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控制感官/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走后,整个大厅里的气氛却没有完全放松下来。能坐在这里的人,不仅仅是家族军火生意的卓越贡献者,更是冷静旁观整个世界战火变迁的军火商。

金斯?道尔决定用家族百分之三十的分红来和冷奕瑶合作,他们自然不会反对,但有一件事情,却是压在他们心底的一根刺。

金斯?道尔回头,见所有人脸上都带着一丝凝重,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是怎么了?难道回老宅聚聚,倒是愁眉苦脸的?”

坐在他右手边,离他最近的兄弟揉了揉太阳穴,看了所有人一眼,替大家问出了心中所想:“‘影子’的调查报告里显示,冷奕瑶和新皇帝陆琛关系匪浅。甚至,隐约传出风声,她的出生和皇室有关,那么当初,我们支持两位大公的事情…。”

那两位大公,可是陆琛当初继承皇位的拦路虎,差一点就将他拉下马。如今,一个执行了死刑,再也不会开口,另一个,心思更深的三皇叔却是退避属地,万一哪天暴露出来……。她还会毫不顾忌地和他们家族合作吗?

金斯?道尔听罢,慢慢喝了一口茶,才抬头朝众人静静一笑:“这件事情,之前她就猜到了。”

当初皇室陷入动荡的时候,冷奕瑶就曾经明确地点出过,她清清楚楚地知道,他们家族和皇室的牵连。

在座的人顿时表情一片惊愕?

猜到了?

“所以,不用担心。别看她年纪轻,但心底的成算绝非普通人能比。”这是个真正能做大事的人。心胸、眼界、洞悉力,但凡身处高位者需要必备的素质,她都有。可惜是个女儿身……。否则,前途不可限量!

最后的担忧被消除,众人终于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可随即,忍不住升出一种荒谬的感觉。

作为手里紧握“影子”这种暗部机构的家族,历来,他们和别人打交道都是先把别人的老底探得一清二楚,知根知底之后才开始谈生意。这次竟然反其道而行!

冷奕瑶的底牌,他们压根一点线索都没有,偏偏自己的根基都已经被她挖了一个遍。

“还有一个月就是盟约*事技能比赛了,大家就当给自己放个假,按刚刚所说的,能将生意收紧一点的,尽量往回收。在此期间,大家都住在这吧,老宅好久也没有这么热闹过了。”金斯?道尔缓缓朝侯在门口的管家做了个手势,后者躬身,立刻下去安排各位主子的房间了。

一时间,这座外面看上去阴森森的古堡倒颇有点热热闹闹的意思。

而与此同时,冷奕瑶这次被金斯?坎普直接送到了元帅府的大门口。

临下车的时候,两人惊讶地看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恰好从元帅府里跨出来。

车子熄火的那一瞬间,翟穆的目光微微一闪,朝他们这边走来。

“这么急急忙忙的,是要去哪?”冷奕瑶回忆了一下,自己的确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翟穆了。这个点,出入元帅府,是因为赫默私下安排他工作?

翟穆目光从她身后的金斯?坎普身上绕了一圈,才缓缓地朝她笑了笑:“元帅让我准备一下,下个月军事技能大赛的事情。”

这么说,赫默是准备带他一起了。

冷奕瑶记得,当初在d城,就是由翟穆为赫默试枪,倒没有什么太意外。

她虽然没有和翟穆真正交过手,但,这个人的综合素质,不得不说,“万里挑一”都不足以形容。埃文斯也很强,还是那种利落精明的强,但和他放在一起,却不是一个类型。

她点点头,随手指了指身后的人:“金斯?坎普,我军校的同学,你见过的。这次军事技能比赛,他也一道去。”

这算是正式帮两人引荐了,意思也很明显,大家都是一路人,从此不用互相防备。毕竟,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金斯?坎普是直接往他们车上装了个窃听器,想要一路跟踪,却被翟穆直接开车都甩了。

两人文质彬彬地相互握手,一点都看不出身为军人的凶性,客客气气地互道“久仰”,简直像是互相切磋的两个白面书生。

“这段时间我暂时不回军校了,有事直接电话联系,等军校开始正式选拔参赛选手的时候我再回去。”冷奕瑶和金斯?坎普打了个预防针,实在是这两天,待在军校的时候,来来往往的军官们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这边,她懒得应付,干脆缺勤算了。

“好。”金斯?坎普应了一声,见没有其他事情,便自己开车先离开了。

倒是翟穆,原本急着回去安排手头上的事情,准备把后面的工作都提前准备好,为下个月的比赛做好准备,现在没有急着走,反倒是皱眉看了看金斯?坎普开着的那辆车。“你相信这小子?”

堂堂金斯大族的嫡少爷,这般屈尊给她当司机,难道手底下连个下人都没有了?

“自然。”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是她向来的准则。倒是翟穆,她抬头多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是不是他手里的工作越来越多,她往往能看到他眼底的一抹疲惫。大多数的时候,他也是行色匆匆。

“那就好。”翟穆只是稍微提了一句,见她心里有数,也不再多说。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缓了缓语气:“你去邻国拍下来的照片我看到了,你胆子也太大了,如果那边元帅没有亲自去铎林国接你,你想过后果没?”

拍下的照片?

冷奕瑶心里微微一顿。他是指化工基地的事?

看样子,他这么疲倦,大半原因是因为铎林国的事情了。

冷奕瑶想了想,其实,那天如果赫默没有亲自来接,她总归也是有后路可退的。只不过,但凡她要真做了,现在,两国大概已经真的干起来了。

翟穆见她不吭声,以为她在后怕,顾及她情绪,于是转了话题:“你们离开浮光城之后不久,那个市长就被处死了。和你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那个西勒倒是的确有点手段,竟然直接搭上了新市长的路子,没有受到半分波及。”

“他向来不缺手段。”她笑笑,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不过,手段归手段,她倒是的确给西勒填了不少麻烦。只不过,那人向来是个护短的人,知道凯斯市长因为女儿的事情耿耿于怀、非要置她于死地,怕是对她也没生什么气。否则,她耳根不会这么清净。

翟穆无奈点了点头。他提醒她,不过是好意。她如今的身份看上去与以前没有什么区别,但离得近的人,都知道她对于元帅来说,意义非凡。不仅仅是金斯?坎普,西勒,甚至是圣德高中的那批人,每个人接近她,未必不是意有所图。

弗雷从门槛处跨过来,见翟穆和冷奕瑶站在远处在说话,忍不住提了提音量:“冷小姐,夜宵帮您准备好了,可要现在送去餐厅?”

“好。”她应了一声,随口问了一句翟穆要不要一起。

他却转头看向弗雷,无奈地摇摇头,“手上事情太多,我就不耽搁了。”

除了冷奕瑶,整个元帅府上下只有执勤的近卫官才能留在这里,他不太方便久留。

“那好吧,回见。”她看弗雷的表情就知道,怕是赫默已经在餐厅等着她了,也不再留他,点了点头,就转身走了。

夜色里,翟穆和弗雷互相敬了个礼,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刚刚离得远,冷奕瑶还没怎么注意弗雷的表情,现在走得近了,冷奕瑶才发现弗雷的脸色有点不对劲:“怎么没精打采的?”

“‘白泽’那边很多人都想参加下个月的比赛,可埃文斯现在又不在帝都,我有点担心。”弗雷对冷奕瑶是知无不言,也不避讳,直接把现状给说了。军校那边,给出了十个名额,就是怕出意外,连很少出现的校长都亲自去坐镇了。相对而言,作为特殊军事要地存在的“白泽”,里面的人员素质和技能比军校的那群没上过战场的学员来说,高了不止一个度。偏偏,现在尴尬的很。埃文斯担心铎林国另有异动,早就乘航班回了铎林国,通讯更是能少就少,直接主事人不在,底下的人难免心浮气躁。

“可确定了代表团一共多少人?”冷奕瑶忍不住算了一下,军校分配了十个名额,四大军区,肯定也有指标。“白泽”再往里面一加,人数的确不好定。

“元帅的意思是不超过五十人。”毕竟,只是一场盟约*事竞赛,太铺张了不好,太展现实力也没必要。弗雷指了指已经离得不远处的餐厅道:“具体的,您可以亲自问问元帅。”

冷奕瑶抬头应了,等走到餐厅口,果然看到赫默一个人坐在桌边,一手看着平板电脑,一手拿着杯茶在等她的样子。

“回来了?”听到脚步声,他抬头,灼灼灯光下,他的眼睛却亮得惊人。放下手中的茶杯,朝她走来,似乎一双眼底,只看得到她一个人的存在。

弗雷很懂眼色地退出去了。

餐厅里,大厨早就将夜宵摆好在桌上,微微冰冷的空气似乎也因此温暖了不少。她笑着捏了捏他的手:“我也没离开几天啊。”

赫默无奈,以前不懂为什么谈恋爱的人,恨不得分分秒秒都黏在一起,到如今,事情落在自己的身上了,才觉得,恨不得将她直接揣在自己怀里,一丝一毫都不错开眼。

“金斯家族那般的事情解决了?”他顺势摸了摸她的手,确定她手心的温度还可以,唇角的微笑明显了些,拉着她坐在桌边,看她吃夜宵。

大厨今晚做的是鸡丝面,用撇得很清、不见一丝油光的老鸡汤做汤底,下了小半碗的手工面,面条极细,根根分明,里面放着一小撮青菜,清淡爽口。

她低头喝了一口汤,慢慢地吃起来,前后不过七八口,就已经可以见碗底了。未免晚上吃多了消化不良,大厨现在都是遵循夜宵少量的原则。

她擦了擦嘴,才回答了他的问题:“我和他们所有人都见了一面。很聪明的一个家族,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军火的事情,如果有需要,我直接让他们配送过来。这种东西,多备点好,反正,有备无患。”她知道赫默手底下,有专门的军火研发团队,但,那毕竟是研发最新型的武器,基础装备什么的,还是靠着军需后勤部。一旦开战,什么东西,都不如货源充足的军火来得更有底气。

赫默原本以为,她只是去参加合作伙伴的聚会,没想到,她竟然为的是他。

似乎,不管什么事情,无需他开口,她永远知道他最需要的东西。

他几乎是喟叹着,缓缓低头,吻住了她的唇:“怎么办,我越来越不想放你离开我的视线……”

占有欲越来越强,强到他自己都担心,有一天会控制不住。

他从未预期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会对一个人生出这样危险的情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