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逆流而上/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像是,将一切信息都展露在他面前,只待他挖掘真相……。

怎么办,碰上她,他的好奇心,似乎越发不可收拾……

眼看坐在马背上的冷奕瑶,随意地将碎发揉至耳后。微风吹来,空气中,刹那间绽开异样的芬芳……。

赫默垂下眼帘,眼底一丝莫名情绪一闪而过,下一瞬,他直接翻身上马!

速度快到让旁边牵马的人只觉得眼前一晃,便只能仰视着眼前一黑一白两道截然不同的风采!

“比一次?”冷奕瑶看到赫默一气呵成的动作,忍不住在心底长长地吹了一声口哨。其余不谈,这个男人的身手,光是看着,就让人感觉是项享受。

“你想怎么比?”赫默抬头看了一眼天。大约是因为知道他和冷奕瑶要来,天公都在作美,云雾全部被吹开,一丝遮掩都没有。一片湛蓝的天空,阳光撒在操场上,只觉得心头一亮。

“从这开始,到那边最高的山丘。”冷奕瑶食指遥遥一点,指尖落在最高处,侧头,朝他垂眉轻轻一笑。

阳光落在她的鼻尖,像是将整个人都点亮了一般,那一瞬,他只觉得,时间的一切,像是一下子透亮起来。

“好!”他轻笑,随手从底下人手上接过马鞭,右手轻轻一扔,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度,瞬间,落入她的手中。

冷奕瑶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慢条斯理地舔唇轻笑。

“不过……。”她却忽然来了个转折:“光赛马没什么意思。不是说要打猎吗?这附近有什么猎物?”

直线赛马,对于高手与普通人,自然是立竿见影,但是,他和她的水平,她都不用猜,都能断定就在伯仲之间。倒不如来点更有挑战性的,反正出来玩,索性就玩得更开些。

她轻笑,眉宇间,竟是一派雍容与恣意。

赫默慢慢勾了勾唇,伸出右手,掌心的马鞭随着他的方向,指着远处的一处山林。“从这出发,越过那片山林,里面的动物,不忌是什么,只要谁先猎到,带到最高处的山丘,就算赢了,怎么样?”

这附近的地面都是他私人所有,里面的动物都是野生,和其他猎场里专门喂养的动物比起来,更有灵性,耳聪目明。看上去是不忌任何动物,实际上,马还没到,搞不好那些动物就已经躲起来了。

冷奕瑶挑了挑眉,有点意思。“行啊。”

牵马的人,立马将旁边的猎枪递给冷奕瑶和赫默。

猎枪的长度相较于冷奕瑶的身形来说,的确有些大,好在配着绳子可以背在身后,并不影响动作。

冷奕瑶双手一抖,两脚并拢,瞬间如离弦的箭一般,整个人与身下的那匹白色骏马融为一体,刹那间便冲过了起点。

快到不可思议!

牵马人只觉得面前一阵冷风袭来,再睁眼,竟然只遥遥看到她一骑轻尘,在广袤的草原上,只露出隐约的身影。

这,这是个女人能做到的事?

还未来得及惊讶,耳边忽然袭来阵阵低哑的轻笑。那声音,极具颗粒感,像是一点一点划过耳膜,下一瞬,他只看到那一匹黑色的身影如惊雷闪电,瞬间追赶上去!

一黑一白,两道光影,在这绿色的草场上,恣意驰骋。

天,蓝得一望无边,让人心胸畅快。

地,绿得广袤无垠,让人恨不得纵情高歌。

原来,抛却世俗、抛去烦恼,执意心中所想时,是这般尽情徜徉!

留在原地的所有近卫官们眼睁睁地看着冷奕瑶骑着第一次遇见的白马,竟然和元帅跑得不相上下,一时间,除了惊叹,只剩下狂喜。

大约,天地间,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元帅的倾心以待!

冷奕瑶却并不知道身后那些或轻或重的目光,她只觉得,随着马背的起伏,空气像是被迎面劈开,凌冽的冬季似乎一瞬间离她远去。

太阳在头顶任意地挥洒着温度,青草的气味清新而纯净,她双手拉着缰绳,几乎一次都没有用到马鞭,可身下的马儿却像是和她心灵相通,全力狂奔。

那种挥洒自如、一气呵成的感觉,像是行云流水,让她整个人平日里所有的事情统统都抛之脑后。

身后,是男人低沉的笑声,带着宠溺,带着自豪,亦带着不可忽视的满心舒畅。

这种感觉很难形容。

大抵,心意相通的人,哪怕不需要目光交汇,都能猜到对方心里所思所想。这一刻,她只觉得,天地间,这么大,能碰到赫默这个人,当真是命运的安排。

草场的地势起伏并不明显,于是,同样顶尖的骑术,加上同样一流的骏马,哪怕是策马狂奔,两人亦没有拉开多大的距离。

很快,随着他们的速度越来越快,山林近在眼前。

与毫无遮盖的草原比起来,当进入这里的第一瞬开始,头顶的阳光便被树梢挡住。

鸟鸣在头顶盘旋,“咕咕咕——”一声声、一阵阵,四周隐约有些水流的湍急声。

冷奕瑶缓缓勒紧缰绳,马匹随着她的动作,逐渐停了下来。

她忍不住轻笑,抚了抚它头顶的那一点红。鲜艳如血,入目凌然。这是一匹绝世骏马,分明是第一次骑它,它竟然能完全懂她的意思。

白马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善意,忍不住歪头轻轻蹭了蹭,柔软的毛发顺着她的指尖流转,她眼中的笑意越发明显。

不过……

背后,某人的声音也越发靠近。

冷奕瑶回头,果然,那一抹漆黑,已离她很近。

她轻笑,纵马向前,直接将马鞭拴在马背上,右手一个反扣,背上的猎枪顺势被她扣在手心。

所有动作,快得像是练习过千百万回,单手控着缰绳,她再一次加速,往山林深处前行。

但凡是野生动物,自然不可能只在山林边缘打转。再加上白天,阳光大盛,许多动物都会闭目养神,直到晚上再出来活动。

与普通闺阁女子不同,她对这些情况,了若指掌。

赫默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身影一闪而过,下一刻,便在茂密的山林中渐渐消失了踪影。

“怎么办?好像她压根就是个老手啊。”赫默俯身,对着自己的爱驹轻轻调侃。

他刚刚还准备好心提醒她一下打猎需要注意的事项,现在倒好,人的踪影都消失了,到哪里去当老师?

骏马嘶鸣一声,似乎是在回应他的问题一样。

赫默好心情地在它头顶敲了一记,没用多大力度,却是笑得格外悠然自得。“走,跟过去看看。”

地上的痕迹还比较新,对于一般人来说,怕是肉眼难以辨识,这些对他来说,却丝毫不是障碍。

对于身边偶尔钻过的小动物,他视若无睹,只想看看冷奕瑶到底想要猎到什么。

毕竟,如果对着天上瞄准,怕是很快就能瞄准盘旋在头顶的飞鸟,何须深入密林,这般麻烦……。

只是,越是跟了下去,时间越久,他心头的疑云越发浓重。

怎么,一丁点声音都没有了?

从头到尾,她竟然一枪都没发……。

“吼——”忽然,一声狂吼!

山林里层层回荡出巨吼声。

赫默目光一紧,刹那间,脸上的笑意尽数敛去。

他双脚一夹,剩下的黑马速度快到极致,朝着前方急速前进。

如果没有听错……

赫默的眼底一片冷凝。

刚刚那吼声……。

他只觉得气息不稳,待穿过那片树林,走到河边小溪的位置,看到眼前景象的时候,连呼吸都禁不住沉了下来。

竟然,真的是一头狮子!

狂暴的狮子显然正在猎取猎物,它眼里,正冰冷地盯着小溪畔正在喝水的一头幼豹。

而冷奕瑶,骑着那匹白马,就立在旁边不远的一处山石上,目光直直地落在那两头猛兽身上,好整以暇。

赫默估计了一下距离。

那头幼豹倒小,看上去不过是刚出生没多久,那那头狮子却已成年,凶猛机警!

随着他骑马靠近,那狮子的目光已经从幼豹身上挪开,下一刻,在他和冷奕瑶身上来回掠过,似乎正在探寻从谁身上下手。

赫默只觉得心头一冷。

什么时候,林子里竟然出现这样的凶兽!

只是,眼下来不及追究它的平白出现,那狮子的目光已经缓缓地落在冷奕瑶的身上,似乎不愿意再移动分毫。

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究竟还是发生了。

那幼豹却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懵懵懂懂地回头,看了冷奕瑶的方向一眼,似乎很诧异,一个人类,竟然被狮子锁定为猎物之后,还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冷奕瑶懒散一笑。

回头朝着赫默轻轻仰头,纤纤食指忽然落在唇中央,比了一个“禁声”的姿势。

赫默眼底墨色一片,手心微微发凉。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也会有害怕的时候。

明明看到她不慌不忙,手中有枪,但那一刻,他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开始逆流而上!

冷奕瑶那一眼,却只维持了一秒。下一瞬,她直接扭过头,对上那只狮子的眼睛。

野兽的眼睛与人类不同,在狩猎的时候,那里只有一片漠然和吞噬。

成年狮子的尺寸,相较于人类而言,太过巨大。哪怕靠近一点,以她剩下骏马的速度都不一定能逃脱,更不用说是只有两条腿的人。

所以,除非一击必中,否则,但凡给它有了攻击或反扑的机会,饶是运气逼人,也逃不过成为它盘中餐的下场。

可这一刻,她却一点都不觉得害怕,相反,凝固在心底的那种激狂像是再也压制不住了一样,疯狂地涌上心头!

她渴望征服!渴望将这只狮子彻底压制!

那是一种猎人看到猎物的眼神。

赫默惊愕的发现,相较于那头成年狮子,冷奕瑶此刻身上迸发出来的冷冽杀意,更令人措手不及。

一切,都只在眨眼的时间!

冷奕瑶右手一沉,直接将猎枪对准那只狮子。

狮子若有所觉,就在同一时间,疯狂地向她的方向猛扑过来。

山石林立,狮子常年在其中穿梭,灵活到不可思议。

第一枪落下的时候,竟然擦过它的皮毛,并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赫默的心随之一沉,一枪不中,冷奕瑶只会陷入被动。

毕竟,那距离太近了。

就算是再俊伟不凡的马匹,在凶兽面前都会承受不住。

一声嘶鸣,那匹白马受惊了一样,站立而起!

冷奕瑶放缓呼吸,随之扭动身躯。

就在那狮子冲过来,即将铺面咬住她的那一瞬,她唇角凌冽一笑。下一刻,一声枪响!

整个山林,刹那间归于沉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