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令人胆寒/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消息传到西勒那边去的时候,他正好在听赌场的高层在汇报第一天营业的相关情况报告,艾力低声在他耳边说完几句之后,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发现,嗯,气氛有点开始不对劲。

西勒就这么捏着一份数据报表,眼睛静静地盯着上面,可显然,注意力已经完全不在这方面了。

他实在是有点搞不懂冷奕瑶,好好地跑到国外搞这么大的事情?

他就不信,她没有办法,把那八个人悄无声息的灭了。如今把人诱到市中心,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个击毙,这是想干嘛?

“凯斯市长那边……。”艾力皱了皱眉,好不容易搭到个蠢货,自以为是得厉害,实际上在他们手上宛若一只听话的土狗,现在冷奕瑶这么一搞,肯定是活不下去了。可现在再另寻门路?毕竟,他们迟早是要回国的,赌场这边缺不了本地的势力看顾。

西勒揉了揉太阳穴,自小帮她收拾烂摊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怎么现在越来越发现,随着她年龄渐长,反而不是收敛些,倒是搞事情的本事越来越大了?

“你说是警局负责调查这个事情?现在那边可传来什么风声?”他干任何事,不会只有一手准备,明路虽然是在市长这,看上去一切事宜都是凯斯落实,实际上,在警局那边他自然也安插了耳目。现在打听消息其实花不了多长时间。

“说是,冷小姐让市长赔命,局长那边已经让人直接上报到皇室那边了。”艾力静静地眨了眨眼,局长那个老油子摆明了是不想沾惹是非,什么东西直接往上报,是死是活反正与他无关。

皇室……。

西勒的食指慢悠悠地点了点桌面,表情,一时间有点让人难以理解。

小事抱到皇室上面去,或许不会惊动大人物,可这位凯斯,可是浮光城的市长,作为铎林国的首都官员,不管是不是酒囊饭袋,有一点终归是肯定的,他绝对是皇室那边的亲信,皇帝面前都应该是露过脸的。

西勒的眼眸刹那间,漆黑如夜,像是室内里最光亮的那一盏灯都照不进他的眼睛里去一样。

艾力一瞬间有点拿捏不定,他到底是在想什么。

一桌子的赌场高层却是明白,今天不是再继续开会的时机了,一个个寂静无声地转头从会议室退出来。

西勒却像是什么也没有看到,指尖慢慢地开始摩挲在桌前的一支钢笔。

铎林国这里如果要判死刑,肯定要经过皇室首肯,凯斯这事,一般人皇室中人不敢轻易判决,那便就要上达天听,怕是一定会惊动皇帝本人了。

皇帝本人……

他表情豁然一僵。

上一次,在冷奕瑶回d城的时候,铎林国皇帝“微服私访”却是直接和她面对面。

霍尔牧!

那个能逃过“天眼”系统,在帝国如入无人之境的男人,自己到现在还记得他出现在冷奕瑶生日派对时的样子。

一身银灰色西装的男子,随意靠在一组沙发上,手中握着一杯葡萄酒,眉梢轻挑,静静地朝着冷奕瑶的方向,猩红的液体顺着杯沿一次次旋转,荡出弧度。

他弯唇,慢慢垂下眼帘,品了一口美酒,姿态写意,恁般风流……。

光是一个侧影,就能让无数名媛淑女为之疯狂。更何况,他放松浑身,朗逸微笑的样子,简直是天生的蛊惑。

那个男人,看似风流,骨子里却藏着太多的神秘。

西勒眉梢已经皱在一起。

冷奕瑶这是在惹火!

与此同时,近期因为恰逢帝国国庆,一直在观察帝*界动态的霍尔牧果然收到了来自浮光城的相关上报材料。

他低着头,静静地看着报告上,以冷奕瑶为首的八个人的照片,良久,在漆黑的夜色中,缓缓的笑了。

上一次,她是东道主,他妹妹口出不逊,她便干脆命人打折四肢,这一次,来到他的铎林国,她倒是风采依旧,直接要他的大臣抵命!

很好,很好。

好久都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了。

他的眼光顺着照片上冷奕瑶的脸颊缓缓划过,良久,眼底划过一抹狩猎的光芒……。

而被两个人同时“心心念念”的冷奕瑶回到酒店后却是完全放松得很,一直睡到自然醒,大约到了第二天早上九点才懒洋洋地穿着睡袍下了地。

罗拉和副班长早醒了,怕打扰她,都没敢开电视,整个套间里安安静静的。

“外面好像又下雪了。”两个人呆呆地看着白茫茫的雪景,有点无聊。以前还觉得帝都的天气有点冷,来了浮光城,才发现的确简直是仙境。一年四季都明显更替,哪里像这里,冻得都让人不想出门。

冷不防背后忽然传来冷奕瑶朦胧的笑声:“所以呢?窝在酒店不想动?”

这浮光城的天气,动不动就是雨雪天气,暴雪更是眨眼就来,看着就冷。

“你醒了?”两人一扭头,果然见她慵懒地靠着墙边,完全一副不想动的样子。

“嗯,饿醒了。”她无聊地伸了伸腰,站在窗前和她们一起盯着外面的鹅毛大雪。“以这个天气来说,浮光城没酿成雪灾,真不容易。”

看着外面勤勤恳恳地在铲雪的工作人员,虽然从这个高度,看上去,那些人简直像蚂蚁一样,但不得不说,的确是勤劳认真。

“警局那边……。”罗拉到底心里藏着事,想想,还是开口问了出来。虽说是正当防卫,可死了那八个人,当真一点关系都没有?冷奕瑶怎么确定,皇室那边一定会判定凯斯市长死刑?

冷奕瑶淡笑着摆了摆手:“警局不过是个幌子,我在乎的,从头到尾都是他们的皇帝。”

那个能慢待笑容,直接在d城军界手中把霍尔娜小公主救出来,消失得无影无踪的男人,才是她此行最想“打听的消息”。

罗拉下意识地拽了拽副班长的手,可后者自己现在都有点胆寒,目瞪口呆地望着冷奕瑶,心底掀起惊涛骇浪!

所以,一开始,在市中心的那场枪战,完全就是为了引来皇室的注意?

或许,在凯斯动手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完全策划好了所有方向。

可是,铎林国的皇帝啊……。

罗拉和副班长同时几不可见地吞了吞口水,铎林国因为是权力高度集中,完全由皇室把控,所有关于皇帝的一切都被视为最高机密。

如果说,他们帝国的皇室受到民众的高度尊崇,注重名誉声望,那么铎林国的皇室完全是凌驾于所有民众之上。无论是媒体、言论、社交都由皇室一力掌控。这样的人,手中的权利和陆琛那样的皇帝,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他们到底是招惹了多可怕的敌人……。

冷奕瑶轻轻将碎发抚至耳后,静静地看着她们一眼,“放心,天大的事情,有我挡着。”

虽然是这么说,可为什么,感觉自己的同学那么不靠谱?

好像每次到了一个地界,她都会先拿最厉害的人来开刀。当初,她刚进学校的时候,不就是一进教室就直接把金斯?坎普暴打了一顿。现在看来,某人不是成熟了?而是暴力值完全升级了……。

m在大厅看到冷奕瑶她们三个人的时候,忍不住侧目望了一眼罗拉和副班长,对着冷奕瑶皱了皱眉:“她们这是怎么了?”昨晚回来的时候,分明还好好的。

“心理素质不行。”冷奕瑶回头,看着她们完全蔫掉的表情,耸了耸肩。早知道,就不这么早告诉她们了。

m扬了扬眉,却没有追究到底,只是侧头看了一眼滞留在大厅的许多游客,眉目轻轻一展:“今天天气太差,估计没几个人会出去了。”

这样的暴雪天,滑雪不靠谱,逛街更没可能,唯一能做的,便是待在室内。

“埃文斯呢?”冷奕瑶环视了一眼四周,八个人,就差埃文斯了。

“好像有事一大早就出去了。”m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淡淡的点上,回答她。

“走吧,那就我们自己享受早中餐。”这个点,也的确是早中餐了,一餐解决两顿,简直了。

m身后那三个人差点笑喷。就没见过这么没有美女包袱的美少女。

一圈的人吃完饭没事可干,大多数的人游客都待在酒店,哪里人都是乌泱泱的,干脆他们直接回房间。房间里开着电视,他们选了一部电影,从冰箱里找出点零食,干脆来了个集体观影。

片子是搞笑动作片,讲的是一队团伙看似用不可思议的方法,窃取了国家宝藏,在这期间,互相拆台、互相使心眼,到最后,竟然莫名其妙、踩了狗屎运直接获得巨额宝藏,成为人生赢家。

“就这智商,能突破第一层守卫,足可见,老天对警方这边满满的恶意啊。”副班长很少会看这类题材的片子,于是,一路吐槽不断,简直到哪里都要感叹一句,这编剧简直是神逻辑!

“一共四层守卫,第三层竟然还是红外线,笑掉人大牙好吧,这都多少年前玩旧了的手段,如今谁还用这个啊。”m那边一个人也忍不住加入吐槽大军。

冷奕瑶是看了一半,就直接嫌辣眼睛,干脆站在窗台那喝咖啡,m回头看了一眼,慢慢地从沙发区离开,走到她身后。

“你来铎林国,赫默一点都不担心?”感觉,这人属于导弹属性的,到哪哪得炸。赫默那个人,连冷奕瑶上个学,他都恨不得亲自去接,怎么人跟她跑到国外了,反而这两天倒没什么动静。

“担心?”冷奕瑶啜了一口咖啡,回头看他,忍不住轻轻一笑,“他现在估计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要不是出门前,约定好她一定每天给他发短信,她其实都怀疑这人压根恨不得一口咬死她。再是血缘关系,他也不希望她跟着别的男人来度假。不过,谁让他,身在其位呢?

铎林国和帝国之间的边境敏感,周边其他国家难道就一点察觉都没有?

四点六万公里的边境线,铎林国威胁日益加深,其他国家就一定都和帝国站在一条战线?

未必吧。

所以,哪怕赫默恨不得把全身的职权都卸下来,陪她一起来铎林国,这也完全不现实。如今,接待使团、彼此试探,才是最惊心动魄的事情。

真正的胜负,有时候,或许战役还没有开始,便已经决定了结局……。

无声的谈判桌,温文尔雅背后掩藏的硝烟弥漫,有时候才最让人触目惊心。

“我有时候很好奇,你明明一直长在d城,为什么对这些东西,了解这么深?”从身世来说,他们都是帝国的皇族中人。他自己是因为厌恶,所以甘心情愿将那些东西都摒弃在身外,不争不抢,但好歹冰域族积年的沉淀在那里,他受到的教育,再怎么说,也和政治挂钩。可她呢?冷家上下都不待见的二小姐,年纪小的时候,甚至在冷奕媃手底下吃了那么多亏。为什么,现在的眼界、格局完全不一样?

冷奕瑶听他这么说,回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有些东西不需要教,天性就流淌在血液里。”

她的前世太复杂,莫说是和别人解释,自来到这个国度,她便三缄其口。她不介意别人猜疑,前提是他们真的能猜到答案……。

m皱眉,清隽的目光直直地落在她的脸上,良久,没有出声。是自负,还是避开话题?他只知道,全帝国上下,所有有背景的人几乎都把她调查了一遍,可是,查不出任何奇妙的地方。

就好像,突然之间,她灵光乍现,一下子整个人都开窍了。所有往日的冷家二小姐形象被她彻底颠覆,成了如今,帝都上下讳莫如深的一个人。

“叮铃铃”……。

一阵手机铃声,忽然打断了m关注的视线,就连那几只眼睛都黏在电视屏幕上的人都忍不住扭头往这边看来。

冷奕瑶瞥了一眼,是自己的电话。

按下按键,熟悉的嗓音传到耳边——是今天一天都没有在她面前出现的埃文斯。

“室内森林这边安排好了?可有兴趣来看看?”他的声音一如既往,温润如玉,只是,所有人通过电话的外放功能,分明能感觉到他此刻心情的跃跃欲试。

“在哪?”这么大的雪,希望离得不是特别远。

“就在你们那天滑雪的地方不远处,我让人安排好车子了,你们过十分钟下楼。”埃文斯低沉一笑,看着眼前的景象,良久,缓缓闭眼。

“走吧。”冷奕瑶回头,懒懒地对众人一笑:“别忘了带好枪。”昨晚回来之后,埃文斯特意为每个人又了一些趁手的家伙。看样子,的确是有备无患。

m颇具深意地朝她看了一眼,总觉得,她像是另有所图……

车子遇到这样的恶劣天气,开得非常的缓慢,匀速前进了将近三小时,他们才抵达了目的地。

一套黑色的大衣包裹着,埃文斯由远及近地朝他们走来,头顶上已经一片白雪。他随意地用指尖拨了拨发梢,很快,整个人都从雪人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指了指远处的一个高大简直,比了比唇:“费了不少人脉,好歹是找到了,不过,里面有巡守人员,大家注意点。”

能被皇室封山来保护的地方,想来,巡守人员的战斗力,绝非昨晚那八个杀手可比。

他们忽视一眼,定了定神,终于顺着埃文斯指的方向一路出发。

这里的位置很特殊,恰好落在两座山的中间。从远处看去,山峦叠嶂,直接挡住了最下面这座偌大建筑,位置极为隐秘。

下雪,山路尤为湿滑,加上脚印落在上面,尤为容易被巡逻的人发现。他们八人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慢慢地靠近建筑。

“叮——”埃文斯从怀里掏出一张电磁卡,迅速地打开电子门。

冷奕瑶忍不住瞄了一眼,埃文斯稍稍自豪地朝她一笑。好歹在铎林国潜伏了这么多年,这点东西,还是能手到擒来的。

一时间,身后的众人都有点心跳加速。

连本地人都几乎没有真正见过的室内森林,对于身处沙漠国度的他们来说,自然也是一处极吸引目光的地方。

只是……

当触目所及的化工基地立在眼前的时候,八个人同时神色一惊。

传说中的绿色森林呢?

传说中本地最值得骄傲的室内恒温绿植中心呢?

这一片化工基地,看上去,和传闻中哪里有一丝相符?

冷奕瑶下意识地侧头看向埃文斯,他的表情似乎早有所料,但,脸上的惊讶却是存在的。也就是说,他提前知道,这里面内有玄机,却也没想到,里面会是这样的情况?

所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这大概是谁也没有把人人口中传来传去的绿植森林与化工基地牵扯到一起的真正原因。

谁能想到,这种专门生产生化武器的地方,竟然会设立在一国首都?

还是有皇室亲自操刀,将全国国民都愚弄在手中,彻底造出一片烟雾弹。

“这,这是在研究武器?”罗拉哆嗦了一下,表情瞬间一白。军校的课程,有涉及到各类武器。其中一种,便是生化武器。

在帝国战争史的恢宏画卷中,除了疆场上金戈铁马的壮丽豪迈,也有海域上决胜千里之外的诡诈奇谋,更有真正诠释了战争“无所不用其极”本质的事物——生化武器。

这种东西,杀伤性太强,被化为违背人道主义的一类,几乎被各国深恶痛绝。

可就在眼前,就在这个看似平稳安定的铎林国首都,竟然藏了这样的一处兵工厂!

冷奕瑶深深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样的规模,至少已经是发展了十年以上。难怪,金斯家族那边的压力没有想象中的大。哪怕是边境都已经不稳了,铎林国也没有全然对他们下手。因为,他们明明备着更好的选择!

在他们的眼中,一旦撕破最后的脸皮,这些武器,无异于摧垮帝国的利刃!

枪支弹药又如何?

那仅仅只能让一人或一群人死于非命,可生化武器,可以直接通过细菌、病毒、毒素等方式,杀人于无形。

试问,当整个帝国所有民众全部都被掌控,军界就是再强又能如何?总不可能,让铎林国杀光了所有人,他们坚守一个空国吧?

“好手段!”冷奕瑶目光冰冷地环视四周,将一切尽数纳入眼底。

若不是这一次意外所得,谁能料到,当初率先提出政治联姻的铎林国,竟然在这些年里,一边休养生息,一边造了这么一座令人胆寒的军工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