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同一类人/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你们怎么能,怎么能这么侮辱人!”冷奕媃疯狂地往身后爬去,脸上一片惊慌失措。

她就算是再不济,再有*份,但她毕竟是豪门出生!

鞭刑!

她竟然要求行使鞭刑!

那可是对着奴隶采取的刑法!

她怎么敢,怎么能!

“做错事,就应该受罚。这点道理,小学生都清楚,你难道不明白?”冷奕瑶轻轻地睨她一眼,目光平静,宛若在看一个乞丐做最后的挣扎。

“不!不!你不能这样!我毕竟是你姐姐!”哪怕不是一个母亲,但终归都是一个父亲,她这样对自己,难道名声就会好听!冷奕媃疯狂地摇着头:“你想让全天下都看我们家的笑话吗?”

“笑话?”冷奕瑶轻轻抿了抿唇,若有所思地嗤笑一声。“你今晚准备设计我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你干的事情是个笑话?”

设计她与一个“醉鬼”反锁在一间密室,然后引诱小公主来“捉奸”,当着全帝都最有身份名望的人面前,丢尽脸面,到时候,她便彻底身败名裂。

设计这出好戏的时候,她怎么不想想,她干出来的这一切才是个天大的笑话?

冷奕媃像是被魔怔了一下,吓得浑身颤抖,瑟瑟地缩着脖子,将两个耳朵死死地堵住。

她不敢去看冷奕瑶的脸,更不敢去听她的声音。

这一刻,她忽然清醒地意识到,什么叫做以卵击石,什么叫做不自量力!

她不该那么傻的以为,冷奕瑶这段时间,插手了家族企业之后,便心慈手软起来。

分明,她从来就没有对别人放松过警戒。

“哥!救我!救我。”她扑倒冷超的脚边,眼中的泪水簌簌地顺着脸颊滑下。无论如何,如果今天真的被当众处以鞭刑,别说是日后嫁人,怕是以后都没有脸再在人前露面了!

她辛辛苦苦了那么多年,从小到大,为了能博得一个好名声,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难道,就因为冷奕瑶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毁在眼前?

她疯狂地摇着头,咸涩的泪水打湿了伤疤,她却一无所觉,只像是趴着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死死地拽着冷超的大腿,“哥,你救救我,求你!求求你了!”

父亲没有来晚宴,如今,这四周,只有哥哥一个人愿意帮她,她是真的走投无路了。

冷超面色一震,瞳孔收缩。

向来被当做天之骄女养大的妹妹,如今痛哭流涕地趴在地上,像是被人当空就要割上一刀,神色惶恐、满心绝望。拽住他的手,颤颤巍巍,抖得像是个筛子。

看到自己嫡亲的妹妹这般狼狈,冷超只觉得心都被人碾在脚下。

下一刻,他豁然抬头,直直地望向冷奕瑶!

那表情,像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身为骨肉血亲,她竟然会开口提出这个处罚条件。

那目光太冷,太硬,像是无形的飞刀,刀刀落在冷奕瑶的方向。

赫默眉头一皱,脸上淡然的表情尽数褪去。冰寒刺骨的气息从四周迸发而出!此刻,他直接往前一步,挡在冷奕瑶的身前,冷冷地看着冷超,面上一派寒气逼人。

四周所有的人,只觉得,无形的威压迎面而来,像是瞬间被人抽走了空气,顿时,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如果说,冷超的气度,即便是在帝都也算是不凡,但搁在赫默的面前,便完全不是一个等级了。

商人不过是精明冷酷,可是赫默,那已完全是凌驾于整个军界之上的凌冽霸气!

如果前者的目光可以用锋利如刀来形容,那么赫默的神色便强悍如金!

他本就是帝国最权贵的象征,亦是这帝国无所不能的代表!

就在两人目光交错的瞬间,一只手,却忽然从赫默的身后伸出。

那一只手,初看上去,纤细、匀称,美玉无瑕,偏偏落在赫默的肩膀上时,却带出一副跗骨风情。

冷奕瑶慢条斯理地将挡在她面前的赫默拉至身旁,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娉婷一笑,眼中似有流光一闪。

众人只觉得,那一身窈窕,容色惊人,下一刻,她竟然从赫默身后直接走出,挺拔笔直地站在冷超的面前。

冷奕瑶淡漠地看着眼前紧紧瑟缩、面无人色的冷奕媃和护住她、面色冷凝的冷超,下一刻,她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凌然一笑。

那笑,极高傲、极张狂,仿若目下无尘、睥睨一切!

这一瞬,所有人只觉得,光是她这一眼,便将人血液都刺激得沸腾起来。

耳边汩汩流淌的,是一种不受控制的激狂!

从未见过一个女人,不动分毫,只是一个眼神,便能让人彻底为之折服!

哪怕帝国第一将领站在她身边,却也没有将她的光芒全部掩盖下去。

这两人,就像是日月交错、交相呼应,谁都不能忽视,他们两人之间莫名的默契,以及那灼灼其华、相映成辉的炙人风采!

“你应该明白,我说出去的话,绝不会收回。”她就这么直视着冷超的眼,没有一丝转圜余地。唇角,那一抹妖娆凉薄的笑,几乎能将人彻底冻伤。

来而不往非礼也……

敢对她使用下三滥的手段,自然要承受得住她的回报。

礼尚往来、天经地义!

“你……。”冷超刚说了一个字,长公主已经不耐烦地大手一挥:“还干等着做什么?还不拖出去,行刑!”

一众皇家侍卫,目光一对,面色峥嵘,瞬间俯身,甘心领命:“是!”

既然是冷奕瑶要罚人,陛下亦绝不会阻拦,想来,今晚,这位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怕是真的要颜面尽失,从此绝迹社交圈。

“不要!不要!你们不要碰我!啊!”

凄厉嘶哑的叫声,忽然迸发。

冷奕媃像是疯了一样,死命地挣扎,左右摇晃,像是要将全身的力气全部用尽。

她的脸上,身上,所有的位置,都痉挛起来。

可没有用!

一点用处都没有!

面对皇家训练出来的铮铮铁卫,她一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弱质女流,那抵抗就像是风中的落叶,一吹就散!

“哥!哥!”她死命的叫着,嗓子已经彻底嘶哑,像是喉间泣血一般,只目光疯狂地拽着冷超,像是奢求最后一丝希望。

冷超青筋浮起,目光狂躁,双手愤怒地扣着她,眼中已一片血红。

冷奕瑶看了一眼,眉梢轻挑,慢慢走到他身前,俯身睥睨,一字一句:“我给过你们机会,可惜,你们不珍惜。如今,落子无悔!怨不得任何人!”

冷超一怔,就这么一瞬间,皇家侍卫已齐齐将冷奕媃拽起,扣在她后领处,轻轻一拖,便直接将整个人拉出门外。

“给我拖到花园里!我要让所有人都亲眼看到她被行刑!”

长公主冷然盯着冷奕媃的脸,一想到之前的种种,只觉得心底气血翻涌!

她当年瞎了眼看上了冷魏然,是她自作自受,但她的女儿,决不能受任何人怠慢亏欠!

她既然阴险毒辣地想出那种阴谋去陷害别人,如今,这些便是她应得的下场!怨不得任何人!

四周惊呼声越来越大,以至于远在大厅的二王妃和陆琛都忍不住抬头朝二楼望去。

“这是怎么了?”二王妃皱了皱眉,好好的宴会,那么多人挤在二楼是什么意思?不是要庆贺陛下登基,已经长公主回到帝都吗?怎么连长公主的影子也没了?

陆琛的侍卫长抿了抿唇,他如今掌控皇宫内的守卫,对于侍卫们的行踪自然了然。此刻,见二王妃明显面上不愉,陛下一脸不知详情、置身事外的样子,只觉得背后细细地惊出一身冷汗。

且不说,长公主为什么会不顾场合、严惩冷奕媃,如今,这好端端的宴会,怕是又要庞生是非了。

他抬了抬头,见陆琛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似乎对于长公主和一众宾客的行踪并不感兴趣,想了想,到底不敢隐瞒,小声地在他耳边耳语了一番。

“你说,冷奕瑶要对她姐姐处于鞭刑?”陆琛的神色倏然一变,几乎是匪夷所思起来。

当着众人的面,对自己亲姐姐这般不留情面?

冷奕媃到底干了什么,竟然能惹得她这般?

二王妃只觉得自己儿子面上神色奇怪,正待要问,却见二楼那边忽然声音大作,下一刻,只见两个皇家侍卫直接将一个一身长袍的女子提在手上,拖着下楼。

那姿态,几乎和拽着个牲畜一样,别提“体面”二字,就连最基本的尊严也无。

她面上一惊,第一反应便是刺客!

否则,皇家侍卫,怎么敢这么不顾忌场合。

只是,待那些人越来越近,她才发现,对方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还是个脸上疤痕、泪水、鼻涕交错的女人。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皇家宴会,竟然弄出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出,二王妃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立刻沉了下去。下一瞬,只见楼上,长公主面色冰冷地走了下来。

二王妃正要开口,却见她身后,竟然是冷奕瑶!

下一刻,帝国元帅竟然紧随其后!

二王妃长大的嘴巴就这么僵在半空,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究竟,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回头,下意识地就要看向儿子,却见陆琛看到赫默的那一瞬间,面色刹那间冷了下来。不待她说一个字,已经直接越过其他宾客,向冷奕瑶的方向走去。

这,这!

当真是孽缘啊!

二王妃只觉得心惊胆战!

为什么,为什么又是这个妖孽!

上一次就是因为她,儿子的选妃宴弄得不欢而散,如今,如今竟然又是她!

她皇家是欠她的吗?

二王妃刚刚抬脚,就听到远处绝望凄厉的叫声:“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不要去花园!你们滚开!”

别说是大家闺秀,乡野村妇也不过如是了。

二王妃只觉得那声音惨烈得像是什么刮在心脏处一样,浑身忍不住一个激灵,下一刻,只见大厅里其他的宾客都竖起耳朵,目光直直地朝着冷奕瑶那一行人望去。

眼见,他们走向大厅外的皇室花园,他们也跟了上去。

等皇家侍卫们按照长公主的要求,将冷奕媃挂在花园正中央最高的一颗树下的时候,所有来参加皇室晚宴的人,也基本上尽数到齐。

团团围着那棵大树,打量着吊在树梢上、面无人色的冷奕媃,一时间,目光各异,神色复杂。

早有之前待在二楼的宾客低声,小心翼翼地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和旁边的人交流起来。

很快,众人打量的眼神,便从冷奕媃身上离开,转而挪到冷奕瑶身上。

这,这可真是前所未闻。

惩罚自家姐姐,竟然毫不避讳场合,当众让皇家侍卫处于鞭刑!

那可是对着奴隶才用的手段。

身上的伤痛倒是其次,最难堪的还是脸面。

奴隶制虽然已经明面上废止,但,依旧在帝国实际存在。

奴隶是什么?

那就是和牛马一般的存在。

没有自主、没有自由、没有权利,就是主人手下的资产而已。

如今,当着皇室宾客的面,被吊起来鞭打,别说是女人,就算是男人,也受不了这样的羞辱。

更何况,那人还是冷家的千金。

此前,名满帝国。如今,脸已毁容,再经今晚,便真的连人都不要做了。

“冷奕瑶,我求你!我求求你,放过我这一次!我再也不敢了!不敢了!”人到了最绝望的时候,什么尊严、什么气势、什么底气都没有了。冷奕媃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只要能躲过这一劫,她从此离冷奕瑶有多远就多远。这个人是个疯子!她就完完全全没有在乎过世俗的意见!

“现在求饶?”冷奕瑶仰头,看着那一轮月牙,在众人屏气凝神间,轻轻一笑,慢条斯理地吐出两个字:“晚了。”

对于聪明人,她向来愿意施舍同情。不过,对于一而再、再而三挑战她底线,还死不悔改的人,她就真的没什么耐心了。

从d城到现在,她给过她警告、亮过手腕、也提过“建议”,可是,总是被某人理所当然的置之脑后,似乎总觉得,有朝一日她能得逞。

竟然死不悔改,那么,就索性断了她一切的后路。

这样,被彻底踩在脚下,她倒要看看,她还有没有可能再爬起来。

被人亲手灭了希望,哪怕已经低到尘埃里,却依旧没有丝毫转圜余地。此刻,冷奕媃终于心灰意冷的发现,无论她再怎么摇尾乞怜,冷奕瑶都不会改变丝毫。当神经被撕扯到极致,她已经再无理智可言!“冷奕瑶!你不得好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你等着,总有一天,你会比我还惨!我到时候,一定会笑着看你哭!”

这声音,已经不是嘶哑叫唤,而是凶狠诅咒。

冷超只觉得头像是炸裂了一般,恨不得立刻过去,直接堵住她的嘴。事到如今,还在意气之争!怎么会蠢到这个地步!

原本众人还看着冷奕媃颇为同情的眼神,也随着她的这咒骂慢慢变得冰冷、若无其事。

向来,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看来,的确有道理。

“陛下驾到。”皇家礼仪官的声音在众人耳畔响起,所有围观的宾客一怔,下意识回头,低身行礼。

在这一众人中,唯有那零星几人,鹤立鸡群般立在树边,直直立着,仿佛并未听到任何声响。

陆琛在过来的路上,已经听身边的人将事情解释了一番,除了长公主忽然对冷奕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个方面的原因含糊其辞之外,其余的前因后果,他已经全部了然。

此刻,看到面色沉静的赫默直接站在冷奕瑶身后,他只觉得无比碍眼。

但,如今身份截然不同,他既然继位,代表的,便是皇家的脸面,已不能再像曾经一样,直接与赫默大小眼叫板。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在众人退让出来的道路中,一步一步走向冷奕瑶。

良久,等他站定在她面前,所有人心底微微吸了一口凉气。

冷奕瑶立在树下,神色清冷地打量着大声叫嚣的冷奕媃,而她身后,一左一右,分别站着的是军界和皇室的天!

啧啧啧!

这种奇景,讲真,哪怕是追溯帝国的历史,往上倒数到帝国建国之日起,也绝无仅有。

更别说,今晚长公主,简直是唯冷奕瑶马首是瞻的态度。

这样的情况,简直闻所未闻。

“来人!”陆琛一声冷喝,随侍在身后的侍卫长立即躬身行礼:“陛下。”

“行刑。”他站在原地,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冷奕瑶的侧脸,像是要看出她一丝情绪变化。可惜,从头至尾,她却没有看他一眼,而是定定地看着树梢上那吊起来的人影。

“是!”侍卫长抬头,声音清脆无比。转身,走向树边,身边自有人递上鞭子。

皇家的鞭子,与外面的截然不同。

那是用皮子裹住绳索,包浆起来,特意经过匠人一个月的手工,才制作而成。

外表看上去,柔软无比,但落在身上,却瞬间就皮开肉绽。

这本是用来惩处在皇室偷奸耍滑的奴隶,惩戒行刑时的专用鞭子,这一刻,被用在这处,面对的,还是个娇嫩的女子,众人只觉得心头一凉。

陛下对于这位冷奕瑶的偏心,可见一斑。

甚至都没有问她一句,就这样按照她心思想法直接交代下去。压根没有今晚举办宴会是为了庆功的意思。仿佛,只要冷奕瑶愿意,他能为她做到极致。

站在陆琛旁边的赫默,这个时候,忽然侧头看他一眼。

良久,轻轻一笑,面露深邃。

冷奕瑶却并没有看任何人的表情,慢慢地勾了勾唇,就这么看着侍卫长,一步一步地走近冷奕媃。

眼见,距离越来越近,冷奕媃的咒骂声已经全部停止。

下一刻,只见侍卫长手举长鞭,“啪”——

一声清脆的长响!

鞭子在半空划出一道诡谲的弧度,顷刻间,落在冷奕媃的背上!

“啊!”

惨烈的痛呼在每个人耳边响起。

这一瞬,芬芳幽静的皇室花园像是坠入一个恐怖的世界,所有人目若惊呆地看着,侍卫长一鞭子下去,冷奕媃半边的肩膀已经鲜血淋漓!

但凡清楚刑法的人都知道,使鞭子,有几种结果。一种是看上去,伤势严重却并不伤及根本,另一种,是看上去下手并不重,但处处落在软肋,内伤惊人。还有一种,便是眼前这样,不留一份力道、也不用一分巧劲,端看受刑者能否得老天的眷顾,是不是能在这一场鞭刑中,留下小命。

按照鞭刑惯例,无论男女,至少受满五鞭,才能停手。

只是,这一鞭子刚下去,冷奕媃便已经经受不住,整个人都疼得撕心裂肺。她随着惯性,往后一仰,却拉动了伤口,顿时,惨烈的叫喊声,又一次席卷众人的神经。

所有人下意识地朝着冷奕瑶的脸上看去。

对自己的亲姐姐这般下手,总该有点情绪起伏。

可是,当看到她那张毫无表情的脸时,众人心尖一抖,刹那间,只觉得胆寒。

那一张脸,如花似玉、如梦似幻,站在月下,竟有点不像真人的模样,虚幻、魔魅,仿佛林中花妖。她就这么望着疼晕过去的冷奕媃,飘忽一笑,神色清润。

众人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板升起,下一刻,又是一道凌空鞭子,挥在冷奕媃的身上!

这一次,惨叫声几乎让人不忍入耳。

那种歇斯底里、声嘶竭力的叫声,简直能将人掩盖在最深处的恐惧全部唤醒。

胆小的人已经心惊胆战地挪开视线,而城府定力惊人的那些世族大家的继承人和掌舵者,目光直直地落在冷奕瑶身上,似乎在仔细揣摩她的心境。

连自家的亲姐姐,都能毫不顾忌,这世上,谁惹了她,还能不付出代价?

冷超脸上已经一片狂暴,他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冷奕媃放下来,只是,冷奕瑶的目光如有实质,在第二鞭之后,就定定地落在他的身上。那模样,似乎对耳边的惊呼惨叫,置若罔闻,不动如风。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她不仅仅是在惩罚冷奕媃,更是在震慑!

她用眼前的一切,来震慑所有人!

不管是否血缘亲情,不管是否礼仪相争,但凡,触及底线,她绝不放过!

想到之前,自己和父亲竟然还想当然地觉得,可以利用她在帝都的人脉,扩充冷氏集团,待她年满十八周岁、成年之后,再想方设法地将继承权挪回,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个人,压根残酷卓然、冷血至极。

五鞭已过,挂在树梢的冷奕媃已经毫无声响。

像是声带也已经被她扯破,没有了任何回声的静默才是最可怕的情况。

有人甚至怀疑,她是不是熬不过这鞭刑,已经没了气息。

只见侍卫长向旁边的皇家侍卫使了个眼色,很快,冷奕媃便被从树上放下,侍卫亲手触了触她的气息,良久,抬头,朝侍卫长摇了摇头:“没死。”

两个字,却像是将所有人拉回了神思。

冷奕瑶那冰冷的目光从僵硬的冷超身上挪开,对着地上死狗一样的冷奕媃勾了勾唇:“倒是命大。”

不过寥寥数字,众人却听得分明。

冷奕瑶压根没把对方的生死放在心上。

既然开口说是鞭刑,是死是活,她都漠不关心。即便是真死了,那又如何?

站在她身后的陆琛,忽然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虽然明白她被人设计陷害,想要报复回来的心理,但是,难道她对于血缘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吗?

冷奕瑶似乎若有所觉,回头看了他一眼。这也是今晚,自她从二楼下来之后,第一次对上他的视线。

她唇角上挑,隐约间,露出一丝笑容。

血缘?

这具身体本就是她重生来的,她的亲人远在遥远的世界故国,冷家上下,不过是这具身体的亲人,与她何关?

她重生过那么多次,不过是鞭打一个自己找死的人,难道还需要有负罪感?

一直静静地注视着她神色的赫默,却在众人面面相觑、脸色泛白的瞬间,倏然轻笑。

那笑声,在这静谧的环境中,就像是银光乍现,几乎惊得所有人都为之一愣。

就连冷奕瑶都忍不住微微侧头,面带疑惑地朝他看去。

自己钟意的女人这般心狠手辣,他倒像是一点都不在乎。

却见赫默擒着一抹微笑,慢慢地走到她身侧,微微揽手,直接将她搂在胸前,下一瞬,他忽然轻轻倾身,低头,直直地看进她的眼底:“等了这么久,你终于愿意显出本性了?”

从d城玻璃花房初次邂逅的那一眼,他便明白,她和他是同一类人!

在血液中,埋着冰封,砥砺前行!

无论是这世上多繁花紧簇,在他们心底里都蛰伏着漠视一切的狂傲。

她不会轻易露出峥嵘一面,但一旦触及根本,便绝无任何余地!

这一刻,赫默对上冷奕瑶的视线,脸上的气度再也不曾掩饰,此前的矜鬼高傲尽数化为邪魅狂狷,他直直地低下头,忽然俘获她的双唇。

抵死缠绵!

唇角的温度,炙热而狂放,毫无遮拦!

四周抽气声越发浓重。他却置若罔闻,只一手勾起她的下巴,另一手死死地扣住她的后脑勺,不允许她有一丝退避。

有生之年,竟然真的能遇上灵魂契约到如此地步的女人,他怎能不狂喜,怎能不兴奋?

哪怕这世上畏她如虎狼,这一世,他也认定了这个女人!

没有人能比她来得更贴合心境,也没有人能比他更懂她!

她合该是站在顶峰上的人,将这世间的一切踩在脚下。

冷奕瑶只觉得,眼前的赫默像是一团火。

从前,哪怕在元帅府的时候,再亲密,赫默也不曾露出过这一面。他们的相处,一直都是水到渠成。

相互试探、相互吸引,却依旧带着那一丝丝的保留。

这今天,不一样!

赫默像是将整个人的热情全部爆发出来了一样。他疯狂地追逐着,唇舌挑动,缠绵细腻,仿佛,不仅仅是唇尖的舞动,更是灵魂的颤栗。

有那么一瞬,冷奕瑶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被他窥探。

他似乎一直站在她的身后,不动声色地为她挡开一切。可在这一刻,她明显地感觉到,赫默将她摆在了同等的地位。

不需要一个字解释,更不需要任何语言,他只是这样看着她,就能望进她的灵魂!

冷奕瑶微微颤栗,只觉得,心头像是被什么忽然烫了一下。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从来冷静自持、高冷禁欲的元帅,竟然露出这般狂野不羁的一面,而且,还是当着新任皇帝的面,和冷奕瑶这般舌吻缠绵……

一时间,长公主怔怔出神,众人面色惊愕,而唯有陆琛,陆琛的脸色,黑得几乎滴血!

他忽然向前,右手握拳,直接攻向赫默。

只是,还不待他近身,一直随侍左右的弗雷已经直接冲上前面,挡开陆琛那雷霆一击。

陆琛的侍卫长眼见如此,再不忍耐,瞬间冲了上去。

皇家宴会,竟然敢对皇帝陛下动手,他是想死!

两个高手过招,本就惊心动魄,可更让人心思浮动的,是他们的身份。

这两人,分明是元帅和陆琛最亲近的手下,这,这难道是为了一个女人,两边要正面杠上的节奏?

冷奕瑶听到耳边风声鹤立,分明感觉到那两人已经使出权利。

哪怕眼前的男人再引人入胜,她也忍不住心地叹息。

一个不小心,漏出马脚。现在可好,被这位元帅捉了现行,以后再想装样藏拙,怕是难度系数直线飙升。

她忽然推了推他的胸口,慢慢拉开距离。

两人唇角离开,一抹银丝在空中划出弧度。

激得陆琛眼色血红一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