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皇室晚会/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魏然既然有求于冷奕瑶,自然也拿出十足的诚意。第二天,便带着冷奕瑶和冷超直接去了帝都的冷氏集团分公司。至于冷奕媃,不好意思,只能留在酒店里。

公司坐落的大楼共45层,在帝都虽然算不上顶尖建筑,但作为资产而言,冷氏以重工为主,绝非一般的新贵可比。

一楼早已聚集了分公司的所有中高层,一个个神色宁静地驻足等候。冷魏然不知道是出于为冷超打算还是其他的缘故,近十年来几乎从未在帝都出现,北方地区所有的事情,大多他只电话或视屏沟通,随着儿子的越发成熟,几乎这边的事情,他现在已很少经手。如果不是所有员工入职时,一定会有企业手册,上面印着他的肖像,怕是年轻点的中层对自家这位低调的老板都没有任何印象。

如今,人人看着冷家的实权派人物带着个小姑娘出现在公司,第一反应便是一愣。

从容貌的轮廓看,冷奕瑶和冷家父子长得并不是十分相近,倒是冷奕媃还更有点她哥哥的影子。但,光是看着人,似乎在哪里见过,但又不能完全确定。不过,在场的都不是傻子,身为女子能被带到公司参加中高层会议的人,必然不是随意的外人,所以,一众中高层依旧老老实实、客客气气地向她半弯着腰,一脸恭敬。

冷魏然扫了一眼众人,显然脚下并没有停下的意思。

所有人随着他一路乘着电梯,到达会议室,等大家全部按部就班地坐下之后,他才抬了抬手,介绍道:“冷超就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如今公司大多数的人怕是见他的次数比见我还多。”

底下人立即凑趣地笑笑,气氛稍稍松动些,只是目光都微妙地落在冷奕瑶身上,这位怕才是今天的重头戏。果然,冷魏然按照顺位的顺序,指了指她:“想必大家也看过新闻,这是我小女儿,冷奕瑶。按照我当初在她生日宴上承诺的,公司,她将拥有百分之五十的继承权。”

这真叫一鸣惊人了!

公司上上下下前段时间传疯了的头条,如今主角竟然真的站在了眼前!难怪刚刚觉得眼熟,原来是在新闻里见过。

只不过,冷家这是真的准备把公司的实权交给她?竟然带着一个还在上学的小姑娘来参加中层会议?

匪夷所思……

所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摸不清领导的意思。

这是要他们恭恭敬敬,拿她当半个主人,还是见风使舵、再看看情况?

冷奕瑶冷眼扫了一圈所有人的表情,只当看不出他们的惊愕,眉目清淡,低头喝茶,从脸上,竟然一点情绪起伏都看不出来。

冷魏然待骚动微微静下后,才朝众人压了压手:“现在,开始汇报今年的工作计划和重点工作。”

他和冷超本就准备针对公司发展实际情况,近期调整公司发展方向,冷奕瑶既然来了,正好也可以听一听。这对于日后公司的计划调整,也有一定的作用。毕竟,还是要靠着她的人脉,进一步打开市场。

一个下午,八个部门的汇报,冗长的会议,费时又费力,几乎一直开到晚上天黑。

等冷奕瑶将公司大致情况掌握得差不多的时候,今天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冷超站起来,朝所有人笑笑:“好了,今天大家也累了一天了,晚上一起吃个饭,大家不用太拘束。”

所有人自然立刻响应,能私下与领导拉近距离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如果不行,好歹也能让大家和冷家人混个脸熟,这种事情向来是百利而无一害。而且,看冷家父子的意思,竟然还真的有点将这个小女儿拉入公司事务中的意思。这就很耐人寻味了。父亲说是偏爱小女儿,对她看重便也算了。冷超也是硬生生被人夺了一半家产继承权的人,以己度人,谁能这么大度的当做理所应该?

吃饭的酒店定在里办公大楼不远处的五星级酒店,在帝都也算是非常知名的地方,其中,最负盛名的,还是他家的“四季恒温餐厅”。

帝国地处内陆,气候干燥,为沙漠国度,绿林树植算是珍贵资源。此间酒店为了营造特色,斥巨资造了一座空中花园似的“特级餐厅”。整个餐厅,占地将近三千多平米,其中就有两千多平米种满了各式植物,常年由花匠专职养护,中央空调四季恒温,保证植物的生长环境。在绿植、花草的正中央,特意建造了一处亭台,用于设宴,身处其中,往往让人感觉自己身处温暖的南方国度,且环境清幽雅致,在帝都酒店中堪称一绝。

冷奕瑶本来觉得晚上和一帮人吃吃喝喝挺没意思,但走进这样的餐厅里,忍不住还是勾了勾唇。

看样子,她老爹和老哥今天是准备下血本了。

一群中高层,算下来,也至少有三十人左右了,坐在正中间的亭台里,却丝毫不显拥挤。

大家按照今天开会的顺序,依次坐好,各式佳肴便鱼贯般送了上来。

风景雅致、环境精妙,冷奕瑶心情难得不错,看一众男人觥筹交错,也不嫌烦。有人过来敬酒,她却只摇摇头,一脸随意:“我不会喝酒。”

一桌子的人都是人精,但凡喝了第一杯就开始,就没个尽头了。总不可能,别人来敬酒她喝,其他人敬酒她却不喝。这样一算,再好的酒量也拼不过一桌子的男人。冷奕瑶耸肩,何苦来哉。干脆,谁来敬酒都不喝,一视同仁,多好!

冷魏然和冷超也不劝,颇有一种她想干嘛就干嘛,他们绝不插手的意思。

八个部门的负责人首当其冲,自然是要来表个态:“冷小姐,您喝茶,我喝酒,今天第一天见面,我先干为敬。”说罢,一个仰头,一大杯就这么顺着喉咙直接下肚。

冷奕瑶面不改色,当着所有人的面,果然就捧着一杯清茶,淡淡的喝了一口。仿佛,不管天大的事,再事故的场面,在她这里,都不过是风轻云淡的小事。

按理来说,这应该叫不懂世故,可不知道为什么,众人看着她那始终烟波缥缈的眼睛,一肚子的话到了嘴边,却没胆子说出来。

这一家人,分明坐在一起,但给人的感觉就是摸不透。

公司的一众中高层忽然打了个眼色,最后还是决定老老实实地该干嘛干嘛。

觥筹交错间,说话看似随意,但都是围绕着帝都最近的新鲜事,没有人再那公事放在酒桌上扫兴。

这一顿饭,吃了将近两个小时,按照管理,之后自然还是要有第二场。那么是酒吧,要么是夜店之类的可以放松的地方。不过,今天,倒是没有一个人提起这个行程。

冷奕瑶打了个呵欠,冷魏然顿了顿,才笑着起身:“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早点歇着吧。后面,集团内部如果有人事变动或调整,都属于正常战略修正,大家稍安勿躁。冷氏集团,也不是成立才几年的小公司,大家相信我,公司只会越来越好、好到超乎大家的想象!”

众人同时叫好,心底却微微琢磨,什么叫人事变动或调整?

这是打算有大手笔了?

等众人出了酒店,室外的冷风一吹,背后密密地出了一层汗,众人才面面相觑地发现,冷家三人,早已上了一辆黑色轿车,转眼消失。

总觉得,今天这位千金的出现,背后藏着其他的玄机……。

冷奕瑶和集团的人见过面之后,第二天去了圣德高中。

奥斯顿依旧懒洋洋地靠着窗边在闭目养神,冷奕瑶走到他桌边,敲了敲桌面,顿时,四周都是一静。

奥斯顿仰起头,看到她时,表情微微一顿。

“和我出来一下,有事找你。”她笑了笑,目光平静,却意有所指。

奥斯顿忽然想起那天芳家的主事者被她气得面色铁青的样子,心想,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出了教室,罗德和蓼思洁表情惊讶地望着他们两人的背影,总觉得,发生了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晨芝梵依旧低头在做自己的事情,仿佛对于冷奕瑶的一举一动,并不是特别关心。

出了教室,冷奕瑶走到人工湖旁边,随意挑了一处长椅,坐了上去:“最近芳家那边有什么动静?”

奥斯顿身为芳家的人,之前既然答应了冷奕瑶要为芳菲然的事情补偿她,自然信守承诺:“资金很稳定,最近有几笔生意在谈,目前都很正常。不过,我倒是听说,你家里人都来了帝都?”

这世上,除非刻意低调,否则,商圈里没有绝对的秘密。昨天晚上,大手笔直接包下四季恒温绿色餐厅,今天自然有人闻风而动,听到些传闻。

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竟然真的被带到公司最严谨的会议上,显然,冷氏集团是准备有所行动了。

“是啊。”她轻笑,除了冷奕媃被特意排除在公司事务之外,其余时间,他们一家“四口”可都团团圆圆地待在一起呢。

“你想让我做什么?”奥斯顿不傻,冷奕瑶这个时候特意来班级,自然不是来上课的。既然找他出来,便是为了公司的事情。

“我家老头子想拓宽公司业务,”冷奕瑶饶有深意的笑了笑。对方不过是死心不改,当初,不惜花费巨资,想要给赫默送礼,便是盯上了军火生意,如今,看到陆琛也顺利登基了,想着全面开花结果。不管是军界还是皇室,都想插一脚进去。可是,那也要看她愿意不愿意!

只是把她介绍给公司高层,就算是表明了诚意?

她又不是无知的三岁幼童。想要简简单单的用饵诱她,将人脉资源都给他们铺好,随即把冷氏的业务全面打开,只用这么点诚意,她压根看不上眼。

“我这几天会安排一下,让冷氏集团的人找上芳家,你到时候,安排个可靠的人,最好能顺利搭上两边的关系。”如今,公司里所有人都是她家父亲和老哥的亲信,既然要顺利把继承权坐实,她自然第一步要安排自己的人。奥斯顿和她是同班同学,太显眼,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背后操控芳家那边的人脉。

先抛出诱饵,随即循序渐进,这才是她的风格。

不是想要拓宽资源吗?

那么,就得按照她的思路来。

让赫默和陆琛随随便便给他们递梯子,为冷家的事业添砖加瓦,让那对父子这么轻易地从她身上获利?他们也配!

奥斯顿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冷奕瑶这是要在冷氏集团安插自己的人,偏偏还是借着“和芳家合作”的机会,表面上给公司贡献了人脉资源,实际上,却是自己暗中操作。

这种一举多得的本事,该怎么形容?该说是天然黑?

他眨了眨眼,点头答应。反正,她想怎么做,他都可以,毕竟,那是她家的公司,怎么搓揉,还不是她说了算。

冷奕瑶在人工湖旁边坐了十分钟左右,将相应后续的事情,和奥斯顿交代了一番,等上课铃响起的时候,她拍了拍衣服,一脸理所当然地又逃课消失。

沃克皱着眉,看着奥斯顿一个人回到教室,张了张嘴,想问问冷奕瑶到底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却见奥斯顿一副出神的样子,现在思绪不宁,这一堂课,讲课的老师心不在焉,全班的学生更是不在状态。

随后的几天,冷奕瑶不仅仅在圣德高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军校那边,也没有看到她的影子。

就像是一眨眼间,她忽然行踪飘忽不定,任何人都摸不清她一天的行程。

包括和她同住在一个酒店的一家三口。

冷奕媃自知如今自己没有一丝优势,哪怕被家里人排斥在公司事物之外,也老实地忍了。但冷魏然和冷超天天一早,除了冷奕瑶过来象征性地打个招呼,便几乎一天下来再难见她一面,如此两三天之后,他们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假意住在酒店,实际上压根住在其他地方,每天只是在他们面前刷个存在感而已。

只不过,到了周五,等冷奕瑶带着芳家家主的联系方式,表明对方有意主动与他们合作的时候,冷魏然和冷超的表情极为惊愕。

就像是刚想睡觉,有人忽然递上来一个枕头似的。虽然芳家不比军界、皇室,但那也是赫赫有名的老字号家族,在几个省区的影响力堪称一霸。冷奕瑶竟然来帝都,连外省的家族都有往来,甚至能牵线搭桥联系上,这绝对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惊喜。

冷魏然和冷超在冷奕瑶的介绍下,算是和芳家这头正式碰了面。周五,通过视频会议的方式,双方初步谈了合作构想。

只是个简单框架,但在冷氏内部,已经引来不小的震撼。

人人都道,虽然年纪还小,但冷家的这位小小姐,当真是个厉害人物,人脉之广、手段之灵,怕是寻常男人都比之不上。

当天下午,冷奕媃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父亲和哥哥对冷奕瑶的态度越发亲近,一家四口人难得坐在一处,商量着周末赴宴的事情,酒店房间的门铃却在这时忽然响起来了。

冷奕瑶若有所觉,倒是亲自去开了门。

门口,alex带着一批人站在外面,神色恭敬:“冷小姐,下午好。”

冷奕瑶扬了扬眉,上次见面,还是皇室假面舞会之前的事情,她忽然想起那天陆琛来酒店的时候,曾经顺带提了一句,要让人帮她准备礼服,到没想到,这么有效率。看着她身后那一整座推车上悬挂起来的礼服,饶是见惯了华服,她眼底也忍不住闪过一抹惊讶。

“上次帮您量过三围,这次就没有再来打扰,按照尺寸,特意根据您气质做了几件,怕您没时间去工作室试穿,所以特意送过来给您挑选。”相比上一次,alex此次的恭敬不言而喻。毕竟的,当初是她亲自去她工作室试衣服做造型,如今,一群人却是送上门,专门为她一个人服务。可见,登基前和登基后,同样的一道命令,效果却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她笑笑,回头和里面三人打了个招呼,便带着alex一行人直接去了自己房间。

冷奕媃咬牙站在房间里看着那些奢华精致的衣服在面前一闪而过,双手紧握,眼底阴霾密布。冷超这时忽然走到她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仰面,脸上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没有多说什么,自己回房,把门关上。像是从头到尾,就如同一个幽灵一般的存在。

冷奕瑶挑衣服,向来重效率。那么多精心设计的礼服,自然让人眼花缭乱,但当那件薰衣草紫色镂空长裙上身之后,所有人都被惊艳得发呆,以至于,她压根都不用再试第二套。

酒店房间的灯光带着一股晕暗的效果,柔和雅致,她穿着那件剪裁别致的长裙,像是从花海中走出的袅娜仙子。

整条长裙,将她的气质勾勒得堪称极致,最惊人的是,是她的腰侧镂空,一个s型剪裁,将她的曲线衬托得简直妙不可言,让人挪不开眼。

alex看着她换上一双银色的高跟鞋,整个人修长挺拔,美得几乎像是梦中的场景。

“每次看到你换上礼服,总觉得,你天生就是站在云顶上的美人。”美人之姿分许多种,最肤浅的一种是美在表象,可冷奕瑶不同,她只是换了一身衣服,身上的气息似乎也随之改变。分明是个冷静到变态的人,可换上了这样的紫色,却只让人感觉到迎面扑来的神秘气息,恨不得让人在她身上挖出点什么秘密来。

她回头,看向表情微微有点痴痴的alex,忍不住轻轻一笑:“你这是在夸自己的手艺?”

一群人顿时忍俊不禁。这两人,一个在惊叹对方的气质多变、美不胜收,另一个人倒是简简单单一句话,直接把称赞双倍地奉送回来。说真的,他们几乎都可以想象,周末的晚会,当冷奕瑶出现在现场时,将惊艳多少人的目光。

alex几乎是叹息地收回眼神,摇了摇头,陛下让冷小姐这般出现在晚宴,当真不会后悔吗?这样的美人,恨不得紧扣身边,否则,一个转身,怕是就要被别人夺去……

冷奕瑶见她神色诡异,便不再打趣。一行人确定了服饰后,便表明明天上门来为她做造型,随即,客客气气地离开了酒店。

第二天,冷魏然果然以年岁大了,身体不适的缘故,表明自己待在酒店。倒是朝冷奕媃仔细交代了一句,戴上面纱。

大女儿从云端跌落到谷底,如今整个人郁郁寡欢,他自然清楚她是心态不平衡。但是,在冷奕瑶短短几天的时间内,就直接将芳家的合作方案递到手边的价值相比,这么个失魂落魄的女儿对他来说,便不是那么重要了。能治好她的脸,是最好,实在不行,也不能让她坏了今晚的晚宴。

倒是冷超毕竟和冷奕媃是嫡亲兄妹,适时地维护了一下。女子柔弱有柔弱的美,妹妹如今沉默寡言,但戴着面纱,露出那双灼灼的眼睛,却另有一番风情。或许,趁机能认识些其他人物,也不一定。

冷魏然叹息一声,到底没再坚持,只叮嘱他们在晚宴上,尽量看着冷奕瑶行事。毕竟,她在皇帝心底的分量不一般,怕是在今晚的晚宴上,会有意外收获。

晚上七点半,皇宫外又一次迎来了帝都的盛况。

许许多多当初没赶得上登基大典的世族大家这次也纷纷派了精英子弟出席。

皇室已换人当家作主,如今,一场宴会,即是大家重新洗牌的机会,也是向皇帝表示恭敬的机遇。

相比上一次的假面舞会,大多数是家中有适龄女子的豪门出现,这一次的规格,简直是近几年来最高的一次。

莫说帝都权贵,就连许多低调了多年不曾在公开场合露面的人物,今天也悉数到场。

冷奕瑶她们一行三人到场的时候,宴会厅已经来了差不多大半的人。作为今晚的东道主,皇帝陛下陆琛显然是最后入场。

而目前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身为“主角之一”的长公主。毕竟,明面上,今晚晚宴的主题之一,是为了庆贺她重新融入帝都权贵圈。

今晚,她穿着一身蓝色天鹅绒长裙,纤细修长的颈项被衬托得越发优雅,远远地站在那里,被众人围绕在中心处,就像是这世上最高傲的女子,一颦一笑间都自带魔力,让人自动忽视了她的年岁。细细算来,她早已不在年轻。可今晚,她雪白的皮肤上,红润透亮的气色,无不彰显她此刻的心情。

冷奕瑶站在入口处,目光一定,良久,视线从长公主身上挪开。大王妃就站在她女儿不远处,心满意足地看着别人簇拥着她。如今,皇室对外空前“融洽”,身为邻国公主出身的大王妃,对外处处维护陆琛的名声,甚至对于二王妃也极为忍让,甘愿退出一步,一副有女万事足矣的样子。

冷奕瑶笑了笑,陆琛的这一项“大赦”,看样子,是暂时稳住了局面。至于,对于权利欲非同一般的这对母女,真正有效到什么时候,只能走着瞧了。

“看!”就在她静静地打量着场内情况的时候,早有眼尖的人发现了她的存在。特别,是当她站在冷超的身旁,左手边还站着一个一身素色长裙、脸上蒙着面纱的女子的时候,就越发显得突出。

能在这场晚会上成为座上宾的人,大多数对陆琛的事情都有所了解,自然,对于冷奕瑶的容貌并不陌生。

只是,当看到她穿着那一身薰衣草紫色礼服、漫步走来的时候,所有人还是忍不住微微惊愕,屏住呼吸。

知道她美,却没想到,有一种人,竟然每一次都能美到惊心动魄的新高度!

剪裁独到的裙摆,随着她缓缓走来,让人感觉,她整个人像是踏在花海之上,每一步,都落在花蕊之上。空中,无数凝固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如若有形,她却似乎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只是淡淡地走到长桌前,随意拿起一杯果酒,端在手心,微微侧身,那画面,几可入梦!

想起上次,陆琛还是皇位顺位继承人时,就当着先帝的面,执意邀请她跳开场舞的样子,如今,这番情景,众人心中忍不住轻叹,大约女子太美,便真的可以幻化成妖孽了。

相比而言,冷超那张冰山美男子的脸便不再显得有多么引人入胜了。

这个女人,大约无论出现在哪,都会引得众人失魂。

而此刻,被所有人在心底惊叹的冷奕瑶,却表情尤为诡异地盯着一个地方。

今晚,是正规场合,和上次的假面舞会不同,所有人都打扮隆重,再也没有了面具蒙面。可刚刚在她眼前一闪而过的那个背影,为什么看上去那么眼熟?

她顺着对方消失的方向又看了一眼,确定对象的的确确是往花园的方位走去。

忍不住皱了皱眉,她转身和冷超打了一声招呼:“时间还早,我去花园透透气。”

冷超没有想到,当冷奕瑶出现的时候,受到瞩目的程度竟然隐约间有点盖过长公主的意思。眼见长公主和大王妃看过来的频率渐渐高了起来,也觉得冷奕瑶出去转一圈是个明智的选择,于是点点头:“你自己小心。”

礼服是皇帝陛下派人送过来的,他自然不会说冷奕瑶故意高调,但,如今这么多人望过来的眼神实在太过显眼,他明显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太对劲。

冷奕瑶笑笑,转身朝着花园走去。

约莫是晚上外面冷的缘故,在花园的宾客寥寥无几。

她绕过几棵大树,很快,就看到那个一身宝蓝色西服的身影立在树下,星火一闪而逝,随即,他仰头,任烟草的香味弥漫在空中。

原来,刚刚真的没有看错。

只是,那一头灼目的银色头发不知道是被他怎么处理的,颜色低调了几个度,竟有点类似于奶奶灰的样子。远处看去,大约不认识的人,只会以为他是个追赶时下潮流的人物,怕是不会以为他天生发色有异。

冷奕瑶慢慢地踱步过去,离他大约三米远的时候,停下了脚步:“你怎么会在这?”

头顶,星子密布,那一双几乎将天空中星宿都要压下去的眸子微微一转,落到她的身上,声音带着一副慵懒悠长:“你不是也在?”

她表情略带无语。

上次,他出现在宴会厅二楼的奢华套房内,弹着钢琴,像是一个凭空出现的精灵,这一次,他一个人待在树下抽烟,一身致命的神秘感。

他倒是丝毫不避讳别人的视线。

“上次你弹得那首曲子挺好听的,叫什么名字?”虽然,他脸上并没有露出太多神色。但是冷奕瑶分明可以感觉到他情绪并不是很高的样子,甚至,隐约间,有股蛰伏的野兽的狂躁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她想起那天他给她披上的那件白色长袍。几乎销声匿迹的银狐皮质,价值连城,他却连眼睛都不眨地直接送了,如今,淡淡地站在幽静处,看着晚宴上的歌舞升平,只让人觉得诡谲。

“随手弹的。”他笑笑:“我小时候喜欢弹琴,可惜没有太多时间去练。后来上了高中,碰到了适合的老师,才慢慢捡回来。”

冷奕瑶想起如今自己的钢琴课,几乎从选定到后来老师辞去圣德高中的职务、专门收她为弟子,也是因为眼前的m,眼底便流出淡淡的笑意。

这人,天资纵横,却从来不为此骄傲。仿佛,天底下的一切事情,在他眼中,都没有什么太多的价值。

“你今天来这是为了什么?”不可避免的,她也存在好奇心,抬头看他一眼,问出心中所想。

m表情微微一顿,似乎没想到她这么直来直往。上一次,她身边站着的是赫默,她看过来的眼神,若有所悟、却清晰直白,这一次,她显然并不准备任他装傻。

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他抬头,轻轻一笑。刚想说话,不远处,却传来一阵窸窣的声音。

那是有人脚踩在草丛上的声音。

显然,他与冷奕瑶单独聊天的美好时光并不长久,有人正朝着这边走来。

两人同时抬头看去,当看到一声皇帝衣冠的陆琛慢慢从草地上走过来时,m脸上淡淡的笑意彻底消失不见。

那双银色的眼眸,此刻一丝情绪也无,就像是看到一个忽然凭空出现的异物,冷淡而排斥。

冷奕瑶的眉梢也情不自禁地挑起。身为主人,陆琛不去宴会厅会见众人,他跑到这处花园的偏远处来干嘛?

还有,他身后为什么没有皇家侍卫跟着?

难道忘了,就在不久之前,皇宫中还曾发生命案?

冷奕瑶的眉头微微一紧,只是,再回头看向m的时候,却见他眼底几不可见地露出一抹嘲讽。似乎是针对陆琛,又似乎压根没有把他看进眼底。

远远地见陆琛一路走来,还不待他走近,m便已转身离开。像是一刻也懒得停在这里。

什么话也没留,只是,那明明白白的厌恶,却是显而易见。

冷奕瑶眼角微微一跳,没有跟着m的脚步,反而站在原地。

待陆琛走近,她亲眼见到他眼底一片漆黑,似乎看到m的离开,并不惊讶的样子,她心底慢慢地响起一个声音,隐约而淡然…。

这两个人……。似乎互相都不待见对方,而且,这种莫名其妙、忽然涌现出来的压抑气息是什么情况?

“你认识m?”她换了个姿势,将身形隐在树影下,脸上的神色在晕暗处,让人看不出喜怒。只是,她的唇角轻轻勾起,让人看不清,她此刻真正的心思。

陆琛稍稍抬头,只来得及看到她那一身精致的打扮,听到她的问话,表情却微微一窒。鼻梁处,甚至微微挤出一道褶皱。良久,抿着唇,却不置一词。

这在之前,从未出现过。

自从她安然把他从d城带到帝都之后,陆琛对她的态度几乎是有问必答,但,这一次,却不尽然。

明显的,他心中藏了其他的事,不愿她知道。或者说,他甚至提都不愿意提。

她笑了笑,表情一片平静。

皇家的事情,其实她并不是特别关心。只是,对于m,她隐约间,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之前他出现在皇宫不远处的灯塔的时候,她就发现,他的气势,与当初那间小咖啡馆的主人相比,已经截然不同。

如今,他的气息是越发的冰冷。

明明来到陆琛举办的宴会现场,看到主人翁,却不置一词、转身就走。他和陆琛之间,明显关系非同寻常……

而陆琛,显然也不愿意对她提起。

不可言说的秘密?

她低头,轻轻一笑。眼底流露出一片璀璨的光。

有什么事情,感觉已经呼之欲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