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浪里个浪/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冷奕瑶自己下意识抬头望向晨丰贺,有点搞不明白,他这种特殊待遇是什么意思。晨芝梵揉了揉太阳穴,没有说话。在家里,他舅舅的性格,向来无人能打断他的意思。

晨丰贺笑了笑,指着菜单又问了一遍:“喜欢吃什么?”

冷奕瑶低头,上面都是各种健康食材,没有什么太吸引人的,她在元帅府的时候,有胖主厨根据她的口味,天天设计专门食谱,在外面,却一般并不怎么挑剔,于是随意说了一个,“炸腐衣豆排”。

身后的服务员很机灵地立刻记下菜名。

蓼思洁嘟着嘴,一脸好奇地朝着晨丰贺:“晨舅舅,为什么你就关心咱们冷奕瑶想吃什么啊~”

说话的最后一个字,声音微微往上扬,带出一股子说不出的坏心思,一桌子其他特级班的人也不看菜单了,两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晨丰贺,似乎一脸看好戏。

对比刚刚那个“仙女式哭泣”的小姑娘,如今晨丰贺对待冷奕瑶的态度可非同一般。

“我刚刚忘了自我介绍,”晨丰贺是什么人,对于一群高中生的调戏会放在眼里?

他朝自己的外甥看了一眼:“我不仅是晨芝梵的舅舅,也是冷奕瑶的邻居,说起来,这一桌子上,除了晨芝梵之外,我最熟悉的也只有她了。”

请客吃饭,总不可能对着一桌子不熟悉的人嘘寒问暖,这个解释,勉强算是说得通。

可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总觉得他看冷奕瑶的眼神微微有点奇怪。

说不上来是什么,也不是那种男人对女人的倾慕,倒有点像是在细细研究的意思。

“还点不点菜?再不点,下午的比赛要来不及了。”晨芝梵敲了敲桌子,一脸心平气和。

“谁说不点,现在就点,早上我好不容易从超市买了一大推东西,准备给冷奕瑶跑完步补充糖分的,嗨呀,结果跑回来一看,根本用不上!”几个男生迅速翻开菜单,朝着服务员就开始下单。

“你这算什么,我这几天特意亲手做的横幅,竟然都没派上用场!”

气氛一下子就吵起来了,当众矢之的是一个人的时候,所有人的立场格外的统一。

冷奕瑶抬抬手,示意,大家继续,继续,当她不存在,她倒要听听他们还能怎么吐槽。

一群人嘻嘻哈哈,很快点完菜,等了将近十五分钟就开始上菜了。

因为是两桌,同样的菜色几乎是一式一盘地送上来,两桌人,气氛嗨起来的时候,扭着头互相在那说话,包厢里热闹得简直跟集市似的。

冷奕瑶注意到晨丰贺很早就停了手上的餐具,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坐在那听大家聊天。一边聊天,一边微微低笑,唇角的弧度却一直保持在一个非常精准的位置上,从来没有超过那个范围。

从这份自制力和行为来看,应该是一直接受特殊的礼仪训练和较高的自我约束力。

“你在看什么?”晨芝梵起身,为她将杯子里的果汁倒满,见她盯着自己的舅舅在看,几乎有点无奈:“抱歉,我舅舅很少和我们这个年纪的人相处,所以,看上去不是很轻松。”

一切都像是礼仪下的优雅,就容易让人感觉失去真心。可晨芝梵不得不表示,他舅舅如果真的对眼前的这顿饭局不感兴趣,压根就不会留下来。

“你舅舅是军人吧?”冷奕瑶将盘中的素菜慢慢夹了一口,细嚼慢咽,朝他轻轻一笑。在赫默对她表明心意之前,她也明显能够感觉到,赫默对待一些人时的态度,有点疏离有礼的过度。

“……。是。”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再说,她迟早会知道。晨芝梵瞥了冷奕瑶一眼,静静回答。

“你们在偷偷摸摸聊什么悄悄话呢?”罗德在远处看到他们俩在低声细语,忍不住哈哈一笑,叫起来。

顿时,两桌子的人都朝他们这个方向看过来。

晨芝梵第一反应,就是想把那个聒噪的罗德摁到沙发里去,省得他来找事,冷奕瑶却是无所谓地摆摆手:“正好在商量下午击剑比赛的事情。”

对哦!

他们下午参加的都是击剑比赛!

不过,男子组和女子组是分开的。冷奕瑶用的是重剑,可惜这一整个学期出现在学校击剑馆的次数寥寥无几,倒是晨芝梵,向来是被教练当做师范生给所有人演绎什么叫“贵族运动的精髓”。

但是!

经过今天早上的一惊一乍,大家已经学会了举一反三。

冷奕瑶以前透露过她擅长长跑吗?没有!

结果别人早上轻轻松松刷新了校运会记录不说,还差点把那群女子长跑健将们逼哭!

反过来一想,这人有不擅长的东西吗?

好像就目前为止,木有!一项都木有!

所以,下午又是要搞事情的节奏?

罗德来劲了,“走走走,吃完咱们立刻回学校,我都忍不住想看看下午的比赛会是什么场景了。”

大家都笑他没个正形,倒是晨丰贺稍微有点奇怪,这么个看上去柔弱的身子,竟然能让特级班这一群天之骄子用无限崇拜的眼神望着。

“正好,反正我下午也没事,一道去看看吧。”他上午到圣德高中的时候,其实还没怎么看到跳高比赛,就听到广播上已经宣布他外甥夺冠。毕竟是受了他姐姐的邀请,到底还是想看看最近他成长到什么地步,既然是击剑,不妨留下来好好看看。

“那就走啊,现在也差不多一点多了,过去,再换个装备,差不多了。”罗德最喜欢凑热闹,将气氛顶起来。

于是,大家心情极嗨地簇拥着冷奕瑶和晨芝梵往学校走去,站在一侧的晨丰贺,目光不时扫过冷奕瑶和他外甥,良久,笑笑,不置一词。

蓼思洁走在后面,眉头一直微微蹙着,旁边的好友见她一直盯着晨丰贺在看,忍不住打趣:“怎么了?春心萌动?”

还别说,晨丰贺平时不声不响的,永远是好脾气的性格,他这个舅舅却是存在感极强,非同一般的男人魅力。虽然比他们大上不少,但一点都不觉得碍事。

“你想什么啊。”蓼思洁两眼一瞪,一脸无语的表情。

“那你一直盯着别人的脸瞧是什么意思?”好友还当她是不承认,继续打趣。

“啧,你不觉得,他的脸看上去很眼熟吗?”蓼思洁皱眉,“我总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

好友正准备说,别人泡妞的时候才会说出这种老掉牙的借口,可迟疑了一会,同样朝着晨丰贺看去,还别说,之前在学校遇上的时候,就有这个感觉了。

按理来说,这样的人,如果是见过,她们一定不会忘记啊,可为什么只是觉得眼熟,而记不起来是在哪里遇过……。

见好友迟疑,蓼思洁立马表情一变:“对吧!你也觉得眼熟是不是?”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不过,又拿不准。

“等明天正常上课,我就去问问,看看他这位舅舅到底是干嘛的,为什么大家都觉得眼熟。”蓼思洁虽然好奇心重,但最基本的礼仪还是有的,当着晨丰贺去问这些总觉得有点不太好。

“行,行。”她好友倒是一脸不急的样子,“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我现在就是想看看冷奕瑶穿上击剑护具的样子,一定帅到炸裂!”

事实上——

结果真的是他所想!

冷奕瑶换上一整套白色的护具走出来的时候,全场的人都在凶猛呐喊!

贵族四运动,骑马、狩猎、烧枪,还有击剑。首先,狩猎和烧枪肯定是不能放在运动会上的,马术比赛也是昨天就结束了,所以今天的击剑比赛几乎吸引了全校大半观众!

冷奕瑶虽然是报了击剑的课外活动,但基本上,除了个别人有缘见过她,大多数的人,都不认识她。

不过,经过早上那场变态到不能更变态的女子三千米长跑比赛后,她一露面,立马引发轰动——

“看!就是她!我听说我学姐跑完三千米回来之后就哭了,简直像是被虐菜!”

“开玩笑!她跑的比男子三千米的记录还快将近三分钟!这简直不是人!”

“身材那么好!她怎么做到的?”

“她比的是重剑?感觉重剑她拿应该很吃力啊!”

引论声、交谈声,简直形成了一股轰鸣,从四面八方将击剑馆包抄。

外校的参观团学生们,一个个呆若木鸡地坐在那里,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传闻中,涵养修为极佳的圣德高中,竟然也会这么大声议论一个人?

关键是,对方还一脸目不斜视地戴上了面罩。光这份旁若无人的态度,就让人觉得心跳受不住。

冷奕瑶的眼睛透过面罩看了一眼自己前面的对手,一个个子非常高的女生。相较于普通高中生,对方的身材更接近于成年女子,浑身的肌肉也很匀称,倒是有点像军校罗拉的那种健美感。

双方走到比赛区域,裁判示意互相行礼。

冷奕瑶举起重剑,眉目缓缓沉下。

四周的呐喊和议论声,瞬间像是离她远去,一点一点的,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她其实联系这种重剑的时间并不多,相较于那些可以直接取人性命的弯刀、枪械而言,她更喜欢后者。不过,既然大家都觉得她适合这种东西,她也无所谓就是了。

礼毕,两人站在自己的限定区域,缓缓做好准备。

晨丰贺站在看台瞥了一眼,当巨大的电子屏幕上将两人的影响毫无停滞地反应在上面的时候,冷奕瑶已经先一步举剑攻击!

她用的是左手,对手大约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进攻,防守时,角度微微一斜,根本避不开。

一击即中!

台上的显示器亮起,裁判宣布有效得分!

底下的特级班的人,立刻欢快地鼓起掌。

讲真,重剑的美感,并不是得分的那一刻,而是在行云流水间,运动员的一举一动,一项突刺、一个弯腰、一次举剑,当剑端触及对方得分区,一声激动的喝彩几乎可以带动全场观众!

白色的护具,将冷奕瑶的风流尽数展现。不是那种羸弱的美感,而是那种强到不可匹敌的强大!

对方分明无论从身高、体重、比赛经历而言都要高冷奕瑶许多,但,当她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山峰!

每一次进攻,角度刁钻,压根不给对方一丝防御的可能!

快!

快到连呼吸都来不及!

狠!

狠到被她刺到的地方像是一处烙印,红肿发烫!

准!

准到她目光所及,只要她想,没有她进攻不到的区域!

什么叫做濒临绝望?

当遇到一个强悍的对手时,可以通过每一局的你来我往,慢慢地找到适合自己的频率,再耐心观察,一举打破对方的全胜姿态,可现在呢?

哪怕自己进攻得再厉害,冷奕瑶却似乎总能游刃有余。即便动作并不像是专业的重剑选手,却从来能迅速避开她的所有进攻。

观众席上,罗德等特级班的人忽然齐声叹息:“什么叫做被冷奕瑶支配的恐惧?现在,我们是由衷地感觉到了。”

与跑步不一样,那是一种以时间长短来计较的比赛。而当重剑比赛放在眼前的时候,强大与渺小这一刻倏然对比得越发显眼。

冷奕瑶的左手,比所有人的右手都要灵活,而那种攻击时的优雅与爆发力兼容的美感,几乎要夺去所有人的声音。

正常比赛下来,除了显示器和裁判的宣告声,全场安静到诡异!

当显示屏上,豁然显示冷奕瑶取得本场比赛时,所有人还愣愣地没有反应过来。

这,这还只是小组赛啊。

裁判大约没有经历过这么奇怪的冷场,站在中点,吹了一声哨,让比赛双方敬礼的时候,回过神的一种观众,激动的吼叫声差点把整个击剑馆的房顶掀翻!

“操!看的我心脏病都快犯了!”罗德在一旁小声的嘀咕,其他人纷纷嘲笑他,他一脸无语,转头朝男子组那边望去,果然,晨芝梵也已顺利晋级。

按照比赛规则,冷奕瑶还要经过三轮比赛,才能进入总决赛。

她迈下赛场,等到下一轮比赛,几乎立刻就被同班的同学包围住。

“这个好,这个好!比早上长跑好看多了!不过,我还从来不知道你是用左手比赛的!”蓼思洁一下子冲到她身边,比划了一下:“超帅!”

“瞎说什么呢,瞎说什么呢!”罗德嚷起来,一脸鄙夷地看着蓼思洁:“什么叫超帅!超帅就能形容的吗?分明是帅出天际!帅出宇宙!”

整个特级班的人都听着罗德一个人在那吹,简直腰都要笑软了。

冷奕瑶睨他一眼,他也不怕,呵呵哒地作势过去要给她捏肩捶背,被人嫌弃“一脸阿谀奉承”,拉出老远,避免他往冷奕瑶身边凑。

选手这边都有固定的等候席,他们不好多待,打打闹闹,玩笑几句已经差不多了,一行人又老老实实地回到原来的位置。

旁边观众席的人都在小声一轮呢:“简直刷新我对帅爆了的定义,原来女生玩击剑也可以这么刺激!”

“我以前就觉得她非同一般,现在看来,简直了!”

“话说,特级吧那么多人,各个跟冷小姐关系不错的样子,我还从来没见过他们会服气一个人。”

“所以说啊,活久见!”

圣德高中这边是都认识冷奕瑶这么个转校生,不过自从她刚来学校的时候,弄出些声响,后来都非常安静,甚至一度低调到让人察觉不到她来学校前和来学校后,对于普通班的人来说有什么区别,直到现在,才像是炸开一团!

人嘛!

最怕的就是对比。

以前觉得特级班的人,一个个简直优秀到没道理,可现在一看,再往冷奕瑶身边一靠,竟然没有人再会去注意别人,反而一个个只会盯着冷奕瑶看。

外校的参观团里面,一阵蜜汁低气压。

脸上尤带着掌印的那个白莲花,小心翼翼地抬着头,看向等候区的冷奕瑶,眼底闪过一抹嫉妒。

旁边的人,却都在向圣德高中的人打听。

当听到皇室的大殿下、军界的元帅都曾来过学校,专门找冷奕瑶的时候,这群外校生倒吸一口冷气,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总觉得,大家虽然此刻都身处在同一个击剑馆,但好像,并不在同一个世界一样!

击剑馆的比赛一轮接一轮,毫无悬念,冷奕瑶后面的三场几乎都是碾压对手。

关键是,她的比赛对手分明能感觉到,她接触重剑的时间并不是特别的长,甚至有的时候,对于重剑的一些细节并不熟悉,但是,即便如此,她们也抓到对方的一丝弱点。无论她们怎么进攻,对方像是都能提前察觉她们的意图,一个闪身,一个后退,一个侧影,便已轻松避开,下一刻,便是她的重剑已经落在了她们的身上,毫无转圜之力!

当冷奕瑶站在女子重剑决赛的赛场上时,底下的呼吸都变了。

每个人几乎小心翼翼地趴在护栏上,恨不得把眼睛睁得更大,看得更清楚一点。

却见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重剑,笑了笑,忽然将左手上的重剑换到了右手!

“啊!”观众席上传来集体的哗然声!

“什么意思!看不起对手吗?竟然不用更灵活的左手?”底下的人叫到。

“还是说,为了观赏性,为了把比赛拉的更长一点?”因为前面每场比赛,几乎都没有长过十分钟。冷奕瑶不想对手太难看?

所有特级班的人将目光扫向对方的那一位选手。嚯!上一届的冠军选手,他们学校女子重剑的门面担当啊!

“我的瑶姐姐,你这是要搞事情啊。”罗德摇头再摇头,发现天才的世界他不懂。

唯有晨丰贺的目光深了又深,良久,似乎挑起一抹笑。

此刻,裁判示意,双方行礼。冷奕瑶与对方走到比赛区域,举起重剑,慢慢屏住呼吸。

观众席上的声音这才一静。

当裁判示意比赛开始的那一瞬,两人几乎同时举剑,进行突刺!

那一刻,剑身错开,比的就是谁快!

冷奕瑶的左半边身子却像是凭空往后一转,以一个极为诡异的弧度,一边保持着身体平衡,一边右手的重剑继续向前!

“嘭”——

无线频率探测器赫然显示,冷奕瑶取得有效进攻!

“轰隆隆”——

观众席的人激动得开始跺脚!真他妈的惊心!

冷奕瑶和对手恢复到原位,透过面罩,看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按理来说,冷奕瑶已经换成了右手,对于常人而言,这种进攻比她刚刚用左手要让对手送下一口气,可她进攻的效率却不降反升!

又是一次双人同时出剑,冷奕瑶先是击向对方手臂的方向,对方立刻半路由进攻改为防守,可还未将剑身挡住她的方向,就见冷奕瑶忽然改变方向,一个深蹲,竟已直刺对方的偷窥!

“啪啪啪啪——”

怎么办!感觉双手都不够用了!

强!不仅仅是虐菜的时候强!而是面对大魔王,能把大魔王打成小可怜的那种变态强!

那可是连续征战全帝都,没有遇过对手的女子击剑队队长啊,就这么被打得毫无反击之力。分明每次都用尽了全力,去进攻、去拼搏、去试探,但是,当冷奕瑶出手的时候,一切却变得再简单不过。

提示板上的分数越来越开!

简直有了屠分的架势!

忽然一阵轰鸣声,男子组那边,晨芝梵已经取得了冠军,可竟然没有太多人注意。

大多数人的眼睛,还是紧张地黏在女子组这一边。

冷奕瑶有点无奈地笑笑,大约晨芝梵今天成了最安静的冠军……。

剩下来的比赛,冷奕瑶用了五分四十八秒。

恰好是等晨芝梵走到女子组管赛区的时候,电子屏幕上,显示出她夺得冠军!

“啊啊啊——”特级班这边一个个吼成傻子,虽然明知道冷奕瑶不会输,但是这种看她一分一分赢下去的感觉,实在太热血沸腾。简直比看国际比赛现场还激动!

冷奕瑶和对方友好地握手,对面的妹子倒是非常有气度,“你很强,很厉害!”

“还好,你也不错。”至少,是她交手到现在,唯一让她出汗的一个。

两人互相点了点头,下了赛场。冷奕瑶随手揭开面罩,捂住了大半个下午的头发微微有点汗湿,随着她扬起下颚的动作,在半空划出一个弧度。

击剑馆的楼顶,阳光倾斜,将她这一刻的模样,映照得格外清晰醒目,就像是一组慢镜头一样,一帧一帧地在众人面前闪现……。

什么叫性感?

不是肉感或者裸露,而是从骨子里随意透出来的那种低调的蛊惑!

特级班这边所有人吞了一下口水,恨不得捂眼睛。

怎么办,被帅瞎了,大佬可负责?

罗德第一个奔上去,作为迷弟,二话不说,就递上一瓶矿泉水:“瑶姐,怎么办,我感觉全校都被你圈粉了!”

真的,他敢打赌,刚刚她脱下面罩的那一瞬间,观众席那边响起此起彼伏的吞咽口水的声音。

冷奕瑶不理他,只拧开瓶盖喝水。

“不过,讲真的,你为什么到最后的决赛局,非要换成右手啊?”他还是有点好奇原因。

冷奕瑶正在仰头喝水,没时间搭理他,身后,却传来一声清晰的回答:“因为她的左手的确灵活,但她的右手,比左手还要厉害。”

众人转身,发现说话的竟然是晨丰贺。

晨芝梵笑笑,站在众人中间没有吭声,大家一时间大眼瞪小眼,有点好奇是不是真的。冷奕瑶喝完小半瓶水,将盖子拧好,回头,对晨丰贺轻轻一笑:“好眼力。”

她的确不是单纯的左撇子。

按照这具身体来说,本身其实体能一般,左手比右手的协调性更好,但是她自己本身这么多年却是在任何时候都会给自己多备一条选择。训练身体技能,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最后的一个对手,分明防御力和别的选手不一样,单纯用左手,应付反而她会比较吃力一点,所以才临时改了主意。

“你舅舅观察力好仔细!”蓼思洁忍不住在晨芝梵耳边小声嘀咕,还准备再说什么,却见晨丰贺忽然低头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你们好好玩。”

说罢,还朝着晨芝梵的肩膀轻轻地拍了拍:“下午的比赛很精彩,你做的很好。”

顿时,所有人才反应过来,晨芝梵也取得了冠军。诶呦,刚刚好像有点太厚此薄彼了,于是众人纷纷转过头来,再去恭喜晨芝梵。

晨芝梵温润的脸上没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他自然知道大家不是故意冷淡他的,实在是冷奕瑶今天的表现太出众,只是,能获得他舅舅的表扬,他还是微微有点惊讶,毕竟,舅舅从来不轻易表扬人。

“等有空,我会和你母亲好好谈谈。”晨丰贺满含笑意地说完这句话,便没有再停留,和大家轻轻点了点头,最后朝冷奕瑶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唯有晨芝梵还愣在原地。和他母亲好好谈谈的意思是,他同意领自己进军界了?

“晨芝梵,你舅舅好帅啊,到底是干嘛的?”旁边一众女同学还在问,他却已经回神,恢复成往日的模样:“嗯,没什么。不是说还有一场比赛吗?”

蓼思洁的八百米仰泳!

对哦!

刚刚都高兴疯了,大家差点把这个忘了。

蓼思洁一脸纠结的表情看着晨芝梵,净让她背锅!她分明最讨厌的就是游泳啊游泳!

“我记得比赛就差三十分钟的样子,赶紧的,现在去恒温游泳馆,还来得及!”大家其实都对这个项目不是太感兴趣,但能看到蓼思洁在池子里扑腾,想来也是另外一种喜感的画面,顿时,催促着她赶紧去。

冷奕瑶这个时候恰好去换衣服,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游泳馆的时候,发现和刚刚的击剑馆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这里面,满打满算,人数都不超过五百。

男子组那边已经结束了,女子组的初赛才刚刚开始。

蓼思洁显然对仰泳没有多大的心得,换的泳衣也很普通,就是那种最保守的黑色款。

裁判一声哨响,就听到无数“噗通”声在耳边响起。

所有参赛者都一头扎进了泳池,唯有——蓼思洁!

“哈哈哈!她在干嘛?”罗德朝着晨芝梵大笑,后者无奈地白他一眼,“估计还没调整好心态。”

“一共就八百米,等她调整好了,估计别人都游完了。”旁边其他同学也在抱着肚子笑,其实蓼思洁会游泳,可就是不爱这项运动,每次扑腾的时候,老师都说她有旱鸭子的潜质,水花都能把四周全部打湿了,还有一次,干脆把老师的一身全部淋透!眼睛逼得紧紧的,死不睁眼,为此闹了不少笑话,一个比一个经典。还有一次,干脆和别人在泳池里碰头,撞在一起,后脑勺鼓起一个好大的包!

简直是笑话制造者!

大约是特级班这边的笑声太嚣张,蓼思洁鼓着脸颊对他们吐了吐舌头,最后,硬着头皮,一股脑地扎进泳池!

还别说,其实她真的挥开膀子开始游的时候,还是很快的!虽然是最后一个出发,但是,没用两分钟,就赶上了大部队的节奏。

六百米结束的时候,正好她换气,旁边的泳道与她恰好齐头并进。

两个人越游越快,隐约有超过前三名的架势!

“我靠,今天大家都是战神附体了?”罗德擦了擦眼睛,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看错,那个蓼思洁竟然真的已经和别人并列第四!怎么可能!

“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冷奕瑶忍不住敲了他脑袋一下:“好好加油!”

“哦!”不仅是罗德,全班人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加油”这两个字,好像今天一整天都没有从自己嘴里蹦出来。不,不,主要是冷奕瑶和晨芝梵赢得太变态了,让他们喊加油都不好意思。

现在,正好是最关键的时候,不喊加油,更待何时?

于是,一众平时普通班觉得高不可攀的特级班学生们,几乎用尽了全身最大的力气,死命的声援:“蓼思洁,加油!蓼思洁,加油!蓼思洁,加油!”

大约是他们的加油声,蓼思洁真的听到了,她的动作越来越快,渐渐的要比隔壁的泳道选手快出半个头,接着,是一个头。

随着她的用尽全力,底下的欢呼声、加油声,越来越此起彼伏,其他班的人也不干了,一个个吼着嗓子却为自己班的同学加油!

眼看着蓼思洁就要赶超第三名的时候,后面距离终点已经越来越近!

那种双手都恨不得紧握的紧张感第一次将全特级班的人弄得脸上一片凝重,加油声几乎吵得他们自己都听不到自己在说什么,就在这时,忽然,蓼思洁动作一顿,紧接着,她的身体就歪了。

整个游泳馆的气氛都是一僵,下一瞬,只见蓼思洁忽然往下沉去,毫无预兆!

裁判这边都吓得脸色一白,心想,该不会是在水下面腿抽筋了吧!

蓼思洁疯狂地开始扑腾!

双手摆动,水面的浪花拍得极大。

急救老师正准备下水,就已经听到耳边一声“噗通——”入水的声音!

不知何时,冷奕瑶竟然已经脱了外套,直接跳进水里!

特级班这边所有人反应过来,一个个都冲了上去。

眼见大家都像是下饺子一样跳下去,老师一脸焦头烂额。

冷奕瑶的游泳速度并不是特别快,但她入水的地方离蓼思洁比较近,她很快就摸到了蓼思洁的位置。只是,小姑娘怕是人体潜意识反应,碰到了人的体温,下意识就整个人都趴过去。

人的重量在水里尤为明显,特备还是一个人在死命的扑腾。

冷奕瑶第一下没有接住,被蓼思洁硬拖着往水底下坠了一会。等她反应过来,便明白蓼思洁这是真的身体在抽搐了。

她心头一静,两手镇定地要圈住对方的身体,却在下一刻,被另外一双手夺过去。

那一双手……。

很宽大、很坚定、很有利,她心跳一止,在水下慢慢地睁开眼睛,果然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在她眼前不远处。

被蓼思洁拽到水底的时间有点长,空气有限,她正准备挣扎出水面呼吸,却看到眼前那个身影忽然凑近,下一刻,不容置疑地双手穿过她脑后的发丝,将她紧紧楼于胸前!

温热潮湿的吻豁然袭来!

湿滑、温暖、缠绵、凶狠,唇上的触感那么明显,她微微挣扎,对方却控制得越发厉害。舌尖的触动,似乎带动得整个人全身都有点酥麻,这种久违的感觉,让她稍稍有点无奈。

随之而来的,是嘴里的呼吸。她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这是对方在给她渡气!

冷奕瑶忽然想起头顶水面上,那么多圣德高中的学生,只恨不得狠狠推开眼前这个男人,顺便好好把他嘴边那抹撩骚的笑给拍走!

mmp,她会游泳啊!

------题外话------

你们家元帅撩骚起来,简直不是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