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莫名和谐/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场的所有人,没跑过长跑也好歹见过世界上顶级赛事,即便体力再强悍的人,一般比赛刚开始都是顺着第一梯队领跑,随后到最后的时机再开始冲刺!

冷奕瑶这个情况就完全不对劲了。才刚跑第二圈,就领先别人这么多不说,她还一丝都没有放缓的意思,竟然还在加速!

“瑶姐,简直超凶的。”站在跑道旁,好不容易从超市那边买了巧克力、矿泉水之类的东西,准备冷奕瑶一个坚持不住,立马递上去的同学,此刻表示,自己大概白跑了一趟。

到跑到第三圈的时候,已经有许多人跟不上节奏,不断有参加比赛的人开始缓步行走,有人甚至干脆已经弃权。留下来的人,一个个疲惫地支撑着,眼前的跑道都开始有一点点晃悠悠的,却见一个紫色的身影直接越过她们,脚下如风,快得连眨眼都来不及。

“操!”罗德一脸表情要炸裂的模样,冷奕瑶就这么领先别人一整圈了?

这才刚刚第三圈啊!

还没等他感慨出来,旁边的蓼思洁忽然发疯似的,用手肘抵了抵他,“看!看!破,破纪录了!”

“什么破纪录啊?”罗德烦躁地低头,结果看到蓼思洁手机上的计时显示,感觉泥石流迎面而过……

这,这,冷奕瑶跑个三千米,前一千二米的用时竟然超了学校男子组一千米全程的记录!

这是什么鬼?

还带不带这样玩的?

除了罗德,其他人感觉自己的脚都不听自己使唤了,哪还坐得住,一个个都冲到观众席的最前排,站着围观盛世奇景!

如果说,站在观众席上看着冷奕瑶这样跑步的一众特级班的人是风中凌乱,那特么的,跟着冷奕瑶一起参加这场女子三千米长跑的参赛者,此刻只有一种感觉——操蛋!

神他妈的娇娇弱弱?自己刚刚开跑前是哪个狗头想出来的,觉得这个人不能跑?

说好的纤细娇柔呢?说好的大家小姐呢?

谁见过这样的冲刺般长跑。

这是让人跟着她节奏,立马上天吧!

到冷奕瑶跑到第四圈的时候,这群被她已经甩掉一圈多的人,已经彻底绝望了。与其去看着她,还不如自己好好地埋头盯着跑道,总比分分钟觉得自己是傻叉来得好。

到冷奕瑶跑下来三千米的时候,老师这边已经集体石化了。

有见过一脸轻松,勾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微笑,优哉游哉把一干气喘如牛的对手甩在背后好几圈的赢家吗?

没有?

很好!

那你现在见到了。

而且这位赢家,冲过终点的时候,还一脸精神洋溢地朝着所有呆瓜同学挥了挥手,“我去换衣服哈,你们先歇会”。

不不不……。

他们要歇什么,他们完全觉得自己脑子都停止运转了,再歇下去就可以立即脑梗了。

一下赛场就立刻奔去更衣室换衣服的冠军见过没?

一下长跑赛道,竟然立刻跑着离开运动场,甩给所有人一个优雅的背影的冠军你见过没?

他们绝望的甚至都不用喊,“诶!你是不是忘了要上领奖台,拿冠军奖杯?”

对,不用喊!因为别人换完衣服之后,回到赛场的时候,比赛压根还没有结束!

赶不及颁奖?

呵呵!

不存在的。

“这种事情,我做梦都没有想过。”罗德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自家横幅,什么玩意儿!还叫什么瑶姐,以后他要改口称“宇宙瑶”!

等冷奕瑶从讲台上拿下奖杯,特级班的一众人才如梦初醒。

牛!太牛了!

别人长跑,一个个是脸红心跳、气喘如牛!

结果她呢?顾盼生姿、牛刀小试!

计时的老师大概已经疯了,正对着比赛成绩一个人发癫!

冷奕瑶嫌奖杯拎着累赘,直接送给蓼思洁小朋友了,结果对方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冷奕瑶的手,等她回过头时,她已经是一双星星眼了:“超……。超厉害的!”

就可惜,她那一句“加油”,从比赛开始,一直到结束,都没有机会喊出来。

说真的,这对她来说,绝对是个遗憾!

因为以她这么王霸的性格,下午那一场击剑比赛,大家感觉自己想都不用想了。为对手默哀吧……

什么叫“一鸣惊人”?

平时看上去只是简简单单地晨跑,谁知道她竟然能跑出这么泪目的成绩!

关键是,一点风声都没有!

别人一脸同情心的表情看着她的时候,她还一脸理所当然。

理所当然个鬼哦!

摇旗呐喊,什么道具都准备好了,结果,他们怎么来的,怎么回去。想想看,突然心疼自己的天真……。

冷奕瑶回头,忽然发现大家的情绪有点丧啊。看了一眼,班上来观看她比赛的人,其实来了一大半,剩下一部分应该是部分参加比赛,部分去给比赛的同学加油了。她记得这个点,晨芝梵应该也在比赛,忍不住对罗德笑笑:“要不要去看看晨芝梵的比赛?”

晨芝梵报的是跳高和击剑,下午的击剑和她是一起,上午的男子组跳高正好比她迟一点。

所有人回过神,立马狂点头。其余不说,男子组的竞争激烈,可比但看冷奕瑶狂虐一群菜鸡要有意思的多了。

当然,不是说那群菜鸡能力很差,把他们放上去,搞不好还没她们强。只可惜,她们的对手太不是人了……。

所有人拒绝回忆刚刚自己站在观众席上一脸白痴的表情,于是毫无异议,瞬间兴趣爆棚地往男子跳高比赛的赛场走去。

老远的,围观跳高比赛的学生们就听到声响,见到特级班的人这么气势汹涌的走来,下意识地就退出一片干净的区域,留给他们。

外校的参观团,大抵都听说过圣德高中特级班的存在,一个个兴奋地看过去,却见领头走过来的一群人,竟不约而同地簇拥着一个女孩。

那女孩长相太过精致。

像是吸收着雨露长大,脸上的肌肤娇嫩得像是随时都能掐出水来。关键是白,白得像是从来都没晒过太阳一般。随意一笑,唇角挑起的那一刹那,只觉得心尖都微微随之震颤!

比赛的选手这边自然也听到了声响。除了正在试跳的,其余人的眼睛都刷刷刷地投降特级班那边。

要说,圣德高中已经是贵族学校中的贵族了,可到了特级班这里,每一个人都是万里挑一!

关键是,分明大家靠得是实力,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每个人的颜值竟然也都在岗在线!

罗德虽然号称万年走狗,但一脸傲气的模样,加上“小爷我来捧场”的既视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种莫名的萌感。蓼思洁就更不用说了,标准的洋娃娃萝莉,让人恨不得立马抱上去亲一口。至于,其他人,桀骜不驯、冰冷娇艳、温柔可口……。简直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看不到的。

但这些人,站在冷奕瑶的身后,却近乎被拉下去一大半的风采。

某人,即便不讲话,只是这么静静地站着,就是一道风景啊风景……。

裁判吹响哨子的声音,瞬间将所有人惊醒。回头的时候,才发现,下一个跳高运动员竟然因为观看特级班那边的人而陷入发呆的情况,裁判示意了几次,他都没有走到跳高区。

“噗嗤——”蓼思洁忍不住笑喷。

其余人,紧跟着笑场。

晨芝梵扶了扶头,有点不想说话。

好在,剩下的比赛进展很顺利。

没有冷奕瑶这样的转校生,所有的比赛者都是圣德高中的老熟人,大家都知己知彼,简单的试跳之后,都会根据自己的情况,先报出保底的高度,然后一点点往自己的极限挑战。

晨芝梵排在第十五名,顺序还好,不怎么靠后。前面的人大多没有太过精彩的,直到他上场的时候,才掀起一股小热潮。

他的身高自然是高人一等,最关键的是,这人的体型出乎意料的匀称健美。穿上不受束缚的无袖运动服,腿上用束带固定着,活脱脱的美少年。

他的气息从一开始就很稳定,没有丝毫关心周围的意思。当裁判叫到他的名字的时候,他简单应了一声,报出了一个让全场震惊的高度。

不仅仅是比前面所有人的最高成绩都高,还比学校有史以来,最高的跳高纪录都高上十公分。

前面跳高结束的人惊讶地望着他,后面还没有比赛的人紧张兮兮地盯着他。

却见晨芝梵似乎无知无觉似的,安安静静地挑了一处稍远的距离,随即朝裁判示意开始。一声哨响,他缓缓沉下身子,开始助跑!

他跑的速度并不是特别的快,但每一步都踩在点上,特别是在助跑最后4步,倏然降低身体重心,同时用脚跟落地,髋关节向前的速度明显地超过胸部向前的速度。然后,大家只看到他两臂向上摆起,全身向上挺起。那一瞬,他姿态行云流水,身体与横竿平行。人的眼睛都来不及眨,只见,他的全身沿身体纵轴旋转,同时双腿微微收起。就这么堪堪不到一秒的时候,他从半空落下,手和腿同时落地,继而全身侧身着地。随即,起身,朝着特级班这边微微一笑。

过了!

竟然一次就过了!

今天大家都怎么了!

罗德心里连“卧槽”的感慨都发不出来了。

裁判一脸欣喜若狂,正准备问晨芝梵下一个挑战的高度是多少,却见他忽然回头摆摆手:“不跳了,就这个数!”

行!你们都是狂操作,秀得观众一脸目瞪口呆!

特级班的人觉得,人吧,见惯了大风大浪,这些算的了什么。

不就是一前一后破了校运会的记录吗?

不就是一个风轻云淡、把别人逼得想哭,一个优雅从容、懒得刷新自己记录吗?

您随意。

随意个西瓜头哦!

一群人捉着晨芝梵身后,纷纷要求“请客!赶紧的!”

一副你赔偿我精神损失的模样。

晨芝梵倒是好脾气,来者不拒。估摸着,他们这么丧的表情跑过来,就是被冷奕瑶打击得不行不行的,来他这里,几乎还没来得及多看一会儿,他就不再跳了,赔偿点也是应该的。

一群人看了看今天的比赛安排,后面还真的没有他们班的参赛者了。后面紧跟的,最高的比赛,是冷奕瑶和晨芝梵一起参加的击剑比赛,再跟着就是蓼思洁的八百米仰泳。不过,全班都知道,蓼思洁最恨的就是游泳,平时上课的时候,游泳课是能逃就逃。这次实在是没有办法,报名不够,拿她上去纯属凑数的。所以,大家也不抱期望。

一群人信誓旦旦地等着晨芝梵请客,地点自然不可能跑远,自然是学校附近,好在中午休息的时间挺长,时间来得及。

晨芝梵去换衣服的间隙,大家逗闷子似的顺着运动场的边缘走,脚步并不快,一边看着旁边偶尔经过的项目,一边聊着最近的八卦新闻。

忽然,听到一声细微的哭声,所有人的表情都很诡异。

因为按理来说,既然是“细微”的哭声,他们应该听不太清楚的,可就是因为那个女生站着的位置太显眼,正好是在运动场出口处两百米的位置。

很多经过这里的人,只要眼睛没瞎,都能看到她。

那女孩子的身影很玲珑,低着头,背对着众人,脖子微微瑟缩着。

因为快到正午的原因,阳关暖和了不少,晕黄的光线洒在她的脸上,连一丝丝的绒毛似乎都能看得清楚。

众人惊讶的地方,还不仅仅在于这个姑娘竟然会选择这么个地方在这哭泣,最主要的是,她旁边似乎还站了一个人。

嗯,一个男人。

这种快要入冬的季节,这人竟然只穿着一件简单的深色衬衫,下面一条黑色的长裤,再普通不过的搭配,却被他穿出一种极致感。

他们特级班这群人,从小在富贵圈子里打转,什么人是徒有外表,什么人是骨子里透出来的贵气,只要一眼,大约都能辨别出来。当然,冷奕瑶这种深藏不露的大魔王除外。

此刻,大家盯着那个男人的背影,第一反应就是,难道这人来历不凡。

难道……和冷奕瑶有关系?

大家下意识地看向“宇宙瑶”,该不会,继陆琛殿下、元帅大人之后,又有人跑到学校来接她吧?

他们早上受了两连击,表示,如今心脏受不了!

冷奕瑶反应过来的时候,见所有人都盯着她,她一脸无语地耸耸肩,“我不认识啊。”

她也估摸着赫默今天该到了,不到到现在都没看到他影子,估计那天那个电话里谈的事情,确实挺急的。

这人一看,气质虽然出众,但和赫默的气势完全不同,根本不是一个人嘛。

眼见冷奕瑶都否认,所有人八卦心再起,忍不住摆了摆手,做了个偷窥的姿势。

冷奕瑶也算是服了这群人了,上流社会,什么离奇八卦没见过,偏偏对这种事情感兴趣。

可冷奕瑶不动,影响大家统一步调啊。

所以,众人朝蓼思洁使了个眼色,蓼思洁顿时了然,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拉着冷奕瑶就换方向。

于是,一群人看上去是往外走,其实绕道,往后侧过去,正好跑到了那一对男女的侧方,将两人打量得一清二楚。

这一看,“我屮艸芔茻……。”简直是每个人的心声——

早上,不是有个富太太在大门口附近怒抽小三吗?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冷奕瑶运气可以看到现场,但是,大家都带了手机好吗?这么热闹的事情,一早上的时间,足够全校的人都用视频转发一遍了。

只见,早上挨巴掌的那个少女,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鼻头微红,垂眼向下看时忍住不哭,可惜眉间微蹙,下一刻,便已是梨花带雨。哭声特别小,像是家里豢养的那只波斯猫似的,一声一声地撩拨在人的心尖尖上,软得让人不知如何是好。众人真正见识了一把,什么叫“仙女式哭泣”!

关键是,好看!超级好看!

可她身边的男人,一看就知道是个成年人,而且还是多金有权的那种。结合一下今早那狗血的一幕,所有人立刻就想起那位富太太的老公,可富太太的长相他们也见到,如果这都能成两口子,那就太不可思议了。

怎么可能!

那人长了一张极出色的脸,形容不出究竟是哪个五官最巧夺天工,但就是站在那里,让所有人都觉得,天边的云彩都是他身后的装饰。

按照当时那个富太太的破口大骂,两人相差三十岁?心机勾搭成功人士?

呵呵,前者不可能,后者倒是百分之百、一定确定以及肯定!

怕是早上在那富太太那里受了委屈,脸上的巴掌都没消散,又被同行的其他同伴冷漠疏离,才会跑到这里哭的吧。

不过,哭就哭吧,站在这么显眼的位置,一脸可怜巴巴地望着旁边的男人,是几个意思,就算他们脑子都快脑梗了,这个弯也还是能转过来的。

“啧啧啧!早上我还觉得是那个富太太自己的问题,动不动就把锅怪在别人年轻小姑娘头上,自家老公不动心,怎么可能出轨?讲到底,一个巴掌拍不响,男女都不是好东西。现在好了,这女人,一看就是惯犯!”

“难怪进不了咱们学校,也只能混个来参观的名额。就她这幅模样,给我提鞋,我都恶心。”

女生那边都已经吐槽成一片了,男生这边懒得发表意见。有时候,这种事情,不是觉得不知道怎么评价,而是,这种事情,他们早就经历过,拿出来炫耀吗?

最后不知道为什么,众人的焦点落到冷奕瑶身上,似乎她不说出什么评价,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一样。

“绿茶婊。”冷奕瑶就说了这么三个字,极为精准,可惜,大多数人听不懂……。

“婊”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懂,可为什么要在之前加上“绿茶”两个字。要知道,茶在帝都这,可金贵着呢。

冷奕瑶也没准备让所有人都听懂,代沟嘛,要是真有人能随时随地听懂她讲的是什么,那她才会稍稍惊讶一点。此刻,她懒得因为大家一脑门的求知欲,只是微微抬了抬下颚,示意大家继续看好戏。

所有人不疑有他,继续回头。

那个站在旁边的男人,应该是被她哭烦了,眉头微微皱着,可就是这样,也帅得可歌可泣。

漠然低头,看了那个一直坚持不懈的女孩子,良久,忽然伸出手……

女生那边一脸被打击的表情,不会吧,这么容易就被那女孩勾搭到手?

却见那只手忽然顿在女孩左侧不远处,神色淡漠,眼神寂静:“滚那边去哭,别挡道。”

“噗——噗噗——”特级班这边,女生集体笑扑。

什么!

那个男人讲什么!

我的天啊!

简直是太刺激了!

见过上一刻还是小绵羊,嘤嘤嘤地叫,下一刻被人像是凭空在她脸上重新又抽了一把,瞬间恨不得有多远、丢多远的狼狈样吗?

简直不要太爽!

“这男人,太个性了!”连男生那边都有点忍俊不禁。

还以为那两人认识来着,原来是这姑娘挡着别人的道,在他面前哭了那么久,结果没有哭来别人的好感,倒是把别人的耐心全部哭完了。

所以,也不是仙女式哭泣就一定管用,最终靠得还是那张颜啊。

“我,我不是故意的……。”那姑娘倒是个撑得住场面的,抽抽噎噎地眨了眨眼,眼眶里的泪珠,瞬间泛滥,破堤而出,一颗颗滚落在脚尖。

就凭这专业素养,所有人都忍不住要给她一个“优良”的评价。嗯,纯粹针对她的演技。

“我,我就是害怕……大家都不理我,我,我以后要怎么办……。”说罢,肩膀瑟瑟,整个人呜咽地捂住眼睛,结果,脸上的掌印便再也遮不住,瞬间暴露出来。

男人的神色变了变,似乎在盯着她看。小姑娘正觉得有戏,再抬头时,却听那一管极为好听的男中音,静静道:“这更我有什么关系?”

所谓,暴击之后,再来一个双连击,大概也不过如是了……

特级班这边,简直想给那个小姑娘默默点一根蜡烛了。

结果,那小姑娘竟然是个越挫越勇型的,一脸委屈地看着男人:“我,我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办?无缘无故地被陌生人打了,也没有人肯帮我……。”

乖乖,厉害啊,这种伤心欲绝的原因,随口就来啊。冷奕瑶歪了歪头,她怎么记得,当时,旁观群众里,有一个小姑娘还为她打抱不平来着呢……。

不过,她显然是不准备戳穿的,低头扫了一眼眼前几个女生已经手牵着手,一脸期待剧情的表情,她差点怀疑自己现在置身小剧院。

“如果你觉得自己需要救护,请去社会救助中心。”男人果然不负众望,直接打断小姑娘要继续说下去的话,他转开脸,直接站在原地,最后说了一句:“现在,给我滚。”

当一个人有过双连击之后,三连击难道还是问题吗?

一干特级班的吃瓜群众恨不得写一个大写的“服”!

就喜欢这种犀利的风格!

“你们都凑在这里干嘛?”晨芝梵一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竟然看到这么多人都缩在角落的地方,尽可能地不显眼,这画风,不对劲啊。

“嘘!你声音小点!”罗德作势要捂住他的嘴:“我们在看好戏呢!”一边说着,还一边示意让他往那边看。

晨芝梵转过头的时候,那个小姑娘大概已经没脸再站在原地了,扭头跑远了,于是,只留下那个男人还站在原地,眉目如山的样子。

“嘶——话说,我有点好奇啊,既然他嫌弃那个女孩挡他的路,他为什么不换个地方?非要站在出口处啊。”

“这个问题,我知道。”盯着那个八卦发生地的晨芝梵忽然叹息一声。

“哈?”为什么?众人脸上写满了问号!

晨芝梵无奈地摇摇头,没解释,倒是直接朝着那个男人走去。

什,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是认识的?

一众人满呆好奇心地跟着晨芝梵走过去,刚一靠近,就听到晨芝梵说:“舅舅,你怎么在这?”

舅舅?

天啊!

这人竟然是晨芝梵的舅舅?

从来没听到他说过啊。

就连和晨芝梵从小一起玩到大的蓼思洁,此刻也一脸的目瞪口呆。

“我听你妈妈说你今天有比赛,正好有空,所以过来看看。”晨丰贺听到自己外甥的声音,眉目间的厌弃终于散开。眼尾一扫,竟然后面跟了一串,忍不住微微一笑。刚刚他只顾得打发那个哭得烦死人的小姑娘,倒是没顾得上和这群小朋友打个招呼。看很久了吧……。

“额,那个,这些是我同班同学。”晨芝梵没想到自己妈妈竟然会这么多嘴,不过倒是能理解,和罗德不同,他家里是希望他能走军界这条路的,所以,全家都希望自己能和舅舅多亲近点。虽然只是学校的运动会,但到底比的是体能,这也是参军的一项基本要素。他妈妈会在舅舅面前特意提起,也不奇怪。

“你们好。”就在晨芝梵沉思的时候,晨丰贺已经和他身后所有人打了个招呼。面带疏离,语气自然,显然,是场面上见惯了的那种客气。

只是,当他的目光一扫,落到冷奕瑶的时候,却微微顿住了。

罗德就站在冷奕瑶身后,冷奕瑶似乎来了短信,正在低头看手机,一点都没有注意对面的情况,直到身边其他人都发现异常的时候,冷奕瑶才后知后觉地关了手机上的那条短信:“我下午到你学校——赫默。”

“什么事?”她下意识地环视四周的熟人,却见所有人都朝他挤眉弄眼,特别是站在他身后的罗德,一副眼睛珠子都要瞪出来的表情!

冷奕瑶这才发现,有一个人一直注视着她。

因为目光并不是特别强势,或者引人厌恶,所以她刚刚看手机的时候,压根没注意,这一刻,迎视上去的时候,才微微惊讶地挑了挑眉。

“刚刚不是还说不认识?”蓼思洁捂着嘴,颇有点云里雾里?

冷奕瑶心想,我要怎么解释给你们听呢。

说认识,不至于吧。单说完全不认识,好像也不对。

她其实,好像真的见过这人……。

就在她借赫默的那栋别墅附近。

那片小区正中央有一棵百年银杏,入秋的时候,簌簌地落在一片金色的落叶,简直在地上铺上了一层“金甲”,触目所及,全是一派雍容贵气。

她正好在赏景的时候,这人男人曾随意地脱下帽子,静静地盯着这棵古树,眼底种种思绪一闪而过,记得他当时还和她说过话,好像是问她是不是刚搬来的邻居。

第21栋别墅的业主……。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重新遇到。

“好久不见。”晨丰贺伸出手,对她静静一笑。

冷奕瑶同样伸手,只是在收回手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在别墅区的小道上步行去超市时,偶遇晨芝梵的情景。那个时候,他说什么来着的?

他说,他舅舅也住在那片别墅区。

冷奕瑶低笑。

所以,世界真的很小哈。

抬头不见低头见,难得当初晨跑在小区遇到的一个邻居,竟然就是晨芝梵的舅舅。

这么说来,能住那片别墅区的人,大多和军界颇有渊源,那么眼前的这位,又是什么身份?

冷奕瑶意味悠长地看了对方一眼,“晨芝梵,要不中午的聚餐你就不用来了,你陪你舅舅吧,我和他们一起,反正我也没怎么请过大家吃饭,正好今天补上。”

“冷奕瑶,不用这么麻烦。”罗德笑嘻嘻地摇头,外人面前,他自然不会喊什么宇宙瑶,这点分寸还是有点,下一刻,他正准备说,“小爷我来请”,可惜,话没没到嘴边,就被人截住了。

“不用这么麻烦。”晨丰贺笑了笑,“我是长辈,自然由我来请。不过这边我不太熟悉,地方你们选,可好?”

所有人正对晨丰贺充满着好奇呢,听到对方这么说,哪里有不同意的。

晨芝梵简直太低调了!他有个这么帅的舅舅,怎么从来都不说啊。不过,为什么,大家表情莫名……为什么总觉得这人的脸,越看越熟悉啊……。

与此同时,面对众人的狐疑,晨芝梵却想的是另一个问题。

自己亲外甥的同学竟然就是别墅区那位新住户,来往守卫对这人的身份连向他都三缄其口,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于是,这一顿中饭,就在这种莫名其妙的状况下达成。

一群特级班的学生,加上晨芝梵,走在街上,简直是回头路百分百。

颜值担当算什么,这简直是偶像们出街,让人恨不得把眼睛都黏上去!

选的餐厅,离学校不远,走过去也就是十分钟,大家怕麻烦,谁也没提出让司机开车,于是,一路在旁人的瞩目中走近一家特色餐厅。

这家餐厅以素菜闻名,但,这素菜的价格也惊人的厉害。

店家是以用素食做出最返璞归真的味道为噱头,自然有点手艺,一见到这么多气质非比寻常的人,自然明白是大客户,二话不说,把整个餐厅最好的两间连坐的包房安排出来。

晨芝梵推开包房,里面的环境有点近似南方城市的风格,雅致、俊秀,烟雾袅袅的茶香似乎将房间都渲染出一份别的味道。

两个大圆桌,加在一起,至少能坐下四十个人,对于他们来说,完全是绰绰有余了。

所有人落座,老板亲自接待,一桌子学生,唯有一个人是成年人,自然是将菜单递给做东的人——晨丰贺。

晨丰贺结果菜单,却是没有打开,只是对着大家淡淡一笑。

如果说,刚刚在运动场,对着那个哭得一脸梨花带雨的姑娘是暴风骤雨似的,那么现在简直像是秋天最温柔的阳光……。

有的女生都忍不住花痴了……。

这,这,这晨芝梵怎么会有这样的舅舅,她们刚刚在路上简直要感叹八百遍了,到现在都有点不敢置信。看样子,估摸着也就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好年轻的。

“大家喜欢吃什么,随便点,不用和我客气。”他朝着店主人微微点了点头:“麻烦给他们每人一份菜单。”

店家立马恭敬地表示,是自己疏忽了,一个眼色,底下立马有服务员态度非常端庄地将菜单送到每个人的手上。

晨芝梵从始至终,并没有说话,甚至,他的神色隐约间,竟然与平常的镇定大气还有点不太一样。

可众人现在都盯着菜单呢,哪里有心思去看他的表情。

就在大家就着自己的口味,准备每人选一道的时候,那双充满莫名意味的眸子,静静地落到冷奕瑶身上。

全场所有人,只听到晨丰贺低哑的轻笑似乎从耳边流过,下一刻,脑子里才分辨出来,他刚刚讲了什么:“冷小姐,喜欢吃什么?”

为什么跳过自家的外甥,直接去问冷奕瑶的口味?

全特级班的学生抬头,一脸犀利,舅舅诶,你当我们是不存在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