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活活逼死/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周除了吃就是睡的堕落生活,很快就过去了。除了无聊的时候撩拨撩拨赫默之后,冷奕瑶发现,大约是大师傅的伙食太好的缘故,自己明显体重有上涨的趋势。

于是,第二天,她干净利落地打包打包,挥手和赫默直接拜拜,转头就去了集训基地。

帝国这次出席联盟国竞技赛的代表团,原本定好五十人,现在加上她,一共五十一名。她的特殊性,由此可见一般。不过,军人作风向来直来直往,不像政客那么兜兜转转,或者皇室那样百转千回,冷奕瑶在元帅府居住、过着几乎与元帅同居的生活,这种消息,非赫默和冷奕瑶身边亲近的人员,一般的军人自然不会特别清楚。所以,除了军校这十个参赛者之外,其他四十个从四大军区选拔出来人,看到冷奕瑶的第一眼,都觉得自己大约眼花了。

哪里来的这么娇滴滴的小姑娘,竟然混在了参赛队伍中间。

虽然听说过军校里有女军官通过了这次的考核,但看看罗拉和那位女副班长的体态,两人都是高大健美,这才是军人的模样啊。

五十一个人此刻都站在一片空旷的山丘上,如冷奕瑶猜测的一般,为了在最短时间内训练他们的团队协作力,军方果然将集训地点放在郊外山林深处。不远处,安置着营帐,“野营”的命运看来是铁板钉钉。

只是,此刻,教官和负责人都没有出现,他们这群人又大多是二十来岁的热血年纪,自然好奇心旺盛,一个个或光明正大,或不着痕迹地望向冷奕瑶,目光中难免带上几份惊愕与奇异。

“那个女的站在军校的队列里,难道是军校没人了,准备到时候比赛的时候使上美人计?”北方大区的军人本来在四大军区中就是身板最硬的一个,谁让他们历来坐落帝国首都,向来都自诩亲兵培训营,看不起其他三个军区的人早就成习惯,对于直接进军校学习知识,很少上战场的军校生们更是看不上眼。眼见,冷奕瑶那皮肤光华白润,像是连一点暴晒都没经历过,只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历经千辛万苦才能挣得一个名额,对方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军校参赛者队伍里,简直是荒谬至极。

冷奕瑶觉得,真是六月飞雪。她压根连一句话都没说,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全场当成了靶子。原因,竟然是因为,她!太!漂!亮!了!

从来不知道,花瓶和美人计这种东西,竟然会这么影响士气啊。

她朝那个说话声音颇大的北方大区军人,看了一眼,在对方一脸趾高气扬的表情下,她竟然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

这特么的就很尴尬了。

别人光明正大的说你坏话,你一脸无动于衷,竟然还含笑以对。

要么是心胸开阔到可以当女神仙,要么就特么地压根没把对方看在眼底。

就像是人看到了一条狗在放屁,总不能反过来,把这条狗塞到它母亲肚子里吧。

放话的北方大区军人被憋得一脸青紫,偏偏连借题发挥的机会都没有。别人都大人不记小人过,压根不跟他计较了,他难道还能把对方拎出来,和她真人PK?

“咳咳——”

金斯?坎普有点同情地看了对方一眼。想当初,他自己也是这么不走心的,结果,当着全混合班的面,被冷奕瑶暴揍一顿,直接打到进医疗室。现在看看这群眼睛都快长到天上去的各大区天之骄子们,他忽然由衷地生出一股过来人的心情。

当然,除了他以外,军校里选拔出来的其他九个人,倒是目光淡定的很,一眼都没往冷奕瑶那边看,不过,隐隐间,都有点期待,未来一周,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被打脸的全程。想想,都有点小激动呢。

冷奕瑶却没有心思去想别人的心里动作,只是在猜着,这一次的教官和负责人会是什么样的来路。

按理来说,除去“白泽”这样的军事秘地,明面上,帝国最优秀的适龄军人应该都已经齐聚在这。就像赫默之前所说的,每个军区的人,秉性不同,性格不同,地域差别还是存在的。要想服众,又有足够资历和能力担当这次的负责人,绝对不会是一般人选。

“啼哒”“啼哒”——

军靴落在地上的声音匀速传来。冷奕瑶眨了眨眼,发现所有人动作迅速一致地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下一刻,很多人眼中出现了一抹狂喜。

当那张熟悉的面孔在五十一个人面前站定,从容淡定地望过来时,冷奕瑶忍不住在心底轻轻一啧:“原来是他。”

身在北方大区,军校是理论实践能力结合的地方,但若论现场实践和应变能力,在北方大区的主场,谁能越过他去当这次集训的负责人?

晨丰贺那双温雅中透着冰冷的眸子扫视一周,最后,对上冷奕瑶的目光,微微一顿。

两人的视线交错,只用了一秒,又同时挪开。快到旁边的人根本都没有注意,以至于,很多不认识晨丰贺的人,脸上都泛起了好奇。

这人……

看上去年纪并不是特别大,身上的军衔,竟然那么高!

四个神色冷峻的军官紧随其后,站到晨丰贺的一侧。

原来还有点嗡嗡的议论声,顿时全部一静。

“全体都有,立正!”一个军官出列,喊出口令。五十一个人表情一肃,迅速站好。

军官声音落下之后,晨丰贺开始讲话:“相信,所有能来这里集训的人,都是你们部队或学校里的精英。团队纪律方便,我就不不说了。你们只需要记住一点,但凡犯错满三次,直接开除,由你们原籍重新补上。”

晨丰贺的声音,并不是那种震慑人心、掷地有声的那种,相反,就想冷奕瑶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站在银杏下,微微一笑的样子,还带上几分儒雅与君子风范,让人根本没法猜到他竟然是亲手执掌北方大区的负责人。

不过,他的声音虽然并不冷凝,但他话里的威信,没有一个人会质疑。

上来就是一记杀威棒!关键是,真的掐住了大家的死穴。

果然,所有立正的人,身体不自觉地又挺拔了两分。

晨丰贺却像是什么都没注意到一样,依旧罩着他的语速,不紧不慢地继续道:“这次集训,一共七天。你们要提升的,不仅仅是自己的个人竞技能力,更重要的,是团队协调配合能力。毕竟,只有到了竞技场,现场抽取了比赛内容,才知道具体的比赛规则和方式。所以,现在你们需要做的,就是练!狠心练!玩命练!豁出一切的练!但凡,成绩落后者,我不责罚你,你只扪心自问,你自己值不值得代表咱们帝国的脸面出去竞技!”

帝国国庆虽然有大阅兵,但这么多年来,还从未有一次,这么正规的联合竞技比赛。说是为国争光还在小,最主要的,还是扬国威、震慑邻国,争取日后战争的主导权!

所有人目光一闪,瞬间大声回道:“明白!”

声音铿锵有力,简洁明了!就连刚刚望向冷奕瑶的或明或暗的目光都全部散了。

如今,所有人的心,都被晨丰贺这简简单单的开场白,全部引向了训练。

“现在,由军官分发训练服和装备。你们记住,从这一刻开始,没有什么四大军区,没有什么军校,你们就是一个团体,一支部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晨丰贺说完最后一句话,目光往身后的四位军官身上一瞥,示意剩下来的事情,由他们负责。

这四位,都是军界的老资历。手上训练出无数个单项军事比赛的冠军,这次集体合同负责训练,打着的主意便是——务必使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们活活脱下一层皮!

冷奕瑶原本还准备继续自己的低调路线,谁知道,分发装备的时候,一直无动于衷的晨丰贺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朝她招了招手。

冷奕瑶:“……。”

她很想将自己一肚子的省略号写在脸上。

可某人像是一丁点都没有发现自己这样做很招惹别人关注一样,继续朝冷奕瑶的方向摆了摆手,大有她不过去,他就过来的意思。

冷奕瑶无语,自从上次圣德高中的运动会之后,她就有感这人,脾性之强,非同寻常。

她在一众人观察的目光中,小跑过去,距离晨丰贺三步的地方停了下来,甚至还非常给面子地敬了个军礼,不过,他们离大队伍距离远,所以那群人根本听不到冷奕瑶此刻脱口而出的内容是——“找我有事?”配上一张嫌弃脸,当真是一点都不尊重这位未来七天的领导。

“我听晨芝梵说了,你同意他作为你的近卫官出席这次的竞技赛。”晨丰贺思量了一下,尽量将语气放缓,客气了些:“他母亲一直希望他能从军,这次给你添麻烦了。”

冷奕瑶没想到他找她过来是专门提晨芝梵,静了一下,才淡淡地点点头:“你之前也帮过我,就当扯平。”

在皇家晚会的时候,也是他那次出头,将她那白痴姐姐弄得再无翻身的可能。虽然她当时并不需要他出手,但她承他的情。

“我当时以为你会跟着元帅一起出席竞技赛,没想到你竟然自己也是参赛者。”他踟蹰了一下,到底还是说了出来。毕竟,她在军校上课的事情,他此前并不是特别清楚。只知道,按照元帅对她的重视,一定会带在身边,这样,她身后跟着个近卫官,并不会特别显眼。

“放心,我答应了晨芝梵,就不会失约。不管我是参赛者,还是其他身份,只要他想去,我就能保证说到做到。”她知道,晨丰贺对晨芝梵十分看中,刚刚被叫过来的那份不耐烦也渐渐消散了许多。

晨丰贺点了点头,却向她背后那群不时张望过来的人瞥了一眼:“你自己小心一点,毕竟是女生,集训总归是有不方便的地方,如果有事情,不要搁着,随时和我说。”

他也不仅仅是徇私,实在是,帝国历史上,女军人有过,却从来没有什么大的建树。而这次,代表帝国军界出行,竟然一共有三个女军人。他刚刚来的时候,就明显感觉到队伍里的气氛不对劲,现在叫冷奕瑶过来,也是让有心人掂量掂量,知道冷奕瑶并不是毫无凭仗,避免横生枝节。

“好。”她应了一声,见他没有其他话要说,敬礼之后,转身就回到队伍。

大约是她脸上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特殊表情,其他人根本猜不出她刚刚和负责人晨丰贺说了很什么。但,所有人心底都明白,这两人肯定此前就认识,于是,打量的目光中难免带出几分猜忌,可是最初的鄙夷和歧视却是散得一干二净。

“刚刚吓了我一跳。”罗拉和副班长站着的位置,正好和冷奕瑶毗邻,看到她安然无事地回来,忍不住低低叹了一声。“我们还以为负责人对你有什么意见呢。”

现在的情况,有点像是她们当初初入军校的那会。不管走到哪,干什么,都被男军官们用异样的眼神看待。

她们是早已经习惯了,就是担心,冷奕瑶那么骄傲的性格,会受不住这些。毕竟,刚刚那位负责人话放得太狠,犯错满三次,可是会直接被退回去的。

“放心,我和他认识。”她想了想,还是想让她们安心。罗拉和副班长的能力是有的,只是有时候心态还没办法做到坦然。帝国传统思想在她们身上刻下的印记太深,想要磨灭,还得多花点功夫。在她心目中,能真正成为左膀右臂的助力,不仅仅是体能、实力高出常人,最重要的是意识,是精神世界,要比寻常人强大无数倍,才可以抵挡未来各种突发状况带来的冲击。

罗拉和副班长听她这么一说,果然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后来一想,又觉得自己实在多虑,以元帅那么护短的性格,无论如何,也不会就任冷奕瑶这么孤零零地待在野外营帐里。

“啰啰嗦嗦什么!那边的兵!不要废话!赶紧领好衣服和装备,过去换装!”她们三人说话的样子,被一个教官发现,瞬间,被点名了一遍。

于是三个人拉开距离,不再交流,直接领了东西就往营帐方向走。

大约是考虑到有三位女军官的事宜,十几个营帐里,赫然有一个小巧的、只可容纳四人的营帐,位于最边缘的位置。显然是给她们三人单独辟出来的。

冷奕瑶和罗拉、副班长换好装备和衣服出来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已经开始集合。

抬头看一眼天,恰好是九点钟左右的光景,太阳正好,浑身都暖洋洋的。

“全体都有!负重十公斤越野跑现在开始,向右转!起步跑!”四名军官分两边,站在越野车上,发号施令!

从最基础的体能训练开始,这就进入了集训的序章。

冷奕瑶若有所思地看着坐在帐篷阴影下,一脸轻松的晨丰贺,只觉得,杀威棒之后,这场越野跑怕是第一场迎头痛击!

只是,其他的人,却并不是这样想。

越野跑什么的,在他们日常训练中,都是早操的必备科目,算不得什么惊人之举。大家只当这是教官给他们热身,便于后面开展分项训练用的,于是,齐声应和之后,信心满满地出发!

冷奕瑶的预感,很灵!

这场越野跑,在所有其他人并不重视的态度里开始,却是以惨烈的结果收尾!

谁能想象,一群把十公里负重越野跑当日常早餐前休闲娱乐的精英,跑到胃出血是什么样的状况?

从最初的精神抖擞,到后来的气息不定,再到后来的汗如雨下,一直到四个小时之后的肌肉抽搐。

谁能想到,只是一个越野负重跑步,一开场,竟然就直接让他们来上四个小时!

要不是那四名军官觉得,越野车的油箱快不够了,估计,他们这场越野跑还远没有到时间。

一开始,队伍还跑得非常有纪律。无论是迈出的脚步,还是速度,都非常合理。可到了后来,那四名教官,直接拿着机枪,对着他们的脚跟处压线开始扫射!

那种被子弹逼得无处可逃,只能发狂狂奔的感觉,最开始能将一个人的潜能全部激发出来,可时间一久,整个人就会在绝望与奔溃的边缘反复徘徊。

“跑个步都这么娘们,你们还要不要脸!没看到别人真正的娘们都跑得比你们快吗?再不认真,被子弹打中了,就是你们活该!”教官就跟吞了弹药一样,一句接一句地凌迟着他们最后的尊严。

罗拉和副班长早早地就已经脸色苍白,强忍着不适,一路狂奔,但也仅仅是跟得上大部队。教官嘴里的这句“真正的娘们都跑得比你们快”自然值的不适她们俩。

冷奕瑶原本负重跑在队伍的最中央,既不冒进,也不落后,反正,不准备特别出彩。

她本身的体能,因为自己训练计划的缘故,已经逐步恢复到百分之九十的状况,如果不是因为此前和赫默宅在元帅府堕落了一个星期,她现在跑步估计都不会带喘的,谁知道,教官这样一点名,她所有的低调简直就跟开玩笑似的,别人只注意到她的身轻如燕,步履轻松,在一对比,他们眼下的狼狈,赤果果的拉仇恨。

冷奕瑶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那死命教官,讲真,她现在都有空手夺过他们手上的机枪,反扫回去的冲动!

“一群瓜皮!”教官们还嫌事情不够大,一脸嫌弃地看着大部队,“还有二十分钟,你们跑不回军营,就不用吃午饭了!”说着,拍了怕越野车,车子瞬间提速,疾驰越过他们,朝着远处的营帐驶过去。

冷奕瑶扯了扯嘴唇。

嗯,很好,从九点到现在,滴水未沾,还顺带不让人吃饭,谁输谁倒霉。

她是懒得继续磨蹭下去了。

于是,回头看了一眼罗拉和副班长,后者点了点头,表示她们能在规定时间内赶得上,于是,她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加速了……

加速了!

你们知道当着一群累死累活,就差像哈巴狗一样吐着舌头的精英的面前,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在将近四个小时的越野跑之后,忽然加速是什么意思吗?

是活活要将人逼死的意思!

一个个眼睛都红成兔子,只能干瞪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