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不存在的/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醒来,果然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望着元帅府她的专属房间,冷奕瑶忍不住在床上打了个滚,翻了个身。

窗帘被妥善地关着,没有透出一丝光来,身下软绵的床垫让她连起床的兴趣都没有。

床头柜上,忽然传来一阵手机短信的提示音。

她随手一拿,手指在屏幕上轻轻一划,竟然是m的。“你男人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

“你男人”这三个字映入眼帘的时候,冷奕瑶下意识觉得自己看错了号码。

这像是m那个冷冰冰的人会说出来的话?

不过……

她忍不住摸了摸下巴,好像昨晚在飞机上,赫默那碗醋吃得好像蛮明显的。

这就不能怪她了。

血缘关系她都解释过了,怪只怪某人没有安全感?

额……

冷奕瑶无奈地摇摇头,怀疑自己是大清早没有睡醒,结果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呵,已经下午两点了。

也就是说,她一回到帝国,就睡神附体了。

摸了摸肚子,当真有点饿,于是打了个内线,准备找弗雷,却被告知,整个元帅府一半的近卫官都外出办公去了,元帅更是昨夜亲自把她送回来之后就直接去忙了。

……

冷奕瑶回忆了一下,觉得自己大约真的有祸国殃民的潜质。

这还是帝国的国庆佳节啊,赫默甩下大半的外国访问团,直接跑到邻国去接她,简直是“昏君”……

“那个,让人准备点简单的午餐,我待会下来。”冷奕瑶在电话里交代完之后,迅速洗漱,换了衣服,终于下楼。

餐厅里空无一人,主厨放了餐点在桌上,人也不知道到哪去了,四周静悄悄的。

冷奕瑶觉得无聊,直接开了电视,帝国的各式庆典节目占了最重要的篇幅,倒是无意间调到财经报道的时候,插播了一条铎林国的新闻。

“据悉,铎林国首都最引以为傲的‘室内森林’因不知名原因突然着火,火势庞大,无法控制,根据统计,直接损失达200亿,目前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中。”

冷奕瑶歪着头,看着镜头上,不知道铎林国用什么地方的森林冒牌顶替着上镜,玩味地戳着沙拉咬了一口。

看样子,霍尔牧是准备用“意外”来掩饰那场化工基地的爆炸了。

这人,胆量极大,心性又稳,手段够毒,讲真,两国如果真的开战,情况怕是的确有点麻烦。

她又咬了一口牛肉,一只圆滚滚的小兽不动声息地爬到她的膝头。

冷奕瑶低头看了一眼它背上那熟悉的金钱图案,又捏起它的下巴仔细地打量了几遍,才确定,这真的是她上次带去军校的金钱豹。

所以,到底是什么鬼!

谁把它喂成这幅模样的?

简直跟头圆润的猪没什么区别!

“你好歹是头豹子啊,矜持点懂不懂!你再这么胖下去,跑都跑不动了吧?”她不可思议地掂量了一下重量。她才离开多久啊,这小东西的体重就直线狂飙!以前看到加菲猫的时候,她总觉得电视里都是夸张的,橘猫怎么可能养成那个样。但,现在再看看自家的宠物……。

辣眼睛……。

冷奕瑶喝完最后一口果汁,忍无可忍地直接将金钱豹一捏而起。

原本是嗅着“主人”熟悉的味道,过来蹭关怀的,结果,一脸懵逼地被她捏起,金钱豹那双金色透亮的眼睛,此刻一派迷蒙……

“嗷呜——”它仰头,一脸蠢萌的样子望着冷奕瑶,显然不知道她准备带它去哪。

还“嗷呜”~

冷奕瑶掏了掏耳朵,你是兽啊,不是萌宠啊,当自己是萌萌哒的小可爱吗?

元帅府里人数少了大半,所有人又都是得了上头吩咐,不管冷奕瑶在府里干什么,谁都不许拦,于是,她直接捏着这小豹子,往后院里走。

后院的花园占地极广,风景也好。

冷奕瑶一把将小豹子扯到地上,一边撸着他的背后,一边轻轻地笑:“看来,你最近是被喂养得太好了。来,咱们做个游戏。”

看着小豹子身上肥嘟嘟的位置,好玩是真好玩,但是,一想到这竟然是头豹子,她就有点脸红。刚捉回来的时候,分明还是高傲冷眼的小兽,再这么喂养下去,马上就能化身为肥猫了。

正巧睡了一天,浑身骨头都有点酥了,她想出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消食好办法。

“来,躲猫猫。”她随手从地上捞起一把小石头,轻轻地搭了一颗放在它头顶上。“给你十分钟,你先跑,给我逮着了,今晚,就罚你没肉吃。”

再不跑跑,它身上的兽性就要被磨光了,到时候,就真的是头家养宠物了,那多没意思。

她最喜欢的,就是那种野性十足的张力。

小豹子饶着她一圈,似乎没听明白,头顶顶着那颗石头,竟然一直没有掉下来。

冷奕瑶忽然低头,朝它咧嘴一笑。“就给你十分钟,待会被我发现,石头一旦打到你身上,晚上自动给我去减肥。”说着,她用石头在手心掂了掂,比划一样地往外扔了老远。

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石头落地的那一瞬,身旁的小豹子,身上抖了一抖……

这一次,不用她再发话,小东西一闪而过,瞬间从她眼前消失……。

她忍不住砸吧砸吧了一下嘴。

这豹子该不会真的能听懂人话吧?

等赫默回来,她是不是得问问,到底是谁圈养了它这些天?

她看了一眼时间,吃完饭走到后院用了二十分钟,再过十分钟,正好消食结束,可以好好运动运动。

这里离温泉的位置还挺近,待会玩结束了,还可以好好地去泡个澡。

心里美滋滋,顺便用手机浏览了一下最近世界资讯。

没什么大新闻,倒是金斯集团最近有点风头正盛的味道。

“军火库金斯家族即将举行盛会,全世界的族人纷纷回国!”

标题赫然刷在首页,很多国外媒体都在聚焦。

冷奕瑶忍不住扬了扬眉。

之前,金斯家族没有被铎林国紧逼,是因为对方手里攥着化工基地这张王牌,现在被她亲手炸了,怕是转头就要朝着金斯家族施压。而这个时候,世界各地的金斯家族的人统一选择回到帝都,看样子是要准备有大动作了。

她慢慢将手机收好,眼底闪过一抹流光,随后,拿着那一小把碎石,慢条斯理地走入绿林中。

躲猫猫什么的,最锻炼眼力和脚力了,她忒喜欢这种活动方式。

……。

二十五分钟后,金钱豹瑟瑟发抖地被冷奕瑶提溜着回到了原地。

冷奕瑶戳了戳它雪白的肚子,“吃这么多,果然跑不动。以后每天早上,陪你玩一场,没进步,就饿着吧。”

“呜呜呜~”金钱豹睁着一双朦胧的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她,简直萌得不要不要的。

冷奕瑶却只睨它一眼,回它“呵呵”两个字。

她可不是软萌控,这招没用。猛兽如果连基本的攻击力和反应力都没有了,她要了何用?

“走了。”她扭头,将手上没有用完的碎石随手一丢,摆了摆手。小豹子如影随形地跟了上去,从此,它的“幸福美满”日子正式到头。

以至于,三天后,准备照常投食的弗雷看到这小豹子一脸警惕地从他丢给它的肉块上踏过去的时候,一脸撞鬼的表情!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冷奕瑶是个特别能自娱自乐的人,她在元帅府呆了足足两天,陪着小豹子一边“躲猫猫”,一边加强自身体能训练。等赫默好不容易将国外使团都送走了,回头一看,这姑娘不仅没有天天惦记他,反倒是脸上的光泽越发让人挪不开眼。独立自强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啊,不,是让他牙痒痒的地步。

赫默晚上一看到她逗小豹子的样子,忍不住一把将她整个人捞在自己怀里,狠狠地吻了一口:“听说你这两天过得挺逍遥自在!”

他在外面劳心劳力,她倒好,天天睡到日山三竿还不止,竟然连一个电话都不给他打。往往是他找她的时候,她才“嗯嗯”“啊啊”回几个字,胆大包天了不是!

“还行。”冷奕瑶一脸淡定地蒙住小豹子的眼睛,“非礼勿视”这种事情要从小开始抓起。

赫默简直快要别气笑了。他这辈子,从来都是被别人一路仰视,小心翼翼、恭恭敬敬地敬仰着,唯一揣在心里,深怕含化了的心上人,倒是洒脱到不可思议!

“u盘你怎么处理的?”冷奕瑶见逗得也差不多了,扭过身,回头和他说正事。

“拿给军情局了。”赫默淡淡一笑,脸上的调戏缓缓一散,眼底危险的气息却开始蔓延。浮光城是一国首都,除非霍尔牧想要撤换首都,否则,浮光城的大致框架不会在短时间内立即变化,那些u盘里的材料,够军情局的人好好研究的了。不打仗则以,若是宣战,他绝对会让铎林国明白,什么人能招惹,什么人要一辈子避之不及。

“那个浮光城的市长是不是死了?”冷奕瑶对这个蠢货还是很感兴趣的。临走之前,没看到他的下场,还挺遗憾的。讲真,西勒和他合作,简直是被他送钱。可他的那气量也实在是太小了,为了点口角,连脸都不要了,出尔反尔也就算了,找的那群杀手算个什么东西,连和她玩一次街巷枪战的资格都没有,纯粹吊打。

“我们回来的那一晚,就被处死刑了。”赫默的消息灵通,自然知道她想知道的一切:“还有那一处化工基地,即便炸了,对四周也有污染。虽然是在荒僻的地方,但也够霍尔牧烦的了。”

冷奕瑶想了想,怪不得对方会要暴露“室内森冷”被焚烧的“新闻”。怕是要派驻皇室的人过去收尾,明面上要有个说法,才能正大光明地彻底把这个基地存在的证据销毁。如果最近有人没眼色地往那边靠近,都不用猜的,怕是瞬间就会被铎林国皇室的人给宰了!

冷奕瑶顺着赫默的脸颊看了一圈,他眼底深沉而平静,并没有因为u盘的资料而显得占尽先机,也没有因为铎林国的野心勃勃而大动干戈,相反,他的神色,像是沉默中的凝练。

“是不是有什么事?”她想了想,最近帝国新闻里都是一派大国强势的歌功颂德,因为陆琛是刚刚登基,很多国外访问团来帝都,首次会面都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样子,但是,隐藏在底下的究竟是什么情况,怕是只有了解实情的人才知道。

赫默微微皱了皱眉,对她的敏锐觉得有点无可奈何,却没有顾左右而言他,相反,给出的答案很明确:“铎林国最近不仅仅是在我们两国边境有动作,其他几个毗邻的国家这次来访的时候也隐晦地和我提了同样的情况。”

骚扰边境?

冷奕瑶一脸奇怪地眨了眨眼。

霍尔牧这是疯了还是傻了?

铎林国和帝国有宿怨在前,不忿当年落败,蓄势挑衅她还能理解,现在又夹着别的边境国是几个意思?

先试探试探,看看哪个比较容易得手,然后柿子挑软的下手?

赫默看着她的目光,忍不住微微一笑。政治上的事情,有时候他不想她过多的牵涉。毕竟,这种东西明面上看上去风光霁月,背地里肮脏污秽。可想到她之前在“浮光城”经历的一切,又觉得她对局势掌握得越清楚越好,索性不再绕弯子:“这些人,有的人是说真话,有的人却是浑水摸鱼。铎林国不可能同时把所有邻国都得罪光了,应该是想要拉扯一些,对付一些,达到势力扩张的目的。”

冷奕瑶笑了笑,这就和当初的世界大战一样。

一个国家并不能在短时间内吞并太大的势力范围,临近的国家也会出于自身利益的缘故加入战役,为的就是避免其中一方势力做大,以免“唇亡齿寒”。再加上,铎林国出于长期拉锯战的考虑,未免敌对势力同盟,势必要做到分化对抗。这样,就很容易理解了。帝国是内陆国,铎林国是其中紧邻的国家之一,其他毗邻的国家到时候站队在哪边,对于战事发展都会有重要影响。除非,一国拥有压倒性的战斗力,否则,一旦陷入持久战,“外援”便是决定战果的重要因素之一。毕竟,弹药、交通、运输、行军路线等等,都不可能直接绕过邻国。铎林国在对帝国出手前,联合其他国家,的确很明智。

冷奕瑶回忆了一下在圣德高中地理课上的内容。

帝国的邻国,除了接壤边境最长的铎林国之外,还有六个国家,其中加纳、海拉、巴哈三个发达国家综合实力比较显眼些,另外三个国家却是综合实力比较落后,别说是参战,国内能凑出一支正规军就不错了。

“所以,现在加纳、海拉、巴哈这三个国家的代表都和你透露了同样的讯号?”

冷奕瑶饶有趣味地朝着赫默轻轻一笑。

良禽择木而栖。

这三个国家,怕是隐约嗅到了火药味。不管铎林国是不是真的朝他们抛出了橄榄枝或者骚扰边境,现在表明态度,就是让赫默有个底,目前,他们还没有最后决定站队哪边。

“他们应该不仅仅只是和你反应情况这么简单吧?”冷奕瑶顺着思路一想,后面,很多东西就顺理成章了。

赫默忍不住点了点她的鼻尖,这么聪明的人,他恨不得直接把她藏在元帅府,哪里都不让去。可现实却是,看着她这双通亮的眼睛,无论如何,他也不愿意限制住她的双翅:“他们提议,下一个月在慕尔曼举办一场联盟竞技大赛。一方面能加强军事技能交流,另一方面也是对铎林国的一种武力震慑。”

军事技能交流是真,因为想要探一探互相军事水平,至于是对哪一方的武力震慑,那就要看结果了。

如果,帝国的水平高出太多,自然他们会偃旗息鼓,或者直接投靠到帝国这一边,如果,发现有机可乘,他们自然会攀爬上铎林国那边。

与虎谋皮虽然危险,却也是千百年来,国家扩张的最好途径……。

冷奕瑶忍不住微微一笑。

这就很有意思了。

“慕尔曼是在哪里?”选的这么一个地方举办竞技大赛,有个什么说法吗?

“北海海岛,因为历史缘故,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岛上面荒无人烟。”他勾唇一笑。对于心怀不轨的国家来说,最担心的就是在别人的地盘上腹背受敌。所以,那三个国家的使团代表统一提出的建议便是离内陆较远的海岛。

“考虑得还挺周全。”冷奕瑶忍不住挑眉,“你答应没?”

“还在考虑。”既然是军事技能比赛,自然是军界做主。这事,皇室和政界那边压根没有插手的余地。不过,也差不多是时候告诉他们边境的事情了。总归,铎林国既然敢弄出那么一个化工基地,从头到尾,就没准备真正的和平共处。

“干嘛考虑啊!一个字,就是干!”冷奕瑶眼睛亮晶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别人拳头都要送上门了,别和她说,赫默心情还很美丽地准备再观察观察。

赫默觉得,自己的预感果然很强。

什么政治敏锐性,什么大局思维,在她这里不存在的,搞事情才是首要功能!

“你就不想陪我好好度个假?”他扶额,一旦统一参加这个军事技能大赛,这一个月是甭想再出去转悠了。上次,他明明说好,等国庆结束后,带她出去好好休个假的。

“这么好的玩的事情,度假怎么比得上?”冷奕瑶一脸不给面子的怼回去。

她才从铎林国度假回来,这种拉帮结派的事情一听就很有意思好吧!

赫默有点想咬人,却又舍不得在她身上留下痕迹,良久,看着她那双闪闪发光的眸子,静谧一笑:“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

嗯?提醒她什么?

冷奕瑶有点好奇,却见赫默不再吭声,就这么幽深地双眼盯着她,似乎在考虑什么深远大计一般。

她眨了眨眼,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

擦……。

军事技能比拼?

貌似,好像,她就读的就是个军校啊……。

该不会参赛人员选拔,也会有名额落到军校头上吧?

像是能猜出冷奕瑶的心声一样,赫默忽然低头,慢慢扣紧她的腰肢:“恭喜你,猜对了!”

既然他不能清闲去度假,他怎么会让她一人去悠闲自在?

想要自得其乐,看他一个人去慕尔曼公事公办?

不存在的!

他就是要明晃晃的“徇私舞弊”,让她好好地陪他出一趟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