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一步一步/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圣德酒店的大堂经理到现在还记得,就在不久之前,连两个月都不到的时间,他们集团最高领导藴莱曾经下过一个命令,要求全酒店上下都留意一个女学生的行踪。为的,便是当初那一份几乎动了一口就再没有吃下去的套餐。再后来,又是盯着她的专属司机,仿佛只要是和她有关的一切,都势必要上报到集团上面。

原以为,她搬走了之后,再不会有这种荒谬的事情,谁曾想,今天,竟然在酒店大厅,又遇见了这位姑娘。

而且,她还办理了入住手续。这姑娘,不是已经在帝都稳定下来了吗?怎么突然又来酒店住上了?

他正觉得奇怪,准备过去问问情况,却见,听说最近一直在国外出差的集团执行董事竟然紧跟其后,站在那小姑娘一侧,轻轻一笑。

……。

这真的是日了狗了……。

大堂经理摸了摸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毒,怎么可能那个和冷奕瑶笑得一脸随意的人,是自己的终极*oss?

从来都是沉默疏离的一个人,竟然会对着别人笑得那么自然?

“好端端的元帅府不肯住,怎么老是跑来住酒店?”藴莱其实今天是听到下面有人汇报,军界有人来打招呼,还是元帅特意指示的。他心里其实有点怀疑是冷奕瑶,正好下飞机过来,就当顺路巡视业务,谁曾想在大厅就碰到她。

“嗯?你怎么也在这?”说起来,冷奕瑶也有段时间没见过他了。这人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圣德集团私立图书馆的钥匙他现在倒也放心丢给她,也不急着收回去了。

“这是我的酒店,我出现在这很奇怪吗?”自从见过她在d城的手腕之后,他已经很少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学生看。名义上,两人虽然是同班同学,但其实当初一起上学的日子少得很。

冷奕瑶翻翻白眼,他的酒店?他的酒店多了去了,也没看到他天天都去视察啊。

见他一脸随意的样子,两手空空,脸上却带着长途飞行的疲倦,她便挑了一处沙发坐下,“怎么,刚出差回来?”

年纪轻轻,便一力扛起整个帝国最老牌的家族,外人看上去是无尚的荣光,实际上忍受的压力与繁重的工作,绝非寻常人可以想象。

藴莱笑笑,慢慢地揉了揉太阳穴,稍显疲惫:“最近在谈一笔生意,有点麻烦。”

能让他露出这样的神色,显然,绝非寻常事情。冷奕瑶没有多问什么,毕竟,有些事情,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对人开口。

藴莱如今倒是随意了许多,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想通了,对于冷奕瑶的态度,也比之前要轻松些。当然,也有可能,是截至目前为止,她是唯一能对他特殊体质产生抗体的缘故,潜意识里,他总觉得,或许有一天,能在她身上找到彻底解决自己这种奇特情况的办法。

“最近,国际局势有点不太稳。”在冷奕瑶挑眉间,他轻轻吐出一口气,“我去了几个国家,如今对方谈生意都有些顾虑,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咱们边境最近有点乱。”

他话音一落,冷奕瑶便知道他肯透露这消息给她的原因。

边境的事情,没有人比军界更知根知底。前段时间,赫默接到电话,接连消失的几天,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只是,这些事情,对于如今的她来说,都遥远的很。毕竟,她只是个学生。边境不稳,自然有个高的在那顶着。

这么说来,也难怪,大王妃那晚敢那么有底气地和陆琛谈条件。

越是混乱,越是可以浑水摸鱼。大王妃的胆量与长公主的运道,不得不说,极其难得。

藴莱见她不搭理这话题,也不生气,转开话题,绕到他更感兴趣的另一个事由上:“你现在不是好端端地住在元帅府吗?怎么突然又搬出来了?”

他虽不在学校,可听说前几天,元帅可以在恒温泳池那边上演了一场大戏。当着所有参赛选手和围观学生的面,上演限制级强吻啊。想想看,那么禁欲的一个人,如今简直跟脱胎换骨了似的。

冷奕瑶忍不住揉了揉鬓角,是谁说过,男人八卦起来,就没有女人的事情了?

藴莱这样的人,竟然也会天天盯着她和赫默的事情……。

“我一家老小说要来看看我。”她简单介绍了一下开头,剩下的话不用说,藴莱立刻明白。

探亲是假,另有所图才是真。否则,冷奕瑶都到帝都这么久了,也没见他们冷家把她起居安排得面面俱到。如今,怕是看到陆琛登基,冷奕瑶身后既有皇帝支持,又有元帅青睐,恨不得来沾点光吧。他正待说什么,背后,忽然敞开的大厅有一个黑色的身影走来。

只一句淡淡的称呼,便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瑶瑶……”声音微微低沉,带着血缘上的亲近。但也仅仅与此,并没有过度表示亲昵。

冷奕瑶和藴莱同时回头,看到冷魏然的那一瞬,两人几不可见的同时微微一笑。

好久不见,老狐狸……

冷魏然身后,冷超那张冰冷却帅气的脸亦同时望了过来,最后站着的,是带着口寨,几乎挡住大半张脸的冷奕媃。只不过,她一直低着头,谁也没看,似乎对于眼前的一切并不关心。

冷奕瑶站了起来,朝自己血缘上的亲人,慢慢点了点头:“爸爸,你们来了。”

藴莱看着眼前的四个人,长相来说,除了些许的相似之外,怎么看都不太像是一家人。不过,天底下,以“利”字为重的家族,大多如此。亲情冷漠,利益至上。只不过,别人家都是家长控制着子女的一切,到了冷奕瑶这里,倒是她显得游刃有余些。

他亦随即起身,朝冷魏然慢慢颔首:“冷先生,你好。”

冷魏然其实在冷奕瑶回d城举办十七岁生日派对的时候见过藴莱,堂堂帝国第一号家族的年轻掌权人,走到哪都掷地有声,当初便觉得这两人关系不错,如今,冷奕瑶住的酒店是对方的名下资产不说,两人竟然关系好到能在人来人往的大厅里闲聊……。

他目光微微一沉,面上倒一派从容:“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这种大佬见大佬的气势,是怎么回事?

站在一旁,已经守了有一段时间的大堂经理表情略微有点呆滞。总觉得,有一股看不清的凝重气息压在这几人之间。只是,分明是一家人团员的时候,怎么看上去,面上都是淡淡的,并没有特别高兴的意思。他还记得,当初冷奕瑶第一天下榻酒店的时候,是一个男人刷的卡,貌似是d城的赌王西勒。当时,两人还曾有说有笑,倒是见了家人,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半点不曾激动,这就有点诡异了。

“冷先生客气。”以藴莱的身价,自然不需要太恭维冷魏然,两人伸出手,微微握了握,便立刻分开。“听冷奕瑶说你们今天来帝都,就顺便过来看看。”他说起客套话来,也是不用打草稿,张口就来。

这种场面话,谁都不会当真。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与冷家相比,藴莱完全是站在冷奕瑶这边。既然争取不来,简单寒暄两句,冷魏然便转开视线,对冷奕瑶轻轻一笑:“瑶瑶,我有事要和你单独聊聊。”

两个叠音字的昵称,既显示了关系的亲近,也变相地在提醒“外人”,他们需要单独空间。

其实,冷奕瑶在重生后,记忆力就有过类似的叫法。家中的亲人或者如西勒这样的老熟人,在心情好的时候,都会这么叫她一句。不过,大多数是对方心情好的时候。

冷魏然今天的心情,看来是还不错的样子。

她点了点头,倒是不拒绝。反正,人来都来了,能好好说话,干嘛要在外面平白丢脸呢。她名义上,还是家里最“受宠”的女儿,享受继承权呢。

“这里人多,我们上楼。”大厅里,显然不是说话的地儿。她也不啰嗦,直接将之前开好的三间房间的门卡递过去。

冷魏然正接过,忽然听到背后一阵倒吸气的声音。

原本热热闹闹、人来人往的大厅入口,像是一下子被人按下了禁止键!

冷魏然、冷超和冷奕媃是背对着大门,自然没看到,倒是冷奕瑶和藴莱,表情都是一顿,眉目间,仿佛带出一分匪夷所思。

冷家三人表情一静,下意识回头,当看到一群黑色统一服饰的皇家侍卫开道,表情便豁然一惊。

再看到那层层叠叠的人影之后,那张越发深邃的五官映入眼帘时,饶是一直低着头的冷奕媃都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

刚刚登基不久,成为帝国上下热议话题的皇帝陛下,竟然光天白日之下,驾临此处,直直朝他们走来!

人群被侍卫们迅速分开,像是披荆斩棘一般,陆琛径自看向冷奕瑶,目光转都不转。

所有人像是在这一刻才回过神,悉数缓缓屈膝。

冷魏然与儿子冷超在短短的时间内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慢慢俯身,朝陆琛行跪礼。

身后,冷奕媃咬了咬唇,动作僵硬地尾随其后。

倒是冷奕瑶和藴莱,依旧站在原地,动都未动。

陆琛似乎早就得知冷家上下来帝都的消息,看到那跪在地上的三人,并不吃惊,只是,望向冷奕瑶的眼睛,微微一深。张了张口,似乎有话要说。却见藴莱似笑非笑地看过来,只觉得,哪哪都有人碍眼。

“你不呆在皇宫,跑这来干什么?”冷奕瑶地皇权,并不似普通人那么敬畏。当然,作为陆琛继承皇位的最强有力的支撑,她也完全敬畏不起来。

陆琛缓缓笑了笑,“那天夜里,你就那么直接走了,想找你说话,都找不到人。好不容易登基大典结束,底下的人准备办场宴会,一方面是庆祝长公主回到帝都,另一方面也算是将之前搅乱了的假面舞会重新补办上。上次宴会是我亲自给你送的请帖,这次,自然也不例外。”说罢,从怀里掏出一张烫金请柬,上面的名字,赫然是冷奕瑶三个字。

身为皇帝,与人说话,竟这般随意亲和,别说是跪在地上的三个人表情微微惊讶,就连酒店旁,被侍卫们层层隔离开的路人都吓得一身冷汗。

冷魏然不自觉地抬头看了一眼,他分明还记得,当初,女儿冷奕瑶被陆琛威胁,“不得不”亲自送上门别人“圈禁”时的情景。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内,竟然已经是这幅情境。

虽然早有风声,但亲眼见到,还是不免心惊。

冷奕瑶看着他递到面前的请帖,微微皱了皱眉。长公主回帝都,这事明面上是他登记后的赦免,不过是做垡子,当然,这也代表了长公主将重新融入帝都的顶级交际圈。陆琛同意举办晚宴,大部分原因却是向世人展示新一届皇族成员间和睦的一面。毕竟,安抚人心,亦是皇帝的本职。

她看了地上的三人,笑了笑,接了他的请帖,看了一眼时间:“这周末?”

“对。周末不用上学,正好方便你时间。”陆琛的脸上已没有了前些日子的焦灼与暴躁,相反,真正获得了这个皇位之后,太多太多的情绪,再也不方便露在脸上。不过,和冷奕瑶说话的时候,他的脸上总是不自觉的带上一丝微笑。似乎,这已经是从心底里形成的习惯,再难纠正。

跟随其后的侍卫长,忍不住心底微微叹息。地上冷家三人依旧跪着,陛下丝毫没有叫起的意思,看样子也是为了冷小姐。只是,这样面子上,到底冷小姐不好看。别人背后说三道四,自然不会扣帽子在陛下的头上,只会说冷小姐不懂规矩。

空气里,一股难言的诡异气息,冷奕瑶自然看得出来。她见到皇帝,一丝行礼的意思都没有,却放任家里人,从上到下一直跪到底。

明面上的确有点不太好看。于是,笑了笑,亲自走到冷魏然身边,“父亲敬重皇室,跪礼都行过了,该起来了。”

冷魏然自然不会拒绝,顺着冷奕瑶的搀扶缓缓站起,冷超、冷奕媃随后,随即,大厅里的其他客人也慢慢回过神,站了起来。

之前,听说过,陛下在未登基之前,曾在假面舞会上郑重邀请一女子做开场舞的女伴,如今看来,能在陛下面前这般自由随意,怕就是传说中的那位。只是,陛下竟然不惜亲自驾临酒店,只为递上一张请帖,这位千金的面子,果真非同凡响。该不是,就是命中的未来王妃吧。

一时间,小小议论声充斥着这个大厅,就连冷家三人都听了一耳朵。

来帝都的路上,就已经做好了周到打算。既然冷奕瑶要分冷氏集团的继承权,自然要为家族尽心尽力。如今,背靠大树好乘凉。既然能搭上皇室这艘大船,他们自然不会眼睁睁地放过。

冷魏然年纪较长,跪了这么久,陆琛的确有晾着他的意思。不过,见别人都在纷纷议论,怕给冷奕瑶带来不好的传言,陆琛便稍稍缓了缓面色:“你们一家团聚,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冷魏然摇了摇头,一脸尊重都来不及的样子:“能得陛下这般邀请,是我女儿的荣幸,我感激都来不及。”

冷魏然在商圈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自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人套进去的。说话,听上去进退得宜,但在不了解冷家实际情况的人听起来,就像是慈父处处维护女儿的意思了。

面子上,冷魏然作为父亲,占着大义,又这么会为人处世。冷奕瑶笑笑,并不吭声,只看到他到底想干嘛。

“之前,因为公司事情太多,没法分身,所以让她一直待在帝都,独自上学,我一直担心得很。看到陛下这么关心她,倒是我,身为父亲,万分感激。”说罢,冷魏然又弯腰行了一礼。

以退为进这一招,倒是用的驾轻就熟。

陆琛的目光微微一深,知道他这是将冷奕瑶的名声给架在半空。

就像他身为皇帝都要忌讳“不忠不孝”的名声,冷奕瑶一个女孩子,就更不能“不识好歹”了。父亲万事都“心心念念”,如果她只一个人应邀参加皇室晚会,却撇开自己一家子,只会让人觉得她攀龙附凤。

陆琛笑笑,给侍卫长使了个眼色,果然,对方很快领会,笑着直接上前,将冷魏然扶起:“冷先生哪里的话,我们陛下和冷小姐是患难的交情,关心她是理所应当的。周末如果得空,还请您和贵公子、千金一起赴宴,到时候一家和和美美,也是陛下的心意。”

陆琛的侍卫长,如今已经皇宫内的实权人物,他说出的话,自然是陆琛同意的。果然,话音一落,旁人看冷奕瑶的怪异眼神,便稍稍平复下来。所有人只当陛下对美人情有独钟,恨不得将她全家都照顾好,却没有细想,为什么不是陆琛亲自开口,而是他身边的亲信。

好在,冷魏然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能得到这句邀请,便是他们今天最大的收获。既然来到帝都,自然要把交际圈打开,但他本人听到陆琛侍卫长的邀请时,目光中却闪过一道复杂。明明心意达成,他最后还是迟疑了一会,才抬起脸:“陛下能邀请我们参加,是我们最大的荣幸。只是我年纪大了,路上有点疲劳,身体有点吃不消,就不去打扰了,他们三个去便很好。”

陆琛倒是稍稍有点惊讶了,没想到冷魏然会这么说。不过,他也不勉强,主要是给冷奕瑶做面子,该说的话既然已经说完,自然不会在这久留。

他回头,又看了冷奕瑶一眼,“到时候,我让人给你送礼服来。”

上次,alex为冷奕瑶设计的礼服,就惊艳了全场,这一次,他想想,还是把这件事情,交给了对方。

冷奕瑶点了点头,倒是没说什么。

从头到尾,陆琛倒是一句话都没和藴莱说。藴莱颇为有趣地笑了笑,心想,这位皇帝虽然登基了,看来爱慕之心倒是一点未变,对于冷奕瑶身边的男人,都没什么太大的好感。只是,元帅那边,他又准备怎么办?

呵呵……。

望着冷奕瑶含而不露的笑容,藴莱不得不说,简直就和看戏似的。难怪学校里天天都有她的传闻。这可比电视上老三样的连续剧有意思的多……

陆琛的仪仗缓缓撤离酒店,门外面的皇家侍卫依次离开,就见整个酒店大厅的客人们都不自觉地将目光挪到冷家这四个人身上。

能被陛下当面邀请,这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荣光。

看来,这位千金,怕是要给家族带来非同寻常的未来了……。

“走吧,我带你们去房间。”身为众目睽睽之下的焦点,冷奕瑶倒是一脸平静无波。她老子不去宴会就不去吧,反正冷超几乎遗传了他所有的心性。倒是冷奕媃……。

她这位嫉妒心非同寻常的姐姐。如今脸上既然留疤,还来了帝都,显然,不仅仅是为了家族的事情。否则,两个男人就能拓展交际圈,何必还要带着她?

藴莱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太好掺和别人的家世,和冷奕瑶简单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等冷家四个人消失在电梯门口的时候,过往的酒店客人,几乎立刻就把刚刚的消息转发给自己亲朋好友了。

新继位的皇帝陛下的绯闻啊,这可是妥妥的头条新闻……。

当赫默坐在元帅府的餐厅,看着胖主厨送上来琳琅满目的佳肴,正微微蹙着眉的时候。

“叮”——

一声手机短信提醒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回。

他打开手机页面,当看到圣德酒店现场的照片,以及相应的前因后果时,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刚当上皇帝,这就开始显摆了?

怎么,还准备大设宴席,将冷家都请过去当座上宾?

他的目光微微一闪,站在身后的弗雷,默默地为陆琛掬了一把同情的泪。忽然觉得,这场宴会,怕是要有大动作!

话说,上次,元帅大人亲临现场,搅了陆琛的开场舞,这一次,身为皇帝的第一次正式外联活动,元帅又准备如何应对?

冷奕瑶不知道,元帅府的那只腹黑已经开始动脑子了,如今,她倒是像个普通女儿一样,带着家里的父兄、姐姐一路直达酒店最高层。

三间房间特意打的招呼,是预留在一起的。他们四个人,几乎占了酒店最好的个人套房。

大堂经理恭敬地在前面领路照应,后面的工作人员推着推车,将他们行李依次送入房间。

等所有不相干的人都离开后,冷奕瑶坐在冷魏然面前,淡淡一笑:“您真的不考虑一下?这一次,能去皇室宴会的,都是帝都名门,多好的机会。”

“不了。”冷魏然懒懒一笑,像是真的年岁大了,精力有限一样,平静地摇头。

“我知道,你如今在帝都朋友多,这次一来是为了公司在这边的业务,另一方面,也是希望你能帮忙找找看人,能不能把为你姐姐想想办法。”冷魏然微微沉吟了一下,决定不再绕弯子。

其实,一开始,冷奕瑶受伤回家之后展示的非同一般的手腕,就让他在姐妹俩间重新取舍了一番。此前,一再重视冷奕媃,是因为花了重金为她铺路、造好名声,当初也是出于联姻考虑。如今,小女儿的才干却让他一边心寒一边有忍不住暗自惊喜。

毕竟,骨头打断了,也是血脉上的一家人。

当初既然是亏待了她,如今慢慢补足就是了。都已经被迫分了她家产、企业继承权,与其互相撕破脸,不如趁着她未成年前,利用她在帝都经营的人脉,将家族企业壮大。再股权正式分出去之前,毕竟,真正得利的,还是他们。

冷超和冷奕媃在冷魏然说话的时候,没有插一句话。来之前,他们三人便已经达成了共识。如果能将冷奕瑶重新哄回来,最多,他们多忍忍。讲到底,如今,是她够硬气。不过,如果她太过分,身为女子,不感恩家族,一味地争强好胜,放在哪都不会是个好名声。

“哦?姐姐怎么了,需要我帮忙?”冷奕瑶忍不住看了不吭一声的冷奕媃。自上次,在学校她一刀削了她脸上的皮之后,似乎她的话就越来越少了。

是真的害怕了,还是慢慢学会了聪明,再不敢把阴毒狠辣的一面放在脸上了?

前倨后恭冷奕媃玩的得心应手,只是,上次她在d城扒掉她一层脸皮,怕是在d城的“好姐妹”们让她也再难待下去了。

谁让她没事玩什么窃听器……

冷奕瑶似笑非笑地转过头看向冷奕媃。

后者面上一片痉挛,双手死死地握住自己的手腕,最后,冷冷地抿了抿嘴,将脸上一直带着的口罩拿下来。

一道肉色的崎岖伤疤赫然出现在脸上,像是一道蜈蚣,破坏了美感。娇嫩的脸庞上,早已不复当初的惊艳夺目,相反,大约因为心境问题,脸上一片晦暗不明。“妹妹可还满意这道疤?”

冷奕瑶听了,只是笑笑,并不搭理她。

冷超究竟还是开了口:“你今年十七岁,青春正好。你姐姐却已经年纪不小了,原本在d城,许多人上门来有求娶的意思,如今这疤却是毁了她好端端的一张脸。帝都到底比d城人杰地灵,当初我们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是我们的错。但,看在血缘的份上,如果认识什么比较好的医生,希望你还是能帮帮你姐姐,毕竟,关乎她一辈子的幸福。”

女子,如果连面容都毁了,再有钱又有几个有身份的人会让她当正经妻子?

冷超其实对女孩子之间的记恨很不以为然,不过,当初,的确是他们先对不起冷奕瑶,话先说开,能谈拢就谈,实在谈不拢,后面自己也不会再让步了。

冷超身为继承人,有他冷血的一面,却也有他与众不同的一面。至少,还算是能讲道理。

他们明白形势比人强,如今冷奕瑶再不是当年任他们随意摆弄的人,既然是有求于人,自然先掰开来,有一说一。

冷奕瑶这把是真的有点惊讶,这三个人,撇开冷奕媃这智商有点被情商遮蔽的白痴不说,冷魏然和冷超像是忽然清醒过来。今天的一言一行都挺拎的清。聪明人,脑子忽然转过弯来了啊。

“找整容医生帮她恢复容貌?”冷奕瑶看看那道疤,其实,做纸皮手术,的确存在风险。不过,如果手艺好的高人,搞不好还真的能做到。d城难道没有这样的医生?未必!只不过,冷奕媃在d城的名声给他搅臭了,不愿意再待在那受人白眼罢了。估摸着,那位传媒集团的千金“闺蜜”在她走后,出力不少。

“毕竟她是你亲姐姐。”冷魏然最后还是加重了一句。

冷奕瑶哼笑一声,这是在打感情牌了。

不过,整容手术嘛,在哪都是做。她倒是无所谓:“陆琛不是刚刚递了请帖吗?他那里御医多,下次倒是可以问问。”又不浪费什么功夫,她倒是无所谓。不过,男人大约对女人的心性,根本了解不多。

她父亲和好哥哥脑子是清醒的,她这位从小到大都一帆风顺,偏被她坏了名声、又毁了容的小姐姐,会这么容易就把心事放开?

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她等着看,后面,这女人怎么兴风作浪。

“时间不早了,你们赶飞机,估计有点累,我先回房了。明天早上,酒店餐厅见。”她应了一事,自然要得到相应待遇。不是说来帝都是为了公司在这边的生意吗?她既然都有继承权了,参与一下不为过吧。“我记得我们家在帝都的分公司,大多才城东,离这倒不远。”

冷魏然、冷超点点头,既然让她帮忙,自然要付出相应代价,商人之间的利益之道,放在家中同样如此。冷奕瑶肯松口,甚至态度缓和,已经非常不错了,他们自然愿意双赢。

冷奕媃嘲讽地笑笑。就和当初,他们要试探冷奕瑶态度的时候,让自己一个人北上一样的道理。

平日,在家里看上去再“受宠”又如何?利益面前,她不过是他们手中的玩具。

不过,陆琛那么一个当初受尽民众猜忌的皇子竟然真的能如愿以偿当上皇帝,实在出乎她的意料。当初,冷奕瑶平白无故得了元帅的青睐,就已经让她怒火中烧,现在倒好,双重靠山在背后,就连哥哥都已经偏到她那边去了!

冷奕媃嘲讽地垂下目光。

如今她是受制于人,没有办法,但看着好了,总归一个人不会永远走运!

她在冷奕瑶手上吃过的苦,绝不会就此掀过去。

先让她如今春风得意又如何!

左右逢源,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

她就不信,她冷奕瑶一个十七岁的小丫头片子,就真的能把元帅和皇帝迷得五迷三道的,永远都做她背后靠山。

不管是双方到时候僵持起来,还是出了其他什么意外,那个时候,她还能笑得这么趾高气扬、高高在上?那个时候,父亲和哥哥还会这么容忍谦让、一再忍气吞声?

冷奕瑶离开房间的时候,冷奕媃默不吭声地也自行离开了。

两父子间说了一会话,渐渐地,每个人带着自己的小九九,缓缓入睡。

却无人知道,就在离这间酒店的不远处,一个人坐在咖啡馆里,慢慢地展开帝都报纸随意看了一眼。

报纸上的头条,自然是如今帝都最热门的话题。

皇帝陛下即将巨型隆重盛大的宴会!帝国长公主重新回归社交圈!

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敲在报纸上,那是一双男人的手,洁白、有力!

咖啡馆的服务生慢慢地将刚刚研磨好的咖啡送上,忍不住打量了一眼戴着墨镜的男人。

银灰色的头发,像是近段时间帝都最流行的奶奶灰,可又总觉得,颜色有哪里不太对劲。似乎并不是特意漂染的,但那颜色,又有一点过度的张扬。好看的侧脸,五官笔挺,虽然被墨镜遮住了眼睛,但是光看轮廓,便比电视上那些演艺明星不知道要帅上多少倍。

“先生,您的咖啡。”她将咖啡递上,看到对方正在看报纸上的头条,忍不住微微一笑:“您也在注意这场晚宴?听说,到时候帝都最有名的名流都会齐聚一堂,为陛下和长公主庆贺。”

年纪轻的人,哪里还知道长公主当年的那些丑闻。既然注定了要回归顶级交际圈,有些过往,便成了禁忌,渐渐的,再也无人提起。仿佛,这位大王妃所生的长公主,渐渐地又恢复了当年的荣宠。

男人淡淡地看了一眼服务生,并不说话,只一双带着异色的眸子,盯着报纸,眼底闪过一道嘲讽……。

新皇帝、长公主,这些人,当真是到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