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进入梦乡/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未婚妻,嗯?”这么正大光明地当着帝国皇帝的面给她按上了这个身份,她身为主人家,怎么事先一点风声都不知道?

赫默这辈子,第一次体验到,什么叫做“哑口无言”。

特么的,被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脸老油条地壁咚也就算了,竟然她说的每一个字,自己竟然回不出来话。

尴尬?

不至于。

可是,心里那股酥麻是真的怎么按都按不下去。

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反壁咚过去!

赫默的眼神深沉犀利,就在冷奕瑶呼吸再一次擦过他喉结的时候,他忽然一手直接扣住她的后脑勺,直接一个吻就盖上去。

唇瓣摩擦,舌尖挑弄,恨不得将她整个人都揉进身体。

不够,怎么都不够。

他顺着她的颀长颈项,一路晚宴往下,炙热的呼吸在她身上划过,留下密集的痕迹。

忽然,他定在那一道弧度前,慢慢停下。

冷奕瑶此刻脸上的红润简直让人看上一眼都要丧失心魂,感觉到他动作停下来了,她的喘息连带着胸前的弧度都微微起伏。

“那,要不要做我未婚妻?”他扬头,在这静谧的空间,忽然对她轻轻一笑。

万尺高空,星辰密布,他只一双眼静静地望着她,那漆黑的瞳孔里,除了她,再无其他。

冷奕瑶的呼吸忽然微微一窒,呆呆地眨了眨眼,分明是她刚刚在撩他,怎么现在倒是他压在她身上?

双手温度炙热,赫默见她一直没吭声,心底微微一颤,忍不住掐住她的腰,又问了一遍:“要不要?”

要……命……。

这要是在床上,赫默这样说话,她的骨头都能酥……。

冷奕瑶眯了眯眼,原来,男色厉害的时候,完全没有女人什么事嘛。

她踮起脚尖,在赫默盎然勾起唇角的那一霎那,忽然凑到他耳边,轻轻一笑。温热的气息,擦着他的耳垂而过,带出一股魅惑的温度,却听她的声音慢条斯理:“不……。要!”



赫默那还没来得及全部勾起的唇角倏然一僵,低头,直直地盯着她,却看她一脸不怕死地微微笑:“未婚妻?没鲜花,没烛光晚餐,没浪漫背景,就这么简单被你拐上?你当我没身家哦。”

赫默这一次,脸上是彻底一黑到底了。

她这样子,简直就是该死的磨人小妖精!

认准她还没成年,自己不忍心出手是吧!

他咬牙,倾身上前,一口直接咬住她的指尖:“再敢说一句,信不信,明天你就下不了床?”

两人贴面而站,距离近到可以忽略不计。炙热的温度将她团团包围,面前是某人再无一丝禁欲气息的模样,望着那幽深难测的眸子,冷奕瑶忍不住舔了舔唇。虽然来到这个异世,见到无数精彩绝艳的男人,但是,这个人当真无人可及!

不远处的机舱门后,却有两人忍不住开始拉拉扯扯。

“别动,别动!”罗拉一脸崩溃,她们距离元帅和冷奕瑶只有五米远的距离,头等舱距离普通舱一共有两扇舱门,中间隔着一个卫生间。天知道,她们只是想过来上个厕所,竟然会透过舱门窗户,无意间看到这一幕。

副班长心想,这么厚的舱门,站近点看,完全不怕被发现。开玩笑,俊男靓女亲热倒是其次,她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敢“壁咚”元帅啊!

妈妈咪啊,当元帅亲自率领六十四名近卫官出现在浮光城首都机场,她当时已经觉得是帅到惨绝人寰了!可看到冷奕瑶刚刚那动作,那悠然自得地将元帅禁锢在双臂间的霸气时,让她想到一个形容词——帅得让人合不拢腿。

罗拉就差哭了。

这,这是不是给冷奕瑶给带坏了,偷窥都没带羞耻的?这要是让元帅发现了,她们是不是立刻就可以高空跳伞,从此再也没脸回军校了?

机舱门虽然是关着的,但罗拉和副班长能透过舱门玻璃看到冷奕瑶和赫默的动作,他们难道就发现不了?

冷奕瑶回想了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关起房门,这要是在家里闹,还能称得上“闺房之乐”,现在嘛……。

望着赫默无动于衷的脸,她叹息一声,非常自觉地直接往上一口吻住他的唇角。安抚是必要的,万一这只野兽发怒起来,这飞机都不够他拆的,更别说她这小身子骨。

副班长眼看还有戏,正准备将偷窥进行到底,结果,看到冷奕瑶右手忽然屈在身后,朝她们的方向做了一个手势……

麻蛋,被抓包了……

被抓包了!

副班长整个人都石化了。

她,她这辈子,也就干了一次这种事,竟然还被主人翁亲自抓包。

吓得心脏都要停了,更不用说留下来继续围观了,直接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罗拉,转身就跑。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希望冷校霸能把元帅稳住,否则,否则,她是不是要与军校说永别了?

埃文斯莫名其妙地看着一阵风似的跑回来的两个女军官,再看了一眼她们背后,空空荡荡,什么人也没有,这幅被鬼撵的样子是几个意思?

若有所思地望向m,却见他似乎一点好奇心也没有,随手翻着杂志,像是将凡俗的一切事情都置之身后。

他皱了皱眉,这一趟铎林国之行,最让他忌惮的,固然是那位霍尔牧,但眼前这位的心机和手段,也的确让人印象深刻。

他想了想自家元帅对冷奕瑶的看重,一时间,忍不住摇了摇头。有时候,女子太优秀,也不是件让人欢欣鼓舞的事。

……。

过了将近十分钟,冷奕瑶和赫默同时回了座位。若不是仔细观察,忽略那略微红肿的嘴唇,两人脸色都和往常没什么区别。

当然,自然没有人会脑子抽掉,特意去问一句,不是说出去拿饮料的吗?怎么饶了一圈,手上什么东西也没有?

罗拉和副班长下意识地作则心虚,使劲闭着眼,装作土拨鼠,良久,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心里恨不得把冷奕瑶当神一样供起来。万幸,万幸,看样子,元帅是没有发现……。心底简直要唱起颂歌……。

却不知道,就在她们俩人闭上眼睛,沉入睡梦的时候,一直闭目眼神的赫默忽然睁开双眼,懒懒地朝她们的方向看了一眼。

冷奕瑶出国特意把她们俩带上,又一路纵容她们,将她们被世俗磨砺出来的麻木一点一点地褪去,这么做的初衷是什么,他或许有点眉目了……。

手心,忽然一只绵软的掌心握了过来。他侧头,无奈地对着冷奕瑶叹息,“放心,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拦。”

她想要什么,无需别人帮忙,她自己就能做到,而且做得很好、好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从来最欣赏的就是这一点。

无论身份、地位、能力如何,哪怕是第一次见面时,明明一切条件都不对等,她偏偏可以扭转局面,让一切顺着她的心意来。

冷奕瑶轻轻一笑,不仅手心,连心底也很暖。

这个世道,对女人太过苛刻。

只有强者,才可以跳脱牢笼,挣脱世俗。

但是,这需要什么样的心性、手段作为代价,绝非常人可以想象。

她亲眼看到罗拉和副班长的训练量和一路来的挣扎前行,这样的人才,她不想就在碌碌无为中任其消亡。

不管别人如何,她是最护短的人,但凡可能,她都想要让这两人过出不一样的人生。再说,她以后要走的路,少不了自己的势力。既然准备好了在帝都扎根,培养几个自己真正信赖的人,不过是迟早的事。

“睡吧。”赫默笑了笑,忍不住轻轻抚了抚她的发梢。出国这么久,她也该累了。

冷奕瑶垂下眼帘,忍不住轻笑。能遇到身边的这个人,或许,真的是老天爷给她的补偿。

飞机抵达帝都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

冷奕瑶其实已经醒了,但是,准备再懒洋洋地赖一会,谁知,还没有付诸实践,整个人忽然凭空被人抱起。

她惊得一下子睁开的眼睛,头顶,某人英俊到让人恨不得犯罪的侧颜却是让她愣了一秒。

“没事,继续睡。”他只说了这五个字,随即,在一众头等舱乘客的面前,径自迈开大长腿,打横抱着她,出了机舱……。

vip通道里,没有其他人,只有他抱着她,一步一步离开的脚步声。

冷奕瑶怀疑,同行的人,要么是被吓得不敢动,要么是被喂得慢慢的狗粮,不愿意过来再受刺激。

索性,他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冷奕瑶打了个呵欠,双手往他颈后一圈,选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慢慢地进入梦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