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凑到唇边/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进了皇宫,去干了什么,可查到了?”冷奕瑶的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她静静地望向m,却并没有多问,他的眼线何时已经遍及皇宫,竟然连随意混进去一个外人都能第一时间探知。

谁知,m听了,深深地看她一眼,良久,表情有些讳莫如深:“那人一进皇宫,直奔大王妃的寝殿,随即,大王妃就让人闭宫,谁也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

冷奕瑶目光一凉,竟然和大王妃认识?看样子,更可能是铎林国的人?

“不过,当时,长公主也在大王妃的寝殿里。”m眉梢轻轻一垂,眼神在冷奕瑶面上一闪而过,随即,房间里顿时陷入沉静。

长公主……。

冷奕瑶缓缓地闭了闭眼,若论血缘,长公主是她的亲生母亲,而那位大王妃,则是她的外祖母……。

如果,m看到的这个人,确实是铎林国的奸细,那么,长公主,在这其中是否也有关联?

大王妃本就是铎林国公主出身,多来年与皇帝感情也算不上美满幸福,一切为故国考虑,理所当然。可是长公主呢?

没有了帝国的优势地位,她哪里还有荣光?

是巧合,还是蓄意?

“那人从皇宫中出来后,就忽然消失了踪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这事,若是他已经查出个水落石出,他不会对冷奕瑶多提半句,可现在,在这么敏感的时机里,这人来路不明,销声匿迹,他总觉得有一层阴云笼罩在头顶。“我来找你,主要是想让你和赫默说一声,如果发现了这人,一定要掐准。”说着,她手机上传来一张他发来的照片,正是那人穿着一身侍卫服混迹在皇宫的样子。

冷奕瑶细看了一眼,的确,这人她之前在赌场见过,算是经常出现在西勒身后的得力高层,无论从容貌还是谈吐,都是妥妥的帝国人。

她还是第一次由衷升出一股希望,无论这人背后做出来的种种是为了什么,但愿和西勒无关……。

她将照片保存好,朝m点了点头,转身准备离开。只是,步子才迈开一步,像是倏然想起什么一样:“你最近有没有和陆琛见面?”

她上次看到陆琛的时候,明显觉得对方在承受着强大的精神压力。一方面是刚刚登上皇位,诸事加深、分身乏术,另一方面,是被迫迅速成熟,连自己这么多年最亲近的父皇竟然也一直把他当挡箭牌使……

对于向来骄傲的人来说,这无异于是最大的羞辱。

“我和他,绝不会是兄友弟恭的那种关系。”谁知,m淡漠一笑,唇角的弧度甚至没有牵起,眼底带着疏离,满满的无所谓。

冷奕瑶到了嘴边的话,便再没有多说一个字。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更何况是这天底下最复杂的家庭——皇室。

m的确关心大局,在铎林国和帝国的对决层面上,完全站在她这一边,从上次炸毁化学基地就可见一斑,但,这并不代表,他对皇室有多余的亲情。

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和情不得已,陆琛的确是无辜,但,他并不是最可怜的那个。毕竟,他如今已经权柄在握,再谈亲情这个话题,未免有点对m不公平。同样是皇帝的儿子,他因为私生子的身份,甚至不能名正言顺地出入皇宫,早年更是被强制圈在d城,非召不得入帝都,谁又比谁轻松?

冷奕瑶于是换了个话题:“下个月,联盟国竞技比赛你可有兴趣去看看?”

m疏离的脸色果然回暖了几分,静静地对她抬了抬下颚:“听说,这次加纳、海拉、巴哈这三个国家是下了血本,正式邀请帝国这边参加,你真的准备去?”

冷奕瑶回他一个笑眯眯的眼神:“你是知道我的,搞事情,我向来不带怕的。”

有热闹不瞧,对她来说,才是最奇葩的事情。

m无语地摇了摇头,“行吧,去的时候叫我一个。”

冷奕瑶于是满意地点点头,一边回身往教室走,一边数了一下自己这几天定下来的出行成员。从陆琛到金斯?坎普、晨芝梵、再到m,等军校的正式选拔赛结束后,估计又有一批熟人,看样子,到时候是有的玩的。

她心情颇好地回到教室,等坐上椅子的时候,发现藴莱和他姐姐安澜也已经落座,后者脸上平静入水,甚至在她进来的时候,还对她微微一笑。

冷奕瑶惊了一下,神色惊讶地看向藴莱,他这姐姐又转性了?现在开始走婉约派路线了?

藴莱只是回冷奕瑶一个礼貌又不失风度的笑,目光却是再没往她这边看一眼了。

古里古怪的。

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冷奕瑶瞥了一眼安澜,无语地摇摇头。她还以为上午给她一个难堪后,这人就从哪来,回哪去,看来,远没有这么简单啊。

安澜的身份说破之后,特级班里对待她的态度,极为两极分化。

要么形同路人,面子上基本礼貌保持住就可以了,不想被牵连到冷奕瑶和她莫名其妙的关系之中。要么,就是极为亲近。毕竟,藴莱不是每天都会出现在圣德高中,但,每一个世家却都是想要与圣德集团合作的。既然不能从藴莱身上直接下功夫,在他姐姐身上捞取一点好感度,也是不错的。

坐在餐厅里,眼看着隔壁桌,许多人簇拥着安澜坐在最中央、热热闹闹吃饭的样子,蓼思洁忍不住戳了戳冷奕瑶的手腕:“这位小姐姐的情商看样子还挺高的啊。”除了早上那堂物理课的时候,智商和情商双双离家出走之外,看她一言一行,谈吐待人都颇有内涵,当真可以做名门女子的典范,简直像是从美人图上走下来的一样。

罗德也忍不住小心蹭过来,“我听说,这位安澜已经彻底办好了借读手续,从今天起,就真的待在咱班了。”

毕竟,藴莱都承认了她是他的姐姐,按照年纪算,她其实不需要再读高三,谁知道,体育课这两人消失了一堂课,回来之后,所有的课本材料都已经弄到手了。妥妥得不肯离开的意思。

“女神,那小姐姐是不是你情敌啊?”罗德不改八卦本性。按照他的理论来说,除了男人,还有什么能让一个豪门千金这般不顾一切?

冷奕瑶像模像样地撑着下巴,望他一眼:“情敌?”

呵呵。

她觉得,她今晚回元帅府有点事情可以做了。

正处理一手公务,忙得分身乏术的赫默忽然打了个喷嚏,弗雷脸色惊了一瞬,呆呆地回头望过去:“元帅,是身体不舒服吗?”他还从来没见过赫默生过病,难道是感冒了?

赫默自己也莫名其妙地揉了揉太阳穴,心想这两天没有受凉啊。抬头看一眼天,太阳当头,温度适宜,所以,为什么大白天,好好的会突然打喷嚏?……。

赫默晚上回到元帅府的时候,发现冷奕瑶竟然一早就回来了,忍不住挑眉看了一眼时钟:“你今天不是下课后有课外活动吗?”他记得好像是每周一和周三各有一次。怎么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冷奕瑶坐在光源处,一边懒洋洋地剥着桔子,一边眼神顺着他的脚步望过来。

那只金钱豹像是随了主子的性格,此刻慵懒地趴在她的脚边,落在沙发的一角,看上去,别样的富丽堂皇。

赫默这一瞬,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地就将呼吸放轻了一些。

冷奕瑶却似若无所觉,对着他缓缓绽开一朵笑靥。

可这笑,却让赫默彻底顿住了。

不是惊艳,是心底拔凉。

所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他从来没受过冷奕瑶这么郑重其事地“欢迎”,实在觉得今天有点邪门。“怎么了?”

他下意识走过去,抚了抚她的发梢,确定温度没有问题,才缓缓低下身,视线与她齐平:“是有什么事情要找我?”

她将手中剥好的橘子,慢条斯理地连白色的纹理都撕得干干净净,剥下一小瓣,随即轻轻放到他的唇边:“事情到没有什么,只是有两个人,我想问问你。”

赫默还从来没被她这样“服侍”过,一时间,除了受宠若惊,竟然是脑子一片空白。

他记忆中的冷奕瑶,永远是孤高隽永,最多有时候古灵精怪点,可今天,忽然化身成一只狐妖似的,纤纤玉指在他眼前晃啊晃的,他感觉他这个柳下惠,大约,做不下去了。

冷奕瑶没管赫默那漆黑的目光,将手中的橘子果肉,用食指与中指轻轻一捏,放进自己唇边,溢出来的汁水在唇角印出一丝丝痕迹,很块,却被她舔了去,再没有留下一丝印记。

赫默发现,这世上,大约只有一个女人,可以旁若无人地在他面前做出这样的动作。

明知道她是在撩他,可他还是忍不住甘心走入她设好的圈套。

他上半身微微前倾,将她整个人压在沙发上,两人的鼻尖,此刻只差两厘米就会碰上。

她嫣然一笑,似乎早有所料,赫默却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开始沸腾,恨不得直接将她就地正法。可还没来得及动手,冷奕瑶的一只脚就直接抵在了他胸膛前,瞬间,拉开了距离。

赫默低头,看着她白雾无暇的那只教,只觉得连脸上的镇定都快保持不下去了。

恨不得立刻将这宛若玉雕的足尖扣在掌心,慢慢把玩。

“你说想问我两个人,哪两个?”因为心不在焉的缘故,他的声音格外沙哑,轻轻划过耳畔,几乎能勾去别人的魂。

冷奕瑶只勾唇一笑,从手机里调出那张m发给她的照片:“这个人,我上次在浮光城的赌场里见过,今天,他直接混进了皇宫,我想你让人查查他的具体底细。”

赫默只瞥了一眼,速度极快,只应了一个字:“好。”

如果只是普通人,冷奕瑶必定不会单独拿出来找他,她手底下现在能动用的资源可不少,光是“影子”就是这方面的行家。不过,她会来问他,可见,这个人身份敏感,不宜让外人多加关注。

“还有一个人呢?”他不觉得,被冷奕瑶用一只脚挡在胸口处,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相反,他在这安静的空气中,隐约感觉出了几分暧昧。

他视线像是定在了她那只玲珑剔透的脚背上,心脏的跳动顺着她的脚尖一路传到她的身上,他却只觉得浑身难耐……。

冷奕瑶原本就是和他开玩笑,谁知道,到如今这个地步,摆明是惹祸上身。可是,话已经撂出来,再没有收回去的道理,她只得装作若无其事道:“我们班今天又来了一个借读生……。”

“嗯。”赫默示意她继续说下去,眼睛却顺着她的脚背开始缓缓往上抬。

冷奕瑶本来就脱了袜子,现在被他用这种火辣辣的眼神,一遍又一遍地盯着,顿时觉得自己简直是送上门去了。

一时懊恼,就要收腿,谁知道,却被赫默用力一扣,不许动!

“干嘛?”她明显感觉得到,他胸口发烫,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竟然有越来越烫的趋势。她下意识往外看了一眼,可这地界,谁会那么没眼力劲,敢打扰他们单独私下相处。甭说是各位近卫官,就连弗雷也早早地退避三舍了……。

“天冷,小心冻着。”他倒是一脸义正言辞,仿佛天经地义地说着最冠冕堂皇的话。冷奕瑶只觉得室内的暖气开得很高,压根没有受凉的可能,所以才刚刚泡完脚之后,一直没有再穿袜子,可这一瞬,被他单手一扣,才发现,她的脚掌落在他的手心里,竟然显得恰好一手可控。

空气的温度越来越上升,冷奕瑶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她来问他安澜的事情,怎么事情的发展越来越不对劲,现在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期。

就在她微微懊恼时,赫默忽然一个抬头,对上她的眼睛。

下一刻,就在她目瞪口呆中,他缓缓低下头,将她的右脚慢慢凑到唇边,轻轻一吻……。

酥麻的触觉,和平时两人的那种亲近截然不同。

她亲眼看着他单膝跪地,用唇轻吻她的脚背,那一瞬,从脚到头,冷奕瑶整个人一下子就泛起了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