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好久不见/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飞机落地的时候,四周使用的语言,已经不再是熟悉的那个。冷奕瑶他们一行共三个女的,四个男的,穿着打扮和普通游客没什么区别。鉴于冷奕瑶和m的颜值实在让人侧目,大多数人把当成哪家的小公子和小姑娘出来度假旅游罢了。

罗拉和副班长尽量将自己的走路的姿势做到最放松,以免带出军姿军容。m身后那三个人打量了她们一会,笑了笑,倒是一路相安无事。

定的酒店,就城市的最中央,也是最豪华的一座七星酒店。

铎林国地处北国,常年寒冷,凛冬的时候就更不用提。除了来滑雪,很少有外国人会这个时候时候跑过来。

望着四周街道上,只偶尔出现一两个行人,冷奕瑶忍不住挑了挑眉。

大约知道她心中所想,m指了指车上的温度表:“车里面的温度是二十五度,车外面,是零下二十五度,这还算是因为今天是晴天的缘故,平时,温度更低,你觉得有多少人会在外面受冻。”

冷奕瑶自从出了机场,就在vip通道出来后直接上了车,压根感觉不太到外面的温度,听他这么一说,倒是明白点。室内多有空调或暖气,室外就没有办法了。总归,北国风光,大多数如此。不过,开在街上的车也并不是很多的样子,这个就有点让人费解了。

m显然知道其中缘由,但觉得,还不是时候说,只是淡淡一笑,转了个话题。“知道这里为什么叫做浮光城吗?”

与d城那简明易懂的城名“黄金城”相比,“浮光城”这名字起得显然有意境的多。

“浮光”两个字……。

“这里能看到极光?”极光总体来说是由于太阳带电粒子流进入磁场,在极地附近地区的高空,夜里出现的灿烂美丽的光辉。不过,按理来说,铎林国虽然靠北,但还没到极地这么夸张,冷奕瑶表示很好奇。

m深深地看她一眼:“不能。”

所以,浮光指的并不是极光?

“‘浮光’指的是人。”m不待她开口询问,直接挑了挑唇,将话题继续下去:“铎林国多年前,四分五裂,虽然面积相较于其他邻国要大些,不过常年战乱。当年,有一代皇帝生了五个皇子。”

冷奕瑶听到这,微微一笑。

人多了就有是非,更何况还是皇室这样的地方。帝国在名义上,不过是陆琛和陆冥两个光明正大的王子,为了个皇位都能争得一塌糊涂,更不用说,之前的这五位皇子。

m向来不太愿意和别人多废话,不过,冷奕瑶除外。哪怕她是个女的,对于时政的敏锐度也绝非一般人可以企及。见她眼底闪过一抹了然和嘲讽,他继续开口:“老皇帝唯一生了一个女儿,当初并不起眼,夹在五位皇子之间,自然更没有存在感。可谁也没有料到,到最后,竟然是这位小公主,亲手结束了‘五王之乱’,促成了整个铎林国的统一。”其中,手段之狠毒,让人简直怀疑,她是不是生错了性别。

“这位小公主排名最后,年纪最小,三十五岁那年,五位皇子已经只剩下来三位,她亲手送自己一母同胞的哥哥上了皇位,得了个‘护国公主’的封号。因她别名‘浮光公主’,皇帝将这座城赏给她做属地的时候,特意改名为‘浮光城’。”冷奕瑶听m说着这段历史,几乎有点津津有味的意思。在男尊世界里,出了这么个公主,别提多带劲了。关键是,能让一个城市以她为名,永留清史,这在任何一个朝代都属于传奇。

不过,把一个首都直接送给公主当属地,这个皇帝的心是有多大?

m轻轻点了点她的额间:“铎林国和我们帝国不一样,帝国自建成后,三界并立,相互辖制又合理并进,还未出国改朝换代的事。但铎林国,自古就争强好战。当年那位护国公主接手这座浮光城的时候,这也不过只是个经济重城,后来,朝代几经更迭,迁都到此,才变成了如今的首都。”

争强好战?

冷奕瑶想了想,有点明白他话里的隐喻。可不是吗?

前前后后,也没有安生多少年,之前都已经战败,特意送了个“和亲”公主,现在,又开始挑衅,简直不知道“输”字是怎么写。

不过,提到“和亲”公主,也就是那位大王妃……。

冷奕瑶忍不住扶了扶下巴。这位大王妃虽然因为身份尴尬的缘故,在皇宫尽量低调,不过看她对长公主身上的谋划和此前与陆琛的交手来看,绝对是老谋深算的那一挂。

铎林国既然出了个浮光公主,怕某些人也忍不住心随意动,想要相仿,成为第二个“护国公主”呢……。

不过,这也说不清。也有可能从根源上,教养就是有点问题。毕竟,上次在赌场上碰到的那位铎林小公主,趾高气昂、尖酸刻薄之势,在帝国境内,一般公主可不敢有她那样的“底气”。

两个人说话间,车子已经抵达了酒店。

和帝国的奢华风格有异曲同工之妙,这里既然能成为七星酒店,自然也是“奢靡”的代言词。

从大厅口的黄金瓷砖开始,就弥漫出一种睥睨天下财富的霸气。

入目所及,一草一木都不可能在这个北国生长出来,偏偏,一片郁郁葱葱、花香鸟语的样子,看上去倒不太像是个酒店,反而更像是个天然氧吧。

酒店服务台上,一水的高鼻梁、大眼睛、身材妩媚、容色端庄的女子,自由切换着各国语言,和酒店的客人们沟通。声音温柔缱绻,五官深邃,语言简单明了,毫不拖沓,自有一种北方的豪气。

行李箱经过托运,已经由酒店服务员运到了他们身旁。

m让他手下去办入住手续,几个人无聊,干脆站在大厅正中央的喷泉旁聊天。

罗拉和副班长一路上话都很少,此刻看到装饰这么豪华的酒店,第一感觉就是进了富贵窝,随即,望着喷泉里各种各样的鱼儿有点发呆。

观赏鱼放在这里养,真的好吗?

索性,入住手续办理的很快,那三人很快地将房间分配好。冷奕瑶和m各用一间顶级套房,双方的手下跟着住进去,以便贴身保护。服务台有销售手机卡的,几个人直接换了,手机通讯倒是方便了许多。

他们到达的时间,已经接近下午四点,显然这个点出去,也没什么特别好看的。第一天,自然是调整生物钟。

回了各自的房间,大家把衣服换好,很快来到餐厅,先解决温饱问题。

铎林国因为常年低温的缘故,海产品都是靠进口空运,冷奕瑶点菜的时候就干脆跳过了这一类,反而选了一些烧烤类的时候。北方做这种东西,向来有一种其他地方学不来的野趣。

果然,当一大盆烤羊肉送上来的时候,整个座位的四周都飘出一种难言的焦香味。

七个人吃饭都不扭捏,大口吃肉,却并不点酒水。旁人看得眼热,好多人也学他们一样,立马跟着点了烤全羊。

热乎乎的烤肉下肚,整个人似乎一下子就满足了。

冷奕瑶要了一点蔬菜,到后面包着烤肉吃,更加解腻。

别人只当他们悠闲得再享受大餐,只有他们知道,他们看似言笑晏晏,实则讨论的话题是……。

“餐厅里一共有280张桌子,可以同时至少容纳1120个人。”

“除了东南西北角之外,其他地方设有42处监控,无死角对接。”

“入口与紧急出口距离有800米,安保措施暂时还没法判断。”

冷奕瑶和m听着底下人的汇报,只微微点点头,倒像是更多的心思在吃上面。

这种酒店,一般能入驻的客人都不是普通人。最不济也是富商,稍微往上抬抬,贵族、政客都是最基本的。

刚刚下楼,从电梯口往这边一路走来,大多数都是外国人的样子,本地人并不是太多。

在餐厅最里面的拐角处,还特意劈开了一个专门的房间,外面挂着“请勿打扰”的指示牌,听前台的服务员说,是一外国官员一行来这考察。至于考察什么,那就不是酒店服务员能够解说的了。

吃完饭,冷奕瑶和m已经把目前酒店的基本情况掌握得差不多,眼看就要六点了,m忽然朝冷奕瑶轻轻一笑:“铎林国最高的雪峰就在浮光城,这里的滑雪格外有名,要不要明天去试试?”

国庆节假日有七天,他们提前了一天离开,今天才是第一天。想一探虚实,显然是不可能跑到铎林国的皇宫一日游就能得到线索的,m比她更了解邻国周边,冷奕瑶深深看了一眼他那双眼睛,忍不住润了润唇,“好啊。”

“一楼有专柜卖滑雪服和装备,你们去看看。”m这边,早就准备好了,不需要另外购置,他看了一眼时间,“我还有点事,先回房了。”

罗拉她们眼睁睁地看着那三个言辞比她们还少的男人护着m直接走了,一时间,忍不住对冷奕瑶吐槽:“感觉这人好冷淡。”从第一眼见面的时候,就觉得这人浑身的疏离感,现在越处越觉得,起码的绅士风度呢?

冷奕瑶却摇了摇头。她依旧记得这人的脾性,特立独行,却难掩桀骜不驯。不过是,一时不适应如何面对她吧。

毕竟,从曾经的平辈,一下子演变成血缘上的舅舅和外甥女,心里变化,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转化的。

另一位舅舅——陆琛,至少从那天皇家晚会之后,就再也没和她联系过。

“走吧,去看看滑雪服。”她拿出手机,给赫默发了个消息,简单告知了她如今入住的酒店和基本打算,便甩手,一脸“游客”的表情。

三个人当中,只有冷奕瑶有滑雪的经验,自然,还是上辈子带过来的,重生之后就从来没试过。所以,大家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导购显然见惯了这样的初学者,非常尽职尽责地开始推荐产品。

滑雪眼镜、滑雪服、滑雪板、雪杖、手套、头盔……。三个人装备购置下来,几乎可以叠成一座小山。

好在酒店有上门送货服务,不需要她们亲自动手。

冷奕瑶和罗拉她们回到房间,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快九点了。

女人啊,一旦购物,别管是不是军人,压根不知道时间过得有多快。

就在这时,冷奕瑶的手机响了。

罗拉和副班长很有眼色地直接去了卫生间洗澡,给她留下独立空间。

她瞥了一眼来电显示,和赫默,眼底不知不觉流过一丝笑意。

“晚上住酒店可适应?”那边,低哑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还是熟悉的味道。只可惜,他声音里带着淡淡的调侃,冷奕瑶几乎不用猜,都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住元帅府住了这么久,到了酒店,怕是再好的服务,也不觉得美妙。

这厮完全是打着把她胃口养刁,一丝一毫都不能在外面讲究,到最后只能落入他手心的养成计划。

“还好啊,晚上还吃了烤全羊,别有风味。”她站在落地窗前,将窗帘打开。顶级套房向来在酒店的最高层,这四周,这座七星级酒店是最高建筑,也就是说,如果有暗杀者想要对这一层出手,连个埋伏的地方都没有,只能靠着直升机。

“看来,主厨要进行在职培训了。”赫默其实刚刚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国庆节假日开始了,他要接见的人只会越来越多。如今,各国势力盘综错杂,有些国家隐约收到风声,来帝国试探情报的亦不在少数。

帝国身处内陆,四周环绕的各国加起来至少十来个。铎林国是占地最广的邻国,也是交战最多的一个。一旦两国交战,对于其他国家自然会有波及影响。

不过说到这个……

他揉了揉头,“今天外国使团觐见皇帝的时候,差点出事。”

冷奕瑶的脸微妙一动。能让赫默特意提出来,可见其中暗藏玄机。

“陆琛的问题?”虽然某人如今成熟了不少,但毕竟年纪和资历摆在那里,身边也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忠臣,皇室这摊子水,不过是现在表面平静罢了。

赫默摇了摇头,才反应过来她根本看不到,于是叹息:“对方故意刺探铎林国的事情,陆琛根本不知道,搪塞过去了,结果引得对方以为是我们这边故意欺瞒,脸色立刻就板起来了,说帝国看不起他们小国。”

这事,其实是真的愿望了陆琛,因为他真的压根不知道。

军界这边消息压得死死的。自从上次他在全帝国范围内,惩治了敢泄露他行踪的那批高级军官后,整个军界被他大清洗了一遍,如今围得和铁通一样,消息一个字都透不出去。皇室压根在边境没有多大影响力,到现在都不知道,自然是理所当然。

冷奕瑶囧了一下,陆琛这把是真的背锅。不过,他脑子不傻,当场没发作,估计等使团一走,立刻就找这军界要情报去了。

身为皇室,知道事情,其实理所当然。

不过,他向来和赫默不对付,冷奕瑶同情地笑了笑,看来,今天一天,帝国境内不安生啊。

“你呢?你刚到那边,有什么感觉?”赫默打电话过来,不过是想她了,陆琛如何,他还不看在眼里,主要还是比较不放心她的行程。

“冷。”冷奕瑶毫不迟疑。

望着外面已经完全冰冻上的街道,忍不住摇了摇头:“我以前觉得,咱们帝都晚上已经够冷了,结果到这一转,才发现自己是小巫见大巫。”关键,就是这么冷的情况下,她还准备,明天去滑雪。上帝保佑,简直是自己给自己找“乐子”。

赫默却听着她那句“咱们帝都”,心都微微一暖。“那边常年风雪,气候不好,你喜欢温暖的地方,等我这段时间忙完,带你去南方。”

她笑笑,“好啊。不过,明天我们准备去滑雪,你有没有什么感兴趣的景色要看,我来拍照?”

讲是“景色”,两人却都明白,这不过是个幌子。

他们在出发去雪山的路上,自然会路过整个浮光城守卫最森严的军事基地。

“不用。”赫默却直接否了:“能明面上展示出来的,不一定都是真的,与其花那个时间去一一甄选,不如不要受影响。”

如果换做是他,他也不会把最强劲的力量放在游客都能看到的地方。

冷奕瑶笑笑,顺口应了。

“今天坐飞机累了一天,早点休息。”他劝了一句,这时内线又有电话进来,终于和她道了一句别,才挂断电话。

与此同时,浴室里罗拉和副班长都已经洗好澡走出来,换了一身轻便的睡衣,头发湿漉漉的,显然准备去吹干头发。

冷奕瑶看着手机,良久,轻轻一笑。

“我敢和你打赌,一个月工资,冷奕瑶刚刚是和元帅在甜蜜。”副班长瞥了一眼,从来冷淡疏离的冷奕瑶此刻,表情柔和,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润,怎么看怎么一副小女人的样子,压根和那个往常在军校校霸的形象没法重叠。

“呵呵,我打赌三个月工资,这电话还是元帅打过来的。”罗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不是明晃晃的现实吗?还需要打赌?天底下,除了元帅大人,还有谁能让冷奕瑶露出这样的神色。

不过……

罗拉忽然低头皱了皱眉,等冷奕瑶拿着换洗衣物也去了浴室之后,才小声地对着副班长道:“你不觉得,冷奕瑶刚进学校的时候,身上的气息和今天的那个m很像吗?”

除了一开场就把金斯?坎普秒掉的那第一堂课,大多时候,都是冷冷的、淡淡的、目光平和却生人勿进的感觉。

嘶……。

这样一说,还的确有点像。

两个人若有所思地对了一眼,随即同时挪开眼睛。既然元帅都知道了冷奕瑶是和m一道出来的,想来,应该是不用对这人多加提防。

紧绷了一整天的思绪慢慢放缓,两个人吹完头发之后,很快地回到自己的房间,转眼就熟睡了。

等三人第二天早上,被前台的叫醒服务叫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钟。

她们一出门,m等四人已经在休息区等着她们。简单的吃饭早饭,带上装备,酒店安排的专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从酒店过去,几乎要两个小时,在车上,开着音乐,干脆大家玩了几把游戏。

m显然要比昨天的态度缓和了不少,除了和冷奕瑶说话之外,顺带着对罗拉和副班长也说了几句。

鉴于出门在外,他和手下都带了变色瞳,他染的发色让人只觉得他的品味与众不同,大约是因为昨晚临睡前想通了什么,罗拉和副班长今天对他也放松亲切了很多。

冷奕瑶只瞥了一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微微笑着看着他们玩游戏,偶尔也参与一把。

大约,像他们这样不赶时间的游客很少,到了的时候,服务台那边基本上都没什么人扎堆了。

他们很容易地找了私人教练,一对一地教导。

冷奕瑶好歹有点基础,教练点拨了一下,很快就能掌握起来,站在滑板上,姿态格外轻松。倒是罗拉和副班长,完全的圈外人,连摔了好几次。好在,手脚协调能力非同一般,渐渐地也能滑得有模有样。

不过,这些都比不过m那边。

别说m,就连他底下的三个手下,那姿态,简直是眼前的冰山雪峰在他们脚底下就跟平地似的。在空中,不管在空中摆出高难度姿态,落在雪地上的时候,都稳到不可思议。关键是,行云流水间,不见他们气息一丝急促。

显然是高手中的高手。

“他们什么来历啊?感觉比咱们混合班的人还要厉害点!”罗拉和副班长好不容易可以不用教练搀扶,滑出一小段距离了。结果,一看到别人这样炫技,心里简直是拔凉拔凉的。忍不住,凑到冷奕瑶耳边小声嘀咕。

冰域族的人,自小出生在冰域雪原上,这种地方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像是康庄大道,别人眼中的6到飞起,在他们眼底,怕是理所应当。

她笑笑,“有机会,你们和可以切磋一下。人各有所长,他们会滑雪,不一定代表什么事都比你们强。”

她发现,罗拉和副班长固然肯吃苦,但总体来说,思维还是有点受帝国传统思想限制。一旦发现别人比她们强势的地方,还是会有点软肋的心理。

她既然把她们带出来,还是希望她们能好好长点本事。

帝*校就算是再万里挑一,没有经过实践和磨炼,总归不过是象牙塔里的学生。

罗拉和副班长直直地盯着她,良久,眼睛里闪闪发光。冷奕瑶肯这么替她们着想,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她们有底气的了。

反过来想,最开始的时候,冷奕瑶之所以能在军校横行无阻,并不是因为元帅。而是因为,她自己就很强!

非常的强!

强到用实力说话,并不需要顾忌任何人的目光。

所以,她们为什么不能学她?

m滑了一圈回来的时候,见那两个初学者竟然也已经能像模像样地滑出几百米,忍不住挑了挑眉梢,走到冷奕瑶旁边:“你这是准备培养自己的人?”

元帅府那么多近卫官,她明明随口一句,赫默就能帮她配置一打高手,就像上次她回d城一样,为什么她却反其道而行,非要带两个军校的女学员。各中原因,不是很清楚吗?

想必,赫默也明白,所以才会这般放任她来的邻国。

不管千般万般呵护,到最后,自己的权势才是真正的底气。

作为男人,他不得不说,赫默对与冷奕瑶的这般信任与支持,世上再难寻到第二人。

她也不避讳,m的智商她一开始就明白。明眼人面前也不需要说废话:“总归是缘分,竟然能在有生之年碰上,能拉她们一把是一把。至于,她们以后会不会成为我的人……。”她回头,直直看向他的眼:“这就要看运气了。”

不是任何人都能了解她真正的所想,以后的路,走上去了再说。现在,不过是以备不时之需罢了。

m忍不住,到底还是摸了摸她的头顶。眼底带着叹息:“你要不是我外甥女,或许,现在的情况,不会这么简单。”

“嗯?”她愣了一瞬,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的时候,他已经转身,直接去了更高的滑道。

不是他外甥女吗?

m对她与众不同,在一开始,就很明显。

现在的情况简单,是因为她身后的爱慕者,哪怕有皇帝在内,陆琛在赫默面前也没有丝毫竞争力。

可是,他就有一比高下的底气吗?

她莞尔一笑,淡淡地转头看向罗拉不小心都摔了一跤,很快地又重新爬起来。

不过,当着她的面,把这话直白的说出来,看样子,他是彻底准备放开了。

明明都是血缘上的亲人,再不愿意接受现实,也没有结果。他是聪明人,她从一开始就知道。

“冷奕瑶!”远处,罗拉和副班长已经到达指定的休息点,朝着冷奕瑶挥挥手。

她笑笑,将眼罩放下,顺着滑道,蜿蜒冲下去!

因为早上吃得比较迟,他们玩到将近一点钟的时候,才去了雪山附近的旋转餐厅就餐。

这里大多数来的都是游客,有些人还是昨天在酒店见到过的,有人善意地过来打招呼,他们也随意的很,一边闲聊,一边等菜。

这次点的是烤乳猪,作为硬菜放在开胃菜后面,随后是热乎乎的菌汤。

大半个上午的熟悉后,罗拉和副班长显然已经能和m手下那三个人打成一片,她们小声地请教他们滑雪的技巧,说到关键的时候,眼睛晶晶亮,倒是让那三个人略微有点惊讶。

一开始的时候,这两个人的拘束,他们是看在眼底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倒是放松了不少。

与此同时,他们明显也注意到,一直淡淡着的m和冷奕瑶之间,像是忽然打破了一层屏障,两个人说话聊天都随意了很多。甚至,m还会偶尔为冷奕瑶布菜。

但是,那种模样,又不像是男人对着女人时的暧昧,倒更像是长辈对于晚辈。

长辈?

望着m明显还年轻英俊的脸,所有人无语了良久。

这是早衰还是早熟?

冷奕瑶知道m既然放开了,自然也不点破。尴尬这种情绪,一旦过去了,他自己回头看,都会觉得当初那些零碎的情绪产生的莫名其妙。

正如罗拉和副班长会觉得她和m莫名有些气场相似,在某些方面,她的确对m从一开始就产生了莫名的亲近。否则,不会在帝都重遇的时候,和他一起在空中餐厅大快朵颐。

“晚上这边太冷,我们到四点左右就差不多回去。”虽然雪山附近也有酒店,但多数是本地居民开的,档次并不能和市中心的比。晚上一旦暴雪,两个人哪怕站得只有两米远,都互相看不见对方。

冷奕瑶自然无意义,虽然是能吃苦,但能避免的时候何必自找苦吃。

一行人吃完饭,又会雪道玩了一个多小时,便开始收拾行礼,准备返程。

过来接送的依旧是酒店的专车,司机是个非常客气的人,见他们回来的早,又不赶时间,便笑嘻嘻地开始聊天。

m让他手下人给司机一笔小费,开玩笑道:“我们第一次来‘浮光城’,不太清楚的本地情况,能不能给介绍一下?”

拿着不菲的小费,那司机眉眼都要笑开了,立马点头,捡着自己知道的说:“其实我们这边,人口少得很。虽然是首都,但有钱人很多搬到南面去了。一年当中,这里至少有大半的时候有暴雪,一般外地人都受不了。好在,这边的滑雪场是闻名国内外的,很多人慕名而来。喏,就像你们。”他笑笑,开车开得越来越匀速,倒是花了点时间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继续道:“不过,我们这边物产还算丰富,特别是吃的,这里森林很多,好多山货可以带回去。”

他说这里森林多,冷奕瑶和罗拉她们忍不住好奇。

这大北方的,温度这么低,哪来的森林。在酒店能看到绿色,那都是用真金白银堆砌出来的,难道户外的森林也是?

罗拉一个忍不住,把话问出来了。那司机哈哈一笑,倒是回答:“对啊,我们这里专门开发的室内森林。听说邻国有一座黄金城,是用真正黄金打造的,花费巨资,我们这里最引以为豪的,便是这室内森林。制造了一个偌大的恒温室,专门用来种植绿树。想一想,这都快一百年的历史了。”

冷奕瑶自己就是d城“出生”的,对于这个时代的人,豪奢的一面算是早有心理准备了。但是,听到这个消息,脑子里第一映像就是,这些浮光城的人,烧钱也烧得太狠了点。

森林,又不是一片树林。

圣德高中那一片为特级班专门从热带搬过来的树林就已经引得一片“奢侈”的评价了,这,这活生生的将一块空地辟出来,专门移植森林?

他们浮光城的人,真会玩。

“那森林在哪?我们能去看看吗?”冷奕瑶颇有意味地问了一句。

谁知司机却摇了摇头:“除了每年山货丰收的时候,皇室的人会去森林,其他的人都禁止入内的。”与帝国不同,铎林国没有三界并立的情况,一起都是皇室说了算。

那么,这就很有意思了。

存在于群众们口口相传的森林,对本地人都不放行,那里面藏着什么秘密?

她和m互视一眼,眼底流出趣味的神色。

司机似乎没有感觉到车内气氛的不对劲,还在那继续介绍:“这边的山货一般都是放在酒店售卖的,外面基本买不到。不是我吹,咱们浮光城的伴手礼带出去,很多人都争着要。各位客人如果感兴趣,可以离开的时候,去一楼的销售处问问。”

这就有点在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趋势了。

冷奕瑶引着他换个话题:“我看你们这边路上的车辆似乎也不多,难道就是因为人少的缘故?”

司机讲话正讲到兴头上,忽然一哽,看了一眼窗外,的确,这一路开口,只有偶尔几辆车子,还大多数都是搭乘游客往返与酒店和滑雪场的专车,于是,叹了一口气:“这倒不仅仅是人少的缘故。我们这有点弊端,就是资源少。”他一边开,一边示意他们往东面看:“你们看,那边!”

一车人,除了司机,所有人都望向车外,果然,看到不少庞然大物。

那是……。

冷奕瑶和m同时眯了眯眼,竟然是城郊的地方,立着不少大型石油钻机和抽油机……。

这在一座发达城市来说,十分少见,更不用说,是一国首都了。

“咱们国家能源特别少,”司机和他们解释:“别说是可再生资源石油,就能不可再生资源风能、太阳能都少得可怜,最近听说在那附近开采出来,有石油,所以皇室下令,让开掘出来。”

这就难怪了。

车子大多数使用的能力能源,这里一概没有。全靠进口,便抬高物资。再加上,本地人口本来就少,车辆稀疏就是理所当然。

不过……

能源紧缺啊。

冷奕瑶和m目光交错,良久,同时清雅一笑。

罗拉和副班长只觉得云里雾里,这种事情,有什么意外的吗?

他们帝都不也是物资极不均衡?

为什么总觉得,冷奕瑶从刚刚那简单的三言两语里获得了一些信息?

后面的一路上,只剩下那位司机还在尽职尽责地介绍风土人情,冷奕瑶和m却再也没有开口询问了。

等回到了酒店,果然,天都已经黑了。

外面,忽然刮起了大雪。

司机摇了摇头:“看这架势,明天出门最好迟点,否则路太滑,容易翻车。”

冷奕瑶他们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等车上的行礼都卸下来,一行人就要回自己的房间。

冷奕瑶低头正要和赫默发短信,忽然,有一个影子挡在她的面前。

她一愣,表情微微有点怪异。

罗拉和副班长反应过来,首先往前一站,就要阻隔开那个人。

却见那人微微一笑,对着冷奕瑶伸出右手:“好久不见,冷奕瑶。”

一抹春风拂面的安然气息,似曾相识。

她抬头朝那人望去,那人却径自站在原地,朝她轻轻颔首。

剪裁得非常笔挺的衣服将他的骨架子勾勒得极为出众,脊椎挺直傲人。

他的头发却非常的柔软,像是微风拂过,都会带动发梢的样子。这人朝她说话时,轻松随和,并没有凌然气势,让人第一眼感觉就是温和,如同书本里的书生一般,温润斯文。

她轻笑,缓缓伸出右手:“好久不见,埃文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