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你们的脸/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魏然与冷超的脸色豁然一愣,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若不是冷奕瑶,他们现在早已经像是当初被元帅处罚的那批军界高官一样,早早下了地狱!

而如今,赫默看他们的眼神……

冷超战栗地望着眼前的赫默,心,倏然沉到边际……。冷魏然和冷超都没有想到,冷奕瑶刚上学来,还没一会,元帅竟然就出现了。

之前,冷奕瑶不肯透露她到底住在哪里,只拉着他们一起住在圣德集团的酒店。他们亦曾怀疑过,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如今,望着被元帅如珠如玉护在怀里的冷奕瑶,他们俩只觉得心头一惹,随即便是盎然惊冷。

这,已然绝非紧紧是感兴趣、颇为疼宠的程度,而是……。

父子两人不可置信地互视一眼。

帝国境内最冷情的男人,竟然会对冷奕瑶这般情根深种?

怎么可能!

可一抬头,对上对方那双凝聚着暴风的眼眸,两人只觉得,瞬间像是坠入一片阴冷的迷雾。

“是,是我急昏了头。”冷魏然只觉得手心里的高尔夫球杆像是烙铁一样,此刻,烫手得厉害,“嘭”地一声扔得老远。下一瞬,却是近乎恭谨小心地看向赫默,一脸陪着小心。

眼见赫默的眉头已经全部皱在一起,尾随其后的弗雷只觉得,这老天,大概真的是瞎了眼!

冷奕瑶这样的小祖宗,怎么可能是这样的家庭养出来的,太诡异了!

“眼睛长在哪呢!没得元帅的允许,瞎看什么!”可哪怕弗雷现在肚子里是各种质疑,面前说话时,已经是一派铁面无情。

他还真没见过这么恬不知耻的。

敢对冷奕瑶动“家法”,现在不求饶,竟然还有胆子直面元帅。

就问脸呢?他们的脸呢?

冷魏然面上一怔,随即,整个人都像是被人投入了油锅。这么多年养尊处优,在d城好歹也是富贵惯了的,以至于,慢慢忘了,什么叫“看人脸色”。什么叫做等级阶层!

站在眼前的,是帝*界第一人。

随随便便一道命令,就能掀了冷家的基业。

他自然是忌惮害怕赫默的身份,但,眼看着冷奕瑶被对方搂在怀里,作为她的父亲,他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长了对方一个辈分。

身为长辈,哪有低头给晚辈行礼的道理?

只是……。

现在即便不用冷超提醒他,他也将眼前的形式看得一清二楚了。

屈辱地闭了闭眼,他一巴掌直接甩在自己的脸上,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整个警卫室里。一时间,就连站在他身边最靠近的冷超都愣住了。

冷魏然心性果断,从最开始的恍惚清醒过来之后,便明白,自己眼下到底该做什么。“请元帅见谅。”说罢,直接低头,跪在地上,头顶伏地,一点都不敢抬头对人对视。

他这一套动作,一气呵成。等冷超反应过来,自己还傻站着的时候,面色一僵,瞬间也跪地俯身。

如今,他们滴入尘埃,额头触地,冷奕瑶站在原地,漠然俯视。

不过是前后五秒的时间,竟然顷刻间,变成了这般。

按照世俗观念,冷奕瑶这简直是大逆不道。

毕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兄给自己身后的人行礼,她站在冷奕瑶身前,倒是一点避让的意思都没有。天经地义地受了他们的全礼。

饶是胸口再气,看到冷奕瑶这幅表情,赫默也差不多要笑出来了。

他看上的女人,似乎天生对礼仪传统,没有丝毫放在心上。

索性,他也不叫冷家父子站起来,既然不懂得礼貌,就跪着吧。

“我记得,冷奕瑶离开d城的时候,你们也没来帝都找过她。怎么,现在倒是直接找人找到学校来了?”这话,已经不完全是打脸了,简直是要剥开他们的礼义廉耻,把他们放到光天化日之下来嗤笑了。

典型的商人本色,利己主义,当初不知道冷奕瑶到底能不能给冷家带来利益,未免得罪皇室,陆琛把她弄走,他们也就顺了大流。甚至,冷奕瑶在帝都没有站稳脚跟的时候,轻易都不露面。

现在呢?

眼看她的人脉够广,就想着上来凑好处。

冷奕媃是自食其果,如今下半身瘫了,他们就直接将所有的过错都怪在她的身上。

那么他们呢?

他们这幅贪婪骄纵的模样,就没有一丝半点的问题?

如果不是他们,当初,上帝都来“赔罪道歉”的,会是冷奕媃?

让冷奕媃陷入魔障,对冷奕瑶产生不平衡心态的,难道不正是他们父子二人?

说到底!

不过是打着血缘的名义,进行道德绑架。

就这两个下作的东西,也敢上赶着来找冷奕瑶算账?

赫默冷笑着,朝弗雷摆了摆手。

后者躬身,眼底划过一抹奇异的光。看来,这两位,是真的引得元帅反感。

“两位和我走一趟吧。”弗雷微笑着,慢慢走到冷魏然和冷超跪倒的地方,声音自上而下地流出,引得他们浑身一僵。

冷奕瑶静静地看着,不置一词。

好好的人话听不懂,那就不怪别人公事公办了。

人生在世,她最恶心的就是这种给脸不要脸。

要么就堂堂正正的做人,骨气硬挺地直接为冷奕媃讨公道;要么就卑躬屈膝,凡事以“利”字当头,识时务者为俊杰。

可,一边站在道德制高点来评判她的对错,一边又伸出手,想要从她身上捞好处……。

呵呵,她最厌的就是这种两面三刀的人!

弗雷说话的声音分明是含笑的,可冷魏然和冷超却听出了刺骨的寒意。

这一刻,一仰头,对上对方黑白分明的瞳孔,以及,他身后,冷奕瑶那双淡漠至极的神色。

那一霎那,所有的镇定像是潮水一样,从身上尽数褪去。

冷魏然和冷超的脸刹那间灰败下去。

有那么一刻,他们甚至怀疑,跟着这位元帅最亲近的侍卫官离开,便再也见不得明天的太阳。

弗雷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血色褪尽,忍不住侧头微微一笑。有些人,既然尾巴都要翘上天去了,自然要让他明白什么叫做惜福。

冷小姐如今是元帅的底线,连这点眼力劲都没有,只能怪自己没长眼睛。

冷奕瑶望着自己名义上的父亲和哥哥,表情凝固,身上倏然僵直的模样,忽然“噗嗤”一笑。

赫默无奈地看着上一刻还毫无表情、下一刻已经笑靥如花的女子,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她的情绪变化,总是无迹可寻,怎么总感觉自己像是更不上她的思维。

冷奕瑶其实眼下觉得自己挺好理解的。

冷魏然发神经,突然去拿墙边的那根高尔夫球杆,她难道就真的让他打?

让他去见鬼还更快点。

这种小场面,哪里需要赫默出现?

不过,这人,在圣德高中的眼线到底是谁?

动作这么快。她才离开元帅府多久,他就跟着过来。

该不是昨晚“登堂入室”之后,忽然改了路线吧?

她也不问弗雷到底准备把他们带到哪里去,反正,以她现在的看法,这完全是杀鸡用牛刀,啊,不,是青龙偃月刀!

无论冷家再有钱,那也就是商界之流。在赫默这样的强权面前,他甚至不用说一个字,便已是彻底的碾压。

沃克从头到尾,围观了全程,只觉得,自己大约傻了。

冷奕瑶怎么会吃亏?

怼天怼地的冷奕瑶,难道还能在帝都这个地面上受一丝委屈?

不可能啊。

他刚刚还傻乎乎地一路奔过来。

眼看着,赫默只在刚进来的时候开过口,后来,像是嫌晦气一样,连个眼神都不施舍过去。弗雷笑容满面的回头,朝着门外,只唤了一句:“还愣着干嘛?”

“轰隆隆”——

瞬间,大门被一列真枪实弹、全副武装的士兵撞开!

所有人手持狙击枪,团团将冷家父子围住。

这一瞬,空气像是瞬间被抽干,漆黑的枪头顶着冷魏然和冷超,就如同他们此前,在电视新闻上看到的那群军界高官受刑前的画面,一模一样!

恐惧感,几乎瞬间将他们吞没。

他们已经忘了,自己早上究竟是被什么冲昏了头脑,竟然神经病一样冲到学校来找冷奕瑶发疯。

眼看,冷奕瑶眼睛都不往这瞟一眼,直接转身,朝着大门迈去。

这一刻,冷魏然再管不了分毫,一个挺身,就要往她的方向扑过去。

“嘭”——

极清脆的一声,声音在耳边炸开的瞬间,冷魏然像是彻底被人一拳打断了鼻梁一样,整个人都懵了。

就在他脚边五公分的距离,一道枪弹划过,子弹贴着他的裤脚落地。

淡淡的火药味从鼻尖散开,他却已经惊得整个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那么一瞬,差那么一点,他就和死神贴身而过。

他呆滞地回头,看向开枪的人。

一身黑色,装备精良,浑身上下像是开过刃的利器,带着显眼的煞气。

弗雷也随之望去,随即,稍微有点讶异地挑眉。开枪的人,竟然是翟穆!

自从上次被拍到边境之后,这人回来便像是气势更加令人惊艳了。

仿佛,从骨血里透出一种慑人的气息。

当他的目光对着一个地方的时候,森冷的煞气从骨子里暴烈开来,谁都无法阻挡!

翟穆冷冰冰地看着神色呆滞的冷魏然,讥讽一笑。

就这么点胆量,也敢上门教训人。

冷奕瑶的真正手腕,他们怕是压根还没见过,否则,怎么会这么天真。

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豁然舔了舔唇,空气里只有火药味,却没有血腥味,实在有点不太适合。他向来,是出了手便要见血的。

弗雷眼睁睁地看着冷魏然被怔住了,冷超面色铁青地上前去扶他,到底是长了记性,不再往冷奕瑶的方向张望一样。

于是,他满意的笑笑。

早点识时务,不是更好。非要惹得人不高兴,才知道什么叫现实。

他低头,轻轻一笑。

元帅的意思很明显。

不能让冷家拖累冷小姐,毕竟,冷奕瑶是有冷家的继承权的。如果冷家一蹶不振,到时候,冷奕瑶那百分之五十的股权反倒是一文不值,这就不划算了。想来想去,倒是有个办法轻松容易,那就把这两人直接驱逐出帝都呗。

他眼底墨色一闪,再抬头,已经一片温文尔雅,“两位,请吧。”

何为阶下囚,大抵,便是眼前这副被一列真枪实弹的人团团压住,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丢出门的样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