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大慈大悲/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慢慢地将他抵在她唇尖的食指吐出,在对方微微挑眉的瞬间,忽然伸出双手。

在他瞳孔微微放大的瞬间,一个仰头,豁然含住他的双唇。唇角接触的最后一刻,却见她妖娆一笑,满面从容:“有何不可?”

既然重生,在这帝国走上一遭,她便不愿浪费任何心情。

有这样的一个男人,在窥得她内心的凉薄之后,还这般不离不弃、色授魂与,她何不给自己,也给对方一个机会!

既然邀请她站到最高处,答应下来又何妨!

这一晚,整个帝都参加了皇家晚宴的宾客回家后都有点魂不守舍。

长公主虽然没有明明白白,一字一句地说出她和冷奕瑶的关系,但,长了脑子的人,几乎都能看出点端倪。再加上,后来皇帝陛下让人彻底清场,离开的时候,一副目光空洞的模样,几乎每个人心底都有了一本账。

想想这位小姐姐,也的确是个恐怖非常的存在。

先不说,打破帝国传统,竟然让冷家当众将企业百分之五十的继承权转给她,成为帝国首位真正意义上的女继承人。

光那份敢在皇家宴会上,对亲姐姐实施鞭刑的气魄,就绝非常人可比。

说来也奇怪,别人是深怕自己冷漠刻薄的一面被人发掘,这位却特立独行,当着元帅和皇帝的面,压根连一点隐藏本性的意思都没有。

说真的,天底下,谁不想活得恣意妄为、骄傲狂放,偏,这人不仅做了,还让人无法说出一个“不”字。

这操作,也是够独领风骚的了。

就在众人纷纷揣测,冷奕瑶今晚暴露了本性之后,该如何和元帅相处,却不知,这一晚,整个元帅府差点放烟火庆祝。

继迈入门槛时,元帅揽着冷小姐的腰之后,今晚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元帅终于登堂入室了!

冷奕瑶在浴室泡完澡,去了一身乏,刚从里面出来,就见一身黑色浴袍的某人站在她房间里,眉目深邃地忘了过来。

有那么一瞬间,她分明看到赫默的眼底深不见底,波澜如湖面一般荡开,像是将人瞬间溺毙其中。

夜,已经很深了。

外面的风从树梢挂过,带着一阵阵的涟漪。

她倏然一笑,半倚在墙边,明知故问:“找我有事?”

她还记得半个小时前,他食指抵在她唇边的温度。也记得,他今晚先后反差极大的两个吻,但实在没想到,当某人真正行动起来的时候,三连击什么的,完全就是理所当然。

所以,这是准备要“入驻”她的闺房了?

望着眼前饶有兴味的冷奕瑶,赫默只觉得喉间一片干燥。

有一种难以压下去的冲动,让他今晚在自己的房间连一刻都待不下去。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看着她一身浴袍从浴室里走出来。

头上,湿漉漉的黑发被她用毛巾裹着,细碎的黑发些许搭在肩上,脸上依旧残留着几分热气腾腾,微微留下一片粉嫩。

顺着浴袍,他看到她那精致的锁骨,再往下,水滴顺着往里蜿蜒,一滴滑落,很快,便不见了踪迹!

相较于上一次,隔着距离一起泡温泉相比,这一瞬,他才明白,“出水芙蓉”是怎样的诱惑。

总觉得,连最后一丝冷静都要燃烧沸腾。

关键是,她除了在看到他的第一时间,挑了挑眉。之后,便像是没有任何惊讶的神色。

十七岁……。

他目光沉沉地盯着她的锁骨下方……。

比他想象的,长得还要好……。

“过来,”他垂了垂眼帘,良久,徐徐一笑,目光专注而笔直:“我帮你吹头发。”

冷奕瑶听到他说这话的时候,连眉峰都微微一颤。

深更半夜,跑到她一个未婚小姑娘的房间里来,元帅大人,你这波走位,是不是有点太邪恶……

眼见对方眉间微微一蹙,她轻笑,从善如流。当真,裹着浴袍,就走到他的身前。

“吹风机在哪?”他之前让底下人收拾这间客房的时候,就将所有她可能用到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吹风机自然不在话下。

她笑笑,走到床头的抽屉前,当真从里面取出一个吹风机。

四处看了一眼,梳妆台前正好有插口,于是走了过去,插上电源。

不待她回身,背后,已经被一个温暖的胸膛彻底包围。

男人湿热的气息,自上而下,落在她的颈后。

大约是因为刚洗完澡,浑身极为敏感。她只觉得,那呼吸热得厉害,落在她皮肤上,都能躁动起来。

忍不住侧了侧头,想要回头看他,却被他一下子压着坐在椅子上。

梳妆台的镜子,彻底将他们两人照的清晰分明。

他目光沉静地落在她的耳后,良久,轻轻一笑,声音一片磁性沙哑:“坐好。”

这是一管让人听着便能怀孕的声音……

冷奕瑶眯起眼,忽然来了点兴致。

于是,眉目含笑,当真坐在那里,任他摆弄。

赫默打开电吹风的开关,温暖的气流瞬间袭来。他右手一掀,轻而易举地将她头上的毛巾拆开。那一头浓密乌黑的湿发,瞬间散开,落在她身后,流出一串水渍……。

呼吸,似乎又浓烈了几分。

只是,他们像是保持着一种莫名的默契,谁都没有再开口说一个字。

当人类没有用语言交流的时候,其他所有的感官,便一下子张开放大。

温暖的气流在头顶盘旋,冷奕瑶眯着眼,静静地感觉到那一只充满着男性魅力的手,在她的发间穿梭。

头皮被牵起一阵酥麻,他却像是一丝一毫都不知道一样,只耐心而细腻地从她发梢拂过。

偶尔,他的手指会不经意地碰到她的耳珠,但,不过眨眼的时间,他便目光深沉地挪开。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心头上放了一只羽毛,缓缓的喘气声,都能将人的心魂都撩到天上。

冷奕瑶忽然觉得空气中有点太过干燥,忍不住,伸出舌尖,舔了舔唇。

这一瞬,她没有看到,镜子里,背后的人,那目光盯着她的丁香小舌,已经一片晦暗不明……

吹风机的声音并不是太大,有几根碎发,随着风向在空中徐徐舒展开来,很快又落入她的衣领里。

顺着她洁白的天鹅颈看去,他只觉得,那发丝像是牵引着他的心一样,顺着浴袍没入那未知的领域……。

头上细密的动作忽然一顿,冷奕瑶明显感觉到某人的气息不稳,还未等她回头,耳后便是一热。

“吹好了。”他轻笑,胸口微微震颤,带动着她的前身都有些酥麻。

她轻轻“嗯”了一声。某人的手艺,当真不错。

“要不要我陪你?”他目光扫过她的下颚,良久,俯身对着她的耳朵,慢慢一笑。

那氤氲的沙哑,危险的气息,简直让人脚趾都为之颤栗。

她润了润唇,忽然仰头,目光对上他那双已经暗到没边的眼睛,“你想,怎么陪?”

……。

如果现场,有第三个人站在屋子里的话,怕要被眼前冷奕瑶这反应疯狂打CALL!

元帅大人已经够会撩的了,她这简直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怎么陪?

还能怎么陪?

夜深人静,孤枕难眠,这样的晚上,合该是干出一点非比寻常的事,才酣畅淋漓……。

赫默只觉得自己现在有点口干舌燥。

眼前,这一脸端庄雍容的女人,像个妖精一样地垂眉浅笑,简直是要了他的魂!

他的手指,从她耳后一路蜿蜒,只恨不得立马将那碍眼的腰带直接扯了,胸中那淤塞的气息便能立马通畅。

可……。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恨不得立刻把这磨人的小妖精叼进嘴里!

才十七岁呢……。

身后炙热的气息微微一退,冷奕瑶眨了眨眼,就见某人将他自己的浴袍扯了扯,呼吸越发浓烈。

“我去洗澡。”黯哑的声音,简直是大杀器,从她耳根贴边而去,等她再回头的时候,某人已经直接进了她的浴室……

她随意而慵懒地往后一倒,半边身子靠在梳妆台前,忍不住静谧一笑。

这人,看上去霸道非凡,对她,却是真的隐忍至极。

十七岁啊……。

其实,她不是特别介意的啊。

某位妖娆的小姑娘,慢条斯理地转过水蛇腰,对着镜子,静谧一笑,不过,她不会告诉他就是了……。

在不久的将来,帝国最尊贵的元帅大人自亲眼见识过某人的凉薄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她还是个腹黑……。

嗯。这一夜,不管赫默是怎么过来的,反正,冷奕瑶是睡得非常舒坦,可以说,是一夜好眠了。

以至于,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散发出勃勃生机。

当她踏出房间的时候,迎面一*关注的目光,似乎都盯着她的双腿在看。

嗯……。

所有人目光闪烁,像是恨不得长了一双透视眼,能明察秋毫,将一切尽收眼底。

可当看着某人一脸神清气爽、优哉游哉地换了运动服、背着书包,一路小跑晨练出门的时候……。

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大写的“?”

什么鬼!

元帅大人在和他们开玩笑吗?

所有人分明看到他都登堂入室了啊啊啊啊啊啊……。

这位女主角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是怎么个意思?

冷奕瑶不知道,自己早上的表现,几乎让所有人都怀疑元帅的某些能力。

当然,在日后的不久,等元帅回忆当初的一切时,恨不得将她颠过来、倒过去折腾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男人,特别还是身处高位的男人,在某方面,是尤其不能被质疑的……

不过,目前看来,这些都是后话。

冷奕瑶一路晨跑到学校的时候,几乎被圣德高中所有的师生行以注目礼。

没办法,若说上流社会,这个学校里,就没有一个不属于这个圈子的。前一晚发生了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所以,才更为惊讶。

这人,当真对于自己的一切无动于衷?

之前,因为区区一个商户之女的身份,刚来学校的时候不被待见,她也没有一点情绪波动。现在,所有人明目张胆地打量她,不时有人上去恭敬寒暄,她竟然也视若无睹、直接擦肩而过。

所谓,荣宠不惊,讲的,大约就是这位了……

沃克一大早来学校的时候,就隐约已经听到了风声。自然,最让他惊讶的,还是冷奕瑶和M的关系。

按照血缘来说,M竟然会是她的舅舅?

他想起当时M与冷奕瑶相处时的只言片语,以及那极为和谐的气氛,就忍不住眯了眯眼。M之前,是否知道这层关系?

当初,那本钢琴琴谱,是不是也是出于这个原因,才给的冷奕瑶?

只是,这个念头刚刚才起,他便自行否定了。

不可能。

M对皇室的厌恶,从当年便可见一斑。他就读圣德高中的时候,极为低调,到后来,被人透露了风声,不得不隐姓埋名、离开帝都的时候,也没见他对皇宫的一切,有任何的留恋。

对于他相处多时的亲人都能如此冷情,一个光是血缘上行的外甥女,他会处处优待?

可如果不是这层缘故,又是为了什么?

他揉了揉太阳穴,只觉得头疼得难受。

还未想出个所以然来,就听特级班那边忽然躁动起来。

有人在敲桌子锤板凳,甚至,还有高高的口哨声传了过来。沃克眼里闪过一丝无奈。

当初,各个眼高于顶的特级班高材生们,如今,倒是被冷奕瑶收拾得服服帖帖。

她不过是照常来上学,倒是惹得整个学校都不得安生。

圣德高中历史悠久、背景雄厚,为了一个学生的正常出勤,竟然弄得这般声势,还真是前所未闻。

不过,想归这么想,他的唇角,也情不自禁地微微一勾,掠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而班级那边,几乎已经像是炸开锅了。

罗德是向来以“狗腿子”自居,是闹得最凶的那个。

“女神,你还有什么底牌藏着,干脆一把亮出来,我怕,下次再这么来一波,真的会亮瞎双眼!”

不过是一个周末不见,如今,某人身份却截然不同。

虽说,皇室的人不是没见过,但是,如今皇家血脉真正算起来,名正言顺的也不过那么几个。相较于小公主,长公主的底气、城府、人脉都非比寻常,如今正式回到帝国权贵圈,其他不提,光是声势就非比寻常。有这样的一位母亲……。

啧啧啧……。

加上护短的皇帝陛下和元帅大人……

感觉冷奕瑶在帝国上下,横着走都没有问题!

冷奕瑶懒懒地睨他一眼,旁边的人跟着叫嚣,像是停不下来。

所谓催化剂,大约就是烈火烹油的境界。

所有人都觉得,冷奕瑶已经传奇到不能再传奇的时候,她偏偏能每次都打破他们的极限思维,让人掉下一片下巴……

蓼思洁简直是满眼崇拜了。

外貌美得惊艳也就算了,手段厉害得无人能及也便罢了,如今再加上BUG般的背景,她就问,还有谁?还有谁!

“冷,冷小姐……。”特级班这边正热闹着呢,外面,冷不丁有一个普通班的女生蹭蹭蹭地跑过来,一脸向往地朝教室里面望过来,见所有人都回头看过来,才顺利地把话说完:“校门口有人找您。”

咦?

奇了怪了。

谁没事,大清早跑到学校来找冷奕瑶?

特级班的大多数人,表情都一片惊讶。

唯有冷奕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淡淡一笑,朝着那个普通班的学生点了点头:“知道了。”

那女生瞬间欢欣雀跃起来,只是,因为从小的贵族教育,到底按耐住兴奋,朝她礼貌一笑,才转身离开。不过,那背影,恨不得整个人都跳起来的样子,让一干围观的众人,忍俊不禁。

传说中的男女通吃啊……。

冷奕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运动服,笑了笑,没理同班同学们调笑的眼神,慢条斯理地起身,朝着校门口走去。

别人好奇,谁会无聊到跑到学校门口来找人,她倒一点都不惊讶。

家族遗传嘛!

当初,冷奕媃不也是这么干的。

找人找到学校来,想来想去,无外乎一种情况,就是在其他地方不敢出手,只敢在学校来堵人呗。

她迎着太阳,走到警卫室,看到自家亲爹和哥哥背着阳光,一脸阴郁地回头看向她的时候,竟然忍不住,微微一笑。

看!多没有创意。她就知道是他们。

“冷小姐。”警卫室的人,自上次沃克的侄女事件之后,看到这位小祖宗都恨不得立马跪下。此刻,见她一脸似笑非笑的样子,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找上门的两个人,还不会是来者不善吧?

实际上,他还真的猜对了。

冷魏然面色森冷地走到冷奕瑶的面上,话都没说一句,直接伸出右手。

成年男人高壮的身高,立在她的面前,就像是山一样的高耸,此刻,右手高抬,那一掌要是挥下来,怕是半边的脸,立刻就要青紫!

警卫倒吸一口冷气,只觉得风声鹤唳,眼睛都在颤栗,却见,下一刻,那一巴掌根本没有落在冷奕瑶的脸上!

当然,压根不是某人忽然反悔,收回手心,而是冷奕瑶!

就在刚刚那眨眼的瞬间,冷奕瑶直接一个反身,右脚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下一刻,直接踹在对方的喉间!

急速的攻击,加上惊人的劲道,冷魏然猝不及防,整个人向后倒去,如果不是冷超及时扶住,怕是早已经被冷奕瑶一脚踹翻倒地!

父子两人冰冷惊愕的目光闪过,下一刻,好不容易稳住脚步,再抬头,面上已是难看至极。

冷魏然只觉得自己的喉咙瞬间被碾压而过。

窒息、剧痛在他喉结处瞬间叠加,但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眼前的羞辱!

她怎么敢!

他刚要开口,冷风划过嗓子,只觉得一片*辣的疼。

空气开始变得鼻塞,他连话也说不出来,只来得及低头,死命地咳嗽。

“冷奕瑶!”眼看着父亲被她一脚踢得连呼吸都不能顺畅,弯着腰,脸上一片狼狈,冷超的表情,已经不能看文字形容。

冷奕瑶却漠然地睨他一眼,淡淡地拍了拍裤边莫须有的灰尘,像是在弹开某种污秽。

冷魏然好不容易抬头,看到这番情景,只觉得心头一阵血气翻涌!

“大清早的,只有狗才会到处乱吠。你以为自己是谁,敢对着我叫那么大的声音?”相较于冷魏然与冷超的气血翻涌,冷奕瑶的声音如沁着冰雪的风暴,只一句话,便将整个警卫室都压得气息乱颤……

沃克老远地赶过来,只来得及听到这么一句。

这一刻,他忽然有点庆幸,当初,冷奕瑶是真给他面子啊。

亲生父亲和哥哥在她面前,都只得了这么样的待遇,当初,她没活活弄死芳菲然,简直是大慈大悲。

只是,他还来不及多感叹什么,却见冷超的表情越发阴冷狠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