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如何触动/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是星期天,冷奕瑶正好没事,索性在元帅府睡个够。

赫默早上忙完公务,等中饭的时候,亲自来叫她起床。

冷奕瑶早习惯了这人在她屋子里转来转去,也没有任何别扭的表情,随意套了外套,就直接去卫生间洗漱。

等收拾一新出来的时候,都已经到了中午十二点。

她伸了个懒腰,舒舒服服地眯着眼,那模样竟然和她豢养的那只金钱豹颇有点神似。

“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来,躺下,我帮你松松筋骨。”赫默早上其实来过一趟,见她睡的香就没忍打扰。不过,自从邻国回来,她在军校的训练量明显又上升了一个度。如今,连教官都不敢亲自去干预她的训练计划。他虽然觉得心疼,却也知道,她秉性如何,干脆放手任她想干嘛就干嘛。

“咦,你今天心情很好嘛。”她将湿毛巾挂起来,脸上脂粉不施,却像是玻璃鸡蛋壳一样,让人看着就想咬一口。

他拍拍床边的位置,示意她过去。

她笑着直接躺上床,翻了个身,用背对着他:“来,让我感受一下大师级的按摩。”

训练要遵循循序渐进的原则,原本她并不是特别急,既然已经恢复了大半,慢慢来呗。但眼看现在两国交战已经迫在眉睫,她最近的确有点超负荷运动。腰身和大腿都酸软的厉害,昨天从金斯家族回来的时候,对方一个人都没有发现,倒没想到他眼睛这么尖,竟然看得一清二楚。

随着深秋揭过去,凛冬将至。

冷奕瑶的睡衣稍稍有点厚,却在肩膀和小腿的地方漏出了缝隙。

他顺着那两处缝隙,一点一点抚摸上去,眼底带着淡淡的怜惜和无奈。“这里酸吗?”他先捏了捏她的小腿肚子。

冷奕瑶舒服地点了点头,头发落在他身边不远处,铺出大半,看上去像是只勾魂的女妖。

外面阳光正好,落在房间里,通亮灿烂。

她歪着头,静静地看着认真帮她按摩的赫默:“我听说,这次你准备派出的代表团不超过50个,埃文斯又走了,你准备拿‘白泽’怎么办?”

赫默曾经带她亲自去过白泽的训练基地,见识过那边的训练强度和基本素质,就算是直属的军校,也不能说足够优秀。毕竟,前者的设立本身就考虑的是特殊机构。

“弗雷让你问的?”他将她小腿肚子那块硬邦邦的地方柔软了,唇角勾出一抹笑,倒是并不惊讶她会问这个。

“他就随口一提,我挺感兴趣的。”她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示意他换位置按摩。

大抵,全世界,也就只有她这么理所当然地指使他干事了。

他小心翼翼地将她肩膀处的睡衣往下拉了拉,一片雪白,触之滑腻至极,恨不得一双手就吸在上面,永远不分开。

冷奕瑶一边感觉着他的力道,一边舒服地闭上眼。

赫默眼底闪过一抹宠溺:“‘白泽’这边我不准备选人出来,四大军区各抽十个,军校再抽十个,就够了。再多的,就没必要了。”

不是他狂傲,而是,那个所谓的“盟约国”,没有一个国家的军事实力可以与帝国比肩。有些该震慑的,露出点底子也就算了,至于再多的,他眼底划过一道轻蔑,没必要!

“你是怕那三个国家里面,有铎林国的奸细?”冷奕瑶想了想,这个可能性从脑子里一过,她觉得非常有可能。

“那三个,说白了,就是墙头草。哪边够强,就帮哪边。抽调‘白泽’的人过去,未免太看得起他们。”他食指和中指微微用力,按住冷奕瑶肩窝的某一处。她像是忽然触电一样,整个人都微微一震,良久,抬眼,睨他。

这厮,故意的!

嗯?没有叫出声来?

赫默有点可惜地看着她咬住唇瓣,一丝声音都没有泄露出来。良久,忽然倾身,直接吻上她那通红的唇。

“今天下午我正好有空,想让我陪你干什么?”低哑磁性的嗓音从耳边拂过,带起她的碎发,简直撩人于无形。

冷奕瑶觉得自己身子越来越敏感,被他按住的地方,像是燎原一样,变得火热,忍不住狠狠地盯他一眼:“吃饭、睡觉、调戏只野兽。”

野兽?

他扬眉,没想到冷奕瑶这么清楚他现在的打算,恨不得直接将她压在床上为所欲为。

刚刚唇角掀起一个笑意,忽然却见门口一只金色的“野兽”慢条斯理地爬过来过。

他眯着眼,房内的气温迅速下降。可惜,那只“野兽”一点都感觉不出来主人以外的人类情绪波动,眯着眼,懒洋洋地往冷奕瑶怀里凑,竟然还忍不住叫了两声。

啧!

冷奕瑶敢打包票,她刚刚分明看到赫默的脸彻底黑了。

她笑着摸了摸金钱豹的头,见它舒服地往她怀里靠得更紧密些,四周的空气又是一凉。

“不是叫我下去吃饭的吗?走吧。”她下意识地将小豹子往身后挪了挪。别说,赫默气场全开的时候,这只“猛兽”简直能将任何碍眼的东西直接撕了!鉴于她对这只“萌宠”还没有腻歪,索性将他拉开战火区。

厨房里早已经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大厨掐着时间,帮冷奕瑶煮了一锅海鲜粥,配着主食,清香扑鼻。

冷奕瑶见弗雷一直往她这个方向打量,忍不住朝他摆了一个“不”的手势。

白泽那边就算是吵翻了天,冷奕瑶也知道,赫默一旦下了决定,绝不会更改,索性给弗雷透个消息,以防万一。

“你对军校那边的名额有什么想法?”他将餐具亲手递给她,一边帮她乘粥,一边开口。

“金斯?坎普无论是实力还是背后的家族势力,他是一定会被选中的。至于其他人……。我打算给女子班两个名额。”她缓了缓,抬头看向赫默:“至于她们能不能脱颖而出,却是要看最后的竞选结果。”

她愿意给罗拉和副班长机会,但最终却是要靠她们自己的实力。

如果可以成型,她可以遇见,未来在战场上,这两个人会很有用。一方面,她们亲自深入了铎林国的首都腹地,另一方面,她们最近明显开了窍,对于随波逐流,军校毕业之后直接转入地方显然已经没什么兴趣。

赫默静静地看了她一眼,“想培养自己的势力?”

冷奕瑶的餐具在手上微微一顿。

赫默这话,一语言中她的打算。

始终依靠别人,终究不是办法。

靠山山倒、靠水水干。她从来都不是依附于别人的小鸟,这辈子,既然重拾体能,就不会眼睁睁地当个花瓶。

“我喜欢任何时候都留一手。”她笑了笑,眼底明媚,只是,光线落在她的眉梢,却带出一片深意。

空气微微一静,弗雷正觉得尴尬,想着是不是要退出去,让元帅和冷小姐单独聊聊。

打破世俗,绝非是简简单单一句话就可以办到的。

冷小姐足够强,强到让整个军校都不得不承认她的实力。但是,那两位女子班的血缘,却并不是到非她们不可的地步。

公正还是如她所愿?

这个问题,面临两难。

赫默却忽然轻轻一笑,侧头,一口含住她的耳窝,“放手去做你喜欢的事情,任何时候,我都在你背后。”

她的傲气、能力、城府、心胸和预见力,一次次地刷新他的感官。

就想今天早上站在床边,看着她一点一点清醒过来的睡眼朦胧,他希望,穷此一生,每天早上都能看到同样的情景。

冷奕瑶一愣,耳边湿滑的感觉像是一下子烙在心底,抬头,静静地望着他的那双幽深漆黑的眼睛,心底传来一阵阵的回荡声。

这个男人,似乎永远知道,该如何触动她……。

------题外话------

晚上九点加完班,去医院挂了个急诊,病毒性感染加高烧,我已经尽我所能地更新了,大家再忍耐几天,我尽量调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