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不错不错/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这是继上次在她d城十七岁的生日宴之后,第二次见到霍尔牧。

这人,似乎天生便喜欢烟灰色。上次见面的时候,他是一身烟灰色西装,这一次,却是一套烟灰色铎林国传统礼服。

但不得不说,这个人的颜,是真的让人服气。

烟灰色这样冷清的颜色,穿在他的身上,竟然一点都不显得寡淡。

相反,他身上天生带着一股比陆冥还要华丽的风格。

第一眼看过去,他就像是位风流公子,可当他的眼神落过来的时候,谁也不得不说,这个人,深不见底……。

“当初在d城的时候,我曾邀请过冷小姐来铎林国,好不容易见到了,这么匆匆忙忙,是要赶时间吗?”优雅地站定在她面前,他自上而下地望着她那精致的五官,目光专注,唇边的笑容依旧。说话、进退极为平静,既没有身为皇帝的傲慢,也没有发现倾一国之力,进行研究的生化基地付之一炬的狂暴愤怒。

正如当初她对他下的评论一样——这个人,很有点不一样。

“来观光的时间算算也不短了,今天最后一般回程的飞机,再不走,我就真的要被学校劝退了。”冷奕瑶耸肩,丝毫不以为然,目光从他的肩膀处一偏而过,果然,他身后已经围满了守卫。

分明,只差一点。

刚刚,所有隐藏在暗处的人都没有注意到他们,却没想,到底还是被人坏了最后一步。

当真有点可惜啊。

冷奕瑶无聊地收回视线,静静地看他一眼。

和帝国皇室不同,这个铎林国的皇室,从骨子里来说就邪性的很。

每一任皇帝都不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输在了自家儿子的手上,谁得了手,谁才能亲自登上皇位。而眼前这位,更是与众不同。与历年来的霍尔家族皇子比起来,霍尔牧一路风调雨顺,连一个可以和他争皇位的兄弟都没有。更得老天垂爱,他的父皇是积劳成疾,英年早逝,压根他都不需要动手,皇位就自动遗传下来了。

呵呵……。

连两手沾满血腥,身染污名的一丝机会都被抹杀殆尽,这人,当真如他脸上所显示的那样,游戏人间?

这一行人,除了冷奕瑶,只有埃文斯见过他。其余人都面露惊疑,大约是一时间没法反应过来,这个和冷奕瑶言笑晏晏的男人,竟然会是那一处重峦叠嶂间满藏秘密的生化基地的真正主使者。

而埃文斯的表情却骤然一紧!

所有人之间,唯有他常年在铎林国潜伏,这位看似风流雅致的陛下,骨子里的冷血,绝非常人可以想象。

他想要上前隔开两人的距离,却被霍尔牧一个眼神钉在原地。

那眼神的意思很明白。

他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他们太难看。这么多守卫随机在旁,只要他敢轻举妄动,别怪他不给他们留最后一层薄面。

埃文斯咬牙。

形势比人强,哪怕浑身恨得牙痒痒,却也拿他没有丝毫办法。

霍尔牧似乎挺满意他们的“识时务者为俊杰”,转头,又朝着冷奕瑶微微一笑:“既然久别重逢,自然要聚聚。学校那边,我相信,以你在帝国那边的身份,绝不可能有人敢乱嚼舌根。”以赫默在帝国的身份,他维护的女人,谁人敢动?学校劝退?小丫头尽拿这种借口忽悠人。

不过,短短数月不见,她似乎长高了不少,就连身形,都更曼妙了起来。帝国的女子,发育得这么快吗?

只是,一想到她的所作所为……

先是把浮光城的市长钉在耻辱柱上,逼着要一个判决死刑的说话,后是将他这么多年的心血直接炸上了天!

霍尔牧眼底,像是烈焰一闪而过,可他的声音依旧很纯粹。就像当初,他站在她面前,满脸好奇的问她为什么她活生生地废了他妹妹的四肢一样。他的喜怒,永远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我在这边正好有一座行宫,大家一起去坐坐?”

冷奕瑶瞥他一眼,这就是要强留他们了……

说到底,铎林国以皇室为尊。别说他们是在机场被他逮个正着,就算是他们上了飞机,只要他一声令下,照样得返航回到原地。没到帝国的国境便被发现,到底是他们奇差一招。

冷奕瑶轻轻一笑,不置与否地看他一眼。这位拥有一身好名声继承皇位的陛下,果然,和陆琛完全不是一个段位。

m望着霍尔牧静静观察冷奕瑶的样子,豁然,大步上前,直接将冷奕瑶往后一拉。

惯性的冲力下,她整个人几乎半靠在m的怀前,她下意识惊讶地眨了眨眼,却见m莫无表情地盯着霍尔牧:“如果,我们不想去呢?”

他随手轻轻勾了勾指尖,很快,他身后的手下便将手机里关于生化基地的照片调了出来。

一瞬间,空气凝滞,像是被什么拉锯成两半。

罗拉的手已经情不自禁开始摸向怀里的枪,就连副班长都已经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

冷奕瑶,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做了个手势。

她的指尖,轻轻点在安检旁那些懵懂不知事情真相的旅客们:“陛下,如果在铎林国的首都机场,出现了枪击案,你们国家的脸还要不要?”

身为东道主,自有无数的优势,但有一点,却是致命伤!

她悠然自得地看着霍尔牧脸上那淡淡的笑意果真褪得一干二净。

自家首都出了事,还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他这个皇帝,脸要搁哪?

但凡闹得事大,国际新闻一出,谁能保证,她们的身份和她们手上的证据不会被外泄出去?

如今的局面是,谁都扼着对方的脖子,谁也奈何不了谁。

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谁怕谁?

霍尔牧这一次,眼神沉不见底,望着m死死扣住她的手腕,良久,冷峻一笑:“果然,好手段。”

一语双关,也不知道究竟说的是她刚刚的那番威胁,还是远在异国他乡,竟然又能得一个非同寻常的男人的庇护。

哪怕离开了赫默,她身边似乎也从来不差男人。

冷奕瑶愕然了一瞬,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被m半搂着的姿势,才明白他误会成什么意思。

的确,正常情况下,谁会为了一个女人直接和一国之君杠上?还是直接出口威胁?

不过,m是她舅舅,这种关系,她也没必要和他浪费口舌。

嘶……

她咬了咬唇,忽然想起一个很无奈的事情。

帝国的大王妃是她的外祖母,算起来,这位皇帝陛下,和她也是亲戚关系。这种乱七八糟的血缘,也是够够的……。

霍尔娜还准备再讽刺两句,却见冷奕瑶一副神游万里的样子,顿时一口气给堵在胸口,上不下、下不去!

“陛下,不对劲!”身后的长官忽然靠近霍尔牧,眉头紧皱,神色难看。

霍尔牧脸色一冷,转头看去,却见四周原本在角落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少了许多。

“怎么回事?”刚刚还能将整个机场都包围了的人手,怎么会平白无故地消失?

“好像是有人在背后做了手脚”。长官眼睛四处扫射,却根本找不到到底是谁在幕后行动。

人总是有一种本能的预感,特别是身处高位的人。霍尔牧听到这样的说法停顿2秒,下一刻,瞬时看向冷奕瑶。敢平白无故的炸掉生化基地,她是一开始就留有后手?

空气与刚刚的撕裂凝固相比,反而此刻更显冷凝。就连冷奕瑶身后的几人,都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劲。

冷奕瑶随着霍尔牧的视线也慢慢地看向四周的暗处。

虽然并不是像他一样能立刻区分哪些是他的人,但是,的确,就在刚刚讲话那么短短的时间内,整个机场大厅的格局都有了微妙变化。

她怔了一下,似乎是觉得不可思议。但,这世界上,能有能力、右手腕、够胆量在铎林国的地界上干出这种事的人……。

除了赫默,不做第二人选了吧……。

她算了算自己给某人发照片的时间,好像,掐头去尾,这个点,的确够他从帝都那边飞过来了。

所以……。

她眉梢慢慢挑起,眼睛微微眯起。

这个人,直接丢下帝国那边一摊子事,跑过来亲自接她了?

“冷奕瑶!”忽然,站在她身后的罗拉叫了一句,众人神色一惊,顺着她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去,果然,海关处,一个男人,目光隽永地朝她走来!

就像是海神将整个世界都定住了一样,过往所有的旅客都被这个男人的容色惊艳!

他自汹涌人群中走来,身后是六十四位近卫官。

每个人神情都卓然恭敬,像是守卫着神明一般,敬畏、崇拜。六十四人,以最精妙的布局守在赫默的四周,将所有攻击的死角全部封死。

明明气势汹汹,却肃静安然得不可思议。

像是轰鸣的战场上,明明早已列队行兵,却没有一个人喧哗嘈杂。

这样的纪律,这样的风采,却不敌他清冷华然的目光。

他就这般直直地看着她,目光扫过她半靠在m怀里的时候,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m若有所觉,良久,慢慢地放开冷奕瑶,将两人距离拉开。

冷奕瑶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之前一点都不害怕的,她这种人,哪怕是霍尔牧真的拿枪抵在她太阳穴,她都不会心跳紊乱半分,可这一刻,望着赫默那风尘仆仆、却始终盯着自己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胸膛的心跳快得不可思议。

原来,不是小女生才会脸红心跳。

面对赫默这样的阵仗……

冷奕瑶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有点甜……。

她眨了眨眼,只见霍尔牧身上的风度在以摧古拉朽的速度迅速腐蚀,相反,当赫默离她越近,她发现,他唇角的弧度越来越高。直到,最后,他站定在她与霍尔牧面前,已经完全掌控了全场的气势。

“出来玩了这么久,你是准备乐不思蜀了?”他无视霍尔牧,直接盯着她,浓密的睫毛下,一双眼睛满含无奈和笑意。

“正准备回去来着,碰着个熟人,死活赖着不让我走,我也很无辜啊。”冷奕瑶摊手,这辈子,她还真的没带怕过。

当着霍尔牧的面,她都敢直接威胁了。现在赫默一来,她就更不准备给面子了。

“这不是铎林国的皇帝陛下吗?好久不见。”赫默像是听到冷奕瑶的话才反应过来,身边竟然还站着一个人。转头,看了他一眼,表情极为顺其自然:“前段时间,我们国家新王继位,我还以为能在帝都见到你,没想到,却是在这碰上。”

霍尔牧脸色微微一凝。

前段时间,正好是化工基地进展最敏感的时候,再加上帝国皇室内乱,他从头到尾的确没露过面,赫默这么一提,无外乎是告诉他,他的一举一动,帝国那边都有专人盯着。

“帝国现在正是国庆,元帅好高的雅兴,竟然直接来浮光城。”霍尔牧看了一眼四周全部保持警戒状态的手下,眉间闪过一抹深沉。出现在这座机场,显然,赫默是乘着普通航班过来的,并没有动用军事飞机。他是怎么突破层层检测?又是从哪里把那些他埋伏的人都弄走的?

“没办法,我未婚妻向来喜欢随处乱逛,我待在帝都实在不放心,怕有人把她拐走了,只能亲自来一趟。”说着,一手直接勾住冷奕瑶的腰,她的上半身贴在他的身侧,两人的距离瞬间化为零。

未!婚!妻!

三个字一出,别说霍尔牧的眼睛瞬间大了一圈,就连埃文斯、罗拉这边都齐齐地倒吸一口冷气。

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速度进展这么快了?

这,这是帝国要有元帅夫人的节奏吗?

而身为谈话主角,被直接冠上“未婚妻”这顶帽子的冷奕瑶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腰上的胳膊。

他手上的温度那么烫,是刚刚急匆匆赶过来的缘故,还是因为,没经过她同意就直接这样乱来的心虚?

她慢慢垂下眼帘,唇角的弧度越发微妙起来。

可惜,这一幕,在霍尔牧眼底看起来,就是明晃晃的秀恩爱!

还是三百六十度狂暴炫酷式的撑腰!

他要让冷奕瑶回他的行宫去“做客”,赫默明摆着给他答复——“不合适”!好好地当面拐他未婚妻,他就是图谋不轨!可如果他放过冷奕瑶,这就是明摆着把化学基地的证据放走,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陛下。”霍尔牧身后的长官恭敬地低了低头,“我们在机场外面的人都进来了,您随时可以吩咐。”

这话,不仅仅是说给霍尔牧听的,更是说给赫默听的。

异国将领,堂而皇之,带着六十四名近卫官,越过国境,直达铎林国首都,这样的情况,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打脸!

只是弄走了他们设在暗处的人又何妨?这里可是他们自己的地盘,什么都不缺,更不会缺人!

常言道,女色害人,看来,果然如此。

传闻中,百战不殆的帝国第一将领,竟然也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一天!还是这般鲁莽冲动!

那名长官的脸上闪过一抹讥笑。

只是,那抹讥笑还未来得及全部展现,赫默忽然侧头,对霍尔牧轻轻一笑:“对了,刚刚忘了告诉你,你皇宫那边,我先安排了些人过去。你如果想要以后都住在外面酒店,直接告诉我一声,我会让你们铎林国传承了这么多年的皇宫立马灰飞烟灭!”

……

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一言不合就要你命”!

这话,如果是别人说,霍尔牧会冷笑着要了对方的狗头,可是,赫默敢这样光明正大地随口调侃……。

莫说是他背后所有的铎林国皇宫侍卫,就连他本人都脸色一僵。

而罗拉和副班长,此刻双手紧握,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原来元帅笑起来,竟然这么酷……”

这,这是要上天的节奏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