼窗边,忽而嘲讽一笑。祁俊出国一年,回来脑子也坏了吗?该说的话说了那么多,竟然还死心不改,竟然在这盯梢冷奕瑶?

“哎,哎!你别走啊。”眼看晨芝梵直接走人,罗德一脸被人遗弃的模样,要多可怜就多可怜。他不就是担心冷奕瑶吗,好心没坏事啊。

与此同时,冷奕瑶已经穿过绿化带,直接走到沃克的办公楼。

今天的阳光不太好,天气阴冷冷的。一个人坐在沃克身后的位置,似乎全部的心思都在沃克身上,只是沃克连头都不抬。

看岁数,应该就是芳菲然她爸了。

她倚在门口,随意地敲了敲门,两个人的目光同时望过来。芳家的掌门人目光微微惊了一下,怕是没想到自己女儿那张脸竟是拜眼前人所赐。光是看形象、气质,一点都看不出是个凶狠的角色。只是,这雷厉风行的手腕……。

他站了起来,无视辈分之差,微微弯腰,伸出手:“你好,第一次见面,我是芳致远。”

冷奕瑶看了他伸出的手一眼,微微笑,搭了上去,却很快收回:“你好,我是冷奕瑶。”

很简单的开场白,两个人却已经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将对方的神色全部打量彻底。

就在这时,背后忽然传来脚步声。

冷奕瑶侧了侧身,就见奥斯顿也来了。

芳致远看到他,却似乎并不惊讶,只是徐徐地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和沃克一直待在帝都,就从来没想过回家看看吗?”

冷奕瑶微妙地挪开视线,看向奥斯顿和沃克,这两人,竟然是亲戚,而且都是芳家的同宗?

“不急。”奥斯顿只吐出两个字,忽然找了一把椅子,坐在办公室的另一个方向。显然,是想听听冷奕瑶准备和芳致远说什么。

芳致远深深吸了一口子,芳家威望甚高,这么多年来,都是别人求着他来办事,他还是第一次拉下老脸为了自己那个作贱的女儿来回奔波,甚至弯腰脊梁。只是,这个人…。

他叹息一声,撇开芳家最特立独行的两个人,直接和冷奕瑶切入正题。“我昨天听说了芳菲然做的一切,首先,我表示道歉。对于她,我属于教养,导致她这些年越来越恃宠而骄、特立独行……”

冷奕哟忽然伸出一只手,打断了他的说话。

“我来,不是听你道歉的。”她眉目冰凉地看了一眼浑身忽然僵硬的芳致远,慢慢笑了笑。

“你既然是芳家的掌舵人,芳家的事情自然由你做主。我找你,就两件事。”她不喜欢浪费时间,更不喜欢把自己的时间浪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你说。”芳致远脑门上青筋直跳,却依旧忍了。

“第一,芳菲然你们怎么处理,我不管。但是,如果这个人,下次再出现在我面前,打死为止。”她才不要他们什么承诺,远嫁他方,就此原地帝都什么的鬼话。她对待敢对她下手的人,向来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弄死对方!

眼见芳致远脸上闪现的阴霾,她一脸不以为意,“或者,你可以直接试试,看你能不能在我手上顺利地把芳菲然带走。”

她若是来真的,别说是机场,连公路他都休想过一个站口。

芳致远面色狰狞,这一刻,这么多年居于高处的威严被人踩在脚底下,简直浑身都在发抖!

“第二,我要入股芳家集团。”如果第一句话,堪称晴天霹雳,这么这一句话,简直是重磅炸弹!

芳致远龇牙欲裂地看着冷奕瑶,像是在冷笑,“你在做梦?”

一个女儿罢了,他又不是像冷家那样发癫,竟然把继承权给女儿。她倒好,一个外人,用他女儿来威胁他,竟然想要入股芳家集团。他们家族从来不接受外人!

冷奕瑶却凌冽地看着他,表情无动于衷:“看样子,是你还没有看清楚形式。”

她点了点沃克办公室墙面上的帝都地图,“芳家的主要势力中心主要集中在三个省内,你觉得,如果我让你们头上的现管都变一变,结果会怎么样?”

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

名门又如何,上面照样压着皇室和军界。泼硫酸的事情,她对别人只字未提,不代表就可以这么轻而易举地揭开。再说了,她明面上的权利要是不使用,挣来有什么意思。

所有的地方都有自己的规则。如果把芳家涉及的省区上面的人都换一换,别说是大伤元气,怕是整个芳家能不能跻身名门都是个问号。

毕竟,底下有那么多的家族在虎视眈眈着,他们不行,自然有人顶上。

“我不是给你选择题,两个要求,要么都接受,要么,你现在就可以走了。”当着沃克的面,把别人的哥哥怼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讲真的,站在不远处,被树干挡住了身影的祁俊忍不住摇了摇头。何止是朝天椒,简直是女霸王!

对于一族之长来说,冷奕瑶几乎等于把他的脸都拔干净了,踩在地上蹭鞋底!

“你都不管管!圣德高中的学生就这个样子!”芳致远憋得一脸青紫,回头却死死地瞪向沃克。自己怎么会知道,来到这里,会受到这样的羞辱!

“你别让别人背锅。如果不是沃克,你信不信,我压根还看不上芳家。”她无聊地看芳致远一眼,“当然,昨天,我就更不会手下留情了。”

在内脏破裂的地方,再叠加一层伤口。相信她,她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让一场死亡变得理所当然……。

房间里的气氛,忽然一冷。

芳致远不可置信地僵着脸看她,像是要看看她心底是不是住了一个妖魔。

“事先声明,我虽然入股芳家,当我不露面。所有事情,都会交给奥斯顿。”她淡淡地瞥了一眼神色微微惊愕的奥斯顿,轻描淡写的挪开眼神。

实际上,之前她就感觉到奥斯顿和沃克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关系,刚开学第一天起,就有这个感觉。不过,一直懒得探寻罢了。如果刚刚芳致远不是说了那样的话,她还不一定到什么时候才知道,这两人都是芳家人。

“你要做什么?”芳致远防范地看着她,觉得这个女孩的思路完全让人摸不透。

“不干嘛。就是存点资本,当做投资呗。”既然答应与金斯家族合作,总不可能事事都由别人来。男尊女卑的国度又如何,她既然能在冷家弄到继承权,自然能把这继承权盘活,用于未来。钱这种东西,说句不好听的话,叫做王八蛋,但如果真的跌落谷底,才发现,没有钱,万事难开口。

她不是那种对着赫默张口要钱的人,不过,既然有人送上门,干嘛要白白放过?

“你!”芳致远还想在说话,却被沃克直接打断。

“够了。”沃克站在正中央,挡住了冷奕瑶那冰凉的视线。这个人,其实对谁都那样不上心。选中芳家,不过是因为芳菲然自己凑上去作死,她不一定非要芳家答应。但如果能用这些东西换一条命,何必还斤斤计较。他疲惫地摇了摇头:“大哥,芳菲然毕竟是你亲女儿。”

钱没有了可以再挣,权势没有了还可以东山再起。唯有人,人没了,就真的什么也没了。

芳致远一惊。已经很多年,沃克不愿意和他说话了。当初,他承认,自己的亲弟弟辞去掌舵人的身份的时候,他是又气又急,但隐秘深处,他骗不了自己,他实际上还是沾沾自喜的。

如今,他挡在自己的面前,为的是自己的女儿……。

强权面前无尊严……。

这句话,芳致远这一刻,明白得刻骨铭心。

若不是冷奕瑶身后站了那么多人,若不是她能说到做到,他整个家族,竟然要被她一个小姑娘摆弄?

冷奕瑶垂下眼帘,懒得去看某人的愤愤不平。相较于沃克而言,这人的气量实在有限。

觉得她是在狐假虎威,觉得她是靠着背后的靠山才敢这么为所欲为?

那他怎么不想想,她又是怎么获得现在的这一切?

在从d城来帝都的路上,但凡是个惊觉性稍差的人,早就被子弹爆头,死无葬身之地。在赫默面前,如果不是一步步展现实力,怕是会和其他沾上军界机密泄露的家族一样,彻底被清洗一空,丢至乱葬岗。

人人只当她手腕不简单,但背后藏着的血腥却从不会扒开来去看。

所以,她懒得去搭理人。直接点了点奥斯顿:“记住,这些都是你欠我的。”不是因为他,芳菲然那个疯子不会三番五次地跑到她这里来闹。他们知不知道,她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压下自己身上的戾气!

久不见血,都快不是她的风格了。

奥斯顿抿了抿唇,表情有一刹那的复杂,良久,点了点头。“合同书你准备好了就给我,我既然欠你人情,就一定还干净。”

所以说,芳家的人也有好的。比如眼前的这两个,不管看谁,她都觉得比芳致远适合当这个芳家的掌舵人。

她摆了摆手,一脸随意,转身走人,似乎懒得再留下来寒暄。

离成年还有一年不到的时间,冷家那边一点声响动作也没有,她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总该找个机会,把该干的事情了结。

夕阳西下,她迎着晚霞微微一笑。

直接出了校园。

门口,一辆车子早已停在那里,许久不见又黑了一圈的翟穆这一次坐在了驾驶座。

“呦,稀客啊。”冷奕瑶和他开玩笑,想想看,的确自上次皇室假面舞会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也不知道是去了哪,整个人精瘦了一圈,更黑,却更像一把出鞘的利刃,眼睛里都泛出亮光。

“弗雷怕你又直接回了别墅,让我赶紧来劫人。”他们俩认识破旧,说话的时候,偶尔也挺随性。听她随口调侃,他也不气,倒是笑起来,整个人都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味道。

“怎么了?”冷奕瑶慢慢将双腿交叠,坐在后座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有人在后面跟着你。”他看了一眼倒车镜,表情倒是很快恢复了正常。跟着的人,是两个男生,不过不是一路人马,反倒像是一个人在跟着另一个人。看打扮,应该都是圣德的学生。其中一个,还有点眼熟,似乎是她同班同学。至于另一个……那一头蓝色的头发,他只觉得反光太辣眼睛。

冷奕瑶笑笑,从早上下课后,就感觉到有人老在窗户外面望过来,到现在,都跟块牛皮糖似的。

既然是留级生,自然不可能再待在高三特级班。

去了普通班还这么来事,果然,老天爷造人还是很公平的。虽然给了祁俊那张脸,但他的脑子里,显然是草包一垛。

“不用管他们,开车。”她说的是他们,自然是将晨芝梵也看在眼底。

翟穆撇开视线望她一眼,摇了摇头,真的,好像从来就没什么好奇心似的。别人跟踪她,她都懒得问为什么。

车子轰鸣启动,很快就消失在学校大门口。

祁俊皱着眉,望着眼前,身后的晨芝梵冷冷地与他擦肩而过,“不用看了,她明天不来上学。”

圣德高中,享此殊荣的,只她冷奕瑶一人。

虽然祁俊明白,但还是不清楚,她一个未成年少女,周五不上课,全校上下竟然还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这难道不奇怪吗?

“你把自己当她保镖了?这么时刻防备我?”祁俊耸了耸肩,一脸奇异地看他一眼。就在记忆里,晨芝梵是恨不得离自己远远的,现在倒是另外一副做派了。关键是,他今天一天打量下来,冷奕瑶和他的关系似乎也并不是很亲近。自己停下来,一方面是知道追不上冷奕瑶乘坐的那辆车,另一方面,还是想在对方口里打探到一点有利的信息。总觉得,他好像知道的,比别人都多。

晨芝梵却并不上他当,相反,他侧头,对祁俊淡淡挑眉:“与其关心我,我劝你不如好好想想你自己。明天,冷奕瑶会和金斯?坎普见面,你现在就可以预测一下,你们家以后要怎么面对金斯集团。”

昨天偶然碰上,双方互相接过也就算了。毕竟祁俊的老毛病就是沾花惹草,可今天却还不休不止,跟着冷奕瑶一路,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就像冷奕瑶能随意拿捏刚刚的芳家,让他们成为她赚钱的工具一样,对于祁俊一家,冷奕瑶可是实实在在,有翻云覆雨的能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