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自己上当/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全场,所有参赛者,不许使用武器,谁能站到最后,谁便获胜!”

卢森大将的话音一落,操场上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竟然是车轮战?

谁都没有料到会是这么一个比赛方式。

刚刚还热血沸腾的众人,只觉得兜头忽然被浇下一盆凉水!还是透心凉的那种!

人有天资高低之分,武有强弱之别,但是,以一敌百这种事情,怕是只有电影里那种夸张到极致的场景里才会存在。

没有武器,没有压倒性的优势,哪怕是能力再强、天资再高,谁能毫无底线地始终击倒别人?

人,不是神,体能是有限的,耐力也是有限的。

一个人,可以在十分钟内爆发出最大的潜能,却不能保证,一个小时候,他还能在场上屹立不倒。

毕竟,这所军校,本就是万里挑一的人才能就读。

哪怕是早有心理准备的金斯?坎普,此刻,望向主席台的眼神,也莫名地带出一分不理解。

看卢森大将的模样,显然,提出这个比赛要求的,是冷奕瑶。

十个名额,如果真的是毫无节制的车轮战,就算最后选出来的佼佼者,怕是经过今天的这场搏斗,也要废掉半条命。

短暂的惊愕之后,就是爆炸般的议论声。

“按这个方法比赛的话,谁先站在场上接受挑战,谁是傻子。”战斗的时间越长,消耗的体能越大。与其如此,谁都恨不得按兵不动、耐着性子,直到到最后的关头再冲上去,坐享渔翁之利。

“就是!前面辛辛苦苦把别人打败,等后面没有体力了,简直就是活靶子。”哪怕是女子班那边,议论声也没有停下来。

卢森大将却似乎并不恼,眼睁睁地看着操场上吵成一片,良久,抬了抬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大家安静,比赛的规则还没有说完。”

这一场选拔赛,意义非凡,自然是恨不得将所有不公平的因素降到最低。

底下的学员立刻面面相觑,车轮战竟然还有另外规定?

卢森大将却没有自己开口,反而看向一直稳坐钓鱼台的冷奕瑶,清了清嗓子,“具体细则,由冷奕瑶来向大家宣布。”

所有人面色一整,当然,不乏心里忽然没底的,想到这位校霸当初一来学校就搞个大新闻的做派,忽然觉得,这场选拔赛,呵呵,有的玩了!

冷奕瑶从位子上站起来,朝着校长点了点头,倒是笑得一脸“三好学生”的样子,只可惜,一操场上的人,看到她的神色,忽然觉得后背一凉。

“刚刚校长宣布的是总纲,下面,我来公布选拔赛的细则。”她的声音,带着一股懒洋洋的味道,像是冬日里大家进行完晨练之后,刚吃完一顿早餐,悠闲自得地晒着太阳的那种感觉。只可惜,下面的话,却没有那么轻松:“首先,全体参赛者按人数分为十个方阵。每个方阵的每一位参赛者,都有一个数字编号。从九点开始,十个方阵同样编号的人,按照十分钟限时,进行格斗。也就是第一轮的车轮战。这一轮的淘汰率,为百分之十。”

冷奕瑶这样一说,所有人就听懂了。

比如说,一共200个参赛者,分为十个方阵的话,每个方阵正好20个人。编号从1到20,各一个。十个方阵里,一共十个编号为1的人。这十个“1”号以十分钟为比赛时间,谁最后还能站在那里,谁便是赢家。同样的,十个方阵下来,从1到20号,最后正好会每一个编号都剩下一名参赛者。

“这样的规则,一是方便自由抽取编号,避免作弊。另一方面,最大限度的将车轮战公平化。”冷奕瑶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相信大家应该都知道。虽然两周后的竞赛,说是盟约国共同参与,但谁也不能保证加纳、海拉、巴哈这三个国家会暗自联手。车轮战,并不是为了消耗你们的体力,而是提前让你们明白,这一次比赛的真正残酷。”

原本沸腾的吵杂声,果然因为冷奕瑶这样的解释,慢慢的寂静下来。

的确,所有的编号,如果是电脑自由排序,一切就都有了运气的成分。但在竞技场上,运气向来也是实力的一种。以一对十,对于他们这些专门接受格斗训练的军官而言,不算是难以克服的困难。

“我背后的显示屏上,会自动划出方阵和编号。我和校长以人格担保,这一次,所有的程序都按照最正规的流程执行,绝不会存在任何偏颇或者私心。”哪怕是金斯?坎普这样的人,都直接仍在队伍里,让他从最普通的参赛者开始。

这样的事实,让很多刚刚纠结着不公平的人,终于闭了嘴。

卢森大将见所有人情绪已经稳定下来,看了一眼冷奕瑶,若有所思了一会,趁机走到她的身侧,重点解释了一点:“昨天,经过元帅慎重思考,特意下令此次冷奕瑶学员并不占军校的名额,所以才让她担任监督。所以,大家完全可以放心,不会有人突然下场,暴揍你们。”

“噗哈哈哈”——

校长,你这么耿直,是想让我们笑死吗?

底下一众学员,望着一脸无辜的冷奕瑶,差点笑得肚子抽搐。

这样明晃晃地点名元帅大人对冷奕瑶的关注和维护,重点是想让他们吃狗粮,还是不用担心被暴揍?

想到当初金斯?坎普这位大少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大家心底戚戚然。

只有没有冷奕瑶这位校霸,车轮战什么的,还是很容易接受的嘛!

冷奕瑶瞥了一眼,四处开始揉着手腕、掰着胳膊开始热身的一众军官们,转头,一脸呵呵哒地看向校长。感觉自己刚刚被某人开涮了一把……

不过,看了一眼大屏幕,底下的参赛者,的确是整百,分为十个方阵,一来方便点,二来,也的确公平些。所以,赫默临时决定给军校多加一个名额,她自然不会拒绝。

卢森大将见情况已经介绍得差不多了,此刻走到电子屏前,大声道:“所有人,按照屏幕上的编号排位,做好准备!”

话音刚刚落下,他手指在电脑上轻轻一按,顿时,屏幕上出现了十个方阵,所有的人员编号!

冷奕瑶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离九点钟,还有最后的两分钟。

“所有编号相同的人,现在,出列!”她高声宣布!

几乎话音刚落,操场上的阵型和队列立马发生变化。

每十个同样编号的人,自动形成一个圆圈,蓄势旦旦,只待最后“开始”的口令!

冷奕瑶特意注意地看了一眼,女子班的罗拉、副班长,还有金斯?坎普,都被分在不同的组别里。第一道关,算是挺运气,都没有撞上。

卢森大将静静地站在她身旁:“咱们学校的好苗子,每一个我都有信心,站在竞技场上一定会赢。”

冷奕瑶笑笑,缓缓垂下眼帘。“强者为王,能一路打下来,稳如磐石地站着,才算是真正的实力。”

卢森大将点头,再抬眼,忽然中气十足地朝着麦克风宣布:“现在,开始!”

十分钟的搏斗!十个人的不遗余力!

骨头相撞时的雷霆之击,血肉碰撞时的铮铮铁骨,不能完全蛮干,但也不能全部投机取巧。

车轮战,拼的是耐力,实力,更是脑力!

冷奕瑶站在高处,风吹动着她的军装。

她将身体里跃跃欲试的那份冲动强自压住,紧紧地关注着每一个搏斗圈的动态!

抬腿、肘击、压制、摔打!

这场选拔赛上,没有年龄、没有性别、没有籍贯的区别。只有强者和弱者之分!

十分钟!

明明像是一眨眼的功夫,但,每一秒却那么难熬。

冷奕瑶眼睁睁地看着有人的眼眶被打破、血液流进眼球,却没有时间去擦一擦!看到有人手腕骨折,却拼尽全力,用腿进攻!

每一个人,为了胜利,恨不得将这么多年所有的所学所得全部一次性豁出去。

那一刻,她感觉得到,有一种蓬勃的军人的斗魂在燃烧,在灼热。

“时间到!”卢森大将几乎是掐着秒,直接宣布。

只见,刚刚还一片完好的军绿色中,如今已有不少人被打得连站都站不起来。更不要说浑身的青紫红肿。风纪扣早已经全部拽开,鲜血粘在军服上,一片狂野。

一百多个人,依旧挺拔地站在原地。

经过首轮百分之九十的淘汰之后,他们如愿站在这里,成为第二轮的比试者。

冷奕瑶上前,眼底带着叹息。如同校长所说,都是好苗子,都是钢筋铁骨。只是,还不够,她要的是更强、最强、强到百折不挠、强到能将所有的对手钉死在失败者的位置上,让对方毫无还手的余地!

“现在,获胜者,列队站好!编号为基数的人为一列,编号为偶数的人一列!”她发布第二轮的比赛要求。

哪怕骨头都在咯咯作响,听到新一轮的要求,每一个获胜者都将腰板挺到最直,按照要求分队站好。

“第一列的人,向后转!”冷奕瑶看了一下,每列,一共有五十二个人。第一列的人回头之后,恰好与偶数编号的人,面对面站好。

“这一次,不是车轮战,而是一对一!”她冷静地宣布:“还是以十分钟为限制,最后站着的人,获胜!现在,开始!”

没有休息,没有体能恢复,没有任何的时间喘息。

她要的,是高压,是在最艰苦的环境下,将所有人的体能逼到极致。不能任何余地,不给任何借口。

想要赢?

只能拼尽所有的能耐!

哪怕,这一轮过后,明摆着还有四十二个人要淘汰。

但,只要想着要为下一轮保存实力,那么,很可能,这一轮,是就终点。

她是摆明着,让所有人都明白,这一场选拔赛,要的是所有人脑子里的那根弦始终绷着。什么时候是终点?不要最后一秒钟,谁也不知道。

打斗,激烈的程度越发血腥和躁动。无法预测下一轮要面对什么,因为现在的搏斗就足矣让人疯狂。

刚刚被淘汰下来的那些人,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肉搏战,心底一片冰凉。

冷奕瑶设计的这场选拔赛,不仅仅是在体能上要逼得所有人倾尽所有,更是一场诡谲的心理战。

这一次,经过十分钟后,能站在原地的人,早已经不如原来的身姿挺拔。

脸上、身上、各处关节,都带着各种伤口。

五十二个人,大多数,都已经摇摇摆摆地站在那里。除了眼底那抹精气神不变之外,肉体几乎已经被摧垮。

这完全不是平时的训练。而是真正的搏斗!

哪怕没有武器,但,他们自身千锤百炼的血肉便是最佳的武器!

血气翻腾,有的人眼底已经一片血红,但他们都安耐住一切,目光统一看向冷奕瑶!

所有人,都等着她继续发布下面的比赛规则。

望着这五十二个人战气冲天的样子,冷奕瑶终于有点满意的笑了:“下面,我宣布,第三轮的比赛细则。”她目光一扫,犀利而冷静:“五十二个人,车轮战,这一次,没有时间限制。哪十个人能站到最后,便是谁获得最后资格。”

这一次,没有时间限制,意味着,没有任何时间标准。说是车轮战,却要求最好的团队协作能力。没有人,可以强到不依靠别人就站到最后。哪怕是金斯?坎普,如果二十个人同时朝他扑过去,他就算再强,经过前面两轮的消耗,也不可能毫无悬念地赢得席位。所以,结盟,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果然,冷奕瑶话音一落,没有任何人提出反对的言论。几乎是瞬间,那五十二个人,就分成若干团体。

斗!就要聪明的斗!

这一次,考验的是有勇有谋!

卢森大将欣慰地发现,即便平时看上去吊儿郎当的那群混合班的骄子们,这一刻,也非常务实地根据自身和对手的能力选择搭档。

在这五十二个人里,罗拉、副班长、金斯?坎普始终站在最显眼的位置,前两人因为经过那场邻国实战,进步日新月异,后者则是多年的底子在那,实力强劲。当然,还有其他眼熟的人,比如混合班的维林顿。这位在混合班中至少能排进前三名的牛人,哪怕是站在金斯?坎普面前,也不过是耸耸肩,一副“你随意”的模样。特别是以指挥能力来说,整个军校没几个能斗得过他。在这场车轮战中,他明显智力属于开挂的那种。直接拉了金斯?坎普、罗拉以及副班长、还有混合班的另外六个人组成一个联盟。动手起来,毫不手软,却能人人兼顾。

冷奕瑶回忆了一下,这位就是当初,在军校的食堂里,不仅当众亲脚踹翻了自己的堂弟、拉他道歉,更是自己鞠躬弯腰,尊称她一声“冷小姐”的人……。

果然,聪明人,无论到哪里,都是赢家。

三十分钟后,他们这一队十个人,几乎是以惨烈的受伤状况赢下了最后的名额。

望着三人受了重伤,却死死地站在原地,不肯动弹的样子。

冷奕瑶和卢森大将互视一眼,终于,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

“现在,我宣布,最后的十名获胜者,将代表帝国参加两周后的联盟国军事技能竞赛!”

干脆利落的女声落下的那一霎那,罗拉与副班长几乎是簇拥着,将血红的双眼闭上。而那三个苦苦支撑的人,几乎往后一仰,立马栽倒在地上。

“医疗班!”金斯?坎普大喝一声,几乎立即招来担架,将这三个人带走。

一眼望去,只有他一个人,脸上受的伤最少,但饶是如此,他军装下,也已是伤痕累累。

他知道,冷奕瑶这样设计选拔赛,要的就是拼劲、狠劲,所以,哪怕看上去,这样负重累累的选拔赛,对后面的正式比赛并不算特别有利,她还是执意如此。

不过,当刚刚最后一轮比赛的时候,那种在成功与失败边缘挣扎的经验,让他瞬间明白,什么才是赢。

必胜的信念!无论处于什么样的境地,决不放弃一丝赢下去的可能!与人并肩作战,并不代表,将自己的优势平均给别人,相反,是将所有人的优势发挥到最大空间!

“啪啪啪啪——”

操场上,忽然响起一阵强烈而激动的掌声。

冷奕瑶微笑着,看着那些虽然已经落败,却毫无怨念的军官学员们,一脸骄傲地为获胜者鼓掌。

“加油!一定要赢着回来!”

“老子等着你们的庆功宴!”

“咱们帝国的脸面,靠你们去挣了!”

嬉笑声、喧嚣声,在这场血肉碰撞的比赛之后,将操场渲染出别样的氛围。

冷奕瑶眼眶微微有点发热。

都是一群可爱的人,都是一群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的人。

“给你们一个星期修整,”卢森大将忽然肃然地望向那三个被担架即将架走的人:“剩下最后一个星期,回来集训。”

“是!”那三人挣扎得站起来,向卢森大将标准地行了一个军礼。

阳光撒了一地,所有人的脸上,如拨开云雾的骄阳,美不胜收。

这一场比试,所有人,心悦诚服!

冷奕瑶转身离开的时候,脸上带着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微笑。

她永远,最眷念的,都是这一分铮铮铁骨。万幸,无论在任何时代,似乎,她都有幸能够参与其中。

晚上回到元帅府的时候,赫默果然已经知道了选拔结果。将四大军区的选拔结果也告知了她。“我准备,最后一个星期的时候,将这些人全部集中到一起,进行集训。”既然都是代表帝国参赛,目前比赛的具体内容还未出来,最方便下手培训的,既然是默契和团体协作力。

“我也这么认为,地方最好选在山区,野营一个星期,你觉得怎么样?”冷奕瑶细细思索了一下,给了一个建议。金钱豹围着冷奕瑶身边不停地在转圈,与其说是野兽,倒更有点家宠的味道。

赫默扬了扬眉。有时候,他觉得,她对于行军打仗这种事情,似乎有种天生的敏感。但,又不仅仅是敏感这么简单。哪怕是站在他的角度上,他有时候都不能提出比她更好的意见。

“嗯?难道这个想法不好?”冷奕瑶见赫默一直盯着她发呆,有点莫名其妙。

“没,这样就很好。”他回过神,不着痕迹的微微一笑:“女子班的那两个人这次也通过了选拔,看样子,你的眼光的确很准。”如果这次联盟国竞赛没有意外的话,他的确可以考虑,让那两个人毕业后来元帅府就职了。

“她们最近的确进步不少。”她笑得一脸满意。机遇永远是给又准备、有实力的人,她也的确准备培养点自己的心腹了。一旦日后有意外发生,好歹也有人手可用。

“对了,到时候我也一道参加集训,你不要特意来找我。”她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赫默静静地沉静了一瞬。大约是待遇好惯了,和她共处一室这么久,除了上次她国庆离开,两人将近一周没见。突然被告知,又要有一周没法见面。赫默忽然觉得,心底有点空空的。

果然,老话说得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他忽然回忆不起来,当初没有冷奕瑶的日子,他是怎么过过来的。

“那这一周你就不要去上学了,留在元帅府,有什么需要的,让弗雷交代下去。”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推算了一下,一旦开始竞技赛,后面离开战也就不远了。到时候,怕是私自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趁着这难得的空挡,无论如何,他也要抓住最后私密的空间。

冷奕瑶眨了眨眼,“行啊。”

对于欲求不满的男人,摆在眼前吃不着,其实才是更纠结的事情吧。他都不在意,她怎么会拒接。

冷奕瑶忍不住摸了摸下巴,计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离十八岁还有多久……。

果然,从第二天开始,冷奕瑶就开始了她堕落的“假期”生活。

早上,是在赫默的怀里自然醒来的。三餐,是大厨费尽心机的顶级料理。

傍晚是某人特意安排的温泉。晚上,是书房默默温存……。

冷奕瑶发现,这样的小日子过下去,简直让人乐不思蜀。

就算是她的私宠金钱豹,每天能跟着她的时间都变得有限起来。

一转眼,一周就过去了。周日的这天午后,她仰面躺在绿草丛里,身边是赫默放松的身体。

“明天就要集训了,记得自己注意身体。”赫默把玩着她的手心,只觉得,哪里都让他爱不释手。自从见过她与埃文斯的那场博弈之后,他就清楚,军界,没有几个人是她的对手。但,对于自己的女人,总归有无数个放不下的念头。深怕有万一,深怕她不爱惜自己。想想看,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么婆婆妈妈。

“放心,野营嘛,大家都在一起,又不是我一个人被流放到深山老林。”即便是她一个人流放,她也不会有任何意外。她心底轻笑,捏了捏赫默的指尖,到底没有说出让他不放心的话。

“每个军区的人,秉性不同,性格不同,地域差别还是存在的。你如果有事不方面处理,随时告诉我,我让人去帮你。”加上她,这次所有参赛者,也一共只有三个女生。军校是因为早有了女子班的存在,所以对于女学员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基础。可其他四大军区……。对于三个女学员作为同伴,怕是抵触心理站在上风。

“我又不是小孩,一有问题就找家长出头。”她忍不住嗤笑一声,可惜,笑声还没有发出多久,就被某人豁然一下子压在身下。

她盎然望着一个翻身,落在她上方的赫默,表情一顿:“怎么了?”

“家长?你说我是你家长?”危险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向来挺在意他和冷奕瑶那八岁的年龄差。哪怕在外人眼中,他正值壮年,可每次一想到,她小他这么多,他就忍不住有点心里没底。

她会不会嫌他老?

冷奕瑶:“……”

所以,不论身份是什么样子,男人固执起来,简直毫无理性可言。

冷奕瑶想要翻个身坐起来,却发现,赫默压根用了力道,根本不给她推开的可能。

她有点哭笑不得,就因为她开了个玩笑,说了一个“家长”,至于吗?

远处,金钱豹还在扑着草丛里的虫鸟,根本不知道它“主子”现在也被人扑在身下。欢腾的一声声“吼”声,震颤山林。

冷奕瑶无奈,刚想说话,却不知道赫默忽然想到什么,刚刚还危险眯起来的眼神忽然变得颇具深意。

“其实,当你家长也挺不错的。”他俯身,一点一点地含住她那小巧的耳廓。微微湿润的气息,加上那高温,烫得冷奕瑶整个人都是一热。

“什么挺不错?”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这人,越来越喜欢得寸进尺。压着她、咬着她,倒也算了,偏偏右手还喜欢撩拨她。顺着她的外衣往皮肤上划来划去。

也不知道是被他触到了什么地方,她浑身抖了一下子,轻轻地呢喃了一声。

赫默的眼底更深了一个色,良久,低沉沙哑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户主貌似也是家长的一种,要不然,我当你的户主如何?”

户主,顾名思义,一家之主!

冷奕瑶被他撩拨得有点迷蒙的双眼顿时睁大!

嘶,这人,现在是越来越露骨了!

她一下子扭腰,将全身的重量压在他的身上,顷刻间,两个人的位置颠倒过来。

“户主?”想得美。“你怎么不说,我是户主呢?”

人的智商大概会随着环境而变化。

她明明是质疑,为什么赫默和她之间,是她被压在下面,他当户主的关系,结果话一出来,看着赫默倏然发亮的那双眼,她顿时后悔地恨不得咬住自己的牙根。简直是自己给自己设了个圈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