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在干什么/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刻,他忽然有点庆幸,当初,冷奕瑶是真给他面子啊。

亲生父亲和哥哥在她面前,都只得了这么样的待遇,当初,她没活活弄死芳菲然,简直是大慈大悲。

只是,他还来不及多感叹什么,却见冷超的表情越发阴冷狠辣……冷超直接将冷魏然扶起,阴冷地盯着冷奕瑶:“有只狗在你面前乱吠?你当你是谁?亲生父亲都打的人,也敢说别人是狗!”

这一刻,一直压抑的情绪尽数爆发。

无论如何,她毕竟就是个女人,哪怕如今明面上冷氏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权给了她,又如何?

没有父亲,她凭什么继承这些!

难道,以为一个身为长公主的母亲,就真的能让她横行无阻了吗?

那昨晚为什么长公主不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她的身份!

冷超眼底闪过一抹讥讽。说到底,长公主和父亲不过是露水姻缘,连婚姻都没有,她冷奕瑶讲到底就是个私生女!就凭这种身份,她也敢打人!

冷魏然听着耳边儿子的声音,情绪一凌,他被这一脚,踹得喘不过气,脸上青紫,却是羞怒暴躁所致。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挥出去的那一巴掌,不仅没有落到冷奕瑶的身上,竟然还当众被她这样下面子。

他纵横商界这么多年,还从未丢过这样的脸!

“所以……。”冷奕瑶倒不生气,她这人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为了这对心都长偏到国外的父子,搭上自己的好心情。哪能啊!“你们一大清早,跑到学校来找我,伸手就打脸就是理所应当?”

呵呵,哪来的底气。

冷超面色一冷,这一次,他浑身散发出的怒气,就连站得很远的学校警卫都被惊得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你怎么不想想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才让父亲这么生气!”他冷眼看着她,只觉得那一直强制平静的心此刻疯狂喧嚣:“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皇家侍卫亲手对你姐姐行鞭刑!现在,她脊椎骨裂,下半身瘫痪!她找谁去求公平!”

昨晚,他把冷奕媃抱回去的时候,只注意到她浑身血水。那么重的鞭刑,还是由陆琛的侍卫长亲手执行,手下下了多大的力度,以陆琛对冷奕瑶的一往情深,根本想都不用想。

好不容易回到酒店,他找来医生的时候,冷奕媃几乎已经呼吸声都听不到了。

她一个人静静地躺在那里,身下被污血染得一片血红,连睫毛都没有一丝震颤,就像是个破布娃娃,支离破碎。

嘴唇死白,她像是陷入了无边的噩梦,连神智都不清楚,偏偏还死命地皱着眉头,像是要强行突破无边的黑暗。

医生刚一摊手,便被烫得表情一震:“这么高的温度?”

伤势感染,高烧不止。

医生皱眉,再一看黏在她身上的血衣,摇了摇头:“这谁打的啊,简直想要了她的命。”

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躺在床上,简直缩成一团,死命地抓着被子,像是陷入层层噩梦。对于医生来说,看到这样的病弱,只觉得心底透凉。

“先吊水,如果可以降温,后面配合吃药。”医生无奈,在酒店里,压根没有医疗环境,这个点了,也只能让他们去挂急诊。

只是,还未来得及把冷奕媃抱起,冷超刚刚扶住她的上半身,医生的表情便骤然一愣,“别动!”

他看着她背后被血水湿透的衣服,那纵横交错的鞭痕还在上面,一时间,表情极为凝重。特别是看到,冷奕媃在冷超的搀扶下,竟然压根连腰都挺不直,整个人都要往一边倒去。

“她受伤的地方,都在背后?”医生的声音忽然谨慎起来。

冷超眉头紧皱,还未说话,却见冷奕媃忽然头上一阵密集的冷汗,“疼!哥哥,我疼!”

那声音,像是被人按入尘埃里,挣扎着想要爬出来一般,疼得连骨头都开始颤栗。

冷超只觉得心都被割了一刀,想要将她叫醒,却忽然被医生制止住。

医生忽然用一种极为同情而无奈的眼神看向他:“如果我是你,我不会希望她这个时候醒过来。”

“为什么?”他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因为,她会痛不欲生。”医生静静地看了一眼冷奕媃压根没有办法做起来的身体,哪怕是冷超扶着,她也会顺着重力歪倒一边。在看一眼那纵横交错的鞭痕,鞭子的力道惊人,将外衣都劈裂,其中一处,恰好落在脊椎上。

若是没有弄错……。

这一点力气都使不出的样子,怕是,已然下半身残废。

“不要抱她,找救护车过来。”医生摇了摇头,虽然*不离十,但具体受伤的程度,还是要到医院仔细检查了再知道。

显然,冷奕媃已经疼晕过去了,一点反应也无。

冷超从来不知道,在等救护车的那十分钟,竟然会那么长,长到他怀疑自己再一眨眼就已经是天亮。

既然回到酒店,冷魏然自然知道了今晚发生的一切。

他特意避开陆琛的邀请,便是顾虑长公主的存在。这么多年,他几乎一次都没有踏足帝都,任何事情,都是靠着电话或视频与这里的分公司联系,后来,冷超逐渐长成,他便大多把这边的事物转到他的身上。谁曾想,不过是来这一次,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冷魏然等那一阵剧痛过去,终于喘过气来,好不容易直起腰,死死地盯着冷奕瑶:“她再不济,也是你姐姐!你就这样活活的、当着外人的面,把她弄成残废,你怎么这么狠!”

冷奕媃被抽到脊柱,导致下半身瘫痪?

冷奕瑶眨了眨眼,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莫名。

这种运气,简直是可以去买彩票了。

可他们兴师问罪的,是不是太理直气壮了?

谁给他们的错觉,让他们以为,搬出这个结果,会让她有一丝愧疚?

“我想,你们大概忘了一点。她被抽,是她自找的,现在瘫痪,怪我喽?”咎由自取的事情,要让她来背锅?

不好意思,她不吃这一套。

冷奕瑶神色淡淡地看着冷超:“你脑子如果坏了,我不介意好好帮你醒醒神。她被处罚,难道是因为我故意找茬?她要不是脑子有病,非要设计我和一个醉鬼反锁在房间里,我会平白无故找她麻烦?”

这世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这话,当初她就和冷家人说过。只是,这几个人理所当然的觉得“血浓于水”,肆无忌惮。

她纵容了冷奕媃一次又一次,不代表她没有底线。

人嘛,一旦越界,自己就要承担自己的所作所为。

当初,冷奕媃把她原身都坑了,她都能大人不记小人过了,如今,还来这种不入流的把戏,就不能怪她来真的了。

只是让她双腿不能再站立,从此瘫了下半身,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她要不是嫌这帝都八卦风气太烈,弄死冷奕媃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你,你还有理了!”冷魏然只恨不得咬紧牙关!

对冷奕瑶这态度,自然是恨得全身血液倒流,但更让他忌讳的是,她好像真的一点都不顾及世俗情面。得知自己亲姐姐被抽得下肢终身不能站起,她就这般轻描淡写的反应?

“难道,你想让我忏悔、痛哭流涕?”冷奕瑶匪夷所思地看了那两父子一眼,这两人莫不是有病?

青天白日地跑到她学校来打人,打不过之后就死皮赖脸。

她对冷奕媃向来没有什么姐妹爱,他们难道是第一天知道?

别说是冷奕媃,她看他们俩也很不顺眼啊。

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认为她会一直给他们面子。

之前,和他们出现在冷氏集团,面上一团和气,是为了继承股权,顺利将自己势力插入公司。不过是两三天的“友好氛围”,难道他们以为她当真是个好欺负的。

“死不悔改!”冷魏然环顾四周,表情彻底冷了下去。

冷奕瑶的反应让他心凉。

她不仅仅是对冷奕媃毫无同情,她对冷家也没有任何归属感。

虽然,之前已经隐约明白了点,可如今,在皇室晚宴上出了这样的丑,冷家在帝都的面子是彻底被碾碎了一地。他费尽心思,用了那么多年才好不容易将家族企业经营到如今的地步,如今,不过是她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一顿鞭刑就彻底毁了!

警卫们一见冷魏然四处环顾的眼神,就下意识地警惕起来。

这表情,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寻找一件趁手的工具。

人,一旦执迷不悟起来,便是八匹马也拉不回。

冷魏然承认,她的另一半血缘来自于长公主,的的确确的皇家血脉。

可,那又如何。

他还是她亲生父亲呢。

敢这么不敬不孝,他身为父亲,亲自“教导”女儿,理所当然。

警卫室面积并不大,他目光一转,很快就发现,放在门后面的高尔夫球杆。那是某个调皮的学生上课前落在操场上,被警卫看到,随手捡回来的,一直就放在墙根处,没想到,竟然被冷魏然看到。

冷奕瑶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随着他紧紧地盯着那把高尔夫球杆,她的眼底,彻底沉了下来。

他不过是她原身的亲生父亲,看在这句肉身的面子上,她给他几分薄面,但如果凭仗着这个,就准备开染坊的话,她不介意好好教教他怎么做人。

“你这是,准备给我上一上家法?”冷奕瑶轻笑地瞥他一眼。那目光极快,快到转瞬即逝。

冷魏然和冷超还未反应过来,冷奕瑶便已经挪开视线。

而紧靠墙面的那两位警卫,潜意识里被这煞气一惊,已经吓得面色一颤。这,这位学校大佬,显然是真的生气了。

“家法?在你眼里,还有这个家吗?”

冷魏然不能理解,她怎么能这么理直气壮。分明是她将事情渲染过大,家丑外扬,如今,却死不悔改。

不过才十七岁,气焰就已经这么嚣张,再这么下去,还得了?

他眼看就要走到墙根,握住那一支高尔夫球杆,却听,冷奕瑶忽然笑了。

声音低低沉沉,却笑得非常畅快。任谁都能听得清楚她笑里的讽刺:“我是给你们太多脸了,以至于你们以为可以在我面前撒泼?”

被自己女儿、妹妹当着别人的面嘲讽为泼妇,是个男人都不能忍。

冷魏然青筋暴起,这一刻,再不迟疑,直接操起那根高尔夫球杆,刚要回头,却听一道冷凝残酷的声音从门边传来。

“谁能和我解释一下,这是在干什么?”

分别不过一个半小时,再见面,竟然会是这样的情景。

赫默冰冷地盯着浑身僵硬的冷魏然、冷超父子,此刻,自己眼底一片暴风骤雨。

他苦苦守着,舍不得动一丝一毫的女人,竟然在自己的学校门口,被亲生父亲和哥哥当着警卫的面,操着高尔夫球杆要上“家法”?

好!

很好!

他看他们是忘了自己怎么活下来的。

“元,元帅……”冷魏然呆滞了一瞬,自上次从d城看到赫默之后,他便再也没有见过这人。和陆琛不同,这人身上的气势收放自如。在冷奕瑶身边,是近乎沉着的守护,可这一瞬,气势外放,气场展露无遗!

那一刻,冷魏然和冷超忽然忆起在电视新闻上播放的场景。

那一双洁白如玉的手,轻而易举地举起枪械,下一瞬,便是一击爆头!

血色满眼、脑浆迸裂!

再声望惊人的军界高层,眨眼的功夫,便已是他手下残魂。

“要不是冷奕瑶,你们以为,冷家上下能活到现在?”

赫默冰冷孤傲地看着他们两人,宛若在看两具死尸。

当初,冷家利用特殊渠道,“打听”出来他的行踪,甚至花费巨资,准备给他送“见面礼”。

与他们干出同样事情的人,如今早已经成为骷髅,在地底下被虫蚁吞噬,他们倒好,趾高气扬地来行“家法”,倒是忘了,他们是拖谁的福,才能活到现在!

冷魏然与冷超的脸色豁然一愣,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若不是冷奕瑶,他们现在早已经像是当初被元帅处罚的那批军界高官一样,早早下了地狱!冷超战栗地望着眼前的赫默,心,沉到边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