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瞬间亮了/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不动声色地抬了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这偌大的一个兵工厂,竟然真的是用防弹玻璃罩得严严实实。从地形、地势和外貌来看,谁能知道,这里面藏着多么阴狠残酷的真相。

“大家小心。”埃文斯放缓呼吸,轻轻地回头看了一眼众人,手指在唇边比了一个姿势,一步一步沿着小道往里走。

巡逻的人,多是是皇室直属的部队,在这镇守多年,警戒心却从来没有放低过。

明明只是一墙之隔,却觉得,里面的世界和外面截然不同。

“带没带相机?”冷奕瑶拉了拉罗拉,用军事手势沟通。

罗拉迟疑地从怀里掏出手机,心想要是出门的时候,会料到这样的场景,背也要背一个过来,可惜为今之计,也只能靠着手机这种拍摄功能了。

所有人愣了一会,瞬间全部掏出自己的电话,果然,地理位置“优越”,手机连一点信号都没有,怕是原本就算是有,也特意设置了屏蔽设备。

但以防万一,大家还是调为静音状态,随即立马拍了一个化工基地的远景,保存下来。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总归要有点收获。

放好手机后,每个人基本上枪便再也不离手了。所有人目光冰冷地看向基地最中心位置的那幢高楼,目光交汇间,大家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都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既然能碰上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在外面兜圈子有什么意思?不如直接开干!

于是,战斗属性在此时就显现得尤为突出。

埃文斯既然是帝国高级将领,自然首当其冲,冷奕瑶、罗拉和副班长皆是军校学生,动作整齐中配合默契、像是这种危险的情况该如何相互支援,闭着眼都能知晓。

冷奕瑶和埃文斯一前一后,背对着背,双手合并持枪,目光警戒地将视野扩大到极限。

罗拉和副班长则是一左一右地站在整队人马的最边缘,直接将前后侦查都包揽了。

m沉了沉眸子,身后的三位冰域族的人面色一冷,尽量让自己的步调融入她们。

一共只有八人,对方又是职业军人,与昨天的那场八人追杀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一切,都惊到不可思议。

明明,头顶上的灯源还一直开着,但,气压便这么低下来。没有一个字,没有一点儿声音,他们眼前,只有一个目标——前进!

赫默此时正在接待,来自边境第二大国使团的成员。

桌前,所有人目光清亮地望向赫默,只觉得,有这样的将星镇着,这世上,其他国家的将帅恨不得晚生50年。

使团的领袖率先朝他行礼,却见之前一直神色悠然、气场惊人的元帅忽然面色一凝!

整个会客厅,刹那间像是陷入了一种绝境。

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元帅的表情忽然变了,却见他下一刻倏然站起。

目光冰冷地看着手上的联络通讯器。

此前,一直清晰标记着冷奕瑶位置的地方,忽然没有了信号!

使团成员们,眼睁睁地看着赫默就这么正大光明地当着他们的面,直接起身离开,一时间,表情惊愕:“怎,怎么了?”

这是对他们国家不满?还是故意让他们出丑?

弗雷从来没见过,这么重要的场合下,元帅会这般反常,第一时间就往门口追去。

结果,刚出了门,就听到一道像是从冰窟里掘出来的声音:“找!挖地三尺也得给我找出来!”

不仅仅是冷奕瑶的讯号断了,就连埃文斯那边现在也联系不上了!

弗雷直接得耳边一道惊雷,这,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而此刻,谨慎小心地将头半埋在土堆上的众人,目光直直地盯着远处的大楼。

“门口的警卫太多。”罗拉皱了皱眉,在冷奕瑶手心轻轻划了几下。

可最让人惊讶的是,就在这栋大楼旁,竟然毫不避嫌地直接架着一座狙击塔。

上面,匍匐的狙击手,像是和塔顶融为一体了,若不是偶尔反光镜能稍稍露出一点光,怕是刚刚他们贸然行动,便能早早去投胎了。

“这里面,一定有古怪。”外面的大型工厂式设备,偶尔有人巡逻经过,可唯独这一栋建筑层层把手,还由狙击手直接压在门口。

除非他们八个人有自信,能一边活力压制那些门口警卫,一边将高处的狙击手直接解决了,否则,谁只要出头一下,剩下七个人的小命都拴在腰上面了。

“等一等,看看他们换班的情况。”冷奕瑶轻轻地吐出一口气,连鼻尖下的青草都没有惊动。

任何事,都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总该有点缺陷,关键是要怎么找到它!

如果这样的守备不仅仅是巧合的话,那便不用多逗留,直接迅速退离,将消息传递出去才是最现实、最保险的做法。

可如果被她但凡发现了一丁点疏漏,她总归是要闯进去看看,这历时多年,铎林国不惜撒下弥天之谎的军工厂里,到底在研制哪些武器。

她皱了皱眉,朝所有人使了个眼色。如今,他们离大楼尚有些距离,躲在阴暗处的土堆旁,一丝一毫动静也无。

这一等,便从白天等到了黑夜。

晚上九点整,当副班长身上的暖意都让她有点昏昏欲睡的时候,冷不丁的,冷奕瑶忽然从后面捏了捏她的手。

她吓得差点魂飞魄散,等眼睛完全睁开,看到眼前的一幕,背后的冷汗倒是干了不少。

在换班了……

守了大半天的警卫和狙击手们似乎在微笑着庆祝什么,表情都略带微妙。

常年处于恒温环境的他们,早已经习惯随身只穿一身轻薄外套,几个人调侃地开始嬉笑:“晚上有庆祝会,要不要来喝几杯热闹热闹?”

一边说着,还一边指着大楼。

显然,里面住着的,不仅仅是研究生化武器的专家,大多数警备人员都在这里住着。

狙击手倒是想都没想,直接拒了:“不要,老子躺了一天,就想回去睡觉。”

说着,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说起来,埋伏在狙击塔上,动不动就直接六七个小时在上面,连吃喝拉撒都要忍着,常人根本无法企及,更何况,这一守,就是这么多年,其中的酸涩、无奈、毫无目标,简直能摧垮一个战士的心理防线。

狙击手是靠什么养成的?

子弹?

不,子弹只是最基础的踏板,最重要的,是鲜血!

是活生生、热乎乎的被击穿的敌人的鲜血!

每一个狙击手,最无上的荣耀便是“以静制动、百发百中”,只可惜,他和轮换的狙击手在这呆了这么多年,却一枪都没有开过。

就像是活生生要被用废了的刀刃一样,一日一日地消磨着自己对鲜血的渴望。

其他警卫,都知道狙击手的抑郁,只是劝了一句,见他不答应,倒是乐得如此。一转头,勾肩搭背地往楼里去了。

孤山山坳里的生活苦楚,皇室又定了他们这支队伍常年在在这主宅,日子难捱,早早有人打过报告上去,好歹要有点常人的待遇,否则,他们这群“守卫者”在这里跟蹲监狱有什么区别?

所以,每月都有一直专门有“慰问”演出。

说是“庆祝会”,实际上,却是一群由皇室专门安排的“后勤女子”过来“登台献艺”。

至于,登台之后,别人看上了,会是怎样的结果……

所有的警卫互看一眼,嘴里发出意味不明的隐秘笑声……。

憋久了的人,再看什么女人都跟狼一样。

更何况,为了“彻底守住秘密”,这群女子要么是死囚、要么是命苦被卖的奴隶,每一次运进来,都是被蒙着黑色眼罩,待推上演奏厅,“表演”一番之后,最后的结果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要么是被压在房间里,再无抬头见日的一天……。

要么就是被彻底玩死,被当做试验品,丢在前面的实验室里……。

反正,从她们被送入这里的那一刻开始,便再也没有了踏出这里一步的可能。

冷奕瑶一群人眼睁睁地看着,一辆卡车,带着数十位衣衫褴褛的女子走向大楼,表情,瞬间亮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