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干嘛锁门/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今晚很美。”陆琛侧了侧头,漆黑的夜空下,偶有星子点缀,花园里光线晕暗却不乏浪漫,她站在树下,只露出半边身子,脸上的笑,依旧带着让人看不透的隽永。陆琛几乎是叹息地说出这句话。

他其实一直很想说,但是,似乎从来没有办法名正言顺、光明正大的在她面前说出来。而今晚,她的美,已经不完全是平日里的不动声色,相反,任何一个人,只要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便再难转开视线。他从来都知道她的美,却第一次发现,竟然可以夺目到这般地步。

冷奕瑶抬了抬睫毛,没有一丝窘迫或害羞,只是淡淡地挑了挑眉梢,陆琛这是故意岔开话题?他连提都不想提m,所以故意转到另一个问题上?

“alex的手艺不错。”她从善如流,既然他不想说,她也不会逼着。今晚,名义上是庆祝长公主的大赦,实际上,却是所有人为他举办的庆功宴。外面那么多宾客,都等着他的召见,他到反而不会慌不忙地和她站在角落开始聊天。这在以前来说,完全不是他性格会做出来的事。尤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趾高气扬地站在赫默的套房外,声势非常,如众星捧月,却色厉内荏,眼底满是焦急彷徨。如今,却已是权势在手,真正成为皇族名正言顺的主人。

“不是她手艺的问题,是你本来就足够好。”陆琛轻轻一叹,往前一步,拉近两人的距离。今晚原本是个高兴的聚会,他不想因为m坏了心情。眼见她对这个话题并没有再谈下去的意思,忍不住自嘲一笑,决定转到她最近的动向:“我听说,你已经开始插手家族企业的事情了?”

“嗯。”她低低应了一声,声音懒散,略带轻笑:“小打小闹罢了,主要是见见公司的人,毕竟,我还没成年。”

陆琛是知道她手腕的,最开始的时候,也曾在d城调查过她背景。冷家那两个主事者是什么样的性格,他还算比较了解。

在帝国这样的制度下,男人对女人特殊待遇,无外乎两种可能——一是有利可图,想从她身上获取自己所缺少的东西;二是迫不得已,被逼无奈、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大多数的女人,从出生开始,就顺从父亲、兄长,到后来的丈夫,渐渐地,被现实繁琐吞噬,随波逐流,成为芸芸众生之一,自然不肯能获得非同寻常的特殊待遇。可她不同,以上两个条件,她集聚一身,冷家父子,一方面是想要求她背后的人脉关系,另一方面,也是被她压得不得不顺势而为。

如今看来,即便没有高不可攀的出生,她依旧可以让全帝国的女子都羡慕不已。

“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吗?”他没有忘记自己当初的承诺。加在一起,他已经欠她三个要求。如今,他也完全有底气,只要她提出来,他就一定能帮她达成所愿。

“暂时没有。”她清冷一笑,目光顺着偌大的落地窗,看到宴会厅内,冷超的周边已经聚了些人,大多数是帝都年轻才俊,大约之前和冷超也认识,轻松地站在一起,闲散聊天。为了冷家的事业心,却浪费自己的资本?呵呵,这么傻的事情,她可不会做。再说,还不到时候……

她当初既然让他应允那三个条件,自然是早就打算好的。

“你在帝都上学,住酒店毕竟不方便,要不,我送你一处房产?”陆琛听她没有提起那三个要求的意思,便算是明白,她对待自己的亲生父亲和哥哥理智得很,并非一心舍己为人、无私奉献。分明是有所保留,可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违背传统意义上的孝顺,甚至可以称之为恣意妄为的所作所为,在他看来,就莫名觉得心安。大约是之前,皇室的内斗让他彻底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任何亲人都不会为了你放弃自己真正的心中执念。靠别人永远不如靠自己!与其期待着别人最后能够良心发现,不如自己始终掌握着主动权!

“你认为,我会缺钱到买不起房?”冷奕瑶笑笑,慢慢从阴影处走出。如果不是身高还保持着十七岁少女的高度,她都忍不住要叹息地摸摸陆琛的脑袋了,怎么会傻得这么可爱。分明是不想让她从酒店搬出来之后,在去元帅府,非要拐弯抹角地把话说成这个样子,难道以为她猜不出他心中所想?

陆琛咳嗽一声,在她饶有深意的目光中,脸上难得的升出一抹红。

“我是怕你对帝都还不熟悉……”他强自解释着,像是要把那种尴尬解开……。

冷奕瑶就站在原地看着他,也不拆穿。

两人站在树影下,影子靠得极静,一言一语,丝毫没有君王与平民的贵贱之分,相反,隐约间,甚至能发现,这位刚刚登基不久的新王几乎是使劲地在逗冷奕瑶开心……。

冷奕媃站在玻璃窗前,身后是喧嚣热闹,眼前是他们垂眉一笑、轻松说话的模样。

她手腕紧握,眼底的深沉越发浓重。

她分明看到之前,她这个好妹妹和一个一头灰色银发的男人待在一起,如今,一转头,倒是和陛下有说有笑。似乎,不论身边是哪个男人,她都能游刃有余、从容自在。

当初,她怎么就没有看出自己这个妹妹有这般本事!

“你是……。冷姐姐的……。长姐?”一声稍显清脆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说话间,似乎自己也觉得内容绕口,话音刚落,自己便笑了起来。

冷奕媃神色一僵,随即敛下眼底的黑色,转身,微微一笑,屈膝行礼:“是的,公主殿下。”

刚进门的时候,哥哥就曾经介绍过。如今皇室公主不过两位,一位自然是今晚的主角之一——春风得意的长公主,另一位,却是从小几乎跟着二王妃面前长大的小公主,与如今的皇帝陛下关系亲昵,真正算起来,其实比长公主更有优势。

不过,因为她生母身份不高,倒是从小没有骄纵歹毒的名声,相反,难得的单纯可爱。在皇室中,算是异样的存在。

不过,喊冷奕瑶为“冷姐姐”,这位小公主,当真丝毫不计较身份……

冷奕媃眼底的嘲弄一闪而逝,头却是低得越发的深了。

“那个,你不用这么客气……”习惯了冷奕瑶平时说话的直来直往、理所当然,忽然对上冷奕媃这样的恭谨甚微,小公主一点都不习惯。她上前抬了抬手,“那个,我就是没看到冷姐姐,想问问你,你知不知道她现在在哪?”

刚刚冷奕瑶站在入口处的时候,她被那一声薰衣草紫色都惊呆了,当看到她腰上的镂空设计的时候,更是倒吸一口气。按理说,女子出门在外,特别是千金小姐,都要自持身份,哪里能穿着暴露,可刚刚在灯光璀璨间,看到她那样的打扮,她只觉得说不出的艳羡。可惜,被人过来围着说了几句话,再转头,就找不到冷姐姐的身影了。冷超是男子,她自然不好随意去搭话,结果就看到她戴着面纱,一个人站在角落的位置,心里忍不住好奇。

记得之前,听说过这位冷奕媃的名声,贤良端庄、举止大方,又是国外硕士毕业回家,简直是寻常闺中的典范,今天怎么一个人这么冷漠地杵在一边,连面纱都不曾拿下?

“公主殿下。”冷奕媃一双柔媚的大眼闪了闪,张口,正准备说实话,话到了嘴边,脑中一个念头闪过,那话便转了个弯,变成了:“我刚刚也没注意,她应该是出去透气了,我帮您去找找?”

小公主脸上果然稍稍有点失望。今晚长姐心情好,几乎所有人都向她去道喜,这原本也应该。长姐受宠的时候,她还没有出生。等自己长大董事后,长姐却已经被强制圈在边境,多年来,见面次数寥寥无几,算起来,关系自然亲近不起来。再加上,她和长姐年纪相差太大,代沟太大,能说的场面话说完,便只剩下尴尬。索性,向来找冷奕瑶聊天解闷,谁知道,只看到她姐姐,她本人却一点声音图像也没有。面对冷奕媃的“好心帮忙”,她自然不会拒绝:“那麻烦你找到了冷姐姐,告诉我一声。”

“公主客气了,哪里能担得上您一句‘麻烦’,我去去就来。”冷奕媃声音越发婉转,低头再行了一个礼,才转身离开。

小公主无奈地摇摇头,这个冷家的大小姐,人倒是不错,就是太拘谨了,和冷姐姐一点都不像。

冷奕媃自然不知道在小公主心底是怎么想她的,她现在,只觉得浑身火热。就在刚刚那么一刹那,她忽然想到一个点子,一个既能解她心头之恨,又能一石二鸟的点子!

她往花园的方向,加速脚步,面纱下,那条晚宴的疤痕越发狰狞……。

与此同时,站在树下聊天的冷奕瑶和陆琛,忽然听到有人走来,转身看去,却是陆琛的侍卫长。

对方脸上带着恭敬,先是向冷奕瑶微微鞠躬,随即才轻声开口:“陛下,二王妃已经在外面等着了。”时间已经差不多,今晚的宾客都已经尽数到齐,是时候要露面了。

二王妃自陆琛登上皇位之后,见到大王妃,终于可以挺直腰杆、再不用看人脸色,只恨不得全天下都匍匐在她脚下,尊她为皇室最高贵的女子,恨不得早早出席今晚的宴会,可左右都找不到儿子的身影,这才拍了侍卫长过来。

陆琛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朝冷奕瑶微微抱歉的笑笑:“差不多也到点了,我先失陪。你也早点进去,外面天凉,小心感冒。”

冷奕瑶轻轻点了点头,倒是不曾拒绝他好意。

侍卫长和陆琛走后,她又呆了一会,才朝着宴会厅走去。

只是,人还没有走到大厅,却看到冷奕媃快速朝她走来。

她皱了皱眉,脚步停下,眼见对方一脸焦急地冲过来:“不,不好了。”

“什么事?”她表情淡淡,就这么睨着冷奕媃,像是在看一个小丑。

冷奕媃心里恨得疯狂,面上却一脸正色:“我刚刚看到有一个头发银灰色的人,好像酒喝多了,撞上小公主,在二楼弄出好大的动静。小公主都快吓哭了。”

说罢,眉梢轻蹙,像是迟疑道:“小公主不敢声张,怕别人看到她和一个醉鬼待在一起,说出去名声不好听,让我赶紧来找你。”

冷奕瑶眼底骤然一静。

一个头发银灰色的人……。

说的是m?

如果是平时,冷奕媃说出这种话,她只怕会嗤之以鼻,不过,今晚,m的情绪显然有点不对劲。

而且,二楼……

那次他弹钢琴的地方,也是二楼。

如果陆琛和m关系不对,m刚刚离开之后,吃多了,恰好被小公主碰上,这几率,不是不可能……。

“走吧,再不去,我怕事情真的要闹大了。那个人喝了好多,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点都不怕皇室的人一样。”冷奕媃赌了一把。据她刚刚观察,那个银色头发的人,看到皇帝陛下都一脸无动于衷的样子,扭头就走,看样子是一点都没将皇室放在眼底。小公主天真不懂世故,她料定冷奕瑶既然认识那个银发的男人,不会真的置之不理。

冷奕瑶忽然静静看了她一眼,随着时间的走动,空气中的威压越发明显。很快,她背后就已经湿透一片。她张了张嘴,正想再说点什么。却见冷奕瑶已经转开视线,轻轻勾唇:“还不带路?”

那一脸淡定从容的样子,哪里像是对着亲姐姐说话,仿佛是在调侃一个领路的小厮。

冷奕媃脸色一僵,双手差点撕碎裙摆。到底咬牙,闷声忍了!

看她还能得意多久!

“这边。”冷奕媃转身,脚步匆忙地朝着宴会厅二楼的方向绕道。

冷奕瑶静静地站在她身后,看了两眼,随即,抬脚跟上。

很快,两人一前一后地来到二楼。

正中间的房间,大门敞开,有风从里面吹过。关键是,室内的灯都关着,看上去一片漆黑,显得尤为诡异。

“人呢?”冷奕瑶冷眼看着面前的一切,刚刚说出两个字,背后却被冷奕媃一个用劲,直接推进房门。

一转身,冷奕媃却已经一个后退,立马退到门口,迅速地将门反手一勾,当着她的面直接锁死。

要说,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人有多蠢就有多大胆,她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她之前,只觉得冷奕媃这次大概是被“毁容”吓傻了,一个人憋在酒店里,连性格都扭曲得厉害,没想到,竟然憋到现在玩阴招?

呵呵。

她环顾四周,看了一眼。

这是间套房,外面是会客厅,里面是休息室。

不过是二楼,想要出去,不用走门,她也有的是方法出去。冷奕媃大概是没见过她真正的身后,以为这么点高度,就能把她困在这?

她好整以暇地用一只手,点了点钢琴。

“咚——”白色的钢琴,琴音非常美妙。只是,声音一落,里面的休息室,却传来懒懒的一声男音:“谁在外面?”

音色微沉,带着少有的沙哑磁性。按照世人的形容来说,怕是,这一腔声音,让耳朵都要怀孕!

冷奕瑶的表情里终于稍稍带出一点兴致。

原来,要将她困在房间,是另有所图?

听刚刚那男人的声音,似乎有点神智微醺的意思,难道真的是喝醉了酒?

离得有点距离,五官根本看不清。不过,看身高,却是至少有一米八的样子,而且,身材匀称,光是气势而言,便非同寻常。

不过,应该不是m。m的声音偏冷,哪怕喝醉,也不会是这种味道。

一个千金小姐,大晚上的和一个酒醉的男人,孤男寡女,待在一间房里。特别还是在对方神志不清的情况下……。

冷奕瑶算是明白了,她这位姐姐,致力于抹黑她的名声,一百年不动摇。

里面的人没有听到回答,大约是耐心用尽,一步一步朝着会客厅走来。

房间里,一片漆黑,冷奕瑶眯眼看着,很快,见到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

对方似乎微微一愣,也没想到,竟然会是个女人站在大厅这。不过,因为光线的缘故,两人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脸。

酒气顺着空气,微微传到空中。

冷奕瑶沉了沉眼,对方怕是真的喝了不少……。

而门外,“成功”将冷奕瑶“拐”进房间的冷奕媃正兴奋地往一楼跑去。

有一个年轻的公子哥更闲得无聊,见一身长跑的冷奕媃匆匆跑过来,表情格外诧异。

“你背后是有什么野兽在追你吗?”难得看到一个来参加晚宴,还包得一丝不露的女人,那公子哥忍不住调笑。

冷奕媃嗤笑,正准备越过他就走,忽然脚下一定,想了想,回头朝那人轻轻一笑。

她脸上的面纱挡住了伤口,却丝毫不影响她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此刻欲语还休,带着脆弱,像是含着水光:“我,我刚刚看到二楼有人在房间,吓了一跳。”

那人先是被她的眼睛惊得一呆,随即像是想到什么,哈哈大笑:“不用怕,大约是有人喝醉了酒,在上面休息。”

今晚受邀来参加宴会的人,来路甚广。听说,有人此前下午正好也有聚会,未免耽误晚上的宴会,直接下午聚会结束了就过来,看这女人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应该是碰上了个正好喝酒上头的人。

冷奕媃之前是看到有一个男人晃晃悠悠的背影消失在二楼,才会想到骗冷奕瑶进去的点子,没想到歪打正着,对方竟然正好醉了!

这就最好!

只要被人发现,到时候,就算是她满身长嘴,也有理说不清!

就算她到时候咬出是她推她进去,谁会相信?

外人看来,他们都是一家子,护着还来不及。到时候,就算是她承认,别人也只当她是说谎“护短”!

呵呵,反正,她身边的男人多了去,全帝都的人不是都知道她爱慕者众多了。再多一个醉鬼又如何?

只不过,两个人反锁在一个房间里,这么长的时间,究竟在里面发生了什么……

她低头嘲弄一笑,表情越发深邃。

那公子哥,刚刚被冷奕媃的一双眼睛闪得心底痒痒,见她一个人低头,分明在轻轻颤抖,以为她是吓得厉害,立刻忍不住怜香惜玉:“怎么了?被刚刚的醉鬼吓到了?”

说着,就往她身边凑。

冷奕媃眼底闪过一抹厌恶。

别说自己从小受到高等教育,就算是她再落魄,也忍不了这种货色在她面前装英雄。

不过,眼下情况特殊。她还需要找个人证明她有不在场证据。

如今,有现成的人证,不是刚好?

她抬头,立马“战战兢兢”地朝他笑笑,一脸后怕的样子:“楼上房间的灯都暗得很,我不知道里面有人,吓了一跳。”

公子哥立马身子一挺:“别怕!没事!应该就是那人下午喝大了,在楼上休息。那人没对你动手动脚吧?”

其实,今天下午的聚会,是小范围的高端局,他也就是听说,压根连参加的机会都没有。不过美人面前,自然不会露怯,他随口一说,搞得像是自己清楚得很那些人的底细一样。

冷奕媃对帝都不熟,只听说楼上那人是喝多了,自然不疑有他,笑着摇头:“没,没。我一闻到酒味,转身就跑了。”

公子哥不疑有他,尽心尽力地安慰:“要我说,如今帝都的人也太乱来了,喝醉了就老老实实地回去休息嘛,干嘛还非要来这参加晚宴。”

他自己是跟着家里人过来的,按照长辈的吩咐,是来长长见识,可到了地方才发现,自己那一亩二分地,在这群人的眼里,连个屁都算不上。以前,他在普通人面前也算是个爷,如今,到了这里,却是处处要低声下气。所幸,少爷脾气犯了,不肯再跟着卑躬屈膝,干脆待在这边偏僻处一个人打发时间,却没想到能碰到个美女。

其他不说,虽然没有露出整张脸,光是那一双眼睛,就知道她姿色不俗。

他搓了搓手,忍不住老毛病作祟,开始套近乎。

冷奕媃忍了一肚子的晦气,只等着十分钟一到,就把眼前人踢开。

反正这人也不知道冷奕瑶到底是什么时候在楼上的,就算别人问起来,他也只能证明,她是被酒鬼吓得惊慌失措,甚至到时候有心人联想起来,还以为是因为她撞破了自己妹妹与人私会的奸情,才会吓得面无人色。

她低头,眼底闪过一抹自得的笑容。

那公子哥却只当对方被自己花言巧语撩拨得心动,正准备再拉近点距离,却见她忽然看向不远处,叫了一声:“小公主!”

这一声,几乎将大多数附近的人的注意力全部引了过来。

小公主听得声音耳熟,表情惊讶地往她这边看了一眼,见是冷奕媃,便想起刚刚自己委托她的事,于是,牵起裙角,慢慢朝她这边走来。

公子哥表情一愣。没想到这个蒙面的女人竟然认识公主,下意识地脚步往后一腿。

等小公主站到冷奕媃面前的时候,那公子哥已经退到了人群中间,显然怂得厉害。

冷奕媃却压根懒得去注意那人的动向,总归不会宴会进行途中就跑了的,待会事发,才是重头戏。

“是不是找到冷姐姐了?”小公主虽然觉得她刚刚那声叫唤有点太高调,到底还是没往坏处想,只是四周张望了一眼,却并不见冷奕瑶的行踪,一时间,神色有点莫名其妙。

“我……。我的确是看到她了。”冷奕媃凑近小公主,将声音压低了点,一副不欲让旁人听到的样子。

“在哪?”小公主下意识地问到。

冷奕媃表情一缓,指了指楼上:“在二楼。”

她说话间,已经领着往前走。

小公主不疑有他,以为是冷奕瑶在楼上等她,立刻跟了上去。

其他人看到小公主往楼上走,忍不住窃窃私语:“那人是谁,小公主和她关系很好的样子?”

“你刚刚没注意?好像是和冷奕瑶一道来的。”有人在旁边解惑。

“冷奕瑶?就是上次陛下邀请跳开场舞的那个?”小声议论声已经有不断扩大的趋势!

站在远处和旁人说话的冷超表情一愣,扭头,看了过去,就见冷奕媃竟然带着小公主上楼,一副行色匆匆的模样,顿时,眉梢一簇。

总觉得,自己这个妹妹,最近有点行为诡异。

“那边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吵吵闹闹的?”长公主淡漠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一旁随侍的女侍低身,“请殿下稍等,我立即去查。”

于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冷奕媃不过是这么轻声高声叫唤了小公主一下,却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竟然惊动了这么多人。

她垂下眼帘,心底里一片尖锐的笑声。当初,她冷奕瑶年纪不过十六,就在外“走失”了那么多天才回家。一介“失足少女”,她以外这件事会这么轻描淡写得就带过去?

当真以为,来到帝都之后,之前那些“丑事”就已经随风飘过。她生日宴会上,专门辟谣解释了又如何。这种事情,只要有一个人相信,便就是污迹。

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就算不是真的又如何?

总归会把她的过往钉在耻辱柱上。

届时,别说是元帅和陛下,就算是普通商人,也没人会接受她这样名声败坏的女人。

毁了她的脸,还一脸高高在上的样子很爽是吗?那她今晚就让她彻底得爽到底!

她倒要看看,和一个醉鬼独处一室,她还能怎么解释这种事。

小公主走到二楼的时候,就见冷奕媃忽然不动了,她这个觉得奇怪,就见她指了指房门:“我刚刚出来的时候,大门还开着,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关上了。”

“冷姐姐在房间里?”小公主表情有点莫名其妙,干嘛要锁门?

冷奕媃点了点头,一脸不明就里的样子。

心底,却是隐约兴奋起来。今晚冷奕瑶那一身礼服,实在太过美丽。如今,那位醉醺醺的客人,不知道是否能把持住。如果干出了什么“激动”的事情,待会才真正是一出好戏!

小公主眨了眨眼,心想,该不会是风带上门的吧。推了推门,却没有办法打开。

她伏在门口,轻轻敲了敲门:“冷姐姐,是我,你开开门。”

里面,似乎有声音传来。只是,很隐约,听不分明。

小公主皱了皱眉,表情越发奇异。

走廊处倒是光线充足的很,她怕冷奕瑶在里面有什么问题,又敲了两次,见一点反应也没有,正嘟着嘴巴,心想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毕竟才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从小教养,压根想象不到,亲姐姐会暗算冷奕瑶,所以,下意识扭头望向冷奕媃:“现在要怎么办?”

冷奕媃等的就是她这句话,立马微微一笑:“不如让人把门打开?搞不好,是房门的锁坏了。我刚刚还听到里面有声音呢。”

小公主心想,我也听到了,可惜听不清楚。于是,不疑有他,点点头。二楼没有外人,她干脆走到走廊处,打了一通内线电话。

很快,就有侍从走了上来,手里拿着钥匙。

当钥匙插入门锁的那一刹那,冷奕媃的眼睛闪闪发光,她几乎激动得浑身颤栗!

她等了这么久,今晚恨不得把所有的事情都算计进去,为的就是这么一刻。

终于,终于要让冷奕瑶出丑了,没有什么比这一瞬,让她更开心的!

父亲和哥哥再“喜欢”她又如何,面对冷奕瑶,一切都偏向她。如今,自己破了相,他们就直白地将她撇在一边。没关系,她不得好,冷奕瑶也别想好。不是在皇室里,别人另眼相待吗?不是因为陆琛陛下的缘故,所有人都高看她一眼吗?不是被皇帝亲自递上邀请函吗?

她倒要看看,今晚之后,她还能不能那么趾高气扬,用那种睥睨的眼神看着自己。还不会一副天下之大,无人可比的高傲!

“咯噔——”当门锁打开的那一刹那,她几乎嗓子眼都要跳出喉咙。

她站在小公主的身后,正要怂恿她进房间。却不想,房内的灯光豁然一亮!

“啪”——

整个套间,从里到外,仿若白昼!和刚刚那种漆黑晕暗的气氛截然不同!

冷奕媃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心头一冷。

还来不及惊讶,就见一个袅娜优雅的声音从窗台处回过身,静静地扭头望来。

身前的小公主顿时一声轻呼,扑了过去:“冷姐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

冷奕瑶意味悠长地看着冷奕媃豁然僵硬的表情,淡淡地摸了摸小公主的头。“我闲着没事干,所以想静静。”

“皇兄特意邀请你来,你竟然放他鸽子。”小公主噗嗤一笑,差点没乐歪。这么多天,她眼看着陆琛越来越沉默,唯有在她提到冷奕瑶的时候,皇兄眼底才有淡淡的笑意流过。如今,冷奕瑶却一个人站在这里发呆也不下楼,她实在有点同情皇兄。

“嗯,我听说你被酒鬼纠缠,跟着我姐姐过来看看,谁知道,被她锁在这,只能一个人静静。”冷奕瑶一脸如若无事地将话说的清清淡淡,可那效果,堪比一颗炸弹,平地而起!

“你胡说什么!”冷奕媃下意识地就要反驳。决不能承认!

反正她当时骗冷奕瑶来的时候,四周没有其他人,而且也没有监控,她打死也不会承认。

小公主表情一愣,随即,浑身一僵。眼睛撑大了一倍,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冷姐姐,你在说什么啊。”

什么被酒鬼纠缠?什么被锁在这里?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也很想听听,到底为什么,我好好地在这里休息,偏偏有人故意推冷奕瑶进来。”一道低哑磁性的声音从里面的休息室传来。

会客厅的两位女士——小公主和冷奕媃,表情顿时一僵。似乎压根没想到,就在她们不远处,竟然还站了一个男人。

只是,那人微微侧着脸,除了一张侧脸,几乎看不清容貌。

但即便如此,那张英俊至极的侧脸,也让人忍不住心跳加速。

冷奕媃只觉得冷奕瑶当真走了狗屎运。竟然遇到的酒鬼也长得这么帅!关键是,对方似乎还神智很清晰,连她刚刚推冷奕瑶进来都知道!

“你是?”小公主张了张嘴。毕竟这里是皇宫,她对于忽然出现在这的陌生男人,到底还是有防备心。

却见男人低低一笑,忽然抬头。

当那五官映入眼帘的时候,小公主瞳孔一阵放大——竟然是晨丰贺!

那一瞬,像是什么东西都忽然清晰了然,她豁然回头,盯着冷奕媃,仿佛是要将她的脸撕开,看看她刚刚背着自己,到底对着冷姐姐说了什么。

“你竟然敢玩两面三刀的把戏!”

冷奕媃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上往上冲!

理智回笼!

她才反应过来。自己之前是多么愚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