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一脸熊样/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明是世交,国庆去的又是同样的地方,为什么谁也没有结伴而行的意思?

而且,隐约间,总觉得西勒看冷奕瑶的眼神,怪怪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多想了……。

西勒中午毕竟约了人,直接去前台帮她们这桌买了单,转身就走了,没耽搁多少时间。

蓼思洁遥遥望着他的背影,才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冷奕瑶看着她一脸怂包样,忍不住调侃:“不是向来自诩颜控吗?他长相还算不错啊,怎么人前你都不敢说话?”

虽然不说是战战兢兢,但真的,从头到尾,说话都能用“字”来就计算。按说在特级班里,她也算是能轰能闹的那一波了,怎么事到如今,反而越过越回去了?

蓼思洁匪夷所思地看她一眼,想了想,“你不觉得这人气压很吓人吗?”

虽然年纪并不是特别大,但是气场是真的有,也不是故意摆出来的那种,反正一看就是融入到骨子里的那一类上位者,惯于掌控一切。虽然,刚刚说话的时候,一直极有绅士风度,礼貌十足,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敢轻易凑近。自来熟也要分对象啊,这位显然不是。

“有吗?”冷奕瑶摸了摸下巴:“我觉得还好。”

蓼思洁无可避免地自己朝自己翻了个白眼。呵呵,成天和元帅待在一切的人,怎么会觉得别人气势太强?她刚刚是脑子坏了,才会问这位。

“不过,他和你家是世交啊,我还没去过d城,你们那边是不是长相都赢在起跑线啊,他长得是真帅。”撇开气势,颜值她也是服气的。

冷奕瑶正在把对方买过来的各式美食拆开,拿着一副餐具准备大快朵颐,听她这话,愣了一下,心想,这有什么关联吗?人长得帅,也不是因为他出生在d城啊。无所谓地摇了摇头:“你没见过他在赌场的样子,都说工作的时候,男人最有魅力。你如果看到,估计会彻底臣服在他的脚下。”

她还记得,当初在赌场设局的那两个老千,这人处置起来,雷厉风行、手段果决。她那时候刚刚重生,杀了陆冥刚不久,还在叹息,这么个难得的美男当真可惜了。后来看到西勒在赌场的时候,这种可惜已经消失为零。

蓼思洁难得听她夸人,忍不住好奇:“感觉,你对他还蛮待见的?”

冷奕瑶已经戳着一串烤肉,慢条斯理地咬了一块。待见吗?

其实,还好。

只不过,就她继承的记忆来说,当初冷家上下那般不待见她,西勒虽然也嫌她烦,却一直帮她在收拾烂摊子。原主,几乎也把他当半个哥哥了。相较于不久前,真正的哥哥冷超还跑到她学校“兴师问罪”这一点,西勒也不知道比他好了多少。

这种东西终归是家事,她不好解释,于是,用手指点了点一桌子的美食:“不是要吃东西吗?再不吃就冷了。”

蓼思洁一低头,果然,刚刚还热气腾腾的东西现在都已经不冒气了,她哪还顾得着打听八卦,立马开始大快朵颐。

吃完东西,肚子太饱,自然没有立刻就回家的道理。两个人顺着商场又好好逛了三个小时。

等手上的东西再也提不下去了,颇有点心满意足地互相道别走了。

今天来接冷奕瑶的却是弗雷,对方一见冷奕瑶买了这么多东西,眼睛都瞪大了一圈。都说女人天生有购物欲,果然,无论年龄大小,都是一样的结果啊。他小心地将东西的牌子都记下,以便下次帮女主人买什么东西,好歹也有个方向。

冷奕瑶走了一天,倒是不累,回到元帅府,先去泡了个温泉放松放松,回头,把护肤品之类的东西挨个拿出来,规整了一番,基本上出国要准备的东西就全部准备好了。

第二天,天气有点阴沉,还没出门就是小雨。

冷奕瑶难得没有看到赫默,转头看了一眼帮她在布置早餐的弗雷:“边境那边的事情还没解决?”

弗雷脸上愣了一下,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冷奕瑶,随即摇了摇头:“那倒不是,主要是今天开始,就有外方代表团来帝都了,元帅要接待他们,事情太多。”

冷奕瑶嗯了一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弗雷不敢打扰,就站在旁边,随时等她吩咐。

谁知道,她吃完早饭,直接挥了挥手,“我今天去军校,周日再回来。”

既然要出国,总归和金斯家族那边打个招呼。

弗雷应了一声,赶紧出去安排车子。

讲真,冷小姐看上去娇滴滴的样子,但的确有当女主子的架势。甭管元帅在外到底多忙,她完全不为所动。讲不关心吧,根本不可能。以她的性格,要是不关心,压根都不会开口问,但是要说整个心都守在元帅身上,那真的是太小看了她的气度。

反正,越相处下来,他越是对冷奕瑶有种敬畏的感觉。

虽然,有点古怪。她才十七岁,半大的少女啊……。

冷奕瑶照旧翘掉了晨练,到达军校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吃完早饭,去洗澡去了。

因为下雨,今天的训练场极为泥泞,摔打一遍之后,各个都是从土坑里刨出来的一样,女子班那边也一样。

好在,离第一堂课还有点时间,大家都嬉嬉笑笑的,排着队,秩序井然。

等一看到冷奕瑶到了,先炸开锅的,自然是女子寝室这边。毕竟,她第一件事,就是回寝室放衣物、随身用品。

罗拉和副班长看着她,开玩笑道:“大小姐终于愿意拨冗来看看我们了?”

讲道理,上军校能上成她这个样子,举国上下也不会再出第二个了。

冷奕瑶随手打开行李箱,里面是昨天逛街时,顺手买了一大堆的零食:“对啊,我睡觉时听到了群众的呼唤,一个个都要求打牙祭,再不来,怕耳朵都要红了。”

果然,一看到那么多好吃的,饶是平时看上去再女汉子,也忍不住扑过过去。关键是,她说了“打牙祭”啊,这就代表着,那位御用大厨,妥妥地也跟来了。

以前不讲究的时候,不在意。现在,当真是胃口被吊起来了,就再难恢复如初。

在场的人,都知道,冷奕瑶哪怕不来军校,那军事技能也无人能敌,调侃她不过是大家逗个乐。能吃到好吃的,才是最实在的!

冷奕瑶看着她们一副饿狼扑食的样子,忍不住有点想笑。就在一边调侃,一边吃东西的时候,忽然有人听到一声清浅的低吼声。

“吼~”

那声音,听着像是野兽,但又带着一股奶气。一时间,根本分辨不出究竟是什么。

“吼~”

就在她们面面相觑的时候,又传来一声。

这一次,她们听得分明,是从冷奕瑶背后的另一个包里传来的。

冷奕瑶望着所有人瞬间惊呆的表情,忍不住微微一笑,侧头,将拉链打开,瞬间,里面那只金钱豹露出了一张脸!

“我靠!”豹子啊!就这么当阿猫阿狗一样地逗弄?

“666666!”副班长眨了眨眼,心想,大约这辈子,不管冷奕瑶做什么事,她都不觉得奇怪了。

“你有没有和教官说一声啊?”校规规定是不能带宠物进来的。罗拉有点犯愁,她们寝室也没有单独的笼子,这晚上要是跑出去了,找不着了该怎么办。

“不用说吧。它是野生的,我就说是从后山随手捡的。”来路可以作假嘛。那么实诚干嘛?

反正后山,野生动物频出,以前还有狼群尾随的情况发生过,谁能说不会出现一头豹子?

一寝室的人,盯着她,最后露出一张“你长得美,你说什么都算”的表情。

等大家都洗好澡,换了军装下去的时候,果然,冷奕瑶得到了春风般温暖的欢迎。

混合班的人恨不得夹道欢迎,当然,消息灵通的人,眼下看向冷奕瑶的目光是越来越高深莫测了。长公主的女儿……啧,她下次再爆出个什么惊人的身份,他们都不会觉得奇怪了。

就是,真心替那位刚登基的皇帝陛下脸疼。

听说,之前送皇室宴会的请帖,都追到他们军校大门口了,现在一下子从爱慕的女人变成外甥女。哎……阔怜……。

冷奕瑶在一众八卦兮兮的目光中,走到自己的座位上,金斯?坎普恰好这个时候朝她望了一眼。两个人目光对视了一瞬,随即,淡定自若地各自收回。

一上午的军事理论课,很快过去,中午到食堂吃饭的时候,所有学生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纷纷朝着食堂以急行军的速度冲刺!

冷奕瑶和金斯?坎普慢悠悠地走在最后,两个人之间只隔了一拳距离。

“我国庆要出国一趟,如果有事,到时候电话和我联系。”金斯家族最近受到的压力不小。边境不稳的消息,第一个知道的是军界,那么,与此同时,对于做军火生意的他们,自然也不是秘密。

这世上,并不是每个国家都军事实力雄厚到军火可以完全自给自足。很多敏感的时候,他们反而要依靠军火商。

金斯?坎普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去邻国?”

按他对她的了解,总归不会是单纯跑到国外度假吧,那么,也就只有蠢蠢欲动的铎林国了。

“嗯。”她应了一声,目光顺着那些朝气蓬勃的军官脸上一扫而过:“学校里还不知道边境的事?”

金斯?坎普摇了摇头:“你也知道,这种事情,一旦暴出来,形势就会立马紧张。好不容易才和平了这些年,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想打仗。”

军人建功立业,自然是指望着战事。

但他们这群预备高级军官谁都清楚。一旦战事开启,最受苦的还是平民。

哪怕帝*事再强盛,如今电子化科技这般发达,一颗定位导弹便能要了多少人的命!

战场上刀剑无眼,可谁不是血肉之躯,身后系着家人的牵绊?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才是战场最现实的一面。

冷奕瑶点了点头,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如今,军界把消息压下来,也是不想局势动荡。倒退一步说,铎林国此前和帝国就已经结仇,如果这一次再开战,就绝不是什么政治联姻就能收场的。唯有一个结局——不死不休!

“你们家族最近有没有受到那边的压力?”既然收到风声,铎林国应该暗地里也有了动作。战事未起,军火先行,本就是常规道理。

金斯?坎普果然皱了皱眉,“来过好几拨人,刚开始态度还可以,价格抬得极高。现在大概是因为局势越来越不好,表面客气都快耗尽了,估计软硬兼施之后,就是来硬的了。”

冷奕瑶倒是不怕他们扛不住这点压力。能做军火生意的,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

“不用担心,总归,立场在那,谁都知道,你们是帝国的半个军火库。除非他们敢越境杀人,否则,威胁也不过是耳旁风,听听就算。”她还记得金斯?坎普的父亲,如今金斯家族的大家长,那位可是个硬点子,敢日夜与家族同胞的尸骨住在一起的人,会连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住?

金斯?坎普果然淡淡一笑,声音平和,一脸悠然:“你这次去邻国,元帅同意?”

他身处军界,自然明白,历年来外宾来访、军界大阅兵等事情,一个都离不开元帅。

好在,阅兵的事情轮不到他们这波,所以,最近训练还和往常一般。而,那些安排到大阅兵任务的兵团早几个月开始就练疯了。

冷奕瑶轻笑一声:“自然”。

说话间,两人已经迈上了食堂的台阶。大厅里面一派热火朝天的气氛,眼看不是再聊天的时机,于是,走到窗口,正常吃饭。

下午是照常的实训课。

经过上次冷奕瑶的“风采展露”,所有人对她的能力已经毫不质疑,不过,还是忍不住想要眼巴巴地看看这位牛人,最近是不是因为懈怠训练,少有退后?

事实证明……

不可能哒!

教官演示了一整套搏击术之后,取了个电子机器人过来,以替代袭击者:“用时两分钟,要求,将袭击者的头部、颈部、胸部、腰部、脚踝全部击中。两分钟内完成者,达标。如果没有完成,自己掂量点。十公里越野跑走起!”

说罢,直接朝冷奕瑶伸手,“你先来!”别说学生,教官们也等着看好戏呐。

这台电子机器人,还是最新引入的教具。

攻击能力超强,关键,会预判人类的攻击方向,提前躲闪。

教官们自己试了一下,最快的速度,也要一分五十秒才能达到要求。不过,一般这种训练,一上来就是冲着镇场子用的。一拉一大把人去长途越野,回来,指着这群眼睛都快要长到天上去的牛犊子一顿痛骂,那才叫爽呢!

只可惜,他预估好了一切,却在一开头就被弄得掉链子!

只听“3、2、1开始!”的口令刚刚出口,原本还站得一脸懒懒散散的冷奕瑶忽然俯下身子,目光锋利如刀!

军靴包裹的长腿纤细有力,直接一脚凌空而下,压在机器人的头顶。

机器人刚一个闪身要躲,冷奕瑶却若有所觉,早一步一拳直接砸在它胸口处。

“哐”——的一声。

哪怕站得远的其他班学员,都听得清清楚楚,冷奕瑶这一拳重若雷霆。

这幸好是个机器人,没有血肉,这要是,落在一个正常人身上,怕是小命都要去掉半条!

隔壁几个班的人,眼看有好戏,一个个都围了过来。

教官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冷奕瑶又是一记侧踢,直接将机器人踹翻在地。

平衡刚刚失去,机器人要起身,却被冷奕瑶直接一脚压在脚踝上,又是一击,扣在颈项上。

这一刻,传说中,一分钟可以攻击六十次以上的全能机器人,竟然被她娇滴滴的一个小姐用锁喉勒在怀里,连动都动不了。

“啧啧啧,简直是虐打!”混合班的人都有点不忍直视了。亏得刚刚教官还一脸瞎几把得意洋洋地介绍这“战斗机器”呢,他们怎么这么不信啊。

冷奕瑶估摸了一下时间,这才三十秒,不过,既然都扣住对方的命门了,完全没必要放它起来再战了。索性,挨个从头部、腰部要攻击了两次,完事,起身,敬礼!

“报告教官,这算是达标了吗?”

呵,呵呵,呵呵呵……。

教官恨不得立刻给她表演一个帕金森症!

这哪里是达标,这是来打脸的吧?

“你赢了。”

这三个字一出,别说是站在近处的金斯?坎普等人,就连女子班那人都忍笑忍到内伤。怎么听着,这么不心甘情愿啊。

“下一个!”教官的脸是彻底没了,但不代表,冷奕瑶能做的,其他人也能做到啊。

所有人看着冷奕瑶的演示,只觉得,对方都指明了一条道,自己就算是傻也不至于傻到这个层面吧?先踹翻这机器人再说!

只是,真的轮到上场了,才他妈的想骂人!

刚刚那小姐姐看似轻而易举地秒了这机器人是出了鬼吗?

为什么,不管他们怎么踢,这该死的机器人始终纹丝不动?

还有,这吓死人的手速是几个意思?打在身上是真的疼啊!

关键是,他们一进攻,这龟孙子躲得比鬼还快!

谁来告诉他们一下,这机器人是不是一下子恼羞成怒,把刚刚被冷奕瑶撂倒的羞辱放到他们身上来找场子了?

教官们冷笑着看着一个个“两分钟”过去了,可后面的学员没有一个能够“达标”。

呵呵,团队越野,十拿九稳。

冷奕瑶刚开始还看了几个,后来发现,越来越菜,干脆扭头往宿舍的方向走。

按这个速度,怕是等所有学员挨个“见识”完,也差不多快下课了。她还是去找自己的小豹子玩更有意思。

搂着那只金钱豹,她慢慢悠悠地装作从后山饶了一圈,等再站到训练场,已经看到大部队兵分两路了。

一部分是蔫头耷脑,浑身泥泞不堪的劳苦大众;一部分是脸上带着淡淡倦意,却腰杆挺拔的“达标者”。嗯,混合班的人稍微多点,金斯?坎普甚至还歪了歪头,朝她看了一眼,不够,从总数来看,能站在这一列的,整个军校学员二十分之一还不到的样子。

当然,自她走后,再也没有谁变态到像她一样,仅仅用了几十秒就完成了目标。

教官扫了一眼神色都木了的众人,冷笑一声:“向右转!起步跑!”

呵呵,看别人训练容易,怎么到自己那就是一脸熊样了!

还真以为人人都能和冷奕瑶那人一样?

几个班的教官同时一副“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样子,被要求十公里越野跑的众人,背后一阵冷汗。唰唰唰地往前冲。

只是……。

嗯?

冷奕瑶手里抱着的那只是什么?

我擦,该不会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吧?

有一个胆肥的,瞥了眼教官,见对方正在捯饬装备呢,立马一个健步冲到冷奕瑶面前。

“这,这是真的豹子?”他从小生活在偏南的内陆城市,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动物,最多就是在电视里看过。一脸好奇心爆表的样子,忍不住伸了伸手,想要戳戳这么个萌物。这么小、这么软、这么毛茸茸的一团,超可爱。

“嗷呜!”

谁想,从来只对着冷奕瑶撒娇的小东西,认生得厉害。一抬头,直接咬住对方的手指。

“松,松口啊!”

那人简直欲哭无泪。

果然,再萌的动物,那也是只豹子!都见血啦!它还死咬着不放!

“李锰!你在那干嘛!”教官一听声音,转头就看着他一个学员站在冷奕瑶面前在浪费时间呢!气得气血翻涌!没达标,还敢给他开小差!

迅速冲过来,提起他领子就要走。

“要断了!要断了!”那人叫声几乎苦逼。这小东西,竟然要死咬着不放。加上教官这么大的力气,他的手指都要断了!

教官一愣,这才看了一眼冷奕瑶,然后,发现她怀里的豹子。

……。

“这是你的?”

“嗯,刚在后山闲逛,捡过来的。”冷奕瑶演技爆表,连表情都没变一丝一毫。

教官只觉得牙疼。

他们天天在后山,也没遇到这么好的运气啊。还是金钱豹,珍贵的不要不要的。

不过,鉴于某人下午一开场展露了一把爆炸攻击力,教官心想,忍了!

“靠靠靠!冷奕瑶,你快让它松口,再不松,老子的手指真断了!”血都顺着手腕下来了,他的脸色发白,他是真没想到这小东西下死口啊。

“乖,张嘴。”冷奕瑶眼底笑意一闪而过,见后面所有人都快笑爆了,忍不住轻轻揉了揉小豹子的头顶。

也不知道是真的听的懂她的话,还是头上的抚摸太舒服了,小东西果然张了张嘴。

男学员往后一倒,差点没砸在教官的身上。

“让你手贱!”教官对糙汉子向来没有什么怜悯心,幸灾乐祸还差不多。不过,到底还是顾忌着破伤风的危险,让他先去医务室去包扎清洗伤口了。

然后,教官就这么视若无睹地直接回到原地,鞭策所有没达标的人,直接开跑了!

眼看着冷奕瑶眉目悠闲地抱着一只金钱豹,从他们身边穿过,一群人心底集体爆炸:“mlgb!果然,人比人得死!”

金斯?坎普、罗拉等人站在原地,等冷奕瑶走近了,忍不住端详了一眼小豹子。

看上去挺可爱的,没想到,还是个幼崽就这么有攻击力了。

果然,什么主人养什么样的宠物。

“你好像体能又上了一个台阶。”金斯?坎普没有伸手出去小豹子,多看了两眼,更多心思还是留在刚刚冷奕瑶那场“秒杀”。

罗拉和副班长是女子班那边唯二两个达标的人,闻言,立刻把头点得梗拨浪鼓似的。

开玩笑,一分钟都没用到啊!没看到教官们刚刚的脸吗?教官的最高记录也没有这么彪悍啊。

还是一击必中,一次过关,简直太犀利了。

冷奕瑶眨巴眨巴了下眼睛,“我一直很强啊。”

她这具身体再废柴,她花了这么多时间、精力来调整,也差不多是时候见效了。

每天当她的恢复性训练都是白费时间吗?

所有人不吭声。不是为她的“直白”,而是心中响着另一个声音:“以前是很强,现在是更强!”好像,每一天,她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强。

明明别人练上那么多年也不一定有她之前的成绩,现在这样一看,简直是吊打!

这还是他们军校的军官学员,从军界万里挑一来的,要是放在外面,可以想象,简直就是大杀器!

金斯?坎普和她认识得久了,渐渐知道点她的套路。这人,想和你说话的时候,自然会直言不讳,但她不愿意说的时候,一切都不露痕迹。

显然,相较于第一次他们见面时的“较量”,眼前的冷奕瑶与当初的那个,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水平。

说是他迷信也罢,说是他运气也罢,他到现在,倒是真心庆幸,当初选择了和她合作。

晚上,等那群菜瓜苦逼学员们十公里越野跑回来的时候,简直一个个都成泥人了。

浴室简直供不应求,就连食堂都没有那么吸引人了。

冷奕瑶到了食堂,主厨见人少,专门给她炖了鲜菇锅子,热乎乎的,吃得整个人都暖洋洋。

女子班的人不多,洗澡比较快,因此都赶上了饭点,为此还享受到一把特殊待遇,甭提多美滋滋了。

只是,望向冷奕瑶的目光,显然越发敬仰。

在军校这个地面,哪怕身份再尊贵,也没有实力说话来得让人信服。

如果说,之前冷奕瑶给她们的感觉还只是强,那么现在,所有人统一的感知是——强到变态!

对于强者,无论她干什么,都不是特立独行,而是理所当然!

冷奕瑶低头喂了小豹子一点生肉,倒是没有管四周左右各种敬仰的目光。她估摸着,按照现在的进度,最快年底,也就能恢复之前的体能了。不过,越到后面,越容易遇到瓶颈,是时候换一个训练方案了。

如果四周左右的人能听到她心底的想法,估计,眼下都恨不得跪地不起了。

mmp,就这样,竟然还不满意,他们还要不要活?“菜瓜”两个字,他们当之无愧!

豢养狮子的事情,就这么,在冷奕瑶展示暴力美学之后,无声无息地揭过去了。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习惯了军校有一头豹子出现。有时候是在冷奕瑶怀里眯着晒太阳,有时候是慵懒地在后山扑食。

还别说,冷奕瑶决定用生肉养着它之后,这豹子的凶猛强悍是指日可待了。

当然,这些还都是后话。

等周日的时候,冷奕瑶早上睡到自然醒,才懒洋洋地起床收拾东西。

“每次看到你离开,都觉得你跟走读生一样。”罗拉早上锻炼回来,给她带了早饭,见她收拾东西,忍不住打趣。

相较于最开始的谨慎小心,现在大家和她说话都自然了许多。

大约是解开了心结,哪怕知道冷奕瑶身份和她们不一样,她们也不会再用奇特的眼光去对待她。

“走读生?”冷奕瑶抬头,这样一想,还真的有点像。毕竟,他们都是住宿,自己每次呆个两天就拍拍屁股走人。啊,不,往往连两天的考勤她都没法做到。

“国庆你们有什么打算?”既然开了头,她倒是忽然想到这么个话题。军校没有分派国庆任务,既不需要大阅兵,也不需要戒严守卫。难得长假,帝国有一个星期的假期,总不能还窝在军校吧。

“嗯,准备四处逛逛。来了帝都这么久,一直没怎么外出。”提到这个,她们倒有点不好意思。之前,因为心态问题,只知道玩命练,基本上周末都不怎么出去,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乘着还没有下放到连队里,自然要到处长长见识。

她们自己知道自己的位置。就算因为冷奕瑶的存在,如今军校里所有人对女子班都宽裕了不少,但毕竟只是小范围。世俗层面来说,她们晋级上升的可能性太渺茫。留在帝都军界当军官是不太可能了,最实际的就是下放在底下军区。

冷奕瑶目光徐徐地在寝室室友的脸上一一拂过。

每个人都是同样的神色。

不是屈辱,而是接受现实的镇定。

现实如此,谁也不可能将帝国这么多年的传统一下子扭转过来。她们能走到如今这一步,已经是非常非常难得了。

“想不想要跟我一起出国见识见识?”她放下衣物,忽然直起身,静静地看着她们。

一句话,几乎惊得她们眉眼一愣。

可她下一句话,却将她们几乎炸得天崩地裂。

“去铎林国,见识见识他们的军事部署。”

铎林国?

那不就是……。

罗拉和副班长两人面面相觑,几乎呼吸都不敢大声。

冷奕瑶这是要去帝国一窥虚实?

“可…。可以吗?”罗拉紧张地开口。再认命,可骨子里流得还是血,军魂流淌其中,但凡能为军界做出贡献,她绝不愿意放手。

别说罗拉,副班长的嘴唇都开始颤抖了。

她知道,冷奕瑶并不是开玩笑,可就是这样,才觉得更不可思议。

她们女学生,真的能为军界做点什么,就算是死,她这辈子也甘心了。

人生总要图点什么,她们这么吃苦的训练,从来不是为了最后被人当做花瓶或者异类甩在一边,只留一个不上不下、尴尬的军衔放在那里就算是人生价值了。

冷奕瑶静静地将她们眼底的东西又看了一遍,徐徐一笑:“有什么不可能。把你们的军官证都给我,手续我让人办好,你们准备一下,国庆前一天,我让人来接你们。”

男军官们太打眼,带在身边并不合适。再加上,m身后肯定有人跟着,与其那么显眼,倒不如逆向而行,带女生一起。既能带她们出去增强一点见闻,也能让这趟旅行更顺利一点。

再说……

她缓缓沉下双眸。

帝国的人,怎么重男轻女她不管。但这群小姑娘有血有肉,吃遍了苦头才能走到军校成为女学员。她不想,这就是她们的终点。但凡可能,她还是希望,她们能获得自己的价值。

寝室里一下子爆开了一阵欢呼声,外面的人都忍不住侧目,却见罗拉和副班长围着冷奕瑶,满眼喜极而泣。

好吧,看样子,大佬又要搞事情啊!

其他寝室的人达成共识,等冷奕瑶走后,跑到她们寝室来刺探。只可惜,这一次就连向来直爽、大大咧咧的罗拉也把嘴闭得紧紧的。

开玩笑。

这次出行,本来就是秘密进行,越少人知道越好。再说,军人出国,本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能给冷奕瑶带来的麻烦越少越好。

冷奕瑶轻轻松松就拉了两个室友一道出来,至于后续手续,她直接交给了弗雷,等一切办理妥当,也已经是将近两个星期后了。

国庆前一天,冷奕瑶让弗雷派了车,直接把罗拉和副班长接到飞机场。

而她,倒是直接上了m的车。

大半个月没见,m也不知道是去做什么了,脸上带着淡淡的疲倦。一路上,基本上没怎么说话,而是在假寐。

帮他们开车的人,显然也是冰域族的族人。皮肤极白,眼睛带着变色眼镜,不怎么显眼。

倒是一路上,不时地会对着镜子,观察冷奕瑶的一举一动,像是在仔细研究她一样。

以她和m的身份,其实,一丁点暧昧的可能都没有。

不过,外人不知道啊。

开车的人,只觉得自家少主这么多年,终于铁树开花,竟然还是对着个还在上学的小姑娘,一时间,搞不懂上位者的心思。

这么点大,究竟哪里好?传宗接代都不行吧。

冷奕瑶觉得对方的眼神实在有点太过了,直接按了个键,前后座之间的挡板,瞬间缓缓升起,隔绝了他一切窥探的眼神。

m似乎听到了声音,侧头看她一眼。

冷奕瑶懒懒地睨他:“你的人,戏太多了。”

前面的司机正在想,小姑娘,年纪不大,规矩大得吓人,冷不丁感觉得背后一阵冰冷的视线扫过来,顿时整个人吓得一怔,再没有别的心思,立刻老老实实地开始开车了。

等到了机场,豹子显然是不可能托运的。

当然,如果她亮出身份,那不过是一句话的功夫,可眼下,这是私下出行,谁也不想找事。于是,她只拎出一包简单的行礼,看了一眼时间,转头对m淡淡道:“我还带了两个同学,稍等一下。”

她发了个定位给罗拉她们,很快,两个人就兴冲冲地找了过来。

今天,她们换了一身深色的外衣,脸上还微微化了点淡妆,如何在潜伏状态迷惑敌人视线,这些东西,军校都有教过。好在,看到m她们也不惊讶。冷奕瑶同行是什么人,她不说,她们也不会特意去好奇。

m只是打量了一眼对方的大脚和手腕上的老茧,便慢慢地垂下了眼帘。

说是同学,看样子,绝不是圣德高中的那群富家子弟。

对于冷奕瑶在军校上学,知道的人非常少,不过,他倒是早有消息。朝那两人点了点头,转身,他就去了安检。

他身后,也不过只带了三个人。

像是默契一般,他们都尽量从简,避免别人瞩目。

副班长和罗拉站在最后,忍不住拉了拉对方的衣袖:“那人,感觉好冷的样子。”

不仅身上的气势很冷,就连眉目间带出来的温度都很冷。

可长相,不得不说,实在是令人惊艳。哪怕对男女之事没有任何情绪,光看到那人的一张脸,都忍不住要尖叫了。就是,浑身疏离感太明显了。

也不知道,冷奕瑶和他什么关系。

罗拉朝她摇了摇头:“不该管的,别管。”

两个人微微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加快脚步,跟上去。

这一天,许多外国贵宾乘坐专机,直达帝都,为的是帝国的国庆日。

而与此同时,冷奕瑶和m带着一行人,极为低调地乘着民航,越过国境,直达邻国首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