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一条明路/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斯?道尔是个与夜融为一体的人,岁月似乎对他格外优待,虽然已经人到中年,但在他身上却没有留下太多痕迹,沉淀下来的只有从容与幽静。

所有金斯家族的人都静静地跟在身后,眼见族长亲手将冷奕瑶领进古堡,眼看他亲自让出主座,静静立在长长的会客厅中,展眉微笑。

那一刻,冷奕瑶在他的身上看到了这个家族的气度,看到了这个人面对各国突然同时施压时的荣宠不惊。而他身后站着的金斯家族的族人,都静立在旁,气氛十分平和。金斯?道尔的公信力可见一斑。

显然,整个大厅里,她是年纪最小的一个。

她没有去坐主座,反倒是在主座的左手边的位置停下脚步:“各位不用客气,既然是合作关系,大家本就是平起平坐。”

金斯?道尔听了她这话,忍不住抬眼看了一眼自己的亲儿子。当初,金斯?坎普带了一身的伤回来的时候,他就料到这个小姑娘不是个简单人物,但,这般气度、这般从容,到底还是让他稍稍有点出神。

她才多大,能历练过多少事情?

偏偏,如今她的话,在皇室、军界都占有一席之地,这样的人,帝国建国这么多年来,当真是第一次听闻。

“冷小姐好气度。”金斯?道尔笑笑,没有再推辞,右手在空中微微一翻,做了个手势,所有的族人从善如流,坐在了自己身边的位子。

冷奕瑶看了一眼,金斯?坎普的位置落在最后。看来,在下一届族长之位定下来之前,少主的身份并没有让他在家中特立独行。

“今天请冷小姐过来,主要是两件事。”金斯?道尔沉吟了一下,倒是没有浪费时间去寒暄,相反,他说话,很直接明了,正如他给人的印象一般,是个雷厉风行的人。

冷奕瑶点头,示意他直说无妨。

“第一件事,想来你也清楚,目前我们家族的情势有点复杂,各国都来施压,要求提供军火。其中,铎林国和我们帝国是边境线最长的邻国,历代多有摩擦,上一次打仗距离现在也不算是太久远的事情。最近,边境不稳,看样子,对方是铁了心要重燃战火。”说句难听的话,狼子野心也差直接摆在脸上了。此前,多次来找他们购买军火,小批量的时候,他们作为商人,也接待了,只要不涉及大型杀伤性武器,也都睁只眼闭只眼,毕竟,帝国的军火水平摆在那,买点成色一般的货物,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可最近这几天,对方简直是一下子火烧眉毛,别说派来的人,一个比一个军阶要高,如今放出来的狠话也已经有种威逼的味道了。

除此之外,其他邻国也乘势加入,原本自家因为“军火库”的名头,有多被各国礼遇,如今,就有多水深火热。不仅仅是架在火堆上烤,更是一言一行都被紧迫盯人的节奏。

还手?

他们不是没有能力。

家底抖一抖,全世界少说有三分的军火要从他们手上过。但,他们毕竟只是一个家族,与一国为敌,尚且能够应付,与群国为敌,显然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这个时机,召开家族聚会,把冷奕瑶请来,一是迫于无奈,另一方面,自然还是想见见,这位手段高轩的小姑娘,是不是真的能担得起合伙人的名头。

冷奕瑶向来比较看重强者,按理说,整个金斯家族,已经是泼天富贵,产业遍及全球,但,光看眼前的座次和气氛便知,这个家族,团结、奋进、坚持,却又能维持本心。宁愿走最艰难的路,也一定要把主动权掌控在自己手中。哪怕披荆斩棘,也不愿意成为别人手上的刀。这样的合作伙伴,放眼整个帝都,都是最优秀的存在。

既然当初已经谈妥要合作,冷奕瑶便没有绕弯,面对对方给予了最高的迎宾待遇,她也给出她的诚意。“铎林国这边,你们不用犹豫,打仗的事情已经是铁板钉钉。”

她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是已经将目前的情势点的很清楚。

帝都但凡消息灵通点的人,都知道她和元帅之间关系匪浅。皇室不一定知道的事情,她都知道的清清楚楚。能说出这样的话,一定程度上,已经表明了军界的立场。

冷奕瑶侧头,在灯影重重间,朝众人微微一笑:“既然两国都要开战了,除非想做叛国贼,否则,他们要军火,你们不应是理所当然。给他们直接吃闭门羹,他们难道还敢翻了天!”

一句话落下,整个大厅都微微一静,与之相反的,却是所有人心底的震惊。

何其霸气,又何其睥睨!

看她的脸,明明是一个娇弱明艳的女子,可一旦深入看进她的眼,便能发现,那浑身上下的凌然之气!

他们如今左右为难的原因是在于,不愿意得罪任何一方。毕竟,他们归根究底亦是商人。货源和销售渠道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根基,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愿意自断后路。

但,冷奕瑶这一句话,说出去,却谁也辩驳不了任何一句。

他们的根在帝国,没有道理要帮着帝国的敌人打自己的脸。说到底,发“国难财”,他们压根看不上这种做派。

只是……。

金斯?道尔微微皱起眉头:“即便没有铎林国,其他的几个邻国也不好搪塞。”

怪只怪,这一摊子事情,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大。现在,已经不仅仅是铎林国和帝国两国之间的矛盾,旁边虎视眈眈的其他国家,显然也各有打算。

冷奕瑶勾了勾唇,目光似乎带着一抹轻笑,看向众人:“搪塞?为什么要搪塞?实话实说不好吗?”

这一次,不仅仅是金斯?道尔,在座的全场所有金斯家族的人都忍不住目光呆滞。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做你们这行买卖的,最注重的便是声誉和信用。对于客户,向来注重保密工作。”不透露买家的消息,不详细打听多余的事情,只专注于军火买卖,是军火商与军界后勤部的最大不同。但,这并不代表,任何时候,都要这么老实。

金斯?坎普在军校和冷奕瑶认识了那么久,一看到眼前,她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顿时,心里升起一个模糊的预感。她的意思,该不会是……

“他们想要军火,你就答应嘛。顺便,把每家每户准备买回去的军火数量一五一十地列出来,当然,添油加醋就更好。”她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样子:“那么多国家同时要货,得筹备吧,得花时间疏通渠道吧,你们就按照最慢的时间来,一个字——拖!谁还能在这个关口动你们分毫?”

为什么朝军火商买武器?

自然是因为自家的存量不足。

哪怕心底再窝火,明知道金斯家族在拖延时间,可他们这些买方有其他办法吗?当真一枪将人给毙了?别说他们怎么收场,一旦他们这么做了,军火是想都不要想。到时候,拿什么去趁火打劫?

金斯?坎普呆呆地看着冷奕瑶,一脸“想不到你会是这种人”的表情。

你很皮嘛!

让他们把所有买家的老底互相抖出来,然后,坐山观虎斗?

很好,这很给力。

为什么之前他们都没有想到?

金斯?道尔到底是掌权人,他的眼界要比儿子深远的多,在旁人看来,冷奕瑶这一招是玩出厚脸皮的风格,可事实上呢?远远不止如此……。

一家军火商,供应给各国的军火都是一样的型号,谁会凭白浪费这样的巨资去买回同样的东西,有什么意义?

最关键的是,冷奕瑶这一招,是让每一个买方都知道了彼此的意图。

金斯家族既然这一次敢违背常理,将所有买家和盘突出,怎么会不告诉帝国的军界?毕竟,他们自家的老窝就是帝国。

所以,在帝*界的眼皮子底下,暴露所有的野心和图谋?这样的事情,还有必要继续执行下去吗?

若一意孤行下去,那“盟约国”也不过是个天大的笑话。怕是帝国在与铎林国开战之前,就把购买军火的国家直接记下来,到时候一起清算……。

那此前信誓旦旦要在海岛上举办的军事竞技比赛不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呵呵,都准备囤军火加入乱战了,还打算元帅给他们好脸色,继续答应帝国参加竞技比赛?

反目成仇比较快吧。

那才叫真正的偷鸡不成蚀把米……

整个大厅在座的,都是在黑白两道游走多年的军火商,按理来说,从阴险狡诈来讲,都是常人无法企及的。可冷奕瑶这简简单单的两句哈,却让所有人一时间都愣在了原地。

这方法,简单到无以伦比,看上去是牺牲了多年来经营出来的好名声,将客户资料卖得个彻底,但,从后果来说,却是不费吹灰之力,直接将所有的压力都反弹回去。

由她这样轻描淡写的讲出来,颇有几分玩笑的意味,可反过来一想,才发现没有比这个更适合的办法。

不费吹灰之力,不仅可以解决燃眉之急,还能将整个家族至于不败的位置,冷眼旁观。

如果说,刚刚在庭院里,迎接冷奕瑶的时候,众人还是颇有兴趣,想要好好一睹这位“贵客”的风采,那么眼下,所有人心底都只有一个念头——好厉害的心计,好厉害的手段!

此前,一直听说,新皇的皇位是这位还未成年的小姑娘一手谋划,如今看来,确实不假。

坐在金斯?道尔附近的几个族人目光微微一碰,下一刻,眼底生出同样的感慨。

难怪自家应以为傲的“影子”都查不透她真正的底细,这样的人,如果真的想要隐藏心性,谁能猜出她背后真正的目的。

“不过,只是这样对付那群人,还不够。”就在他们叹服的瞬间,冷奕瑶那悠然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这一次,就连金斯?道尔都忍不住微微身子往前一倾,全身心都为她的话语夺去所有注意力。

“你们家族当初决定分散族人,是为了方便在世界各处遍及产业,诚然有助于扩大业务范畴,但也因此存在一个致命的弊端。”她的指尖轻轻点了点椅背,“注意力太分散,影响力便会随之大打折扣。”除了帝国这一处之外,其他地域都是分支,说话的底气不足,多少有点这个原因。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

“你的意思是?”金斯?道尔眯了眯眼,越发有点不确定她的主意。

“先收一点回来。”她直直地对上金斯?道尔的眼睛:“把离得最远的几位安置在帝都,既然外界都知道你们家族在聚会了,何妨把聚会的时间延迟一点。毕竟……”她慢慢眯起眼睛,眼底一抹冰凉瞬间即逝:“离咱们帝国和铎林国交战的日子不远了。”

所有人都是浑身一僵。

她这话的意思是……。不等铎林国动手,帝国这边准备先发制人?

冷奕瑶眨眼轻笑。漆黑的黑夜,被灯光驱逐,明明室内因为温暖如春,偏偏她的笑容,在众人看来,有一种蛊惑心魂的味道。

“边境都已经被挑衅了,难道还要坐以待毙?凭什么就应该是我们等着别人出手,难道非要等到对方准备充足了,才正面开杠?”这个时候,就应该反过头来逼一逼。

那些邻国不是把金斯家族放在火上烤吗?

那么就反过来,把这一谭浑水搅得更浑些!

金斯?道尔的嘴唇微微一颤,他几乎是心头闪过一道雷电,那一瞬,有一个惊悚的念头从他脑子里劈开,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张口:“军界是不是在边境被挑衅之前就早有准备?”

冷奕瑶的一字一语中,透露出来的都是好整以暇。

不是被人逼到绝境、转身反击的迫于形势,相反,她的每一个方案都有一种掐住对方命门的意味。

她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阻止他们和邻国接触,更不用说,劝阻他们卖军火给对方。

这样,只有一种解释。

她对元帅,对帝*界有着极度的自信。

这股自信从哪儿来?

自然不会是平白无故从天边掉下来!

那么,只有一种解释!

在被铎林国挑衅之前,帝*界就早有准备!

金斯?道尔脑子里忽然想起之前在新闻报道上出现的那一幕幕的军界大清洗的枪决画面。

血水模糊,尸体横陈……。

他曾不断好奇惊讶过,向来内敛低调的元帅为什么会仅仅因为自己的一次出行消息外泄而掀起那样的血雨腥风。

如今想来,他背后忽然密密地渗出一片冷汗。

剔除心有不轨的叛徒倒是其次,怕是,元帅早已酝酿着外界无法想象的壮举!

冷奕瑶看看金斯?道尔那张忽然微微发白的脸,忍不住满意一笑。

合作伙伴这么聪明,又很敏锐,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好事。

她想起当初,赫默给她试用的那把狙击枪,忍不住舔了舔舌尖。

金斯家族的地下军火库,金斯?坎普是带她亲眼见了的。饶是放在老宅地下最精明、最高端的武器,也没有那一把狙的威力能比得上那一把。试想,这么久过去了,赫默那边会没有更深一步的进展?

自他在d城之行前,整个军界就已经秘密筹划起武装升级的事情,事到如今,哪里是该帝国左右担心?

该担心的,分明是那群没长眼的邻国!

她忽然缓缓地伸出左手。

熟悉的她的人,都知道,她的左右,异样的灵活,但,又不仅仅是左撇子。她的右手的灵活度丝毫不逊于左右。

在灯光下,除了关节处因为在军校持枪训练而日渐明显的老茧,那手竟然像是用玉雕琢而成,精美通透。

她却倏然凭空握拳,像是将某种命运突然攥住!

“既然合作,不如我给你们指一条明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