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他的手腕/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了房间,才知道,她竟然被带到了十五楼。想来,这位狙击手,当真身份有点特殊,竟然自己独立拥有一个套房,出了门,隔壁是另一套,两套房间完全独立,和普通的宿舍天差地别。简直是高级vip的待遇。除此之外,四周竟然没有其他宿舍。她想了想,一共只两位狙击手,怕是单独享用这一层,一人一间。这样也好,隔壁的人就算回来了,第一时间也不会敲门进来“坏人好事”,毕竟,在别人眼中,那人都急不可耐地把她抱回来,自然要在床上大战一番……

收尸就不用了,反正没人会冲进来。

她舔了舔唇,将门锁好,随即低头从走廊穿过。

她穿着的是浴袍,脸上的淤泥洗净,若是被人发现,麻烦简直通天。

她却是一点都不在乎一样,将枪揣到怀里。

四周静得很,她靠在墙边,侧耳去听,良久,只隐约能听到一丝音乐声。“庆功会”看样子还没那么快结束,厅里面的“节目”还在上演。

她看了一眼电梯,良久,弯唇一笑,转了个弯,径直去了楼梯口。

盘桓楼梯一圈接一圈,她尽量压住脚步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直到一楼!

看守的人,早都去了“庆功会”,没有一个人把守。她沉下脸,静静地一手没入怀里。

从枪膛里褪下一颗子弹后,将灭音器装好。

“乒——乓——乓——”

她站在拐角处,将那一颗子弹甩到地上,从地砖上滑过,带起一阵清脆的回声。

一双靴子,盎然出现在大堂正中央,弯腰将那颗子弹拾起,皱眉的那一瞬。

“嘭”——

一颗子弹划破气流,弹道瞬间没入他的脑门。眉间簇拥处,他一手还扣着地上那颗她用来“诱敌”的子弹,人已经往生。

身体倒在那洁白干净的地面时,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目光空洞地望着头顶,死不瞑目……。

冷奕瑶漠然地从转角处走出来,神色淡淡地蹲在尸体旁边,开始搜身。很快,在他上衣口袋里找到了她想要的东西——大楼的门匙。

唯一一个被留下来的守卫,竟然这么点反侦察意识都没有。听到异响,第一反应竟然不是警戒,而是直接出来一探究竟。看来,这么多年的留守,当真把他们磨成了石头……。

冷奕瑶用门匙将紧闭的大门划开,朝着埃文斯、m他们隐蔽的地方招了招手。

果然,那五个人动作极快,飞速往这边跑来。

“你没事吧?”m皱着眉,一看冷奕瑶竟然穿的是浴袍,表情都变了。

她倒是优哉游哉地摆摆手,“这么点时间,够干什么?”除非那男人身体机能不正常。

m咬牙,她是不是女的,什么话都敢说!

埃文斯见脚边的尸体放在原地太碍眼,已经招呼着m手底下的三个人,很快将现场打扫干净,连血迹都擦好了之后,朝冷奕瑶走来。“楼上现在什么情况?”

“十楼应该是演奏厅,现在正在开‘庆功会’,男人看对眼就把女的弄回自己宿舍。我被带去的是十五层,不过看样子应该是狙击手单独一层,带我回房的狙击手被我弄死了,还有一个狙击手还在十楼。我们最好乘着他们还没发现,尽快完事。”冷奕瑶一边解释,一边带着他们往楼梯走。

现代人都是被智能化、电子化养懒了,万不得已才会走楼梯,好在她刚刚一路下楼的时候观察过,楼梯里并没有按照摄像头,比电梯要安全的多。

狭窄的楼梯间里,六个人沉默地往上一路攀爬。到了第十六层的时候,冷奕瑶脚步顿了顿,还未开口,埃文斯已经一步冲到前面,朝所有人做了个收拾。

按照道理来说,如果那位狙击手的身份特殊,享受着十五层的特殊宿舍,往上数,只会身份比他更高,或者,更机密的地方。从这里开始,每一扇门背后藏着的,或许,都是一处死穴。

m将冷奕瑶拉到身边,他手下那三个人下意识地挡在他面前。一时间,冷奕瑶反而被安在最安全的位置。

她眨了眨眼,倒是没有挣扎。

男人的自尊心最好还是不要践踏。

果然,埃文斯压低声音,微微地探出手,将楼梯间的那扇门几不可见地掀开一条细缝。

他的眼睛在门缝边贴着,静静地窥视着外面的所有动静。

良久,他朝后面摆了摆手,m将她往后拉了一步,五个人走到拐角处,与楼梯出口形成一个视觉死角。埃文斯此刻,豁然拉开大门。

外面安静得很,他轻轻探出身子,很快,将门缓缓阖上。

这是最保险的办法。

由一个人出去探路,万一事有意外,可以将伤亡降低到最小的范围。

每个人的呼吸在这闭塞的地方,都微微有点下沉,冷奕瑶闭了闭眼,集中所有注意力去感知外面的一举一动。

良久,就听到一道极均匀熟悉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

“咯噔”——

楼梯间的门被打开,埃文斯的脸露出来,朝他们轻轻摇了摇头:“这层也是宿舍区。”门都关着,窗帘空隙处却有漏出里面的样貌,看样子,不是常年住人的,应该是来了视察的领导或者上层人员,才在这入住的。

冷奕瑶沉吟了一会。白天潜伏的时候,专门数过,这栋楼,差不多二十四层,现在是第十六层,这样就只剩下八层。

按这个形势来看,目前是守卫最松懈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抓紧时间。

她从m的身后挣开,“上面六层,每个人负责一层,不管看到什么,两分钟后在22楼楼梯间,我们集合。如果这六层都没有找到,剩下的23—24层,我们一起找。”这是最快的办法,她不愿意凭白浪费时间。

如果冷奕瑶只是一个单纯的女流之辈,或许其他五个人或许会摇头拒绝,但是,此刻连m都不得不承认,她提议的办法是最快也是最行之有效的解决途径。

在这个大楼里,哪怕多呆一秒,危险都会直接上升。

冷奕瑶直接往十七楼冲上去,其他几人按照她的要求,一个人往上一层。

两分钟后,所有人站在22楼的楼梯间,目光对视。

没有,都没有目标。

那么,只可能在最后的23或24层楼了。

他们目光倏然一沉,待推开23层时,果然,楼层设计,与下面截然不同。

这里的大堂比一口还要大一些,竟然是一个“凹”形设计。

一排排的玻璃窗竖立在眼前,各式各样的大型电脑和机器,在最中央的房间里树立着,显然,那里便是数据库。

可惜,这一层,与下面的空空如也不同,许多身穿白大褂的人穿行其中。

冷奕瑶及m、埃文斯他们半蹲着,将头顶尽量压低,后背贴在墙面上,静静地听着里面的动静。

偶尔有低低的交谈声,男人们略显急躁的语速快得惊人,间杂带着零星的咳嗽和喘气,有一个苍老的声音最后响起,在他说完话之后,一切交谈声便归于平静。埃文斯一直听得极为仔细,越到后面,神色越来越亮。

大约过了五分钟,里面已经没有人再开口了,他回头朝所有人打了个手势,大家点点头,按照原路返回,悄无声息地重新回到楼梯间。

“他们在说什么?”冷奕瑶将声音控在最低的范围,六个人围成一个圈,将门反锁。

“数据库就是二十三楼刚刚我们看到的地方,因为研究的是化学武器,很多这里的科研人员受到过污染源影响,被一直关在这里,很少出去。他们基本上是和皇室那边直接对接。皇室承诺,只要今年的武器成功通过实验,就放他们一起出去治疗。刚刚说话的人,年纪最大的,就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按照他的意思,整个实验已经到了最关键的阶段。”

冷奕瑶目光冰凉,和埃文斯的眼神忽然交汇。

怪不得,铎林国在边境一直只是骚扰,却没有进一步动作,原来,还是在等待时机成熟。

这一处化工基地,如果真的实验成功,但凡病原体等化学武器流出,比枪支弹药还要毒辣万分。

“刚刚楼上一共多少人?”她回头看了一眼,每个人照着自己刚刚观测的方位报出数字,加在一起,至少是30人。

比他们人多24个,按照人头算,一个人至少要解决5个。否则,一旦有一个漏网之鱼,按下了警戒铃,楼下还在贪欢的守备军一旦上来,今晚,等着他们的,就是死路一条。

可现在最危险的是,他们连最紧要的警戒铃在哪里都不知道。有可能就在实验室哪张桌子底下,也有可能就在他们电脑旁,还有可能,他们随随便便在手机上就直接设置了警报快捷键。

无论如何,只有一个办法——速战速决!

“每个人,负责自己刚刚观察区域的人,不能漏掉一个。带上消音设备,就当练活靶射击。”她从怀里将枪拿出,眉目冰冷,刀锋一样深刻,激得四周人表情皆是一愣。随即,见她低头,在地上轻轻地用指尖画了一个简易的地图。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m,你和你手下来解决。埃文斯,你和我一起,我们直接冲着中间走。”中间是最大型的电脑缩在,穿梭在那记录数据和研究结果的人员最多。

m眸色一沉,良久,点头同意。冷奕瑶刚要起身,m却一把拉住她:“万一有漏网之鱼,谁都不要呈匹夫之勇,第一时间退出去,罗拉她们还在底下,总归,不用把命都折在这。”

光凭他们八个人,杠下整座生化基地,本就是一项极限工程。果决是好事,但,他不想看到任何人意气用事。

冷奕瑶回头,看他一眼,轻轻拍了怕他的手腕:“知道了。”简简单单三个字,脸上的表情一丝不变。

四周忽然安静得厉害。

冷奕瑶打开反锁的楼梯间大门,朝身后比着手势:“3—2—1!”

所有人几乎瞬间冲出!

“啪——啪——啪——”大片大片的玻璃被他们直接敲碎,在一众科研人员还没有反过神的时候,“嘭——嘭——嘭——”经过消音器处理,极大地降低了噪音的子弹一颗颗落在他们的脑门上。

没有一丝迟疑,没有一点滞后。

就像是与时间赛跑一样,冷奕瑶和她身旁的人,这一刻,像是挥舞着死神的镰刀,刀刀收割一片血海。

“咕咚”——“咕咚”——

人的身体,垂直落在地上,后脑勺敲打在地面的声音此起彼伏。

当最后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被冷奕瑶一枪击毙后,每一个人报出自己击毙的数字!

30个人,竟然顷刻间,连惨叫声都未来得及发出,就已经命丧黄泉。

收割人命的,不仅仅是他们手上的枪,更关键的,是他们惊人的杀人技巧!

“看看,这里到底有哪些材料!”鉴于埃文斯是最熟悉本地语言的人,冷奕瑶扭头直接对他说道,随即,朝着m手底下的那三人道:“检查一下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通讯设备。”

他们的通讯材料,在刚进这片区域的时候,所有的信号都被截断。

如果能找到通讯设备,这里的材料,不仅仅可以直接毁掉,还能作为最有利的证据。

就和她原本的世界,所有国家都会联合起来对新兴生产核武器的国家制裁一样,只要能将这里的一切证据提供出去,铎林国不用开战,便在国际声誉上失去了先机。

m站在原地,看着冷奕瑶指挥着一切。

她似乎很熟悉在这种冷峻的情况下,应该做什么。

不,应该说,她好像对这些事情没有一丁点的惊恐和畏惧。

哪怕是这样的惊天秘密,在她眼里,似乎也就和平常没什么区别。他甚至在她身上看不到一丁点杀人之后的煞气……

还不待m再深入思考,埃文斯那边的声音已经传来。

“原始数据库都在这。”埃文斯的声音控制不住的惊喜,“实验数据还在整理阶段,也就是说,他们还没有传给外面。皇室那边,只知道目前进度,但还不知道最后阶段的数据。”

所以,大概真的是上天保佑,如果再迟来一两个月,等这里的人把所有数据全部整合出来,或许,就已经真的是回天乏力了。

埃文斯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眼角一片血红。

如果,如果不是阴差阳错,误打误撞地碰到这片“恒温森林”,两国正式开战后,帝国会有多少人惨死在这台大型电脑里的数据中?又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他的眼底狂怒滔天!

原本准备毁掉主机的手,忽然微微一顿。

他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极其可怕的念头。这这个念头一旦升起,他就再也按压不住!

凭什么,他们费劲心思,花了这么多心血,就只是废掉这些数据?

他们不主动攻击,但防止不了恶狗乱吠,既然这样,他们自己研究出来的东西,何不让他们自己享受一番,让他们这辈子学会,什么叫做“自食恶果”!

埃文斯的眼睛,映衬着那光亮的电脑,忽然亮得惊人。

他的反应太过特殊,别说是m,就连他身后的那三个手下,表情都是一凌。

但是,埃文斯的想法有错吗?

差一点,帝国土地上的人就成为化学武器下的亡魂,他们为什么要放过这群心思歹毒的人?

这一刻,竟然没有一个人有动作。空气,忽然被压得喘不过气。

冷奕瑶一直站在埃文斯的身后,目光宛若苍茫大海,安然地看着眼前每一个人的情绪变化,眼底漆黑、平静,深不见底……。

连一丝涟漪都没有。

就在埃文斯忽然咬牙,要用桌面上的数据源拷贝电脑里的材料时,她忽然伸手,直接扣在了他的手腕……。

------题外话------

上班就开始加班,心情好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