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你说她是/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个特级班的学生,如果说刚刚看安澜的表情还是猎奇,那么现在的表情就像是她得了失心疯!

不是看不起她,而是她以为这么傲气的物理老头出的卷子,当真是随随便便就能考出来的?

她这是想要效仿冷奕瑶当初一上来就立威,还是纯粹是朝着冷奕瑶挑衅?

藴莱皱着眉,静静地看着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在看到安澜脸上迷惘的神色是微微一顿。

安澜原本还觉得,第一天来圣德高中,就有机会和冷奕瑶靠近,是个难得的机会,可现在所有人的样子,几乎让她根本下不来台。

而最让她尴尬的,却是冷奕瑶。

冷奕瑶就那么淡淡地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个演员表演,脸上带着漠然和冷静,没有因为她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她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说出来的话,在别人听来竟然和放屁一样。

“你!”安澜受不住气,她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女,别说这么多年在国外生活都是养尊处优,刚来学校第一天就被人当场怼得没有丝毫脸面,简直是平生仅有。

冷奕瑶却若无其事地挪开视线,朝着站在一旁观战的物理老头笑了笑:“我不太喜欢卷子这种东西,再说,没道理其他老师的卷子我不考,单独考物理这一门。反正我都没有总分,干脆零蛋到底。”

简直光棍得不能再光棍!

因为不想打破鸭蛋的记录,所以干脆拒考。

嗯,这个理由很充分!

物理老爷子眼睛一呆,这,这是完全看不上和新来的一起比赛的意思啊。他刚刚干嘛还傻乎乎地和那个新人多嘴?“别啊,我特意为你出的卷子,要不你看一看,看看有什么题没见过的?”

他也不顾什么为师的尊严了,恨不得立刻化身一只老母鸡,紧紧地跟在冷奕瑶的身后。

“噗嗤——” 蓼思洁实在没忍住,一下子笑出了声。紧接着,全班都觉得,被物理考试虐了一把的心态,又稳回来了。

呵,你老也有今天!

冷奕瑶则cos不动明王去了,眯着眼睛打盹,反正就是不正眼看他一次。

老爷子差点暴脾气压不住,气到最后,直接将卷子一摊,“自己上来拿卷子,这种分数,还指望老子一个个给你们发下去吗!”

一众人眼看着他迁怒,也不生气,上了讲台,拿了自己的卷子就下来。

这堂课,老爷子语速快到飙起,很多人眼睛都来不及眨一下,咦?一道题竟然讲完了?再眨一下,嗯?又讲完了一道?

离下课还有十分钟,整张卷子竟然已经被他效率地“详细”分析了一遍。大多数人的表情是——卧槽,老子竟然对着答案都看不懂题目!

而这其中,安澜的表情最为难看。

她原本以为,这种题目,最难也不过是高三竞赛题吧,最多是全国物理竞赛的那种,她好歹也是各科都得到名师指点的人,这种卷子难不倒她,没想到,刚刚听了一遍下来,竟然题目的深度直逼科研级别,这已经完完全全不是什么高中生可以应付的来的等级了。再看冷奕瑶,哪怕讲到最难的大题,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甚至连眼睛都不带睁开的,气定神闲到令人害怕。

她下意识地看向藴莱,却见他一脸习以为常的样子,只是,脸庞望过来的时候,微微带了一丝冷峻。

冷峻……。

安澜不可置信地又看了一眼,确定不是自己眼花。

藴莱竟然对她摆脸色!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题目讲完,老爷子见冷奕瑶一点动静都没有,气得脸通红,丢下一句“自习!”转身就走了。

“那个……。”安澜有点难堪,却又有点无奈,小心翼翼地拽了拽她的衣袖。

“什么事?”冷奕瑶不动声色地将手挪了挪,避开她的接触。

安澜眼底微微一暗,脸上去尽量真诚地向她道歉:“不好意思,我刚来,以为给老师一个好的第一印象会好点,没想到你们物理这么难啊。刚刚拉你一起考试,是我太鲁莽,我和你道歉。”

美人说话的时候,轻声细语、眼神真挚,当真让人看了就要软下心肠。

冷奕瑶明显地感觉到藴莱的眼神中多出了一抹无奈,可惜,对此她也只是笑笑,并没有其他任何反应。

于是,罗德、蓼思洁等几个和冷奕瑶平时走得比较近的人都明白,她这是不怎么待见这位安澜的意思了。

这事很正常,谁不是娇娇女,谁不是身价不菲,凭什么要事事迁就你?就因为你是一个新人?别做梦了!

安澜手指迅速攥紧,她呆滞地看了看连眉梢都没动一下的冷奕瑶,和四周缓缓冷淡下来的脸,终于发现,不过是一堂课的功夫,她竟然因为和冷奕瑶说了一句要比赛考试的话,而被全特级班冷处理了。

这,这怎么可能?

她咬紧嘴唇,整个人愣在原地,像是脑子里一下子空白,连怎么反应都忘了。

良久,背后传来一声叹息。

藴莱慢慢站起,轻轻地闭了闭眼。

空气,顿时微妙了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聚焦在藴莱身上。

这位校董,在班里向来低调,唯独高调一次,带着女朋友出镜,竟然还第一天就把冷奕瑶给得罪了,想想,也是让人操碎了一把心。

“冷奕瑶,”他倾身,忽然撩起眼帘,静静地看向她:“你不是很喜欢那个图书馆吗?我把钥匙送给你可好?”

全班人耳朵竖的高高的,当听到藴莱要将圣德集团的私立图书馆大门钥匙直接送给冷奕瑶,表情都一副“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的感觉。

当初冷奕瑶为了“借”那把钥匙,可是费了不少功夫,现在,就因为要摆平这个女人的过失,竟然这么轻易地就要送给冷奕瑶?

冷奕瑶终于缓缓地睁开眼,看向他:“你想好了?”既然开了口,就没有再收回去的道理。虽说只是送钥匙给她,而不是把整个图书馆都给她,但从此,她自由出入那里却是不用再去找沃克了。那里面藏着的可不仅仅只有藏书,为了一个女人,当真值得?

藴莱目光闪了闪,良久,缓缓一笑,“自然,送出去的东西我绝不会后悔。我只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网开一面。”

犯一次错,就够安澜引以为戒了,其余,他也不奢望,冷奕瑶会大方到为了一个私立图书馆而对安澜处处忍让。

虽然,这个私立图书馆,凝聚了整个圣德家族世代的心血。

“阿莱,你不要胡闹。”谁知道,冷奕瑶还没有开口,安澜反倒脸色倏然一变,紧紧地盯着藴莱,显然不同意他刚刚的所作所为。

不过是不被待见!那又怎样?

整个圣德高中都是藴莱手底下的,难道她还能因为一个冷奕瑶而待不下去?

她也当众道歉了,是对方不接受,为什么反而要自降一格,向对方求情?

与藴莱面色倏然一沉相反,冷奕瑶在心底咀嚼着“阿莱”这个称呼,良久,静静笑了。

她的指尖轻轻点在桌面上,发出清脆而均匀的声音,一双墨石班的眼睛,几乎可以穿透人心,只定定地看着藴莱,“她是你姐姐?”

没记错的话,藴莱的确是整个家族的独子,无他,他们这个家族奇怪得很,历代都是单传,一根独苗。不过,她倒是记得,藴莱这一悲出了点意外。他虽然也没有兄弟,上面,却是有一个姐姐……。

随着冷奕瑶那句话落,全班所有吃瓜群众,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