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收到邀请/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最近迷上了和金钱豹锻炼身体的节奏。嗯,准确的说,是她在锻炼恢复体能,小豹子被她玩得上蹿下跳、迅速瘦身。

国庆节已然过去,与帝国交好的外国使团都差不多已经走得干干净净。赫默最近却依旧不得空。

按照弗雷的话,就是元帅要给大家“普及边境知识”了。

毕竟,和铎林国的这一场仗是迟早的事,有备无患。该让各方都好好准备准备了。

政界那边,因为双党对峙的缘故,闹得纷纷扰扰,到现在都没个定论,赫默懒得搭理,直接让军部发了材料过去,就算了事。倒是皇室这边,因为冷奕瑶很久没有看到陆琛了,准备去一趟皇宫,赫默只是皱了皱眉,倒是陪着亲自走一遭。

照旧是金碧辉煌的宫殿,只是,这一次,冷奕瑶站在皇宫门口的时候,从皇家侍卫到宫内长官,看到她时的目光都微微一愣。

冷奕瑶在心底忍不住自我调侃,大约,她头顶上就差真的刻着“祸国妖女”的名号了。

两次皇家宴会,都因为她的缘故,弄得不欢而散。

新皇还“鬼迷心窍”地对她执迷不悟,她却已经“另寻新欢”,与军界大佬耳鬓厮磨,就这样子,还敢光明正大地跑到皇宫来秀恩爱……。

冷奕瑶都不用动脑子,几乎都可以八出来,这群人眼底的“感叹”。

“怎么,万众瞩目的滋味如何?”赫默今天穿着一身军装,笔挺坚韧的裁剪将他身形衬托得越发卓然,他的眸光隽永而深沉,落在任何一处都冰冷刺骨,唯有在望向她的时候,眉梢回暖,带着清雅的笑意。浮光掠影,恍若另一个世界……。

冷奕瑶眨眼看他,无聊地摆了摆手:“一般般。”

陆琛的侍卫长,如今晋升为皇宫第一侍卫长了,从宫门口就躬身迎接,听到冷奕瑶那略带调侃的声音,忍不住抬了抬头。

当目光触及赫默身后那六十四名近卫官时,忍不住将腰屈得更深了些。

自陛下继位后,这是赫默作为军界掌权人第一次“正式”会面,与此前的来去匆匆和宴会场合不同,这一次,军界摆出了正规规格,摆明了是官方会谈。

而这样的场合,元帅竟然丝毫不避讳,直接让冷小姐待在身边……

侍卫长心底微微叹息。这段时间,陛下是如何熬过漫漫长夜,他都看在眼底,只是望到眼前默契十足的这一对男女,怕是再修身养性,陛下也无法做到心平气和……。

求不得……。这大约是这世上最难堪却又最苦涩的事情……。

果然,当赫默和冷奕瑶踏过皇宫最高的一阶门槛,走入会客主殿的时候,坐在主座上的陆琛身子微微一颤。

他的目光,深深、深深地落在冷奕瑶的身上,似乎,有那么一瞬间,他已然忘记自己身在何处。

王者的位子,何其孤独与冷寂。

曾几何时,他被人追杀的时候,还能每天守在她的身侧,看着她嬉笑怒骂间、弹指间樯橹灰飞烟灭。如今,明明已站在最高处,却再无机会,靠近她半分。

明面上,她是元帅倾心的人,暗地里,她竟是他的血亲!

陆琛忽然垂下眼帘,微微颤栗的身子缓缓镇定下来。

再抬头时,脸上已经是一派皇室贵气:“好久不见,赫默元帅。”

他起身,亲自相迎。

这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坦然坐在高处,面对赫默。

当初,他的父皇不行,如今,他也不行。

弗雷往后微微一靠,紧随其后的六十四名侍卫官同样往两边散开,避开了陆琛的拱手行礼。

赫默淡淡一笑,“皇帝陛下不用这么客气。”

从头到尾,牵着冷奕瑶的手,却是没有半点让她避讳的意思。

陆琛面无异色地抬头,目光终于落到冷奕瑶脸上,似乎,等这一刻,等了许久。

他其实一直想问问,她这些日子如何,但看到她那越发艳丽惑人的五官,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口,渐渐的,烟消云散。

没有登上皇位前,他曾经嚣张、任性、跋扈、直白,可如今,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干了什么事,背后都有父皇收拾烂摊子的大皇子了。一旦责任背在身后,恣意妄为便成了奢望……

他笑了笑,唇角却了无笑意。良久,朝着她点了点头:“好久不见。”这一次,声音却是低到几不可闻。

冷奕瑶应了一声,目光在大殿上饶了一圈:“听说国庆节的时候,你会见了各国使团。”

陆琛缓缓吸了一口气,“不过是正常的外交场合,没什么好说的。”

她自然和赫默一起来皇宫,还是这样正规的会面,肯定是事出有因。陆琛隐约猜出了一些,唇角带出一抹苦涩。

“我国庆的时候,去了一趟铎林国。”冷奕瑶不太喜欢干巴巴地站在原地说话,她注意到赫默的目光淡淡地落在陆琛身上,倒不是多少打量,只是,眼底未免带出几分比较。

的确,见过霍尔牧那样的皇帝,再看看陆琛,同样是出生皇室,难免会心生比较。两个人在外人看来,都是受到上天的眷顾,没有受到一丝委屈。霍尔牧是从小到大都没有兄弟,没有一个合法竞争者。而陆琛其实也不遑多让,全国上下,只知道他有一个弟弟陆冥,可即便民间声望再高,皇帝也从来只偏心他一人。

差不多的生长轨迹,可惜,即便后来皇室动荡,让陆琛迅速成熟了不少,对比霍尔牧那双看似微笑,实际沁冷残酷的眼睛,两人的心计如何,高下立现。

陆琛很快就注意到冷奕瑶那近乎叹息似的目光,再结合她所说的铎林国,神色一敛,慢慢皱了皱眉:“边境有情况?”

能感觉到这点,总算情况不是太差。

赫默挪开视线,神色一静:“铎林国最近不太安稳,边境那边出了不少事。另外……”他顿了一下,才继续道:“他们在浮光城造了一座化工基地。”

最后一句话落下,整个大殿,皇宫所有人表情都是一怔。随即,脸色迅速发白。心底一股寒气升起,却是再也无法按耐……。

陆琛几乎是下意识地看向冷奕瑶,却见她神色平静地回视过来,“嗯,就是那座名闻遐迩的‘室内森林’。”花了十多年的功夫,里里外外都遮掩得十分完美,若不是这一次她特意去探了次底,怕是再过几个月,对方时机成熟,就直接兵临城下了。

“他们这是要撕毁和平条约?”陆琛脸色倏然冷了下来,双手慢慢交握,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没有直接打过来?明明手里都有那样的准备,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收到开战的消息?

冷奕瑶坐在椅子上,往后轻轻一靠:“对方压根就没真正想要和平下去,当初是迫于形势,没法打赢,才被迫签了和平条款吧。”她一个外来人都一清二楚,他总不至于傻乎乎的当真以为,铎林国会一直遵照当年的条约老实下去吧。

她刚想让侍卫长给她弄杯热茶,却见对方嘴唇抿得死紧,全身的肌肉都僵直起来了。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赫默刚刚给了他们一个平地惊雷,她倒是望了揭底。

“化工基地的事情不用担心。”她舔了舔唇尖,润了润嗓子。

陆琛心跳一惊,下意识地看向她:“什么意思?”

冷奕瑶无奈地摇摇头:“没什么意思,我把它给炸了。”

……。

侍卫长刚刚是被吓得一身冷汗,现在看到冷奕瑶这幅一脸随意的样子,张口就是炸平了一个化工基地,差点立刻给她跪下。

这,这是什么节奏?

可是,看着元帅那张明明冷峻,双眼却忍不住透出满满笑意的眼睛,为什么,他竟然觉得冷小姐说出这种话,很理所当然?

想当初,她送陛下回帝都的时候,也是几乎当枪匹马杀出一条血路……。

空气凝固了五秒,陆琛和侍卫长的脸色一变再变,到最后,已经习惯地接受了某人的变态……。

“所以,元帅这是准备正式对铎林国宣战了?”陆琛整了整思路,既然能当面和他说出这些事情,赫默手里肯定已经有了证据。

谁料,冷奕瑶和赫默竟然同时摇头。“目前,还不是时候。”

打仗这种事情,一定要事出有因,并且站在制高点,在国际声誉上才不会被人泼墨。

化工基地的事情,在飞机起飞前,霍尔牧和他们都已经做出让步,双方各有后路,没法再这上面再纠缠不休。

没想到听到否定的答案,陆琛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只是,冷奕瑶和赫默显然没准备多做解释。

“我这一次来,一方面是要告诉你边境那边的事,另一方面,也是想和你打个招呼,加纳、海拉、巴哈这三个国家,预计下个月,在慕尔曼举办军事技能竞赛,邀请帝国这边参加。”

赫默没有再给他提问的时间,直接道明来意。

军事技能大赛吗?

交流切磋、互通有无是明面上的说法,探听虚实、弃暗投明怕才是真正目标。

陆琛在经过了最开始的震惊之后,很快理清思路。

这三个国家,是邻国当中,实力仅次于铎林国的大国。一旦帝国和铎林国开战,他们袖手旁观是最好的情况,最坏的情况是落井下石或者趁机结盟、联合进犯……。

赫默这般明确地将情况明明白白地告诉他,无外乎是表明态度。

这场战役已经无可避免,皇室也该是时候准备准备了……。

陆琛缓缓地吸了一口气,良久,徐徐吐出:“这场军事技能竞赛,我也去。”

“嗯?”冷奕瑶表情微微一凝。军界的事情,何必他亲自介入?过来告诉他消息,是为了让他早有准备,以防措手不及。

“我要亲眼走出去看看现在的局势,而不是坐在这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像个木偶,任时局摆布。”陆琛摇了摇头,直接止住了冷奕瑶要说的话。

无论别人怎么想,唯有他自己最清楚,自己的皇位是从何而来。

他是个被自己父皇当做挡箭牌的儿子。哪怕明面上再受宠,不过是父皇为了保全m的安危,才把他挂在最灿烂夺目的位置,顺势继位。另一方面,论手腕和能力,他根本比不上自己的那位退避属地的叔叔。他几乎是被冷奕瑶亲手送上的皇位……

不管别人用多么崇尚尊敬的目光仰视他,唯有他心底最清楚,他没有足够的威信和资质。

正因为如此,他才一定要亲眼见证这场混乱的开端。

一旦铎林国和帝国开战,绝不仅仅只是两国的战争,牵扯的,怕是整个周边区域的局势……

侍卫长张了张口,刚想说话,却被陆琛一个眼神定住。

冷奕瑶饶有意味的笑笑。

的确,养在皇宫中的皇帝,能算是个真正掌权的皇帝吗?

他能靠运气坐上皇位,却不能靠着运气坐稳皇位。虽然,和霍尔牧那样的人物比起来,他还有所欠缺,但好在,现在起步,并不算太晚……。

“我知道了,这事我来安排。”无缘无故,忽然皇室和军界都参与军事竞技比赛,必定引来各界猜测。赫默想了想,决定找个借口,堂而皇之地把陆琛到时候塞进出国团队里。

赫默既然这么说了,冷奕瑶就压根没有一点担心的了。只是……

她回头,忽然看向陆琛:“大王妃那边,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

陆琛表情微微一僵。

不仅仅是因为大王妃出生是铎林国的公主,最主要的是,从血缘上来说,她更是冷奕瑶的外婆。

冷奕瑶今天进宫后,连生母一句话都没问过,提到外婆也仅仅用了“大王妃”三个字,显然,对于“血浓于水”这种事情是嗤之以鼻。

“没有,她最近一直很低调,很少出寝宫。”父皇去世后,除了那次她和他交易,让长公主重回帝都之后,她一直寡言少语,几乎不怎么出宫门。就连长公主那边,也因为当年意外丧失记忆的时候,因为大王妃瞒着她那么多年的过往,心存芥蒂,两人关系不复往常那般,疏远了不少。

冷奕瑶的指尖搭在下颚,沉思良久,微微一笑:“铎林国那边如果开战,明显是把她放在火架上烤。”毕竟,当初她可是政治联姻过来的,作为战败国,她这个“和亲公主”的身份一直是放在明面上的。一旦开战,铎林国要么是准备眼看着她去死,要么就事先为她准备了后路。而且,据她观察……。

这位大王妃,能在皇帝不满意的情况下,多年只有一个女儿傍身的情况下,还压制了后宫那么多女人这么久,“老谋深算”这四个字还是当得起的。

“建议你派人盯着她点。”她眼底闪过淡淡的冷光。

她这个人,虽然不惧动荡,但最喜欢的,还是安逸。

两国开战,不可避免,她无话可说。但如果因为帝国这边出了内奸,导致后面局势难看,甭管血缘上是什么关系,她可懒得给那个恨不得把她一辈子丢在d城任冷家欺负的老婆婆好脸色。

冷奕瑶这句话,按照风俗传统来说,简直是大逆不道,可惜,在场的两个男人,没有一个人会提出一个“不”字。

陆琛点了点头,目光与侍卫长对视的一瞬间,后者立刻心领神会,下去布置安排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就不多呆了。”如今,长公主也有大半的时间待在皇宫,冷奕瑶不想和这人多掺和,正事说完,也就准备离开了。

赫默自然不会拒绝,从头到尾,他甚至都没有落座。套用陆琛刚刚那句话,不过是外交场合罢了。话既然已经说清楚了,自然不会多留。

陆琛眼睁睁地看着冷奕瑶转身离开,良久,只是低低垂下眼帘,并没有挽留半步。

事情到了这一步,再拘泥于那些天马行空的幻想,连他自己都要看不起自己。

既然背负了帝国皇室的命运,他总不能一辈子装聋作哑,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是时候,该出去好好见见这个残酷的现实了……

长公主接到消息,元帅竟然亲自来皇宫与陆琛见面的时候,手心盎然攥紧。身旁来通风报信的侍卫是大王妃的心腹,按照大王妃的吩咐,一五一十地将当时他远远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元帅身边还跟着一个女子,就是上次受邀来参加宴会的那个。”

长公主的脸色豁然一白,整个人立刻站了起来,就要往陆琛的方向奔去,却被那侍卫直接挡住了去路。

“滚!”她再也控制不住脸上的怒色,一抬手,就是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侍卫的脸被打偏,却不敢挪动一步,“元帅和那个女子已经走了,您即便现在过去,也找不到人了。”

大王妃交代,一定要将事情讲清楚,否则,出了乱子,拿他的人头处置。

侍卫垂下颈项,不敢去看长公主此刻的脸。

“走了……。”呆滞的声音从她嘴里露出。长公主的脚步果然顿住了,再也没有迈出去一步的勇气。

所以,过门而不入,避而不见,便是她的态度?

她明知道她是她的母亲,却不听、不看、不闻、不见?

长公主豁然自嘲一笑,转身,一步一步地朝自己的寝宫走去。

侍卫这个时候却抬头,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静静道:“大王妃让我告诉您,最近不要去找她,您自己注意安全。”

长公主浑身一僵,像是想到某种可怕的可能,豁然回头,看向那个侍卫。

可,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那刚刚还受了她一巴掌的侍卫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再没了踪影。

她下意识地回忆刚刚那个人的长相,越是越想脸色越难看。

那人长了一张太平凡普通的脸。放在宫中的任何一个位置,都会泯灭在众人之间……。

这类人,最容易从事的,便是谍报之类的工作……。

就在长公主在自己寝宫门后,浑身冰凉的时候,赫默已经把冷奕瑶送到了军校门口。

“军事技能比赛的事情应该很快就会传下来,选拔比赛估计是两周后举行,你如果有比较中意的人选,直接和弗雷说。”他看得出,冷奕瑶有意培养同寝室的那两位女军官。不管她是作何打算,他都希望她能如愿以偿。

“好。”冷奕瑶也不和他客气,等军事技能比赛的项目出来之后,她再看看具体情况。人的眼界是一步步养出来的,罗拉和副班长显然进步空间很大。有机会,自然她要帮她们争取。

赫默坐在后座上,笑了笑,到底没忍住,一把搂住她的腰:“周末记得早点回来。”

谁知,冷奕瑶一根食指忽然抵在他胸前,一脸遗憾地摇了摇头:“难道我没告诉你,这周末,我接到金斯家族的邀请,要到他们的老宅去参加聚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