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统一心声/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凯斯市长第一反应就是往西勒看过去,表情冷凝,显然,对于对方私自将自己参股赌场的事情泄露出去格外生气。

西勒太阳穴一阵密集地难受,他迎着对方打量的表情,非常明确的表示:“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件事。”

这种合作,本就不能拿到明面上去说,更何况,他的路子还搭得比较野。邻国首都的市长与他有金钱牵扯,这在邻国是一项保障,但若在帝国曝光,等待他的,却非好事。别说是告诉冷奕瑶对方入股的事情,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字他都不会提。

凯斯市长慢慢眯了眯眼,心底那股震惊之后,慢慢的理性回归。神色恢复了几分冷静,也的确感觉出来,西勒不可能对他说谎。因为,事情暴露出来,对他根本没有一丝好处。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绝不会是一般商人回干的事情。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眼前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岁数的冷奕瑶:“你是怎么猜到的?”

冷奕瑶其实觉得,这种东西,已经显而易见了。m和埃文斯是因为没有多留意今天早上那组新闻报道,毕竟,她才是和西勒有旧交的人。面对这个明显护短心切的“市长父亲”,她倒是没想找茬,“能进西勒会客室的人,向来都是贵客。今天是赌场第一天开业,你总归不会是留到现在,特意等着西勒来请客吃饭吧。”

既然能被认命为市长,脑子里的弯弯绕自然不会比别人少,冷奕瑶这话,真假参合,摆明着懒得说实话。小小年纪,倒是应酬交际的一把好手。

凯斯市长冷哼一声,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顶:“我女儿说,你们欺负她,这是怎么回事?”

他一直用的是帝国的语言,除了那小姑娘,这边所有人都听得懂。罗拉一听就不干了。什么叫贼喊捉贼的,简直是倒打一耙!

“你怎么不问问你这个好女儿,到底干了什么!追男人追不上,就赖在别人头上,到处搬救兵还不算,跑到亲爹这里打小报告,算什么鬼!”当兵当久了,向来说话就直来直往了,她这话已经说的算是够客气的了。要是让他们军校那群军油子过来,能把这小姑娘骂哭!

埃文斯有点无奈地看了冷奕瑶一眼,她自己一言不合就正面杠也就算了,怎么带出来的人都是一个性子?

“追男人?”凯斯皱眉,声音瞬间阴沉下来。刚刚冷奕瑶一语道破他参股赌场的事情,让他花去了大半的注意力,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她身后站了那么几个人,其中的确有两个男人容貌极为出众。

其中一个,眼睛貌似有点问题,以女儿的性格应该不可能。那么,就是另外一个染了头发的男人?

他目光徐徐地打量过去,等上下都看了一遍,表情微微一凝。

这不仅仅是长得好的问题,这人的气势,也很出类拔萃。

只是,对方这么波澜不起地漠然望过来,看那神色,倒像是对女儿的举动十足十的反感。

凯斯市长皱了皱眉,虽说,当年公主殿下与帝国联姻,也算是“跨国婚礼”了。但这么多年,两国积怨甚深,向来很少有通婚的情况。若是本市人倒也算了,毕竟女儿这个年纪可可以考虑考虑了,但是,帝国的男人,那是绝没有可能的。

他骤然回头,将刚刚罗拉的话,用铎林国的语言译过来,自上而下地俯视自己这么多年都骄纵得快没样子的女儿:“他是帝国人,你难道看不出来!”

小姑娘自小出生就好,父亲常年贯着她,头一次发火,竟然还是在外人面前,最关键的,是在她最喜欢的男人和最讨厌的女人面前,于是,逆反情绪彻底上来了:“我不管!我就是喜欢!”

简直就和小孩子要糖吃的那股劲一模一样。眼看就要撒泼打滚了,西勒慢慢地看了艾力一眼,对方心底叹息一声,终于还是上前,给双方台阶下:“刚刚都是一场误会。凯斯市长也不用责怪令千金,姑娘还小,慢慢就会长大、明白你的苦心的。”涉及两国敏感邦交,就算是这座首都城市的市长又如何,他就算要纵着自家小孩子耍小姐脾气,也要看看对方。

艾力不作声色地打量了一眼对方m的表情。似乎看在冷奕瑶的面子上,一直在强制压抑。不过,他自小跟在西勒身后做事,在赌场早就见惯了各色人物。这个人,绝非善茬!

西勒恰好此刻,微笑地站到冷奕瑶和凯斯市长的中间:“今天事情叫赶巧了,不过是一场误会,解开就好。不如我来做东,待会一起去对面的酒店热闹热闹。”

既然是要发展事业,此处的选址和配套设施,自然是齐备。赌场对面就是一处极有档次的酒店,餐饮尤为出众。

小姑娘眼看着她父亲的脸都彻底冷下来了,虽然听不懂对方的话,但看样子,就明白,刚刚那个白袍小哥在楼底下不是白白对这个女人鞠躬的,显然,父亲并不想闹翻。

凯斯市长哪愿意再抛头露面,回头,再来一个嗅觉敏感的人,随随便便就猜出来他和西勒的合作关系,捅了出去,他到时候才是真的烦死。“不用了,我还有事,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

这是摆明着,要小事化了,让冷奕瑶封口了。

西勒回头看向冷奕瑶,眼底意味分明:“你也该见好就收了。”毕竟是别人的地盘。

她笑笑,从善如流,倒是客气的很:“自然如此,我们来也就是凑个热闹,没准备多事。”

她又不准备给西勒故意找事,到时候这人赔钱了找她来负责,她才叫冤呢。

不过,望着委屈哒哒,被自家父亲紧紧揪着的小姑娘,冷奕瑶笑得别有深意。

这么点大的孩子,竟然也到了思春的年纪,是不是有点太早熟了……。

拒绝了西勒送行的提议,凯斯市长很快带着他女儿消失在众人眼前,艾力非常有眼力劲地将四周所有的赌场员工全部调离,房间里一时间,安静到诡异。

西勒是真的有点头疼了,指着沙发,让他们都坐,回头,自己泡了一壶茶,分给了众人,才叹息:“那人是头狼,别以为看上去温和的很,心眼却小,别怪我没提醒你,离开浮光城之前,多注意安全。”

人到中年,就那么一个宝贝疙瘩,要不然也不会被宠成这样无法无关。

最关键的是,今天是在人前,太多人都看到冷奕瑶他们这一群人乘着电梯上来了,对方就算心里再不爽,也不会在公众场合下,做出任何不符合身份的事情,不过,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说“一切到此为止”,那就真的要看运气了……

冷奕瑶没多上心,不,应该说,她刚刚一见那男人的面,就直接脱口而出,他是赌场小股东。

呵呵,摆明了就是要搞事情嘛!

不搞事,怎么能探听到有价值的消息?

难道天天在外面装观光客,让司机、服务员给她“讲故事”?

显然,冷奕瑶的态度没有丝毫变化,m就更不用说,他压根就不是个怕事的。更何况,今天他已经够给对方面子了,对方要是狗改不了吃屎……。

一道冷笑从他眼底划过……。

西勒抬了抬眼帘,稍稍有点惊愕地看了对方一样。

为什么,每一次,冷奕瑶身边都是这么难搞的对象?

“你这样私下和他合作,不怕他反倒把你拿捏住?”冷奕瑶指尖轻轻地敲了敲茶几,抬头,打断他打量m的目光。

赌场能开在浮光城,自然要各方打点,联络本地势力。但,西勒这回找的人,有点太过头了。

身份敏感还不说,明显,对方在本地的势力太强悍了点,反而不好拿捏。

西勒侧头喝了一口茶,指尖修长,脸上的那道伤疤反而在这灯光下,带出一股莫测的味道。他缓缓地走到玻璃窗前,朝下看去,这个距离,除了只能看到人潮攒动,什么具体的东西都看不到,他却似乎乐此不疲。对于冷奕瑶的问话,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随手,从上衣口袋里拿出香烟,叼在嘴旁,打火机“嘭”地一声响起,点亮了他的侧脸还有他唇边的那支烟:“能拿捏我,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罗拉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拽了拽身侧副班长的手:“总,总觉得,这人有点邪乎。”

她尽量用最小的声音窃窃私语,只是,副班长像是入了魔障一样,定定地望着西勒的侧颜,终于有点明白,刚刚那个小姑娘一直盯着男人看的原因。实在是太他妈的有味道了!

“跟你说话呢!”罗拉见她出神,眼睛直直地望着西勒的方向,只觉得心跳都要停了。

这,这是怎么了?难道思春会传染?

副班长回过神,小心往罗拉身边凑了凑:“瞎想什么呢,我就是觉得这男人和一般人的气场完全不一样。”

表面上看着倒是极稳妥的一个人,但稍稍露出那么一点深色,就感觉,这人邪性得很。也不是说,不按正路走,但,毕竟,经营赌场的,几个是完全的白道中人。这个样子,反而更合理些。刚刚那种君子的样子,倒是让人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m自进了这间会客室,一直没怎么说话,西勒刚刚的打量他不是没有看到,但是,此刻,看这人神色,显然有些事情并不愿意铺开来说。至于,到底是避讳他们这些“外人”,还是连冷奕瑶都夹在在里面一起避讳着,这就不得而知了。

“时间差不多了。”他起身,不想浪费时间在这里。

埃文斯从头到尾都是看冷奕瑶的眼色行事,于是,往冷奕瑶那边瞥了瞥。

她低头,慢慢地饮尽那一杯茶,也同时站起:“肚子饿了,走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比如她,从杀了陆冥那一刻起,就和原来的性子天差地别,西勒算是看她从小长大,却没有问过一个字。同样,她也仅仅友好提示“如今形势不稳,不宜和铎林国牵扯太多”,但西勒执意要把这生意做下去,她自然也不会再深究,为什么在这么敏感的时候,非要和铎林国、浮光城这些人牵扯到一起。

她和他,从一开始,就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就目前来看,这样也是最适合的。

“我让艾力带你们过去,虽然不能说尽地主之谊,好歹,也比你们多来几天。”西勒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冷奕瑶。他知道,对方的聪慧,从这一刻,还是不得不叹息,冷家当初真的瞎了眼,竟然会花那么多力气去捧冷奕媃。

“行啊。”她倒是应了。

艾力明白西勒大部分的事情,其中之一,便是决不能懈怠这位娇小姐。于是,恭恭敬敬地带着他们走vip道,直接横跨一条街道,就到了对面最高档的酒店。房间早已经备好,点上菜肴,乘着还没有上菜的时候,几个人闲聊。

“这边的事情,以后是你负责?”西勒的主要业务还是在帝国,不可能天天盯着这边。冷奕瑶随口一问。

谁知艾力却是摇摇头:“不是,这边有其他专人负责,等业务完全稳住了,我也要回国的。”

冷奕瑶点了点头,不置可否,“我在帝都的时候,有看到不少流民,浮光城这边可有相同的情况?”帝都和浮光城都属于首都,两国现在情况大致相同,她还是对这个问题挺感兴趣的。

艾力定定地看她一眼,良久,沉吟道:“没有,我来这边已经一个月了,一个流民都没有看到过。”

如果真的有流民涌入的情况,那浮光城绝非现在这么安静。

埃文斯的目光下意识地看向冷奕瑶,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有问题了。同样的边境,都有大量的居民,帝都处于帝国非常北部的位置,都有流民能够流浪过去,没道理铎林国的流民就避开首都。

冷奕瑶勾了勾唇,这个城市,总觉得,到处都透着古怪。

所有人都引以为傲的室内森林,能源缺失、四下开采的大型石油钻机和抽油机,还有明明都已经在进行边境挑衅了,却风声一点都没有吹到首都似的。哪怕是在赌场,那群本地人,看到他们这些帝国人,也没有群起愤怒的样子,究竟,背后藏了些什么?

“有什么问题吗?”m清冷的声音从背后淡淡传来,一桌子的人,同时朝他看过去。他这一路,话都很少,但,显然,他此刻的表情并不算特别轻松。

“只是觉得……”她笑笑,仰头,微微一侧脖子:“有点意思。”

门口,忽然传来敲门声,服务员依次开始传菜上来。桌子上的讨论便为之一停。

冷奕瑶不再说话,反倒是低头,开始专心致志地吃菜。

艾力抿了抿唇,最后,只是卖力地为各位布菜,不再多说一个字。

等到他们这一桌子饭毕,已经是下午快要四点钟了。

“浮光城除了滑雪有什么好玩的?”冷奕瑶心想,来都来了,总不能浪费时间吧,那就燥呗。

艾力看了一眼时间,这个点,天空都有点阴沉沉的了,想了想:“冰雕花灯看不看?”

“可以有。”这个正好适合晚上。

“需不需要我带各位去?”艾力明白这位小祖宗的属性,想想看,还是先行一步,准备提前安排车,倒是被埃文斯一把按住:“不用了,你这边也忙,赌场第一天开张,事情那么多,冷小姐这边,我来负责就好。”

艾力感觉,自己像是被一把硬铁拉住,竟然一丝一毫都挣不开。愣了一下,回头,却对上埃文斯那双温和的双眼。只是,如果到现在,他还相信对方像他脸上看上去一般毫无气性,那就真的是自己脑子有问题了。

“你忙你的去吧,不用管我们。”冷奕瑶出门,对着愣住的艾力轻轻一笑:“反正我就是瞎逛,也没什么要紧事。”

“好的,那您注意安全。”艾力点点头,埃文斯顺势松手,两人对视一笑,像是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很快,酒店门口就来了车,还是早上接他们的那一辆,一行人上了车之后,表情都很安然。

过了十分钟,八个人,至少有五个人的目光对着窗外。

嗯,冷奕瑶是懒得看,m是在闭目养神,埃文斯是干脆抽出了怀里的一把灭音手枪在徐徐擦拭。

“你说,这些人是刚刚赌场的那位大股东派过来保护我们的,还是那位凯斯市长终于忍不住要下黑手了?”罗拉扯着副班长轻轻一笑。

m那边的三个手下,异口同声:“这还用猜?”肯定是后者啊!

谁派人暗中保护,是用这样的架势?

有心算计还差不多。

冷奕瑶呵呵哒,十分钟,这耐心也太差了点。

怕是在浮光城说一不二太久了,连最起码的忌讳都忘了。

自家女儿惹出来的烂摊子,倒好意思,把屎盆子往别人头上扣。

会客室里还讲的好好的,说是到此为止,她看,完全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嘛?

“冷小姐,准备怎么玩?”看到冷奕瑶眼底的兴味,埃文斯就知道,这事,她不准备善了。

当初,和她在元帅府的草坪上十五分钟比试的时候,就知道这位心底狠绝,别人欺负到头上?

呵呵,他现在倒是有点同情起那位市长先生。

“巷战呗,谁怕谁啊,反正毁得又不是我家。”往大了搞!弄死了人,也不需要她心疼。那位市长既然这么心大,就不要怪她无聊拿他开刀!

“嘿嘿!”副班长和罗拉兴奋地互看一眼,到底是没怎么在军校以外的地方秀过,听到冷奕瑶这一句话,感觉整个人身上都松快了,手痒得厉害啊!

m三位手下这边盯着少主一直闭目养神的侧脸,见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个字,那么,意思也很明显了,搞事情!

司机本就是埃文斯的人,对这附近还挺熟,按照冷奕瑶的吩咐,一个甩尾就直接奔着市中心人流最密集的巷道开!

“糟了!看样子是被发现了!”后面的越野车上,坐了八个人,都是配着一身黑衣,除了漏出一双眼睛,什么外貌特征都看不到。

眼看,刚刚还匀速前进的加长轿车,忽然一下子加速,还特意改了方向,摆明了是发现了他们?

“追不追?”他们想领头人看了一眼。

领头人将手中的枪缓缓地擦拭了一下,抬头,冷笑:“先生的意思是,死要见尸!”

敢在浮光城地面上,惹小姐在人前丢了那么大面子,还把参股赌场的事情当面“威胁”出口,真当先生是纸做的不成?

越野车立马紧随前面的车子,迅速提速。

一时间,两辆车前后追逐的速度,吓得偶尔在街上行走的路人,面色发白。

轿车里的几个人,一个个都跃跃欲试起来,就怕你不追,只要追上来,就让你有来无回!

前五分钟,越野车准备仗着车子性能,加速赶超过来,结果发现,明明是辆加长轿车,可它七绕八绕,竟然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

眼看着,车子就往市中心的方向开过去,未免跟丢,领头人直接一个手势。

瞬间,后面越野车的天窗打开,两个人同时夹着机枪开始迅速扫射。

司机眯了眯眼,冷笑一声,脚下的油门却踩得非常镇定,没有一丝慌张。

罗拉等人定了两秒,确定所有子弹,都被防弹玻璃挡下来了,忍不住回头给埃文斯手动点了个赞。果然,元帅身边的近卫官,就是未雨绸缪。

埃文斯摆了摆手,一脸谦虚的样子:“这点小事,应该的、应该的。”

弄来一辆防弹改良车并不难,难的是能混在那座七星级酒店的专用配车里,不显山露水,这才是真的本事。

m难得睁眼,静静地看了一下埃文斯那右眼,忍不住轻轻一笑。冷奕瑶说的那句近卫官,怕远不止如此。

后面的攻击大概因为防弹玻璃的事情,弄得静止了一会。大约谁都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早有准备。

再看看手中的子弹,为了避免事发后被发现,用的都是市面上可以购买的普通弹头,想要击穿防弹玻璃,显然不可能。

“怎么办?”两个扫射手低下身子,回头去问那个领头人。

领头人的眉毛已经完全皱在了一起。临走的时候,市长大人只说是赌场主人的几个朋友,可没说有这样的装备。

“总归他们要下车的,跟着!”既然子弹打不穿车子,总归人身上的皮肤能都打穿吧。就算穿着防弹衣,头、手、脚总是空着的吧。总归能找到机会!

“停了?”罗拉失望地听了一阵,除了最开始的密集子弹扫射,已经有一分钟没有任何动静了。这些人的车子却一直跟着,这是什么意思?

“准备黏着我们,找准时机再下手。”这次,不用冷奕瑶开口,副班长就直接点明对方的意图。

毕竟,这辆加长轿车的耗油量要比他们越野车厉害,他们打得主意,怕是要跟到最好。

“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不怕我们报警?”总归是个法制国度吧。

“那位市长敢让人开枪,压根就没准备怕善后。”埃文斯轻笑,眯眼将手中擦拭好的枪放在怀里,“还照着原来说的,往市中心去?”

“去,干嘛不去?”冷奕瑶一脚翘起,悠然一笑:“不是等着我们下车吗?下给他们看!”

她这辈子,还就没有怕过的。

带劲!

车内其他人互看一眼,忽然发现,这位年纪最小的小姐姐,果然言出必行!

车子用最大马力行驶中,当真毫不讲道理,直接冲向市中心。

到了最繁华的街道,终于因为晚上有冰雕和灯会的缘故,人多了不少。

冷奕瑶大大方方地让司机把车子停在那里,门打开了,后面的子弹却没有跟过来。

为什么?

越野车上的领头人咬牙切齿地看着前面几个人身手快到不可思议,一个纵身,就没入人群。

人头攒动,这要是真的开枪,必定要引来一片慌乱!

错杀人倒没什么事,关键是,会引来社会恐慌,如果这个敏感的时机,浮光城出现一点事,上面就会拿市长问责。否则,边境那边都已经要翻天了,怎么城里面一点消息都无?不过是都死死地压着在。

这一次,连领头人都不敢随意擅做主张。不过,领了命令,没有任何结果就回去,不用想,自己也是找死。

他朝剩下的七个人打了个手势:“换衣服,我们也下去。”

刚刚在车上,他们一直穿着黑衣服,连脸都蒙着,对方肯定看不到他们的长相。为今之计,只能是一对一,把他们引到暗处,再伺机解决。

七个人互视一眼,这好像是现在唯一的办法。

于是,很快拿了坐垫下面的行头,迅速换上。

目前是,敌明我暗,他们一个个都看过对方的照片,领头人指派了对象之后,所有人迅速分开。

“会不会太高估对方的智商了?到现在都没跟过来?不会是傻站在原地守株待兔吧?”m手底下的三个人看了一眼冰雕旁各色行人,有点无聊地嘀咕一声。

m淡淡地睨他一眼:“怎么?还挺失望?”

“那是……。”呃……。望着少主的面,竟然不敢讲实话,怎么办:“不可能的。”

m揉了揉眉梢,这才几天,自己冰域族的手下就被冷奕瑶调教成这个样子?她是有毒吗?

“来了。”就在他低头的那一刹那,冷奕瑶从他面前走过,擦肩而过时,眼睛闪闪地朝着他轻笑了一下。

果然,几个行色匆匆的人,怀里鼓鼓地往这边走来。

m还未抬头,顺着冷奕瑶刚刚走的方向,往另一个冰雕的位置挪过去,脚下悠闲,倒像是真的一个观景的游客一样。

那几个人换过装,眼见这么快就发现了对方,脸上激动的神色一闪而过,于是,互相打了个眼神,朝着自己分配的目标前进。

手枪都是重新安装好了灭音器,尽量做到万无一失。

这附近,本来是中心广场,因为冰雕特别多的缘故,很多旁边的巷子和街道都被利用上了,每个人紧紧地盯着自己的目光,也不刻意往前,就这么远远地追着,从头到尾,耐性发挥到极致。

冷奕瑶看了一眼时间,朝旁边的罗拉打了个响指,瞬间,八个人分散到每一个人潮最拥挤的位置。

“艹!”跟着的人,眼睛都红了!

感情饶了这么久,他们早就发现了!把他们当狗一样溜了一圈,结果纯粹是耍他们的!

“嘭!”一声枪响,终于还是划开了热闹的市中心。

虽然是带着灭音器,那举手开枪的动作一出来,几乎四周立刻尖叫一片!

“你疯了!”领头人赶来,一看,气得气血翻涌!

开了枪的人,倒是已经满脸破罐子破摔的样子,“跟了这么久,一直把我们耍得团团转,再不动手,就真的没机会了!”

领头人看着四处疯狂尖叫的人群和团团乱的现场,只想一枪直接崩了眼前这个人。但,他强逼自己保持冷静,承认,这人说的话并没有错。人在车上,他们动不了,现在,人都下车了,如果还动不了,只准备空手而归?

“动手!”每个人干脆扯了一块面巾,直接挡住脸部,再不顾忌,往冷奕瑶他们散开的方向贴过去。

“这是准备搞个大新闻?”m慢慢地从怀里掏出一把精密手枪,看了冷奕瑶一眼。说好的只是打听消息呢?怎么倒是来上了全武行?

“他们自己动的手,怪我喽?”她耸肩,一副乖乖牌的样子,只是,手上的枪械在月下显出极为冰冷的温度。

“嗤。”m懒得看她秀演技,直接翻身,一枪瞄准来人,子弹迅速从额头飞入,下一瞬,从后脑勺飞出。

眨眼的功夫,那一个人便已经倒在地上,再无声息。埃文斯离冷奕瑶的距离非常近,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果然,这人的身手,非同一般。

刚刚还只是枪击,现在是有人直接死在眼前!

恐慌的情绪立刻爆炸似的蔓延!

尖叫声、奔跑声充斥在耳边,一个小孩跌得撞撞地被人群冲散,找不到了父母,全身瑟瑟发抖,哭得难以自制。

冷奕瑶稀罕地盯着,眼睛眨巴眨巴,看得分外有神。

罗拉也已经一枪射出去,可惜,没有m那精准的掌控力,那人躲得极快,她又不想伤害路人,最后擦着路边漏掉了目标。

眼看冷奕瑶竟然还有心思逗孩子,简直是无语了。

小孩子的确是吓傻了,除了哭什么都不会,身上也没有其他可疑的东西,泪珠子一串串地顺着脸颊往下淌,很快就结成冰,可怜的不得了。

冷奕瑶叹息一声,忍不住摆了摆手:“来,到姐姐这来。”

小孩子打了一声嗝,小心翼翼地看向冷奕瑶。

她手上的枪往后微微摆了摆手,就像是看到了一个心水的洋娃娃一样,对着他扯开笑颜,“来,姐姐带你找妈妈。”

那声音,水一般的温柔,简直是睡前故事的最佳演绎者。

小家伙也不哭了,傻傻地往冷奕瑶的方向跑。

漂亮姐姐,漂亮姐姐。虽然不知道漂亮姐姐在说什么,但看她的样子,应该不是坏人……。

小孩子的身高在人群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更何况,还是那么小一只,简直跟肉团子没什么区别。原本并不会有任何引人注目的地方,可怀就坏在,他刚刚放声大哭了!

那一阵哭声,已经足够引人关注的了。

枪声已经安静了许久,两个人互相给对方打了个眼色,忽然扔了面巾,混入人群,装作恐慌的群众一样,开始四处狂奔。

他们这一次学的很精,并不是直接朝着冷奕瑶奔去,而是一前一后,顺着其他人潮,挤来挤去。

眼看,离冷奕瑶的方向越来越近,冷奕瑶却只顾着抱着那个小男孩,满脸可爱地揉着他的脸:“你几岁啦,怎么还哭哭脸啊?”

小孩子一脸蒙圈地望着她,听不懂漂亮姐姐的话,怎么办……。

埃文斯在不远处,简直要无语了。

这个时候,是逗孩子的时间吗?

偏她还一脸理直气壮,看上去,非常坚持。

元帅大人……。

埃文斯简直不得不暗暗佩服某人,这得多么强硬的内心,才能爱上这样的女人?

“那个……”他刚想比划一下,意思让冷奕瑶放了那小家伙,想哄孩子,等先解决了这一批?

谁知,就在这时!

那两个人已经迅速掏出手枪,冲着冷奕瑶的方向,直接射击!

埃文斯的瞳孔骤然一惊,那一瞬,他什么反应都不知道了,只是下意识地要扑向冷奕瑶。

却见,一切的时间像是慢镜头一样。

那个上一刻,还在开心地逗着孩子的女人,倏然一个回头,单手抱着孩子,一个扭身,身后的枪支被她迅速控在指尖。

只听“嘭”“嘭”——连着两声。

还没有反应过来,两具男子的尸体,就已经横躺在街面!

“没看到我正忙着玩?没眼色!”站在尸体前,自上而下地睥睨着那两个死不瞑目的袭击者,冷奕瑶的表情凝成一片。

刚刚分别解决了自己手上袭击者的众人,一个回头,就看到某人这么正大光明地单手抱着孩子,面无表情地放下这么一句话。

此刻统一心声:你狠你狠,什么人碰上你当对手,也真是倒了血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