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是活神仙/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拉和副班长张了张嘴,表情有点奇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怎么好好的出个国,也能遇上熟人?

而且………….

这人看上去文文雅雅的,那只右眼,看上去,似乎总有点不太对劲……….

冷奕瑶也注意到这一点,大约是在外面,怕引人注目,埃文斯并没有戴眼罩,而是带着义眼。

饶是这个时代有些技术先进得惊人,但义眼毕竟也只是一种假肢产品,并不能够使他的视力得到恢复,只不过是一种面部缺陷的补救措施罢了。所谓“白玉微瑕”,大抵是眼前这情况了。

冷奕瑶想到他会出现在这的原因,心底忍不住静静叹息。

当年,若不是他一家上下因为铎林国的侵略,父亲上司与敌方蛇鼠一窝等等原因而被诬陷、全家处以极性,他也不会如此。

m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冷奕瑶眼中闪过的淡淡可惜,忍不住挑了挑眉。冷奕瑶这人,向来冷情,很少会对别人产生特殊的情绪。就连养她长大的冷家上下,她看到的时候,最多也不过是面前情谊,真让她不爽了,当着别人的面就让那群人下不了台。对着这位“埃文斯”,倒是真正露出点不同的亲近来。

他忍不住好奇,问了一句:“这位是………”

这便是有意要结交的意思了。

冷奕瑶从自己的思绪里恢复神色,对他轻轻一笑:“他是埃文斯,赫默最信赖的近卫官之一。”

白泽的存在,本就是军事机密。

所有人或许都知道北方军界,但,在帝都眼皮子底下,“白泽”却不是每个军界人都能触及到的。

眼前这个文质彬彬,甚至隐约带着一股秀气的男子,却是“白泽”’的掌权人。”

作为北方军事秘地的掌权人,却常年待在铎林国,这个原因,要怎么解释给旁人听?

她对上埃文斯的眼睛,两人默契地笑了笑。下一刻,埃文斯已经向m伸手:“元帅和我说冷小姐要到‘浮光城’,让我一定要照顾周全。”

m与他手心交握,非常冰冷的手,和他脸上和煦的笑容不同,这个埃文斯身上温度很低。他皱眉想了想,只记得赫默身边一共有三位传说中最亲近的近卫官,但好像,这几年,一直只有一个弗雷露面,几乎成了半个代言人,至于另外两位,反而很久很久不得消息。想来,赫默对冷奕瑶是真的上心,连这个一直神神秘秘的人物也给挖出来特意给她使唤。

埃文斯是明眼人,见冷奕瑶并不打算介绍m,也不过随和笑笑,指了指她们身后的物件:“这是刚刚滑雪回来?”

她们在外面滑完雪,也没有特意换衣服,直接穿着滑雪服回来的。于是,冷奕瑶点头一笑:“你呢?是住在这,还是另有下榻的地方?”

她只知道他这几年多数时间潜伏在铎林国,却并不知道他在哪个城市。既然赫默让他过来,显然,也是担心她在这边行动不便。

“我刚刚定了一间房,方便随时为各位服务。”他朝所有人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罗拉和副班长一听他是元帅的近卫官的时候,两个人眼睛都闪闪发亮。在军界,能成为元帅的近卫官,要求苛刻的程度完全不亚于高级军官。只恨不得能有机会请教一二,搞不好能获益良多。

埃文斯扫了一眼众人,考虑周全道:“各位先回房间洗漱一下,换好衣服,再下来用餐?”

滑雪服毕竟在外面穿着还好,一进温暖如春的酒店,时间久了,就热得贴在身上一样,并不舒服。

冷奕瑶点点头,率先往电梯口那走,m这边自然也不会多逗留。埃文斯目送他们一行人上了直达电梯之后,才转身,去安排晚餐事宜。

m回到房间,底下那三个人本就是他心腹,见他微微皱着眉,并不是急着去浴室,反倒是坐在沙发上,一脸若有所思。三人互看一眼,才慢慢走到他身边:“少主,我们总觉得,刚刚那个埃文斯,来历不简单。”

“哦?”淡漠的声音微微上扬,听不出主人翁的喜怒。

那三人却明白,这是等他们下文的意思,索性把刚刚观察所得,一五一十地给说了:“在上电梯前,我们看到在前台拐角阴影的地方,有一队人马,一直在盯着那人的脸色。见我们都走了,才朝那个人走去。”

“或许是赫默派来的其他人?”m的声音意味不明。

“不太像,有几个应该是本地人。”这么敏感的时机,但凡看到异国人,都忍不住要多长一个心眼。

“行了,我知道了。”m眼底微微一深,却起身,拿了衣服,转身往浴室走去。

这意思,是不准备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三人皱了皱眉,只觉得这不像少主的行事风格,只是,主子已经有数,再啰嗦,就是他们没有眼力劲了。

等他们七个人收拾干净再下楼的时候,埃文斯果然行动能力非比寻常,早已经把晚餐都准备好了。位置还很特殊,就在昨天他们看到挂着那个“请勿打扰”的牌子旁边。埃文斯直接安排了一个包厢,私密性极好。

m手底下的人却注意到,原本那些或明或暗的眼睛却是都没了,怕是已经全部撤走了。

这一顿晚餐,基本上都是由埃文斯负责点餐。他在元帅府也和冷奕瑶呆过一段时间,知道这位对美食向来偏好,于是,结合了本地的特色,点了一些往常在帝国很少吃到的美食。

罗拉和副班长这边是完全的敬仰,m手底下几个人是自觉敛起性子,一时间,桌上言笑晏晏,颇有点他乡遇故知的喜庆。

一段饭,用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结束。一出大厅,才发现,时间都有点晚了。

冷奕瑶刚吃完,肚子还饱得很,正想着要不要干脆散个步消消食,却见埃文斯忽然伸出食指,指了指天花板的位置:“这座酒店最上面,有一处观景天台。这个点,估计看星辰最好,可有感兴趣的?”

出门在外,总不至于天天躲在酒店房间里看看电视,能有个消遣也不错。于是,一行人,毫无意义地直接往观景天台去。

顶层本来就是这座酒店最好的套房,未避免杂音影响贵客,这家酒店显然也是用了心思的,专门制作了一层隔音层,在隔音层之上才建了天台。

最显眼的,是四处三百六十度观景玻璃房。东、西、南、北,各设一处,既可以从不同角度,俯瞰整个浮光城,也能在不同位置,仰视整片星河。

奇妙的是,每个玻璃房里,一共就设了八个位置,加上埃文斯,他们一行人刚刚好。

北面的位置,正对着的酒店的景观区,也不知道是投入了多少金银打造出来的,奢华之风、堪为奇观。暴雪早已经变成了小雪,像是把空气中所有的尘埃都洗净了一般,冷冽中带着清新的味道。所有人坐在位置上,仰头,那一瞬,只感觉,手可摘星辰!

实在是太美,太静了!

四周,除了大家清浅的呼吸声,就好像只有雪落的声音。

那些星子,罗列在空中,美得繁花似锦。

所有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一时间,连言语都忘了。

唯有,埃文斯,在众人最角落的位置,定定地看了冷奕瑶一眼,又顺着她的旁边,目光一一扫过罗拉和副班长,良久,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元帅这次,是真的栽了吧?

看样子,冷小姐不仅仅在元帅府能做到说一不二,现在,连出国都能随性而为……….

他是该为那位常年高高在上的某人高兴呢?还是为他忧虑以后的“夫纲”………..

不过,常年孤高冷漠的人,忽然有一个人可以和他并肩前行了,总归,不会在看到元帅的背影那么孤寂了。

他略带叹息和欣喜地敛下视线,良久,指尖一动,和赫默发了一条短信……….

天台上有融雪剂,酒店为方便客人,一年四季都备着,所以等他们从玻璃房出来,倒是一路都顺畅得很。可是室外温度实在太冷,大家都没心思留在外面吹风,索性回房自行休息。

冷奕瑶注意到,埃文斯这人,的确非常本事。她向众人介绍他是近卫官,所有招待客人、忙前忙后、服务体贴的事情,他都考虑的充足准确,完全没有高官的架势或者生疏,想来,在铎林国这些年,真的是什么事情都亲手布置。

他气质不俗,关键是,没有让人那种侵略似的的刚硬,相反,他浑身都很柔和,带着一股难言的亲近,非常容易让人接受。哪怕m手底下的人对他保有警戒,但,言谈举止间,亦十分缓和。

第二天,一行人吃完早餐,也才九点钟左右的时间。

埃文斯知道冷奕瑶来不可能真的只是为了度假,于是,微微一笑,朝着众人直接开口:“各位可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我可以帮忙指路。”

浮光城,看上出,除了北国的风景,和其他地方也差不多。滑雪既然已经去过了,还剩下什么珍奇的地方?

“我听说,这里有一处人工制造的室内森林?”昨天在车上,那位司机说起来的时候,冷奕瑶就很有点感兴趣的意思了。既然他问了,自然提一提。

m的目光也微微一遍,慢条斯理地朝埃文斯望过来。

敢打包票似的说自己指路,可见,这人对浮光城了解颇深。

一直温和,甚至隐约间透出些许柔弱的书生气的埃文斯,却忽然在这个时候,眸光一闪,眼底一抹深沉幽冥慢慢划过,良久,对上冷奕瑶的眼,静静道:“恒温森林是铎林国皇家直属管辖,眼下这个世界,那附近的都已经封山了,去不了。”

这事,那司机其实也提过,冷奕瑶只是觉得诡异,才问了这么一句,只是,看着埃文斯的反应…………

她饶有趣味地勾了勾唇,还未开口,果然,埃文斯的声音已经一片低沉:“不过,冷小姐如果真的感兴趣,还请给我几天时间安排,您走之前,我一定会让您见一见这一处传说中的森林。”

他缓缓抬头,目光深处一派薄暮,隐约间让人看不清深浅。

坐着的休息区四周没什么外人,只有他们这八人最显目,冷奕瑶不说话,只拿那双悠然的眸子扫着埃文斯,其余人自然也闭口不提。看埃文斯这反应,那处森林,肯定是藏有玄机。

“据本台记者报道,自三年前就已经洽谈合作的帝国最奢华的赌场终于今天在咱们首都揭牌!参加揭牌仪式的有本市市长一行,值得一提的是,赌场的最大股东方代表,今天特意包出开门红,邀请所有市民一试手气,赌场今天所有的服务费统统全免!”

一行人都不说话,便显得墙壁上挂着的电视声音比较突兀了。

冷奕瑶回头,看了一眼,目光随着镜头,最后,定定地落在西勒的身上,良久,淡淡一笑。

埃文斯注意到她的神色,当看到电视上,那英俊出色的西勒时,亦不免挑高眉梢:“这个时机,还能把家业发展到浮光城来,这位‘赌王’果然好本事。”关键是,能请来这一批揭牌嘉宾,为赌场保驾护航,也不知道,要砸下去多少投资。

冷奕瑶轻笑一声,嗓音极地,却引得m投来一眼。这位西勒,也不是什么陌生人,当初在d城,和冷家算是世交。眼下,两国的情势敏感至极,他的胆量倒大,把这么庞大的一座赌城建在这么一个人口一般般的首都………..

m饶有兴趣地看了冷奕瑶一眼:“既然也没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不如,我们也去试试手气?”

几个手下,面面相觑,呆呆地看着电视上的镜头。

虽然不能说是张灯结彩,但今天那赌场里,肯定是名流云集。少主,向来不喜欢那种地方,今天这是怎么了?

冷奕瑶慵懒地往后微微一靠:“也好。”

两句话的功夫,就直接定下了今天的行程。

埃文斯笑笑,从善如流,让人安排车子。“昨晚的雪下得有点迟,建议等十点左右,雪地都清理干净了再出发。”

所有人倒不急,按照埃文斯的说法,打发了会时间,才上车赶往目的地。

不得不说,西勒的手段非同寻常。按理来说,一国首都,绝不是开赌场的地方,多数是国家划出一个特地的经贸区或者特区,专门为赌场这种特定的地方营业。他倒好,跨国落户,竟然直接落到了此次的市区。位置离市中心,也不过是一个小时的车程。

等冷奕瑶他们到的时候,才发现,整个浮光城,路上的行人,加在一起,也比不上这边门口的人多啊。

一听到今天服务费全面,蠢蠢欲动的市民全部跑过来派对了。

北方人性格豪爽,见前面人多,倒是不推挤,从怀里拿出瓶烈酒,喝上一口,浑身都火辣辣的,暖和。

冷奕瑶这一群人,一看体貌就不是本地人,站在门口,神色却很从容淡定,倒是引来不少关注的目光。

埃文斯原本准备找人,给个特例,直接进vip通道,却看到冷奕瑶摆了摆手,一脸好奇地观察赌场四周的样子,无奈地笑了笑。心想,他倒忘了,她要真想快点进去,直接一个电话打给西勒就得了,何必站在门口。

冷奕瑶还记得离开帝都的时候,偶遇到西勒,对方手里揣着的那个工艺品,忍不住微微一笑。他搭的路子,到底是哪一面?都说,铎林国是皇家一言堂。可今天,出席揭牌仪式的,明明是个市长…….

前面派对的速度循序渐进,不一会,就到了他们这一块。

门口安检设施倒是很齐全,确定他们身上没有携带什么不该带的东西,便爽快放行。

一进里面,所有人都眨了眨眼。

这是把浮光城所有人都引过来了吗?

摩肩接踵,简直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往里面走,里面空点。”罗拉个子高,眺望了一眼,找到一处稍微人少的地方,示意大家往那边走。

m目色深深,看了一眼冷奕瑶,见她满脸带着兴味,忍不住摇了摇头,倒是没拒绝。

大厅里,多数是看到新闻跑过来凑热闹、试运气的,大厅入口处放着的多数是一些筹码较低的游戏机,入门快、成本低,最受青睐,越往里面,筹码越高,便自然人要稀疏些。

总的来说,装潢风格和d城冷奕瑶去过的差不了多少,不过,也考虑到本地的风俗习惯,将本地最喜爱的一些动物、神兽类的雕刻在桌椅上,不少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显然很欣赏。

冷奕瑶和m自然不可能真的是要来赌的,所以谁都没怎么换筹码,沿着中心轴的方向,饶了一遍。今天客人多,显然赌场的工作人员也不可能有精神注意力去一一关注他们,见他们并没有挑事的意思,便去忙着招呼其他“送钱”的客人了。

所谓,十赌九输。服务费免费又如何,赌场真正赚钱的地方,又不是服务费…………

“这有多少层啊?”罗拉和副班长出生都很一般,难得见到这样的场景,一抬头,就看到像是望不到顶的螺旋梯,只感觉整个眼睛都有点绕晕了。

“四十层。”埃文斯将手机上搜索的页面递过去,罗拉受宠若惊地双手接过,细细看了会,过了好一瞬,才递回去,“这真是……….财大气粗。”她想了良久,才找到这么个词。

用时三年才建筑完成啊,她们原本住的七星级酒店就已经觉得是非常豪奢了,毕竟是接待各国权贵,这个地方,只是赌场啊,花费的巨资简直光看着背后那一串0,她脑子都有点不够用了。

再有钱,也不是这样花的吧。

又不是放在自家门口,再乱那也是自己的产业,这可是放在国外啊。

这位“赌王”简直是拿自己的家业在“豪赌”。

冷奕瑶笑了笑,无怪乎,她之前给西勒漏了点口风,他却没有回头的意思。这么一大笔投资,如果忽然反悔,相当于全部打水漂。三年的心血全然白费不算,下次再准备在国外设立同类的赌场,怕是绝无可能。

就是,新闻上的那句话,颇有点让她好奇。主持人说,西勒是赌场的最大股东方代表。既然有大股东,那便有小股东……..

就她所知,西勒从来不和别人合作赌场的事宜,他们两家世交多年,合作的事情,涉及其他方面,却没有在赌场上插过手。他这次却是找了谁?

她歪了歪头,看向吵吵闹闹的大厅,忍不住眼中含着深意。

“室内温度有点高,我帮各位拿些饮料酒水?”埃文斯见她在沉思,其他人光站着有点尴尬,温和地开了口。

m点了点头,他自去服务台那边叫了相应果盘和饮料。

等他再回来,发现,竟然有个陌生人站在m面前,似乎指手画脚,一直在说着什么。仔细一听,发现是铎林国本国人,说话声音娇滴滴的,一直盯着m,目不转睛。不管m身边的那几个人怎么要拉开她,她都有一股牛皮糖样的精神,反正,是一定要立在m面前的样子。

埃文斯忍不住有点幸灾乐祸。

赤果果的“登徒女”啊。

甭管这人发色怎么看,怎么有股时尚圈的意思,这两天打交道,他可分明感觉的到,这人骨子里,比较传统啊。

估计,从前没被人这么死乞白赖过,再加上身处国外,他不想惹人耳目,就这么冷冰冰地盯着那个女孩子。

“咳咳——”

埃文斯走过去,咳嗽一声,友情提醒大家他的存在。

冷奕瑶望过去,眼底浮现的笑意还没有消失,隐约间,还带着润泽的水汽,看样子,是刚刚这姑娘干了件匪夷所思的事情,笑得她都控制不住。

“这是怎么了?”一群人之中,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得懂铎林国的语言,他特意用本地方言问了一句,果然,那姑娘眼睛立马亮了!

“你和他们是一起的???”小姑娘也不忌讳,拽着埃文斯的衣角就问。

一抬头,对上对方的侧颜,忍不住一愣。

这些外国人怎么一个个都长得这么好。这人也很帅啊……….

就是,眼睛好像有点问题………..

小姑娘看清楚埃文斯右眼是义眼之后,颇为可惜的摇了摇头。

埃文斯好脾气的笑笑,也不生气。看岁数,小丫头也不过和冷奕瑶差不多大,还是个学生,心想,这姑娘也不知道是哪家养出来的,一个人跑来赌场也就算了,竟然趴着一个陌生的男人,死活不肯走,这脸皮,也绝了。

“有什么事吗?”他朝小姑娘一笑,右手却毫不迟疑地将她盼着他衣角的手掀开。

小姑娘愣了一会,嘟着嘴:“我,我就是看他长得好,想,想和他交个朋友。”

是朋友啊,还是男朋友啊?

埃文斯忍俊不禁,看向面色已经沉下来的m,心想要不要翻译给他听。

不过,估计刚刚这小姑娘比手画脚的功夫,在场,谁都能看得懂她的动机了。

“让她滚。”m脾气向来不好,从前在d城开咖啡馆的时候,但凡店里来了这样的客人,直接把对方直接弄走,眼不见为净。

小姑娘却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见好不容易,对方肯开口了,双眼恨不得亮成星光,兴奋地看向埃文斯:“他说什么?他是不是同意了?”

同意个鬼哦。

埃文斯简直为这小姑娘的情商担忧。

谁家会摆出一张别人欠他几千万的脸,答应和你做朋友哦。

他打量了一下小姑娘的穿着。

很明显的学生装,背带裙,白衬衫。说不上档次多高,但质地非比寻常,应该不是什么普通市民。不过,如果是大家小姐,身后怎么没跟个人呢?

再说,追男人追到这个地步,她家人都不知道的吗?

“你看什么啊,告诉我他刚刚说了什么啊。”见埃文斯一直不回话,小姑娘脾气全部起来了,整个人嘟着嘴,显然在压抑。

“就是,他不想和你说话的意思。”埃文斯乐呵了一笑,脸也沉下去了。他在帝都,也是一方豪强,为了冷奕瑶,这才前前后后,服务到位。谁让他当初,却是技不如人。别说冷奕瑶以后身份是他老大的女人,光是她一身绝技,自己都比不上,自然是心悦诚服。这半路跑出来的花痴女,又算哪根葱!

小姑娘脸憋得通红!

大约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受过这个气。

眼看着刚刚还笑嘻嘻的某人,竟然对她这么冷着脸,还当着别人的面,这样让她下不了台!

一时间,气得头脑发晕,也不忌讳任何场合,死命地开始尖叫:“啊!啊!!!啊!!!!!!”

冷奕瑶原本还觉得这姑娘挺呆萌的,看上了m的颜,就一直在这耍宝,结果,现在一个不如意,就这样死命的狂叫。

就和那半大小孩子,要不到仔细心爱的玩具,死命地放声尖叫一个样。

她脸上所有的表情尽数敛去,淡漠地看着这么个玩意儿,冷冷一笑。

别说冷奕瑶,就连罗拉她们都没反应过来。这,这不是在乡下,那种被村妇从小养歪了的小破孩才能干出来的事情吗?怎么偌大的一个赌场里,这么大的一个小姑娘,也好意思干这么丢脸的事?

乡村土娃子,但凡过了十岁,再这么干,都要被大人操起擀面棍追着打的。这小姑娘看着和冷奕瑶差不多大,怎么脑子有问题啊。

原本吵吵闹闹的赌场大厅,因为小姑娘这嗓子,渐渐地投来异样眼光的人越来越多。

所有人的表情,都慢慢带出一抹若有所思。

埃文斯叹息。好吧,麻烦就麻烦在这。

谁让这小姑娘是本地人,他们是外国人的。

远处看上去,倒像是他们人多势众,欺负人家一个小姑娘。

只是,这话要怎么解释?

他有点头疼。总不至于,跑过去,挨个和别人说,这小姑娘在发花痴,发花痴的对方压根不甩她吧。

浮光城常年游客不少,特别是许多人过来滑雪,发展了不少观光产业。但,谁家都是护短的。特别还是看着八个外国人,把一个本地小姑娘“欺负”哭了。谁都不能忍。

汉子们本来就有不少人是喝了酒排队进来的,现在一看,脾气就不受控制了,立马往他们这边围过来。

“怎么着?这么多人合着欺负一个小姑娘!你们要不要脸!”

为首的一个男人,浑身肌肉纠结,对着埃文斯就是一顿臭骂。

可惜,除了埃文斯,冷奕瑶他们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冷着脸,淡淡地看着。

小姑娘大概早习惯了有人替她出头,也不尖叫了,得意洋洋地对着他们摆出一个“你们识相点”的表情。

埃文斯望着她的一举一动,现在是真的有点想活络活络筋骨的意思了。

以前,不觉得学生妹有什么的,现在一看,简直不能忍!

“怎么!一个个哑巴了,不说话!”众人气势汹汹地围着他们,眼看有越来越多的架势,冷奕瑶撇了撇嘴,一股嘲笑之意油然而生。站在最前的壮汉正觉得气血翻涌,刚要动作,冷奕瑶却指了指埃文斯:“你把这小姑娘刚刚干的事翻译给他们听。”

这是要杠上的意思了。

冷奕瑶眼里,就没有“怂”这个字。人多势众如何,和你先讲道理,讲不通,就打。多简单!

埃文斯徐徐吐出一口气,心想,对啊,多简单。于是,微笑着朝着众人,用一口极流利的当地话道:“这小姑娘看上我的同伴,”他顺手朝着m那张铁青的脸比划了一下,“我同伴不喜欢她,她就在这尖叫,死不肯走。不信,你们可以去调监控。”说完,他指了一下他们头顶的位置。果然,不远处就是一个明晃晃的监控摄像头。

所以………

这是死乞白赖求偶,被对方嫌弃了,于是赖皮找外援?……….

哪怕最气势汹汹的人,此刻也被这个神转折,弄得脸皮发红。

擦!

这,这可真的怪不了人家。

小姑娘家家的,还没有成年,就开始想男人了!

关键是,看这样子,他们刚刚都误会对方了?

拥着堵路的众人,一下子脸皮臊得慌,恨不得打一顿那小破孩,尴尬兮兮地解释道:“那个,呵呵,误会、误会…….”

别人都不怕调监控了,显然不会撒谎。

再看看,那脸色难看的小哥。

啧啧啧,皮肤白得跟牛奶似的,果然让小姑娘疯狂。

小姑娘眼看帮她的人都要跑了,甚至还一个个用那种愤愤的眼光瞪着她,脸上一阵青、一阵紫的。

她从小就没受过这种气!

“你们等着!”气呼呼地放了一句话,转身就往电梯那边跑。

埃文斯皱眉,看这小姑娘的底气,怕是真的来路不简单。

他和冷奕瑶对了一眼,后者倒悠然的很,“她让我们等着,就等着吧,反正,我正无聊。”

一群人还没有散尽,看冷奕瑶这气势,便知道这群人来路不凡,小心翼翼地退开些,却并没有走远。

总觉得,这事没完………….

果然,很快,电梯那边就传来“叮”的一声,小姑娘目光阴沉一笑,拉着一个人就下来:“就是他们!他们欺负我!”

一身雪白的白袍,头发天生卷曲,一双眼睛,微微上挑,和月牙儿似的形状,若是熟人见了,还会知道,他笑起来,就连脸颊上都带着两个酒窝。此刻,跟在那小姑娘身后,缓缓站到众人面前。徐徐扫过埃文斯,m这一群人,直到最后,目光定定地落在冷奕瑶的面上。

僵了一瞬。良久,缓缓地弓了弓腰:“冷小姐。”

冷奕瑶将手边的饮料喝了一口,慢慢地站起身,看他一眼,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看他一眼:“艾力,还真巧,每次都能在赌场出事的时候,碰上你。”

呵呵,可不是。

但凡这位娇小姐一到赌场,肯定有事发生。

艾力,垂下眼眉,忍不住叹息。看来,这事,他是做不了主了。“主人在楼上,可需要我为您引路?”

他们俩说话间,一直用的是帝国的语言,那小姑娘听不懂。原来是找人过来帮自己镇场子的,这一看,刚一见面,腰都鞠起来了,还得了!

吵着闹着:“她是谁?你和她在说什么?”

艾力淡淡地看了一眼这小姑娘,如果不是她身份特殊,他绝不会下来碰这一趟浑水。忍住最后的耐心,他给小姑娘解释:“这位是我们主人的贵客。”

贵客?

什么贵客?

小姑娘牙关紧咬,一回头,看到m目光微带调侃地望着冷奕瑶,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明明她和这个女的差不多大,凭什么那个人就只看着对方,不看她!她都快变成这里的小丑了,丢了这么大的脸!也换不来那人看她一眼!

“我不管!你主子的贵客又怎么样,反正她今天欺负我!你们不给我一个合理的结果,你们自己看着办!”说完,气呼呼地直接上了原来的电梯,又上去了。

埃文斯已经凑在冷奕瑶的耳边,将刚刚那小姑娘的话,翻译了一遍。

呦呵。

这么大的气性。

还“你们自己看着办?”

西勒这是有把柄在人小姑娘手里,还是求着她家办什么事啊?

她饶有趣味地看向艾力,也就是西勒的亲信,缓缓一笑:“带路吧,我倒是要看看,这小姑娘,有多大的靠山。”

艾力以前是习惯了这位冷家小小姐在d城惹是生非,后来倒好,别人把她传得跟个狐狸精似的,一会是大皇子紧追不舍,一会是元帅把她当宝,再后来,等她把继承权拿到手上之后,已经渐渐的没有人再敢说风言风语了。现在得好,饶了一圈,又碰上了。

艾力头疼得紧,面上却波澜不起,亲自为他们按好电梯,一行人直达整个赌场最重要的房间——西勒的会客室。

电梯一开,发现,会客室的门竟然开着,显然,有人刚进去。m慢慢地眯了眯眼,显然,刚刚那小姑娘有恃无恐,怕是背后的确有人。

艾力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倒是没有丝毫懈怠。

等一行人进了灯火通明的房间,发现,除了西勒站在玻璃窗前俯瞰外面之外,那个小姑娘正趴在一个男人面前,嘤嘤地哭诉着。

虽然听不懂她到底说什么,但看那个样子,应该就是在“打小报告”了。

等男人易一转开脸,房间内,几个人的表情微微一动。

这人,四十多岁的年纪,中等身材,头发微微有点发秃,脸上带着淡淡的皱纹,一手拍着小姑娘的后背,在细细安慰,另一边,一双冰冷的眼,缓缓地从他们面上滑过。“我就问,是谁惹得我女儿这么委屈?”一口帝国官方语言,讲的极为标准,没有一丝外国腔调。

冷奕瑶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

虽然只是在电视上扫过对方一眼,但这长相,两个小时前才看到的,极性再差也不会忘。

“没想到,揭牌仪式都已经结束了,市长大人还在这啊。”

轻轻浅浅、优雅淡然,她自望着那个气势震慑的男人,微微挑眉。

若是仅仅作为浮光城招商引资的代表,出席一场赌场的揭牌仪式,逗留了这么久,显然,就有点不太符合逻辑了。

再结合一下此前逛街时和西勒偶遇,对方言辞间透露的意思,加上今天早上那则新闻………

啧啧,最大股东方代表既然是西勒,眼前这位站在会客室谈话的市长,显然身份也不仅仅是官方代表了。

她指了指对方豁然冷下来的脸,灼灼一笑:“看样子,你就是这间赌场的小股东了?”

一句话,掷地有声、意味悠长…..

房间里,忽然一静。

莫说西勒、艾力两人神色一惊,就连埃文斯、m表情都一时间有点回不来神。

这冷奕瑶,难道是开了八窍,比别人还多了一窍,还是说能掐会算,什么事情都能给她料到???

这是活神仙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