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张 目光一愣/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是?”小公主张了张嘴。毕竟这里是皇宫,她对于忽然出现在这的陌生男人,到底还是有防备心。却见男人低低一笑,忽然抬头。

当那五官映入眼帘的时候,小公主瞳孔一阵放大——竟然是晨丰贺!

那一瞬,像是什么东西都忽然清晰了然,她豁然回头,盯着冷奕媃,仿佛是要将她的脸撕开,看看她刚刚背着自己,到底对着冷姐姐说了什么。

“你竟然敢玩两面三刀的把戏!”

冷奕媃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上往上冲!

理智回笼!

她才反应过来。自己之前是多么愚蠢!

眼见小公主的脸上没有了娇俏笑意,彻底冷凝下来的一张脸,无端竟让人感觉到一片肃杀之气。

冷奕媃只觉得脑仁都快炸开!

皇家的人,哪怕看上去再天真骄纵,但凡被人当傻子一样哄骗了,一经发现,哪里会让她轻易揭过去。

没有哪一刻,冷奕媃脑子比现在还要清晰地认识到,如果她不能把今晚的这场闹剧自圆其说,等待她的结果,不堪设想。

她豁然朝着倚在墙边的男人看去,那清隽无双的侧脸,让她一阵恍惚,只是,下意识地,她却忽然想起刚刚这个男人说的话。他说——“我也很想听听,到底为什么,我好好地在这里休息,偏偏有人故意推冷奕瑶进来。”

说话间,直接带出名字。所以,其实,他根本就认识冷奕瑶?

她像是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过来,死死地拽住小公主的衣角:“公主,我不知道我妹妹和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他们俩待在一个房间,怕传出去不好听,才说是我推她进来的。你想想,我为什么要为了一个不认识的醉鬼,无端把冷奕瑶牵扯进来。”

她说完这句话,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小公主,像是恨不得要剖出自己的心给她看。

却见小公主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良久,连眼睛都没有挪开一丝。

空气中,所有的气息像是一下子凝固起来。冷奕媃不知道她在看什么,僵硬的表情很快就要绷不下去,嘴角微微地颤抖起来,整个人的眼神都快扛不住。

却见小公主忽然嘲讽一笑,慢慢地逼近一步:“你以为,你口中的醉鬼是谁?他会平白无故地诬陷你?”

娇嫩可人的人忽然发怒,脸上不是盛气凌人,不是趾高气扬,而是满目嘲讽,那样子,仿佛在看一个小丑,朗朗乾坤之下,自欺欺人。

“我…。”冷奕媃忽然语塞,这一刻,呆滞地望着面前的三个人,像是自己彻底是个蠢货,竟然一点都听不懂他们的话。

这个酒醉的男人是谁,小公主又为什么因为这个人随意的一句话,竟然连自己的一句话都听不下去?

“你以为你是谁,值得堂堂帝国北方军区军长为你撒谎!”小公主下一句话,却直接在她耳边炸开,将她脸上所有的惊疑都炸得粉身碎骨!

什,什么?

冷奕媃呆滞地望着好整以暇的男子,整张脸顿时一片惨白。

帝*界,一共四大军区。南方暂且不论,因为帝都本就位于北方,向来北方军区是四大军区之首。只是,她怎么会料到,这个待在套间内醒酒的男人,竟然会是这般惊人的身份!

她下意识地看向冷奕瑶,却见她的目光也是微微一闪,显然,此前,虽然认识这人,却并不知道他的身份。

冷奕瑶这一次,的确是有点惊讶了。

刚刚被反锁在房间里的时候,就猜到里面一定会有人,只是没料到竟然是前不久在圣德高中运动会上才见过的晨丰贺。

晨芝梵平日看上去沉稳持重的样子,但,的确是太低调了。他舅舅这样的身份,竟然从来没有人知晓。

她想起此前在别墅区见到过晨丰贺,心中微微一笑,之前的确猜到他在军界身份非同寻常,却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倒是的确出人意料。

“不,不是这样的。”冷奕媃死命地摇着头,不敢相信,冷奕瑶竟然有这样的运气。共处一室的男人认识她不说,竟然还拥有这般显赫的背景。

“那你认为因为是怎样的?我和冷小姐没事闲的,特意跑到皇宫来月下私会,特意被你撞破,然后拿你顶缸?”磁性的声音在房间中淡淡响起,一股馨香的酒气散开,却并不让人觉得难闻,相反,他身上似乎自带一种震慑人心的气质,一句话说出来,清冷中的嘲弄之意,几乎让冷奕媃连脚都站不稳。

能一脸随意地在皇宫内找地方醒酒的人,怎么可能毫无依仗?

要说,只能说冷奕媃太蠢。兴冲冲地以为自己抓住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却不知道,在帝都,每一个能随性自如的人,都不会似乎简单角色。

其他人倒也罢了,如今一个是皇室公主,一个是北方大区军长,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抵赖。

冷奕媃整个人往后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面如死灰。

“这是怎么了?”一道带着淡淡疑惑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随即,冷奕媃只觉得身后一暖,有人慢慢地搭上她的肩膀,扶她起身。

冷奕媃颤栗着将头埋得更深,身体却微微颤抖起来,这一刻,她几乎喜极而泣。太好了,哥哥来了。

冷超皱眉看了一眼房间的情势,再看到自己亲妹妹的模样,哪里还有什么不清楚的,怕是,她憋了这么久,到底又干了件蠢事。

只是,今晚他是亲自带着她来的,就算再怒其不争,这毕竟还是他的亲妹妹,他们是一个母亲肚子里出来的兄妹。母亲已逝,父亲对冷奕媃如今是越发失望,他如果再不帮她,这个家,她便真的没有容身之地了。

冷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直起身时,对着眼前的三个人,已经调整好脸上的表情,一副公子如玉的模样。

“抱歉,她最近受过刺激,精神有点不稳,说话做事鲁莽冲撞,给大家添麻烦了。”冷超弯腰,向包括冷奕瑶在内,微微屈身。

这人,心性坚韧,遇事从来沉稳镇定。在商场上,更是手段独到,面冷心狠。小公主和晨丰贺虽然并不认识他,但看他这反应,便也能猜出来他的身份。不过,倒真是可惜了。分明是商业巨子,如今,维护他那个妹妹的姿态,却是有点让人觉得恶心。

小公主和晨丰贺大抵是先入为主的缘故,此刻,不管对方说什么,都觉得那是不安好心。幸亏今晚待在房间的人是晨丰贺,大家互相知根知底,否则,冷奕媃今晚闹出来的事,如果被传出去,被不知道真相的人一传十、十传百,冷奕瑶的名声是真的泡在染缸里了。

谁心里不会笑嘻嘻地猜测一句,和一个酒醉的男人单独锁在房里,他们究竟干了什么事?

就算日后能辟谣,这种事情,又有什么用?

“冷先生不用急着和我们道歉,”晨丰贺从桌子上取了一只杯子,缓缓地倒了杯水,直到半杯水喝下,才轻轻一笑:“毕竟,你这个妹妹造谣生事,对不起的人不是我们。”他意有所指,看着冷超镇定的脸色及冷奕媃难堪的模样,随即,在这两人表态之前,又加了一句:“再说,这种事情,压根也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道歉就可以揭过去的。”

如果坏人名声、栽赃陷害,这么容易就能用一句“精神有点不稳”就混淆过去,那这天底下,每个人开一张精神病证明不就能毫无忌讳、任意妄为了?

同样是妹妹,这样偏颇,太失公允。

再说,没见到,冷奕瑶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吗?

晨丰贺转头,静静地看向冷奕瑶。对方站在窗台,一身礼服分明勾勒出非同一般的气韵,她站在那,淡笑地打量着一切,就仿佛在看一出好戏。

下午,几个相熟的故交在一起组了个局,因是多年未见的好友,难免高兴,一时喝得多了。可惜今晚的宴会,是皇帝登基后的真正意义上的庆功宴,轻易不好推,所以才来了之后,直接找了间房间醒酒,哪知道会遇上这样的事。

不过,也正因为此,他刚刚在房间晕暗的灯线下,忽然反应过来,此前为什么看到冷奕瑶会觉得眼熟。

早在那一次银杏树下的偶遇之前,其实,他就已经见过她!

不,准确的来讲,应该是见过她冷奕瑶的照片!

晨丰贺垂下眼帘,慢慢的勾起唇角。

那还是几个月前,在赫默的办公桌上,曾放过冷奕瑶全部的身份调查报告。他当时曾经瞥过一眼,却并未留心,只隐约好奇,元帅竟然会让人调查一个女人的背景。

如今,细细算来。那次,应该是冷奕瑶刚刚从d城安然把陆琛送回帝都的时候。

一路上,围追堵截、追杀爆破无数,她一个背景简单的小姑娘,竟然就这么云淡风轻地穿越烽火线。那段时间,怕是帝都无数豪门权贵的手上,都有一份冷奕瑶的身份背景调查,只不过,内容相差无几,明面上,没有一丝让人起疑的地方……。

他想起自己外甥晨芝梵对她的评价,忍不住淡淡一笑。这人,的确让所有人都觉得雾里看花……

冷奕瑶听到晨丰贺的话,慢慢地挑了挑眉。这人是北方大区的军长,也就是说,在赫默那里,绝对是亲信,倒是在元帅府从来没见过,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缘故。不过,他话里话外的意思,门内的几个人已经听得很明白。

想要简简单单地把今晚的一切揭过去?

呵呵。不可能。

冷超面容一整,见小公主也不吭声,就这么直直地盯着他和冷奕媃,仿佛绝不肯罢休的样子,只觉得恨不得把冷奕媃的脑子都敲碎。

没有那个智商,就不要玩这种把戏。如今,被人凭空吊在半空,上不得、下不来,别说借用皇家的资源,把她的疤痕修补好,怕是日后,能不能正大光明的在人前露面都成了问题。

“呦,这里好热闹啊,这是在干什么?”五个人一片静默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一声轻笑,来说声调不高不低,却像是将整个房间的气氛都微微一掠,转瞬间,众人回头,看到来人,表情各不相同。

长公主淡淡地扬眉,看向里面的众人。

晨丰贺她自然不太认识,毕竟,她此前都一直在边境呆着,这人在军界身份再贵重,她和他也没有交际圈重叠的可能。冷家的三兄妹,却是今晚宴会的焦点。不,应该说,只有冷奕瑶是,毕竟,全帝都几乎上流社会的人都能隐约猜出自家那个弟弟对她的爱慕。至于自家向来脾气最娇憨的小妹,却是少有的沉着一张脸,冷冷地立在那里,完全没有了平日的撒娇可爱。

长公主眼底划过一抹兴味,这还真是少见。

房间的几人,面对她的问话,一时间都没有人回答。冷超和冷奕媃是压根不知道这人来意是善是恶,冷奕瑶和晨丰贺是懒得和她说话,至于小公主,她只觉得,冷家的烂摊子如果传出去,只会给冷奕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一时间也在踟蹰,到底要不要说真话。

只是,今晚,鉴于长公主是宴客的主人之一,毕竟,明面上,是庆祝她顺利回归帝都顶级权贵圈,所以,自然身后跟着不少人。刚刚小公主跟着冷奕媃上楼的时候,已经引了不少人的注目,如今,零零散散,竟然有不少人也围观了过来。

顿时,这一间套房里,多了不少“客人”。

大家都是有心人,一见这气氛,就知道内里别有玄机。倒是一个个抱臂,站在旁边围观起来好戏。

小公主气得心里发堵,却又不好当着众人的面,让大家都散了,可要说出冷奕瑶被自己亲姐姐陷害,又怕对她声誉有影响,一时间进退维谷,连表情都带出一份烦躁。

“长公主,是我的错,刚刚一时冲动,弄出个误会。”冷奕媃见大家都不说话,明白如今长公主是唯一能左右情势的人,立马开口。

手心忽然一痛,她喉间一哑,回过头,只见亲哥哥冷超的脸已经彻底沉下来了。顿时,吓得又不敢继续说下去。

冷超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现在只想把她的嘴给封起来!

长公主是什么人?

当初在帝都受宠的时候,压根都没有皇子的事情。母亲是邻国公主,身份那样尴尬都不曾影响她当年在皇帝面前的地位,后来要不是她自己作死,如今,怕是在皇室中,声势煊赫、无人可及。

今晚的宴会,她最想达到的目的是什么?自然是要尽快地将自己融入原本的社交圈。甚至,凌驾之上!

可皇室如今“风平浪静”,压根没有她发挥的余地。今晚倒好,恰好给她提供了这么一个机遇。

冷奕媃这简直是长公主刚刚觉得困了,立马就递上一个枕头!

果然,长公主朝着冷奕媃微微一笑,像是丝毫不在乎身份有别的样子,满脸优雅地开口:“哦?误会?什么误会啊。”

冷奕媃往晨丰贺那边看了一眼,对方虽然酒醉,可如今已经醒了大半,如果她拿刚刚那些对小公主说的话来糊弄长公主,怕是顷刻间便被人拆穿,到时候,那才叫真正的无力回天。

她下意识往冷超身后一缩,支支吾吾,却不敢再开口了。

多说多错,如今,她才彻底明白,在这一圈人精面前,自己当初自以为是的“通透心思”是多么的愚蠢。外人捧她时,将的那些话,本就是家里拿出去唬人的噱头。偏偏自己太傻,信以为真,如今,真正引来的祸端,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想到父亲那双冰冷的眼,只觉得背后透凉。

今天的事情,若不能善了,怕是回家之后,父亲那关,自己更是难过……。

“这是怎么了?话说到一半,舌头就被叼走了吗?”长公主冷笑一声,话都已经开了口,想收回去,没这么简单。

冷超往前一步,将冷奕媃挡在身后,恭敬行礼:“长公主言重了。我们刚到帝都,难得来参加这样的晚宴,有点兴奋过度。”

兴奋过度?糊鬼还差不多!

长公主看着冷奕媃一脸心虚的模样躲在冷超身后,冷哼一声:“怎么?兴奋过度还会弄出误会?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这是执意要一探究竟了。

小公主在旁边气得恨不得跺脚,偏偏顾忌着,怕冷奕瑶被冷奕媃拖累,又不能将事情真相直接说出来。憋得一脸通红,只恨不得现在立刻转身去找皇兄过来镇场子!

旁边的围观群众大抵看出了些门道,一时忍不住,小声地开始议论起来:“估计是家丑不可外扬,否则,冷家这三兄妹的气氛,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晨丰贺怎么也在这?刚刚在大厅好像没看到他啊。”

“他不是北方军区的军长吗?平时很少参加这种活动,一直为人很低调,今天怎么来了?”

“听说,冷奕瑶和元帅关系匪浅,该不会是今晚受邀来参加陛下的宴会,元帅不放心?”这人说话间,朝朋友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神色,顿时,原本还有些冷肃的气氛,渐渐地开始朝着八卦方面发展。

长公主听了一会,才明白那个一直站在远处的男人的身份。军界的人?

陆琛现在的所作所为她是越来越看不懂了。邀请函不递给元帅,找了个北方军区的军长来是什么意思?

皇室和军界向来是互补干涉,对方身份又这么特殊,她自然不好朝他施压,只是,转过头,她看向冷奕瑶。

按理来说,今晚弄出这么一出,她才是事故主角,偏偏这人一脸隔岸观火、视若无睹的样子,当真,令人觉得奇怪。

冷超深吸一口气,在这房间里,如今他和冷奕媃的身份最尴尬,面对长公主的质疑,冷奕瑶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他却不得不开口。“奕媃以为今晚的宴会和不久前的假面舞会一样,需要跳舞,这里我们并没有什么熟人,所以让奕瑶帮她临时找个舞伴。原以为只是普通舞伴,谁知道,晨先生却是身份不凡,奕媃吓了一跳,加上穿着长袍束手束脚的,跳得不好,羞愧有余,和她妹妹有了点口角。”

冷超几乎面面俱到,将一场误会的前因后果都交代清楚了。当然,主责还是落在冷奕媃的身上,不过,这事由尽量挑得鸡零狗碎,将所有其他人都摘出去之余,也不过让冷奕媃落得一个见不了大场面的印象。

可惜,长公主却并不买账。

如果是这种情况,刚刚为什么冷奕媃带着小公主来楼上。总不至于,跳个舞,还非要她来围观吧?

再说,堂堂的北方军区区长,就这么随意地陪人跳舞?当她冷家真有这么大的面子?没看到晨丰贺都不置一词吗?

长公主淡笑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正准备开口,小公主忽然凑了过来:“长姐~”她脸上的冷凝已经尽数散去,如今,微微摇着长公主的手臂,颇有一点撒娇卖萌的意思:“就芝麻绿豆点的小事,不要影响你心情了。走,咱们下去吧,皇兄怕是差不多也该来了。”

长公主目光一闪,听这话的意思,就明白,她这小妹不想再生事端。

包括冷奕瑶在内的几个人都不说话,她想想,只当自己给小妹一个面子,也懒得再追究。反正,这位冷奕瑶是自家弟弟心尖上的人,真出了什么事,也不需要她来做这么个好人。

索性顺着小公主的台阶下:“也是,难得今晚热闹,大家不要拘束。”转头,对着冷奕媃和冷超轻轻一笑:“跳舞什么的,也不是一天两天练成的,不用耿耿于怀。”

冷奕媃憋得一脸青紫。她从小受过各式教育,跳舞自然不在话下,长公主这话就像是在笑她是个破落户一样没有教养,可现在,这已经是最好的场面,总比传出去,她设计陷害亲妹妹来的强。于是,强自忍着,只低着头,装作一副羞愧难当的样子。

长公主嫌弃地撇开眼,一脸看不上对方的穷酸样。

正准备转身,忽然不知道为什么,目光对着站在窗台的冷奕瑶:“冷小姐,不如我们一道下去?”

小妹这么护着,自然是因为这位冷奕瑶在陆琛的心里,意味非凡。

如今,陆琛给她安排了这场晚宴,她自然也要还自家弟弟脸面。小公主顺着她,那自己就捧着她,总归,皇室面前,寻常女子谁都敌不过她去,这样,也算是回了弟弟一个人情。

小公主脸上的笑容立马藏都藏不住。长姐虽然有时候让她害怕,但,脾性却是没的说。

却见冷奕瑶慢慢地朝着长公主这边看了一眼,似乎对她的话压根没放在心上:“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在这透透气,就不打扰大家了。”

只差说出“你们自便”这四个字。

一时间,别说是两位公主,就连冷家两兄妹表情都诡异地一僵。

难得长公主这么给脸,冷奕瑶竟然拒绝了?

还是当着一票宾客的面!

一直置身事外的晨丰贺侧了侧脸,奇怪地看了冷奕瑶一眼,这不像是她平时的所作所为。既然都肯赏脸来宴会了,干嘛要得罪长公主?就算有皇帝在后面护着,这也不是她的性格。

长公主高深莫测地看她一眼,倒是没像众人以为的一样,会暴跳如雷。

她只觉得这冷奕瑶怕是恃宠而骄!

瞧,身为宾客,穿着皇家御用设计师的作品,招摇出行,一行薰衣草紫色的礼服,简直将所有女人都要硬生生地比下去。这般毫不顾忌,还不是因为自家弟弟的宠溺。

当时,父皇殡天,这人也在皇宫内如入无人之境。想来便来,想走便走。就连当时,陆琛都是被她劝出寝宫,去的父皇宫殿,否则,那枚传国扳指,怎么会顺理成章地落入弟弟手里。

与其说她是拒绝自己,倒不如说,她是不愿意站队,一直保持中立,不愿意和她沾染上瓜葛。

这样,在陆琛那里,依旧能保持自我。不欠她人情,也不和她有任何关联,其实,这种做法,除了得罪了她这个长公主之外,于她冷奕瑶,的确没有任何影响。

长公主淡淡勾了勾唇,相比于那个窸窸窣窣的冷奕媃,她倒是看这个冷奕瑶顺眼点。

她理了理裙摆,雍容华贵一笑,“既然这样,我就不勉强了。不过,这么漂亮的礼服不穿出去给大家见识见识,当真可惜了。”说罢,目光绕着冷奕瑶那周身淡淡一掠,摇头轻笑。

小公主刚刚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吊起来了,冷奕瑶当面拒绝长姐,这可是真的出人意料。

不过,看长姐的意思,倒并不计较。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却见长姐的目光忽然停在冷奕瑶的腰间处,便顿在那里再也不动了。

冷奕瑶站在原地,就这么懒懒地迎着她的视线,不必不让。

众人只觉得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了?刚刚好一脸笑意盈盈的长公主,为什么面色忽然难看起来?

所有人的视线随着长公主的目光看过去,很快,发现,侧身站在窗台边上的冷奕瑶,双腿斜靠,层层叠叠的礼服长裙微微斜到一边,腰部恰好是一处镂空设计,极为显眼。

若是个老古板盯着那里瞧,还能解释得过去。毕竟女子穿着镂空的衣服,不是人人能接受。可长公主自己就是个追求时髦的人,看到这种设计,不该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小公主只觉得内心打鼓,因为她明显可以感觉出,自己扶着长姐的手在微微颤抖。

这不是她自己的手在抖,而是因为长姐,长姐浑身都在颤栗!

怎么了?

究竟是怎么了?

她仰头,却见长姐的目光忽然失去焦点,虽然是正对着冷奕瑶的反向,整个人的眼睛里却是空洞一片。

嘴唇上分明涂着诱人妩媚的唇蜜,这一刻,却像是颜色尽失。

“樱桃……。”

小公主听到她嘴边似乎念了两个字,可合在一起,却是个莫名其妙、与现在的情况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

樱桃?

长姐这是在说什么?

她愣了一会,朝冷奕瑶看过去,却见对方一点反应也没有。似乎对于长公主的失态,一点表情都欠奉送。就这么淡淡地立在那,连眼神都懒得给一个。

小公主越发觉得今晚的冷奕瑶有点不对劲,但具体是什么原因。她却说不出来。

只是,耳畔,长姐的声音更加清晰了几分,“樱桃……。樱桃……”

“长姐?”小公主有点焦急的抬头呼唤了两声。她明显感觉到长姐的精神有点不对劲,朝着外面的人叫唤了一声:“还傻站着干嘛!叫御医啊!”

门口守着的奴仆一怔,眼见长公主的脸色都开始发白,吓得一个转身,噔噔蹬地就往楼下跑去叫人。

晨丰贺已经全然酒醒,看到这情况,忍不住皱了皱眉,往前一步。

长公主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会忽然这个样子?像是整个人一下子失去了理智,抱着头,嘴里始终嘟囔着“樱桃”两个字。

樱桃……。

总归不至于是现在想吃,那么,这个词,反过来碾过去,到底是什么意思?

旁边的宾客一时间,吓得表情诡异。该不会是长公主在边境待久了,染上了什么怪病?

可看着她抱住头颅,死命地咬住嘴唇的样子,当真有点吓人。

冷奕瑶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中,忽然露出一个颇具深意的笑容。这笑容,不过一闪而逝,却被冷超看得正着。他不自觉地扣住身旁冷奕媃的手,后者小声呼痛,却并没有引来他任何注意。

他直直地盯着冷奕瑶的一举一动,却见她忽然转过头,朝他这边定定的看了一眼。

那目光太深,深得让他来不及抓住任何蛛丝马迹,她便已经转开视线,又一脸无聊地站在那里,抬头赏月了。

这一屋子的吵吵咋咋,在她眼里,甚至还没有当空的那一轮月亮来的值得关注。

晨丰贺眨了眨眼,只觉得哪里透出一丝诡异来,却寻不着线索。

很快,御医便匆匆地跑上来了。三四个人,年纪约五十左右,都是在皇室里久经场面的,一见长公主被扶到沙发上,整个人都抱成一团,似乎下意识抵抗任何人的接触,当下,心底一沉,再来不及顾忌旁边这么宾客,直接围了上去。

长公主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身边人的变化,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樱桃……。

樱桃……

最久远的黑暗中,似乎有一个婴儿哇哇啼哭的声音。

旁边,一个女人的声音,温柔而缱绻:“哦哦哦,樱桃别哭,别哭哈,马上就可以喝奶了,别急哈。”

那个女人的声音……。那么熟悉,熟悉到,每天都能听到。

她迟疑地反应了一会,才记起,这其实就是自己的声音。

只是,那个婴儿……。

她脑子里忽然一阵刺痛。

长久的、被遮蔽的记忆,像是虎狼一样,一下子扑出牢笼,席卷而来!

她豁然捂住头,好痛,痛得简直要裂开!

几位御医面面相觑。

这,这怕不是长公主多年前因为车祸而失忆,现在受了什么刺激,忽然整个人被怔住了吧。

“长公主,请您放轻松,慢慢呼吸。”其中年纪最大的一位,小心翼翼地提示道。

当初,长公主被发配边疆之后,曾经出过意外。若不是因为大王妃强力要求,陛下又心里牵挂,他们也不会有机会去边境为她诊治。如今,看这情况,大抵是有点记忆恢复的征兆。

只是,奇怪的很,这四周都是宾客,怎么好端端的,长公主会忽然受了刺激?

几个人表情越发诡异,还来不及多说什么,就见长公主浑身忽然一静!

下一刻,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一下子从沙发上起身,竟直直地朝着站在窗台位置的冷奕瑶走去!

冷奕瑶回头,面无表情,似乎一点也不惊讶于她的反应,但,也没有任何情绪变化,就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忽然发癫一样。可长公主的眼睛却忽然通红!

她直直地低头,看向冷奕瑶腰间那一处镂空设计。

薰衣草色的礼服长裙露出那位于腰侧靠里一寸,那一处红豆般的小痣,如朱砂缀在雪白的肌肤上。

如果平时,挡在那里,绝无外人可见,可如今,镂空图案,恰好没有遮住这一处,自然显露无疑。

“樱桃……。”

长公主忽然哽咽出声,直直地盯着冷奕瑶,像是恨不得小心翼翼地摸一摸她的手。

冷奕瑶径自站在那里,无动于衷。

在纷繁吵杂间,长公主往前一步,怔怔地望着冷奕瑶,终于,唇角微微一颤,情不自禁叫了一声:“瑶瑶”。

那声音缠绵而愧疚,绝望而凄厉。

声音一出,别说是全场其他宾客是呆住了,就连小公主的表情都极为诡异!

瑶瑶?

冷奕瑶勾了勾唇。

家中的亲人或者如西勒这样的老熟人,在心情好的时候,会叫她一句——瑶瑶。

此刻,她目光一冷,静静地看了长公主一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