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你们随意/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翟穆送冷奕瑶到元帅府,恰逢赫默正好从外面办事回来,两个人在大门口碰上,赫默很自然地说了一句:“回来了?”

“……。”

为什么突然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冷奕瑶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自己是多想了:“嗯,明天去军校。”

“什么时候运动会?”

“下周一,一共两天。”

“到时候学校好像是对外开放吧?”

“对。”

……。

望着前面两个人一路随意的聊天,默契得让任何人都插不进一句话。站在后面的弗雷朝翟穆笑了笑,一点都没有跟上去做电灯泡的意思:“最近公务较多,倒是麻烦你刚下飞机就去接冷小姐了。”

翟穆笑笑,一脸自然:“应该的。”

出去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但他总算是能亲眼去一次边境,看到实际的情况。

他低下头,唇角的弧度自然上挑,却没有人能注意到他眼底的神思。如今,边境的情势,远比想象的情况要糟。

冷奕瑶脱了外套,自然而然地坐到客厅里,随手抽了一本杂志在看,一边打发时间,一边等待晚餐。

“你报名的项目是在哪天?”耳边是某人淡淡的声音,似乎故意不想让她专心看书,用两只手指,直接夹起她手里的杂志。

冷奕瑶无奈,只得看他:“都在周二。”

女子三千米因为是耐力赛,学校故意安排在周二。击剑比赛,恰好是在周二下午。正好,两个项目错开,一点都不怕耽搁时间。她还赚到周一一整天的清闲日子。

“所以?”他静了一瞬,就这么看着她,眼底的意味却很明显。

所以,带不带他去?

冷奕瑶无奈地往后靠了靠沙发,觉得自己在军校那边已经被这人彻底刻上了标签,难道圣德这边也要听之任之?

可是,他这个人,什么事情干不出来?脚长在他身上,她还能勒令他不去吗?

她无奈地摇摇头,“随你,我就一个要求。”

赫默虽然没听到她亲口邀请,但这种默认的答案,勉勉强强也能过关吧。心情稍稍好了点,眼底笑意忍不住加深:“什么事?”

“尽量低调点,如何?”

区区一个高中的校级运动会,哪怕是圣德高中举办的,他不觉得他堂堂一介元帅,参观这个实在是太“屈尊”?

“其实……。”他原本想说,自己去圣德的时候,已经尽力低调朴素,但望着眼前那双流光似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任何话都不想讲,只想轻轻揉一揉她的耳珠。圆润润的,一看就手痒。

冷奕瑶发现他视线明显不对劲,轻声哼笑,“另外,我和金斯?坎普一起去金斯家族老宅的消息,是你让人放出去吧。”

什么叫“猝不及防”,什么叫“回马枪”!

赫默现在是真的明白,原来“女人心海底针”这话是有道理的。刚刚分明还聊的是运动会的事情,怎么分分钟立马转换到这个问题上?

他的视线从她那小巧精致的耳珠上转开,定定地注视着她的眼睛,良久,微微颔首:“不错。”就是他放出去的,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能突破金斯家族的守卫,把冷奕瑶和金斯?坎普的事情知道得这么清楚。

冷奕瑶其实开口问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答案了。不过,还是忍不住有点心情愉悦。

这个人那天是亲眼看着金斯?坎普送她回来的,而且怕是一开始就已经猜到了对方找她是为了什么。所以不阻拦、不插手,任她自己做决定。

但,在旁人看来,帝*火库的名声可不是白来的。金斯家族舍近求远,非要与她一个女人合作,却不投诚赫默,阴谋论者第一反应是,他心底会怎么想?

可如今,风声都放出来了,她却照样能大摇大摆地进出元帅府,这本身就表明了他的态度。

他对于冷奕瑶和金斯家族的约定,并不反对。

这看似平常的一个细节,却也是为什么让芳家那样的外地名门都不敢当面和她呛声。

他已经用直白的态度宣示他对她的绝对信任和“宠爱”。谁敢废话?

冷奕瑶舔了舔唇,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面前的男人微微仰着头,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竟然有点口干舌燥。

“元帅,有您的电话。”弗雷眼看着这两人渐入佳境,可惜天公不作美,内线的紧急电话,怕是出了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否则,也不敢这个时候直接拨通元帅府里的座机。

赫默的眼眸一深,冷奕瑶淡笑地摆手:“我去吃饭,你忙去吧。”

最近,皇室那边陆琛算是站稳了脚跟。不过,政界那边似乎越闹越凶,双党并立是好事也是坏事,总归,关起门来打架,对外的时候却还是要和和气气的。能让赫默露出这般神色的,想来想去,也不会超过三件。可件件,却都是能顶破天的大事,她估摸着,帝都眼下这太平日子,怕是保不了多久了……。

不过,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她才是个十七岁的少女啊少女……

一脸都不觉得自己重生之后越发无耻的冷少女,此刻坐在偌大的桌子前,心满意足地享用着自己的大餐。

主厨一边上菜,一边心存犹豫。按理说,他这么多好吃的供上来,冷小姐每次都吃的很满意,怎么偏偏不见长肉呢?

他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肚子上的肥膘,忍不住,暗暗挪开视线。一定是冷小姐年纪小,还在长身体、长身体……

哦,对了。这样的话,就更要多补补。搞不好,以后,还能为元帅大人谋到福利……

主厨双眼几乎是瞬间滑过冷奕瑶胸前的位置。他敢打包票,他只是衡量一下基本标准,以便日后食补成功后,前后对比用的。但就在他盯着那个微妙的位置,仅仅才0。1秒的时候,冷奕瑶的声音忽然响起。

“你怎么脸这么红?”

红吗?他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脸颊,笑得一脸尴尬:“大概是暖气太热了,我先下去了,冷小姐慢用。”

我的妈啊,他刚刚差点以为自己偷窥被抓包,吓得背后全是冷汗才是真的。

冷奕瑶莫名其妙地看着胖主厨恨不得将自己卷成一个球,直接溜溜地“滚”出去,摇了摇头,这人该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吧?

赫默的一个电话,接了将近半个小时,等他回来的时候,冷奕瑶已经上了楼。

第二天,冷奕瑶起来的时候,发现元帅府大半的人都不见了。

桌上留着字条,显然是给她的。

“我周二去看你比赛。”八个字,干净凌厉,一看就知道是谁的手笔。

冷奕瑶托着下巴,看了三秒这字条,眼底的笑意一闪,却是很快回房换好军装,去了军校。

大抵是因为上周开始,冷奕瑶就恢复了“团体”训练,所有人渐渐地已经接受了这人强悍到非比寻常的设定,反正不管是什么项目,无论是军事理论还是现场实践,她都能分分钟教你何为人生。

可是,今天开始大家却发现,军校的画风越来越不对劲啊。

金斯?坎普身为前校霸,面对冷奕瑶这个差点拍死他的“后浪”,竟然见到之后,会熟稔地打招呼不说,还会在课间的时候,两个人一起谈点事情。

人前都是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可到了训练中途休息的时候,这两个人便会在不远的地方,低声讨论一些他们听不太清、也听不太懂的东西。

周五下午的训练课,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松懈。毕竟,马上就要周末,难得的双休,心都忍不住开始放飞了。

罗拉这边,一众女军官各个都匪夷所思地望向随意站在东南角聊天的那两人:“我说,最近金斯?坎普是不是来找冷奕瑶的次数有点多?”

上个星期是单独一起训练,这个星期倒是不比拼了,直接开启了“哥俩好”的模式。

这个切换模式来的太快,让人忍不住有点风中凌乱啊。

“这样,不挺好吗?”一直沉默的罗拉忽然说出这句话。

其余人眨了眨眼,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她指的是什么。

虽然,金斯?坎普一到训练休息时间就和冷奕瑶单独待在一起,但他们一直没有避讳众人,而是坦荡荡地站在那里,至于说的内容他们听不懂,怪他们喽?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金斯?坎普对冷奕瑶并没有那种男女之情,而是欣赏、钦佩,加上一些其他他们看不明白的神色。但,总归,军校所有人心里都有一条铁律——冷奕瑶是元帅的。

随着金斯?坎普态度的明确,军校上下的男军官们显然对她们这些女子班的人也不像原来那样漠视、冷处理了,相反,如今在食堂碰上,大家还都会友好地打个招呼。

这在于军校来说,简直是史无前例的和谐。

哪怕当年咬紧牙关、一路死命地爬上来,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有这样的一群人,用看着同伴的眼光望着她们。而不是歧视她们天生是女人,所以永远不会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她们来守卫。

对于一个军人而言,这样的尊重才是最大的认可!

“噗嗤——”忽然,有人轻轻一笑,将女子班这边凝重的气氛打断。

所有人的脸上都有点红,互相笑闹着,竟然闹成一团。

远处,冷奕瑶诧异地抬头看了一眼这边的动静,金斯?坎普忍不住叹息:“以前,很少看到她们笑。总觉得,大概是压抑着所有的情绪,不敢表露出来。”

行走在男性世界里的女军官,这本身,在帝国而言,就已经极为罕见。

而这种罕见,在主流社会里,甚至带着满满的轻视和偏见。无关其他,男尊女卑的观念深入人心,想要打破这个固定思维,实在太不容易。

不过,眼前这个人,似乎总是无时无刻都在改变着别人的观念。

暂不提那些仿佛卸下了肩上重担包袱的女军官们,光是如今帝都暗地里传得沸沸扬扬的“流言”,也着实让他大吃一惊。元帅竟然默许了他们家族找上冷奕瑶合作,这不是明摆着要让她培养势力?

“人不是机器,总归有七情六欲。”她笑笑,倒是觉得那群女同学脸上绽开笑容的样子,要比平常好看得多。随即,转回视线:“我最近和芳家谈了一笔生意,以后我的资金会放一部分过去。在我未满十八岁之前,很多生意上的事情,我不太方便自己出面。你们家族的事情也一样。风声虽然放出去了,没有实锤,谁也不会多说什么。不过,如果你们家的军火生意遇到什么瓶颈,你倒是可以随时和我聊聊。”放过芳菲然,换了入股芳家的权利,总归这些资金到时候会投资在军火商,提前给金斯?坎普露个口风,也方便以后做事。

芳家……。

金斯?坎普脑子里迅速地转了一圈,才反应过来,这一家不是帝都的,而是外地的老牌名门。冷奕瑶竟然交友圈现在扩展到这样的地步……

“行。”他应了一句,转头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你们学校是不是有个留级生,姓‘祁’?”

冷奕瑶勾了勾下巴,姓什么她倒是不知道,这两天一直跟着她身后的那个蓝头发的男生好像的确是个留级生。“怎么了?”

“没什么。”金斯?坎普淡漠地扯下一片枯叶,随意一笑:“我叔叔说正好最近有一笔生意,祁家在尽力争取,不过,祁家的根基并不深,一时间,他还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和对方谈。”

“你这是现场就来讨教?”一分钟不到之前,她才说过“如果你们家的军火生意遇到什么瓶颈,你倒是可以随时和我聊聊”,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兑现。

“可以这么说。”金斯?坎普耸耸肩,一脸无压力的样子。“是我叔叔让我来递个话,我也就是个传话筒。”

自从参观过那栋古堡之后,冷奕瑶对金斯家族的凝聚力就已经有了一定认识,听到金斯?坎普这么说,也无可厚非:“他家族如何我不知道,但他这人……。心比天高。”

集合训练的哨子声忽然吹响,冷奕瑶抽身离开前,只留给他这四个字评语。

金斯?坎普无所谓地舒展了一下筋骨,嘴边泛起一个玩味的笑容。

这就意味着,叔叔那笔生意不需要再谈了……

因为体能恢复不错的缘故,冷奕瑶在军校的日子越发如鱼得水,两天简直是眨眼就过去了。

好在这一次,周一就是运动会,全天放假,加在一起,她难得可能正大光明地休息两天,自然好好地在元帅府睡到自然醒。

赫默一走,整个元帅府几乎以她的需求为第一要务,也不知道弗雷走之前,和打理内务的人怎么交代的,冷奕瑶如今但凡看什么东西超过三秒,一两个小时之后,同类型的东西就能出现在她房间里。特别是玩偶。那天她只是好奇,座椅上怎么会有一个玩偶熊。谁知道,打理内务的人以为小姑娘天真对这类毛茸茸的东西没有抵抗力,隔了两个小时再回房的时候,就看到一排小熊玩偶规规矩矩地并排躺在她床上。

冷奕瑶简直无法想象自己睡在这张床上的蠢样,于是终于把人叫来直接清理干净了再进去。

后来,才知道是个乌龙。座椅上的那个玩偶熊是一个近卫官听说外面某家高档酒楼,担心客人一个人吃饭心情不好,会特意拜访在椅子上,他就有样学样,心想着,好歹元帅不在府邸里,也要为他刷分,创造存在感啊。

谁知道,饶了一圈,最后却弄成那样。

冷奕瑶整个周末,几乎是在这种另类的元帅府里完成。这和她原本设想的“高端、大气、上档次”没有一丁点相似的地方啊……。累觉不爱……。

周二,她算了算自己第一个项目,女子三千米的开始时间,上午十点,于是,吃完早饭,八点半才出门。

因为圣德高中常年不对外开放,唯有每年的临冬运动会才会特意打开校门,所以,这两天来人尤为多。自然,没有人傻乎乎地去请家长来,不过附近几所名声不错的学校,亦有来参观学习的架势。当然,明面上说的却极为富丽堂皇——互通有无。

互通有无个鬼哦,明显就是想来抱大腿,学习学习帝国这独一无二的贵族豪门学校的风格。

原以为,第一天凑热闹的人会比较多,冷奕瑶特意周一没来学校,结果,今天一到校门口,还是被这车水马龙的景象弄得有点无语。

接送自家千金、少爷的豪车数不胜数倒是其次,那些叽叽喳喳挤在门口的人,晃得她头都有点晕。

不过是个校级运动会,至于吗?

摇了摇头,她一脸轻松地跨过校门口,倒是引来不少人的围观。

“诶,你看到没,刚刚那个女生好漂亮!她也是圣德的,还是和我们一样,是来参观的?”

“走路目不斜视诶!好霸气!”

外校的学生,大多是成绩较好的,才能被学校选中来圣德参观,自然没法触及到冷奕瑶平时呆着的那个圈子,所以一时间,人人都在好奇,却被下一幕惊呆了。

主干道旁,三三两两正开着玩笑的圣德高中学生,一见到那个女学生,神色不自觉地微微收紧,随即轻轻唤一句“冷小姐”,与此同时,同时向后退了一步,像是专门为她让道。

冷奕瑶淡淡地摆了摆手,算是招呼。

“我看到了什么?”

“圣德高中的学生竟然对一个妹子这么尊敬?”

“天!我今天为什么忘了带照相机,早知道就把刚刚那一幕拍下来了!放到网上,肯定爆炸!”

坐在门口接待处的警卫怜悯地看了说最后那句话的男孩子一眼。

如果你真的敢不经冷小姐的同意就把她的高清照片放到网站上,少年,相信我,爆炸的肯定不是网站,而是你家。

蓼思洁一大早就来了,左顾右盼才看到冷奕瑶姗姗走来,顿时两眼一亮就冲了过去:“你总算来了。早上你有三千米长跑,我到时候给你加油哈!”

“女神,还有我!”罗德不甘落后,紧跟其后。他身后站着的是晨芝梵,朝她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的意思。

“校门口那么多人是怎么回事?”冷奕瑶直接无视了他们加油的废话,问了一件比较感兴趣的事。

“哦,学校规定虽然对外开放,但是得等准备工作做好。来往所有人要做好登记,应该九点半之后才放他们进来。”罗德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虽然极不优雅,但他觉得学校才是装逼神器。分明要让别人来参观了,大冷天的还不让人直接进来,站在门口吹风很快活哦。让别家名校的尖子生排队来围观,也就只有他们学校才会这种操作。

“时间还早,要不随便逛逛?”比赛时间是十点整,操场上的人都还没来齐呢。蓼思洁一脸稀奇地看着冷奕瑶:“说实话,三千米这种这么累人的比赛,你干嘛要报名啊?”

“累吗?”她抬头,后知后觉了一下。没觉得啊。她每天晨跑来学校的距离也不比这个少了,更不用说在军校里的负重越野跑。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啊。

罗德原本还准备等冷奕瑶比赛中途如果身体不适,自己还能端茶倒水来着,如今,看她这个反应,我擦——

他忽然觉得女大佬太可怕,没有什么可以难住她。

冷奕瑶换了运动服,轻轻松松地扎起头发,看上去,整个人和平时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

四个人下楼之后,乘着难得的悠闲时刻,晒着太阳。

罗德和蓼思洁从来都不是会安静的人,两个人七七八八地表演双簧似的,能将学校近期发生的一丁点小事都描绘得绘声绘色,冷奕瑶只听着,也不插嘴,难得的轻松。

可谁想,这种美好的氛围并没有维持多久……

有人站在远处小声窃窃私语:“好像外校参观的人都进来了,我怎么看到有个中年女人也来了?”

“难道是想看看我们学校,满意的话,就把自家孩子送进来?”

“拉倒吧,全帝国上下,除了特级班的那位,我还没听说谁想上圣德,就能随时转校过来的。”

“咦?那中年阿姨怎么好像朝着外校参观团那边冲过去了?”

“打起来了!”

那窃窃私语的几个人,刹那间,声音就打起来了。

简直像是唯恐天下不乱似的。

搞得冷奕瑶他们这边也一阵安静。

罗德眨了眨眼,回头看向冷奕瑶:“咱们也去凑个热闹?”

冷奕瑶看了眼时间,还早,于是点头。难得啊,圣德本校的人,都不怎么在学校里闹事,外校的参观团才放进来就出事了,不去看看,岂不辜负了这大早上的美好时光。

四个人顺着刚刚那群人的脚步,一路跟过去,很快,却发现了不该来。

太特么的狗血了!

只见,离那些外校参观团不远处,有一个满身珠光宝气的富家太太,此刻揪着一个娇艳小美女,一巴掌狠狠地扇上去:“这一巴掌,是替你父母教训的。小小年纪,不好好上学,你是读书的,还是专门四处勾引男人的?”

被打的女人长得白白净净的一张脸,微微有点婴儿肥。但气质一看就是那种软萌可爱型,可此刻,一张脸上青红交映,不知道是给那贵妇人一巴掌扇蒙了,还是因为被无数的同学围观而引起的羞愤。她喉咙里咯咯出声,却是没有吐出一个字来,就像是完全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门口学生这个时候怕已经打了电话给了学校保安,站在一旁紧张地张望,深怕事情弄大了不好收拾,却丝毫没有出手帮忙的意思。

冷奕瑶看得清楚,围观的人大多是带着一丝了悟和鄙夷的神态望着那个女生。

那富家太太冷笑一声,揪着那女的衣服又骂道:“你就这么缺钱,连买个衣服都需要男人陪着。怎么,喜欢名牌,自己买不起,就把他带着以备不时之需了?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鸡’。连个‘婊子’都算不上的东西!”

话说的是越来越难听了,富太太那愤恨的眼神几乎都充满了血丝,仿佛恨不得杀了她一样。

有人实在是看不过去,冲上前开始拉架:“这位太太,有什么话好说。大家都是文明人,在学校里这样动手动脚不好。”

“大家都是文明人?就她也配?”那富太太回头,看着圣德高中的校服,似乎微微有点刺眼。她本就是暴发户出生,从来没有机会进入这样的学校,之前找这女孩子,总是被她狡猾地躲过去,知道对方无论如何不会放弃参观圣德高中的机会,才会破罐子破摔地跑到圣德的运动会上来出气。她仰头,嘶哑一笑:“你们自己问问她,她还要不要脸?连比她大了三十岁的男人也勾引!她还有什么脸!”

话音一落,四周顿时一阵吸冷气的声音。

众人原本觉得这富太太仗势欺人,再一细看,才发现,年纪并不轻,只是保养的很好,倒是让她们都猜错了年纪。

可,三十岁啊。那不是可以当她们的爸爸了?

上去拉架的几个女生也开始面面相觑。

富太太那凶狠泼辣的声音依然继续,但明显带着哭音。

沃克被人请来的时候,那个小姑娘已经披头散发地抱着头,躲在人后在一个人啜泣:“我没有,我没有。你胡说。他是我长辈,我怎么会勾引他。”

“你倒是说说看,他和你是什么长辈关系!你们有血缘没有!没有的血缘关系,你又不是故意勾搭人,让他给你买你身上这个包,平民老百姓五年的工资才买得起的东西,他就这么无缘无故地送你!”

眼看这小姑娘还在狡辩,富太太气得又要上去撕打。

“够了!”沃克冷冷地盯着那富太太。

顿时,她整个人像是被人从头到尾浇了一桶冰水,张了张嘴,却是再不敢随便发出声音。

“今天是圣德高中的运动会。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私人恩怨,请不要在学校里影响其他人。至于你们私下怎么解决,出了校门,我一盖不问。”沃克这人,气场十足,加上本身就是世家底蕴,足够震场。

别说是那两个吵闹撕打的人吓得不敢吭声,就连旁边一干围观群众都自动静音。

带着外校参观团的老师显然一脸尴尬,这个女学生是他带过来的,如今闹成这样,怕是自己学校的颜面也算是被她给丢尽了。

不管那富太太说的是真是假,这种流言一起,女孩子没几个能受得起的。

“你们还待在这干嘛?不用去运动场吗?”沃克视线环绕一圈,顿时,圣德高中跑来凑热闹的人瞬间散去,心想,怕不是因为他侄女的事情,最近,沃克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

冷奕瑶倒是一点都不怕他,相反,还朝他笑了笑,目光顺着那个哭得一脸梨花带雨的女生和那个贵妇人身上转了一圈,随即,转身,“时间差不多了,我去准备跑步,你们自便。”

沃克听到耳里,没有说什么,只是表情极为凝重地看着她的背影。

芳家已然被逼做了选择,奥斯顿也因为愧疚答应她的条件,分明这些事情看上去都是她忽然灵机一动,并不是专门设计出来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越接触,他越是觉得这个女人心思、城府太过惊人。

m……

如今,他的身份她是否又清楚?

想起上次m离开的时候,还曾叮嘱自己一定要帮他好好照顾冷奕瑶,如今想想,怕是m都不知道这个女孩真正的心性。

热闹已散,一群人自然分道扬镳。

冷奕瑶去了集合处,领了自己的号码牌,随手黏在胸口处。偌大的一个数字“3”,正好是她的幸运数。

参加这轮比赛的一共有48位选手,大多数人大家都认识。因为长跑相比短跑,注重的是日积月累,突击训练肯定不行。所以,很多人平时里都是在操场上锻炼时见过的老熟人。乍一看冷奕瑶这张脸,除了蒙圈就是蒙圈!

特级班的转校生竟然报名参加女子三千米?

能跑的下来吗?

冷奕瑶没管四周所有人的目光,只专心地看了一眼跑道。

果然,特级班不少人已经等在另一头,甚至还有人拉着横幅,“特级特级!瑶姐最棒!”

嗯,这很中二。

她挪开眼,想要假装不认识这群人。

等大家四下按照定点定标的位置站好,很快就到了十点。

“咳咳。”老师忽然咳嗽一声,站到起点处,“三千米长跑,各就各位,预备——开始!”

随着老师声音一落,所有人瞬间向前冲去!

可最让人惊讶的是那一道紫色的身影——冷奕瑶!

她一开始的速度就吓死人!

哪里是准备长跑,这分明是百米冲刺的速度啊!

“这样跑下去,到最后,人都会废了的。”有人在观众台上喃喃低语,有人忍不住摇头叹息,这人怕是从来没跑过长跑。

“瑶姐,瑶姐,你慢点啊!”罗德急得一脑门的汗,怎么回事!一开始就这么快的速度,简直是独领风骚!拉开第一梯队都要小十米了。这才刚刚二百米啊。

“去,赶紧买点补充能量的东西,水、巧克力,有什么来什么!”有人担心冷奕瑶待会虚脱,已经商量着去买东西,待会带过来了。

可等冷奕瑶跑完第二圈的时候,众人发现,她的速度竟然一点都没有降下来!反而,跑的比第一圈更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