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她的侍卫/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蓼思洁觉得,自己身边的罗德,怕不是个白痴吧!

一个人在那叨叨叨、叨叨叨的,简直和传说中的母鸡有异曲同工之妙。

她听着他嘴里反复念叨着,一会儿是什么“幽冥难测”,一会儿是“寂静湍流”,一会儿又是“五官越发惊艳的女神”,又过一会儿竟然是“容貌倾城的美人”。

创意总监也没有他这么多戏吧……。

“你到底一个人在嘀嘀咕咕什么?”她忍不住,还是捏了罗德的胳膊一把。

“嘶——”罗德疼得差点跳起来,转头,一看,是蓼思洁,立马没脾气的耸耸肩。

一边视线对准冷奕瑶,小声往她这边讲解,“还用我嘀咕吗?明摆着啊。呐,咱女神,气质和这个借读生比起来,完全不是一路啊。看外表,总觉得这位安澜年纪稍微大一点,但也未免太安静了点,虽然明摆着是衔着金汤匙出生的,但一站在咱女神旁边,总觉得有点不够分量啊。”

蓼思洁听他这么一说,眼睛往那坐得极近的两个人看过去。还真是!

她也慢慢地觉得,刚刚罗德说的那些“幽冥难测”、“五官越发惊艳”是什么意思了。

总觉得,这次国庆节之后,冷奕瑶从国外“度假”回来,整个人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也不是说长相在短短时间内变化得特别大,而是气场。

以前,有点含而不露的味道,现在,却是独领风骚的感觉。

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带着一股饶有深意的感觉……

她忍不住开始回想,最近发生了什么。突然有种感觉,只是隔了短短几天时间不见,再见面,对方却已经格局升了一级都不止……

“咳咳,寒暄也差不多,大家坐好,该上课了。”站在讲台处的沃克,清了清嗓子,若有所思地往冷奕瑶和安澜的位置看了一眼,随即示意藴莱也赶紧回位子。

等三个人一落座,八卦的人,纷纷觉得,这个座位,排序很奇妙啊。

冷奕瑶、藴莱、安澜的位置靠得很近,从早上藴莱亲自为安澜开车门的动作来看,这两人关系应该很亲密,藴莱非要指着冷奕瑶身边的位置给安澜是什么意思?不怕女朋友吃醋吗?

“好了!一个国庆玩下来,你们是要各个都上天吗?上个星期的摸底考靠得很得意是吗?要不要我现场报一下分?”沃克见所有人的眼神都要飘过去,站在上面冷笑一声。

果然,下面倏然一静。

倒是冷奕瑶诧异地扬了扬眉。

上个星期,她从国外回来,后来去了军校,的确没来圣德高中,看样子,学校是给特级班的学生准备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节后欢迎仪式。

啧啧啧,考试。感觉,不管到了哪个社会的高三,好像都是这幅狗样子。

沃克开始言归正传地上课。

一群学生老老实实地开始按部就班。

冷奕瑶却总觉得,有一道若有所思的视线不时地落在自己的身上。

那视线,并不具备侵略性,相反,带着浓浓的探究和好奇,错综复杂似的,像是自己陷入了迷宫,想要在她身上寻找答案一般。

冷奕瑶稀奇地睨了新同学一眼。这人,就算是刚从国外回来,最起码的人情世故该懂吧。

一个刚刚才有一面之缘的人,老盯着别人看,很有礼貌吗?

安澜看到冷奕瑶睨过来的眼神,吓了一跳,整个人的面色倏然一僵,尴尬地朝她笑笑,转过头去,盯着窗外,一副云游在外的样子。

冷奕瑶看看她光秃秃的桌面,估计是刚来学校,书本都没准备。

不过,看她这副出神发呆的样子,也不像是过来真正上学读书的,借着圣德高中“特级班”的名声来镀层金?还是不放心藴莱的受欢迎程度,特意来学校盯梢?

冷奕瑶抿了抿唇,心想,真是哪哪都有戏。

懒得再去管安澜的冷奕瑶却没有注意,一直观察着她们这边一举一动的藴莱,此刻眉头已经完全皱了起来。

他目光淡淡地从安澜脸上扫过,良久,落在自己身前的笔记本电脑上,敲打键盘的速度渐渐放缓,眼底却闪过一道深沉。

第一堂课一下课,整个班立马就热闹起来了。

不仅仅是特级班里面的人在凑热闹,外面的走廊里,也来来往往有很多其他班的人。有的人是借着认识特级班的同学,过来串门子,顺便打量一眼,早上和藴莱同进同出的美人,有的是听说来了个大美人,忍不住好奇心过来长见识,反正,顷刻间,简直就跟个集市一样。

冷奕瑶拿着手机,一边在刷新闻,一边抬起头,偶尔和罗德、蓼思洁聊天,悠闲自在的和没事人一样。

晨芝梵走过来的时候,罗德和蓼思洁都微微一愣。晨芝梵从来不是爱凑热闹的人,刚刚就算是安澜刚进教室的时候,他都没有抬头看一眼,怎么一下课,就往这边走过来?

“班里面太吵,出去走走?”结果,某人一战定,对着冷奕瑶就是这么一句话。

显然是想要单独和她聊聊了。冷奕瑶抬头,环视四周,果然,说话声但凡小点差不多都能被压住,的确不是个说话的地方。于是,点点头,经过那两个石化的“雕像”,她顺手轻轻拍了拍蓼思洁。

晨芝梵走在前面,为她开道。

“麻蛋,总觉得自己被排除在外。”罗德气得两颊鼓鼓的,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晨芝梵和冷奕瑶之间有秘密要说。

蓼思洁真想呵他一脸,就他这种外向的性格,谁敢当他面说秘密啊,不怕昭告天下啊。

冷奕瑶随着晨芝梵走出教室,拐了个弯,顺着草坪的位置走去,很快,就掠过了人潮最多的地方,停在了一处小树林旁边。

停了脚步,转身,定定地看向她。“盟约国的军事竞赛你准备参加?”

冷奕瑶挑了挑眉梢,他消息倒挺快。不过一想他那舅舅的身份,又觉得理所当然。

帝*界,一共四大军区。南方暂且不论,因为帝都本就位于北方,向来北方军区是四大军区之首。晨丰贺身为北方军区的军长,妥妥的实权派。这次四个军区各有十个名额,显然消息应该也传出来了。

本来,赫默也没打算保密就是了。

“对,去长长见识,再说,慕尔曼我也没去过,当是度假也很不错。”此次举办竞赛的地方就是北海海岛——慕尔曼,她记得是个离内陆颇远的小岛,说是上面荒无人烟,但她预感,并不完全是那么一回事。否则,为什么,那几个国家异口同声要选择这个地方。

晨芝梵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良久,慢慢道:“我上周递了从军申请。”

冷奕瑶没想到他忽然来了这么一出,神色微妙:“为什么?”

“我母亲一直希望我能像我舅舅一样。”他笑了笑,只是,眼底并没有什么笑意。

和罗德的情况有点截然不同,罗德全家都反对他从军,可是他一意孤行,可惜苦无途径。晨芝梵本人来说,却是对从军可有可无,若较真来说,从军的意愿并不大,可惜他家里人反倒更希望他能顺着晨丰贺的路来走。

“所以,你找我,是为了什么?”如果是军校的人来找她,是因为明白她对于军校的选拔赛有话语权,可他递了从军申请,还没正式成为军人呢。再说,就算成为了军人,那也应该是隶属于北方军区,是晨丰贺的管辖范畴,来找她是什么理?

“我舅舅已经同意让我作为侍卫官去观摩这次竞赛,不过他有一个条件。”

侍卫官?

冷奕瑶想了想,这个好像的确可以有,毕竟赫默身边就有不少侍卫官,除去元帅府的近卫官,他出行,军界向来是有规定配置的侍卫官随侍左右。而这些人不下场比赛,算不得占有比赛名额,自然不受总数限定。

晨芝梵见她眼睛直直地看过来,忽然有点无奈地揉了揉眉心,下面的话,说的有点无力,却字字清晰:“我舅舅的意思是……只有你同意我作为你的侍卫官出席这次比赛,他才同意我参加。”

嗯?

这话有点绕……

冷奕瑶其实逻辑很清晰,但听了他的话,还是愣了一会,才明白晨芝梵的意思。

晨丰贺的意思是,让晨芝梵作为她的侍卫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