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神魂颠倒/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定的狩猎,因为这只“萌宠”的出现,不得不临时更改计划。不过,显然冷奕瑶并不觉得扫兴。相反,自从上车之后,她就搂着这小豹子,压根不假他人之手。

小家伙大约也非常明白,以后自己要抱着谁的大腿,于是,安安静静地待在她怀里。不时,张了张嘴打个呵欠。双眼一眯一眯的,那双金色的眼睛,在阳光下偶尔抬头对上冷奕瑶的脸,别提有多么信赖与依恋了。

冷奕瑶看着有趣,忍不住揉了揉它身上的毛,别说,还挺暖和、毛茸茸的,手感极佳。

眼看着自己眼前的女人,眼底的笑意抑都抑不住,赫默无奈地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为以后自己与她的独处时间担忧。本来,自己就已经够忙了,她又大多数的时间在学校和外面穿梭,再加上这么个小东西……。

冷奕瑶诧异地感觉到空气里竟然莫名其妙地多了一抹阴暗晦涩的气息,一抬头,就对着赫默那种无比沉默的脸,差点一下子没崩住,彻底笑出来。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元帅……。

大约前面的司机也感觉到自家元帅的气场有点不对劲,分明是高高兴兴去的草场,回来之后,却几乎很少开口。于是,一路上,决口不出生,深怕撞到枪口上。

等车子抵达元帅府的时候,冷奕瑶一下车,就发现,兽医已经站在门口带着医药箱早早地等着了。

怀里的小豹子大约不适应这么多人的环境,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她碰了碰它的掌心,小爪子都不知不觉地升出来了。

小东西下意识地要往冷奕瑶怀里钻。

赫默冷冷地看了一眼冷奕瑶胸前的起伏,一手直接拦在那豹子前,在冷奕瑶诧异的表情中,轻轻一个勾手,成功将它捞出来。

“怎么了?”冷奕瑶心想,总不至于为这么点事情吃醋吧。上次,吃火锅活活把人气走也就算了,现在连只豹子都不在容忍范围了?

“嗷呜~”金钱豹被捏着脖子,下意识呼唤了一声,软绵绵的叫声哪里有半点凶兽的自觉。

赫默无动于衷地往兽医的怀里一塞,转头,淡淡地对冷奕瑶:“毕竟是在丛林里长大的,以防万一,还是让兽医先看看,打完疫苗,你再玩也不迟。”

嗯,说的跟这只豹子跟个玩具似的,再玩不迟……。

冷奕瑶轻笑地睨他一眼,也不多说什么,看着兽医一脸惊愕地接着小豹子,得了指令,立马转身就走。

这个点,已经过了正午吃饭的时候,好在,元帅的主厨向来是二十四小时为冷奕瑶待命的,眼见她回来,都不用吩咐的,提前就将菜肴端上来。

今天煮的是鱼咬羊,秋冬适合进补,吃羊肉最合适不过,先用一口大锅,将鱼肉和羊肉用均匀的比例兑好,然后慢慢地熬煮,出来的汤,鲜美营养,一碗下肚,简直舌尖都能起舞。

主厨为冷奕瑶做菜也有一段时间了,知道她口味偏辣,在里面多放了一些辣椒,于是,一进屋子,整个鲜香麻辣的味道就飘出来了。

尾随跟上的弗雷,只觉得,再这么下去,他们的日常训练量真的要翻倍了,否则,很快,一个个都要吃得身材走形。

倒是冷小姐……。

弗雷忍不住好奇地看了一眼她平坦的小腹。

讲真,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大多天天嘴上吵着要减肥,吃饭都跟鸟食一样,一碗饭都恨不得用两天吃完。冷小姐这方面却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一样,但凡碰到感兴趣的美食,从来不忌嘴。有时候常常是第一个坐到饭桌上,最后一刻停下手里的餐具。

不过,营养跟得上,也的确是有好处啊。

他不着痕迹地,视线又顺着小腹往上挪了挪。来帝都半年还没到,总觉得,她一天一个样似的。

虽然,才十七岁,但他隐约觉得,照这种成长速度,大约元帅等不到十八周岁,就会忍不住下手了。

他正打量得仔细,忽然,觉得脑门上一道冰冷的视线。那眼神,毫无温度,简直跟极地的冰霜一样。

脚下的步子一乱,他后知后觉地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鬼迷心窍,到底干了什么鬼事!

差点吓得跪地。

怎么办,他完全是为了元帅的未来福利着想,不是真的在窥视自家以后的女主子啊啊啊啊!

弗雷想死的心都有了,旁边其他几个近卫官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忍不住给予他怜悯的一眼。

冷奕瑶并不知道,身后的那些小九九,倒是盯着眼前热腾腾的鱼咬羊,彻底大快朵颐。

赫默挪开视线的时候,发现她鼻尖都被热气蒸得,微微出汗。双眼一片水润,唇角微微湿糯,偶然抬头看他一下,就着美食,忽然侧头轻笑。

那眼角情不自禁地上扬,与她在猎场时的冷冽煞气截然不同。

就这么一眼,心底像是一下子被捋顺了,连她低头喝了一口酒,也不管她。

反正,她长得漂亮,是他心上人,她想干什么就行。

冷奕瑶被赫默这凝视的目光,难得弄得有点脸上温度升高。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这人撩妹技术升级,连眼神也越来越有戏,越发让人招架不住。

“你不饿吗?”光盯着她的脸就能饱吗?

“嗯。”看你就够了,谁让你“秀色可餐”?赫默挑眉,眼底明晃晃的台词,意味分明。

冷奕瑶发誓,要不是知道这厮压根只对她一个人放电,她都怀疑这人练就了桃花眼。只眼角微微上勾一分,那双凌然的眸子底下彻底一片温柔,简直能将人心都给酥没了。

好端端的一顿饭,整个餐厅被这人都撩得蠢蠢欲动。

身后的一波人,完全是叹为观止。

打个猎回来,元帅这是被什么撞上了,疯狂秀恩爱的节奏根本不能停,这是让他们这群单身狗眼睁睁地作死吗?

“咳咳——”好在冷奕瑶还有点良知,看着一大群糙汉子目瞪口呆的样子,咳嗽一声:“都站着干嘛?一起吃啊。”

反正锅子做得多,一大盆放在桌面上,她和赫默两个人根本吃不完。

一群人干笑,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元帅。

赫默无奈地揉了揉眉,来了个小豹子不算,吃个饭还要这么多电灯泡,她今天的课白翘了。“还愣着干什么,都坐啊。”不过她都说话了,他难道还能把这群人都撵出去?

一群人呵呵轻笑,心底一副美滋滋的心情,得出一个结论。

“这世上,能治得了大佬的,只有一种人——大佬的女人!”

元帅府里,什么最多?

除了男人,大约就是藏酒了。

赫默酒量好,但平时很少在冷奕瑶面前喝。一是对方还未成年,两个人吃饭自己一个人喝酒,难免有点无聊;还有一个,便是怕自己喝多了,一个不小心就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兽性”。自从发现自己对她的情绪之后,他的自制力正在全面崩塌。

不过,今天人多,气氛够好,底下人叫着要喝酒,他自然也不会限制。更何况,刚刚冷奕瑶已经自发地喝了一杯。

她是那种但凡做了主,谁都不能劝住她的性格。一桌子男人觥筹交错,她也不掺和,只顺着自己的喜好走,吃得舒服的时候,喝上两口,完全是兴致到了就随心所欲的性格。

赫默喝了几杯之后,才发现她有点上头。

屋子里虽然气温高,但她的脸很少会这么红润,两颊不用化妆,都自带晕红,一时间有点哭笑不得。

“再喝下去,你待会就要头疼了。”他拉住她准备再举起酒杯的右手,轻轻凑到她耳边呢喃。

冷奕瑶只觉得耳窝处一阵湿润的气息拂过,整个人后背一阵颤栗。愣了一秒,才慢慢转头看向他。

清晰地发现,眼前的人竟然有重影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这具身子简直就是废柴。这么点酒,竟然就上头了。她重生前,完全是个千杯不醉的主儿,来到这里,酒也碰过,但很少上头,原本以为体质还行,哪知道,今天喝着元帅府的藏酒才发现,压根不是那么一回事。高度酒才没喝多少,就变成这幅状态了。

肚子已经半饱,可惜,眼前的人影太晃悠,她看得胸闷,忍不住用右手扇了扇风,力图降低脸颊上的温度。

旁边那群凑热闹的近卫官显然也发现了她的异样,顿时,朝着元帅挤眉弄眼。

这么好的机会,不要怂,就是上啊!

赫默发现,最近大概对下属太纵容了,这些人的眼神几乎已经明晃晃地写着——“咱们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您可千万被弄砸了啊!”

可望着眼前眼睛不自觉眯起来,笑得有点和那小豹子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冷奕瑶,赫默就觉得心底软成一片。

怎么办……

不管她什么样子,他都觉得好喜欢。

“赫默……”冷奕瑶伸出一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嗯。”他垂眉,力持冷静。只可惜,唯有他自己知道,如今自己在天人交战。

“我有点想睡觉。”她尽力将每一个字都讲得清晰点,只可惜,从来冷淡的人,忽然迷蒙着双眼,脸颊泛红地朝着对面的人低低轻语,怎么看,怎么像是在撒娇蛊惑。

想睡觉……。

赫默一口直接将自己面前的一杯酒直接干掉。

光天化日,他比她还想睡觉。只不过,是带着她一起!

酒水下肚,火苗顺着腹部往上一路窜起。

他脸上强做一派冷静,偏偏冷奕瑶因为酒精的问题,反射弧比平常慢得简直不是一个度,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朝着赫默勾了勾指尖:“那你扶我回去睡觉。”

他静默的眸子忽然一片惊涛骇浪,良久,在众目睽睽之下,侧头看向她:“扶你回房?”你确定?

冷奕瑶心想,这很难吗?要不是需要上楼梯,自己眼下脑子有点晕乎乎的,怕从楼梯上摔下来,她早就自己走了。于是,“唔”了一声。怎么听,怎么有点嫌弃的意思。

赫默眼眸骤然一深,浓烈的情绪像是再也不受控制地开始翻涌起来。

四周其他人,早已经极有眼力劲地安静下来,直直地盯着眼前的一切,恨不得连呼吸都不要给元帅添乱。

“好。”他轻笑,慢慢起身,走到她面前。

冷奕瑶正觉得眼前的重影从两个变成三个的时候,豁然,一下子被他拦腰抱起。

那种失重的状态,让她忍不住小小惊呼了一下。

大抵是酒精作祟,她害怕自己掉下去,下意识地就双手合抱、揽上他的颈项。

赫默的脚步一顿,下一刻,低头看上去,冷奕瑶挺巧的鼻尖微微蹭着他的衣领,似乎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表情一片迷惘。

和她平时精明冷静的样子完全不同,像是忽然在他心尖撩了一下。

赫默只觉得和她肌肤触碰的地方都在微微发烫。

“不舒服?”他一边走,一边轻笑着问她。

“嗯,头有点晕。”冷奕瑶其实觉得自己现在分裂成了两个,一个是灵魂的自己,这点酒量完全没问题,可另一个却是钻入的这个身体,天旋地转虽然说不上,但是脚底发软、根本辨不清方向倒是真的。

好在,赫默的声音一如往常,除了稍稍低沉了一点,其余都和平时没什么差别。

“让你贪杯。”他无奈,话里虽然带着轻笑的意味,眼底的笑意却满是宠溺。

冷奕瑶觉得,那酒的后劲十足。大约是军人习惯喝烈酒,这酒和她以前喝的那些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如果说刚刚还算是大脑清楚,那么现在,连说话都要迟疑一会。于是,歪着脖子,静静地咬了咬他的喉结,还估计在那里舔了一口。

果然,某人的脚步倏然一顿,浑身的肌肉都硬了。

她只觉得,被对方看到自己了失措的样子很不划算,却不知道,自己刚刚做的这一切,简直是火上浇油!

嗯……

赫默低垂的眼帘里,掠过的神色,怕是任谁看了,都要心肝胆颤。

冷奕瑶却无知无觉,“咯吱”一声,笑得跟个妖精似的。

赫默如今在考虑,以后是不是要备点酒,随身带着。毕竟,冷奕瑶这样的一面,他真的有点控制不住。

“乖,别乱动。”他声音一哑,顺便变得低沉沙哑,从冷奕瑶的头顶传来,简直跟低音炮似的。

冷奕瑶只觉得享受,果然没再动。

赫默一步一步地抱着她上楼,在楼梯上,两人的身体微微蹭到,冷奕瑶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膈得慌,可惜晕乎乎的脑子让她压根集中不了注意力,很快就将脖子搭在他的肩膀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

她倒是舒服了,赫默的眼眸却是随着脚步越发的深不见底。

好不容易,等他走到她的房门口,推门而入的时候,他的发间都隐约湿了一片。

气息微微有点喘,可惜始作俑者却毫无所觉,只迷糊地觉得,赫默今天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这么短的距离,怎么用了这么长的时间。

床,依旧还是那张kingsize的床。

阳光透过窗户,撒了一片在上面,赫默的喉结微微一动,低头看向半睡半醒的某人,“要不要洗澡?”

早上去操场的时候,她还特意换了衣服,穿着这身睡觉,怕是整个人都会不舒服。

赫默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莫名其妙地问了这么个问题。以冷奕瑶现在的情况,能回答出个“不”来才有鬼呢。

果然,某人安逸舒服惯了,听到他这么一提,再想到自己软绵的大床,自然怎么舒服怎么来。

“要。”

要什么?

他眼底漆黑,差点接着问出这个问题。

可惜,一低头,冷奕瑶已经彻底睡过去了,双眼紧闭,浓密的睫毛像是一把刷子一样,勾得他的呼吸越发难受。

他定在原地两秒,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的睡颜。

那一双娇俏的唇瓣此刻轻轻抿着,像是玫瑰花瓣一样,颜色艳丽得让他根本转不开眼。再往下,是她纤细的天鹅颈。永远看去,永远是孤高挺拔,让人心生摇曳,此刻,微微缩在他怀里,说不尽的风流写意。最关键的是,他看到她那露出衣角的锁骨……

只堪堪露出一角,偏偏性感到没边。

他忽然有点后悔,刚刚为什么要提议洗澡。

抱着这样的活色生香,关键还是自己的心上人,难道让他真的做和尚?

“嗯~”躺在某人怀里的冷奕瑶无意识地扭了一下身体,大约是觉得实在膈得慌,眉头都稍稍皱了一下。

赫默沉沉、沉沉地吐出一口气,这一次,不再迟疑,直接抱着她,往浴室走去。

冷奕瑶的房间,是他专门让人安排的。

房间面积大不说,里面的一应设施都是最好的。

就拿浴室来说,光是浴缸都可以几个人躺进去。最顶尖的恒温按摩设计,兴致好了,飘在水面上,点个熏香,美美地睡一觉都没问题。

他看了一眼室温,怕她受凉,先是走到中央空调那,打开开关,设定好温度,等浴室里的温度彻底起来了,才走到浴缸旁边,开始放热水。

水流哗啦啦地顺着瓷白的浴缸流淌进去,浴室的玻璃镜上氤氲了一片,他静静地将怀里的小东西按在自己的双腿上,良久,就这么打量她的睡颜。

她闭上双眼,身上不散发着淡漠气息的时候,似乎和普通的十七岁少女没什么区别。漆黑的发丝沾了水汽,黏在耳边,带着一股说不清的气质。

可是,他知道,当她双眼睁开的时候,那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峥嵘莫测,才是她灵魂里勾魂摄魄的一面!

“老说我喜欢撩你,你怎么自己不好好反省反省?”

眼看着她睡得无知无觉,对于自己的处境都毫无所知,也不知道是太过信任他,还是对他太放心,浴缸的水都已经半满了,这人还睡得香喷喷的。赫默一时间,简直觉得她是故意的。

所以,现在是做个正人君子,等她醒来,还是上前,一件一件把她的外衣给脱了,帮她洗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