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非同寻常/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藴莱的表情一凝,微微俯下的身子都不自觉地僵硬了片刻。他没有想到自己家族里的事情,冷奕瑶竟然了若指掌。在帝都,还没有几个人真正知道他这个姐姐的存在。

家族历来背负着帝国第一世家的名声,却从来子嗣艰难,他母亲当年怀孕的时候,几乎是欣喜若狂,所有人都顺着她,说一定会一举得男,就连父亲都加倍小心翼翼。谁知道,第一胎生下的,却是个女儿。失望透顶之余,母亲难免陷入偏颇,对这个女儿一直冷冰冰的。

父亲当年也心情颇为不顺,睁只眼闭只眼,只当什么都不知道。久而久之,族里上下对她也便态度一般。其实,早年,姐姐的确是因为性别的问题,被苛待了许多。知道他出生后,家里香火得以继承,才稍稍回转些态度。可惜,他早早就要接受各种训练,几乎从来没怎么去过学校,所有的一切,包括礼仪、各类知识、商业技巧……。

凡事都怕一个对比,他这边是人声鼎沸,姐姐安澜那边,却越发沉静。

明明只比他大了一岁多一点,可是小小年纪,姐姐便已经知道了现实是什么东西。

后来,实在他看不下去,还是他向父亲提议,送姐姐到国外学习。虽然大多数国家都是重男轻女,但毕竟还是有少数几个国家,真正能做到男女平等。这一送,便是很多年。这么长时间,他其实一直对姐姐都是愧疚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她说要来圣德高中借读的时候,他只是稍稍迟疑了一下,便答应了。

只是,他没想到,从来不曾在公众面前露面的安澜,竟然只是短短两堂课的时间,就给冷奕瑶看破了身份。

他沉沉地看了冷奕瑶一眼:“你怎么知道?”

因为赫默吗?军界的确掌握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渠道,可他不认为赫默会空闲到调查这些事情。

安澜本来就是女流,压根没有继承家族的资格,在赫默那样的人的眼里,怕是连调查的资格都不具备。

他这一句反问,无异于回答了冷奕瑶的问题了。

班里所有人被这反转的剧情弄的一脸“我擦”的表情!

还以为是藴莱的女朋友来着,结果分分钟,变成了亲姐姐?

“‘影子’可不仅仅你会请。”冷奕瑶丢了个饶有深意的眼神给藴莱,随手将桌上的课本往抽屉一丢,缓缓站了起来。

藴莱的眼睛顿时一怔!

在冷奕瑶刚来帝都的时候,他的确委派“影子”去调查了冷奕瑶,怕是,当初帝都大半的世家豪门都干了类似的事情,只是,他实在没有料到,冷奕瑶竟然连哪些人调查了她,用的什么渠道都一清二楚。

可“影子”这样的组织,不向来是以严谨著称,从来对主顾的来历绝口不提,冷奕瑶到底哪里来的门路,竟然能撬开他们的嘴?

同样的问号,特级班几个人的心底同时闪过。

冷奕瑶却依旧不紧不慢地笑了笑。整个帝都最神秘的灰色存在“影子”,从来都是金斯家族的一支埋在暗处的手。对于军火商来说,消息渠道便本就是生存根本,若做不到顶尖,无异于将自己的脑袋放在青天白日之下,等着被人收割。

她既然和金斯家族谈拢了合作,如今,对于这支只存在于别人口口相传,却很少在明面上打过交道的“影子”却是拥有一定的话语权。

藴莱垂了垂眼帘,语气略带无奈:“你初来帝都,我当时只是好奇你的来路,并没有恶意。这点,你应该知道。”否则,他后来也不会让家族旗下所有的餐馆、酒店奉冷奕瑶为贵宾。

“所以,我也没有特意刁难你姐姐,不是吗?”冷奕瑶勾了勾下巴,朝站在藴莱背后,脸色微微有点发白的安澜文雅一笑。如果是别人敢对她这样挑衅,哪能还好好地站在这里安然无事?她不当众剥掉她脸皮一层,就不叫冷奕瑶了。

安澜的表情豁然一僵,像是无法想象,一个女人,怎么能这样理所当然地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刁难”说的这么顺口。

帝国对女子的教育,不想来是以严苛著称?

哪怕心里再狠毒,嘴上依旧是温和甜蜜?

为什么,偏她这样说出来,全班所有人的脸上却是一副安之若素、习以为常的样子?

冷奕瑶……

安澜心底反复地咀嚼着冷奕瑶今天早上所有的一言一行。

原来,这就是冷奕瑶……

“我欠你一次人情。”藴莱直起身,良久,朝冷奕瑶轻轻一笑,再不谈其他,只表明态度。

聪明人之间说话,不用点的太明。

藴莱知道他姐姐今天说话做事未免太欠考虑,但他毕竟不忍在人前再让姐姐丢脸,所以一切的事情都扛在自己头上,不废话、不啰嗦,这才是他的风格。

冷奕瑶点了点头,目光淡淡地掠过面带疲惫的安澜脸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自己充满敌意,好在这人脑子也不算太笨,知道适可而止。

想给老师一个好印象,才非要拉着她一起考试吗?这个理由,她可不信。

“叮铃铃——”

下课的铃声忽然响起,围观了一场好戏的众人顿时吐出一口气。

罗德心底叹息,嘶,不知道是不是幻觉……。

女神的气场越来越强了,分明没有生气,但只要微微皱一皱眉,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便油然而生,搞得大家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眼见冷奕瑶出了教室,安澜才落寞地收回视线。

“这把,看清楚了?”藴莱并不想责备她,虽然她比他年长,但他总为当年姐姐被苛待的事情心存歉意,久而久之,便不自觉地想要照顾她。他知道,她平时不是这样肤浅的性格,只是……。

人,大约总会受执念的影响……。

她不远万里,忽然回国,提出要来特级班借读的时候,他就知道,她完全是冲着冷奕瑶来的。只是,冷奕瑶这人大约真的有毒。不在意的时候便也罢了,一旦在意,执念一起,当挖掘了冰山一角,便让人像是上瘾了一样,再也放不开。恨不得要好好看看她的全部真容。

四周其他学生早已乱哄哄地恢复了往常的热闹。冷奕瑶没发飙,代表她还肯给藴莱面子,他们自然愿意班级内部和气一团,所以也不去打扰他们姐弟说话,大家都非常适度地给他们留下单独说话的空间。

安澜站在原地许久,定了定神,良久才揉了揉自己的腮帮子,露出一张温柔无奈的脸。“我是不是刚刚有点太过分了?我只是想看看,究竟……。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能让他那么上心……。”

“他”?哪个“他”?

原本准备非礼勿听的蓼思洁和罗德正要侧身离开,听到这句话,两个人的表情顿时恍惚了一下。所以,刚刚的一切,都是试探?这位安澜小姐,压根不是真正的挑衅?只是想看看冷奕瑶的真性情?

藴莱静静的盯着姐姐的脸,看到她眼底空洞与苦涩,无奈的轻轻拍了拍她的肩,“不要想太多。”

他怎么会不知道,姐姐心里的复杂与无奈。她是再善良不过的人,明明出生名门,却一直没有受到岁月的善待。她不争不抢,到最后,唯一上心的人,却也不一定能留住。最最离经叛道,也不过是求着他,带她来亲眼见见冷奕瑶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藴莱的个子比安澜高上许多,若不是刚刚听他们亲口承认是姐弟,倒真的容易让人误会他们是兄妹。

此刻,藴莱只是轻轻地扶了扶她的后背,眼底一片讳莫如深。弄得蓼思洁和罗德满肚子的疑问都问不出口。

谁家没有点秘辛,谁家没有点不可言说的隐晦私事,既然知道安澜其实人并不坏,对冷奕瑶也没有恶意,再问下去,就有点失礼了。

两人对视一眼,自觉地将刚刚自己不该听的那句话隔离出去,表情自然地出了教室,放松放松四肢去了。

今天周一,第三堂课上的是体育课。老师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有一早到场馆来。

等上课铃音响起,还没看到人影的时候,大家干脆自己选了自己喜欢的体育器材,四处散开活动去了。

安澜和藴莱这一堂课没出现,倒是冷奕瑶和蓼思洁搭档,一起打起了羽毛球。

对手是班里的另外另个女生,身材修长、动作灵巧。

蓼思洁打球不改本色,活动好动,站在前排专门负责近球,冷奕瑶站在底线,封住对方的最后进攻。两个人,一静一动,搭配得竟然有点天衣无缝的意思,引得后来不少人过来围观。

等一场球酣畅淋漓地打下来,包括蓼思洁在内的三个人,运动服都全部汗湿了,偏一回头,看向冷奕瑶,发现她连发梢都是干爽的,顿时觉得,这也忒不是人了。

“你该不会刚刚才是热身吧?”眼看着赤果果的3—0大比分下来,冷奕瑶竟然连呼吸都没带混乱一丁点的,对方两个女选手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嗯?”冷奕瑶优哉游哉地回头看了一眼蓼思洁,她腰都快直不起来了,整个人喘着气,脸上通红,“热身?算不上吧,感觉还没活动开就结束了。”

她话音一落,蓼思洁和那两个女同学差点嘎吱一下,跪在地上。

这,这……这,感情她们累死累活,打成这个样子,在冷奕瑶眼里,连热身都算不上?

那边,男生也有几个在打球,远远地就看到女生这边嗡嗡地笑成一片。围观群众都已经习惯了冷奕瑶的彪悍,知道她是实话实说,没有一点炫耀的意思,可就是这样才更让人笑得喘不过气。

“还没有活动开就结束了”……。

有比这个更牛叉的获胜感言吗?

冷奕瑶扭头正准备示意大家低调,没想到一转头看到沃克站在门外,似乎一直在看着这边。

“你们玩吧,我出去转转。”冷奕瑶把球拍送给旁边一个女生,随意一笑,引得别人低低地叫“高手走了,咱们来针尖对麦芒吧”!

等冷奕瑶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果然沃克已经站在门口,等她多时。

“怎么了?有事找我?”冷奕瑶忍不住问了一句。早上第一堂课的时候,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现在这个样子,倒像是有话要说。

沃克只是静静地勾了勾唇,“有人在我办公室等你。”

办公室……

冷奕瑶顿时了然。

在沃克的办公室,她和m见过不止一次。想来,也是怕引起外人注意,才会让沃克过来带话。

她点了点头,和沃克一道往他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一进门,果然,坐着品茶的m朝她笑了笑,目光从容,姿态优雅。

今天他戴着墨镜,挡住了眼睛,一身烟灰色的衣服,极衬他的气质,看上去带着点看破尘俗的味道,只一个人独自品茗的背影,便几可入画。

自从从邻国回来,两人还没有碰过面,今天他这么忽然上门来找她,她才反应过来,这人似乎随时都知道她的动态。

他朝她挥了挥手,表情带出一丝暖意:“元帅府那边不太方便,所以我直接来这找你了。”

他这算是和她解释,为什么今天会突然出现在这了。

沃克见两人有事要谈,没有多啰嗦,直接将办公室借给他们,自己倒是出去了。

“什么事?”冷奕瑶并不知道m的落脚处,不,应该说,她并没有特意去查他的一切。一是血缘上的牵绊,他毕竟是她舅舅,另一个,也是她不愿意随意冒犯他*的缘故。当初,他在不知道她身份的情况下,出手“救”她,他们从来不曾敌对过。再说,她一般也不会特意去找他。他身份敏感,既是皇族血脉,又是冰域族的少主,他的动向,她秉承尊重的原则,很少过问。只是,今天他突然来访,显然不可能毫无缘由。

“我今天去了一趟皇宫。”他将茶杯放下,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如果在外人听来,怕是犹如惊雷炸开。

“你去了皇宫?”冷奕瑶匪夷所思地看他一眼,他不是向来不愿意和皇室扯上关系吗?怎么会凭白无故地出现在那?难道是陆琛去找的他?

“放心。”m大约猜到她在想什么,微微笑了笑,目光却是没有丝毫笑意:“我跟陆琛没有碰面。而是因为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进了皇宫,才跟了过去。”

什么人?竟然需要他亲自盯梢?

冷奕瑶越发好奇起来。

“谁?”能出入皇宫,还引得他注意,想来不是普通人……。

m的眸色忽然微微一深。冷奕瑶这才发现,虽然是银色的眸子,竟然深浅也是会有变化的。比如此刻,她明显能感觉到,他摘下墨镜后,那一对眼眸深不见底,若冰川凝固,整个人一下子荡出一片冷色。可即便是这样,他的容貌还是让人感觉和水晶一般,精致到无与伦比。

他却侧过脸,静静地看着她:“我们在邻国的时候,一起去了西勒的赌场,你可记得?”

西勒?

“浮光城的那个新开的赌场和今天你遇见的人有什么关系?”冷奕瑶的脸也不自觉地沉了下来。

如果是帝都的人,还好点,可在这么紧要的关口,竟然是浮光城那边遇上的人……。

“今天我看到的人,就在当时西勒的那间会客室。”m淡漠地眯了眯眼,语气微微一凉。

冷奕瑶回忆了一下,慢慢点了点头:“就是那个浮光城凯斯市长和西勒谈事情时的那间?”

m点了点头,“凯斯市长当时和西勒谈事的时候,那个人就守在门外,而他,今天进了帝都的皇宫。”

冷奕瑶下意识地想到西勒的随身助手艾力。“是当初那个一身白袍的人吗?”艾力常年身穿白袍,这么多年,从未有一天例外。

出乎冷奕瑶的意外,m却摇了摇头:“不是。看样子,像是那个赌场的一个高层。”

高层吗?

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那个赌场,本来就是西勒和凯斯市长合作下的产物。

那人,极可能是西勒手底下的亲信,但,也有可能,是凯斯市长手底下的。

若是后者,那百分百是邻国的奸细,可若是前者……。

冷奕瑶慢慢地抿了抿唇,脸上一派静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