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就能翻天/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闹市区持枪杀人——

这种事情,别说是要上头条,简直立马要被顶上全市热门话题好吧。

然而,目前的结果是……。

m、埃文斯、罗拉等人把那个八个人解决了之后,安安静静、面目囧囧地围观着冷奕瑶兴致冲冲的“调戏”小孩子。

啊不,是等着警员出动太无聊,用别人家小孩子打发时间……

“小盆友,你爸爸妈妈呢?”冷奕瑶戳了戳他的肉包子脸,手感实在太好,没法松手。

小肉团已经变身小哭包,抽抽噎噎地望着她,两个眼睛睁得老大,虽然不知道,刚刚那两个叔叔为什么倒在地上之后就再也没有起来,但这个漂亮姐姐好可怕,肿么办,他要找妈妈!

埃文斯眼看小孩子都要吓晕过去了,无奈地过去解救了一把:“小姐姐在问你,要不要帮你找爸爸妈妈?”他用铎林国的语言翻译了一遍。他容貌温和,气质平静,是那种小孩子完全没法拒绝的,果然,小哭包立马一口歇,也不抽噎了,直接眼前一亮,像是在放光一样:“好,好。”

好吧,冷奕瑶承认,哄孩子这项技能自己是没有get到。不过,放眼四周,刚刚的市民都跑得一干二净了,到处只剩下孤零零的冰雕,找爸妈,呵呵,这还真的有点难度。

也不知道,那对父母慌忙逃命,到现在可汇合到一起了?万一是分头跑开的,搞不好妈妈这边以为小孩在爸爸那,爸爸这边以为小孩在妈妈那,那才叫一个阴差阳错……。

不过,这种事显然不需要她担心了。因为很快,警车的鸣笛声已经由远及近渐渐传来……。

冷奕瑶砸吧了一下嘴,无聊地将小肉团放到地上:“乖。”摸了一把肉嘟嘟的两颊,慢慢一笑。

小孩子只觉得,眼前像是一部动画片。

刚刚还“蹦蹦蹦”——的一阵巨响,然后,警员叔叔一个个就开着车,呼啦呼啦地把他们团团围住。

“交出人质、双手抱头,否则,我们立刻开枪!”眼看一群外国人,围着一个小孩子,警员们第一时间,感觉这就是劫持人质,想就不想,立刻放话。

埃文斯作为全场唯一一个听懂了放话的人,表情一时间,有点一言难尽。

他还真没试过,这么丢脸过。

劫持小孩子……

呵呵呵呵……。

“来,小盆友,去找警员叔叔,他们会帮你找爸爸妈妈。”埃文斯蹲下身,警员们瞬间如临大敌,一个个握紧了手枪,深怕“歹徒”一个激动,立马把人质撕票了。却见那个文质彬彬的男人,不知道对着小孩子说了什么,下一刻,小孩子笑得跟朵花儿一样,飞奔地朝他们扑来。

该,该不会有诈吧?

所有警员面面相觑,直到小家伙一把扑倒最前列的一个警官的脚边,死死地抓住他的裤脚,睁着一双懵懂的大眼睛,晶晶亮地抬头看:“叔叔,大哥哥说你能帮我找到爸爸和妈妈?”

呃……。

突然感觉自己不是在缉拿枪战的凶手现场,而是在马路口碰到一个迷路的蠢孩子……

警员们的表情,顿时有点,不忍直视。

这,这大大方方地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之一杀了人,结果不赶紧跑路,竟然逗孩子逗到他们赶到现场。这八个人是实在“艺高人胆大”,还是“另有倚仗”?

一个警员把小男孩捞走之后,整个场面,有点僵。

冷奕瑶他们压根不买账,双手抱头?那个蠢样,恕他们做不到。不过,对方又这么轻而易举地把“人质”给叫出来,看样子,也不像是要“顽强抵抗”的意思。所以,这个情况到底怎么破?

警长是刚刚从南边调到浮光城的,对眼下这尴尬的氛围,表情一直尽善尽美地演示了“懵逼”两个字。

好在冷奕瑶不准备和他们计较,朝领头的警长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让埃文斯直接和他交涉。

“各位,我们是正当防卫,不行可以调阅城市监控。”自进入浮光城之后,他们便发现这里有许多反常。那个常年传说于本地人口中的神秘森林如是,大街小巷,无处不在的城市监控也是如此。下午在赌场的时候,还能理解,毕竟那个营生比较特殊,况且在d城的时候,也是赌场里装满了各种类似设备。可一个国家,特别还是浮光城这样的首都,城市监控密集到五步一个,就有点太夸张了。

冷奕瑶眯了眯眼,示意让自己这一群人全部手枪,对方呆呆地听着埃文斯的话,脑子都有点转不过弯了。

这,这叫正当防卫?

这破坏力也太特么的牛掰了吧了。

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八具尸体,怎么看,怎么觉得,这群人眼瞎……。

果然,杀人,也是要看对象的。

既然对方“自首”态度良好,警员们一个个把他们带上车,分批次带回警局。其他不说,这么晚的天,待在户外,太特么的冷了。就算要调阅城市监控,也得回局里不是吗?

浮光城的警员总局设在靠城南的地方,一条街上,检察院、法庭,简直是流水线一样,依次矗立。

八个人,分了八辆车,被带回来的时候,整个局里都轰动了。

不是说没见过大案子,是没见过,杀了人之后,还这么理所当然、心安理得的人。

这心理素质,有点怕人了……

“说罢,具体是怎么回事?”录口供,哪个国家的警局都要走的流程。可惜,面对七个不懂本地语言的人,还要专门找一个翻译过来。对方唯一一个会两国语言的,呵呵,警长看一眼,不放心啊。总觉得,自己会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等翻译从外面匆匆往局里赶的时候,这空挡,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员们果然把录像调出来看一遍。

的确,从追车开始,就是那辆越野车一直紧随其后,开枪,也是对方先出的手。

到了市中心,他们还手,也没有危及普通百姓,大多数是避开了无辜。

……

这就很尴尬了。

兴师动众,派了那么多辆警车过去,倒过来,真正持枪行凶的人,都嗝屁了,反而正当防卫的人,一个个都跟大老爷似的,翘着腿,悠闲自在。

“他们为什么要杀你们?”

警长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个时候,翻译恰好赶过来了,擦了一把冷汗,还没来得及弄清楚事情缘由,就已经尽职尽责地给冷奕瑶她们翻译过去了。

“我怎么知道?这不应该是你们的活?”开玩笑,那批尸首都帮他们留着呢,难道还不够?只智商得蠢到什么地方去?

冷奕瑶那赤果果的一眼鄙视大约太理所当然,以至于警长哽了一下,竟然没话可答。

追查元凶、摸清线索,是为警员职责,这话讲起来,没毛病。可为什么,他那么气啊。

询问室外,忽然有人敲门。警长回头,挑了挑眉,一个警员走了进来,伏在他身侧,低语了几句。果然,下一瞬,警长的脸色都变了。

尸体被拖回来,果然身上有线索。虽然弹药是市面上能够买到的,但领头黑衣人大约没想到自己也会栽了,身上的手机显示着,最后一个联系人是——本市市长!

眼看着刚刚气得要爆表的某人,脸色刹那间漆黑,冷奕瑶身后的几个人互看一眼,呵呵,请神容易送神难,现在,这局长就算是想把他们拱手送到市长面前,怕也难了。谁让,刚刚在市中心,大摇大摆地“追捕”他们呢。别说是视频监控,那些躲在旁边的市民可是活生生的见证人。

“他们这边我记得是皇室说的算?”冷奕瑶对铎林国的体制不是很清楚,转过头,看向埃文斯,一脸看好戏的意思。

“对,皇室是老大,所有的官员任命都来自于皇室。”埃文斯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却是略含嘲讽。与帝国的三界并立、谁都不越界的情况不一样,铎林国这边,所有最高上级都是皇室。也就是说,市长在警局这没有绝对的权威。在职责范围内,能不把事情搞大的情况下,互相卖个面子,官官相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便也算了,但如果遇上了这种捅娄子的大事,谁都不愿意自己沾一身腥。

所以,目前这位警长,想要把眼前的烫手山芋丢出去显然已经是不可能了。至于,目前那八名死者的幕后主事者,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最大的嫌疑人,非市长莫属。

“我说,别打着我们是我国人的身份,准备随便忽悠哈,信不信,这事处理不好,咱们上升到国际事件?”冷奕瑶慢条斯理地将食指与中指轻轻地落在桌子上,发出均匀有序的声音。

翻译莫名背后有点发抖,十七八岁的学生妹,敢说出这话,显然,身份不凡。这,这是摊上事了……

一扭头,直接翻译过警长听。

警长的脸,从刚刚的漆黑,刷地一下变得通红!

这,这是要逼他找市长来当面对峙啊!

他就说,天底下怎么就怎么诡异的事,杀了人却不逃,老老实实地待在原地,原来是把他当把枪,调转枪口就要朝着真正的敌人猛攻啊!

关键是,他竟然还不能拒绝!否则就是徇私枉法!

好好的“升职”还没有体味过来兴奋感,一下子就被放到冰里面体验了一把寒冬腊月!

警长的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紫,就在罗拉都怀疑,冷奕瑶这是要把人玩坏了的情况下,他大手一拍:“去向局长汇报!申请搜查令!”

……

坐着的七个人,同时对冷奕瑶默默地竖了竖大拇指。

这也能行?

不用吹灰之力,让他们猫狗大战!

墙都不扶,就服你!

局长正在家陪老婆孩子呢,一听到这通电话,简直血压都要上来了。

他妈的什么破事,竟然这都能撞上头上去。“那八个人的来历查清楚没?敢这样放话?”还国家事件,但随随便便说来就来的?

冷奕瑶压根都没藏着,大大方方地任对方查,入住的酒店就有他们的全名和相关信息。警长又不傻,打电话前,早都查清楚了:“都是硬点子,来自帝国帝都,非富即贵,关键是和帝*界有关。”

后面一句话,几乎能把人吓出心梗!

凯斯那个王八蛋,柿子捡软的捏都不知道。碰到这样一群神仙,简直了……

他到底还是留了一个心:“依你看,会不会是对方故意设了陷阱?”他能坐上局长的位置,毕竟不是白长脑子的。两国邦交,如今看上去还一如往常,实际上,隐约风向就有点不对劲了。加上多年的宿怨,实在让人不得不防。

“看过了,对方是一路从赌场那边跟踪过来的,顺着赌场那边的消息刚刚也核对了一遍,祸源根子出在市长那闺女身上。她今天在大庭广众之下,闹了个没脸,市长那人您也知道,就是就偏心眼的。”何止偏心眼,简直是压根不把他们警局放在眼里了。就为了他女儿那点面子,连调查对方背景都省了,直接派人行凶,这是得多缺心眼?

“哼,我看他是在位子上待久了,年纪大了,忘了本分!”听警长这样一说,事情都已经查得清清楚楚了,局长冷笑一声。他还不知道凯斯那人。骄傲自大,借势捞财,这么多年,一直被捧着,怕是早就忘记铁板的滋味。他那个女儿,早就被他宠得没了个样子。没看到都这个岁数了,一家上门求亲的人都没有吗?

护短也该有个度,如今,自己惹下的祸自己背!

“行吧,搜查令我向皇室那边报备一下,你们准备准备,最迟,半个小时候就出发!”

出发去哪里,还用说吗?

自然是市长府。

和帝国的情况不同,皇室出了事情,都有记者能去采访曝光,可在浮光城这边,所有的一切,都尽数被皇室掌控,市中心枪战?这种有害城市形象,却容易引发恐慌的新闻,别说是播出来,一个字都没人敢往新闻台说。

所以,凯斯这边好不容易把女儿哄好了,吃完饭,正盯着电视呢,眉头却始终皱在一起。

按照时间来算,他派出去的人,应该早有消息了,怎么到了这个点,还没有电话过来?

不过是一群观光客,总不至于三头六臂吧?

可一个小时过去了,又一个小时过去了,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他的心一寒。

这个点还没有电话打来,显然,那群人觉得是出事了!

他豁然一下子站起来,站在电视前,面色阴沉。

他和西勒合作赌场,不过是看重了赌场行业的暴利,西勒想要乘势扩大事业,他要的是源源不断的财源。原本合作还算顺利,三年前就开始接触,他一直不紧不慢,主要也是看看这人的合作价值。

地地道道的商人,自然不敢和他斗。平日里,打点的礼物和铺垫用的股份都还算让他满意,唯一一次不合宜,却是今天,当着众人的面,给他和他女儿没脸。

虽然是给了台阶下,何尝不是护着那波人?

他女儿看上个小白脸又如何?

不过是站在那要求交个朋友,又没有任何过分的举动,却当着那么多赌徒的面,被羞辱,弄得名声不好!

他西勒以为,看在他的面子上,就要这么简简单单的揭过去!

搞清楚,到底是在谁的地盘上!

商人就该有商人卑躬屈膝的样子!

“市长先生。”门外,忽然传来下人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什么事!”他皱眉,烦躁的情绪丝毫不掩饰。

下人已经有点战战兢兢了,可只能硬着头皮:“警局的人来访,说要见您。”

“这个点?”凯斯又看了一眼时钟,这个时候,早该是正常下班的时候,警局却偏要找上门……

他眼底阴翳一闪而过,那群蠢货,该不会是被警局的人给抓了吧?

“让他们进来。”凯斯咬牙,尽量将每一个字都讲的清清楚楚。

一转身,那了身外套披上,还未坐下来,室内的大门就被人敲开。

“这是干什么?”凯斯惊愕的发现,这群警员竟然都手中持枪。

他站在高位多年,已经太久没有被人用这样不客气的态度对待,顿时,脸色就沉下来了。可惜,警员这边都不买账。

警长干脆直接掏出搜查令,淡淡地看着他:“市长大人,今天市中心有一起枪战,根据死者的通话记录,您是最后联系人。经上级批准,现正式带您回警局协助调查,请您配合。”

凯斯先是不敢置信,这一个小小的警长敢这样和他说话,随即是恨不得把那群手下剥皮抽筋,果然,这么久没联系是出事了,还是被警局给盯上了!最后,目光定定地落在那张搜查令上,脸上带出一分灰白。

这张东西摆在这,明显的意思是皇室那边已经收到了消息,而且,允许警局这么做。

所以,西勒,不过是个赌场的老板,他的朋友,究竟用了什么通天手段,竟然把事情闹得这般大!

“请吧。”警长见他还盯着搜查令发呆,淡淡一笑,将那张纸放入怀里。

这人,位子怕是也要坐到头了。

凯斯就这么浑身空空地,被人直接从自己的宅子里压到警局。当从停尸间经过,看到那八具尸体还没有收敛,挨个地放在那,整个人背后都凉了。

自己的手下,他自己清楚。这么多年,背地里干过不少穷凶极恶的事情,都能列出一本书。说聪明绝顶不至于,但各个手上都有血案,心狠手辣,绝非常人能够对付。偏偏,不过是短短几个小时没见,就全没了。死之前,脸上都定格在惊恐的表情,可见,是吓到了极致。

等到了审问室,看到冷奕瑶他们八个人完好如初的第一眼时,只觉得心底的凉气止都止不住。

到这一刻,他才真正反应过来,他太过轻敌了。

以为,这群人只是西勒的朋友,所以全然没有放在心上,但看这架势,分明来头十足!

“怎么?不认识了?”冷奕瑶勾唇,轻轻一笑,望着面如死灰的凯斯,一脸悠闲自得。

为了双方对质,警局特意把最大的审问室都清出来了,冷奕瑶他们八人坐在一排,悠然地看着市长被压在他们正对面坐下来。

“你手下手机上面的通讯记录,我们已经核实了,调查了通话内容,确实是你本人的声音。”警长几不可见地闭了闭眼,这位是真的心大,大约从没想过会失手,所以更没有想过那个电话记录是被翻出来。

可大约,最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这位“敌人”,身份、来历太不一般不说,手段也太厉害。

“凯斯市长,我记得,你好像在赌场明明说过,一切到此为止。原来,你的话,都是放屁啊。”罗拉忍不住,直接嘲讽过去。多大点事,竟然为了那么点龌龊就要杀了他们。关键是,从头到尾,都是他女儿发花痴,才最后落得没脸,反而把事情都怪在他们头上。就这胸襟还能当市长?呵呵。突然感觉自己国家好威武雄壮。

翻译眨了眨眼,心想,这话要不要翻呢?谁知道,闹事不嫌事大的埃文斯已经直接干了他的工作。

讲起来,警局也叫憋屈。只能顺着冷奕瑶他们的护照查到相应的信息,埃文斯在帝都本来执掌的就是军事秘地,见过他的人并不多,加上多年潜伏在国外,身份掩藏得更深,别说是一个城市的警局,就算是整个铎林国的皇室出马,估计也查不透他真正的身份。

m这边就更不用说了,帝国那边,除了目前陆琛和冷奕瑶,最多加上一个元帅知道他真实身份之外,剩下的都是他自己人,能查透才有鬼。

“你!”凯斯双眼猩红,狠狠地盯着埃文斯,头上的青筋都站起来,只是,他被身后的警员压着,完全没有反抗能力。

“啧啧啧”。冷奕瑶摇头,论气死人的本领,全部人都要向她看齐:“您这样的脑子,要是放在我们国家,别说是市长,估计用不了一个小时,早就被人玩死了。得亏现在这个情况,您还有心情在这生闲气。”但凡换个聪明人,现在就得相反设法找门路捞自己了,他倒好,铁证如山也就罢了,还龇牙咧嘴的浪费时间。

冷奕瑶忽然有点明白西勒要找这种人合作了。

太好操控了。

看上去,表面上是凯斯控制着主动权,毕竟商不与官斗,实际上,不过是条脑子不够使的恶犬。西勒不过舍出点利益,所有的麻烦事却都有人承包了,何乐而不为?

“你别高兴太早,我就算做了又如何?你们什么身份,敢这样辱骂我!事情没定案,结果还两说呢!”涉及两国,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盖棺定论,凯斯心底有一丝想法。皇室虽然是同意调查他,可也没有直接拿出逮捕令,证明,不想把这桶脏水淋在自己头上。

“我们就是平民老百姓。嗯,你们铎林国没什么记者报道,没关系啊,我们国家有。你放心,你刚刚说的话,我全部给你录下来了,但凡审讯结果不合宜,我就发给我们国家的新闻台,让你好好曝曝光。”

冷奕瑶瞥了对方一眼,实在觉得应付他简直是浪费自己智商。分分钟,都能用一百种办法让他求死不能,这人还一脸傲气的样子,白痴。

什么叫做,凭空被人抽巴掌?

大约,打脸打得太厉害,连警局的这帮老油条都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按冷奕瑶这么一说,上升为国际事件,压根都不用等到明天的,但凡她手指头一按,那边的音频直接发到帝国,这事,凯斯说破了嘴也没用了。铁定要死啊。蓄意谋杀、圈养杀手,闹事行凶,不管是哪条罪名,都能让他这辈子就交代在这了。

像是嫌弃凯斯的脸还不够肿一样,冷奕瑶直接拿起手机,按了个播音键。

“你别高兴太早,我就算做了又如何?你们什么身份,敢这样辱骂我!事情没定案,结果还两说呢!”……

一句话,直接环绕在众人耳边。

就问,脸痛不痛?

饶是警局这边的人,都有点不忍去看凯斯的那张脸了。

被一个小姑娘玩弄于股掌之间,偏偏现在,所有人都还挺认可她的那句话。用不了一个小时,他就能活活被她玩死。

“你想怎么样?”凯斯咬牙,脸上的肌肉全部纠结在一起,远处看去,就像是有一只蜈蚣在他皮下不断的蠕动一般。

冷奕瑶无聊地往背后的椅子一靠,“杀人偿命,你说怎么办?”

小孩子都知道的道理,敢在她面前装疯卖傻?

她下午放过他一次,就已经够给面子了。在她这里,可没有事不过三,第二次就已经是底线了,小市长同志……

“那个……”警长有点被惊到,站在别人家底盘,还这么冷淡地拒绝谈条件,直接就要弄死对方,这小姑娘是不是有点胆子太大了?

“怎么,铎林国没有死刑?”冷奕瑶歪过头,看他一眼,表情很是理所当然。

“这个,有是有……。”警长觉得自己的舌头忽然都有点不太顺了,不知道为什么,被这小姑娘用那种冰冷的眼神盯着,总觉得,心慌得很。

“所以,还有什么问题?”她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到警长面前。分明个子不高,全身的气势却震慑得所有警员不敢吭声。

“死刑,需要皇室来定……。”警长吞了一口唾沫,慢慢地接了一句。

“那就把你们能主事的叫过来。”她睨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凯斯,对方已经吓得面无表情,一点反应也无。嗤,怂货。

警长有点头晕,明明应该是他审讯他们,怎么,怎么现在情况倒像是反过头来了?

一直在外面看着监视器的局长脸上铁青,旁边的机要秘书忍不住小声问了一句:“这要怎么办?”

看样子,是一点儿和解的意思都没有了。

杀了八个人,还这么有底气,要让市长赔命。这,还真是的长了见识。

“问我?”局长冷笑,这事,关他什么干系。报上去,就是。上面怎么定,那是上面的事。自己沾了才是浑身一身腥。

机要秘书惊愕地看着局长一转身,竟然直接走了。

这是,被里面那小姑娘吓得不敢出面了?

他忍不住眯了眯眼,再看了一眼室内。那七个人不知不觉,已经全部站起来,将小姑娘的四周围得水泄不通,看样子,是绝对不会把手机交出来了。

这……

待在警局里,竟然一群警官被个小姑娘玩得团团转……

一时间,所有人都不知道该不该吭声了。

索性,时间不早,冷奕瑶打了个呵欠:“我们住的酒店,你们都知道。我就七天假期,临走之前,你们自己看着办。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休息。各位,有机会再见。”

能把威胁,说的像是约人喝下午茶的口气一样,风轻云淡,也只有她了。

罗拉和副班长肚子都快笑抽筋了,偏偏还要装作一副保镖样子,紧紧地将冷奕瑶簇拥好。天知道,轮战斗力,她们两个加在一起都比不上一个冷奕瑶。

m从进入警局之后,就压根没开过话。

明显是想看看冷奕瑶的应变能力。

事实证明,他发现,他当初交代沃克一定要多多照顾冷奕瑶,完全是他一厢情愿了。

就这口舌,他还没见过谁能搞定她来这。

“你等着!我不会让你高兴太久的!”凯斯被锁在询问室还在大声叫嚣,只可惜,所有人都已经把他当做疯狗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点道理都不懂,想要活命,怕是真的难了。

警长原本是等着局长进来收拾烂摊子的,但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就知道,上级是溜了。如今,他自然也不会顶着炮火,把自己当炮灰往上塞。

诚如冷奕瑶所说,他们都知道这群人入住的酒店在哪,想要离境,他们这边会第一时间收到消息,为今之计,就怕她不走和他们杠上啊。

见她要回去休息,恨不得欢送。

赶紧吧,否则,让他们和凯斯待在一个空间,估计不用一个晚上,整个警局就能翻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