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想说什么/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答应和他一起国庆出去旅游?”赫默慢条斯理地将她的话重复了一遍,目光紧紧地锁着冷奕瑶的眉目,像是要将她每一丝反应都尽收眼底。

冷奕瑶一边喝着水,一边觉得,这味儿怎么有点不对劲啊。刚刚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平白无故感觉到扑面而来一股阴森气息。

她润了润唇,往赫默的眼底看了一瞬,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一件事——啊,他还不知道m是她亲舅舅撒!

可是,肿么办?

看着某人英俊潇洒的脸上露出这种阴郁压抑的表情,只觉平添几分另类的蛊惑,仿佛往常那张脸上露出的冷静隐忍、克制守礼统统都丢到了脑后。

嘶~

当真秀色可餐。

她举着杯子,又喝了一口,喉咙上下起伏,心底却是叹息,大约是被圣德高中那帮人带坏了,如今自己已然朝着“颜控”的大路一去不复返。

眼睁睁地望着冷奕瑶当着他的面竟然还能出神开小差,简直是神都不能忍!

赫默想都没想,直接大手一会,右手拦着她的腰,瞬间将她扣到怀里:“问你一句话,就这么难回答?”

他都提前打过预防针了,可她竟然还是答应了别人。他只觉得昨晚自己大约是太体贴了,直接把她锁在浴室里,让她今天下不来床,看她还约什么不三不四的人。

冷奕瑶被身前这坚硬的怀抱一搂,第一反应倒不是膈得慌,而是,赫默的气息都有点不对劲了,看样子,是真的有点怒火中烧的意思。

忍不住莞尔一笑,这人,占有欲倒是越来越暴露了。啧,可是怎么办?就是想惯着他。

她的右手,轻轻柔柔地抚了抚他的下颚,两人的身高本就有差距,她一个仰视,恰好落入赫默那深深沉沉的目光中。

“关于m,你和他也算见过,印象如何?”

呵,反了天了!到这个时候,还给他兜圈子!

赫默恨不得直接一下子横抱将她抱到床上去,可还未开口,却看到冷奕瑶那目光没有一丝调侃揶揄的意思,相反,相较于刚刚提及旅游时,她的神色更严正了些。

赫默皱了皱眉,心思稍微沉寂下来一点,随即回忆了一下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

那人,长得极为精致,五官像是由造物者精心雕刻的一般,那眼睛如琉璃、看似清透,实则,深不见底。关键是,他的肤色远比寻常男人要白得太多,恣意洒脱,丝毫没有把皇宫看进眼里,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看气质,出生、资质绝不一般。

“城府极深。”他想了想,只透出四个字。

冷奕瑶颇为欣赏地挑了挑眉,这人只是靠着一面之缘,倒是能透过皮相,看出那人骨子里的东西。

的确,m绝对当得上这个评语。只是,这人太随性,至少,他愿意在她面前展示的一面,带着纨绔子弟似的任意自由。只是,能将冰域族的残部全部收入囊中,在皇宫中又有自己势力的人,绝非一个普普通通的私生子。

她忽然扬起脸,明媚的笑容一闪而逝。赫默皱了皱眉,心想这四个字算不得多好的褒奖,她怎么笑得这么古怪。却见下一刻,她忽然踮起脚尖,唇角划过他的耳畔,清浅的气流一划而过:“告诉你个秘密,那人,是我舅舅。”

……。

赫默觉得,如果他脑子里现在有一个闹铃,估计都要疯狂地叫嚣到分崩离析了。

这都是什么鬼?

老皇帝在世的时候,名声不错,除了宫里那个大王妃处于政治联姻的问题,向来有点惹人瞩目,其他方面,都算是历代皇帝中最不惹是生非的了。谁知道,人死了,反而背后爆出一大堆破事。

既然是冷奕瑶的舅舅,那么就该是皇帝没上族谱的私生子了。

否则,这么多年来,也不会一点风声都没有。陆冥死后,更是所有人都确定陆琛是老皇帝的唯一独子。

“你确定?”他虽然并不怀疑冷奕瑶的判断力,可还是要问一遍。这种事情,老皇帝一死,早已死无对证,那人说是舅舅就舅舅?该不会是用着这个借口,骗她一起出国?

冷奕瑶一看他脸色,就知道他想歪了。想了想,挑着当初在d城和他第一次在咖啡馆见面的事情给说了。

银发银眸……

赫默眼底深色一闪。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冰域族当年忽然销声匿迹的谜题,就有迹可循了。

他指尖轻轻地在她腰肢上滑过。

皇家里面乌七八糟的事情,向来都是埋在骨子里。冷奕瑶是长公主的私生女,风声刚刚传了出来,m就邀她一起出国,是巧合,还是另有所图?

“这次见面,是我提出来的。”冷奕瑶早已经习惯了上位者的思考方向,知道赫默心存疑虑,索性笑笑,将前因后果讲得清晰直白:“他对皇位看上去没多大兴趣,对老皇帝到底是存了点父子真情。”

否则,不可能那么多年,都老老实实地待在d城,远离帝都。再后面,老皇帝“病危”的消息传来,他也第一时间赶到帝都来探病,哪怕被那几个皇室侍卫贴身“保护”也没有暴跳如雷。

“他也知道,你的身份?”赫默的眉梢微微松了松,只是还是有点不确定,和外甥女一道出国,这人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嗯,我们都互相清楚对方的底细。”她笑笑。对方现在想做什么,她还不能完全确定,不过,对于她,他向来是没什么恶意的。这点把握她还是有的。

“你就这么想出去转转?”赫默还是觉得心情不爽。明明自己也能带她出国去,不过是退后一点,为什么她还要跟别的男人一起走。

“反正国庆你到时候怕是忙得脚不沾地,我待在元帅府也闲得无聊。”她一听他这话音,就知道赫默已经有软化的趋势,于是笑意盈盈地趴在他胸前:“等你忙完了这阵子,到时候我再和你一起出去旅游,一样的。”

望着眼前笑若朝阳的小女人,赫默无奈,只想扶额。的确,如她所说,即便她留在元帅府,国庆那七天假,他也陪不了她。既然,她和m互相都知道底细,让她出去透透气,也不是多大的事。

“你就仗着我宠你。”他轻轻叹息,到底还是有点意未平,狠狠地一口含住她的朱唇。

冷奕瑶知道,这基本是已经松口答应了。

忍不住轻笑。她当然知道他宠她,否则,她现在能如他的愿,住在元帅府?

唇上的缠绵越来越入骨,她双手往上,圈住他的颈项,用力地回吻。

门外,一直担心他们吵起来的弗雷,忍不住捂了一把脸。

擦,又被喂了一碗狗粮!

他刚刚是脑子抽了,瞎几把担心个鬼哦。

他一转身,准备回原来的位置,一扭头,却对上翟穆在漆黑夜色中那双安静的眼。

赫!

他是什么时候站在这的?自己竟然没有察觉?果然是看戏看傻掉了。

他下意识伸出右手,在嘴边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翟穆站得离他稍稍有点距离,差不多是三四步的样子。漆黑的夜里,一双眼睛,亮度惊人。望见他的动作,微微一笑,轻点了下头,没有异议地闪身走了,并没有发出丝毫声音打扰房内缠绵的两个人。

第二天,冷奕瑶起得挺早,不过却没有急着去上学。算一算,离国庆的时间其实挺近了,她准备今天干脆去逛个商场,把出门在外需要的东西备一下。

赫默想了想,直接递给她一张卡。“密码是你来帝都的时间,金额没有上限,想买什么随你喜欢。”

冷奕瑶望着眼前这镀金的银行卡,忽然正式有种自己抱了一条大腿的感觉。

金额没有上限……。

嗯,这句话,她喜欢。

她自己不是没有钱,不过,赫默能想到这些,代表他是真的什么事情都为她考虑在前。她也不学那些扭捏的人,毫不推拒,直接接了过来。

“就欣赏你这种掏卡的姿势。”

赫默望着地方似笑非笑的眼神,下意识觉得她脑子里在转着什么奇思妙想,不过,想到昨晚,就是无奈一笑。虽然已经是登堂入室了,可总觉得,离自己生吞活剥了眼前的活色生香,还有段距离。

他心底叹息,忍不住点了点她鼻尖:“小狐狸。”

嗯?

说到狐狸,“我那只金钱豹呢?”

她眼睛忽然闪亮闪亮地看着他。打猎回来之后,说是交给兽医好好看看,后面就没有再见到过了。

赫默挥了挥手,门口的弗雷果然走了进来:“冷小姐,那只金钱豹已经打过疫苗了,放在后面养着呢,您现在要看?”

“带过来,带过来。”她轻笑,想到那只小东西,眼里的光芒越发挡不住。

饶是见惯了冷奕瑶的容色,弗雷都不得不叹息一句,这还真的是一天一个样啊,简直比刚开始认识的时候,要漂亮几个度。再这么下去,成年的时候还得了?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不过是一闪而过,他不动声色地低头,轻声应了,转身就去捞金钱豹。

赫默看她兴致好,也不拦她,低头将手边的早点放到她面前:“一个人逛街会不会太无聊?要不要我派人跟着?”

他最近手上的事情太多,能抽出时间陪着她一起早餐,已经十分难得。空出一整天陪她逛街就无异于痴人做梦了。

冷奕瑶笑了笑,倒是拒绝了:“不用,我约了同学。”

女人逛街,男人在后面跟着,要是男朋友也就算了,毕竟是份情趣。但是要是让他手下跟着,她就觉得太无聊了。感觉就跟老大出街似的,怕是到时候她反而成了被人围观的“焦点”。

赫默诧异地看她一眼,难得她还会约同学逛街。

冷奕瑶好笑地当着他的面,直接开了手机免提。

电话,还没有响两声,就被接起来了,说话的女孩子,声音带着不可思议和明晃晃的受宠若惊:“冷女神,你找我?”

蓼思洁娇憨甜美的声音一出,冷奕瑶戏谑的目光就直直地落在赫默的脸上。她想找人逛街,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再说,逛街这种事,就应该找个本地通,还得会吃会玩会买的,那才有意思。

“我今天想逛街买东西,你要不要一起?”

分明不是周末放假,她倒是一点都不顾忌,直接道明。

蓼思洁愣了一瞬,即可开口“好啊,好啊!我也好久没逛街了,正好!”

开玩笑,好不容易女神肯带她一起玩,逃个课算什么。“你告诉我,你想买什么,市里的商场太多,我先看看哪边最合适。”

作为一个本地通,还是那种扫街如家常的富家女,这种事情是她本行啊!

冷奕瑶见赫默已经丝毫没有疑虑了,随意和蓼思洁又说了几句,约了时间,才挂了电话。

说起来,这种富家子女在圣德高中比比皆是,不过,大约是第一印象不错,冷奕瑶第一个人选就是这个蓼思洁。处得久了,她知道对方是真正心思单纯,之前也曾多次约自己去吃夜宵,不过她倒是十次中只能答应一两次,不过这小姑娘从来不气馁,一直乐此不疲。

赫默唯一对这人的印象就是上次在运动会的时候,分明是参加游泳比赛,这人还能抽筋,简直一小糊涂蛋。不过,看冷奕瑶兴致不错的样子,倒不再说什么。

有时候,他觉得她太过冷静成熟,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本就该天真自由点,多和同龄人相处,对她是种放松。

于是,两人一边低头吃早餐,一边随意地聊天。

弗雷没过一会儿,果然抱着那头小豹子来了。只不过,小豹子大约不习惯人类抱着的缘故,在弗雷的手心里一扭一抓的,得亏弗雷自身处处小心,才没被挠得一脸的血。

大约是闻到了冷奕瑶的气味,小豹子一进门,就慢慢安生了些,再一看到冷奕瑶伸手,它要下意识地往她身上趴过去。

金黄色的一小团,毛茸茸的,浑身带着天生的金钱图纹,腹部上雪白的一块,配着他眯起眼时,橙黄神秘的双眸,怎么看怎么讨喜。

小豹子应该是才醒的缘故,懒洋洋地小口打了个呵欠,随即用头往冷奕瑶的肩膀上蹭了蹭,一脸和她亲近的意思。

冷奕瑶看着心里一动,从餐盘里挑出一块培根,送到它嘴边。

小豹子先是舔了舔舌头,鼻息嗅了嗅,似乎在感知气味,良久,见她一副颇有趣味的样子,伸出舌头,往前一卷,眨眼间,那块培根就被它吞进嘴里。

“吼~”

还带着点奶声奶气的吼叫,简直让人的心都酥到骨子里。冷奕瑶投食投得开心,对面的赫默眼底也闪过一抹笑意。

“想要自己养?”他见她那样子,就知道她一时间丢不开手。

“嗯,我还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动物。”在她眼底,猫狗这些寻常宠物易得,贵妇人们也向来以养这些为乐,不过,倒是缺了些灵性。这小东西却不一样,是她亲手从狮子嘴里救下来的,它对她显然也有依赖性。

弗雷站在一边,心想,果然,元帅看重的女人就是不一样。连豹子都当宠物来养了,还有什么做不到?

赫默现在一开始就知道她这个打算,也不觉得意外,“行吧,你自己注意点。毕竟是野兽,万一要挠你,你也别贯着它。”

他其实觉得,金黄色的豹子和她挺配的。如今当成个宠物养着,以后长大了,也可以当她贴身的“护卫”。反正,她怎么喜欢怎么来。

冷奕瑶轻笑,忍不住点了点小豹子的鼻尖,“听到没?别恃宠而骄啊,否则,某人就要将你丢掉。”

金钱豹懵懵懂懂地望着她,一双雾蒙蒙的眼睛里,满是疑惑。它只知道眼前的人对它超好,但她说的话,它有点不太懂哦。

赫默无奈,怎么觉得,她刚刚点小豹子的动作,就和自己刚刚点她鼻尖的动作如出一辙?

冷奕瑶一脸无辜地看向他,一脸像是看不懂他满脸笑意的意思。

弗雷大清早就被这两人耍花腔弄得还没吃饭,肚子都被塞得满满的。

等两人吃完,两辆车,分别一南一北地送赫默和冷奕瑶离开了元帅府。

赫默这段时间公务太忙,每一分一秒陪她的时间都是抽出来的,白天自然要去处理正事。她倒是优哉游哉地去了约定地点,等着蓼思洁来回合。

市中心的商场,她逛过,不过之前为了方便,去的是离圣德酒店最近的地方,这一次蓼思洁却推荐了一个更适合悠然闲逛的地方。相较于大商场的纯粹奢侈品而言,这边中高低档的东西都应有尽有,最关键的是热闹。没有大商场那么的高冷,很多人会乘着显现到这边来消磨时间,外加这边的小吃也多,两个女生逛累了,完全不需要到一家餐厅里点上一桌子菜,而是能逛到哪,吃到哪,更有意思。

蓼思洁斜戴着一顶黑色羊绒帽,随手领着一只白色限量款包包来到商业广场休闲区的时候,冷奕瑶已经对着手机玩了一轮游戏。一下子扑到她身边来:“冷女神,你竟然会突然想逛街!”

实在不能怪她太八卦,实在是,冷奕瑶简直跟成了仙一样,对什么都可有可无的态度。最关键的是,她需要什么,压根都不需要自己动心思的。

就拿晚宴来说,穿个晚礼服,都是皇家御用设计师专门跑到她面前去量身定做。再加上一个元帅在身后加持,她想要什么东西没有。

不过,但凡是个女人,都知道女人逛街的真正爱好。也不指定一定要非买到什么东西,就是偶尔出来转转,心情也是很好的。

“国庆节准备出国,顺便看看有什么要买的。”她看着眼前一脸兴奋的小姑娘,也不瞒她。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在商场,对方不仅仅是个颜控,还是个十足十的吃货,和这种人一起逛街,最方便。

“出国啊。”蓼思洁点点头,一点都不觉得诧异。她们这种出生的人,出国度假就跟周末去郊外玩似的,没什么好惊奇。想了想,第一反应就是:“去南方还是北方?”

冷奕瑶想了一下邻国的位置:“北方。”

“那护肤品一定要备好,马上要冬天了,天气干燥,出门在外,一定要保养好皮肤。”她念叨了一句,随即一下子,近距离贴到冷奕瑶的脸庞边,想要仔细研究一下她的皮肤是干性还是油性。却发现,对方不仅仅是零毛孔,简直是零瑕疵。脂粉不施,还一点干燥起皮和油光都没有。

顿时惊为天人:“你皮肤这么好啊,平时用什么护肤品?”

冷奕瑶眨了眨眼,心想,果然,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想了一下自己平时用的东西,不过是上次开学前,随意买了一套日常用品。

蓼思洁一看她这反应,就觉得心在滴血,这么好的皮肤,竟然不怎么保养就能得来,简直是天生赢家。不过,她向来被她母亲灌输了一整套保养经:“我和你说啊,我们现在年轻还看不出来。帝都气候偏干燥,过个几年,一旦护肤没跟上,很容易皮肤衰老的。保养就要从年轻做起。走,我们先去看护肤品。”

她看得清楚,冷奕瑶是中性皮肤,直接拉她去一层最有名的几个护肤品专柜。

专柜上都有专门才测试仪器,因为不是周末,商场的客人并不算太多,柜姐们一看她们的打扮就知道非富即贵,个个都很殷勤。

很快,从最基础的水乳,到精华、面霜、眼霜,一系列的产品都介绍得井井有条。

冷奕瑶又不赶时间,觉得蓼思洁的话还挺有道理。在原来的世界,北方人的皮肤的确容易比南方人干燥点,都说南方的姑娘是水做的,气候是一方面,保养也是一方面。于是,挨个地将每个产品都试了试。

蓼思洁也不闲着,根据自己的肤质,也细心地挑选。

等她们俩将所有东西护肤品挑齐,竟然大半个上午已经过去了。柜姐一个个脸上笑容挡也挡不住,果然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这东西买的,大气啊。压根都不问价格的。

提着“战利品”,两人也不专门挑地方,直接顺着一楼开始随便逛。

蓼思洁显然是竟然旅游的,见到包包的专柜,就提议:“要不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双肩包?”出门在外的时候,凹造型用的手提包其实并不实用,双肩包又俏皮又方便,是出门首选。

冷奕瑶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反正是来逛街,看什么都是逛。

不过,大抵因为冷奕瑶气质太高华的缘故,挑了一圈,两人都没有挑到特别适合的。倒是在不远处,看到皮质手套,做工精细,贴合手指,极为合适。两人一人买了一双,再看时间,几乎已经十二点了。

“好饿。”蓼思洁捂住肚子,一脸可怜巴巴地看向冷奕瑶。她忍不住轻笑,“有什么好吃的,随你推荐,我买单。”

“嘿嘿嘿,好吃的多了,不过不在一个店里。”这边的小吃店虽然比较多,但她觉得口味好的那几家店都比较分散。她环顾四周看了一下,指了指一个甜品店,“要不你先去那里点个他家经典推荐,我去其他店把东西都买过去一道吃?”

冷奕瑶点点头,这边她路不熟,蓼思洁提这个建议的确不错。

于是,两人兵分两路。

冷奕瑶点好两份“经典推荐”后,坐在靠窗的位置,一边等着蓼思洁,一边在刷手机。

正看到一个介绍邻国风情的帖子,旁边的窗户上,却倏然一响。

她瞬间抬头,对上一双意外的眸子。笔挺高耸的鼻梁,长挑入鬓的双眸微微眯起,落在他眉角间的一处伤痕,那一处伤疤越发显得他整个人都蒙上了一层神秘莫测,似乎也惊异于此刻的偶遇,脸上带着明显的惊愕。

“他怎么在这?”这个念头在冷奕瑶脑海里一闪而过,随即,她起身,朝他轻轻一笑。

两人隔着玻璃,即便说话,对方也听不清。

男人轻笑一声,很快,推开甜品店的大门,走了进来。

“没想到在这碰上。”西勒率先开了口。

冷奕瑶自上次回d城之后,就再没有见过他,眼看他这段时间,外貌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眉梢间,比之前似乎更添上一抹坚毅。

她想了想,此前,听两家的意思,隐约间是准备将他和冷奕媃凑成对。不过,鉴于如今冷奕媃的名声,怕是早就被所有上层社会都要抹名了,别说嫁入豪门,光她现在脸上的疤痕和下半身瘫痪,就绝找不到什么好人家了。除非冷家愿意给她配上厚厚的嫁妆,直接送礼一样送出去,否则,大抵,下辈子都要锁在家里当老姑娘了。

至于,西勒父亲曾经隐约透出要将她当做儿媳妇的意思,估计自从她家亲爹和哥哥被她毫不留情地弄回d城之后,是想都不敢想这个可能了。

倒是西勒,不管最开始她名声狼藉的时候,还是她后来“攀上高枝”,他都一直保持着恰当的距离。

她没有问他为什么出现在帝都,因为显而易见,既然是商人,肯定是有生意牵扯。

“我正好约了人一道逛街。”她笑笑,面对d城赫赫有名的赌王,她倒是丝毫没有压力。反正,自己当初吃霸王餐的囧相都被他撞破过,现在这种重逢的场面,简直是毛毛雨。

“你中午就吃这个?”西勒看了看她桌上的甜点,挑了挑眉。不点主食,就吃这种甜腻腻的东西,有时候,他实在有点搞不懂这个人是真精明,还是假成熟。

“我朋友去买其他吃的了。”她耸肩,西勒本来就比她年龄大,板着脸说话的时候,简直和长辈在教导不听话的小姑娘一样。不过,她不怂就是了。“坐啊。”

西勒倒是没拒绝,从善如流坐到她的对面。

帝都最近随着皇帝的登基,风声渐渐稳定下来,恢复了往日的繁荣场面,倒是d城,却因为眼前的人,掀起了不小的惊涛骇浪。

他顿了顿,随口道:“你父亲和哥哥被军界的人押送回的d城。”

他说的是“押送”,可见,当时军界的人确实没给他们的脸面。

d城本就是经济重城,消息向来敏锐,但凡有个风吹草动,第二天就能传遍全程。更不用说,当时冷超他们被翟穆他们用枪械抵着回去,简直是弄得颜面扫地。

人人都当,冷家出了一只凤凰,即将飞上高枝,典型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例子,没曾想,倒是冷家的这两位男主子灰头土脸地从帝都被押回来了。

原本还蠢蠢欲动,想要和冷家攀上点关系的富商们,面上不显,心底里却忍不住有点幸灾乐祸。

该!

当年把小女儿当稻草一样,现在就想着沾光,哪有这样的好事?

那个气性都被养起来的小姑娘,上次回来举办十七周岁生日宴的时候,就把一家人的脸面打得啪啪响,他们倒还不知道悔改,好好地补救,现在弄得这么没脸,简直是贻笑大方!

“是不是丢脸丢到全市人民都知道了?”冷奕瑶听他这么一说,几乎可以想象到d城如今的风言风语。开玩笑,世人都有高低眼。谁都恨不得自己能腾空而起,别人家的笑话当然要当饭后谈资好好嘲笑。

西勒听着她话里的调侃意味分明,是越发越不懂她的思路。

最开始,知道冷奕媃明面上是护着这个妹妹,实际上却是四处传播她的假消息,弄得她名声难听,他只是愕然。

后来,冷奕瑶当着所有d城名流的面逼着冷家同意她的继承权,也只当她是报复这些年来受到的不公对待。

可现在,明明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怎么反而,让军界的人把自己的亲爹和哥哥弄得这样没脸没皮?

她倒是畅快了,说出去,对她也没什么好处啊。

“你就不怕别人说你白眼狼?”

冷奕瑶摆摆手,一脸不在乎:“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罢了。”d城那边的人就算奚落,也不过是怼冷家的人,毕竟,如今她背靠大树好乘凉,世风如此,没人敢当着她的面说她一个不字。“不孝”这种罪名,谁敢强按在她头上。她又不是重生在古代世族老宅里,一个名声,能要了她的命。哪来的闲暇时间,和他们打嘴仗。

西勒一哽。要说变化,冷奕瑶觉得他短短时间变了不少,他更是觉得,她才是变化翻天覆地的那个。

“那个……。”蓼思洁拎着大包小包的美食回来了,不过一凑近,发现自己的位置被占了,一时间干瞪眼,表情有点尴尬。话说,为什么,她只是一转身,冷女神旁边就多了一个帅哥?关键是,光是颜值,这质量就已经是白金级的了。更不用说对方的穿着、气质,简直了!

说句大言不惭的话,就算是他们特级班的人,也没几个能比得上眼前这位。

冷奕瑶早就习惯蓼思洁这个动不动就发花痴的习惯,忍不住笑着介绍:“这是西勒,我们俩家是多年老交情,刚刚碰上。这是蓼思洁,我圣德高中的同班同学。”

冷奕瑶简单为对方做了介绍,西勒淡淡一笑,站起来和蓼思洁点了点头。

人刚刚坐在那里的时候,淡淡的一张脸,只觉得气势出众,这一刻,微微一笑,蓼思洁只觉得自己呼吸都有点上不来。

“你,你好。”她愣了一会,才后知后觉地打招呼。然后,忙着把手里的那些美食,铺到桌子上。

一瞬间,整个四方桌,就被各种小吃摆满了。

西勒淡淡一笑,知道这就是刚刚冷奕瑶口中逛街的同伴。

他看了一眼时间,离他约定的商务午餐只有十分钟,又有外人在场,不是聊天的时候,于是礼貌地道了个歉就准备离开。

蓼思洁一脸可惜的样子,倒是冷奕瑶盯着他手上的那个工艺品,看了一瞬:“你中午有商务谈判?”

一般来说,西勒不是收这种工艺品的人,他对这种东西也向来没什么喜好。既然不是收的,他又赶着离开,显然是为了送人了。

西勒看了一眼手上的东西,慢慢笑了下:“嗯,终于约了人谈事,对方是外国人,对我们这边的工艺品比较感兴趣,就当小礼物,随手送了。”

能让西勒送礼物的人,显然来历不凡,冷奕瑶想了想:“哪国人?”现在边境那边局势紧张,西勒又不是普通商人。他可是经营的赌城,她下意识觉得对方的来历有点猫腻。

“铎林国。”他倒是不掩藏,直接道明。

毕竟,冷奕瑶还曾在他的赌场里,碰到过铎林国的小公主和王子。

哦,不,现在要称对方为皇帝陛下了。他甚至比陆琛登基还要早些。

冷奕瑶眼底流光一闪,静静地望着他,倏然,唇边露出一抹笑。

“这个时候,和铎林国谈生意,你的心还真大。”一句看似调笑的话,却让西勒的脸色倏然一静。

他定定地看着冷奕瑶,那表情,像是要从她的每一丝神情发现真相一般。

边境的事情,被军界压下,连皇室内部都并不是很清楚。冷奕瑶能说出这样的话,显然,对于现在的局势极为清楚。

他原本只当,元帅那边是对她颇为喜爱,但,喜欢到这个程度,连军事机密都能让她清晰掌控……

他突然走到冷奕瑶的身后,豁然俯身,就着她的耳后,低低一问:“你想说什么?”

蓼思洁站在一边,只觉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这位冷奕瑶口中的家族世交,分明也没做什么暧昧的举动,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和冷奕瑶之间的一言一语,她丝毫都插不上话。

“没什么,只是看在你当初收留我的份上,提醒你留心一下最近的形势。”她指的是当初她刚来帝都的时候,身无分文,被他收留到酒店里,还曾递给她一张卡,以备留用。不过,这人转头就不告而别,第二天就直接从酒店退房了,搞得她到现在还有点好奇到底当初出了什么事。

西勒玩味地听着她的话,他不觉得她是好心提醒,倒像是在有心劝导。

垂眼,看了一眼她脚边的大包小包,各种包装,良久,若有所思,“我和对方已经谈好了合作意向,准备在铎林国的首都新开一个赌场。前期事情都已经完结了,只差国庆开幕。”

这本是商业机密,他却直接和她脱口而出。

赌场和别的投资不一样,前期与当地官方商定特殊营业执照及人力物力的投资都绝非普通产业可比。

再加上赌场的奢华装潢和各路人马的协商,这笔费用,堪比天价。如果这个时候,忽然停止合作,前期大笔的投入无异于打水漂,绝无收回可能。最可怕的,还是信用问题。

对于一个经营赌场的赌王而言,没有了信誉,还有什么“以后”可言。

冷奕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能谈妥这么一个合作项目,跨国赌场的筹备,还是在对方的首都,可见至少也是花了好几年的功夫。如果仅仅是为了如今的风吹草动就突然停手,对于西勒而言,绝无可能。

冷奕瑶点了点头,倒是不准备再说什么。

只是,想到他刚刚话里的意思……

“你国庆期间要去铎林国给新赌场揭牌?”

西勒眸色一深,点了点头,意有所指地看着她脚边的东西:“你呢?”

“真巧。”她嫣然一笑,神色微动:“我也是去铎林国。”

两个人,眼中同时闪过一道异色。

蓼思洁看看这,又看看那,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总觉得,这两人从头到尾说的话,她都没有弄懂似的。

明明是世交,国庆去的又是同样的地方,为什么谁也没有结伴而行的意思?

而且,隐约间,总觉得西勒看冷奕瑶的眼神,怪怪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多想了……。

------题外话------

每天一万字,诚意十足。感觉我过年过了个假年,天天在家码字。o(╥﹏╥)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