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刚要动作/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里面的地方,都是我们实地踩点。论起野路子,没有哪个国家的正规军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到这些材料。”冷奕瑶将那坠子随手一摘,直接抛到赫默的面前。“拿回去随便研究。”研究出来什么东西,都算是这趟出行的利息。

红绳落在掌心,赫默难得表情出现了三秒钟的呆滞。

大约,这世上,再没有第二个人能给他这样的惊喜了。

什么叫峰回路转?什么叫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她似乎总有机会给他一个又一个的惊喜。

铎林国首都的地形图,或许帝国早已掌握,但,内里军情分布、街道巷尾的实际情况,却绝不可能轻易探得。

明面上,看上去,她们与霍尔牧各退一步,可如果这手里的东西让对方知道,怕是能气得霍尔牧立刻吐血。首都啊,老底都要被人揭了,谁还能淡定得下来?

“有件事,我很在意啊。”头等舱里,没有外人,冷奕瑶说起话来,便不再浪费口舌,直接直来直往。“连帝都那边都有不少边境的流民流浪过来了,铎林国的首都倒是没有任何风声,你觉得,这合乎常理吗?”

她的指尖轻轻地在扶手上滑动了一下,侧头,对着赫默,轻轻一笑。

边境的事情,赫默一直压着没有透露给陆琛那边,但,帝都里还是可以看到蛛丝马迹。至少,贫民窟里那些流民的存在,大家都懂。赫默不是不能压下去,只是不想对无辜的人出手。可瞧着浮光城的情况,霍尔牧完全是将整个铎林国都控在手心,全面封死了边境的所有消息。

流民不出现在浮光城,自然是因为,路上就无一生还……

谁动的手,不言而喻。

霍尔牧这是打算瞒着所有民众,直接搞事情!到时候,再把锅直接甩到帝国头上,栽赃陷害他们蓄意挑起战事。这样,一方面在国际方面影响帝国声誉,另一方面,能直接在铎林国内部造势,挑起国民仇恨,拉动战力,直逼战事。

冷奕瑶仰头往真皮座椅上轻轻一靠,头顶光线氤氲,她却想起刚刚在vip室里霍尔牧眼底的深沉及狠辣……。

北方边境蠢蠢欲动的一头狼啊,这次她直接打掉了他一颗利齿,下一次,又会有什么花招?

机舱里难得松懈了点的气氛,瞬间又凝固起来。

多年养精蓄锐,又是个彻头彻尾的野心家,加上纯天然的好战性格,这样的对手,谁碰上都不会觉得心情舒畅。

所有人想起这位霍尔牧的“顺利”继位,心底不约而同的蒙上一层质疑。

身在皇室,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竞争的对手,就连老皇帝都死得理所当然,在最好的时机为他让路。这一切的“巧合”若要设计下来,得有多么惊人的心思和谋略。

光是他能直接控制住血缘,令皇宫中只有公主,没有第二个皇子的存在,足可见,他在多少年前就已经开始筹划。

冷奕瑶的眼睛闪了闪。

已经很久,没有遇上过这样的对手。

犹如一头披着炫彩皮毛的野兽,表面上看去,鲜艳华贵,内里,却阴冷诡谲。

同样是踏在血腥上前进,对比而言,眼前的赫默却让她感觉舒服的多。

她勾了勾唇角,轻轻地戳了戳赫默的掌心。

后者笑了笑,直接擒住她的手,捉到唇边,慢慢落下一吻。

这猝不及防的一碗狗粮,将整个机舱弄得都刹那间成了粉红色。

埃文斯原本还准备好好问问那个u盘的事情,莫名其妙被喂得好饱,呛得一下子咳嗽起来,瞬间扭头。罗拉和副班长则是连耳尖都瞬间红了……。

倒是,一直面色冷淡的m,表情平静得多。

他忽然记起当初带冷奕瑶国庆度假时她说的话,此刻忍不住摇了摇头,大约,从一开始,她就打着来一探究竟的准备。只是,看样子,那个凯斯市长果然是被她用来钓鱼的饵。轻轻松松就把一国皇帝拽到眼前,试探一番……。

那位赌王西勒也是到了八辈子血霉。谋划了这么久的赌场,原本拽着市长合股,眼看着就是一片“钱途”,偏偏被这人逗闷子似的坏了好事。偏,她还是站在大国利益面前,让人说不得任何一个“坏”字。

他对比了一下眼前的冷奕瑶,和帝国皇宫中的陆琛,忍不住摇了摇头,同样是血缘上的亲人,某种层面来说,他真心同情陆琛……

大约是m落在冷奕瑶身上的眼神太特殊,一直沉默的赫默到底还是皱了眉。虽然明知道对方是冷奕瑶血缘上的舅舅,可怎么看,他都觉得,这人心思有点问题……。

他闭了闭眼,觉得自己情绪有点不对劲,颇有点无奈地笑了笑。这种飞醋吃得自己都觉得有点无解。

关键是,按照帝国风俗,“舅舅为大”,舅舅是最能代表娘家人说话的人。以后和冷奕瑶结婚,势必这位m会出席,他总不能把这位舅舅给得罪了。索性站起来,“想不想喝点什么?我帮你去拿?”空姐已经被驱离这片区域,他不想在冷奕瑶面前情绪太外露,干脆帮她拿点饮料来,分散一下注意。

冷奕瑶眨了眨眼,微妙一笑:“芒果汁。”

赫默点了点头,朝着外面走去。

埃文斯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身上微微一抖。

元帅竟然亲自为人当服务员,真是活久见……。

半分钟过去了,冷奕瑶亦起身,一闪身就不见了。

整个头等舱里,气氛瞬间蜜汁诡异。

m却收回了视线,直接打开椅背上的杂志,随便翻阅起来。就他感觉,那两人,估计要过很久,才会回到位子上。

另一边,冷奕瑶顺着刚刚赫默消失的方向,慢慢走去。

虽说是民航,但不得不提,这座飞机远比她原本世界的飞机要高科技的多。光是体积就非同寻常,头等舱和普通舱之间隔着两个舱门,一旦飞机起飞,这两座舱门完全关闭,直接将两边的乘客隔离开。最大限度地保证了头等舱这边的*。

冷奕瑶是在头等舱的尽头看到赫默的。他靠着舱门,目光淡淡地落向窗外。

漆黑的夜空里,毫无景致可言,他却似乎并不在意。右手的指尖,无意识地摩挲着那个折叠u盘,显然,亲自见过霍尔牧之后,很多此前觉得不合理的事情,慢慢地有迹可循。

为什么,边境只一直挑衅而不真正动手?

因为,霍尔牧一直在等着化工基地的进度,他希望一击必中。

为什么,边境这么大的动静,浮光城居民对于帝国来的游客却没有一丝仇视情绪?

因为,整个铎林国都被霍尔牧蒙在鼓里,他高度集中皇权,亲手操控着群众的情绪……。

“在想什么?”冷奕瑶走到他身边,一脚屈起,全身的重量依靠在舱门上,就这么面对面地对着赫默,眼神幽深。

赫默哼笑一声,眉眼慢慢地舒展开,望着她这幅模样,忍不住勾住她的下颚,近乎呢喃:“在想,等你这次回去,就直接把你金屋藏娇。”只是出门短短几天,就差点把天都掀了,想想看,这世界上,好像还没有第二个女人能达到她的高度。

“哦,果然是吃醋了。”冷奕瑶一板一眼地看着他,身后的气场宛若二米八。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透明生物,男人啊……

赫默的脸上倏然一僵。他明明是在想正事,被她这么一说,偏偏还反驳无能,谁让他刚刚,真的是看m不顺眼啊……

啧啧!

冷奕瑶望着疏冷高贵的某人皱着一张脸的样子,半边身子都微微发酥,下一刻,简直像是个老油条子一样,整个人往前一送。大腿一迈,两手一撑,直接将他压在自己与墙壁之间。

她半仰着头,眸子忽明忽暗地盯着某人,表情意味悠长:“算起来,我还有一件事,刚刚没和你细聊……。”

赫默皱眉看着眼前一派军匪气质的某人,分明个子还没到他下颚,这种另类的“壁咚”却让他整个人的心跳都有点不对劲。闻着眼前芬芳的气息,她的一言一语都像是撩在他的心坎上,不知道为什么,从脊背深处升起一抹难耐的酥麻痒意来。

“你想说什么?”他的声音吐出来,自己才知道,自己现在的嗓子有多低哑深沉。只是,双手恨不得立刻将某人就地正法,这些无关痛痒的细节,压根他现在都没有心情注意。

冷奕瑶又逼近了一分,整个人的呼吸,都落在他的颈项处。关键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偶尔还擦过他的喉结……。

赫默只觉得身上的酥麻又重了一分,刚要动作,却不防,冷奕瑶侧头,微微一笑:“当着一国皇帝的面,说我是你未婚妻,嗯?”

最后一个字,音调微微上扬,却像是将赫默整个人的骨头都要勾住了。

他静静地盯着冷奕瑶那双眼……。刚要动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